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勾魂无常

勾魂无常

茶茶是女王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邴煜阳是尸生子,是爷爷从已经死去的母体肚子里,硬生生把他掏出来的。之所以如此艰险,是因为邴煜阳的爹滥赌,且赌运不佳,在妻子怀孕八个月的时候,他一把牌局被老婆输了出去。从此,邴煜阳命中带煞,每逢三年一次死劫。尽管爷爷以命换命,但邴煜阳的头发花白,形容枯槁,二十四岁就已经开始苍老。他最后一次劫在二十七岁,爷爷死前让他找到九个元月初一出生的女子!

主角:邴煜阳   更新:2022-08-08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邴煜阳 的玄幻奇幻小说《勾魂无常》,由网络作家“茶茶是女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邴煜阳是尸生子,是爷爷从已经死去的母体肚子里,硬生生把他掏出来的。之所以如此艰险,是因为邴煜阳的爹滥赌,且赌运不佳,在妻子怀孕八个月的时候,他一把牌局被老婆输了出去。从此,邴煜阳命中带煞,每逢三年一次死劫。尽管爷爷以命换命,但邴煜阳的头发花白,形容枯槁,二十四岁就已经开始苍老。他最后一次劫在二十七岁,爷爷死前让他找到九个元月初一出生的女子!

《勾魂无常》精彩片段

我是尸生子,是爷爷从已经死去的我娘的肚子里,硬生生把我掏出来的。

这一切全要怪我那个烂赌的爹。

我爹生性不着调,是村里出名的二溜子,八九岁偷看寡妇洗澡,十四五岁开始酗酒,后来又被一群狐朋狗友引着赌博,终日沉迷于麻将,扑克,炸金花。

我爹赌运不佳,逢赌必输。

在我娘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我爹一把牌局,竟然连老婆都给输喽!

债主王林来也是当地有名的恶棍,他早就垂涎我娘的美貌,故意搞得仙人跳引诱我爹进局。

可是等我爹反应过来,那白纸黑字的契约书上,已经签上了爹的大名,摁上了血红的手印。

王林来带着十几个小流氓儿踹开我家房门,拉着我娘就要扒衣服。

我娘贞洁刚烈,抵死不从。

她挺着八个月的孕肚,紧闭眼睛,一头闷死在我家南面的砖瓦墙上。

娘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那群小流氓看闹出了人命,纷纷四散奔逃。

娘死了,我注定活不成。

可是爷爷却偏偏不信这个邪!

我爷大号叫邴正霖,是村子里的赤脚医生,针灸手法了得。

可那时没有人知道,其实我爷爷本是茅山门下阴医派第二十五代传人。他一手鬼医十三针能与阎王争命,能治地府孤魂,能帮活人逆天改运,能祛厉鬼万年凶煞。

茅山门下阴医派的传人命中注定缺一门,鳏、寡、孤、独、残。财,命,权五弊三缺。

爷爷一生贫苦,奶奶早亡。自从奶奶死后,爷爷就此收手,隐瞒自己的生平,成为了乡间赤脚医。

可因为我的命数,爷爷决定再次出山,便是与天斗,与地争也要把我们老邴家唯一的根儿留住。

我出生那日是三月初三,上巳节,据说三月初三出生的人是天胎,命中刑克多苦多难,命数不吉利!

可那时距离我娘死亡,已经过去了12个时辰,倘若再不剖腹取婴,我定当一命呜呼。

爷爷立刻让我爹准备净水,符纸,黑狗血,糯米,朱砂……还有,那最关键的鬼医十三金针。

入夜,刚刚过了子时初刻,爷爷让我爹把娘的尸体抬到院子中央。

娘的身体已经完全僵硬,脑门破了一个黑漆漆的血窟窿,污黑色的淤血已经凝固干涸,黑漆漆的长发和血水勾兑在一体。

娘的一双眼睛死死的向上翻瞪,她死的憋屈,死不瞑目!

爹的手中打着一只小小的手电筒,他把手电筒的光亮打在娘的身上,看着这个狰狞恐怖,寒戾枉死的女人,爹不争气的后退两步。

“老爷子,要不咱别整喽!怪他娘渗人的。

不就是娘们儿肚子里的娃儿嘛!赶明咱再娶一个,生他十个八个带把的。”

我爹一辈子都是个混不吝,哪能了解爷爷的苦心。

爷爷眉毛一横,脸上的肌肉僵着。

“闭上你那个屎盆子嘴,我让你干什么听命就是!”

其实爷爷早为我爹相看过命,我爹是猪油脑子,石头心,红鸾宫只动一次。也就是说,我娘一死,我爹后半辈子只能打光棍,再也娶不到婆娘。没有女人他还上哪儿生儿子去?

因此,我是老邴家唯一的血脉,爷爷便是拼尽老命也要将我保住。

爷爷让我爹拿着手电筒,负责在旁边照亮。他老人家亲手将一大盆黑狗血全部倒在了我娘的尸首上。

紧接着,爷爷又拿出他封印多年的鬼医十三针,分别刺入我娘的天灵,人中,手五里,少海,关元,梁邱,血海……等13处穴位之中。

这些金针分布在我娘脑门儿,两肩,手肘,双膝和脚底板上。

这些做法在阴医中自有说道,爷爷怕剖开娘的尸体,娘会忽的睁眼变成厉尸,于是要用13根金针定住她的周身关节。

爷爷紧接着又蹲下身子,一只手捏住娘的脸颊,手指探入娘的口中,把娘的嘴扩开,将口腔里面的淤血掏干净,再把糯米全部塞进娘的口中,鼻孔里,耳朵眼儿里。

用糯米堵住娘的七窍,这是为了防止阴气外漏。

“刀!”

爷爷开口,掷地有声。

我爹在旁边吓得紧闭着眼,手中攥着剁骨大菜刀,颤颤巍巍地递给了爷爷。

爷爷扒开娘身上穿着的绿色布衫,对准那圆鼓鼓的大肚皮,手起刀落。他把自己的手伸进去,爷爷眯缝着一双老眼,粗糙的大手在里头来回摸索。

爷爷的眉头紧皱,忽然,他的双眼瞬间放光,他已经抓住了……

爷爷的右手一个巧劲儿,我就这样,被他老人家扯着一条右腿,活生生从一个死人的肚子里也给拽了出来。

刚降世的我只有四斤三两,因为在娘的子宫里憋了太久,肺中呛了不少羊水。我浑身憋的紫青,没有半点呼吸的迹象。

我爸看着紧闭着双眼,不会哭闹,没有气息的我,不奈烦的撇着嘴巴连连摇头。

“费他娘这么大的劲儿,搞出来个死崽儿。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

我爸那个混不吝,一开口险些将我爷活生生怼背过气去。

“只要孩子剖出来,便没有我邴正霖医不活的!”

爷爷神色自若,用牙齿咬断我身上与胎盘相连的脐带。

他脱掉自己身上的蓝布衣,将我紧密包裹,刚准备转身回房。

就在此时,我家院子的土地上,突然向上涌起两团浓密的黑烟。

那黑烟滚滚,从地底下一喷而上,在这浓烟之中,还夹杂着十分厚重的血腥和腐烂的怪味。

渐渐的,也就几秒钟。黑烟散去,竟然有两个身穿黑袍,无头无眼,袍子上顶着四盏红灯笼的鬼魅出现在爷爷的眼前。

“勾魂二使!”爷爷见状,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我爸站在爷爷的背后,双腿止不住的打颤。

“老头儿,这……这两个是啥玩意儿?”他磕磕巴巴,舌头打结。

爷爷缓缓闭眼。

“他们是阎王身边的勾魂使者,黑白无常!”

“妈呀!阎……阎王爷。鬼……有鬼!”我爸吓得一声惊嚎,半口气儿没有咽顺,直挺挺吓昏了过去。


爷爷看着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也只能恨恨的踢了一脚他的屁股。

勾魂无常有形无身,黑袍上面的四盏灯笼,就是这黑白无常二人观阳间万物的四只眼珠。

他们没有嘴巴,没有魂魄,用灵力发音。

勾魂二无常对我爷爷道。

“邴正霖,你的孙子无寿无命,生死簿上已经签下他的大名。现而今,我们便要收走你孙子的魂魄。”

爷爷闻言,一声冷哼。

“放屁,我孙子还没有死!你们怎可随意把他带走!”

勾魂二无常不由分说,一鬼手持勾魂戟,一鬼手缚锁魂链。二无常轻轻振动手中法器,只见那一直紧闭双眼的我,三魂七魄已经飘飘荡荡的离开肉身。

爷爷见状,脸色一沉。

“你们莫要欺人太甚!你们可知我邴正霖是何人?”

勾魂二无常道。

“管你是何人?生死簿的事自有十殿阎罗作主。邴氏儿孙,快快随我们走吧!”

“痴心妄想!”

爷爷一声冷哼,粗嗓大啸。

“鬼医十三金针!”

只听爷爷话音刚落,刚刚被钉进我娘尸体内的十三根金针,瞬间从我娘的穴位中迸出,快速飞回到爷爷的手中。

十三根金针通体散发着耀眼的金光,晃的面前勾魂二无常形体渐渐变得忽隐忽现。

这十三根金针,是茅山门阴医派传人世代亲授的密宝,用得道罗汉的舍利制成,乃是道门神物,可退世间万鬼。

只不过,那勾魂二无常又岂是普通小鬼?他们在阴间当鬼吏千万年,早已修的无魂魄,无实体,虽为鬼魂,却也算得上是半圣。

勾魂二无常冷眼看着爷爷的操作。

“邴正霖,这13金针虽为圣物,却也耐何我们不得!”

爷爷神情自若,他手持金针,直接钉入我的胸口紫宫穴。登时,我三魂七魄中的一缕灵魄便死死封印在我的体内。

勾魂二无常瞬间洞悉爷爷的来历。

“你是茅山门阴医派的传人?”

爷爷不语,继续金针刺穴,爷爷又将九根金针分别刺入我的玉堂,天突,气户,天鼎,上星,承浆,地仓,神庭,头窍阴九穴。

十根金针刺入,我的三魂七魄已经完全锁在肉身之内。

勾魂二使万分诧异阴医派的锁魂手法,三界皆传,阴医派的鬼医十三金针能与阎王争命,能治地府孤魂,能帮活人逆天改运,能祛厉鬼万年凶煞。

从前这勾魂二使只当阴医派徒有名,今日一见,才晓得阳间之人竟然可以修成这种逆天改命的功法。

爷爷已将十根金针刺入我的体内,而此时,我缺依旧闭着眼睛,完全没有呼吸。

勾魂二无常语气变得恭敬许多。

“老人家,你这又是何必?纵使你有大罗秘法,你瞧一瞧,你的孙子虽有魂魄,可无命无灵。”

“他倘若在鸡鸣天亮之前仍旧不得呼吸,到那时他的魂魄不用我们收取,也会自己入地府报道。”

可爷爷哪里听得进去这些,爷爷深知,想要救活我还差一口气,一滴血。

一口气易得,只要用一根金针刺入我背后的中道穴,疏通肺气,打通任督二脉,我那一口气便会上来。

而这一滴血,却实在难为。

这一滴血需要功力深厚之人的心头血,以金针刺其心头血,再将其刺进我的心脏,以他人的功力和寿命为我续命。

爷爷二话不说,直接将一根金针打进自己的心口处。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为我疏通气血。

就在那最后一根金针刺入我心脏之际。我终于轻轻的睁开眼,“哇”的一声,声嘶力竭的哭了出来。

爷爷看见终于将我救活,他冲着那勾魂二使开怀大笑。

“我说过,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勾走我孙子的命。我阴医派敢与阎王争命,便是十殿阎罗又奈我何?”

那勾魂二使形成的黑气在我爷的身边飘飘荡荡。二使你一言我一语,声音凄惨狠戾。

“邴正霖,你确实有通天的本事。可是你耗尽自己半生的功力,用自己三十年寿命换取你孙子的一口气。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我们冥界的生死簿吗?”

“邴正霖,你看看你孙子的背后,你以为是在救他,其实你是害了他!”

听到勾魂二使如此说,我爷爷瞬间先开包裹我的蓝布衫,将我翻了个面儿。

只见,我的后背竟然莫名生出九颗黑痣。那九颗黑痣三三成组,分布如同桃花花瓣,共有三组,一共九颗。

“夺命阎王痣!”

爷爷震惊的浑身汗毛直竖。

阴阳二使道。

“没错!邴正霖,你给你孙子逆天改命。却不曾想,因此触怒十殿阎罗。冥王已在你孙子的背后种下夺命阎王痣。”

“从此以后,你孙子每三年便会有一次死劫。就算你可以用鬼医13金针,破除你孙子每三年的勾魂死劫。”

“可是,等到你孙子27岁,第九次劫难到来。倘若那时还破解不了这夺命阎王痣,你孙子便会魂飞魄散,沉堕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邴正霖,你纵有天大的本事,胆敢与冥王为敌,哈哈,你害了你孙子!”

“哈哈哈……”

“哈哈哈……”

勾魂二使说着,便化作两团黑烟钻入地下。

我爷爷凝视着我后背的九颗黑痣,他万万没有想到,阎王爷认定非要勾我魂魄,竟然给我下如此恶毒的诅咒。爷爷只觉胸口闷疼,一口老血从肺腔涌出。

爷爷恨恨的仰天长啸。

“老天爷,你非要亡了我邴家这唯一的根吗?”

……

我们村子闭塞,民风刁恶。

我爷爷剖尸救子,夜会鬼差的事儿不过短短几天,就在村子里传的沸沸扬扬。

正赶上那年村子里闹鼠患,老鼠胖到七八斤,大白天便在人家里乱窜,能咬狗吃猫,祸害家禽。

村民们都说,是因为我这个尸生子扫把星给村子带来了灾难。

村民们要将我赶走,而我那个混不吝的亲爹,竟把家中爷爷的行李捆成铺盖卷,朝着我爷爷屁股猛踹一脚,把我们祖孙二人一起扫地出门。


爷爷无奈,只能带着我来到了东城市,在市区的北环开了一间小小的寿衣铺。

爷爷为了换我一命,耗费掉自己半生的功力和三十年寿命。从那以后,爷爷的身体异常虚弱,很难维持着施行鬼医十三金针。

因此,我们爷俩只能靠着一间小小的寿材铺相依为命。

因为我后背长着夺命阎王痣,每隔三年时间,便会有地府的黑白双煞过来夺我的魂,锁我的魄。

爷爷为了不让阴间的鬼差找到我,他耗尽仅存的一点内力,封印了我的天灵神穴。从此,魂魄困于躯干上不着天。可是我的双脚却没有办法,一旦我的双脚碰触大地,阴间鬼差便会感受到我的气息。

因故,从我有记忆以来,便是坐在轮椅之上,像一个残废般,屎尿上床均需要爷爷抱着我进行。

并且,我还不能见阳光。这也同样是为了躲避鬼差。

爷爷在寿材铺里做了一间暗室,暗室里面没有窗户,地面是用嵩云山桓成观中的白岩石地砖铺成。

这种白岩石地砖因为在道观中吸收了千年灵气,所以可以隔绝阴气。

只有在暗室之中,我才能双脚着地,自由行走。从小到大,我很少出门,便是在阴天也要撑着伞。

直到我24岁那年,我已经成功躲避了八次鬼差索命。

可是那时的我,因为长时间不见太阳,日常又大多做轮椅。所以我浑身瘦到青筋凸起,骨头嶙峋。

我的头发也全部都是花白色,尤其是我的皮肤,惨白如同墙皮,远远望去,活像是一个皮包骨的骷髅活死人。

我24岁那年,爷爷病逝。

这些年间,爷爷把自己的毕生所学全部教给我。并且授予我属于阴医派的金龙法袍,还传授给我鬼医十三金针使用秘法,我名正言顺的成为了阴医派第26代传人。

爷爷临死前,瞪着一双枯眼,语重心长对我道。

“煜阳,你虽然躲过了八次死劫。可是,在你27岁那年,是你最后一劫。想要破除这最后一场死劫,你需要找到九个元月初一出生的女子。

你要用这九个女子的心头血对自己进行医治。每得到一个女子的心头血,你后背上的一颗黑痣就会变红。等到九颗黑痣全部变红,你的命才能保住!”

爷爷又道。

“从我死后,你便要打开寿材铺,在门口挂上两盏灯笼,正式开始阴医行针。

但凡走进寿材铺的人,无论是阳间的人还是阴间的鬼,无论对方是善是恶,只要有求与你,你必须全力相助。

但是你万万要记得,倘若遇见属牛之人,便是你亲爹,你也不可以医治。

还有最后一条!”

此时的爷爷,浑身只余下半口气。他颤颤巍巍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

“孙子,等我死后,下葬后一个时辰便即刻挂上灯笼行医施针。你遇到的第一个元月初一生的女子,那女子便是你的命定姻缘,是你未来的老婆……”

爷爷交代完这最后一件事,他整个身体已经彻底油尽灯枯,爷爷的手沉沉耷拉在床边,永远的闭上了眼。

爷爷是在三天后下葬,正午12点下葬完成,按照他老人家临死前的吩咐,须在爷爷下葬一个时辰后,便正式开始挂灯笼施针。

一个时辰,也就是下午两点左右。

我穿着一身重孝,坐着轮椅。下午两点,天上太阳正盛,我又不得见光。

只好一手撑着巨大的黑色遮阳伞,膝盖上放着灯笼,右手拿着长长的竹竿,费了半天的力气,累的筋疲力竭,才勉强挂上两盏灯笼。

我心中无奈苦笑,邴煜阳啊邴煜阳,亏得你还是阴医派第26代传人,你跟一个残废又有何区别?挂盏灯笼都如此艰难,我真不敢想象,以后一个人的日子又该如此度过?

我推着轮椅,守在寿材铺内。距离上一次阴医派传人点灯,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多年。

想必,今天会有很多阴鬼孤魂前来请求我为他们医治。

也就不过一抬眼皮的功夫,只见寿材铺门口的灯笼忽然变了颜色。

那两盏灯是茅山秘宝枯皮舍利灯,用得道真人的腿骨做骨架,苍老皮囊做灯膜,中间的灯芯则是人油和舍利的混合物。

此灯一旦点燃,任凭风雨打击都不会熄灭。每当有客人登门,枯骨舍利灯便会变换颜色。

倘若灯笼中的烛火变成明黄色,那就说明前来的顾客是阳世间的人。如果灯笼中的烛火变成阴红色,那就说明前来求诊的顾客是阴间的鬼魂。

现如今,灯笼变成明黄,我接诊的第一位客人,竟然是阳世间的普通人。

我坐着轮椅,静静的坐在寿材铺内。大约五六分钟后,突然,有一辆异常奢华的宾利轿车停在了寿材铺的门口。

从车上先是下来一个身穿黑西装黑裤,带着墨镜保镖模样的人。他打开车门,用手扶住车顶。没一会儿的功夫,便从轿车中钻出两个穿着顶级高定西装,打扮的十分有派头男人。

这两个男人一老一少,长得倒是异常连相,都是六尺的身高,地中海,鼓肚囊。一看就是俩满肚肥油的土大款。

这二人应该是父子,年长的男人率先踏进寿材铺,年轻男子和保镖紧跟其后。

地中海老男人走进铺子内,他先四处打量了一下寿材铺的环境,脸上顿时流露出一股鄙夷的神色。

“咦!就这么一个小铺面,里面能有神医大师?”

老男人声音有点公鸭嗓,语气满是嫌弃。他一双贼溜溜的绿豆眼忽然扫到我。

“啊!这铺子就是你开的?你……你怎么还是个残疾?”他看着我浑身干瘦如骷髅,又坐在轮椅之上,整个人则更是惊讶。

我神情自若,语气冷淡。

“灯笼亮起,无论善恶,不得拒客。先生,请说出你心中所求!”

那老男人先没有开口,倒是指挥身后的保镖递给我一张名片。

这种有钱人,总喜欢拿着自己的身份装腔做事。

我接过名片,定睛一瞧,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东城市华鼎地产集团董事长——王林来。

王林来,这个名字!这……这不就是想当年给我爹做局,活生生害死我娘的小混混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