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婚礼风波后被他囚禁

婚礼风波后被他囚禁

牛奶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婚礼上,闺蜜上台宣告余楠是第三者,抢了她的老公傅隽疏。看着台下和闺蜜站到一起的未婚夫,余楠呆若木鸡的被骂到狗血喷头。因为这场风波,父亲被气到住院。余楠这时候才明白,原来自己深爱的傅隽疏,只是和闺蜜联手找她复仇。他早已和闺蜜领证,是别人的丈夫。很快,一无所有的余楠被傅隽疏囚禁,身心被他折磨得不成样子。余楠不想再有期待,从窗口绝望跳下,一了百了!

主角:余楠,傅隽疏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余楠,傅隽疏 的女频言情小说《婚礼风波后被他囚禁》,由网络作家“牛奶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婚礼上,闺蜜上台宣告余楠是第三者,抢了她的老公傅隽疏。看着台下和闺蜜站到一起的未婚夫,余楠呆若木鸡的被骂到狗血喷头。因为这场风波,父亲被气到住院。余楠这时候才明白,原来自己深爱的傅隽疏,只是和闺蜜联手找她复仇。他早已和闺蜜领证,是别人的丈夫。很快,一无所有的余楠被傅隽疏囚禁,身心被他折磨得不成样子。余楠不想再有期待,从窗口绝望跳下,一了百了!

《婚礼风波后被他囚禁》精彩片段

“余楠小姐,你愿意嫁给傅隽疏先生为妻,一辈子尊重他,爱护他么?”

洁白的教堂中,余楠两颊绯红,垂下眸,“我愿意。”

“好,我宣布,两位新人即将结为夫妻,请问在场众人,谁有意见?没有意见的话,我正式宣布——”

“我有意见!”

锐利的女声蓦的从教堂外响起,众人转过头,就看见一个美丽的年轻女人走进教堂,高声喊道:“傅隽疏和余楠不能结婚!因为傅隽疏已经是我的丈夫!余楠根本是个不要脸的第三者!”

此话一出,举座哗然。

“你胡说!”余楠看见自己这突然出现的多年闺蜜穆青青,也是又惊又怒,“隽疏怎么可能是你的丈夫,你别信口——”

啪!

余楠话还没说完,鲜红的结婚证就狠狠摔倒她脸上,白底黑字,竟然真的是傅隽疏和穆青青的名字!

余楠脑子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她挣扎的想去看身侧男人的反应,可她的爸爸已经先冲上来,一个耳光狠狠落在她脸上。

“余楠你个不孝女!学什么不好!学人去破坏别人家庭!你把我的老脸都丢光了!”

余父气到极致,抬手还想打余楠,可一口气没提上来,突然就捂着胸口倒下。

“爸爸!”余楠脸色一变,赶忙迎上去。

整个教堂,陷入一片混乱。

-

余父被直接气的中风,经过抢救,总算暂时脱离危险,但按照医生的意思,下半辈子,余父都只能在病床上吊着一口气了。

余楠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别墅,刚进门,就听见男人冰冷的声音。

“回来了?”

余楠身子一颤,抬头,就看见客厅里的傅隽疏。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傅隽疏。”她颤抖开口,“是真的么,你真的已经和穆青青结婚了?”

刚才在婚礼上太过混乱,所以她甚至都来不及跟他确认。

她多希望这一切只是误会,可傅隽疏的话却是将她最后的侥幸捏碎——

“没错,我和青青早在三年前就领证了。”

余楠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滚落下来。

怪不得。

怪不得三年前他们的婚礼取消后,傅隽疏就一直不肯再和她结婚。

她原本还以为是他忙于工作才耽搁了,但没想到,他背地里早就已经和她的闺蜜结了婚!

那她成了什么?

相恋那么多年,为他付出了所有,最后却不明不白的成了插足者?

余楠心撕裂一般的疼,她近乎踉跄的后退,哽咽开口:“傅隽疏,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到底为什么……”

她质问的心碎,可傅隽疏却宛若被人触及了逆鳞,墨眸里猛地闪过狂风暴雨。

他一把捏住余楠的下巴,冷笑的反问:“我为什么这么对你?余楠,你还真有脸那么问?”


余楠睫毛一颤,还来不及开口,就听见傅隽疏冷冷开口。

“三年前,我们订婚宴那天,我车祸危在旦夕,如果不是青青她舍命将骨髓捐给我,我早就已经没法活着站在这里了!”

想到三年前的事,傅隽疏的眼底闪过浓烈的恨。

他在大学和余楠相恋,他爱她入骨,毕业后就想给他的公主这世界上最完美的婚礼。

可没想到在婚礼前夕,他出了车祸,因为体质特殊,急需骨髓捐献。

是余楠的闺蜜穆青青将自己的骨髓捐出来,事后还陪伴在他病床边仔细看护,他才从鬼门关回来。

他昏迷了足足三个月,刚醒来,却得知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的未婚妻余楠,已经开始和别的男人约会。

他几近崩溃,如果不是穆青青每天陪着他,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撑过那黑暗的日子。

想起当年那窒息一般的绝望,傅隽疏眼底的恨意更浓,他虎口蓦的缩紧,几乎恨不得将余楠的下巴捏碎。

“余楠,你扪心自问,那个时候你在哪里!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余楠的脸色煞白一片。

三年前的事,她当然记得清清楚楚。

三年前订婚宴,她盛装打扮,等待他来接自己,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他车祸的噩耗。

她崩溃的来到医院,就得知他危在旦夕,急需骨髓捐赠。

她毫不犹豫的捐出自己的骨髓,还因为捐的太多,自己陷入深度昏迷,足足过了三个月才醒来。

她醒来之后,立刻找到傅隽疏,而傅隽疏那时候身体已经恢复。

两个人继续谈恋爱,可余楠不是没感觉到傅隽疏开始慢慢变得冷淡。

她原本以为只是因为他公司上市,工作太忙才忽略了她。

可没想到,原来关于三年前的事,他有那么大的误会!

她捐的骨髓,怎么会成了穆青青的功劳!?

“傅隽疏!”余楠急促开口,“你听我说的,当年给你骨髓的根本不是穆青青!而是我啊!是我——”

“住口!”

余楠解释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傅隽疏暴怒的打断。

他低头看着她,那眼神,宛若看什么令人作呕的垃圾。

“余楠,从你的脏嘴里吐出的一个字我都不相信。”

余楠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她看着男人脸上的厌恶,这一刻终于明白,那个曾经将自己捧在手心里宠爱的男人,已经变了。

或许,三年前他就已经变了,是她一直自欺欺人才没有发现罢了。

她低下头,哽咽,“傅隽疏,既然你认定我当初在你病重的时候抛弃了你,那你又为什么要最后答应我结婚?”

“是啊,我为什么要陪你演戏呢。”傅隽疏冷笑起来,眼底闪过狰狞,“很简单!当然是为了身败名裂!”

余楠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好,那恭喜你,你成功了。”余楠闭上眼,掩去泪水,“我现在已经成了所有人眼里的第三者,我爸爸也气的住院,恭喜你,你如愿了。”

说着,她踉跄的想离开,可不想却是被男人一把抓住,重重压在沙发上。

“如愿?”傅隽疏掐着余楠的下巴,冷笑,“我哪里会如愿,余楠,我告诉你,你欠我的,用一辈子来还都换不清!

说着,他凶狠的占有,就这样不由分说的落下来。

“不!傅隽疏!你放开我!”

余楠一开始还能疯狂的反抗,可很快她就没了挣扎的气力,只能倒在沙发里,无声的承受,泪水一颗颗滚落……

就在余楠以为自己要被傅隽疏活活折磨死的时候——

“隽疏?我可以进来么?”

一道娇滴滴的声音突然从门口响起,余楠的脸色顿时就白了。

是穆青青!

她怎么会来这里!

穆青青很显然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听见门内没有反应,竟然直接就开始推门。

“隽疏,我进来了哦。”

门缓缓打开,余楠绝望的闭上眼。


门缓缓打开,余楠绝望的闭上眼。

-----------------

穆青青一进门,就看见傅隽疏将余楠给压在身下。

哐当!

她手里的包掉到地上,她崩溃的哭喊起来。

“隽疏!你不是说你和这个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么!那你为什么要碰她!”

傅隽疏似乎也没想到穆青青会突然出现,皱了皱眉,一把将余楠甩开。

“青青,你听我解释。”他过去一把抱住穆青青,温柔的哄,语气好像对待公主,“我对余楠只是发泄而已,你也知道,医生说了你当初给我捐骨髓伤了身体,不能做太多亲密的事,所以我才用余楠来发泄。”

余楠倒在沙发上,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这也是傅隽疏留她在身边的另一个理由么?

是穆青青的替代品。

余楠的心疼的几乎要裂开,而穆青青,在听见傅隽疏的话的时候,却是破涕为笑。

“真的么?隽疏,你没有骗我吧?你心里真的没有余楠了?”

傅隽疏温柔的抚摸她的发,从头到尾都不屑多看旁边的余楠一眼。

“当然,就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我看了都觉得恶心。”

一句话,再一次将余楠的心狠狠刺穿。

而穆青青则是彻底被哄高兴了,笑的明媚灿烂。

“隽疏哥哥,你等我一下。”她从自己昂贵的手袋里拿出一张支票,过去丢在余楠脸上。

“余楠呀,这大半夜的,你伺候隽疏哥哥也不容易,这点钱你拿着,算是辛苦费了。”

丢下这句话,穆青青挽住傅隽疏的胳膊,高高兴兴的走了。

只留下余楠一个人瘫软在沙发上。

她艰难的想起身,可突然一股血腥味涌上喉咙口,她忍受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

她咳的那么用力,仿佛几乎都要将肺腑给咳出来一般。

她感到手心一阵滚烫,她低头,就看见一抹猩红。

她脑子里嗡的一声。

她……她的身体怎么了?

-

第二天。

医院。

“余小姐,因为三年前你捐献太多骨髓的缘故,你的骨髓缺失病变,变成了血癌。”医生看着余楠,眼神怜悯,“就算治疗,最多也只有一年的时间。”

余楠看着手里的医疗报告,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她……竟然要死了?

说来也是奇怪,得知自己时日无多的消息,余楠竟然不觉得害怕。

相反的,她只觉得解脱。

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父亲。

如今父亲中了风,长期需要医药费支撑,她不在了,谁来支付这医药费?

“我听说,你三年前捐骨髓是给你的未婚夫?”医生突然又想到什么,开始翻阅余楠的病历,“你要不要考虑把这件事告诉他?毕竟你是为了他才……”

“不!”医生的话还没说完,余楠就惊慌的打断,“医生,拜托你,不要把我生病的事告诉任何人。”

医生皱眉,不理解,“为什么?”

余楠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不告诉傅隽疏?

在知道自己的病之前,余楠的确是一心想让傅隽疏知道自己捐赠骨髓的真相,戳穿穆青青的谎言。

可在知道自己生病之后,她反而不想了。

因为医生说了,她是因为三年前捐给傅隽疏骨髓的缘故才得病的。

如果让傅隽疏知道了真相,他一定会很自责很痛苦。

她不想他痛苦。

反正她都要死了,还不如就安安静静的一个人走。

两个人中,至少要有一人幸福吧。

医生看余楠那么坚持无法,只能点头。

-

拿着手里的医疗报告,余楠浑浑噩噩的走出医生办公室,不想就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嗓音——

“青青,你小心点,千万别磕着。”

余楠身子一颤,抬起头,就看见傅隽疏小心翼翼的扶着穆青青从妇产科出来。

妇产科!

穆青青怎么会来妇产科?

余楠还来不及反应,穆青青就已经抬头看见了她。

她先是一愣,紧接着欢天喜地的过来握住余楠的手。

“余楠!我怀了隽疏哥哥的孩子!你一定会祝福我们吧!”

余楠看着穆青青还扁平的小腹,心疼的几乎都要窒息。

但想到自己手里的那份宣判死刑的检查报告,她最终还是压下心里所有的酸楚,微笑开口:“嗯,我祝福你们。”

穆青青似乎也没想到短短一天余楠的态度有那么大的变化,不由一愣,而旁边的傅隽疏眼底已经闪过狂风暴雨。

祝福!

余楠这个女人竟然说祝福他们!

心里一股邪火燃起,他目光无意间扫过余楠捏在手里的检查报告,他立刻仿佛找到了发泄口,狠狠道:“余楠,你藏什么东西在手里!”

余楠脸色一变,赶紧想将报告藏到身后。

可已经来不及了。

傅隽疏一把抓过了她的检查报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