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曾经有过一段情

曾经有过一段情

夏夜微凉m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两年的时间,男人以深深扎根在自己心中,而苏乔,也由开始的片叶不沾身,到现在的遍体鳞伤……可仍旧摆脱不了分手的结局,甚至这分手还是她提出来的,当然是在被男人的母亲将她全家人咒骂了一遍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主角:苏乔,顾庭深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乔,顾庭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曾经有过一段情》,由网络作家“夏夜微凉m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年的时间,男人以深深扎根在自己心中,而苏乔,也由开始的片叶不沾身,到现在的遍体鳞伤……可仍旧摆脱不了分手的结局,甚至这分手还是她提出来的,当然是在被男人的母亲将她全家人咒骂了一遍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曾经有过一段情》精彩片段

烟城广电大厦。

财经频道的直播间。

一场针对烟城金融财经界风云人物顾庭深的专访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顾庭深一身铁灰色高定西装,眉眼冷凝而又英俊,气质内敛而又沉稳。

面对着对面女主持人的提问,他见解独特而又谈吐优雅地给出答案。

一切都顺利进行着,直到女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问完。

所有人都在做直播结束的准备工作的时候,顾庭深却忽然挑眉看向对面的女主持人发问,

“苏小姐问了我这么多的问题,我也有个问题想问问苏小姐。”

女主持人名字叫做苏乔,是电视台刚从国外聘回来的财经频道当家女主播,在国外她播财经新闻,以形象大气见解独特观点鲜明而出名,也算是小有名气,所以才会被电视台青睐特意重金聘了回来。

而这次对顾庭深的专访,则是她回国之后第一次主持节目。

此时面对着顾庭深突如其来的脱稿发问,她美丽的面容上看不出一丝的惊慌,依旧那样鞠着得体的笑容礼貌回着,

“当然可以,顾总请说。”

在得到了苏乔的允许之后,是顾庭深微微勾了勾唇角,声音清朗地发问,

“我想问问苏小姐,爱而不得应该怎么办?”

苏乔微怔之后又不动声色地笑了起来,她长的很美,再加上因为要上镜而化了妆,眉眼愈发的漂亮夺目,这样一笑颇有几分妖娆的风情,

“顾总,我们这是财经节目,您问我这种情感问题,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顾庭深勾唇浅笑,只不过他的那些笑意完全没有到达眼底,

“虽说是财经节目,但是关于情感问题,尤其是我的情感问题,想必很多观众都愿意继续收看下去,你放心,不会影响收视率的,即便影响了,我也花钱给你买上来。”

是他语气嚣张而又霸道地这样说着,非要逼苏乔给出一个答案来。

苏乔,“......”

“所以,苏小姐可以放心回答了。”

是他步步紧逼着,一双黑眸深邃而浓沉,就那样盯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苏乔逼不得已,只好作答。

“爱而不得?”

她浅笑着看向对面的男人,语气洒脱,

“这年头哪里有什么爱而不得这回事啊?得不到就放弃罢了,毕竟人生苦短,何必为了一个自己得不到的人浪费时间和精力呢。”

苏乔的话落下之后所有人都能明显察觉到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顾庭深脸色沉了几分,台下的一众电视台高层真是各自抚着胸口要吓出心脏病来了。

只见顾庭深薄唇微勾,唇角溢出一丝冷笑来,

“苏小姐这个回答很好,不过我却觉得,爱而不得的时候,掐死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会更好一些!”

他这样说完之后就起身离开了,直播间的气氛一度很是尴尬。

不过幸好专访也已经完成了,后面没有再需要顾庭深配合采访的了。

“顾总是我采访过的人中最幽默风趣的一个了。”

是苏乔这样巧笑嫣然而又落落大方地结束了这次直播专访。

因为顾庭深的离去,原本待在直播间的台长还有频道总监以及制片人等高层都跟着离去了,去追随顾庭深的脚步或巴结或阿谀奉承又或者是各种套近乎了。

直播是晚上八点开始的,这会儿结束之后已经快要九点了,苏乔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下班了。

她现在特别需要休息,因为她全身都没有什么力气了,刚刚那场直播,外人看到的都是她如何的得体大方,可没有谁知道,她一颗心咚咚跳的如同擂鼓一样,如果嘴边的话筒再往下一些放在心口的位置的话,想必那些心跳声能清清楚楚地传出来。

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她洗了澡出来,开了一瓶红酒窝在沙发里自饮自酌了起来。

门铃响起的时候她微微皱眉,不知道是谁大半夜地来找她,她才回国没几天,她的这个住处应该只有她哥苏牧野知道。

起身走到玄关处,透过猫眼往外看。

门外站着的男人让她秀气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前,他们在电视台的直播间里面对面做他的专访呢,苏乔以为他应该随台长和电视台的一众高层出去应酬了,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完全不想理他,可是又没法任由他大半夜的一直按门铃扰到邻居,于是思索过后最终开了门。

她脸上挂着疏离得体的笑容看向他,

“顾总,有事?”

门外的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长腿一伸就跨进了门里,男人深沉的眼底裹着无法阻挡的霸道。

苏乔没想到他会这样没有礼貌地闯进来,后退了一步之后调侃着,

“顾总,身为别的女人的未婚夫,这样大半夜地出现在我家里,似乎不太合适吧?”

顾庭深没有理会她的调侃,毫不客气地就伸手过来搂住了她的腰,转身将她按在了身后随之关上的门上,男人的呼吸呵在她耳畔,声音低靡而又沙哑,

“有什么不合适的?”

苏乔觉得顾庭深真的是个神经病,疯子。

他们都分手三年了,她这刚回国呢,他就三更半夜地跑到她家里来说要睡她,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当下就气的想继续推他,有人却比她动作更快将她的双手牢牢制住就那样往门上一按,凑过来轻吻她的唇角。

“这几年是不是一直惦记着我?不然怎么现在穿的贴身衣物跟我的喜好一样?”

他喜欢前面镂空的款式,她现在穿的就是。

苏乔歪头躲开他的亲吻咬牙冷笑着。

 


事后,顾庭深靠在床头抽烟,烟雾缭绕中他冷峻的眉眼一派平静,跟旁边气急败坏的苏乔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二天早晨苏乔还要上班,所以闹钟一响她准时就醒了过来,虽然她浑身酸疼地一点都不想醒,但她更不想自己上班迟到。

凌乱的大床,散落一地的衣物,有女人的也有男人的,提醒着她昨夜的疯狂。

身边床畔已没有人,不过外面厨房却传来做饭的声响,苏乔嘴角勾起了一丝自嘲的冷笑,然后冷着脸起身去了浴室。

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并且给自己画好了妆,苏乔这才出了卧室。

她穿一身驼色长款大衣,腰间系带勾勒出她窈窕的腰肢,脚下踩着高跟长靴,气势逼人。短发微卷,妆容明媚,慵懒而又妩媚。

顾庭深正好端着做好的早餐从厨房里走出来,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和西裤,虽然简单,却难掩他身上那种独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和气质。

顾庭深今年三十五岁,男人到了他这个年纪,已经不需要华丽的衣衫去衬托他们了,而是他们本身的气质,那种经过岁月打磨后沉淀的内敛稳重,赋予那些衣衫不一样的味道。

顾庭深看了一眼她明艳动人的装扮平静说着,

“坐下吃早餐,试一下牛奶烫不烫。”

他将牛奶放到餐桌上的时候,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折射出冰冷的光芒,就那样映入了苏乔的眼中。

苏乔的眼睛一下子就被刺的生疼,大脑一瞬间失去任何的思考能力,就那样上前一步端起那杯牛奶来,扬手就泼在了他身上,他那一身昂贵的衬衣瞬间沾满了乳白色的牛奶痕迹,使他整洁干净的形象瞬间邋遢了下来。

泼完他之后苏乔就那样看着他冷笑着,

“顾总,便宜也占了,流.氓也耍了,你是不是该滚了?”

顾庭深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看得出来他的情绪很差,换作任何人,很突然地被这样泼了一身的东西,情绪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更何况还是向来冷漠不好接触又有洁癖的顾庭深。

苏乔却是不在乎的,她向来就很知道怎样能惹怒他,现在她不过是在做着那些惹怒他的事情而已,画着精致妆容的面容就那样扬了起来,冷漠而挑衅地迎向顾庭深阴沉的视线。

苏乔以为他会勃然大怒的,然而他只是在最初目光阴沉的瞪了她半响之后,便垂眼抽了一旁的纸巾过来,一脸淡然地擦拭他胸前的痕迹。

苏乔一时间觉得胸口堵得慌,懒得再跟他继续耗在这里浪费时间,拎着自己的包就蹭蹭走向了门口玄关处,边走着边头也不回地对他说着,

“既然顾总喜欢这里,那就留下来好了,我走!”

话音落下的时候,她人已经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摔门而出了。

左手无名指戴戒指,那是已有婚约在身的意思,这样一个男人,跑到她家里来跟她**跟她暧昧,苏乔很想问问他,是不是上错了床认错了人。

亦或者是,在他顾庭深的眼里,她苏乔就是这样贱,随随便便轻而易举就能睡到,而且睡完之后还可以若无其事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苏乔想起刚刚他那张云淡风轻若无其事的脸,就觉得心头火起。

套二小公寓的餐厅里,顾庭深对着桌上自己准备的早餐沉默了半响,最终淡定坐了下来细细品尝,似乎刚刚苏乔的行为丝毫没有扰乱他吃早饭的心情似的。

因为被泼了一身牛奶,顾庭深随后吩咐助理给他送了套新的衣物过来,在苏乔的浴室里重新洗澡换上新的衣衫,离开的时候经过苏乔楼下,他将那件被她泼脏的衬衣连同自己之前穿的那身西装一起送到了她楼下那家干洗店。

苏乔上班之后昨晚专访的收视率刚好出来,同时段收视率第一,而节目最后顾庭深主动发问的那个情感问题收视率又是整个节目的最高,真应了顾庭深那句自大的话,观众都对他的情感生活很感兴趣。

收视率出来之后所有参与这个专访的工作人员都松了一口气欢呼了起来,

“苏乔,你简直太棒了!”

“Perfect!”

“你们知不知道,昨晚直播的时候我的衣服都紧张到被汗湿透了!”

编导小姑娘这样扯着自己的衣服说着,声音都快要哭出来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做今天这场专访承受着多大的心理压力,堪比他们做上好多场其他人的专访了。不为别的,只因顾庭深这个人太冷酷不近人情。

他是从来不接受任何采访的,不然他在烟城商界纵横这么多年,也不会今天才第一次上访问。

因为拿到了他做这个访问的特权,台里的领导们都高兴坏了,然而他们一众负责这次专访的小职员却紧张到几乎夜夜都睡不着觉,如果是录播的话还能好点,万一中间出了什么意外,他们后期还可以剪辑修整,然而这是直播

最要命的是,在定下这个节目之后他们跟顾庭深那边联系,希望能提前对一下采访稿,但是顾庭深那边给出的答案是顾庭深太忙没时间对什么采访稿,还说什么到时候临场发挥就行。

每个人都要疯了,哪有这样的做节目的?

这不是在做节目,这是在刁难!

然而主持人苏乔却全程淡定,不停地安抚着他们要放松,还说什么大不了这次弄砸了他们被炒鱿鱼就是了。他们叫苦连天的同时也不得不感叹,这位新上任的美女主播心还真大。

如今直播终于结束,并且还挺顺利的,虽然直播末尾的时候顾庭深问了那样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但苏乔的应对也出奇的得体大方,所以他们可以说是圆满完成任务了。

 


然而收视率夺魁了,风言风语也就跟着出来了。

昨晚专访最后,顾庭深问向苏乔的那个爱而不得的问题,让两人之间充满了暧昧的味道,当年轻美丽的女主播遇上英俊富商,那丝暧昧瞬间就被敏感八卦的人群给捕捉到了。

当天晚上苏乔一下班,就被电视台前等待的记者给围住。

他们开门见山地就问她跟顾庭深什么关系,苏乔漂亮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语气和表情也都很轻松,

“就是采访者和被采访者的关系啊。”

又有人尖锐指出,

“那顾总为什么会抛出那样爱而不得的问题?”

苏乔笑了起来,

“那你们可就要问顾总了,问题是他问的,我怎么可能知道他怎么想的。”

机智将这个棘手的问题与自己完全划清界限,轻松脱身。

在此之前,顾氏大楼前,同样被围住的还有顾庭深。

记者们也向顾庭深抛出了跟苏乔同样的问题,顾庭深给出的回应是面无表情地抬手招了公司的保安来,一股脑儿的将他们全部给驱赶开,为自己辟出一条通道来,优雅从容地坐进了车子里,扬长而去。

这是顾庭深面对记者一贯的作风,记者们也无可奈何。

驱车穿梭在夜色中的顾庭深,随后用手机回看了记者们对苏乔的采访,嗯,她那句轻描淡写的采访者和被采访者的关系,成功激怒了他,车头调转,就那样朝着某处公寓疾驰而去。

夜里十点,家里的门铃再次被一下接一下地急促按响。

苏乔知道来人会是谁,淡定前去开门。

门外是挟着一身寒意的顾庭深,不知道那寒意是来自外面的夜色,还是他自己本身带的。

与前一晚不同,这一次苏乔大方地开门将他给让了进来。

顾庭深进门第一件事就是将她抵在墙边冷声逼问,语气切齿,

“跟我只是采访者与被采访者的关系?”

苏乔双手抱臂环在胸前语气轻松地反问,

“难道不是吗?”

顾庭深从鼻腔中发出了一声冷笑,冷峻的眉眼快要逼到了苏乔的鼻尖,

“那我睡过你两年,又怎么解释?”

“甚至就连昨天晚上,我们也睡在一起,而且我还让你还欲仙欲死,你怎么不跟媒体说一下?”

他的话露骨外加不要脸,语气更是嚣张肆无忌惮,苏乔胸口一阵窒闷,但下一秒她又冷静了下来,漂亮的眸子垂下,视线在他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上定格。

半响,她就那样伸手过去,从容执起了他的那只手来,指腹有意无意地摩挲着他的戒指,然后抬起眼来重新看向他,眼底盛满了笑意,

“顾总,您毕竟是有未婚妻的人,我把这些说出去的话,是不是不太好啊?”

有那么一瞬间,顾庭深觉得眼前发黑眩晕。

被她给气的。

他毒,她更毒。

他有本事扼住她的咽喉,而她也总有本事以毒攻毒。

甩开她的手就那样按住她,俯身凑近她,

“是不是不太好,你可以说出去试试!”

这句话顾庭深是咬牙说出来的,说完之后就企图去咬她的唇。

刚凑近她呢,脚边忽然传来一声稚气而又愤怒的大喊,

“放开我姑姑!”

顾庭深的动作顿住,垂眼看向自己腿边的位置,就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小包子,穿一身稚气的卡通睡衣,正气呼呼地瞪着他呢。

顾庭深有那么一瞬间的怔忪,因为这样近距离的看过去,小男孩气呼呼瞪圆了眼睛的表情,像极了此时被他按在墙上的某个女人。

顾庭深其实是知道这个孩子的,是苏乔的哥哥苏牧野的儿子,他跟苏牧野曾经是朋友,现在也有浅淡的交情,所以苏牧野结婚生子的事情他也知道。

只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苏牧野的孩子,所以不知道苏牧野的儿子长的竟然这样像他的姑姑苏乔

不过都说侄子随姑,看来挺有道理的。

小包子仰着小脸愤愤跟他对峙着,顺便一个劲儿地拽着苏乔的衣角,试图将苏乔从顾庭深的手中给解救出来。

顾庭深一三十多岁的男人又怎么能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就那样松了苏乔任由小包子将苏乔给拽到了一边去。

小包子将苏乔拽走之后依旧警惕地瞪着他,表情跟小大人一样凝重,

“你是谁?”

顾庭深瞧着小包子那副护着苏乔的模样,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

“我是谁?”

“我是......你姑姑的男人。”

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故意将语气放的很是缓慢,同时挑眉看向苏乔,眼神里的暧.昧满地快要从他眼底溢出来,苏乔回了他一个冷冷的眼神。

小包子仰着小脸继续问着他,

“那是什么意思?”

顾庭深眼角的笑意更深了,抬手捏了捏小包子肉肉的脸颊,声音沉沉,

“不如你来问问你姑姑?我想她会给你很合适的答案的。”

眼看着小包子真的被他给蛊惑的要来问自己,苏乔第一时间就将小包子抱了起来在怀里,然后脸上挂上了疏离得体的笑容,

“顾总,想必您也看到了,今晚我家里还有小朋友,不太方便接待您。”

逐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而她怀里抱着小包子顾庭深又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总不能上前将小包子夺过来丢到一旁然后再按住她强上吧。

又想到她跟媒体说跟他没什么关系的话,胸腔里的火气来回窜着,却又发泄不出来,就只能冷了眉眼咬牙说着,

“苏乔,挺能耐啊,连小孩子都搬了出来。”

苏乔皮笑肉不笑,

“我有什么办法?顾总这样三观不正,明明已经有了未婚妻还招惹别的女人,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明哲保身了。”

苏乔说完这番话之后,是顾庭深没有丝毫风度地转身甩门而去,嗯,是真真正正的甩门而去,她家里的防盗门被他甩的震天响,她怀里的小包子都吓的颤了一下。

苏乔连忙安抚了一下小包子,随后心里长长松了一口气,终于打发了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