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直男大佬的契约游戏

直男大佬的契约游戏

行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契约婚姻,时津津安分守己的做着江奕琛的妻子,外界人眼中嫁入豪门的江太太。尽管他冷漠无心,但她一直都在恪守本分,扮演着他眼中乖巧可人的小白兔。如今,三年期限结束,她果断结束这段感情。岂料,冷心冷性的江奕琛不同意了。外界传言,江大总裁心里有白月光,为了白月光冷待娶进门三年的妻子,只把她当替身。殊不知,江奕琛最近正在求复合!

主角:时津津,江奕琛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津津,江奕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直男大佬的契约游戏》,由网络作家“行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契约婚姻,时津津安分守己的做着江奕琛的妻子,外界人眼中嫁入豪门的江太太。尽管他冷漠无心,但她一直都在恪守本分,扮演着他眼中乖巧可人的小白兔。如今,三年期限结束,她果断结束这段感情。岂料,冷心冷性的江奕琛不同意了。外界传言,江大总裁心里有白月光,为了白月光冷待娶进门三年的妻子,只把她当替身。殊不知,江奕琛最近正在求复合!

《直男大佬的契约游戏》精彩片段

云城,雷雨天

时津津托着下巴望着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有些出神。

三年为期,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大概谁也不相信,她是江奕琛的妻子。

在云城,没有人不知道江家。

多代积累的超级豪门,尤其是现在江家的家主江奕琛,能力出众的让所有人都望尘莫及。

那个几乎是活在整个云城神话中的人物,却因为三年前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娶了她这么一个急需要钱的挂名妻子。

说原因也有些可笑。江奕琛的爷爷江老爷子比较迷信,时津津的生辰八字恰巧就可以给江奕琛逆天改命,顺遂平安甚至事业再度辉煌。

可惜,这完全是江老爷子的一厢情愿。

江奕琛本人不认。

所以这三年,名义上顶着江奕琛的太太,实际上半天都没有相处过。甚至结婚的一系列手续,都是由律师还有助理的参与。

当然,时津津早就见过江奕琛了。

这个人一直活跃在财经报纸上,经济频道上,甚至还有一些慈善晚会上。

男人长的不错。

眉目深刻,眼神略有些凉薄,但是风度翩翩,镜头前更是温文尔雅,豪门贵公子的风范。

也罢。

江老爷子上个月刚刚去世,事到如今,离婚也不过是如期而至。

时津津快速的签好字,然后找出一张助理给的名片。

上面是江奕琛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终于被接通了。

“是谁?”

娇柔的女声。

时津津心神一凛。

到底是名义上的老公,她这边苦守寒窑,人家那边倒是风月无边。

心里稍微有点……

不舒服!

“我是时津津,我找江奕琛说点事。”

电话那端的声音被打断了。

接着就是一些杂音。

时津津正在纳闷。

“韶华酒店三三零四,过来谈。”

那低音炮的嗓音透着几分烦躁:“滚开!”

电话挂断了。

时津津有些茫然。

这……什么情况?

情侣之间闹别扭了,还是……

她迟疑了一下,看着外面雷鸣电闪的天气,还是决定过去一趟。

既然决定了离婚的事,就不要拖拉,免得夜长梦多。

来到约定的地点。

时津津刚想敲门,房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年轻靓丽的女人直接被粗鲁的推了出来,差点撞到她。

时津津吓了一跳,就看到那个女人哭的梨花带雨:“奕琛,我是真的爱你啊,你别推开我……”

这上演的哪一出呢?

要不她还是走吧。

刚准备转身,就被一个大力从身后拽了进去。

身体撞到门板上,时津津顿时觉得火辣辣的疼。

男人炙热的呼吸萦绕在她的脖颈处,惊的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江奕琛?你,没事吧?”

男人的呼吸非常粗重,他赤红着眼睛,双手大力的把她的胳膊举过头顶,逼迫她微微仰头。

“时津津?”

他似乎是在确定?

时津津屏住呼吸:“我是……”

男人喉结滚动了一下,哑着嗓子低声道:“很好。”

很好什么?

时津津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呼吸被夺走了。

男人的吻炙热的不像话。

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推拒,可是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所有的推拒反而像是变相的欲拒还迎。

他不正常!

这是时津津最后的意识。

这一夜,外面是雷雨交加,而屋内是抵死缠绵。

“开门,开门!”

时津津是被吵醒的。

她幽幽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奢华的房间布局。

还有那个近在咫尺已经穿戴整齐的男人。

昨天晚上没有开灯,她没有看清楚,但是现在,她是真的看的一清二楚。

她名义上的丈夫,有一张多么妖孽的脸。

薄唇冷清矜贵,黑眸凉薄淡漠。

但是深刻的五官轮廓,还有身上的那种疏冷的气场,让人从心底想要膜拜却不敢靠近。

四目相对。

时津津有些窘迫。

昨天晚上的事,她可是一清二楚。

“江……”

她想要说点什么。

江奕琛却直接丢过来一套礼服,淡淡道:“穿上,一会儿,一句话都不要多说。”

一会儿是什么意思?

时津津有些不解。

不过门外敲门声还在继续,甚至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看时津津穿戴完毕,江奕琛刷的一下打开门。

门外鱼贯而入了一众男女。

有拍摄的,有拎着椅子凳子的,总之,环视一下四周,为首的那个年轻男人似乎有些怔愣。

“苏琦呢?我妹妹呢?”

江奕琛双臂抱在胸口:“苏严,你带着那么多人,闯到我跟我太太的房间,你想做什么?”

苏严愣了一下。

不可能。

昨天晚上苏琦明明说她成功了,今天只需要过来捉奸在床,让江奕琛迫于压力不得不娶她就大功告成。

怎么,苏琦不在房间,反而是别的女人。

“不可能,江奕琛你是不是把我妹妹藏起来了,她明明打电话说跟你一起。你现在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说,你到底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江奕琛眼眸凉了凉,扫了一眼现场的人,拉过旁边的时津津,铁壁直接搂着她的腰肢:“我跟我太太在一起能做什么,需要跟各位解释吗?”

现场的人都看到时津津露出的皮肤上那热烈的痕迹,不用说也知道昨天晚上的激烈战况,不少现场的女士都红了脸。

苏严有些慌。

他跟苏琦想了好几个月才想的那么一个办法,为的就是解决苏家的经济困境,怎么能就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你说她是你的妻子,谁能相信?大名鼎鼎的江奕琛结了婚,怎么没有人知道?”

这个时候又一队人跑了过来。

为首的人,时津津见过,是江奕琛的助理张力。

张力气喘吁吁:“江总,我马上让人把这些人清理出去。”

此言一出,苏严更是大惊失措,索性破罐子破摔:“江奕琛,你是不是做贼心虚,我知道了,你是嫖娼,大家听到没有,大名鼎鼎的江家总裁,居然嫖娼!”

时津津气的脸色涨红。

这个男人简直是口无遮拦。

她突然走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苏严被打的眼冒金星。

“你这个小贱人敢打我!”

他说着就想要上手。

时津津刚想躲闪,一只铁臂直接搂住了她,把她拽到自己身后。

江奕琛的眼神阴沉的仿佛是地狱的恶魔。

他一字一顿。

“你敢动手打我妻子试试。”

正在此时。

今天所有的人都收到了一条新闻头条。

“江氏集团总裁江奕琛庆祝跟太太时津津三周年结婚纪念日!附图结婚证!”

舆论一片哗然。

“什么,江奕琛竟然结婚了?”

“这时津津是何方神圣?”

苏严看着手机上的结婚证目瞪口呆,这个时候,一个女人蓬头垢面的跑进来,噗通一下跪在江奕琛的跟前。

“江总,是我鬼迷心窍,您饶命!”


苏严一看跪着的女人,立刻伸手去拉。

“苏琦,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你不是说……”

苏琦此时此刻已经满脸灰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满眼恐惧,拼命的低着头:“江总,您大人大量,是我想要搭上您的大腿,所以才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求您给我一条活路。”

时津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不过想到昨天的事,她大概也有了猜测。

看来,这苏琦苏严用了一些下作的手段,想要让江奕琛木已成舟,然后作为要挟,只不过,她横插了进来,也算是为江奕琛挡了一劫,虽然……

她抬头想看看江奕琛,正好对方也在看着她。

视线落在他凉薄的唇上,她心头一跳,脸颊顿时有些发烧。

江奕琛眉眼却透着几分温柔,他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望着现场所谓的记者们。

“我跟我太太一向恩爱,却被小人算计,让大家过来看到这一幕,实属我江某的意愿。事到如今,我也不想让这件事影响我跟我太太的心情,麻烦几位离开,另外,也应该知道,该写什么该发表什么。”

时津津感觉手被握的有点紧。

她仰头望着江奕琛。

似乎明白过来。

她转头望向镜头,笑盈盈的说道:“我先生一向受女孩子欢迎,这点我一直都清楚。但是追求真爱没有错,但是用下作的手段就让人不耻了。我建议所有的女孩子都自重自爱。”

……

网上已经沸腾了。

甚至还拍到了一些名媛买醉的画面。

江奕琛这一结婚,似乎很多人都失恋了。

还有一群人在疯狂的深扒时津津的背景,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各种小段子,传言,甚至连小短剧都出来了。

总之……

热闹的很。

不过时津津此刻与这些热闹无关。

她坐在皮质的沙发上,手边就是那份离婚协议书。

“我已经签字了。”

江奕琛双腿优雅的交叠,他打量着眼前的小女人,也就是他所谓的小妻子。

一张乖巧的娃娃脸,低眉顺眼的样子,有点像是一朵无声绽放的百合花。

结婚之后,他几乎没正眼看过她。

不过,昨天晚上的味道不错。

尤其是早晨床上的那朵红色的花,更是让他……意犹未尽。

不过现在看到对方满不在乎要跟他离婚撇清关系的模样,莫名的有些不爽。

“你也看到了,如果现在爆出我们离婚的消息,舆论一定会对江氏不利。”

这件事,时津津也想到了。

但是……

这似乎与她无关。

江奕琛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缓缓开口:“我会给你加倍的补偿。五千万,外加两套别墅。你的后半辈子可以说是衣食无忧,甚至我还可以给你一部分江氏的股份。”

时津津听的心惊肉跳。

这补偿可以说的上是丰厚了。

之前时家还没落魄的时候,她还有资格去拒绝这份诱惑,但是后来时家破产欠债,现在父母更是双双得了癌症,都在医院化疗的情况下,她实在拒绝不了。

上一次她卖了自己,还了外债。

这一次,她不过是延长一次买卖合同,会保障父母还有她的未来生活。

似乎……也不差。

正想着,江奕琛的手机响起来。

“是,奶奶,我马上带她回去。”

一路沉默。

时津津不是第一次来老宅,但是每一次来,都不太愉快。

当初江老爷子还是挺喜欢她的,江老太太对她的态度也是不错的,但是唯独江奕琛的母亲何其华相当看她不上眼。

每次过来,一定是冷嘲热讽,给她脸色。

想到这里,时津津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江奕琛。

这还是第一次,她跟他一起出现。

……

一到老宅,率先看到的就是何其华。

她看到时津津了,却故意越过她,跟江奕琛道:“哎呦我的宝贝儿子,你总算是回来了,忙不忙,累不累啊。”

江奕琛对待母亲,态度倒是温和了几分。

“嗯,一切都好。”

何其华的视线扫到旁边的时津津冷哼一声:“你是怎么搞的,现在网络上搞的满城风雨,你是怎么当老婆的,给自己老公招惹那么多麻烦,给我们江氏添堵。”

时津津眯起眼睛刚想回嘴。

江奕琛不疾不徐的开口:“这次的是跟她无关。我是被人算计了。”

儿子发话,何其华自然不能不听,不过还是翻了一个白眼:“就算是被算计,也都是她的错。从她进了江家门,就没做过一件称心如意的事。真不知道当初老爷子怎么想的,让那么一个没有修养的野丫头进咱们家门。”

时津津气笑了,忍不住回击:“妈,您作为大家闺秀倒是让我学到不少,尤其是您的修养。”

她特意加重了修养这两个字。

何其华气的抬手就想招呼,却对上儿子不赞同的目光。

她讪讪的收了手:“奶奶在房间里面等着你们。奕琛,该认错就认错,别惹奶奶生气。还有,一会结束之后来后院找我,妈妈给你一个惊喜。”

那么大的人了,还搞什么惊喜。

时津津内心腹诽,刚想撇嘴,不想正好对上江奕琛看过来的目光,她毫不客气的回看过去。

怕什么怕,反正都是要离婚的人了。

江老太太正半躺在软塌上,她是真正的名门望族出身,跟着江老爷子打下了江氏的天下,据说从前的江老爷子特别的惧内。

时津津也听说过这两位老人的爱情,据说是势均力敌,伉俪情深。

这不江老爷子去世之后,江老太太一直就卧床不起,几乎不见外客,更不插手江氏的事。

见他们进来,江老太太露出笑容:“津津,奕琛,你们来了。”

“奶奶。”

江老太太拉过时津津的手,让她呆在自己身边,然后看向江奕琛,顿时疾言厉色起来。

“奕琛,你爷爷是去世了,但是你奶奶还活着。怎么,现在你是打算当我死了?”

江奕琛向来孝顺,赶紧伏低做小:“奶奶,我没得罪您吧。您看我刚来,什么都没做。”

“哼,什么都没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在外面各种绯闻满天飞,我知道这里面真真假假的,所以我不管了。但是这次你又闹的满城风雨,还招惹来了那么多的记者,现在江氏集团正在特殊时期,你这是做什么?一个连自己的家庭都安稳不了的男人,怎么有能力去安稳集团的事业。”

这话说的就重了。

江奕琛脸色微微一变。

江老太太继续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津津是你爷爷选中的孙媳妇,那就是我喜欢的。你想要离婚,那就等我死了!”


一番话。

听的时津津都有些动容。

虽然说,她并不打算再赖在江家。

但是这么替自己撑腰的老人,确实让她眼底有些酸涩。

江奕琛抿着嘴唇,沉默。

时津津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奶奶,其实这件事不是奕琛的问题,是我们……”

“我们没有打算离婚。”江奕琛突然打断了时津津的话。

时津津一愣。

她迅速偏头看向一旁的江奕琛。

江奕琛镇定如常,自然的拉住时津津的手:“我们会好好过。”

时津津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这江奕琛是被夺舍了吧。

江老太太狐疑的看向自己的孙子。

“真的?”

江奕琛:“是,奶奶。”

江老太太这才稍微安心,然后拍拍时津津的后背:“津津,我知道嫁入江家之后,你是受了不少委屈的。这些年,我一直顾自己的身体,也不想插手你们的感情,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若是奕琛有半点对你不好,奶奶也不放过他。”

“奶奶……您……”时津津心中有些微妙的感慨。

这个老太太对她那么慈爱,她还真不希望她伤心。

跟江老太太告了别,时津津跟江奕琛一前一后的走到院子中。时津津一直低着头,她的心绪有些起伏。

往前走,没有注意到前面的男人已经停下来。

“抱歉。”

时津津撞到头,这才后退了一步,眼神有些茫然。

江奕琛居高临下,眼神依旧凉薄。

“时津津,暂时不离婚是权宜之计。你最好不要有任何不该有的幻想,否则你一分钱都拿不到。想想你爸妈,还有你那个坐牢的弟弟。”

想到时磊磊,时津津心中一痛。

时津津微微敛了眸子:“谢谢江先生的提醒,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江奕琛没说话。

这话说的明明是他想要的,但是偏偏觉得有点不舒服。

“这样最好。”

他甩了一句话,转身就往后院走。

时津津看着男人长身玉立的身影,慢悠悠的叹了口气。

时津津,别觊觎不该觊觎的人。

江奕琛来到后院,不光看到了何其华,还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楚新颖见到江奕琛的时候,眼神都透着亮。

如果不是她从小受到的教育是女孩要矜持,她现在就要扑进男人的怀里了。

“奕琛,好久不见。”

江奕琛眯起眼睛,黑眸蕴藏着说不出的情绪。

他没有说话。

楚新颖稍微有点尴尬,不过她还是优雅的走上前:“奕琛,三年不见了老朋友,是不是太冷淡了点?”

她说着,还拉了拉江奕琛的胳膊,仿佛是在撒娇。

江奕琛身子僵了一下。

在旁边的何其华赶紧上前插嘴道:“新颖在新西兰学了三年的设计现在是学成归来,已经创立了自己的珠宝设计品牌了。奕琛啊,你可要好好的跟新颖相处啊。”

江奕琛眉眼间透着几分矜持和冷漠。

“妈,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先走了。”

何其华一愣,楚新颖更是一惊。

“奕琛,你这是干什么,新颖特意过来见你的,你怎么这个态度。我可告诉你,新颖是我心里的儿媳妇人选,若不是你爷爷插手,她早就嫁进来了。妈现在是给你们创造机会。”

楚新颖也红了眼眶。

她有些胆怯的拉了拉江奕琛的衣角:“奕琛,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没有留下来等你。”

时津津百无聊赖的在院子里面转了一会儿,没想到来到后院,正好看到这一幕。

她不傻。

看到江奕琛那低气压的样子,就知道眼前的这位美女对他有着莫名的影响。

正琢磨要不要赶紧闪人。

就看到江奕琛大步流星的冲她走过来,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压低声音警告:“听话!”

时津津被不由分说的拽到跟前。

一抬头就看到何其华厌恶的眼神。

她微微抿唇。

“我还不知道你竟然有偷听的癖好。我就说没教养。”

“妈!”江奕琛满脸不悦:“时津津是我太太,也是你的儿媳妇,你指责她,就是指责我。”

何其华一愣。

旁边的楚新颖更是脸色煞白。

“奕琛,她,你……”

江奕琛握着时津津的手格外用力。

“这位是我太太时津津,这位是我之前的故友楚新颖,既然来了,就陪我妈妈好好坐坐。我跟津津要走了。”

说完,不等楚新颖讲话,就拉着时津津大步流星的离开。

时津津的手腕都快被捏碎了。

出了江氏老宅的门,时津津才用力的抽回手。

果然都红了。

“江奕琛,你真是个疯子。”她忍不住吐槽道:“你这不是看见什么故友,是前女友吧。我记得当初你好像有一个未婚妻,是不是这个?”

江奕琛太阳穴突突的跳:“闭嘴!”

这种被戳中了之后的恼羞成怒,实在是太过明显。

时津津偷偷看了一眼正在黑脸的男人,耐着性子说道:“你那么生气做什么。我们之前的婚姻很快就结束,到时候你们再续前缘不就得了。我又不是不给让地方。”

江奕琛深呼吸一口气:“时津津,你马上给我滚远点!”

滚远点就滚远点。

她还不想凑他这么一个大冰块太近呢。

男人果然也是善变。

事实证明,男人不仅善变,还心狠。

时津津看着江奕琛开车绝尘而去,完全没有让她上车的意愿。

这边是安静的别墅区,几乎没有公交车还有出租车过来。

时津津咬牙切齿的诅咒着那个该死的狗男人。

想到之前,自己还幻想跟这个狗男人生孩子,过着平凡幸福的生活,现在简直就是啪啪打脸。

这边的楚新颖更黯然神伤。

旁边的何其华耐心说道:“新颖,你知道奕琛就是这个驴脾气,但是你也看到了,他若是不在乎你,才不会黑脸。他心里一直都是有你的,这三年跟那个时津津结婚,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

楚新颖虽然心里有些黯然,但是还是因为这句话燃起了希望,当初也算是赌气离开江奕琛的,两个人的分开并不愉快,但是这三年,她认清楚了,她是爱着江奕琛的,所以她要找回他,属于她的那份唯一的爱。

“可是伯母,奕琛已经结婚了。”楚新颖说的有些委屈。

何其华一听就心疼的劝说道:“那个时津津压根配不上我们奕琛,再说了,奕琛也在准备跟她离婚了,你放心,有阿姨在身边帮你,奕琛早晚都是你的。”

楚新颖这才高兴起来,她像是才想起来似的说道:“对啊阿姨,刚才一直聊天忘了另外一份给您的礼物了,我亲手设计的项链一条。”

何其华顿时眉开眼笑。

不错,这才是她想要的儿媳妇,那个时津津就该从江家滚出去。

时津津等了半天,一辆车都没有。

给江奕琛拨过去,直接被挂断了。

简直是丧尽天良。

正想着,一辆黑色的卡宴开了过来。

时津津刚准备拦车,看到车上的人,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车上的人已经看到了她。

“呦,这不是时津津么。怎么站在这里跟木头桩子一样,是不是找不到车啊,要不要上了本公子的车,顺便再上一下子本公子的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