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开局竟是武大郎

开局竟是武大郎

茶叶本尊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武直原本是现代考古学家,甚至还是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可一场意外,他穿越到大宋末年,竟然成了短小身材的武大郎。睁开眼,他身体抱恙,妻子潘金莲端着药,过来伺候。武直被她此举吓了一跳,下意识以为她给自己下毒,连忙打翻了药碗。可随着他的观察,他发现,潘金莲并没有出轨,一直在外面抛头露面卖烧饼,还被人羞辱调侃。武直当下决定,改头换面,他要崛起!

主角:武直   更新:2022-08-08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武直 的玄幻奇幻小说《开局竟是武大郎》,由网络作家“茶叶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武直原本是现代考古学家,甚至还是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可一场意外,他穿越到大宋末年,竟然成了短小身材的武大郎。睁开眼,他身体抱恙,妻子潘金莲端着药,过来伺候。武直被她此举吓了一跳,下意识以为她给自己下毒,连忙打翻了药碗。可随着他的观察,他发现,潘金莲并没有出轨,一直在外面抛头露面卖烧饼,还被人羞辱调侃。武直当下决定,改头换面,他要崛起!

《开局竟是武大郎》精彩片段

一阵头痛欲裂的感觉传来。

武直闷哼一声,睁开了眼睛。

他那带着宿醉的红肿眼睛,扫视了一下眼前的房间。

这是一个普通的木屋,屋里的家具都是木制,楼下还传来了阵阵的面粉香味。

这是在哪?

武直挣扎着起床,但是他感觉好像是双腿被人砍掉了半截一般,“扑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这番动静吸引了楼下的人,只听一阵着急的脚步声传来,一位美妇人出现在武直的面前。

这妇人有着精致的鹅蛋脸,香汗透过身上的薄纱衬着她婀娜的身姿,脚下的裙摆也系了起来,露出一对精巧的玉趾。

武直第一眼就看呆了,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还在地上趴着。

妇人着急的将他扶了起来,关心的问道:

“大郎,你没事吧?可吓坏金莲了。”

闻着妇人身上特殊的体香,武直突然就清醒了过来。

大郎?金莲?

他猛地跑到窗边,楼下正是络绎不绝的古象!

之前身为考古学家以及兼顾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这里就是大宋末年!

他瞪大了眼睛,又在铜镜之中看到了自己的那五短身材。

我穿越了?

还穿到了武大郎的身上?

“大郎,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奴家!”

潘金莲脸上带着泪水,嫁给这个短小汉子已是命运多舛,如果当家的再出个什么事,她一个妇人还怎么生活下去?

“是不是酒劲儿还没过?奴家给你煮了醒神汤。”

看着美妇人手里的褐色汤药,武大郎一把就打翻在地。

潘金莲加上汤药,这他娘的不就是想要老子的命吗?

说不定现在那天杀的王婆就在楼下等着!

“滚!你给老子滚出去!”

武直指着美妇人,气就不打一处来。

想把老子当牛头人?你们还不够看!

潘金莲惊愕的捂住樱桃小口,泪水在眼眶之中不停的打转,显然是被震惊到了。

她不知道平日里对自己极好的夫君,怎会突然变成这样。

刚要再叮嘱几句,可是看到夫君那凶神恶煞的眼神,顿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抽泣着收拾完残局转身下了楼。

武直可没有可怜这一位淫妇,在他看来,女子生得再精巧,只要不守妇道,那便是是最丑恶之人!

他靠在窗边,摸着下巴不停的思索。

大宋末年,民不聊生,各地揭竿而起,更是有匪徒横生。

他现在这个情况,大概是在什么阶段?

不过既然潘金莲都已经认识王婆了,那想必那一对奸夫淫妇已经勾搭上了。

武直握了握拳头,没想到这个五短身材也有着不俗的力气。

身高虽是五短,但底盘极稳,走路都带着阵阵微风。

他还是历史教授的时候,就翻遍了野史正史,他很好奇。

武家二郎身高八尺,可拳打猛虎,大郎怎就如此不堪?如今到了大宋这才明了,想来也是史学刻意抹黑。

他冷哼一声。

这潘金莲在自己这里受了委屈,那必然会去西门庆那里诉苦私通。

虽是乱世,但国法还在,他要做的就是处理掉潘金莲这个拖油瓶,以及西门庆这个最大的阻碍。

武直观察了整整一日,潘金莲也只是在楼下挥洒香汗蒸着炊饼。

他不屑的嗤笑一声。

装,接着装。

傍晚时分,这潘金莲终于挎起竹篾,抬头喊了一声。

“夫君,奴家出去一趟!”

武直并未理会,只是等到潘金莲离开之后,他才远远的跟上。

“哟,这不是武家小娘吗?怎地今日是你出来卖炊饼了?那武大是累坏在家了么?”

“果然是只有耕不坏的田,没有累不死的牛啊。”

各种粗鄙言语从那些泼皮的口中传出。

武直皱了皱眉头,看来这阳谷县的人,对潘金莲同样也不是特别友好。

“去去去,几个腌臜货色,再在老婆子我这里胡言乱语,老婆子定当拔了你们的舌头。”

就在这时,一位长着一张媒婆脸的老女人从一旁的小店走了出来,那些泼皮看起来很怕这老婆子,撂下几句不痛不痒的狠话离开了。

“王婆,多谢了,这炊饼你拿去吃,今儿不收钱。”

王婆推辞。

“你家武大呢?当家的不出门,让你这小娘子出门抛头露面?”

潘金莲面露难色。

“他身体有恙......”

“罢了,你们家刚来阳谷县,人生地不熟的,金莲,以后他们再欺负你,就找王婆婆,我给你做主。”

“多谢王婆了。”

潘金莲挎着竹篾留下几只炊饼继续闷头走在不算宽敞的街道上。

武直没有在跟上,他躲在巷弄之中,若有所思。

从王婆的话中不难听出,武直一家是刚来阳谷县,也就是说这个阶段的潘金莲,并未丢下命运的木棍子。

还是他的好娘子。

而这个王婆,也会在后来被西门庆的银子蛊惑,慢慢的去诱骗潘金莲,做那种不忠之事。

根据他研究了大量文献,也对潘金莲这个人物做出过判断。

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选择了嫁给武大这个汉子,那肯定不会轻易的做这种奸夫淫妇之事。

其中必然有隐晦之处,就比如武大的不思上进以及对其他人的唯唯诺诺。

潘金莲也自知自己有几分姿色,眼看没有了未来,自然也就一错再错下去。

武直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既然潘金莲没有背叛他,那这个带着特殊体香媚然天成的女子,可就由他独享!

就在武直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前方变得骚乱起来。

他定睛看去,原是那几个泼皮无赖在潘金莲离开王婆的小店之后,又缠上了她。

虽然他们不敢真的做什么,但是上下其手,粗言鄙语那是一个不少。

周围,都是看笑话的人。

“那武大能爬上你的肚皮么?让老子看看你守宫砂可还在?”

“这傍晚天凉,我给小娘子暖暖心尖儿!”

潘金莲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几个泼皮带着奸笑,甚至有几人都在想。

要不冒着被乱棍打死的风险,把她给办了吧?

就在这时!

从外飞过来一根哨棒正中为首那人的脑袋!


“一群腌臜货色,再敢动我家娘子,便将你们打杀了!”

武直手持哨棒横在了潘金莲的前方。

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顿时间觉得这个五短男人变得高大起来!

“我道是谁?原是你这个废物男人。”

为首那个高瘦泼皮嗤笑一声站了出来。

他面对武直手上的哨棍并没有多少惧怕心理,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这个三寸丁壮胆的东西罢了。

武直皱着眉头,他认得面前这个泼皮无赖,正是阳谷县那一帮游手好闲的人。

此人名叫郓哥儿,是之后导致潘金莲红杏出墙,以及武大郎身死的罪魁祸首之一!

这泼皮不是什么好东西!

身后的潘金莲虽然对自家男人的勇气很是欣喜,可现在这种局面,可不是武直能够对付的。

“大郎,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朗朗乾坤之下,量他们也不敢做出来什么,大不了最后报官便是。”

报官?

武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厌恶。

在现在这个宋末的背景下,哪个官老爷不是和地方豪绅有所勾结?

到时候报官只是让这件事火上浇油罢了,更有可能会把潘金莲拱手相让。

如今的这位媚然天成的女人还恪守妇道,武直可不想就这么白白丢了一个娘子。

这可是潘金莲,谁能顶得住啊?

武直摇了摇头,警惕的看着对方。

他们只有三个人,以他这膀子力气,如果用不要命的打法,应该会让这些泼皮害怕吧?

郓哥见武直没了动静,手里拿着一根哨棍就像一个丑角站在原地一样,他哈哈大笑,笑容中有掩饰不了的讥讽。

“武大,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就站在这儿,你敢打老子吗?”

“按我说,你这婆娘你也满足不了,不如借给几位小爷快活一番,快哉了小爷,也美了小娘,岂不妙哉?”

潘金莲脸色变了。

她下意识看向了武直。

郓哥大笑着往前两步,仿佛是想让潘金莲知道她家男人是个什么货色一般。

之间他将脑袋往前一伸,笑问道:

“武大,我的脑袋就在这儿,你敢打么?”

所有人都看向了在她们印象里老实巴交到懦弱的武大,纷纷摇了摇头。

武二十分勇猛,怎地大哥就这般无能?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简直是弱了武松的名头。

众人叹息,看来今天这潘家小娘子是躲不过去了。

可就在在场的看客议论纷纷的时候,只听“咣当”一声!

郓哥应声而到,嘴上还带着讥讽的笑容,眼睛里却是布满了难以置信!

头上的鲜血流出,他也彻底不省人事了。

武直横拿哨棍,大喝一声。

“打?老子怎么不敢打?你们两个,还要上么!”

剩下的两个泼皮也大惊失色,他们仗势欺人可以,但是真碰见了这流血事件,个个都吓得腿软。

武直往前一步,一副想要把他们用棍棒打杀了的模样。

泼皮们吓得四散而逃,哪里还顾得上他们的郓哥?

他将地上的郓哥拽了起来,一巴掌又扇在了后者的脸上。

“小娘?这是你老娘!以后再敢打我家金莲的主意,洒家就要了你的命!”

一向懦弱无能的人突然暴起,所有人都惊呆了,更有几分惧怕在其中。

这郓哥是谁啊?

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货色,活一天算一天,被他纠缠上了那就相当于贴了一张狗皮膏药。

以往这一群泼皮去炊饼店借着买炊饼的名号,摸一摸潘金莲的小手,顺势再敲打一下翘臀,武大看在眼里却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如今却是一棍子打的郓哥魂飞天!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郓哥都傻了,他的迷糊不是当头一棒造成的,更多的还是武直突然之间的威猛。

“我说的话,你听见了么!”

武直不想闹出人命,但是如果这郓哥还想纠缠,那他也不介意杀了这个直娘贼!

到时候大不了拖家带口往梁山而去。

既然这天下没有公理,那就打一个公理出来!

郓哥显然是怕了,他颤巍巍的点了点头。

武直冷笑一声。

“怎么?哑巴了?!”

“武大哥.....我听见了......”

“那还不快滚!”

郓哥捂着脑袋,像一只丧家之犬一般仓皇逃窜。

武直冷眼环视一圈在场看戏的百姓们,这些人一个个缩回了脑袋。

“一群腌臜货色!你们心里如何想随你,但是要做出来,休怪我棒下无情!还有......之前那些吃了炊饼不结清银子的人,我也会一个个找上门去!识相的就自己送来!”

说罢,他一把将哨棍扔在了墙上,哨棍应声而断,可见气力之大。

不过他也没有放在心上,这宋末能人义士众多,气力之大者可倒把垂杨柳,徒手砸凶虎,他这算什么?

回到家中,潘金莲又端上了一碗汤药。

武直见到汤药心里就一阵恶寒,摆了摆手婉拒。

今天的事情发生后,潘金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以前的种种微词也烟消云散,更多的还是对这个男人的依赖感。

乱世女人,求得不就是一份安稳么?

看着女人失落又唯唯诺诺的样子,武直暗暗有些不好意思,他主动开口道:

“以后炊饼就莫要再做了,女儿家多去弄些女红,买些胭脂水粉,至于那些泼皮......”

武直的眼神之中弥漫出一些不属于他这个五短身材的杀气。

觊觎洒家娘子?那就做好被打死的准备!

潘金莲捂着嘴巴,惊讶问道:

“大郎,我们不做炊饼了怎么挣银钱?”

“夫君自有办法。”

她俏脸一红。

这还是第一次听见武大说这种文绉绉的话来。

夫君?倒也是个好夫君。

“好了娘子,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歇息吧。”

潘金莲一愣,看着窗外透亮的天空,陷入了沉思。

卧榻之上的汗水,证明了这场战斗比打泼皮一棍子所要用的力气不知道大了多少。

武直一人走出房门,外面的天色这才暗了几分。

他深知,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还不足以让郓哥害怕,到时候若是这泼皮找上了西门庆,那么他可就要腹背受敌了。

不过如果能把郓哥给降伏了,那遭重的必定是西门庆!

月黑风高,武直已然出现在郓哥的门前。


院内灯火通明,还时不时传来了几个男女的嬉笑声,与推杯换盏的声音。

看来这郓哥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个时候了在贪图享乐。

不过武直就纳闷了,整天游手好闲的无赖货色,哪来的钱?

想不通便不想了,他敲了敲门,无人理会。

门内,郓哥正搂着一位穿着薄纱的风尘女子饮酒,头上还缠着白布,看得出来他很开心。

那风尘女子相貌不是那么可人,但是体如凝脂,身段不错。

看来这郓哥还算是个老色饕了。

女子坐在郓哥的腿上,亲自喂着他喝酒。

“小女子真是对这位大哥感到不值,他武直凭什么敢出手?还不是仗着有个当捕快的弟弟,我看啊,若是郓哥也有后台,比他厉害的多呢!”

郓哥喝了几杯小酒,脸上出现了醉态。

他笑了一声。

“你怎知老子没后台?那武直迟早被我弄死!还有那小金莲,啧啧啧......”

话音刚落,院内大门突然被一脚踹开!

门前,正站着一个不是很高,但是气势很足的男人!

风尘女子傻了,郓哥傻了,那几个泼皮小弟也傻了。

这家伙怎么敢的?

竟然找上了门!

郓哥当即推开了坐在身上的可人儿,破口大骂!

“好你个三寸丁!老子没去找你!倒是你自投罗网了!老子今天就让你有命进来,被人抬着出去!”

武直并未理会郓哥的狗叫声,他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看着那些青楼出来的姑娘,冷声道:

“不想死的,都滚。”

姑娘们也顾不得主顾关系,纷纷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郓哥见这小子又坏了自己的好事,他带头就冲了上来。

白日里那是他大意了,没想到武直真敢动手,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自然要认怂一番。

可现在......

郓哥一拳就打了过去,武直侧身躲过,一肘子就甩在了他的脑袋上!

他瞬间眼前一黑,趴到在地。

新伤旧伤交加,郓哥连一个照面都没有撑过。

那几个泼皮醉的连路都走不稳,更不要说去打人了,三下五除二就被武直掀翻在地。

武直再次把郓哥拽了起来,笑问道:

“来,说说看,你的后台是谁?”

郓哥这次是彻底服了,他乞求道:

“哪有甚后台,都是在女子面前的吹嘘罢了。”

“那你还要找我报仇?”

“自然不敢再招惹武大哥,逞口舌之快而已。”

武直嗤笑一声,松开了他,自顾自坐在石凳上倒了一杯小酒。

这酒水喝起来寡淡无味,隐隐约约还有些甜意,就这也能叫酒?

他吐了出来,直入主题。

“今儿我过来......”

“我懂!我懂!”

还没等他说完,郓哥笑嘻嘻的说道:

“咱们这就是谁厉害谁就是老大,武大哥,以后小弟我就是你的人了。”

说着,他还不忘给武直的杯子里再添一杯。

武直翻了个白眼,一脚踹了他一个大马趴。

“我不稀罕你们当我的小弟,不过,我倒是真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去做。”

郓哥来了精神,对着这个一天前还看不起的三寸丁恭敬喊道:

“武大哥,只要您不嫌弃,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让你赴汤蹈火?恐怕你转眼就把我给卖了吧?”

这位泼皮的脸上有些尴尬,他嘿嘿一笑,刚要解释一番,随后好像是想起来了一件事,转身走进了屋子里。

很快他再度跑了出来,手里面还拿着一个小账簿。

“我知道武大哥的意思,要投名状对否?前几天小的去西门大官人药店闲逛,无意间发现了他们的这个账簿,武大哥过目!”

武直一下就坐直了身体。

西门庆的屁股可不干净,他的这本账簿,肯定记录着他的那些暗中所行之事。

他能在阳谷县呼风唤雨,绝对是和官府有所勾结!

仔细观摩之下,果不其然!

上面详细记录了何年何月何日哪个时辰给柳太爷进贡了多少,甚至还有以次充好的药材依旧在贩卖。

这可是西门庆的犯事证据!

一旦呈上官府,他就完了!

武直转念一想,还是收下了这本账簿,只不过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官府。

他也不傻,只要还在阳谷县内,那就是他们的天下,哪怕是这本账簿公之于众,他们也不会有事,出事的只能是他武直。

“做的不错,投名状是有了,我也能放心交给你一件事了。”

郓哥立马就像是一只哈巴狗一般,走上来摇尾乞怜。

“还请武大哥明示!”

“盯紧了西门庆,他有什么动作,第一时间跟我汇报!”

郓哥愣了。

西门大官人?

这武大哥和西门庆有什么怨恨么?

在他看来,二人是八竿子打不上的关系,西门庆甚至在路上都不会正眼去看武直一眼。

对了!难不成是因为潘家小娘子?

武直猛然间回头瞪了他一眼。

“别多想,别多问!”

郓哥咽了口口水,连忙称是。

谁知武直又换了一副笑脸,变脸速度令人咋舌!

“姓乔的,你想不想赚银子?”

郓哥看向武直,这武大哥该不会让自己和他去卖炊饼吧?

他自然是看出了郓哥的想法,随即笑道:

“炊饼营生只是谋活路,而我要带你做的是谋出路!你可信我?”

这阳谷县的泼皮无赖他还是了解一些的。

现如今郓哥没有卖梨,那也就是没有银子来源,至于吃酒的银钱哪里来的?必定是坑蒙拐骗。

以这腌臜货色的性格,铤而走险的坑蒙自当不敢,那唯有偷了。

武直连哄带诈的说道:

“你做的那些事,我也有证据,我不想与你计较,你只道愿不愿意?”

郓哥当场就跪了下来!

“武大哥!郓哥这条命,就是您的了!”

武直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面对这种人,光是威胁恐吓只能让他们口服,要做到心服还是要恩威并施。

其实他并看不上郓哥这种小聪明都没有的人,可阳谷县内,必须要有他自己的人,他才能安心!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那就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并且,他可是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上梁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