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穿越后逆天改命做皇帝

穿越后逆天改命做皇帝

浪迹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一场意外,正在外面执行公务的刘傑穿越到古代,竟然穿成了皇帝。本以为自己此后荣华富贵不断,后宫佳丽三千,要多快乐有都快乐,但事实并没有这般美好,甚至,他危险重重。历史上,他这个皇帝没活多久,总是被人暗杀。如今他穿了过来,自然要逆天改命。前世的工作给了他便捷,他完全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于是,他要和恶势力好好斗一斗,他要做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

主角:刘傑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傑 的玄幻奇幻小说《穿越后逆天改命做皇帝》,由网络作家“浪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正在外面执行公务的刘傑穿越到古代,竟然穿成了皇帝。本以为自己此后荣华富贵不断,后宫佳丽三千,要多快乐有都快乐,但事实并没有这般美好,甚至,他危险重重。历史上,他这个皇帝没活多久,总是被人暗杀。如今他穿了过来,自然要逆天改命。前世的工作给了他便捷,他完全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于是,他要和恶势力好好斗一斗,他要做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

《穿越后逆天改命做皇帝》精彩片段

“护驾!快护驾!”

“卧槽!”

刘傑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一个拿着长剑的男子正朝着自己刺来。

刘傑下意识的抬手就是一枪,身为一名雇佣兵,他的反应速度要比普通的战士要强上不少。

毕竟过的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

而那具尸体,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向后倒去,

下一刻,一股庞大的记忆融入刘傑的脑海之中,剧烈的疼痛感使得刘傑几次差点都昏过去。

但他还是强撑了下去。

因为他现在所处的环境极为陌生,周围有不少人穿着古代时候的衣服,面容之上满是惊惧。

还有不少手持长矛,身穿甲胄的战士从门外跑来。

过了约莫一刻钟,那股疼痛感陡然消失,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刘傑的脑海。

刘傑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穿越了!

刘傑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

很好,五爪金龙,黄袍加身,唯有天子可穿。

“皇上,您没事儿吧?”一名穿着蓝色衣服的太监,小心翼翼的看向刘傑,声音尖细的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十步以外枪最快吗?”

“朕无碍。”刘傑很是淡定的回应道。

那太监听到这话懵了,十步以外枪最快?

这是什么话?

不过他早就习惯了自家皇上口中时不时就会蹦出来的语句,倒也没过于纠结,朝后退了几步。

而后将目光放在了人群之中的另一人身上。

那人便是兵部尚书李青,主管朝内公侯之下的所有武官,保卫工作也是由他来做的。

此次行刺,他绝对要承担责任!

“请仵作过来验明这个刺客的正身!查清他的身份!”李青看着地上的尸体,吸了一口冷气,强装镇定道。

而角落里的三军梯度赵恒,则是眉眼直跳,一抹恐惧感由心而生。

怎么死的?

自己培养了这么久的专业刺客,即便是在国内的刺客组织之中都算是最顶尖的刺客!

自己上次和他试招,都是勉强才胜了对方一筹。

皇上是怎么做到这么轻易的就杀掉他的?

就凭皇上手中那个奇形怪状的物品?

还是凭借内力?

这不合理!

皇上向来废物,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与此同时,融和完所有记忆的刘傑,转过头看向了赵恒。

他已经彻底接纳了原身的记忆,也对着朝堂诸事有了详细的了解。

刘傑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其他地方。

手枪都跟着穿越过来了,应该还有其他东西吧?

果不其然!

他摸到了半包万宝路,一个打火机,以及一部苹果最新款手机。

刘傑镇定的拿出了身上那半包万宝路,利用打火机点燃之后,吸了一大口,随后缓缓吐出了烟雾。

原本紧张的情绪也随之舒缓了下来。

“今日早朝到此为止,明日早朝再议此事,诸位爱卿先下去吧,安排府衙好好调查这件事情。”刘傑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随后,他就率先转身朝着大殿后面走去。

他记的很清楚,自己的枪里就只有四颗子弹,刚才又用掉了一颗,只剩下三颗了。

枪在古代是大杀器,也是防身利器,身为皇帝,这样的刺杀必然还会出现。

他必须好好想想,自己要怎样利用这三颗子弹。

同时,也要根据自己的记忆来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确定一下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

要知道,这刘傑,可是汉朝最惨的皇帝,上任不到三个月,便死于刺杀了。

想来就是这一次了。

自己必须要根据这些东西,来揪出后面的幕后黑手!

……

“我问你,这到底是何物!”

朝堂死亡的刺客已经被抬到了仵作间,下朝之后,赵恒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他要搞清楚,刘傑到底是怎么杀掉的自己手下!

“报……报告大人……我等也不知这是何物……”一名仵作声音颤抖着说道。

“常用暗器多数都有着力点,可这暗器就只是一个尖尖的东西,杀伤力极强,但是完全没有着力点。”

“应该是新型暗器,非是武功高强的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赵恒听到这话眉头皱了起来。

武功高强?这刘傑什么时候会武功了?

他也算是从小看着刘傑长大的,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刘傑还会武功呢?

……

“皇上,奴家可都快担心死你了。”

一名身姿妖娆的女子,缓缓靠在了刘傑身上。

刘傑感受到那女子胸前的料,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转头看向对方。

女子身穿薄纱外衣,内衬则是黑色的纱丝编造而成,朦胧控制中散发着欲望的气息。

皮肤白皙,颜值绝佳,非常人所有。

而根据刘傑的记忆。

这个人正是刘傑的妻子,一个番邦国度的公主,早年间被他们家皇上献给了刘傑,成为了他的皇后。

也是整个汉朝廷之中,刘傑唯一的知心人!


“嫣然,朕问你,那赵恒你了解多少?”沉吟了一下,刘傑开口询问。

闻言,柳嫣然玉手轻擦泪痕。

“回陛下,按国家律法,后宫禁止过问朝中之事,妾身对于赵总督,也并不了解。”

话音落下,刘傑叹了一口气。

在朝中,自己也不过短暂威慑住赵恒罢了,而且手枪也只剩下三颗子弹,仅凭这些,根本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

更不用说,那满朝文武,皆无忠心之人。

没了赵恒,也有无数个赵恒涌现。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必须要在朝中建立自己的威信和势力。

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掌控这座王朝。

“听闻柳贤弟将要班师回朝了。”

记忆中,柳嫣然有一个弟弟,在她入嫁大汉之时,也一并跟了过去,成为了一名武将。

只不过,外邦之人,得不到大汉的重有,便调去边疆,平复战乱。

“前些日子万疆回了书信,不日便能班师回朝。”柳嫣然轻声开口。

“不急。”

刘傑挥了挥手,眼中划过一抹精芒。

“贤弟手中不过千百兵马,便是班师回朝,也不过饮鸩止渴罢了。”

“嫣然,你先在书信,让贤弟暗中招募骑兵万人,朕可以让这些人只属他一人管辖。”

“招募之后,在皇城在十里安营扎寨,若有需要,以护符为令,攻打京城!”

刘傑站起身来,声音平淡,但落入柳嫣然耳中,却宛若一道惊雷,吓的花容失色。

“砰”地一声,连忙跪在地上,那悦耳的声音充满了紧张之色。

“还请陛下赎罪,朝中之事,并非臣妾所能听闻,但还希望陛下可以放过我弟弟一马!”

看到这一幕,刘傑连忙将柳嫣然搀扶起来,无奈开口:“嫣然你这是做甚,先帝驾崩,朕已登基,嫣然你现在乃是一国之母,什么事是你听不得?”

“再说,那满朝文武,都不过是奸贼犯科之人,朕现在除了嫣然,谁也不信!”

“谢陛下!”

柳嫣然站起身来,轻声开口,“妾身现在就书写信封。”

说完,柳嫣然便退了出去。

等到养心宫只剩下刘傑一人,不仅揉了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无奈。

前世,看那些电视剧,自己万般想要穿越到古代成为皇帝,但现在看来……

刘傑摇头一笑,坐在龙椅之上,开始批改奏折。

时间流逝,日月交替。

等到翌日,刘傑也彻底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看着眼前的奏折,眼中怒火喷薄,将手中的奏折摔在地下,怒骂道:

“大汉边疆,长年滴雨不下,农民颗粒无收,百姓穷困潦倒,而那朝中大臣吃的山珍海味,无一人关系百姓死活!”

“这群该死的东西,朕要把他们都斩了!”

前世,刘傑便出身农民,便是经过现代化教育,依然艰辛万苦。

更不用想象,在古代被层层剥削下的农民了。

这群朝中的大臣,简直是黑心无比!

“陛下,该上早朝了。”这个时候,柳嫣然走了过来,轻声开口,看向刘傑的目光中,满是爱意。

闻言,刘傑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来,将手枪揣入腰间,从龙椅走了下来,开口说道:“嫣然,昨日交给你的事情做的如何了?”

柳万疆的数万骑兵,可是刘傑的重中之重,决不能有一点意外。

不然的话,等赵恒联合朝内大臣叛变,自己手无军权,只能被这些判贼屠杀。

“回陛下,妾身已经安排妥当。”

暗中招兵买马这件事,自然是马虎不得,所以柳嫣然也是亲手操劳,绝对万无一失。

对于柳嫣然,刘傑也是绝对信任,点了点头,也就没再过问:“朕这一次要好好会会这些乱臣贼子,这大汉乃是朕的疆土,区区几只蝼蚁,也想颠覆朕的国土?”

“真是可笑!”

前世,刘傑便是一个极度强势之人,不然的话也不会成为军中特务,执行最为危险的S级任务。

念想之间,刘傑来到了上朝之地,金銮殿。

刘傑端坐龙椅之上,外边一个太监扯着嗓子大喊。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经过昨天的事情,朝中的文武大臣也都不敢再聒噪半分。

刘傑目光漠然,环绕四周,平淡的声音落下。

“诸位爱卿,你们无事启奏么?”

声音落下,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一众大臣喘不过气。

良久之后,一个文官大臣,长的贼眉鼠眼,一身阴柔之色,从一旁站了出来,躬身回答道:“陛下,我大汉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除了一些偷奸犯科之人,并无大事发生。”

“哼!”

闻言,刘傑脸色骤然一沉。

百姓安居乐业?

你倒是说的出口啊!

“那你倒是给朕说说,北边疆域为何滴雨不下,百姓流离失所?”

刘傑从怀中扔出一份奏折,声音冰冷无比,怒喝道,“这便是你口中的百姓安居乐业?”

“这些百姓死的死、伤的伤,却无一人管辖,任由他们死在荒凉之地,你告诉朕,这就是你口中的无大事发生?”

“百姓流离失所,死亡无数,你若不算大事,那何事才算大事?!”

“难道,朕驾崩在这金銮殿,才算是大事吗!”

话音落下,满朝文武惊恐。

连忙跪在地上,诚惶诚恐的道:“臣等惶恐!陛下万福金安,与天同寿……”

而身处与暗中的赵恒,眼底深处更是划过一抹震惊。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畏畏缩缩的皇帝,竟然有一天会如此威严。

看来,这皇帝小儿背后有高人指点啊!

想到这里,赵恒眼中精芒闪烁。

若真如此,这皇帝小儿现在还动不得,想要推倒大汉,必须要把他身后之人挖出来才是。

见状,赵恒站了出来,躬身开口。

“陛下,北方边境和小国接壤,纷争动乱不止,出现这种官官相护在所难免,若想彻底平复此事,唯有出兵,将小国收入我大汉疆土,这样一来,我大汉就能彻底管辖。”

赵恒话音刚落下,便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陛下,赵总督说话在理,凡日月所照,皆为汉土!还请陛下出兵缴灭小国,还我大汉安宁!”


赵恒一呼,朝中文武大臣皆应,很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气势,其显赫地位盖过了他这个傀儡皇帝!

刘傑看得怒火中烧,恨不得拿出手枪直接枪毙他。

不能,决不能冲动!

若他一枪打死赵恒,赵恒的儿子赵从仪便会以此为由,逼宫问罪。

再等等,等柳万疆招足了兵马,能进宫护驾再说。见刘傑没有说话,赵恒故意上前两步,双眼满是逼迫之意:

“请陛下允许末将派兵前往北疆,以平北疆之乱!”

刘傑看着他一脚踏上了御前台阶,心中一惊,赵恒倚仗自己手中的兵权,竟敢如此逼他?

他目光一凛,气势毫不逊色的与赵恒对峙,声音里带上一抹狠意:

“赵恒,你好大的胆子!若不想要这只右脚,朕帮你砍下来,如何?!”

赵恒一愣,没想到刘傑在意的是他脚下?

刘傑目光越过他,落到中书省最高行政长官,中书令孟明至身上:

“孟卿,按照大汉礼制,臣子踩踏御前丹陛该做何等惩罚?”

孟明至,这位官职最高的文官,竟然偷偷看了一眼赵恒的脸色,含糊其口:

“回陛下,礼制中规定,轻者杖责四十,重者赐死。具体的,需陛下自己审度……”

那是丹陛!

只有皇帝能走的地方,其他人走就是篡位谋反!

刘傑心中唾弃无能的孟明至,连给赵恒定罪都不敢,废物一个。何止是他,其他大臣同样不敢对此妄议,皆垂头做了榆木脑袋。

赵恒心中有些得意,若不是觉得还没到逼宫的时机,他早就大笑起来。

他收回右脚,微微拱手敷衍:

“末将一时情急,做出有违礼制之事,请陛下恕罪。”

刘傑皮笑肉不笑:

“朕也能理解你的急切之心,只是理解归理解,若是不罚,日后如何整治朝纲。赵恒,你说可是?”

赵恒顿时语塞,他本想逼迫刘傑,让他惧怕而妥协。不曾想反被刘傑套了一顶大帽子!

赵恒定了定心神,重拾气势反问刘傑:

“陛下真要因此等小事惩罚末将?”

“必然!皇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何况你只是三军提督!”

刘傑只恨还不能立刻撤他的职,以防逼狗跳墙!现在忍一忍,先杀他一发威风再说。

刘傑眯眼盯着他,缓声道:

“赵恒,你冒犯天威、踩踏丹陛,朕罚你革去俸禄三月,杖责四十。”

赵恒眼中迸射出寒意,心中很想振臂一挥,命三军入宫,踹刘傑下位!

但是,他脑海中立即浮现昨晚暴毙的刺客。

如果现在冒然逼宫,刘傑一定以同样的手法杀死他,而且还是清除叛臣的顺势而为。

急不得,只能挖出刘傑的幕后慢慢来!

赵恒低头了,拱手:

“末将领旨。”

赵恒吞了气,朝堂一众大臣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哪一次不是赵恒逼得刘傑无路可退,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次,赵恒竟然低头了?!

中书侍郎丁须柏立即上言:

“陛下!杖责四十恐刑罚过重?赵提督为三军统帅,若他受伤,如何镇压北境小国!?”

中书舍人方宏德唯恐没有拍到赵恒的马屁,跟着附言:

“陛下,您刚才说百姓流离失所、饿殍满地。杖责下去,谁来统帅三军,谁来营救万民啊!”

一呼接一嚎,听得刘傑怒火中烧。

看来这个朝堂,已经在赵恒手掌中了?!

刘傑冷冷一笑,握紧龙椅上的鎏金龙头,平定心绪后不慌不忙开口:

“朕自然有这方面的考虑,赵恒被罚无法行动,那么北疆平夷之事,就交由镇北将军自己去处理。”

镇北将军是镇守北边的将军,手中有二十万兵力,现在只有兵符才能调动。

而兵符,握在赵恒手里,皇帝只能调动皇宫的五千精兵龙虎卫!

刘傑考虑到赵恒可能会逼宫,便有心分散他的兵权,因此绕了一番,重点落在此处。

赵恒一惊,自然意会了刘傑的计谋,他深吸口气,脑中飞速运转。

怎么办?

让杖责龙虎军放水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他陷入刘傑的圈套中,身上带伤如何说服镇西将军支持他?

如实说是冒犯皇帝被杖责?

那耿直忠心的镇北将军,必定拔剑相向。不行,他一定要实施好自己的计划,或许自己可以利用这伤,颠倒黑白?

赵恒心中有了计较,拱手坚定道:

“陛下,赵恒是个武将,这四十杖责能挺住!末将只想请陛下允许赵恒,前往北疆平夷!”

刘傑闻言暗想,你要这伤在半路复发,死了倒省了我不少事。

刘傑忽而一叹:

“舅舅心系大汉,朕深感安慰,那北疆那边交给舅舅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赵恒懵逼了。他以为刘傑顾及他兵权过大,功高震主,故意设计让他无法前往北疆。

现在为何如此干脆,放他前往北疆?!而且态度还如此软和,一口一个舅舅?

赵恒瞬间有了如履薄冰的感觉!

刘傑一脸肃容,指着被他掷到地上的奏折:

“赵恒,朕命你星夜就赶往北疆,平夷荡寇,以抚万民!”

赵恒还没想明白这事,离开京都的时间就被刘傑一锤定音,他来不及多想,只得拱手:

“赵恒领命。”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刘傑掩去眼中的暗芒,早早宣布了退朝。

回到养心殿中,一向侍奉他的刘容刘公公不在身边,刘傑叫了两声,依旧不见踪影。

很好!

揪住这个机会拔除这颗钉子!

刘傑坐在养心殿的椅子里,思索可以用的内侍人选。根据历史上记载,他死后,唯有一名叫方足海小太监,整理了汉帝尸体埋入黄土。

“来人,叫方云海来见朕。”

刘傑发布命令,立在门边的两个随侍太监犹豫片刻,低头回道:

“陛下,是否要等刘公公来了再宣?”

忍了数次的刘傑大怒,朝堂上没人听他的,现在几个太监奴才都喊不动了?!

刘傑左右环顾,见殿外台阶上的龙虎禁卫持刀而立,立即大步走去,抽出佩刀砍向说话太监的脖颈!

鲜血瞬间喷涌,那太监立即捂刀口,身体本能抽搐,双眼瞪大惊恐盯着刘傑。他跌跌撞撞后退几步,倒地而亡。

这一幕,吓傻了另一个太监和守护的龙虎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