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锦书难寄相思意

锦书难寄相思意

姒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景婳也曾是宴墨歧心中的爱妻,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生了间隙,他不再相信她。每次被白莲花陷害,宴墨歧第一反应总是维护白莲花,反而认为是景婳无理取闹。怀孕时,她被人灌了药,小产后,她被人推入河中溺死。再睁眼,景婳重生在孩子还在之时。眼看白莲花又过来送药,景婳直接打翻药碗。面对宴墨歧的苛责,景婳不想解释了。这一世,不如各奔东西!

主角:景婳,宴墨歧   更新:2022-08-17 18: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景婳,宴墨歧 的女频言情小说《锦书难寄相思意》,由网络作家“姒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景婳也曾是宴墨歧心中的爱妻,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生了间隙,他不再相信她。每次被白莲花陷害,宴墨歧第一反应总是维护白莲花,反而认为是景婳无理取闹。怀孕时,她被人灌了药,小产后,她被人推入河中溺死。再睁眼,景婳重生在孩子还在之时。眼看白莲花又过来送药,景婳直接打翻药碗。面对宴墨歧的苛责,景婳不想解释了。这一世,不如各奔东西!

《锦书难寄相思意》精彩片段

“救命……”

景婳拼命地逃,还是没能躲过身后追来的人,被一把套住了头。

她生来体弱多病,小产过后,更是虚弱,根本抵抗不了。

她无力地挣扎两下,还是被人装进了麻袋。

“我是宴墨岐的夫人……咳咳,你们要是害我,他不会放过你们的、咳……”

“哈哈哈!”

歹徒有恃无恐:“你不知道宴大帅早就烦你了吗。嫁进来三年也没有生下个娃,还不让娶妾,大帅就指望着我们把你弄死呢!”

“你死了,阮小姐才能光明正大地进门做正室。那可是阮将军的女儿,还有一身医术本事,这才配得上宴大帅!”

“别废话了,处理干净点,不能耽误宴大帅娶妻……”

那一字一句,都像是刀子一样剜着景婳的心,寸寸入骨,遍体是伤。

怪不得,她滑胎奄奄一息,宴墨岐连看也没有看一眼,满眼只有那个阮诗诗。

他口口声声说,那是恩师阮将军的女儿,委托他照顾,让她别多想。

如今想来,宴墨岐是早就打定主意另娶了。

宴墨岐发达了,当上了大帅,还结识了将军的女儿,自然看不上她……

他大概也想不到,她病着熬了这么多年,就是死不掉。所以才等不及了吧。

景婳心如死灰,闭上双眼。

“扑通……”

她被连人带麻袋一起扔进湖中,瞬间沉下去,没了声息。

——

海虞少帅府。

衔月小筑。

精致雕花大床上,一道身影安静地躺着,突然惊坐起。

“不要!”

乐儿推门走进,“夫人怎么了?”

景婳悠悠转醒,看着眼前人,错愕又惊喜:“乐儿,你还活着?”

“夫人说什么?烧糊涂了吗?”乐儿一脸担忧地伸手摸了摸景婳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不烫了呀。”

皮肤温热,乐儿是活人。

景婳惊得张大眼。

莫非,她重生了?

景婳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小腹,小心翼翼。

这时候,孩子应该还在,来得及。

突然,景婳看到乐儿端来药碗,她立即回想起被阮诗诗算计喝药害得滑胎的景象,面露恐慌。

“不要!”

“砰”的一声,她伸手将碗打翻。

随即,一道不耐的声音响起:“闹什么!”

宴墨岐一身军装,迈着大步走来,一脸阴沉。

景婳触电般,移开眼,不愿看他。

“诗诗好心给你送药,为什么摔了?”

“阮诗诗的药,我不喝。”

宴墨岐脸色阴沉:“诗诗是知道你身体不好,才特意送药,你闭门不见她也就算了,连药都要扔了算怎么回事?她可是我恩师的女儿,别无理取闹!”

景婳不会再信他的话了。

他来,就是给阮诗诗讨公道的,当然向着阮诗诗。

但是景婳已经知道阮诗诗精通医术,最擅长在汤水里做手脚,绝不会再上当。

可怜她和宴墨岐结婚三年,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也遭到毒手。

“你觉得阮诗诗的药好,你自己喝吧。”

宴墨岐深深皱眉:“这种时候你还使性子,诗诗比你年纪小,但比你懂事多了。”

景婳咳嗽了一声。

“是吗,她这么好,你又喜欢,不如娶回来吧。”

“胡说八道什么!”宴墨岐眼神一凛。

“你不是怪我不让你纳妾吗。现在我想清楚了……”

宴墨岐打断她:“我看你病糊涂了!诗诗的身份能做妾吗?”

景婳本想试探他,闻言心里一颤。

他真想过。

而且想让阮诗诗做正式夫人。


宴墨岐转头地吩咐乐儿。“重新倒一碗药。”

“我不要……”

宴墨岐不听她的,“喝!”

他端着乐儿重新热好的药,送至景婳的嘴边,目光强势不容拒绝。

景婳不敢赌这碗药里有没有下东西。

更不敢赌宴墨岐是不是早就知道阮诗诗做的手脚。

她只能紧闭着双眸向后退,双手拼命地挥舞着挣扎。

一时不察,宴墨岐被扇了一巴掌。

“啪……”地一声,药碗碎了一地,宴墨岐的脸色黑了几分,不耐烦道:“有完没完。”

他粗鲁的抬手,捏住了景婳下巴,狠狠往前一拉,对着那张倔强的脸扬起了手。

景婳看着他,眼里一片死寂。

“你打我好了,我不喝……”

宴墨岐愣住,扬起的手始终没有落下,良久,转握成拳,重重砸在床上。

“好,你自己躺着等死吧。”

他一甩袖,转身大步离去。

即便景婳知道他巴不得她死,听到这话还是心里一紧,疼得厉害。

乐儿紧张地凑上来,眼里全是担忧:“夫人,您这样顶撞少帅只会惹他生气,把他推得更远。阮小姐那边眼巴巴地盯着呢……”

景婳低下头,小心地摸了摸肚子。

她现在只想护住自己的孩子。

她没想再跟宴墨岐纠缠。她人微言轻,没有背景,在这府里熬着,斗不过他跟阮诗诗。

景婳对乐儿说:“你帮我请一个大夫过来,记住,不要声张。”

乐儿不明所以,但很快就请了常常给她看病的裴景焕从后门进来。

府里人人都知道景婳身体不好,没有引起太多注意。

裴大夫诊完脉,神情喜忧参半。

景婳反而很平静。

“大夫,我是不是怀孕了?”

裴大夫惊讶道:“是,夫人。只不过,您的身体不好,胎象不是很稳。”

“那就麻烦为我开些保胎的药。”景婳神色坚定。

裴大夫忙说:“好,容我先向大帅报喜。”

“先别。”景婳垂下眼说,“我带着病,一直怀不上,好不容易有这一胎,我怕保不住,空欢喜一场……”

她之前就想好了说辞:“先保密,等稳定下来,再说吧。”

裴大夫听她这么说,也觉得有理,点点头。

他心里暗叹,宴墨岐确实不怎么把这位病恹恹的夫人放在心上,着实可怜。

景婳让乐儿送裴大夫出去。

安胎药煎好了,确认没有其他人经手,景婳才喝下,然后早早地歇了。

等到宴墨岐穿着一身军装驱车回来,就发现,少了什么。

宴墨岐打量一圈,才意识到,景婳没出来迎他。

以前,那个女人都会在门口等他,不管发生了多大的争吵,她都会来等他。

不论他多晚回来,回不回来,她都一定会等。

这次是怎么了。

阮诗诗住进少帅府,她就这么容不下?

宴墨岐皱了皱眉。

这时,一个女人的身影映入眼帘。

宴墨岐忍不住说:“还知道来。”

结果听到一声“墨岐哥哥”,他才知道是阮诗诗,不是景婳。

他面上划过一丝失望。

“墨岐哥哥,怎么了?”阮诗诗一愣。

宴墨岐回神,淡淡道:“没事,你嫂子呢?”

阮诗诗听宴墨岐第一句就是问景婳,面色不太好,低下头说:“我不知道,她一直待在屋里。墨岐哥哥,她这样是不是因为我啊,要不然,我还是搬走吧……”

宴墨岐神色一沉。

“和你没关系,是她自己想不灵清!我去和她说。”

见宴墨岐直接朝衔月小筑那边去,阮诗诗眼里沉沉,闪着一丝幽光。

宴墨岐到衔月小筑的时候才发现已经灭了灯。

他一怔,以前,不管他来不来这里过夜,景婳都会为他留灯。

他原本以为景婳只是闹别扭待在屋里,没想到她竟然直接就歇下了。

宴墨岐生恼,想也不想推门进去。

“吱呀——”

门推不开,反锁了。

他堂堂宴大帅,竟然被自己的夫人拒之门外了。


宴墨岐脸色直接黑了。

“景婳,开门!”

半晌,里面才传出一道微弱的女声。

“......咳咳,我身体不舒服,你去自己屋里休息吧。”

宴墨岐闻言,顿时脸沉如阴云。

“让你不喝药!”宴墨岐气道:“把门打开。”

屋里没声响了,像是睡着一样。

但刚才还回话呢现在就不应了,分明是故意的。

“景婳!”

宴墨岐怒火窜起,他说:“我数三下,你再不开,我直接破门而入。”

景婳听到动静,拽着被子在床上一动不动,像鸵鸟似的,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她心想,反正他早就厌倦了她,何必装模作样地过来。

景婳本就不愿见他,知道自己有身孕,更不想伺候宴墨岐过夜。

门外,宴墨岐声音越来越冷。

“一。”

“二。”

“三--”

随着第三声落下,伴随而来的还有重重一声响。

紧接着,房间里的灯连亮起来。

景婳吓了一跳,从被窝里抬起头,“宴墨岐,你干什么......咳咳。”一激动,她又忍不住咳嗽起来。

“你还问我,我倒想问问你,你锁什么门!摔了诗诗的药不够,没完没了是吗?”

宴墨岐大步走进屋内。

景婳看着他,眼里不仅没有丝毫情谊,反而充满不安,就像在看地狱来的活阎王。

一对视,宴墨岐就察觉到她的惊恐。

那张受了惊吓的小脸苍白病态,楚楚可怜。

宴墨岐愣了愣,脚步一顿。

他缓步上前,坐在床边从背面将受了惊吓的景婳抱在怀中:“好了,婳婳,别闹了。”

这亲昵的称呼一下子把景婳拉回到他们刚成亲的时候。

那会儿,他还不是少帅,对她很好。

可自从他统帅了海虞城,一下子就变得好陌生,离她好远好远。

他开始嫌弃她上不了台面,厌烦她不够顾大局,态度也越来越冷淡......

忽的,景婳嗅到他身上一阵香气。

她不用香,反而因为常年带病,浑身上下都是药味。

这香味来自谁,不言而喻。

景婳倏地清醒了,转身一把推开宴墨岐。

“我是真的不舒服......”

宴墨岐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黑了脸。

“你嫁进来这么久肚子一点消息都没有,现在连伺候我都做不了,还有什么用?我娶你进来是要给晏家开枝散叶,不是供着白养的!”宴墨岐一气,脱口而出。

景婳心里像被挖了个破洞,呼呼的吹出冷风。

“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

是,我这幅身子不争气,我以前想着,反正我也撑不了几年,就想趁活着的时候守着你,所以我不让你娶妾,不让你亲近别的女人......

是我错了,我不该耽误你。”

宴墨岐气笑:“你现在是想给我纳妾来讨我开心?”

景婳深吸一口气说:“不,我的意思是,宴墨岐,我们和离吧。”

以后,无论他想纳妾,还是娶妻,都和她景婳无关了。

他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娶阮诗诗进门了。

宴墨岐的脸阵阵变幻,阴晴不定。

“你折腾这一大圈,就是为了跟我离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