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他亲手推她下人间炼狱

他亲手推她下人间炼狱

小羊吃草不吃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莲花将苏澜的母亲推下楼梯摔死,自己喜欢的陆明煦却对白莲花百般维护,坚持说是意外。他们一直缠着她,要她撤销对白莲花的控诉。苏澜当时可能是疯了,竟然提出条件,只要陆明煦答应娶她,她就撤诉。为了守护心中所爱,陆明煦答应结婚。可婚后,等待苏澜的是惨烈的背叛,入骨的折磨,他亲手推她下人间炼狱。此后多年,在每个窒息的深夜里,陆明煦都饱受绝望和痛苦的折磨!

主角:陆明煦,苏澜   更新:2022-08-17 18: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明煦,苏澜 的女频言情小说《他亲手推她下人间炼狱》,由网络作家“小羊吃草不吃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莲花将苏澜的母亲推下楼梯摔死,自己喜欢的陆明煦却对白莲花百般维护,坚持说是意外。他们一直缠着她,要她撤销对白莲花的控诉。苏澜当时可能是疯了,竟然提出条件,只要陆明煦答应娶她,她就撤诉。为了守护心中所爱,陆明煦答应结婚。可婚后,等待苏澜的是惨烈的背叛,入骨的折磨,他亲手推她下人间炼狱。此后多年,在每个窒息的深夜里,陆明煦都饱受绝望和痛苦的折磨!

《他亲手推她下人间炼狱》精彩片段

血,无尽的血,蔓延着。

“不!”

苏澜听见自己的尖叫声。

她的面前,母亲静静地躺在了那里,再也没有了呼吸。

她绝望地瘫倒在地上。

一滩血液,从腿根蔓延。

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

苏澜捂着肚子,猛然从这场噩梦中惊醒过来。

“苏澜。”陆明煦看着病床上面容苍白的女人,语气有些冷硬:“伯母的死,我们都很遗憾。但是,你该知道,那只是一场意外。既然你醒了,我希望,你能用家属的身份,去撤销对小月的指控。”

“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苏月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病床上,苏澜面白如纸,她的眸光沉沉,仿佛不可见底的黑夜。

原来,那不是一场噩梦。

她看了一眼陆明煦。这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数日之前,他们还是甜甜蜜蜜的未婚夫妻。突然之间,他却变了心,口口声声要取消婚约,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月在一起。

爱人和妹妹的双重背叛,让她有些手足无措。就在这时。

噩耗传出。

她的母亲,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被苏月从楼梯上推下!

母亲头部着地,当场身亡,而苏月,却无辜地说着,她不是故意的。

苏澜阴冷的目光,直直地看向了苏月:“父亲出轨找小三,才有了你。但是,这些年,我母亲不曾亏待过你,哪怕是父亲去世后,她也给你留了一份遗产!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害死母亲!”

苏澜的目光,阴沉地仿佛来自地狱。

苏月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不由哀求地看向了陆明煦。

陆明煦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皱眉看着苏澜:“苏澜,你简直无理取闹!这只是一场意外。小月只是不小心碰到了伯母,她也不知道,楼道刚刚拖过,会这么滑!伯母的事情,她也不想的。”

意外?

苏澜直愣愣地看着陆明煦。

突然,她冷声说道:“陆明煦,你当初落魄,是我母亲给了你第一笔投资,这才有了你的今天。现在,楼道上的水,是意外,我母亲死了,是意外。我们的孩子死了,这也是个意外。陆明煦,你还有没有心!”

陆明煦神情微动,微微抿唇:“你母亲投资我,不过是为了逼我娶你!她投资的那些钱,也早已获得了巨额回报!现在拿这个来压我,未免不讲道理了。”

至于孩子......他和苏澜提出要解除婚约的时候,不知道苏澜已经怀孕。

现在,因为苏母的去世,苏澜受了重大打击,腹中的孩子......成了一摊血水。

“陆哥哥。”苏月眸中含泪:“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们的孩子,也是因为我才失去的。我......我再没有脸面和你在一起。”

陆明煦心中一柔,赶忙说道:“孩子没了,这是她的命,关你什么事?而且,我之前就说了要取消婚约的,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能留。”

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能留。

苏澜垂眸,眸底寒光湛湛。

该痛苦的已经痛苦过,该伤心的,已经伤心过。

就在昨天,她还想着要成全他们。

但是现在。

她不愿意了。

她的母亲去了地狱。

她的孩子,去了地狱。

她自己,身处人间,仿佛地狱。

这两人,凭什么还能继续着他们的所谓真爱。

苏澜眸光阴沉:“整整两条性命!想要我放过苏月,绝不可能。”

苏月颤抖了一下,她有些哀求地看着陆明煦:“明煦,我不能坐牢,我真的不能坐牢。我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坐了牢,我这辈子就毁了。”

陆明煦有些怜惜地握住苏月的手,然后有些愤怒地看着苏澜:“你不就是想要提条件吗?说,要多少钱!只要你撤销控诉,多少钱我都给你。”

苏澜突然觉得有些可笑,她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只要她,获得应有的报应!”

“陆哥哥。”苏月拉着陆明煦的手,越发颤抖了起来。

陆明煦怜惜之心更甚。

他看着苏澜,冷声说道:“苏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苏澜眯了眯眼睛。

陆明煦一脸不屑:“你不就是想要嫁给我吗?好!我同意了,只要你撤销控诉,我就娶你!”

娶她?

苏澜觉得有些可笑。她正要嘲讽陆明煦一顿,突然,她看见了旁边苏月骤然变白的脸色。

苏澜挑了挑眉,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陆明煦怒了。

苏澜慢悠悠地下了病床,一步步走到陆明煦面前:“你要娶我?”

陆明煦冷声说道:“只要你撤销控诉,我就娶你。”

“很好,很好。”苏澜啪啪鼓起掌来,她偏头看了一眼苏月,神情无辜又单纯:“亲爱的妹妹,你呢,你也同意吗?”


苏月当然不愿意,但是,比起坐牢,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毕竟,结婚了,又不是不能离婚!

陆夫人的位置,迟早还是她的。

看清楚了苏月的神情,苏澜的笑容越发灿烂:“看来,你们都同意,那我似乎也没有不同意的理由。”

嫁给陆明煦,嫁给一个她恨不得喝他血,吃他肉的人。

这似乎很可笑。

但是,这很有意思,不是吗?

被定义为失手的死亡,苏月是有重大责任,但是,这又能判几年呢?

既然他们要玩。

那就玩到底!

她会让他们知道,血债,到底只能用血来偿。

“你同意就行。”陆明煦冷哼了一声:“待会,就跟我去撤销起诉。”

“不急。”苏澜微微一笑:“七天后,我们举行婚礼。婚礼前,我会跟你去撤销。”

“可以。”陆明煦一脸嫌恶:“希望你遵守承诺。”

“我当然会。”苏澜眸光诡异。

既然他们两个,急着要下地狱,那她,又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呢?

......

“苏澜,你这是什么意思?”陆明煦看着苏澜给出来的长长的清单,有些烦躁。

苏月也忍不住说道:“姐姐!其他杂七杂八的就算了。但是十克拉的钻戒?婚纱上,还要镶嵌总共120克拉的钻石?你想钻石想疯了吗?”

苏澜淡然说道:“对啊,我想钻石想疯了啊。我就喜欢钻石。你要是能满足,婚礼就正常举行,不能满足,我随时会反悔,你就看着你的心肝肝去坐牢。”

提到坐牢......苏月的脸色微微难看,却也不敢说话了。

哪怕只是几年,苏月也不想去坐牢啊。

等她出来了,还不知道陆明煦还能不能是她的。

“陆哥哥。”苏月可怜兮兮地看着陆明煦。

陆明煦面色冷然:“好,我全都答应你!苏澜,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

苏澜灿然一笑:“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明煦,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过的,很幸福的。”

幸福到一起下地狱,可好?

七日后。

婚礼正式举行。

在苏澜的要求下,这场婚礼,极尽奢华。

海城唯一的七星级酒店,被整座包下。

空运的鲜花,各地的美食,还有上档次的宾客。

休息室中。

苏澜穿着钻石婚纱,面色无波无澜。

“姐姐。”苏月不知何时走了进来。

苏澜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

苏月被她看的微微颤抖了一下,但还是咬着牙说道:“你该不会以为,你真的是陆明煦的妻子了吧?有句话说的话,爱在哪,家就在哪。你强求来一场婚姻,又有什么意义!明煦的心,永远在我这里。”

苏澜突然笑了起来,她站起身来,突然打开了休息室的门。

苏月还没反应过来,苏澜突然大喊了起来:“陆明煦,你死哪里去去了!我们才刚结婚,你小三就找上门来。你还要不要脸了?”

苏澜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大喊了起来。

苏月吓了一跳,上前就想要捂住苏澜的嘴。

苏澜躲了一下,反手就是一个巴掌。

“苏澜,你疯了!”苏月一脸难以置信。

苏澜冷笑了一声:“我疯了?也是。你这么脏,怎么值得我亲自打!就你这样的货色,上赶着勾搭自己的姐夫,眼巴巴地要当小三,打你,都脏了我的手!”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不少人。

陆明煦也黑着脸走了过来。

他看见苏月脸上的巴掌印,心头一阵心疼,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苏澜,你闹什么?”

苏澜立刻露出了一个委屈巴巴的神情,她走过去,娇娇地拉住陆明煦的手:“明煦,对不起啊,我这妹妹不懂事,非要说,你和她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还跟我挑衅说你永远都不会爱我。我知道,你这么正派的人,肯定不会勾搭自己的小姨子!我怕她败坏你的名声,就打了她一巴掌,你说,我打的好不好?”

陆明煦愣了一下,脸色微微变化。

这真是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我没有。”苏月捂着脸,我见犹怜。

陆明煦的神情,不由也怜惜了起来:“苏澜,你不要胡说,小月不是这种人。”

苏澜立刻一脸狐疑:“什么意思?你相信她,却不相信自己的未婚妻?陆明煦,难道你们真的有一腿?”

周围的宾客,不由好奇地看了过来。

陆明煦咬着牙:“我自然是相信你。”

苏澜这才满意了,她踮起脚尖,轻轻地在陆明煦的脸上印下一个吻,一脸娇羞地说道:“奖励你的哟。”

苏月的脸色,顿时苍白似纸。

陆明煦有苦说不出,只能充满歉意地看着苏月。

苏澜可不管这对有情人如何眉来眼去,她眨了眨眼睛:“明煦,虽然我相信你对我妹妹没有什么心思,但是,小月对你,似乎有些妄想。这样,你当着大家的面说一句话。”

又要闹什么!

陆明煦不由警告地看着她。

苏澜满不在意,她微笑着说道:“你就说。苏澜是我唯一的妻子,其他找上门的女人,都是不要脸的小三。”

陆明煦抿了抿唇。

“怎么?难道你和我妹妹真的......”苏澜又开始怀疑。


“我说!”陆明煦咬了咬牙:“苏澜是我唯一的妻子,其他找上的女人,都是不要脸的小三!这样,可以了吗?”

他原本的想法是,等苏母那件事情的热度过去,再想办法解除和苏澜的婚姻。

但是,绝对不能是现在。

他刚刚和苏澜结婚,就闹出和其他人的绯闻,这让股东们怎么看他!

这阵子,只能委屈苏月了。

陆明煦歉意地看了一眼苏月。

他相信,苏月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也是为了她。

苏澜轻笑了一声:“哎呀,你还真说呀。小月,你姐夫不是说你,你不要伤心啊。”

苏月差点没晕死过去。

苏澜这才爽快了,她挽住陆明煦的手臂,娇滴滴地说道:“走吧,仪式的时间要到了。”

婚礼在苏澜的要求下,十分盛大。

苏月全程在下面,一脸哀愁地看着陆明煦,但是,碍于苏澜的战斗力,她也不敢做什么,一时十分煎熬。

婚礼持续到大半夜,回家的时候,陆明煦和苏澜,都已经十分疲倦。

进房的时候,苏澜还挽着陆明煦的手。

一进去,陆明煦立刻挣脱了出来,冷声说道:“苏澜,不要妄想你该想的东西。”

“好的。”苏澜从善如流:“我建议,以后单独相处的时候,我们保持半米以上的距离。”

陆明煦怀疑地看着她:“你会这么好心?”

苏澜冷笑了一声,正要说话。

突然,陆明煦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的目光,肉眼可见地柔和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声音温柔:“小月。”

旋即他就紧张了起来:“小月你别哭。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碰她的。我爱的人,只有你。”

陆明煦拼命安慰着。

苏澜面无表情地听着。

良久,陆明煦终于挂掉了电话。

他看了一眼苏澜,冷声说道:“小月现在很难过,我要去陪她。”

苏澜轻笑了一声:“好的,你去吧。”

陆明煦顿时警惕了起来:“你愿意?”

苏澜一脸诚恳:“你们情比金坚,我不愿意,也没有办法呀。”

“苏澜,你最好不要在作妖!”陆明煦厉声说道。

苏澜感觉自己很无辜:“我一个女人,能作什么妖啊?我说不愿意,你就不去了不成?”

陆明煦一想也是,不由冷声说道:“你知道就好。”

“去吧去吧。玩的愉快。”苏澜挥挥手,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总觉得苏澜有些不对劲,但是,苏月还梨花带雨地等着他,陆明煦也懒得和她废话,转身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苏澜冷笑了一声,她刚刚偷偷在陆明煦的口袋里,放了一个追踪器。

这会,苏澜打开电脑查看。

最终锁定了陆明煦的位置。

他去了一个酒店,估计,这会正和苏月,干柴烈火。

很好。

苏澜又等了一会,算着时间,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记者么,我这里有一个重大新闻。”

酒店。

陆明煦刚一进去,苏月就扑到了他怀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陆明煦不由怜惜地抱住了她。

两人互相说了说委屈,然后......就迫不及待地翻滚在了一起。

就在他们情意正浓的时候。

砰砰砰。

门口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酒店的人,似乎在拦,但根本拦不住,一群人直接冲了进来。

陆明煦吓了一跳,直接被吓软。

苏月更是惊恐地躲到了被子里。

一群记者冲了进来,他们看着眼前的画面,眼睛一亮,疯狂地按动着闪光灯。

陆明煦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私闯酒店,你们是哪里的记者!全部都疯了吗?信不信我报警把你们全抓起来。”

陆明煦话音刚落,苏澜哭着从后头走了出来。

“报警?你尽管去报警吧,要抓人,就把我也抓起来吧。”苏澜的眼睛已经哭到红肿:“陆明煦!我们今天才刚刚举行婚礼,晚上,你竟然就出来找......找这种女人!你当众搞黄色,要是警察来了,还不知道要抓的是谁!”

苏澜!

陆明煦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他骤然反应了过来。

他竟是被这个一向看不上的女人,算计了!

记者们却瞬间来劲了。

“陆总!请问,洞房花烛夜,放着妻子不要,却出来找女人嫖。这是不是你的独特癖好呢?”

“一个公司的老总,竟然做出这种事情,你们整个公司,是不是也上行下效,藏污纳垢呢。”

“陆总,请你解释你的行为。”

陆明煦的脸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苏澜突然大叫一声:“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狐狸精,勾得他新婚之夜都要出来。”

苏澜速度飞快,冲过去就掀开了被子,苏月原本蒙在被子里,这下蒙不住了。

她惨叫了一声,拉过被子就要遮挡住脸。

苏澜却死死地拿住被子,声音颤抖着:“妹妹!怎么会是你!你白天已经够辛苦了,晚上怎么还出来揽客!”

苏月眼看遮不住脸,只能咬着牙分:“我不是干这一行的!”

苏澜越发痛心疾首:“小月,你缺钱就跟我说啊,我也不是不能给你,你怎么能够跟你姐夫......你们两个,这不是臭不要脸么?万一你们出门被车撞了,上山被雷劈了,下河被水淹了,我一个人,可怎么过啊!”

“姐姐!”苏月死死咬着牙:“根本不是这样的。我和明煦,是真心相爱。”

“真心相爱?”苏澜仿佛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她看了一眼陆明煦,眼泪汪汪:“你也是这么觉得吗?那你娶我的原因是什么?”

原因是什么。

这当然不能说。

“苏澜,不要闹了。”陆明煦咬着牙,强行压着怒火。

“好,很好。”苏澜露出了一个惨然的笑容,“既然我是不该存在的,那我就......成全你们。”

她直愣愣地冲向了窗户。

“苏澜,你又在耍什么花招。”陆明煦怒吼着。

下一瞬间,苏澜直接从窗户口,跳了下去!

陆明煦顿时傻在了原地。

“跳楼了,陆夫人跳楼了。”有人惊呼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