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七零获得糙汉老公

重生七零获得糙汉老公

小咖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微月做了一个旖旎暧昧的梦,在梦里,她遇到一个极品帅哥。最终,她没有把持住自己,硬是把生米煮成了熟饭。岂料,当她再次睁开眼,她发现这根本不是梦,这是真实发生的事。只不过,她穿到了七零年代。而她招惹的男人,竟是村里最不好惹脾气最凶的糙汉沈靖。骑虎难下的林微月只能负责,提出结婚。开局就获得极品帅气老公,林微月开始治病赚钱奔小康!

主角:林微月,沈靖   更新:2022-08-17 18: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微月,沈靖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七零获得糙汉老公》,由网络作家“小咖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微月做了一个旖旎暧昧的梦,在梦里,她遇到一个极品帅哥。最终,她没有把持住自己,硬是把生米煮成了熟饭。岂料,当她再次睁开眼,她发现这根本不是梦,这是真实发生的事。只不过,她穿到了七零年代。而她招惹的男人,竟是村里最不好惹脾气最凶的糙汉沈靖。骑虎难下的林微月只能负责,提出结婚。开局就获得极品帅气老公,林微月开始治病赚钱奔小康!

《重生七零获得糙汉老公》精彩片段

“林微月!你醒醒!你脱我衣服做什么!你手往哪里放!”耳边,响起了一道低沉而极力隐忍的声音。

林微月艰难地想要睁大双眸,然而灯光昏暗,她看到的景象影影卓卓的——

虽然模糊,但是跟前这个男人的俊朗而完美的轮廓,英挺而立体的五官,还有那种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极致阳刚的味道倒是挺真实的。

想不到自己做个梦竟然还能这么香艳!

看来是老天爷都垂怜她这个整天沉浸在手术室中的大龄单身狗,让她在梦里体验一把女人的快乐。

所以做梦而已,她还要什么矜持和包袱?

干就完事了!

“帅哥!你长得,甚合我意啊!这小脸蛋!这胸肌,这腹肌,啧啧——姐姐在小漫画上学过很多招式的,来——”

“林微月!是你先招惹我的!你可别后悔!”

林微月嘻嘻一笑,当即就将眼前的极品帅哥压在了床上酱酱酿酿的。

一夜旖旎。

林微月是在一阵阵极致的身体酸痛中醒来的。

她缓缓睁开眼,只觉得浑身的骨头好像被拆掉重组一般,痛得一言难尽。

还没有从这种奇奇怪怪的疼痛中回过神来,林微月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她的身侧,躺着一个男人!

呼吸均匀,心跳有力,面色红润!

没错!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一个大龄单身狗的床上怎么会有男人?

而且,这男人身上寸缕未着,甚至还紧紧搂住她的腰身。

她当即吓得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脑子中就蓦然一阵剧痛,涌进了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

原来!昨晚竟然不是梦!她竟然莫名其妙穿越到七零年代!

原主也叫林微月,是城里头下乡的知青,昨天她收到从家里头发来的电报,说是她的未婚夫跟自己的亲妹妹结婚了!

原身大受打击,去村口的供销社买了两瓶老白干借酒消愁,结果醉过去了,眼前这个男人好心想要将原身送回知青点,结果就被自己胡搅蛮缠地霸王硬上弓了——

林微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急忙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可惜,已经晚了。

床上的男人就在此时,咻的一下睁开了一双深沉如墨的瞳孔盯着她。

他的目光专注而炽热,看的林微月顿时脸色滚烫,手足无措起来。

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林微月拽过被子紧紧遮住了自己的身子,低着头支吾道:“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喝醉了!”

按照原身的记忆,眼前这个男人叫沈靖,是桃源村最不好惹的糙汉子!

因为家庭特殊,所以在桃源村劳作,性格凶悍,常年板着一张冰块脸,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事情已经发生,说这些有什么用?”沈靖神色凛冽地扫了林微月一眼,嗓音微哑地说道。

林微月吓了一跳,急忙道:“我,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也不亏,咱们就当是做了一场梦,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也不要你负责,你觉得如何?”

林微月在被子之下费力地摸到自己的衣裳,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一边语无伦次地说道。

沈靖本来就硬邦邦的脸色瞬间蒙上了一层阴翳,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眸光中仿佛夹杂着冰碴子一般,咬牙道:“林微月!你当我沈靖是什么人!是占了便宜不负责的流氓吗?”

林微月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时代可是有流氓罪的?

正僵持着,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阵的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我刚才好像听见林知青的声音了!就是在这边!”

“我好像也听见了!而且还是尖叫!”

“林知青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所以昨天晚上才一夜没有回来?”

林微月和沈靖还躺在床上,衣服也没有穿好。

林微月急得脸色煞白,想要阻止,但是外面那些知青却已经气势汹汹地一脚踹开了门!

看到床上衣衫不整的两人,这些前来寻找林微月的知青纷纷都义愤填膺起来!

“好你啊!沈靖!你这个流氓!你竟然欺负了林知青!”

“我早就说这个沈靖不是个好人了!他就是个流氓!先前我就看他尾随过好几次林知青!果然是对林知青心怀不轨!”

“没错!他这种人骨子里头都是烂的!报警!赶紧去报警!让派出所将他捉起来!让他吃枪子!”

“流氓!就应该让他吃枪子!”

这些知青纷纷都愤怒无比地指着沈靖痛骂。

沈靖紧紧抿着薄唇,神色冰冷。

虽然是林微月动手动脚在先,但他的确也是经不住诱惑,所以他没有什么好辩解的。

所以是去公安局坐牢也好,吃枪子也好,他都认了!

林微月的脑子也乱成了一锅粥!这个年代可是有流氓罪的!可是流氓明明是她啊!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这些知青气势汹汹地问责的时候,人群中忽然极尽了一个四十多年的中年妇女。

她刚从地里头回来,身后还背着菜篓子。

“妈,没事!你先出去!”本来脸色沉静的沈靖见到沈母,忽然太阳穴重重一跳,沉声道。

然而,这些怒火中烧的知青哪里会放过沈母?

“想走?你儿子犯了流氓罪了!我们要将他送去公安局!”

“没错!流氓就应该吃枪子!枪毙流氓!”

“枪毙流氓!”

沈母本来就是个保守的妇人,她听了这些知青气愤的呼喊,再看了看床上的林微月和沈靖。

“阿靖——你!”沈母伸出手指头指了指沈靖,整个人都隐隐颤抖。

她想要说什么,然而气急攻心之下竟然双眼一黑,瞬间直挺挺地跌在了地上。

“妈!妈!”沈靖见沈母竟然跌在了地上,一向冷静冰寒的脸色也瞬间出现了一丝崩裂。

他当即从床上跳起来要去扶起沈母。

然而,林微月却忽然冷喝了一声,道:“别动!不要动她!她这是心肌梗塞发作了!需要马上急救!”


刚才这些知青七手八脚地指责沈靖的时候,林微月已经在被子里头慌慌张张地穿好了衣服。

她从床上下来,当即半跪在沈母的侧边。

按照刚才她观察沈母的面色变化,还有突然紧促起来的呼吸,断定沈母这是突然的心肌梗塞发作。

“我妈没气了!”沈靖见沈母脸色突然变紫,颤抖着手去探她的鼻息,哽咽着说道。

他的双眸瞬间变得赤红,如同一只受伤的困兽一般。

他妈竟然没气了!是被他活活气死的!

这些涌进沈家的人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听沈靖说沈母没气了,都面面相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然而,就在众人心里头惶恐的时候,林微月却忽然捏住了沈母的嘴巴,附身下来,给沈母做了人工呼吸。

沈靖也不知道林微月在做什么,只是目瞪口呆,又隐隐带着一丝期盼地看着她。

在众人惊骇的视线中,林微月连续给沈母做了好几次人工呼吸。

就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时候,沈母却突然咳嗽了一声,缓缓喘过气来了。

沈靖刚才明明都说沈母已经没气了!这林微月竟然嘴对嘴的将人救回来了?

这,这样太神了吧?

“妈!”沈靖急忙扶起沈母,声音粗哑道,“你吓死我了!”

沈母缓了缓呼吸,还有些迷糊,哑声道:“我刚才一下子就觉得喘不过气来了,双眼发黑——”

林微月沉声道:“你这是突然的心梗发作,就是心脏供血不足,所以会喘不过气来。如果不及时进行人工呼吸或者服用药物,就会当场暴毙。为了以防万一,你们要去县城医院里头买点硝酸甘油或是速效救心丸在家备着。”

听林微月说得头头是道的,沈母当即愣了一下。

沈靖这才解释道:“刚才你已经没气了!是林知青救了你。”

沈母这才猛地激起儿子跟林微月在床上的事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紧紧拽住了沈靖的手,哭着道:“儿子!你真的犯了流氓罪吗?你让妈怎么办!怎么办啊!”

沈家家庭特殊,沈靖父亲在早些年已经撑不住早早过世了,只留下沈母带着三个孩子。

沈靖年纪稍大,下面还有两个十岁出头的弟弟和妹妹。

沈靖要是吃了枪子,这个家就只能靠着沈母撑下去了!

所以沈母才一下子受不了这个打击,当场心梗。

“沈靖犯了流氓罪!这是事实!就算不吃枪子!也要坐牢!”

“就是!人家林知青好好一个闺女!就这样被他糟蹋了!他必须接受惩罚!”

旁边的知青七嘴八舌地说道。

沈靖动了动自己突出的喉结,不过最后,还是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腕上却忽然搭上了一双青葱纤细的柔荑。

林微月下乡的时间还不长,所以手上并不像其他知青那样已经长满了茧子。

沈靖愣了一下,抬起眼看着林微月。

林微月攥住了他宽大修长的手掌,站了起来,沉声道:“多谢各位对我的关心,其实,沈靖没有犯什么流氓罪,我,我跟沈靖其实是恋爱关系!”

这话一出,不仅在场的知青和村民,就连沈靖都惊呆了。

“林知青,你,你说的是真的?”那些知青都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微月。

林微月为了让自己跟沈靖看起来更加亲昵一点,特意挨在了沈靖的肩头上,微微一笑,道:“当然是真的!我跟沈靖两个人已经暗中交往很久了。”

这话一出,当下的气氛顿时变得异常尴尬起来。

这么说来,他们刚才不是见义勇为,这是搅和了人家的好事啊。

就在林微月以为自己要糊弄过关的时候,人群中却走出一个年纪稍大的老者。

“林知青啊,虽然你跟沈靖两个人自由恋爱并不违法,但是你们两个到底没有结婚,就这样睡在了一个屋,传出去多难听,影响我们桃源村的风评,带坏我们桃源村的风气啊!”

林微月心里头顿时咯噔了一下,涌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来。

果不其然,那个老者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沉声道:“不过既然木已成舟,我这个当村长的也不想说太多了,这样吧,我等会给你们两个写个介绍信,你们去大队那边登记结婚吧。”

这话一出,林微月只觉得自己的双眼隐隐有些发黑。

这,这就结婚了?

不过形势比人强,林微月也说不出个不字来,只好嗯了一声。

这些知青见事态竟然从捉流氓发展到吃喜糖,都纷纷调侃了林微月两句,三三两两地散开了。

就连沈母听说自己儿子要结婚,也都欢天喜地的去杀鸡了。

房间中一下子就只剩下沈靖和林微月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眼,四目相对中,又尴尬无比地垂下眉目。

反正只要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林微月就羞愤欲死,恨不得找到地缝钻进去。

最后还是沈靖犹豫了片刻,缓缓开口道:“谢谢你。”

她都害得沈靖差点让公安局捉去坐牢了,人家还反过来跟她说谢谢。

林微月脸色红得发烫,低声道:“不用谢,这件事本来就是我惹出来的——”

沈靖认真地看了林微月一眼,这才道:“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以后早晚是要回城的,我等会去找村长跟他说清楚这事儿。”

这话一出,林微月吓得当即抬起眼,瞪大双眸看着他:“你疯了?这可是要坐牢的!”

沈靖艰难地动了动薄唇,低声道:“那也不能糟蹋了你一辈子——”

这话更是让林微月羞愧得无地自容。

明明事儿是自己惹出来的,这糙汉却还觉得拖累了自己!

就冲这人品,嫁给他也不亏!

虽然看沈家这个条件是差了点,住的还是青瓦泥砖房,不过她一身本事在手,还怕日子过不下去吗?

“你别说了!反正咱们都这样了,我也嫁不出去了,不嫁给你能嫁给谁?就听村长的,下午咱们登记去!”林微月下定决定,斩钉截铁地说道。


林微月做事向来干脆利落,所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就拉着沈靖去拿了介绍信,在村大队打了结婚登记。

回到沈家的时候,沈母看着结婚登记,一时之间竟然欢喜得手足无措!

沈靖在桃源村名声很不好,性子冷硬,面容冰冷,而且出身还特殊,她一直担心儿子娶不上媳妇,可是这臭小子竟然不声不响就娶上了!

娶的还是乡里头最好看的知青!

“林知青,来,吃饭了,我特意杀了鸡,炖了鸡汤!来!快来!阿靖快去给林知青拿凳子啊!你愣着做什么!”沈母亲热地拉着林微月的手走进客厅,又狠狠地瞪了沈靖一眼。

沈母给林微月拿了一个最大的碗,碗里头放的都是鸡翅和鸡腿这些好吃的部位。

“小惠,赶紧将菜端上来啊!”沈母又往厨房看了一眼,喊道。

很快,厨房里头走出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手端着一碟子韭菜炒鸡蛋,一手端着一碟子腊肉炒酸笋。

这应该就是沈靖的妹妹了。

“林知青,来,赶紧喝汤,吃菜!”沈母有些忐忑地看着林微月,客气地招呼道。

林微月觉得很是受宠若惊,急忙道:“叫我微月就好了,别叫林知青了,我既然跟沈靖结婚了,以后你就是我娘了。”

这一声娘顿时让沈母热泪盈眶起来,就连沈靖都有些震惊地看着林微月。

“来,小惠,这是你嫂子。”沈母生怕自己在林微月跟前失态,急忙转过来将沈惠拉了过来,并且动作迅速地擦了擦眼尾的泪水。

“嫂子。”沈惠是个懂事的姑娘,眨了眨大眼睛看着林微月,道,“嫂子你快吃饭,吃完了我再给你盛!”

林微月看着沈家人对待自己小心翼翼的态度,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急忙将沈惠拉在了旁边,道:“我长这么大了,还要你盛饭啊,我自己会盛的。来,大家都坐下吧,一起吃,不用这么客气。”

沈母见林微月落落大方却又温婉端庄,心里头可是喜欢死这个儿媳妇了。

只是,她虽然坐了下来,面色却还是忧心仲仲,愁云密布的,甚至不敢抬眼看林微月。

“来,大家吃饭啊,这是怎么了?”林微月也觉得气氛有些微妙,不由得抬眼看向了沈靖。

沈靖抿了抿薄唇,正要开口,沈母却抢先一步道:“微月!是我们家对不住你!委屈你了!以后我这个当娘的会尽可能补偿你的,你,你千万不要怪阿靖。”

林微月听得那是一头雾水的,不解道:“这是怎么了?”

沈母忍不住了,眼泪涌了出来。

她一边用手擦着眼泪,一边哽咽道:“你也知道我们家庭,我们家庭的成分有些特殊,所以你跟阿靖结婚,我们家是不能摆酒席的。我知道委屈你了,这个,这个你先拿着——”

沈母说着,手忙脚乱地从手腕上褪下了一个金镯子递给了林微月,道:“这是好东西,是阿

靖他奶奶传下来的。”

敢情就是因为不能摆酒席?所以沈靖一家人才对着自己这么小心翼翼的?

她还当着是什么大事呢!

林微月将镯子重新套回了沈母的手上,笑着道:“娘,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快别哭了!要是让乡里乡亲的看到,还以为你娶的儿媳妇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一进门就将婆婆给欺负了呢!”

“不就是不能摆酒席吗?这样也好,省事,省钱,将钱留下来过日子多好。这镯子既然是奶奶传给你的,你戴着,以后再给我也不晚。”

沈母想不到林微月竟然还反过来安慰自己,一时之急又是感动又是羞愧的,怔怔地看着林微月。

沈靖本来也觉得林微月肯定会使性子的。

她嫁给自己本来就是迫不得已的,自己竟然连几桌子酒席都不能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然而,林微月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

看着林微月温婉大方的笑意,沈靖只觉得自己心口处滚烫滚烫的,烫到他瞬间热血沸汤,生出了凌云壮志来!

他沈靖发誓,一定要好好干,将来出人头地,让林微月过上最好的日子!

“虽然不能摆酒席,但是到底是喜事,给乡里乡亲的发些喜糖还是要的,这些钱你拿着,下午买些喜糖,跟阿靖一起去派发。咱家虽然穷了些,但是该有的体面也不能丢了,否则人家更要小瞧我们。”沈母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布袋,从里头拿了一叠零零散散的钱给林微月。

林微月大约看了一下,应该有两百块。

这年代,两百块钱可以说是巨款了。

她只抽出了二十块块钱,道:“这就够了,用不着这么多。”

然而,沈母却将布包直接塞给了林微月,道:“你家里在城里头,我们没有给亲家彩礼,也不能办婚礼,这些钱你拿着,你想要添置什么东西就添置一点。”

沈母说着,又要哭出来了,林微月只好连忙收下了。

沈家穷是穷了点,但是不管沈靖还是沈母,就连沈惠都是一门心思要对她好的。

她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是沈家的一份子,自然也要为沈家出一份力的。

沈家娶媳妇不能摆喜酒,就是发些喜糖,说不定是要招惹村里头那些多嘴多舌的人说闲话的。

所以林微月觉得,发这个喜糖,必须发得气派一些,不能丢了面子!

吃过饭,沈靖就和林微月到了村口的供销社,称了十斤的喜糖和饼干。

林微月又让老板给她拿了一大叠的彩纸。

回到沈家,林微月问沈母要来了剪刀,然后将彩纸拿出来,她动作灵活地折叠了一下,将红纸折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然后放了一些饼干和糖果进去。

这还不算,她又用了一张彩纸,剪裁了几下,然后弄成了拉花,黏在了红盒子上。

不过是两张纸,但是在林微月的手中,就变成了一个精致无比的喜糖盒子,看起来十分的高端漂亮。

沈家几个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嫂子!我也要学这个!你太厉害了!”沈惠到底年纪小,沉不住气,当即跳了出来嚷嚷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