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冷艳前妻拒不复婚

冷艳前妻拒不复婚

苏七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静好爱了萧闻笙三年,付出所有的热情和感情,全心全意。可到最后,她一无所获,男人的那颗心,终究还是不属于她。于是,沈静好用尽了所有手段和计谋,终于从萧闻笙的世界消失。离婚后的萧闻笙一开始还算正常,只要沈静好回来,他就可以原谅她。岂料,前妻不仅不回来找他,还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萧闻笙心态崩了,只好亲自下场,拼命挽回前妻被他伤透的心!

主角:沈静好,萧闻笙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静好,萧闻笙 的女频言情小说《冷艳前妻拒不复婚》,由网络作家“苏七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静好爱了萧闻笙三年,付出所有的热情和感情,全心全意。可到最后,她一无所获,男人的那颗心,终究还是不属于她。于是,沈静好用尽了所有手段和计谋,终于从萧闻笙的世界消失。离婚后的萧闻笙一开始还算正常,只要沈静好回来,他就可以原谅她。岂料,前妻不仅不回来找他,还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萧闻笙心态崩了,只好亲自下场,拼命挽回前妻被他伤透的心!

《冷艳前妻拒不复婚》精彩片段

黑夜,凉风吹得窗帘轻轻飘动。

沈静好看着手机,时间到了零点。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默默说了句:“沈静好,祝你生日快乐。”

然后双手合十,默默地许下了一个愿望。

离开镜子前,把床上的衣服塞进拉杆箱,最后看了眼,然后回过头走出了房间。

楼下,婆婆萧太太刚打牌回家,正坐在客厅喝着下人做好的血燕窝红枣粥。她的旁边,姜临蕖也在。

“这些粥很补身体的,你也喝点。”萧太太说。

“好,谢谢伯母。”

姜临蕖依言接过下人递来的粥碗,一边小口喝着一边玩着手机。

她听见楼梯那里传来的动静,抬起头,看见了正在吃力地提着拉杆箱下楼的沈静好。

而后,快速低下眼帘,如同没有看见。

下人们也当没有看见。

沈静好终究走到了一楼,来到萧太太前边。

萧太太放下精美的汝瓷小碗,抬起眼皮子,“又唱的哪出?”

“如你所愿,离开萧家。”沈静好淡淡回答。

萧太太一愣,然后快速冷下脸,说:“作为萧家儿媳,不想着为萧家开枝散叶绵延子嗣,也不想着怎么尽心侍候公婆,整天的闹脾气,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叫闻笙没个安生日子过,放眼整个花都,哪家的儿媳妇像你这样?别以为有老夫人护着,你就可以肆无忌惮!”

沈静好勾了下嘴角。

她何时真正的离家出走过……哪次不是被婆婆跟姜临蕖欺负到无法忍受才去小青那躲几天?

也就是经过萧太太和姜临蕖的刻意歪曲,传到萧闻笙耳朵后就成了她不敬长辈,不顾大局。

沈静好没跟她废话,直接把已经签上她名字的离婚合同放桌上,“合同我已经签好了,等萧闻笙回来请你交给他。”

萧太太看见离婚协议,眼中闪过点讶异。

她这回来真的?

姜临蕖虽没讲话,却不再玩手机,大大的桃花眼看着萧太太,拼命压抑着心里的暗爽。

这女的终究要滚蛋了!

萧太太竭力维持着高傲的形色,冰冷地说:“最初你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嫁给闻笙,如今又说离就离?也罢也罢,只要你别等老夫人回来又说是我逼你的就行,我可担不起恶婆婆的骂名。”

“您放心,离婚是我自己的决定,与任何人无关。”沈静好轻柔的声音中透着坚韧。

萧太太狐疑地在她身上端详,看她不像在撒谎,眼中的兴奋再也藏不住。

这不下蛋的丧门星终于要滚蛋了!

姜临蕖的激动更是溢于言表。

沈静好看着她们俩的脸,想到六年在萧家的种种,心头无比的郁结。

若不是因为爱惨了萧闻笙,她何至于活成现在这个样子。

“妈。”这是沈静好最后一次这样称呼对方,“临走,我要送你一份礼物。”

萧太太一愣,“送我礼物?”

“对。”沈静好唇角扬起一缕微笑。

下一秒,她端起桌上的汝瓷小碗,将那碗粥直接倒在了萧太太的头上。

……

三年前,萧太太知道她跟萧闻笙登记后,气的拿一杯热咖啡泼她,如果不是她及时躲开,那杯热咖啡就不是淋到她袖子上,而是要泼到她脸上了。而现在,不过是一碗粥,便宜她了。

“啊呀!”萧太太像猴子一样窜起,姜临蕖也赶忙抽纸巾替她擦,“沈静好你疯了!”

沈静好一松手,汝瓷小碗摔在了地上成了碎渣,吓的萧太太跟姜临蕖皆是一抖。

“是以前的我疯了,才会选择忍受一个老女人跟一个贱女人的侮辱……而现在,我清醒了,今后你我谁也别惹谁,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不管萧太太跟姜临蕖跳脚的样子,拖着拉杆箱潇洒出门。

上网约车之前,沈静好最后看了眼她生活了六年的别墅。

以后,她不会再踏入这里半步。

沈静好上车,报了地址是海豚湾独立公寓。

路上,车中突然传来一阵手机铃音。

“怎么说,你的眼是一面失焦的镜,因此我多喜欢看着你,像看自己。弦月的脚步声,华丽得令人窒息,或舞蹈或劳动,或漠然得令人着迷,比一尾鱼更哑更聋,更冷进怀里……”

这首冷门歌曲,是沈静好的最爱,同时也是她为萧闻笙设置的专属铃音。她把萧闻笙看得比自己都重要,把爱看得比命都重要,却始终得不到回应。老天赐予她的爱情,如同镜里的人,缸里的鱼,仿佛真实存在,却又无法触及。

这首歌,过去六年时常响起,如今听来却分外讥讽。

她没接,那边自动挂断了。萧闻笙脾气不好,没多少耐心,决对不会打第二遍。

过了三秒,铃声再度传来。沈静好有些意外,更多却是心酸。

应该是萧太太跟他告状了吧。

换作以前,即使萧闻笙打电话骂她,她都会高高兴兴接起,只要可以听见萧闻笙的声音,捱几句骂又算什么。

然而这回,她直接把丢出了窗外。

就像,把萧闻笙这个人从她心中彻底剔除了一样。

疼,却也爽。

……

法国,巴黎,中午。

萧闻笙坐在墨黑色的长桌前,墨眸深长,面色变得越来越差,握着手机的手,骨节微微泛着白色。

这是女人第一次拒接他的电话。

长桌两边二十几名高层谨小慎微地看着他,偌大的会议室内落针可闻。

此时,仿佛萧闻笙手里握着的不是一部手机,而是他们瑟瑟发抖的心,随时要被捏碎。

有人看向特别助理孙昭,发出求救信号。

孙昭一看萧闻笙的脸,就知道定是夫人那里出事了,所以,他什么都不说,当透明人,存在感越低越好。

萧闻笙突然放下手机。

“孙昭。”

“萧总。”孙昭立马应声。

“订最近的机票,回花都。”男人声线冷冽,不容拒绝。

“是。”

“萧总,这回的竞争对手真的很强大,我看……”某高层刚开口没说两句便被冰寒的声音截断,“给你们3天,等我回来时,要么他们滚,要么你们滚。”

话落,起身,大步离开。


兰博基尼在巴黎第三大道上尽情奔驰,后座的男人睨了眼副驾上的孙昭,低醇的声音传来:“到底怎么回事?”

孙昭通过后视镜观察了一下他的形色,小心翼翼的说:“管家说,夫人出去了……是拖着拉杆箱走的。”

萧闻笙眼神一沉,薄唇中溢出一个冰冷的字眼:“查。”

孙昭心都在颤,暗忖:谁再说萧总不不在乎夫人,我就跟谁没完!

萧闻笙没有再说话,转头望向窗外,眸光如雾如云,让人琢磨不透。

……

海豚湾公寓是沈静好用自己钱租的独立公寓。毕业后她就跟萧闻笙结婚,没有工作过,但她有个一百万粉的微博号,通过接广告,攒了点积蓄。

实际上,她也曾应聘过工作,只是才去一天,便被萧闻笙抓回,狠狠教育一番。

萧闻笙原话是:“既然做了萧夫人,就要有萧夫人的样,萧家不缺那一点钱!”

那时的她满心以为男人是在心疼自己,如今再看,是嫌她出去丢人的可能性更大吧。

沈静好铺好床,转过身看向窗外。

无非是重新开始,沈静好,你能行的。

次日,沈静好起的很早,买菜做饭吃饭,然后出门上班。

昨天,她收到了爱琴时尚周刊的录取邮件,成为了周刊的实习助手,薪水很一般,但离公寓近,十来分钟便到。

秋天是时尚周刊的旺季,沈静好报道入职后,就开始忙起来,打印复印端茶倒水都是她的事,她像个陀螺一样,连喝水上厕所的时候都没有。

下午时,总编叫她去给等会要拍大片的女星送服饰,出来办公区时,沈静好拿着清单,并没有注意到社里同事投来的异样的视线。

沈静好不认识女星,就依照步骤先去管服饰的那里领了等会要用到的衣服鞋帽,而后来到了女星的休息室。

刚要敲门,就听见里边传来女人尖利刺耳的声音:“你作死呀,这样烫的饮料也敢给我喝,你想烫死我?!”

“很抱歉,芳然姐,我不是故意的……”

“给我滚!”

“哦……”

“我没让你走,我让你滚!”

门被打开,沈静好低下头,就看见那个矮矮胖胖的男实习生,真的躺地上滚了出来。

坐在化妆台前的女星,听到开门声,转过脸,很流行的五官,很流行的妆容。

她轻蔑的目光从小胖子身上移开,落到了沈静好身上。

沈静好冷静地开口:“牛小姐,这是一会要用到的服饰。”

她走进去,要把裙子挂起时,牛芳然突然站起来,一把夺过,“什么破玩意儿也拿给我?!”

“我可知道,上次魏芬儿拍片时你们给她的是路易威登定制,现在到了我却给这种破玩意儿,存心瞧不起我是吧!”

牛芳然一甩,把那件亮片低胸裙砸在了沈静好脸上,裙子上的水晶片划到她的脸,白润的皮肤瞬间红了起来。

沈静好青眉微皱,稳稳拿住裙子,仍旧淡定的说:“牛小姐,这些服饰,是杂志社跟牛小姐的团队确认过的,要是您觉得不妥,可以找贵团队的人的对质。”

牛芳然估计刚打完玻尿酸,沈静好也看不出她是在生气还是在笑。但无疑,她的声音是极度尖酸刻薄的,“你是什么人,竟然敢跟我讲话!”

牛芳然余光扫过她的工作牌,“笑”的更夸张,“一个还没转正的助手,就敢这样狂妄……既然爱琴周刊的总编不会管人,那我就帮忙管管!”

话落,就扬起了手!

沈静好眼睛微眯,如今的艺人都是这德性?

她刚想抵住牛芳然的手,却有人抢先一步。

牛芳然跟沈静好不约而同地转过头。

“萧、萧总……”牛芳然惊了。

在花都,无人不识萧闻笙,无关家庭背景,无关金钱权势,盖是因为他那张如古罗马雕塑一样的五官。有两个词语尚可形容,性感,冷酷。只一眼,就会叫人神魂倾倒。

沈静好也愣了,他不是一直在法国吗?

时隔两个月,再度看见萧闻笙的脸,沈静好却再也没以前那样激动的心情,如今她的心里,只剩沧桑和荒凉。

“萧总,你怎来了……”牛芳然几乎在瞬间就换了表情,声音变得又甜又嗲。

难不成萧总看过她拍的电影,因此特地来找她的?

萧闻笙扫了一眼牛芳然的脸,并不能辨别出她是在哭还是笑,这样一看,更觉得恶心。

他一把甩开,牛芳然穿着恨天高一时没有站稳,幸亏有化妆师及时扶住才没有栽倒。

“我萧闻笙的老婆,还轮不到你来管!”

牛芳然简直要窒息,不敢相信地望向沈静好,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萧夫人?萧闻笙竟然真结婚了!

都市传说中,萧闻笙在三年前就已经结婚,但从没有人见过他的妻子,久而久之大家都默认那是萧家放出的烟雾弹。

谁会想到居然是真的,并且,堂堂萧总的妻子,竟然是这个不起眼的小助手?

同样感到惊讶的还有沈静好。

刚才,仿佛是萧闻笙首次在外人跟前认可了她妻子的身份。

住萧家六年,跟他结婚三年,他从未带她参加过任何场合,就连最初领结婚证时,她挑选了好久的戒指,他也从没有佩戴过。

萧闻笙锐瞳扫过沈静好的脸,伸出手扣住她的腕,转过身便走。

沈静好本能地要甩开他,“我在工作……”

话没说完,萧闻笙直接一个手扣住她胳膊,一个手扣住她的大腿,直接将她扛到了肩上。

“啊!”沈静好惊呼,瞬间天旋地转。

“孙昭,这张脸不准再上电视。”萧闻笙冰冷的丢下一句,扛着娇妻走了出去。

背后,牛芳然哭的像鬼。

兰博基尼车中。

沈静好两脚落地,抬起手想开门下车,却发现门被锁死。

“开门,让我下去!”

司机没有回应。

萧闻笙解开西服扣子,嘴唇溢出二字:“开车。”

司机立马发动。

沈静好气到爆炸,转头望向男人,又重复,“萧闻笙,我要下车!”

萧闻笙墨眸微眯。

“我要上班,你没听到吗?”沈静好简直要七窍生烟,却还在竭力地控制着情绪。

“上班?”男人终究开口,眸中的色彩越发冰冷,“每月3000块,却每天都将尊严扔地上叫人家踩,这就叫上班?”


颀长的手指捏住沈静好的下颌,声音分外的轻盈,但字字句句都像毒针一样,扎在沈静好的脸上,“沈静好,是我萧闻笙的妻子太不值钱,还是你天生下贱?”

沈静好被气笑,想推开他,奈何力量悬殊,最后只好作罢。

“我是普通的打工者,自然比不上翻翻嘴皮子就可以撬动亿万资金的萧总,你就当我天生下贱算了,拿尊严换钱,我愿意。你如果觉的我给你丢脸了,就早点将手续办了,早点摆脱我。”

萧闻笙墨眸微眯,“你说什么?”

沈静好眼帘抬起,迎上男人的眼睛,心头闪过一点困惑:难不成他忽然回来,不是因为萧太太跟他说她要离婚?

忽如其来的缄默。

尽管打过无数次腹稿,可此时面对萧闻笙强大的气压,沈静好心头发颤,有些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就在萧闻笙的耐心耗尽之时,她也不晓得哪来的勇气,突然开口,“萧闻笙,离婚吧。”

沈静好肌肤很嫩,随意触碰便会留痕,此时她下巴上的皮肤已被捏红。

然而,萧闻笙却只想变本加厉。

“女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声音意外的安静。

沈静好:“萧闻笙,离婚吧。”

同样的口气,却更加坚定。

她下颌上的那只手忽然放开了,他说:“静好,有些话说多了,就没人信了。”

沈静好的脸陡然变得苍白,唇角勾起苦笑,“没有人跟你玩欲擒故纵。”

萧闻笙薄唇紧抿。

一股酸涩在沈静好心头漫延,“萧闻笙,我没开玩笑,协议我已经签名了,在你妈那里。”

“那又怎样?”萧闻笙的眼睛如覆冰霜,薄嘴微勾,“我不会签的。”

“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离?”她忍不住转头看向男人,眼中满是悲凉。

萧闻笙脸色冷淡,“很重要?”

反正,他不会离。

沈静好低下头,像是早已猜到他会如此说,到底认识他六年,爱他六年,她早已熟悉他的一切。

这个男人,无情,强势,习惯颐指气使,如果没有这副英俊到极致的面容迷惑人心,那他一定就是天下最恶劣的男人。

可,她记得,当初她一眼喜欢上的那个阳光少年,明明不是这个样子……

过往在脑中闪过,沈静好的眉眼间流过疲倦。她不过是想逃脱,这么点要求,却这么难。

“你如果不签,那我们只可以法院见。”

下一秒,萧闻笙同样充满烦燥的声音传来:“你觉得花都会有律师敢接这个案子?”

沈静好呼吸一滞。

萧闻笙转过头,轻阖眼睛,紧绷的下颌像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沈静好刚想开口,副驾的孙昭突然开口:“夫人,萧总已经二十四小时没合眼了,你还是叫他歇一会儿吧。”

沈静好到嘴边的话吞回了肚子中。

萧家。

萧太太跟姜临蕖都外出了,下人们看见忽然回来的萧闻笙都是满脸讶异。

然后,再看见沈静好,又不那样惊讶了。这样离家出走又被少爷找回来的戏码,过去几年,早不知上演过多少次。

……

萧闻笙进门,在玄关边换鞋,脸上难掩倦怠,暗沉的声音传来:“给我准备洗澡水。”

这话明显是对沈静好说的。

萧闻笙有洁癖,除了沈静好,别人都不可以进他卧室,遑论是卫生间。

沈静好站着没有动,“我们马上要离婚,这种事还是叫下人做吧。”

萧闻笙压抑已久的情绪瞬时崩裂,暗如宇宙的眼睛落到沈静好身上,俨然要把她剥皮剔骨。

客厅中的气压骤降,忽如其来的寂静让人窒息。

孙昭不停地给沈静好递眼色,这时,也就她可以安慰萧总的情绪了。

如果叫萧总继续这样暴怒下去,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沈静好无可奈何的叹气一声,上二楼去准备洗澡水了。

等萧闻笙冷静点,也许离婚的事才可以谈的更顺点。

沈静好照例在白色浴缸中放好39度的水,又把换洗衣服搁在置物架,转过身,就看见了站在卫生间门口的萧闻笙。

她低下头,刚想从他的身旁经过,耳旁响起暗沉的声音:“给你的礼物,在床头。”

她冷不丁看他一眼,又慢慢把视线转向床头柜。

恍惚间,萧闻笙已走进浴室。

他忽然从国外回来,就为了送礼物?

沈静好拿起丝绒盒一看,唇角勾起一缕嘲笑的味道。

果真……盒中躺着一条银脚环。

这几年萧闻笙虽说并不待见她,可每逢生日年节,还是会送她礼物,大多是项链、手环、脚环这些可以圈住人的东西。

她从来不会感到欣喜。

在她看来,这个男人无非是走个流程,叫他助理孙昭批发一大堆,需要时就随手拿出来一个。

她合上丝绒盒,把这次的礼物跟以前收到的礼物一块锁进保险箱中。

……

沈静好下楼时,萧太太跟姜临蕖正好做完美容回家,看见她,就不由想到那碗血燕窝粥。

至今,她脑袋上还隐约有那种恶心人的粘稠感!

“怎么又回来了?谁准你回来的!我……”

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背后传来一道清寒的声音,“我准的。”

萧太太抬起头,就看见了儿子的身影,那僵住的表情明显是想不到他会在这时候回家。

姜临蕖看见萧闻笙,瞬时变的羞涩,“闻笙哥哥……”

萧闻笙冷漠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视若无睹,目光落到沈静好身上,“愣着干嘛,帮我擦头发!”

男人的黑发在滴着水,整个人散发出禁欲又迷人的气场。

沈静好本着顺利离婚的最大目的,决定不惹怒他,于是顺从地上楼。

谁知,才走两步,就听萧太太大声说,“闻笙,她没有跟你说吗?她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名了。”

萧闻笙身影一顿,回过头时,就听姜临蕖附和说,“闻笙哥哥,这回就算你生我气,我也要实话实说了,昨天晚上,沈静好非要离婚,萧伯母就是教育了她几句,她就将整整一碗粥扣到了萧伯母头上,沈静好真是太过分了!”

姜临蕖虽说是萧太太的养女,但一直称呼她为伯母,因为,萧闻笙不许她叫妈。

萧闻笙眉头微敛,质疑的目光端详着近在咫尺的女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