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废太子后统六国

穿成废太子后统六国

不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秦明穿越到古代,成了大奉朝当朝皇太子。原本以为,迎接他的会是皇帝般的美好生活,锦衣玉食,三千佳丽。可没想到,他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被废,成了众人眼中十分解恨的消息。既然是现代人的灵魂,秦明绝不服输,他要靠自己实现逆袭,他要做大权在握的真太子。甚至,他的政治抱负远远不会止步于太子之位,他要挽狂澜,踏平六国,一统天下,名扬千古!

主角:秦明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明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废太子后统六国》,由网络作家“不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秦明穿越到古代,成了大奉朝当朝皇太子。原本以为,迎接他的会是皇帝般的美好生活,锦衣玉食,三千佳丽。可没想到,他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被废,成了众人眼中十分解恨的消息。既然是现代人的灵魂,秦明绝不服输,他要靠自己实现逆袭,他要做大权在握的真太子。甚至,他的政治抱负远远不会止步于太子之位,他要挽狂澜,踏平六国,一统天下,名扬千古!

《穿成废太子后统六国》精彩片段

大奉王朝,建平九年十月廿七。

位于帝都长安城西北隅的太子府门前人山人海。

金甲银枪的大队皇宫禁卫围成一个半圆,将太子府大门彻底封锁。

禁军中央,一身明光铠,体形高大雄壮的禁军主将郭敬明单手高举明黄色圣旨,朗声大喝。

“圣旨到,太子秦明速速接旨。”

话音未落,一个圆咕噜的人影缓缓从太子府大门艰难地走了出来,跪在了郭敬明的身前,正是大奉太子秦明。

“秦明领旨。”

郭敬明眼神一眯,看着眼前这个肥头大耳,白白胖胖,恐怕足有三百多斤的大奉太子,毫不掩饰自己面上的厌恶之色。

废物!

这就是郭敬明心里对大奉太子秦明的唯一评价。

他实在是不想再多看一眼这个废物太子,抖开圣旨,朗声诵读了起来。

“大奉天子诏,太子失德,品行不端,目无法纪,有愧圣恩,诏令革去太子之位,贬至谭阳郡王,禁足长安城外金光寺悔过,无宣召不得下山,钦此!”

宣读完毕,原本喧闹的太子府门外霎时间一片寂静,直到几个呼吸之后,才有人反应了过来。

被废了......

秦明他被废了!

先是几个人高声呼喊了一句,随后是雷鸣海啸般的欢呼声,仿若是久旱逢甘霖一般,甚至不少人热泪盈眶,痛哭流涕,捶地庆祝。

老天爷开眼啦!

陛下圣明啊!

这个祸害终于被废了!

禁军们犹豫着要不要将人群中言语太过恶毒的人缉拿起来,郭敬明望了眼人群,满意地点了点头,摆手示意不需要去管。

他之所以特意在太子府门外宣读圣旨,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缓步走到秦明的身前,郭敬明将圣旨送到秦明面前,冷声喝道,“郡王殿下,还不领旨谢恩。”

“儿臣秦明,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明淡然地抬起头,随意地将接过了圣旨。

郭敬明却愣住了,连捏着圣旨的手都忘了松开。

这个废物太子竟然没有哭闹,没有抗拒,没有大呼小叫,反而是如此地淡然,冷静?

这可是废了他太子之位的圣旨,莫非是吓傻了不成?

“郭将军,不给我吗?”

秦明诧异地轻声问了一句。

“太子,你可被废了。”

郭敬明不可思议地看着秦明,忍不住又重申了一遍。

“哦,那也得把圣旨给我呀。”

哦?

就这?

你不要哭天抢地吗?你不该悔不当初吗?能不能给点稍微正常的反应?

秦明费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随后问道,“将军不给圣旨,是还有其他事吗?”

“啊?没......没了。”

郭敬明迟疑地松开了手,他完全没想到秦明的反应竟然如此地简单,惊异了看了秦明一会,随后大手一挥,领着宫中禁卫离开了太子府,回宫去向大奉皇帝复命。

秦明目送禁军离开,接着看向了一众围观的人群,“别围着了,散了散了,不要沉迷于我俊美的容颜,那不好......”

他话未说完,一颗白菜叶子直接糊在了他的脸上。

“大胆,我被废了也是郡王,你们......”

然而没有任何人听他说话,各种蔬菜水果仿佛不要钱一样凌空向他飞了过来。

“我去!”

秦明吓了一跳,立刻翻身逃回了太子府里,反手关上大门。

听着大门上传来的噼里啪啦砸东西声音,他忍不住摇头叹气,自己,或者说曾经那个太子,是真的招人恨啊。

建平二年,东周进犯大奉边境,太子秦明奉旨监军,因受不了军中劳苦,仗打到一半,竟然直接从前线逃回了帝都,太子当逃兵,千古奇闻,也算是开了先河,足以遗臭万年了。

建平四年,大奉霍南州发大水,太子秦明奉旨赈灾,然而他却只顾游山玩水,赈灾粮食被各地奸商酷吏囤积,更是为了讨他欢心,强买民女为歌舞伎,最终引发民变,造就霍南之乱。

建平六年,皇帝为太子秦明和镇国公府长女苏倩儿指婚。

苏倩儿容颜秀丽,品拟飞仙,情殊流俗,秀外慧中。

然而成婚七月,秦明终日在青楼之中厮混,最后更是为了迎娶一个青楼女子,要皇帝解除婚约,结果婚约解除之后,又表示自己只是玩玩而已。

建平七年,皇帝再次为太子秦明和镇国公府次女苏晴儿指婚。

苏晴儿与姐姐不同,拜天下顶级高手,云中剑仙为师,武艺高超,人称冰剑仙子,侠骨柔肠,性情直率,成婚不到四个月,苏晴儿直接休了秦明。

秦明成了天下第一个被太子妃休了的太子。

两个女儿与秦明成婚,两次失败,大奉肱股之臣,镇国公一怒之下,愤而离开帝都,引发朝堂剧烈动荡。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记忆在秦明的脑海中闪过,令秦明苦笑不已。

自己这命也算是够悲催的,本以为自己穿过来是个太子,美好的日子就在前面等待,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货色。

除了上面那几件影响比较大的事情之外,其他各种胡作非为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

以这种情况看,如果自己现在开门走出去,定然是逃不过被百姓踩死的结局。

太子位被废了,而且这太子府里,竟然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胡作为非就算了,倒是也留点钱啊!

秦明悲痛地看了看接近三百斤的身体,除了这一身肥膘之外,自己是啥也没有啊。

行吧!做太子的,最惨也不过如此了吧,还不如直接赐死呢!

就在他这么替自己叫屈的时候,禁军统领郭敬明已经回到了皇宫御书房。

大奉皇帝端着茶坐在龙椅上,看了眼郭敬明问道。

“那个忤逆的东西怎么样?”

“回陛下,太子,哦,不是,郡王秦明很冷静的领了旨,表情清冷,没有任何其他表示。”

郭敬明沉声回道。

“是吗?”

皇帝迟疑地眯了眯眼睛。

冷静领旨,表情清冷?

什么意思?

这是破罐子破摔,无所谓了?

皇帝将茶盏重重砸在桌子上。

“没有用的东西,大奉皇室的颜面都让他毁了!”

身为太子,被废了,连一点反应都没有,毫无血性,毫无悔过!

这个没用的东西,当真是没救了!


次日清早,日上三竿,和煦的阳光从窗棂间洒落,宛若缕缕黄金流苏。

秦明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

“人呢?”

他诧异地听了听周围的动静。

按理来说,这个时间应该是太子府最喧闹的时候,所有的仆从都会为了太子起床而忙碌。

但现在,整个太子府静得像是一片坟地。

秦明只好自己穿了衣服,走出了卧房。

望着空荡荡走廊过道,他心中更是狐疑,快步走到了太子府的正堂里。

“人都到哪去了?”

秦明看着杂乱的太子府正堂大声喊了一句。

这正堂乱得像是被劫匪抢劫过了一样。

就在此时,拐角传俩了一声瓷器碎裂的动静,秦明立刻跑了过去。

只见两个穿着太子府仆从衣服的人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太......太太......太子殿下。”

率先反应过来的人颤抖着跪在地上道。

另一个人也紧跟着跪了下来。

秦明看了眼两人,又看了看地上的碎片。

那不是瓷器,而是一个硕大的琉璃瓶,番邦进贡的皇室贡品。

秦明记得这玩意儿应该是摆在自己书房里才对。

显然,这两个家伙是想把它偷走卖了,这种皇室贡品,怎么也值个上千两。

“你们这是打算偷盗太子府?”

秦明冷声喝问了一句。

“小人......”

“我......”

跪在地上的两人颤巍巍地搭不上话来。

偷盗在大奉已经是重罪!

偷盗太子府,而且还是皇室贡品,基本可以确定是要杀头的。

“太子,小人不敢了,求太子放过小人。”

两个人捣蒜一般磕头求饶道。

“放过?”

秦明冷笑一声,我都穷成这样了,你们还偷我东西,还好意思求放过?

“其他人呢?”

秦明接着喝问。

“回太子殿下,其他人知道您被......被废了之后,都连夜收拾铺盖,偷盗东西跑路了,只有我们两个没想到这一层,等到醒了才发现。”

“好偷的东西都被拿走了,我们以为太子您也已经走了,东西都不要了呢,所以才想着把这琉璃瓶卖了,补贴家用。”

跪在左边的人向秦明解释道。

秦明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昨晚发生了什么。

算了,自己被废了,那些人各谋生路也算是合理的选择,从前的太子平日里也没少祸害那些仆人,让他们偷点东西,也就算是补偿吧!

想到这里,秦明也没有再怪这两个人,而是让他们两个站起身来。

这两个人虽然好像有点笨,但别人都跑了,而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跑路,说明这还算是两个稍微有点忠心的人。

因此秦明转了转眼睛,笑着说道。

“你们两个也算忠心,这样吧,你们最后再帮我做一些事,事成之后,我给你们每人五百两银子作为酬劳,怎么样。”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搞不清楚秦明说这些话的意思。

不惩罚他们,还要给钱?

“太子,您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小人愚钝。”

左手边的人拱手问道。

“行了,不要叫我太子了,我已经不是了。反正你跟我来就是了。”

秦明招了招手道。

两人看了看对方,都不清楚秦明究竟想干什么,却又不敢离开,只好跟了上去。

秦明领着这两个人把整个太子府都转了一圈,发现太子府确实是快被搬空了,基本上没剩下太多东西,只有一间上锁的库房没有任何被人打开过的痕迹。

“这里怎么没人抢?”

秦明狐疑地问了一句。

“殿下,这里装的都是圣上御赐的大宝贝,其他东西偷了,就算是被抓到,也最多最多是流放,而这个库房里的东西要是谁动了,那最低也是即刻问斩,最高就得是凌迟处死的罪过,因此没人敢动。”

身后两人向秦明解释道。

“太好了!砸开!”

秦明兴奋地说道。

“这......”

两人都不敢动。

“让你们砸开砸开,出了事也是我的命令。”

秦明冷喝了一声。

两人没有办法,只好找了一把锤子过来,将门锁给砸开了。

房门打开,秦明看着满屋子琳琅满目地宝贝,眼睛只放光。

“你们两个,把这些东西都抬到太子府门外去,动作快!”

秦明对两人下了一道命令之后便走了,两人还以为秦明是离开太子府要带走这些东西,也没想别的,就开始搬运起来。

等终于把这些东西都搬到了门口之后,只见秦明正在太子府门外等他们。

“把这个挂起来。”

秦明将三条长长的布条交到了两人手上。

两人挂好之后一看,顿时傻眼了。

第一条上写着,“太子被废,马上搬走,马上搬走,最后四个时辰,皇室宝物清仓狂甩。”

第二条上则是,“天下奇珍,番邦贡品,应有尽有,质优价廉,童叟无欺。”

第三条,“更有奢华太子府畅游体验赠送,数量有限,先到先得,欲购从速!”

秦明并没有看傻愣当场的两人一眼,而是悠然自得地坐在两人搬来的太师椅上,摇着折扇喝着茶,笑眯眯地坐等贵客上门。

那些仆从偷盗太子府的东西这事给了他启发,对嘛,太子没有钱,但有宝贝啊,只要把这些宝贝卖了,不就有钱了嘛。

很快,那三张条幅就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看,奔走相告,人群越聚越多,议论纷纷。

“这太子是被废了,所以吓傻了吗?”

“还真是番邦贡品,这都可以卖吗?”

“嗨,你管他呢,你要是能理解这废物的想法,你不和他一样脑子不好吗!”

“也是!”

等秦明看人群的规模差不多了,便缓缓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笑盈盈地对着人群拱手道。

“各位父老,各位百姓,我秦明,太子没得当了,这些东西,都是御赐的宝贝,有识货肯定能认得出来,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宝贝,各位上眼了,全都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秦明被废了,这些东西留着也没地方放了,所以,今日不要一万两,不要一千两,只要九百九十两银子,这些宝贝您就可以带回家,另外还附送一次太子府观光!”

“诸位,如此良机切莫错过啊!欲购从速啊!”

“当真只要九百九十两?”

人群中有人大声问道。

“当然,只要九百九十两,多一个铜子都不用,怎么样这位兄台,来两件?”

秦明诚心诚意地推销道,率先答话的却是另一边的一个瘦高个。

“我来!这个翠玉冰枕我要了!”

“我也来!”

“我要这个......”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整整四十多件皇室贡品,不到一个时辰就被抢购一空,那个太子府游览体验倒是没一个人有兴趣。

不过秦明并不在意,看着自己手上四万多两的银票,他的心里终于算是有了底了,大笑着对购买欲没有得到满足的人群嚷嚷道。

“太子府的木材也都是皇室专供的,想要的自己可以拆,出价随意啊!”

 


一场轰轰烈烈的太子府拆迁大甩卖一直持续到日落时分才算彻底结束。

好好一座太子府此时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连写着太子府这三个大字的匾额都落在了地上,被人群踩碎了。

秦明兴高采烈地抱着手里的银票数了好几遍,才不情不愿地从其中抽搐了两张五百两的银票递给了两个傻愣仆人。

“一人五百两,够你们做个小买卖谋生了。”

两人却都没有伸手,一方面他们是还没从刚刚那疯狂的甩卖抢购中回过神来,另一方面,也是当真没想到,太子竟然还真的把银票拿出来给他们。

“接过去吧,要不我反悔了!”

秦明笑着说道。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接过银票,跪在地上高呼,“多谢太子殿下!”

“都说了,我不是了,不要叫我太子了。”

“遵命,太子殿下!”

......

秦明白了两人一眼,挥挥手道。

“走吧,走吧!”

两人攥着银票转身走了,不过没走出多远,却又折返了回来。

“还有事?不会是嫌少吧!再要,我可不给了啊!”

秦明把银票一股脑塞进怀里,冷声问道。

“太子殿下......”

两人同时拱手道。

“不是说了不要叫太子,叫公子就成......算了,你们说吧。”

秦明叹了口气道。

“公......公子,今后,您打算怎么办?”

其中一人小声问道。

“今后?诏书上不是说了,我要去金光寺悔过啊。”

秦明随口回道。

“既然如此!公子,我们两人刚才商量过了,我们请求继续追随您。您去金光寺那边,也要人伺候。”

两人跪在地上,向秦明磕头道。

“恩?你们向继续跟着我?”

秦明诧异地看着两人。

“是,我们二人愿意追随公子鞍前马后!”

“这......”

秦明想了想,自己以后办事,身边没有人也还真不行,便开口道。

“也好,既然你们愿意跟着我,那就跟着吧,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两个叫什么。”

“我是柳二狗,他叫霍三蛋。”

站在右边的人向秦明介绍道。

秦明翻了翻白眼。

二狗,三蛋......

这两个名字,挺别致啊。

不过像他们这种穷人家出身的奴仆,父母一般连字都不认得,起名向来是相当随意的。

“这样吧,柳二狗,我看你总是乐呵呵地,以后跟着我,就叫喜吧,那个三蛋,你就叫怒吧!”

秦明随口给两人改了名字,喜和怒。

一般来说,跟了主人的奴仆都会跟着主家的姓氏,不过秦明是皇族,自然不可能给他们皇家的姓氏,所以就只取了单独一个字。

恩,以后凑足了四个,还可以叫喜怒哀乐,这样还显得有点格调,秦明在心中暗道。

“多谢公子赐名!”

两人再次跪拜,做奴仆的,能得到主家赐名,在他们眼里,那是福气和荣耀。

“好,从今以后你们就跟着我吧,走,咱们现在出城去金光寺。”

秦明对两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起身,随后率先向大街走去,刚走了两步,就觉得一阵体虚。

毕竟现在他是两百多斤的胖子,走起路来,一步三颤那种。

这身肥膘太碍事了,得赶紧先减下去才行!

喜和怒倒是还挺有眼力见的,知道秦明走不了多远,立刻主动去帮秦明租马车去了。

与此同时,太子秦明变卖家产的消息也已经在帝都长安传开了。

帝都的另一边,平王府大堂,大奉二皇子,平王秦风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密探问道。

“那个废物当真变卖了御赐的宝物?”

“是,殿下,属下看到一清二楚,太子府依然是空空如也,连宅院都快被拆光了。”

密探信誓旦旦地说道。

秦风闻言大喜,起身笑道,“哈哈!做得好!”

“即可给我备车,我要进宫面圣,这个废物竟然变卖御赐的宝物,我看父皇这次还怎么保他!”

太子府门口,喜和怒帮秦明雇来了马车,秦明刚要上车,却见一辆装饰极为奢华的马车忽然从斜刺里冲了出来,停在了太子府门口。

“你们雇了两台车?”

秦明诧异问道。

“不是!公子,这是平王殿下的车驾。”

怒在一旁低声提醒道。

“平王?”

秦明回忆了一下这个名字的主人,心中立刻生出一股厌烦的情绪。

这个平王向来自认才学过人,身资伟岸,处处都比秦明强,所以对秦明这个太子嫉恨之极。

往昔时间里,每次和会和秦明作对,要不就是打秦明的小告状,所以秦明才会如此讨厌自己这个弟弟。

“皇兄?这是急着要去何处?”

奢华马车的帘子掀开,一个身形高大,样貌俊朗的年轻人从马车上走了出来,一身锦绣,手持玉扇,倒是当真有一股子潇洒倜傥的味道。

不等秦明说话,他接着说道。

“听闻,皇兄变卖了太子府御赐的宝物?”

“是啊,你也想要吗?来晚了,卖没了,赶紧走吧!”

秦明冷声回了一句。

“那倒不是,本王只是来提醒一下皇兄,皇兄已经被废了,不是太子,这太子府的东西,尤其是御赐的宝物,皇兄你可是无权处理的,要是让父皇知道了,可犯了大罪啊。”

秦风冷笑着说道。

“和你有关系?”

秦明却是反问道。

“就算是父皇废了我,这些东西和这个府邸也是父皇赐给我这个人,而不是太子这个位置的,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你管得着吗?”

“你以为,父皇废了我,你就是太子了吗?不,你不是,你还是我弟弟,长兄为父,我这个做哥哥的要做什么,轮得到你管吗?”

“你还敢猖狂!”

秦风万万没想到,秦明都被废了还敢如此嚣张地对自己说话,当下怒火攻心,厉声喝道。

然而秦明比他的气势还要盛,瞪着眼睛吼道。

“秦风!你敢辱骂兄长,目无长辈?”

秦风被秦明这一句话一下给憋了回去,张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

说到底,他比秦明小。

气急反笑,秦风对着秦明冷笑道。

“好,你是皇兄!我管不了你,但我倒要看看,父皇能不能管你!”

“又要去告状,去吧,你也就这么点本事了。”

秦明同样地冷笑着回应。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