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前妻可望不可即

前妻可望不可即

渡江入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声微是林厌述明媒正娶的妻子,可却从未得到丈夫的青睐。转身离开,她没有丝毫犹豫,希望自己展露“真颜”时,林厌述不要后悔……从此她成了男人可望不可即的存在,身披无数马甲,还有七个大佬哥哥无限宠爱,父亲是世界首富。

主角:秦声微,林厌述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声微,林厌述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妻可望不可即》,由网络作家“渡江入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声微是林厌述明媒正娶的妻子,可却从未得到丈夫的青睐。转身离开,她没有丝毫犹豫,希望自己展露“真颜”时,林厌述不要后悔……从此她成了男人可望不可即的存在,身披无数马甲,还有七个大佬哥哥无限宠爱,父亲是世界首富。

《前妻可望不可即》精彩片段

京城第一豪门,林家。

“果然是孤儿,没人教养,当真是一点礼义廉耻都不懂,生为人妇,竟然深夜喝得如此烂醉如泥,你到底有没有把林家的规矩放在眼里?”

端庄娴雅的林夫人白雅芝气得胸脯起伏,厌恶地望着刚进门的林家儿媳——秦声微。

“妈您说笑了,林家规矩我自然是记得的,只是林家似乎没有哪条规矩规定我不能喝酒?”

秦声微动作一僵,再抬头时,目光淡淡,仿佛没有听出白雅芝言语中的刻薄,她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若不是白雅芝特意安排人拦她,泼了她一身酒,还想找人拍她果照,害她收拾这帮人废了不少时间,她也不至于到这个点才回家。

现在白雅芝倒来质问她,也是可笑。

秦声微被自己身上的酒味熏得难受,小腹更是一阵一阵的疼,她此刻只想赶紧上楼洗漱,换身衣服。

她脱下高跟鞋,换上家居拖鞋,目光却突然在鞋架旁一双不属于她的粉色高跟鞋上顿了一秒。

她回过头,就见林夫人身旁多了一位穿粉色旗袍的妙龄女子。

这人,秦声微认识,是陆南星。

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陆南星是她老公林厌述的白月光。

一去Y国三年整,今天刚回来,没想到这就着急忙慌的上赶着来了林家。

“秦小姐,我是外人本不该多嘴,可是今天是伯母的寿辰,你于情于理都不该晚归烂醉,还如此顶撞伯母。”

陆南星气质高雅,宛若一朵清澈的白莲,她一脸不赞同地皱了皱眉头,出言为白雅芝打报不平。

可不论她如何掩藏,眼底那一丝蔑视和厌恶却根本藏不住。

秦声微轻笑了一声。

陆南星眉头皱的更深了,声音也提高了几分,“你笑什么?”

秦声微笑魇如花,眸光中透出嘲讽,“我笑你教训我的样子,可真没把自己当外人。”

秦声微这话不留情面,臊得陆南星脸皮一红,气恼地咬唇,气息不顺。

“南星本来就不是外人,若非有的人手段肮脏,本来林家少奶奶的位置,就该是南星的!”

白雅芝面露不悦,将陆南星护在身后,慈爱地拍了拍陆南星的手,意有所指的讽刺道。

“妈,您不用拐弯抹角,想骂我记得指名道姓,不然想骂我的人太多,我怕您排不上号。”

这些话,结婚三年,秦声微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从一开始会委屈、难过、不理解,到如今反倒是百毒不侵了。

“还有,就算您再遗憾,可现在我才是林家的儿媳妇,您这胳膊肘还是往里拐点的好。”

“你!”白雅芝气的险些端不住名门夫人的气度,身子都晃了晃,抬手捂在心口,一副怒火攻心的模样。

“够了,秦声微,道歉!”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终于起身,站在了白雅芝的身旁,搀扶住了白雅芝。

“儿子,你娶的好妻子啊,妈是管不了她了,妈年纪大了,一生没受人半点气,如今却......你是妈一手养大的,她是你妻子,妈认了,妈不该跟她争。”

白雅芝抬手抹泪,眼泪说掉就掉,一番话把自己描述的比电视剧里还委屈。

林厌述搀扶着白雅芝坐下,俊逸的脸上霎那间落了一层寒冰,眸色沉冷,有几分厌恶地看着秦声微。

“今天是妈的生日,你说话不该这么难听,况且这本就是你的错,道歉。”

林厌述言简意赅,却字字句句都踩在秦声微跳动的神经上。

秦声微转头,看了一眼躲在林厌述看不到的角落,露出一脸得意之色的白雅芝,心生烦躁。

林厌述只知她说话难听,可知白雅芝做的事有多难看?

指使人拍自己儿媳妇的果照,这等行径落在别的世家眼里,只怕是不够别人当笑料的。

秦声微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忍耐,心口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痕,又一次被林厌述的话轻易地扯开,她垂在身侧的手指都掐的泛白。

罢了,三年来,这样的事数不胜数。

林厌述又有哪次看到了?

秦声微懒得理会林厌述,越过阻拦的男人,走上楼。

被人泼酒的时候,秦声微不小心咽了些许,此时肝绞痛的厉害,实在没力气与人争辩。

何况争也争不出个所以然。

她已经习惯了。

林厌述看着秦声微无所谓的背影,怒火在胸腔中翻涌,脸上的寒意更甚,语气中透着几分彻骨的冰冷。

“秦声微,你果然如传闻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怪京城人人都对你避如蛇蝎,厌恶至极。”

秦声微闻言脚步一顿,本就泛白的指尖生出些许疼痛来,一瞬间连呼吸中都裹挟着刀子,心脏每跳动一下,就疼得厉害。

秦声微不怒反笑,认真的点点头,笑得肆意又张狂。

“这也算夸我漂亮吧,谢谢啊。”

说完,秦声微头也不回的关上了房门。

林厌述攥紧拳头,看着秦声微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眉头紧皱,眼神如同冰刃令人不寒而栗,他低声冷斥。

“无可救药。”

............

二楼房间内。

【药要记得吃,小心肝,你的肝沾不得酒精,再沾酒精就等死吧。】

秦声微看了眼微信,摁灭手机,翻出藏在衣柜下的索拉非尼,没就水干咽了两颗,然后就那么靠坐在床边上闭着眼睛等着疼痛过去。

直到肝里的疼痛没那么要人命了,她才摸出手机回了一句。

【谢谢小宝贝,你的小心肝会小心肝的。】

【......】

【疼死你活该。】

秦声微看着对方气急败坏的消息勾了勾唇,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然后拿了睡衣去浴室洗了个澡。

直到身上的酒味散尽,秦声微才关了淋浴器,穿上睡衣,边擦头发边走出来。

正准备吹头发,房门被敲响了。

白雅芝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秦声微,你出来,我们聊聊。”

秦声微手指一顿,然后面无表情,干脆利落地摁开吹风机,呜呜地吹风声,把白雅芝讨厌的声音淹没的一干二净。

门外的白雅芝也听到了风筒声,气的想踹门,但是想到书房的林厌述,白雅芝咬牙忍了下来。

直到吹风筒的声音停下,白雅芝怕秦声微又起幺蛾子连忙开口,“厌述要跟你离婚,你不出来,这离婚协议书就......”

白雅芝话没有说完,房门就打开了。

果然提到林厌述,秦声微不可能坐的住。

白雅芝拿捏了秦声微,眼底难免多了几分得意。

秦声微懒得理会白雅芝,她看着白雅芝手上的离婚协议书,握着门把手的手指攥紧,声线多了一丝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

“离婚协议书是他让你给我的?”


白雅芝看秦声微竟然丝毫都不惊讶林厌述要跟她离婚,脸上多了几分疑惑,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

“没错,就是厌述亲自让我给你的,他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你,你赶紧签了,给我滚出林家。”

白雅芝把离婚协议书塞进秦声微手里,忙不迭地打开印泥。

秦声微看着离婚协议书的内容,却忍不住皱眉。

离婚协议书上竟写着净身出户。

当初和林厌述结婚,不过是林厌述为了从林老爷子那得到股份,需要一个结婚的人,而她自荐上位。

虽是协议婚姻,但是林厌述绝不可能如此小气,连说好的一百万报酬也不付。

更何况经白雅芝手拿来的东西,可信度为零。

“这不是林厌述的意思吧?”

秦声微将离婚协议书塞还给白雅芝,虽是疑问句,却是笃定无比的语气。

虽然如今结婚协议还有三日就到期了,但只要林厌述没开口,秦声微就不会主动离开。

白雅芝没想到自己的谋划竟然被直白地戳穿了,顿时目光闪烁,随后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竟是面露狠色,不顾名门贵妇的身份,抓住秦声微的手指,强行往协议书上摁。

秦声微自然不可能让白雅芝得手,她迅速后退一步,避开白雅芝的手。

白雅芝只来得及抓到秦声微脖子上的吊坠。

可秦声微没想到,白雅芝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吊坠。

白雅芝得逞之后,忽然就整个人往后倒去。

秦声微的房间正对着楼梯口,这摔下去只怕伤的不轻。

秦声微连忙伸出手想抓白雅芝,却只抓了个空。

“啊——”

白雅芝一声惨叫,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来人,救命啊!秦声微疯了,她把伯母从楼梯上推下去了!”

陆南星的喊叫声传来,配合的严丝合缝。

秦声微浑身的血液瞬间凉了一半,她漠然地收回手,冷眼看着楼梯下假装昏迷的白雅芝,嘴角勾起一丝嘲讽。

为了对付她,这是联手演上苦肉计了?

“妈!”

林厌述听到声音出来,就看到秦声微收回手的动作。

他看着磕破头已然昏迷的白雅芝,和白雅芝手中属于秦声微的毛巾,顿时脸色阴沉,仿若风雨欲来。

他越过秦声微身边,将秦声微身子撞得一偏,阴冷如寒潭的声音,令人浑身发冷。

“如果妈有什么事,你拿命来赔。”

秦声微僵在原地,错愕地看着林厌述的背影,耳边的喧闹声仿佛都消失了,只留下林厌述那一句冰冷的,“你拿命来赔”,在不断的循环。

秦声微听着耳边那声音,脸色苍白,头发上残存的湿润仿佛从头沁到脚,让她如坠冰窟。

............

救护车呼啸而来。

秦声微这个林家儿媳妇却没能上车。

反倒是陆南星哭的泪流满面,握着白雅芝的手跟着上了车。

秦声微惨白着一张脸,在林家下人各式各样的目光中,从车库选了一辆路虎,还是忍痛往医院开去。

白雅芝被送进了ICU。

秦声微看着手术室的红灯,微微出神。

从二楼的楼梯摔下来,竟然也能进ICU,白雅芝可够“倒霉”的。

这戏未免拙劣了。

“你这个杀人凶手!”

陆南星一看到秦声微,就红着眼睛指控,泪水涟涟,仿佛秦声微杀了陆南星亲妈。

秦声微冷漠地拨开陆南星的手指,言简意赅地反驳,“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到了现在你还要撒谎吗?我亲眼看着你推伯母的,伯母她不过是指责了你几句,你竟然就下杀手,你还有人性吗?”

陆南星不依不饶,一口咬定就是秦声微推的人。

秦声微正想解释。

林厌述却冷冷开口,“秦声微,不要再狡辩了。”

白雅芝被推进ICU前,亲口指认的秦声微,更何况还有吊坠作为证物,人证物证齐全。

林厌述没想到秦声微到了现在,还敢做不敢认。

林厌述脸色阴郁,话锋如刀,看得秦声微心头一跳,她本能地想要解释。

可林厌述却转过头,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滚,我不想看到你。”

秦声微解释的话尽数卡在喉咙。

可是看着林厌述通红的眼底藏着的担忧,她最终没忍心急在这一刻与他争辩。

秦声微情绪起伏太大,刚吃的药都白费了。

她的肝疼得越来越厉害,却远远不及心脏的刺痛。

可继续留在这,只会被厌恶,她干脆转头往急诊室走去,想找医生开片止痛药。

医者不自医,虽然她精通医术,可中医手边没有银针,能做的事并不多。

更何况她的肝是手术摘除的,少了一半的肝,硬件太脆弱,再调养也是杯水车薪。

好不容易到了急诊室,秦声微吃下止疼片,缓了缓,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可她气还没喘匀,陆南星就来了。

“背上了杀伯母的罪名,现在厌述哥哥一定恨透了你,你猜他会不会跟你离婚呢?”

陆南星把玩着头发,得意洋洋地看着秦声微,全然没有了在林家时那副端庄贤淑的面具。

秦声微抬眼扫了陆南星一眼,冷漠地吐出五个字,“丑人多作怪。”

“......”陆南星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她和秦声微长得有几分相像,人人都说林厌述娶秦声微是找了陆南星的替身。

可哪有替身比本人更漂亮的?

秦声微这张脸,即便是陆南星也不得不承认,秦声微比她好看太多太多了。

陆南星被踩中了痛脚,也懒得再装,露出了狰狞的神色,她抓过桌上一瓶医用酒精,打开盖子,就冲秦声微冲去。

“秦声微,不知道你就剩一半的肝,能不能承受的住一瓶酒精呢?”

秦声微抬手挡住酒精瓶,心中讶然,陆南星是怎么知道她只有一半的肝的?

当年林厌述被刺杀肝衰竭命在旦夕,她取下一块肝换给林厌述,还签了保密协议,除了她和医生,不该有人知道才对!

然而秦声微来不及思考,陆南星再次冲了上来。

秦声微眸子微眯,神色一凛,一脚将陆南星踹翻,抢过陆南星手里的酒精瓶,将酒精灌进陆南星嘴里。

“呕......”

高浓度的酒精味道恶心又刺激,陆南星被灌的连连作呕!

“秦声微,你在干什么!”

林厌述暴怒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几分慌乱。

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道将秦声微重重地掼到一边,秦声微头磕到了墙壁,发出一声巨响。

秦声微整个人瞬间头晕目眩。

朦胧中,秦声微看到林厌述抱着陆南星,居高临下,厌恶至极的说道。

“秦声微,她死了,你觉得你能活下去吗?”

秦声微闻言,忽然觉得浑身失去了力气,她靠在墙上,只觉得很想笑。

谁能想到,短短一小时之内,她这条命就已经赔出去两次了。

秦声微扯了扯嘴角,可嘴角却仿佛坠了铅,她无力地掩面,挡住了医院明晃晃刺眼的白炽灯,也挡住了脸颊上滑落的湿润......


不知坐了多久。

秦声微晃了晃头,那眩晕的感觉渐渐淡去,在地上做了太久,她的肌肉有些酸痛,浑身的血液已经彻底凉透,连指尖都泛着寒意。

她扶着墙艰难地站起身,拨通了一个电话。

“二哥,能帮我把离婚协议书送来吗?”

............

白雅芝那边刚出ICU,陆南星又进去了,林厌述一张脸面无表情,眼底似乎又无数的寒意凝聚,又散开,像是在做什么痛苦的挣扎。

秦声微走向林厌述,看了林厌述一眼,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

“你不该对陆南星动手,她捐了一半的肝给我,她受不了酒精的,那么高浓度的酒精会杀死她的。你最好祈祷她没事,否则警察......”

林厌述看到秦声微在他身旁坐下,微哑的嗓音响起,可话说到一半,他又停住了。

秦声微闻言,却是讶然,随后苦笑了一下。

心中的疑惑顿时解了大半,她就说陆南星发什么疯,拿酒精灌她。

原来是个连环计。

林厌述竟然一直以为,捐肝给他的人是陆南星?

太可笑了。

难怪这两个女人要联手做局。

一天之内把对林厌述来说,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同时送进ICU。

林厌述定然恨死她了......

“无论如何,你不该对家人动手......”

林厌述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秦声微平静地打断了。

“我们离婚吧。”

她将离婚协议书递到了林厌述的面前,见林厌述没有反应,又重复了一遍。

“你我的结婚协议快到期了,如今你拿到了股权,你爸也已经被你控制住了,我对你来说已经没有用了,我们离婚吧。”

林厌述听到这话,猛地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声微。

秦声微要跟他离婚!

秦声微?

跟他离婚?

明明每个字林厌述都听得懂,可连起来,林厌述却觉得自己听不明白。

结婚三年,林厌述只确定两件事。

一是,秦声微是个人渣。

二是,秦声微爱他入骨。

可现在秦声微跟他提离婚?

秦声微看着林厌述震惊的神色,突然觉得解气,她三年来从来没有一刻像此时一样轻松。

原来不用强迫自己再去捂一颗永远也捂不热的心,是这么轻松愉快的事。

三年来,她承受了林厌述太多的厌恶。

秦声微突然觉得好累。

明明这一次也只是白雅芝和陆南星设计的众多陷害中平平无奇的一次。

可是她真的累了,甚至都失去了解释的欲望。

话不投机半句多。

就当是她害得白雅芝摔跤。

就当是她害得陆南星洗胃。

就当是陆南星救了林厌述。

反正林厌述也不会在乎。

而她如今,也不在乎林厌述的态度了。

一切都该结束了。

望着秦声那仿佛枯井一般波澜不惊,死寂的眼眸,让林厌述没来由的心脏空了一拍。

秦声微的眼睛不该是这样的,她的眼中明明应该盛满了他的影子,只要望向他,就时时刻刻热烈又温存,写满了不用解读就能一眼望穿的爱意。

而不是这样一双冰冷的,空无一物的眼睛。

“是因为刚刚我推你吗,我只是一时情急。”

林厌述本能地解释着。

秦声微却摇了摇头,“不是,就是我该离开了,协议也到期了,不是吗?”

是,协议到期了。

林厌述从来没想到,这件事会是秦声微主动提出来。

秦声微怎么可能会提出要离婚呢?

一定是又跟他闹脾气,生死关头,秦声微为什么还要耍小孩子脾气,开这种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

难道觉得离婚就可以逃避责任了吗?

林厌述心有点乱,有些不耐烦地开口。

“这件事等回去再说,这几天他们都还要养病,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分心。”

林厌述面色沉冷,轻描淡写地将文件放到一边,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只是他略微颤抖的手指,却暴露了他此刻的不平静。

秦声微看着林厌述,眼眶有些发酸。

她有些担心三天后,她还有没有如同今天一样,一往无前,离开林厌述身边的勇气。

可看着林厌述皱眉的样子,秦声微终究还是最后一次心软了,她体谅的点点头。

“好,三天后,我来找你。”

白雅芝和陆南星达成了目的,再给他们三天时间演戏,应该也够了。

三天后,协议也彻底到期了。

说完,秦声微站起身,心底仅剩的一抹不甘作祟,她笑了笑,开口。

“友情提示,如果陆南星只有一半的肝,她现在应该在殡仪馆,而不是在ICU洗胃,毕竟我灌了不少酒精。”

林厌述闻言一愣,忽然想明白了什么。

他想问清楚,秦声微却已经离开。

林厌述猛地起身,去诊疗室调取了陆南星的病历,翻到了身体器官那一页。

陆南星并没有少一颗肝。

那是谁给他捐的肝?

林厌述猛然想到了秦声微那双美艳凌厉的眼睛,那双眼睛即便是笑着都似带着三分嗔骂,让人又爱又恨。

可是,秦声微日日喝得烂醉,怎么可能捐肝?

如果不是秦声微捐的肝,那她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

林厌述心思紊乱,追出医院,想拦下秦声微,却见秦声微坐着一辆全球限量迈巴赫扬长而去。

那并不是林家车库的车。

那来接秦声微的人是谁?

秦声微一个孤儿,不可能有这么有钱的朋友,唯一的可能就是秦声微在娱乐圈认识的投资商。

秦声微虽然是娱乐圈里知名的花瓶废物,但一张脸持美行凶,对秦声微有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所以秦声微是找到了下家,才着急要跟他离婚?

林厌述一时间神情阴鸷,周身的气压骤降,连带着周边的空气温度都下降了几分,一双晦涩的眼眸中,墨色翻涌。

秦声微太天真了,有他在,谁敢真心娶她,不过是被人当成送上门的玩物。

不出三日,等秦声微撞了南墙,自己就乖乖回来了。

林厌述压下心底那丝不悦,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助理盯着秦声微。

............

全球限量的迈巴赫最终驶入园林之中,停在了一座百年古宅门前。

秦声微从车上下来,古宅门前两排黑衣保镖和等候已久的女佣立刻异口同声地喊道。

“七小姐,欢迎回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