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娱乐圈小糊咖闪婚豪门

娱乐圈小糊咖闪婚豪门

胭脂好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娱乐圈小糊咖林跃意外怀孕,没想到竟有意外收获。原本努力多年事业也不见起步,如今大佬递来一纸婚书,要和她玩闪婚。眼看可以嫁入豪门,林跃想要的却是更多的工作机会,于是她同意了。很快,林跃如期嫁入豪门,成了商业大佬魏知南的小娇妻。但她没有感到知足,她知道,这种婚姻是不可靠的。她要努力工作,她要做大红大紫的女明星,自己养活自己!

主角:林跃,魏知南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跃,魏知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娱乐圈小糊咖闪婚豪门》,由网络作家“胭脂好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娱乐圈小糊咖林跃意外怀孕,没想到竟有意外收获。原本努力多年事业也不见起步,如今大佬递来一纸婚书,要和她玩闪婚。眼看可以嫁入豪门,林跃想要的却是更多的工作机会,于是她同意了。很快,林跃如期嫁入豪门,成了商业大佬魏知南的小娇妻。但她没有感到知足,她知道,这种婚姻是不可靠的。她要努力工作,她要做大红大紫的女明星,自己养活自己!

《娱乐圈小糊咖闪婚豪门》精彩片段

这是林跃在会所门口守株待兔的第七天,邺城下了入冬以来第一场雪,雪势还挺大,短短半个多小时地上已经积了薄薄一层。

或许是天气原因,今晚壹岚会所的生意并不好,林跃在门口蹲了两个多小时也没见几个人出来。

眼看雪越下越大,她不再抱什么希望,裹了下围巾准备离开,对面开过来一辆银色车子。

有人从会所里面走出来,黑衣黑裤,身形颀长,手上挂了件大衣。

林跃心跳漏了一拍,是她要等的人。

“魏先生!”

正准备上车的魏知南闻声站定,分辨了一下才看到数米之外站了个人,准确说应该是个年轻女孩,穿了件毛衣,围着围巾戴着帽子,许是太冷,浑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半张面孔,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有事?”

林跃当即松了一口气,看来他还记得自己,遂思考接下来的话应该婉转一点还是开门见山,但从那晚唯一一次接触的经历来看,他也不像有耐心的人,最终林跃还是决定直接一点。

“能不能借我点钱?”

司机一直在旁边把着车门,听林跃这么一问,双目圆瞪,相比之下当事人倒淡定很多,他甚至还略显温和地笑了笑。

“我以为我们那晚已经算是银货两讫了!”

“银货两讫”这个词用得实在精妙,可不是么,那次结束之后他可是给了钱的,分明就是一场清清楚楚的生意。

“我知道找你并不合适,但我有急用,可以给你写借条。”

“借?”

“对,借,可以吗!”林跃发誓她当时的态度真的已经卑微到极致。

“要多少?”

“五十万!”

魏知南的眼波终于动了动。这些年周围莺莺燕燕,变着法子想从他身上谋利的并不少,但像她这么直接堵人要钱的倒是头一次。

“恐怕你是找错人了!”他没兴趣跟一个只睡了一次的女人在大马路上掰扯,准备上车。

林跃见势不妙,直接拦他身前,心一横,“我怀孕了,你的孩子!”

旁边司机瞳孔大地震,迅速退到了一边去。

林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从兜里掏出化验单。

“这是医院开的早孕证明,只要你给我五十万,我会去把孩子处理掉,绝对不会给你增加任何困扰!”

她一股脑说完,等待对方的反应,但对方的表情依旧很平静,只是将化验单接了过去,盯着看了一会儿,在一片寒气中抬头。

“林小姐?”

“林跃,双木林,鲤鱼跃龙门的跃!”

“很好!但你凭什么觉得用一张真假难辨的早孕证明就能从我这里拿走五十万?”

“不凭什么,但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通?除非魏先生不介意跟我这种在夜场工作的女人有个私生子!”

她查过他的身份了,笃定以他的身家背景不会为了这点小钱给自己惹这种不必要的麻烦。

魏知南看着眼前的女孩,自始至终她的背脊都挺得很直,这令他又想起一个多月前的那晚,她被灌得烂醉如泥,又湿又软地趴在自己身上。

只是当时风情万种,如今天寒地冻。

雪渣子一团团落下来,魏知南看到林跃睫毛上都落了一层霜。

“老陈!”

司机赶紧跑过来,“魏先生,您说!”

“记一下她的联系方式!”


下雪的冬夜街道空落,路上已经没什么行人。

魏知南坐在车后座闭目,司机老陈见他脸色难看,大气都不敢喘。

快到家时魏知南给助理打了通电话,让她调查林跃的背景,助理效率神速,一小时后就有了答复。

“林跃,20岁,汀州清水镇人,半年前签了经纪公司,但资源几乎为零,现在还在夜场兼职。母亲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最近几年一直在疗养院修养,生父身份不详,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全名林玫,三个月前确诊淋巴癌,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助理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魏知南已经洗过澡,正站在露台吹风。雪已经停了,他点了根烟,听助理陈述完,多少有些惊讶,说实话完全没想到那个小姑娘背后是这样一个家庭,但这些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

“才二十?”

“什么?”助理有些跟不上老板的思路。

“我说,她才二十?”

“对,二十岁!”

“……”

魏知南拍了拍额头,觉得那晚自己肯定是喝昏头了,不然怎么会对一个二十岁的小丫头产生兴趣。

…………

“韩哥,陈年不懂事,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上饶他这一次?”

“你哥不懂事你来赔罪?那成,把桌上这些酒喝了。”

“少凌…”

“三叔,您喜欢这丫头?您要喜欢,我让人把她送您房间去!”

林跃在一阵喘息中惊醒,胸口都是湿哒哒的汗。

最近一个月她总是反复做这个梦,梦中与人纠缠,身体像是被置于火焰中,有割裂般的疼痛。

她费力看清困住自己的那张面孔,克制冷漠毫无感情。

那晚陈年的老板韩少凌喊他三叔,司机喊他魏先生,酒醒后林跃想办法找人查了会所那天的包厢记录,得到一个名字——魏知南,东拓魏家的老三。

第二天林跃被接走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是晚上出来的,当时魏知南在公司刚忙完,正准备下班,助理严婕打了电话进来,告知报告结果已经发到他邮箱。

魏知南没有立即折回去,而是在门口站了半分钟,其实那半分钟他也并没有思考什么,只是觉得手脚有些无力,站在那稍微缓了缓,缓过之后才回去打开邮箱,直接拉到最后一栏——“样本胎儿DNA与送检DNA来源者之间存在生物学亲子关系”。

那会儿办公室的灯都已经熄了,落地窗外是邺城璀璨的夜景,他置身于林立的高楼中,万籁寂静之余唯有心脏越来越猛烈的跳动。

原本以为早就被体检医生判了“死刑”,没想到居然还能有自己的孩子。

……

晚上林跃在西洲有演出,西洲是间音乐酒吧,林跃没毕业之前就已经开始在这边驻唱。

今天轮到她唱午夜档,恰逢周五,几乎满桌,登台之后一连唱了好几首,最后一首客人可以点歌,被抽中的是位熟客,魏知南走进来的时候林跃刚开始唱。

“…谁没有一些,刻骨铭心事,谁能预计后果。谁没有一些,旧恨心魔,一点点无心错……”

郑少秋的《笑看风云》,非常老的歌,但出乎意料,她一个20岁的小姑娘居然唱得还不错。

魏知南干脆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离舞台大概隔了七八米,倒也能看清台上人的模样,穿了件黑色无袖衫,配卡其色高腰阔腿裤,衣摆束在裤腰,包出细细一截腰肢,魏知南盯着那截腰肢看了好一会儿,无法想象这么瘦的身体里正在孕育着一条生命。

再往上看,一张白皙的脸,明眸皓齿,轮廓带点英气,却又配了头深棕色的短发,发尾带点卷,毛茸茸的让整个人看上去又软又欲。

怎么说呢?往前三十余载,魏知南从来不信命,但他坐在暗处听林跃唱完了那首《笑看风云》,突然就觉得有些事可能天注定。


两天后林跃收到了一笔二十万转账,毫无预兆,以至于她看到银行信息的时候都吓了一跳。

紧接着魏知南的助理登门。

“第一笔费用应该已经到账,六个月胎儿稳定之后会再付你三十万,如果孩子顺利出生你还会得到一笔金额可观的补偿,另外……”

“等等!”林跃一下有些懵,“什么胎儿稳定,什么补偿?”

“魏先生的意思是希望你把孩子生下来,律师已经拟好协议,你可以先看一下,没什么问题麻烦在后面签字!”助理递过来厚厚一叠纸。

林跃脑子里一顿飞速运转,什么意思?让她“有偿代孕”?

“他是不是有病啊?”且是大病!“麻烦回去告诉你老板,钱我已经收到了,我替我姐谢谢他的救命之恩,但生下来是绝对不可能,孩子我会处理掉,不劳他费心了!”

二十岁,未婚生子?林跃觉得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助理也没多坚持,“可以,我会回去转达林小姐的意思,另外这里还有一份律师函需要林小姐过目!”对方助理又递过来一张纸。

林跃接过来看了眼,直接炸了。

“敲诈?你们凭什么诬陷我敲诈?”

“不是诬陷,是事实!二十万已经到你账上,这个金额远远超出了量刑标准!当然,你也可以找律师,不过我希望林小姐能够明白一点,一旦对簿公堂,你有几分把握能赢?”

林跃原本噗噗往上冒的火苗被瞬间浇了个彻底。

她并不是不谙世事,之前已经在网上查过魏知南的身份,东拓集团的太子爷,她拿什么跟他争?

林跃缓了缓,问:“我能不能跟魏先生当面谈!”

……

周日,魏知南难得有空,亲自下厨煲了汤,再驱车几十公里进山。

两年前老爷子被确诊阿尔兹海默症,半年前情况突然恶化,已经发展到不认人,便搬来山里静养。

魏知南到的时候老爷子刚起床,护工正在给他穿衣服。

“魏先生。”

“我来吧。”

他把护工遣走,自己站在床前给老爷子系扣。

“启承,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老爷子突然开口,嗓音带了点颤。

当时魏知南正在给他穿鞋,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想否认,但最后还是含糊应了声。老爷子的话匣便一下打开了,问他最近忙不忙,手里的项目进行得怎么样,又催他赶紧去公司,别在这瞎转。

魏知南不接茬,听他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讲,自己拉了张椅子过来喂他喝汤,严婕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

“魏先生,刚去见过林小姐了。”

“怎么说。”

“她不同意把孩子生下来,另外,她希望跟您当面谈。”

“好,我来处理。”

手机当时调了免提,魏知南边接电话边一勺勺给老爷子喂汤,或许是听到“孩子”两字,原本目光呆滞的魏骥突然有些激动。

“启承啊,你要真想娶那丫头我也认了,毕竟你也到了这年纪,但知南心太散,成天不务正业,将来成不了大器,魏家还得靠你,结婚之后赶紧给我生个孙子!”

魏知南抽纸巾帮他擦掉嘴角的汤渍,笑了笑,说:“爸,我知道!”当天晚上林跃便见到了魏知南,司机老陈过来接了人,一路进山,把她带至一栋中式庭院门口,门上挂了“秋月居”的字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