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蛇妻惑人

蛇妻惑人

吴半仙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初一凡到现在还记得,在他五岁那年,老乞丐上门说他要娶一条蛇做媳妇的事情。当时他的父亲给了老乞丐许多粮食,可他偏偏不走,非要给他看看命格,说他的命格特殊,必须要改命……一听要钱算命,初一凡的父亲更是扔掉了仅剩的耐心,可事情过去没多久,他便因为一场感冒,烧的满嘴胡说,甚至还在夜半发出怪笑声。

主角:初一凡,上官爱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初一凡,上官爱 的现代都市小说《蛇妻惑人》,由网络作家“吴半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初一凡到现在还记得,在他五岁那年,老乞丐上门说他要娶一条蛇做媳妇的事情。当时他的父亲给了老乞丐许多粮食,可他偏偏不走,非要给他看看命格,说他的命格特殊,必须要改命……一听要钱算命,初一凡的父亲更是扔掉了仅剩的耐心,可事情过去没多久,他便因为一场感冒,烧的满嘴胡说,甚至还在夜半发出怪笑声。

《蛇妻惑人》精彩片段

我五岁那年,一个老乞丐上门,我爸给了他六个白面饽饽,还有一小袋米,但他赖着不走,非说我的命格极为特殊,张口就要八百八十八块钱,要给我算一卦。

那时候正是九十年代,平常打发要饭的能给五毛钱都算大方了,八百八十八块钱,虽然我家生活条件好点,但也是我爸一个月的工资了。

结果可想而知,我爸按捺住了揍他一顿的冲动,硬是把那袋米和六个饽饽给抢了回来。

老乞丐也不生气,只是咧嘴一笑,指着一旁的我说:这孩子日后要娶一条蛇当媳妇。

然后,就在我爸抄起铁锹的时候,老乞丐撒腿就跑没影了。

哪个人好端端的会娶一条蛇当媳妇?

我爸气坏了,但也只当是那老乞丐发疯,指着老乞丐远去的方向骂了一会之后,也就算了。

只是老乞丐走后,我就莫名其妙的发了一次高烧,病了几天都不见好,医院里也是束手无策。

在这之前,其实我也是体质孱弱,经常生病,总是会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

后来,我烧到满嘴说胡话,甚至半夜里莫名其妙的发出不像人的怪笑。

家里人没办法,就从老家把我的一位远房太姑奶给请来了。

说起这位太姑奶,那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这句话不是夸张,是真的。

我们本家姓初,这位太姑奶那年已经快八十岁了,据说她在年轻的时候,就是远近闻名的出马大仙,人送绰号初大仙姑。

她老人家这一辈子走南闯北,给数不清的人治好了病,看风水,调阴阳,甚至还有人说,太姑奶命犯阴煞,四十多岁的时候寿数就尽了,但她凭着本事,硬生生从地府里借了几十年的寿元,才活了现在。

在我们老家,提起初大仙姑,几乎无人不知。

当时,太姑奶到了我家,只看了我一眼,伸手摸了下我的脉,便脸色大变,半晌不语。

“那个上门的老头,是不是脑门上有一个肉瘤,下巴上有几缕胡子,说话疯疯癫癫的?”

听太姑奶这一说,我爸大为惊讶,那个老乞丐的确是太姑奶所说的模样,但他从来没跟太姑奶讲过,她是怎么知道的?

见我爸点头确认了,太姑奶一跺脚,叹口气说:“你们错过高人了,那老头是咱们东北赫赫有名的崔半城,他能上你家来,那是这孩子的造化,而且,他是来救小凡的啊。”

太姑奶说的小凡当然就是我,大名初一凡,1988年7月15的生日,亥时生人,八字全阴。

太姑奶说的崔半城,说实话我爸也不知道,他一个在车间里搞技术的,哪里懂得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

太姑奶也顾不得解释,她又摸了摸我的头,忽然用一种谁都听不懂的话,跟我说了半天。

我爸他们就只好眼睁睁看着,但也就是三五分钟的功夫,太姑奶噗的一下竟从口中喷出血来,整个身子也是摇摇欲坠。

“不行,这孩子命格太过特殊,我救不了他的命,也看不透他的命。但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家的祖坟一定有些问题,刚才我看到半山坡上有一座孤坟,坟头上有好几棵树,长得很乱,荒草成堆,另外还有两条大蛇,一窝小蛇,盘踞在你家祖坟里。”

太姑奶和我们家是远亲,很多年都不走动那种,我们家这一支的祖坟埋在哪,她根本都不知道。

但她说的关于我家祖坟的情况,一点都不错。

那时候我爷爷还健在,太爷爷和太奶奶的坟在老家,正是在半山坡上的一座孤坟,坟头有好几棵树,而且爷爷腿脚不好,很少上山,祖坟长满荒草,那是必然的。

见太姑奶如临大敌的样子,我爸也吓坏了,忙求太姑奶救我,太姑奶摇了摇头,又伸出手指好一番掐算之后,才有气无力地对我爸说:“崔半城这等高人,只能碰,不可寻,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别耽误了孩子。”

说完,太姑奶就出门走了。

这回,我爸傻眼了。

他和我妈结婚三年才有了我,自然当成宝贝疙瘩,太姑奶走后,一向自认为是唯物主义者的他,终于发了狠,在单位请了假,开始了四处求医问卜之路。

短短十多天的时间里,我爸起码找了二十多个“民间高人”,有当地的,也有外地的,但无论是谁,一见到我之后,就立马摇头,说你还是准备后事吧,这孩子的命,我们都看不了。

后来我爸实在没辙,拉住一位算命先生的手,跪着求他救命,那算命先生犹豫了半天,终于跟我爸说了一句话。

他说:“这孩子是紫薇临凡,我们这些凡人哪能算得了他的命,要夭寿的啊。而且他这种极贵的命格,往往伴随着天谴出生,他能活到五岁已经是命大了。”

一听这话,我爸更是不放他走了,好一番纠缠后,算命先生无奈,只好给了我爸一个地址,说是名震东北的崔半城家地址,但崔半城神龙见首不见尾,去了能不能找到他,完全就看我的造化了。

有了地址,我爸二话没说,抱起我就坐上了火车,前往崔半城家所在的城市。

据我爸说,那时候的我已经昏昏沉沉,基本处于无意识状态了,什么东西也吃不下去,完全吊着一口气,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

天可怜见,或许是我命不该绝,我爸按着地址找去,竟然真的找到了崔半城,也就是那个老乞丐。

但到了崔半城家,我爸就傻眼了,崔半城家太阔气了,大门几乎能跑马,门前的台阶都有七八级,隔着院墙都能看见里面高高的几栋小楼。

最主要的是,他家门口竟然里三层外三层堵满了人,据说都是来找崔半城算命的,有些人甚至已经在他家守了大半个月。

还有很多小轿车,排着队停在他家门外,看起来一个个非富即贵,但谁也不敢闹事,都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排队等着。

看着长长的队伍,再看看奄奄一息的我,我爸咬了咬牙,往里就闯。

这一下自然惹了众怒,一群人拦住我爸,七嘴八舌地吵了起来,就在我爸左右为难的时候,崔半城家的门忽然打开了,走出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看看我爸,又看看我,问道:“他是初一凡么?”

我爸连声称是,小姑娘点点头,然后指了指我,对周围说了一句。

“我爷爷交代了,从今天起正式封卦,他老人家的最后一卦,留给他。”


此言一出,尽皆哗然。

小姑娘示意我爸跟她进门,砰地把大门一关,再也不理周围的那些人。

那些人光排队就排了一天,哪里肯干,纷纷吵嚷起来。但这是崔半城的家门口,他老人家若说不算了,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就这样,我爸抱着我,跟着小姑娘进了门,见到了十多天之前,被我爸一铁锹赶走的崔半城。

一见面,我爸正要说些好话,崔半城早就一挥手,让他不要多言,然后走过来看了我一眼。

“这孩子只有三天的寿数了,我问你,想要活的死的?”

“老神仙,当然是要活的啊,我们老初家三代单传,就这一个独苗......”

我爸说着眼泪下来了,崔半城呵呵一笑,说道:“想要活的,就听我的安排。这孩子乃是紫薇临凡,应劫来的。而且命带仙缘,该有一堂人马。但现在他命犯九龙压棺,你们老初家祖坟占了人家的龙穴,所以这孩子命格虽贵,却要一生劫难重重。要想解决,首先必须把地方给人家腾出来。”

崔半城说罢,对着我爸详详细细的交代了一番,又给了我爸一张符,让我爸按他说的去做,我才能保住这条小命。

同时,崔半城也提出了一个条件:等我的病好了,就要拜他为师父。

当然,卦金还是八百八十八,一分都不能少。

崔半城说,因为我的命格极为特殊,给我算了这一卦之后,他终生都不能再算卦,否则就会有损寿元。

我爸感激涕零,恭恭敬敬地交了钱,然后带我回了家。

回家后,他更是不敢耽搁,立刻按着崔半城所说,回了老家,在征得爷爷同意后,上山迁坟。

迁坟的时间选在正午时分,我爸找人用三丈红布搭了凉棚,罩在坟上,然后才破土动工。

很快,几十年没动过的坟终于打开了,然而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正如崔半城所说,已经朽坏的棺材上,盘踞了一窝蛇,其中两条大蟒,一黑一白,都有手腕粗细,三米多长。

另外还有七条小蛇,但也有一米多长。

这九条蛇,就盘踞在我家祖坟之内。

九龙压棺!

当时所有人都吓坏了,我爸也是壮着胆子,上前先是烧了那张符,然后按着崔半城教他的几句话,念叨了一番之后,那九条蛇就像听懂了一样,两条大的带着几条小的,居然慢慢的游走了。

见此情景,我爸立即喊人动手,将祖坟里的棺材抬了出来,迁去了另一处选好的坟址。

接下来,我爸又让人把祖坟回填,但里面留了很宽敞的一个深洞,外面又留了出入的口。

做好这些,我爸跪在地上磕了九个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当天晚上,我爸做了一个怪梦,梦到一个面带威严的黑衣老人,对着他微笑颌首。

从那天起,我的病就全好了,又和从前一样活蹦乱跳的了。

我爸十分高兴,就按着崔半城的话,带我前去拜师。

拜师那天,我完全是懵的,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个老头救了我的命,于是我爸让我下跪就下跪,让我磕头就磕头。

崔半城也很是高兴,他郑重其事地对我爸说,这孩子虽然活下来了,但他仙缘太重,命格太险,你回到家里,给他供奉一尊蟒仙真身,能护他周全。

说完这些之后,崔半城又单独和我爸交代了一些事,说是到我十八岁的时候,还有三件事要做。

但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两个是背着我的,我很好奇,但无论我怎么问,我爸都闭口不提,问得急了,他就会对我瞪眼睛,告诉我:等你十八岁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拜师之后,我爸又问崔半城,需不需要让我跟着他,学些什么东西?

崔半城微微一笑,说这孩子天生什么都会,不用我教,我这点微末本事,也教不了他。

然后,他拿出一幅泛黄的古画,说是送给我的礼物,让我回去收好,每天晚上看画静坐,但有一点:除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许看这幅画。

我爸一脸疑惑,但崔半城言尽于此,他也不好多问,只好带我回家了。

从那天起,我也再没见过崔半城。

再然后,我爸严格按照崔半城所说,在家里请了一尊蟒仙真身,就放在我住的小屋里,让我每逢初一十五,都要给蟒仙上香。

每天夜里,我都要一个人打开那幅古画,默默看画静坐。

但说起来,这幅古画也只是一幅普通的山川图,看起来栩栩如生,画中山川河流、飞禽走兽、红日当头、清风徐徐。

看起来是很美,可就是没感觉到什么特别的。

崔半城说我天生什么都会,但是我却一直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从此之后,我几乎没生过什么病,身体也不再孱弱。

就这样,我波澜不惊地度过了童年时光,和所有正常孩子一样上学读书,只可惜我在读书这方面似乎不大开窍,不过我爸倒是不在意,他说,只要我健康平安的长大成人,对他来说就是老天的恩赐了。不管将来我做什么,他都不反对。

这句话颇具深意,事实上,从小到大我爸都很惯着我,夸张点说,我要是半夜说句梦话想吃什么东西,我爸都能颠颠的跑出去买给我。

可惜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我陪伴他的日子,已经越来越少了。

一转眼,我的十八岁生日到了。

这一天,我正琢磨着我爸能给我买什么礼物,结果,他却从外面带回了一个噩耗。

崔半城,我那位只见过一面的师父,三天前死了。

据说他老人家出殡那天,刚刚入土为安,便有一黑一白两条大蟒蛇,带着七条小蛇,在他的坟前盘旋不去。

当天晚上山上下了一夜的雨,老人们都说,这是九龙哭坟。

得知师父去世的消息,我心里也是一阵怅然的难过,我虽然只见过他老人家一面,但如果不是师父,我这条小命早就没了。

我爸当时蹲在地上,吧嗒吧嗒抽了整整一盒烟,才揉着红肿的眼睛起身,对我说:“今天你十八岁,十三年前你师父交代的三件事,今天应该告诉你了。”

“这第一件事......”我爸带我来到小屋,看着那个我供奉了十几年的蟒仙真身,叹口气说:“今天晚上,你要跟她拜堂成亲。”


说实话,那时候一听我要跟一条蟒蛇拜堂成亲,心里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还有一点好奇和期待。

这不是我胆大,纯粹就是因为好玩。

再说,这所谓的蟒仙真身其实就是一个铜像,这么多年我也没见到过什么蛇出现,有啥好怕的?

天真的我以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法事,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

师父崔半城说过,我这一生命途太险。或许,跟这位蟒仙拜堂成亲之后,我就能真正安全了吧。

那天,家里人都让我爸提前给支走了,然后在我的小屋里摆了两盏红灯,又在蟒仙真身上面罩了一块红布,给我换了身新衣服,又在桌子上摆了六道菜,有荤有素。

入夜时分,我爸让我在香炉里插了三支香,又倒了两杯酒,我喝掉一杯,另一杯摆在蟒仙真身前面。

最后一道程序,就是让我掀开蟒仙真身的红布,又对着它拜了三拜,磕了九个头,就算拜堂结束了。

然后我还有点心虚,就问我爸,我都跟它拜堂了,以后我还能找对象了么?

我爸当场就给了我一脚,说你小子刚拜堂没有五分钟,就开始惦记找别的对象了?渣男!

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挺不合适的,这么多年以来,这蟒仙真身就在我屋里摆着,虽然也没什么特殊的灵感给我,但我从小到大所有的心事几乎都是跟它说的,因为我一直都觉得,它虽然只是一个铜像,却总能给我莫名的亲切感。

或许因为所谓的命格特殊,也可能是我真的与众不同,一直以来,我在小伙伴们中间就是一个奇葩的存在,很多事情我都能莫名其妙的预知到,后来上了初中就开始偷偷给同学算命,那些天干地支、阴阳五行、九宫八卦什么的,压根没人教我,但我不知为什么,好像天生就懂。

记得初二那年,我和几个同学半夜去坟地练胆,结果除了我之外,那几个回家全都病倒了,只有一个女生,因为我全程拉着她的手逃跑,她屁事没有。

大家都说,我辟邪。

还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同学眉间带煞,面有死气,就告诉他放学路上小心,然后他就很小心的走人行横道,但他爸急脾气,快到一个红绿灯的时候,见他走路慢悠悠的,就自己先跑过去了。

结果,他什么事都没有,他爸被撞死了。

从那之后,我爸就很少让我跟别的孩子一起玩,同学们看我的眼神也总是怪怪的,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默默的疏远我了。

所以,这蟒仙真身,起码也算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吧。

拜堂之后,一切安然无恙,没什么古怪离奇的事发生,我有些遗憾地上床睡觉了。

本来我还以为晚上或许能做个梦什么的,结果一夜屁事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之中,我听到了我爸起床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吵闹了半天后,砰的一声关门走了。

于是我又睡了个香甜无比的回笼觉。

但我没想到,这一次,我做了一个怪梦。

梦里我仿佛来到了一个昏暗的房间,古色古香的,到处都是雕花木制的家具,角落里的一张垂着幔帐的床上,隐约坐着一个身披红装,头戴凤冠霞帔的女子。

这女子的脸上罩着一层轻纱,看不清面目,她低着头,双手放在腿上,默不作声。

站在她的面前,潜意识告诉我,这就是我的“媳妇”,我得去跟她说点什么。

但不知为何,我的两条腿就像钉在了地上,脑子里也是浑浑噩噩的,看着面前的古装美女,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忽然,她先动了。

刚才还宛若大家闺秀一般坐在那的古装美女,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伸出手就拧住了我的耳朵。

“你还要找对象?”

这是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平静的语气里透着咬牙切齿,手劲也大的可怕,几乎要把我的耳朵给拧下来了。

“疼、疼......”

我龇牙咧嘴地喊着,只觉身体轻飘飘的,魂儿都快飞出去了。

这时候,房门又响了。

砰的一声,把我从梦境中拉回到了现实。

“三年之内,我都会跟着你,保你不死,但你若不听话,我随时会休了你。”

朦朦胧胧中,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二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醒来后,我就觉得耳朵火辣辣的疼,爬起来照了照镜子,有点肿了。

梦境里的一切清晰无比,我开始有点心虚了,原本以为昨夜拜堂只是个象征性的仪式,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不过,我这位蟒仙娘子,也太霸道了吧?

然后,我爸就推门走了进来。

他用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眼神看着我,半天没说话,我注意到了,我爸的眼睛有点肿,似乎哭过了。

“臭小子,跟我出来。”

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跟他来到客厅,然后我爸让我坐下,又从身上摸出了一张银行卡出来。

“你师父交代的三件事,第一个你已经完成了,但你要记住,从今往后,这位蟒仙既是你名义上的媳妇,也是你的护法,你不但要听她的话,尊敬她,而且也要照顾她,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你师父交给你的任务。”

听着他的话,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想,就冲刚才她那个霸道劲,还用我照顾她?

明明是她罩着我才对啊!

“另外,按照你师父的交代,等你满十八岁的时候,就要替他去做第二件事:前往古城洛阳,找到当地一个叫上官富的人,救她的女儿。”

“去洛阳?救人?爸,我师父也太瞧得起我了,我哪会救人啊。”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连声拒绝。

“不,你师父说了,你会。而且,你刚娶的媳妇,她会帮你。”我爸不管三七二十一,又继续说道,“这是地址,还有路费。”

随后,他把一张纸条,和一张银行卡推到我面前。

话说到这里,我也只好无奈接受了这个现实,看着银行卡问道:“爸,你这是给我带了多少钱,少了可不够啊,你也知道的,现在出趟门......”

不等我说完,我爸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我吓死。

“里面是五百块钱,足够你去的路费了,如果你省着点花,还能住几天旅店。”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