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第一印象很重要

第一印象很重要

知雁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九九零年,是周宁宁人生的一大分水岭,这一年她十八岁,花样少女,明媚阳光……前世就是这个时候,周宁宁被恶毒的堂姐堂弟陷害算计,身败名裂、毁去容颜!重活一世,她发誓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主角:周宁宁,李璟   更新:2022-08-08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宁宁,李璟 的女频言情小说《第一印象很重要》,由网络作家“知雁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九九零年,是周宁宁人生的一大分水岭,这一年她十八岁,花样少女,明媚阳光……前世就是这个时候,周宁宁被恶毒的堂姐堂弟陷害算计,身败名裂、毁去容颜!重活一世,她发誓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第一印象很重要》精彩片段

周宁宁是被痛醒的。

“爸,您就饶了宁宁吧,再打下去,她会死的!”

这声音!妈妈?是妈妈的声音!

怎么可能?

她上任公司华人地区总裁的第一天,因为大楼建筑隐患的问题,发生了爆炸引发火灾,她和助理沈明浩在逃生途中双双葬身火海,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周宁宁费力的睁开眼睛,竟真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顿时喜极而泣,哽咽的张了张嘴:“妈……”

“宁宁!”

许明芳跪倒在她身边,心疼到泣不成声,都怪她太没用了,保护不了她的女儿,丈夫周广平外出打工,短期内回不来,她们母女俩无依无靠,该怎么办才好?

周宁宁激动的同时,心里满是疑惑。

妈妈早在她十八岁那一年去世了不是吗?

还有……这场景,怎么那么熟悉?

没等她想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便听到了另一道熟悉的声音。

“爷爷,您别打了。”

“玉艳,你还为她求情!这小狐狸精,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你放心,利华是你的,只有你才配得上他!”

“不!是我不够好,利华才会喜欢宁宁不喜欢我,她是无辜的。”

绵软的女孩声音,带着委屈的哭腔,温柔又善意的为周宁宁求情。

周宁宁总算想起来了。

就是在这一天,她的人生彻底被毁了!被爷爷毒打了一顿,还被堂弟周晓斌用一水勺滚烫的开水毁了容!可笑的是,她之所以挨打,是因为村里最有钱的袁家独子拒绝了周玉艳的示好,并且透露自己喜欢的人是周宁宁。

周玉艳是她大伯家的女儿,是三洋村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

是周家人眼里的金凤凰!

所以,周玉艳哭诉后,无辜的她被毒打!毁容!

因为脸上的伤疤,她受了多少委屈,多少难堪!甚至连成功的路,也走的异常艰难,她能成为人人敬仰的周总,付出的是比别人高出千倍万倍的努力!

不容多想。

因为,周晓斌端着一水勺开水进了屋!

周宁宁见状,顾不得满身疼痛,一把将她爷爷拽了过来,手里拿着竹板的老头反应不及,挡在她的身前,迎接了那一水勺滚烫的开水!

“啊…啊…”

滚烫的开水,泼的周水根满脸满身都是,痛的他嗷嗷大叫,突如其来的变故,把一屋子的人都看呆了。

唯一清醒的人便是周宁宁,她大大松了口气,脑袋里只一个想法,还好被泼的人不是她!

至于她爷爷周水根,呵呵,他扬言要打死她,她干嘛要心疼他?

始作俑者周晓斌也懵了,他要泼的人是周宁宁,怎么爷爷突然挡在她前面了?

爷爷会不会像打堂姐一样打死他?

周晓斌怕的浑身发抖,哭了起来。

屋子里,周水根的嗷嗷叫跟周晓斌惨烈的哭声,此起彼伏。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周宁宁的大伯母王宝珍:“哎呀,你这臭小子,可闯大祸了!”

王宝珍一边说,一边上前拽住周晓斌,抬手在他屁股上重重打了两下,还没打第三下呢,就被一直坐在桌子边的周老太给喊住了。

“晓斌才八岁,他懂什么?!你别打他了,要打也是打周宁宁,拉着她爷爷挡在前面,心肠未免太歹毒!”

 


是啊,八岁懂什么?这问题她想了许多年才想明白。

为了得到袁利华,周玉艳利用自己的亲弟弟,用一勺滚烫的开水毁了她的容,又利用周家爷爷奶奶溺爱孙子的心理,并未让周晓斌受到任何责罚,她不费吹灰之力,便扫除了她这个障碍。

她被毁容后,周玉艳如愿以偿,和喜欢的人结婚生子,幸福的一塌糊涂。

而她呢!

毁容的事不了了之,她母亲为了她四处求医,死在一场车祸之中,母亲死后,她父亲也病倒了,没两年便跟着去了。

爷爷奶奶以及大伯一家并未因此可怜她,甚至对她恶言相向,将她扫地出门。

周水根和周老太是一样的想法,他压根没想着去怪朝他泼开水的宝贝孙子,而是把这事儿,怪在周宁宁头上。

“都是你这个扫把星!要不是你害的玉艳没法跟袁家那小子在一起,晓斌怎么会为了他姐姐去端开水,他不端开水,我怎么会被烫伤?”

周宁宁笑出了声,合着都是她的错?做了坏事的周玉艳和周晓斌是因为姊弟情深?

“你还敢笑!我打死你这个扫把星!”

周水根举起竹板就要往周宁宁身上招呼。

周宁宁眼神一冷:“打一下试试!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马上去找村长!大家里子面子一块丢!”

周水根好面子,而且这个年代的农村人,哪个不怵干部。

周宁宁精准的掐住了他的弱点!

周水根瞪大了眼睛,像是不认识眼前的周宁宁,抬手的动作僵着,落也不是,放也不是。

“爷爷,都是误会,您消消气。”

周玉艳又跳出来找存在感了。

这番对比之下,更显得周宁宁顽劣,周水根大声怒吼:“滚,给我滚出这个家。”

许明芳被吓得哽咽求饶:“爸,您不能把宁宁赶出去啊,您让宁宁去哪儿啊?”

周水根喘着粗气哼了声,没说话。

他这是等着周宁宁求饶呢!

“要赶我走?可以啊,把河边的小平房给我,我跟我妈一块搬出去。”

“你…你个小王八犊子!凭什么把房子给你?”

周水根哪儿想得到,她巴不得呢!

周宁宁道:“不给我们房子,难道要我跟我妈睡田野里去?我倒是无所谓,就怕村里人看到了说你们闲话,到时候可别怪我。”

“老头子,给她吧。”周老太早就想把这晦气的母女俩赶出去了,再则也怕周宁宁真去村长那告状,说完不忘提醒周宁宁:“宁宁,这可是你自己要搬出去的。”

周宁宁不想与他们一家子搅和:“放心,只要你给了我房子,我保证不会在村里乱说话。”瞥了眼一旁的周玉艳,又道:“也不会再跟袁利华往来。”

周玉艳顿时满意了,也开始劝道:“爷爷,既然宁宁一心想搬出去住,那您就同意了吧。”

周水根的脸钻心的疼,满是嫌恶的挥手。

“给你,马上给我滚!”

“怎么也得给我们点口粮吧,要不然我跟我妈被饿死,你们也脱不了干系。”

周老太皱着眉让大儿媳王宝珍给她们拿了一碗米,两根萝卜。

周宁宁和许明芳就带着这点口粮,收拾了几件衣服,离开了周家。

 


许明芳稀里糊涂的跟着周宁宁到了破破烂烂的小平房跟前,这才回过神来,红着眼眶哽咽:“宁宁,这咋能住人啊,咱还是回去吧。”

周宁宁抬起手臂,露出挨打的一条条红痕:“妈,今天要不是我机灵,我可就毁容了!你想想爷爷那张脸?我还敢在周家住下去吗?”

许明芳顿时哭出了声:“都怪妈没用。”

许明芳是个标准的农村妇女,老实本分还没心眼,她是个踏实肯干的,就是不太会说话,没王宝珍会讨老人家欢心。

“妈,也不是您的错,我们都没错,错的是他们,错的是这个社会的封建思想,我不愿意再回那个没有半点温暖的家了,我不愿意再过动不动就要挨打,时不时就要挨骂的日子了,妈,咱不回去好不好?”

许明芳泣不成声,连连点头。

“咱不回去,再苦再累,妈都不会让你饿肚子的。”

“妈,我们才不会饿肚子呢,您相信我,我会让您过上好日子的。”

许明芳还是点着头,她对自己的女儿,有盲目的信任感。

此时,她还不知道,周宁宁说的让她过上好日子,到底是多好的日子。

——

趁着天还没黑,母女二人将有房顶的屋子收拾了一下,虽然他们从周家出来什么生活工具都没带,但农村也不讲究,一把草抓在手里便可以当成扫帚,双手便是畚箕,她们累的满头大汗,看到干干净净的屋子,却也充满了成就的喜悦感。

三间破瓦房的外面堆了个草垛子,许明芳从中挑选了看起来还算干净的草柴,在地上铺了张床出来。

做完这些,天色已经暗了。

周宁宁去洗了个萝卜,一分为二,母女俩当晚饭吃了,吃完便早早躺下,屋子里没灯,摸着黑也做不了什么。

许明芳累极了,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周宁宁没有一点睡意,她无法解释这一切,只当是老天爷听到了她临死前的心愿,真的让她回到了悲剧还没有发生的这一天!

那么面对现在的困境,她得好好想想怎么赚钱养家,总不能靠着一碗米两根萝卜活到他父亲回来吧?哦不,现在只剩下一根萝卜了。

小平房虽然破,但风水着实不错,前后有两条河,河里一定有鱼,不如先卖鱼为生?

周宁宁觉得可行,打定了主意,她有了闲情逸致,就想起了她的李璟。

她成功之后才认识了李璟,他比她大两岁,是个高干分子,他结过婚,有一个儿子,不过妻子早亡,他忙于工作便一直单身着。

李璟后来告诉她,他见到她的第一眼便想跟她结婚,那是他从未有过的冲动,那个时候,周宁宁脸上的疤痕已经通过多次植皮手术祛除了,她可没少在自己的脸上花钱,前世的她保养的极好,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不过二人还是作为朋友交往了一年多,才确定了爱人关系,决定步入婚姻的殿堂。

可惜,这婚终究是没结成!

周宁宁忽然一愣,猛地坐了起来,她差点忘了,李璟是结过婚的,她必须得赶在他结婚之前与他相遇,她可不想再等到前世相遇的那一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