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愿只护一人心

我愿只护一人心

若雪作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姒锦始终将家族的使命牢记在心,誓死拥护君上,谁知最终居然落得个满门抄斩的结局……回想前世的痛苦,那一幕幕残忍至极,鲜血横流的场景,她的心头便怒火中烧;为了报仇,她小心谨慎,伪装自己,将她的复仇之心藏在暗处,为的就是能够一招制敌。

主角:姒锦,萧棣   更新:2022-08-17 18: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姒锦,萧棣 的其他类型小说《我愿只护一人心》,由网络作家“若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姒锦始终将家族的使命牢记在心,誓死拥护君上,谁知最终居然落得个满门抄斩的结局……回想前世的痛苦,那一幕幕残忍至极,鲜血横流的场景,她的心头便怒火中烧;为了报仇,她小心谨慎,伪装自己,将她的复仇之心藏在暗处,为的就是能够一招制敌。

《我愿只护一人心》精彩片段

阴暗潮湿的水牢,透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冰冷的寒潭中,女子奄奄一息地站在水中,身着血衣,两侧的墙壁上有两根粗壮的铁链牢牢锁在女子手腕处。

虽然脸上布满了刀痕,恐怖不堪,可还是无法遮挡女子原本的倾城容貌。

“咣当”一声,不远处的铁门发出一声阴冷的声音。

“参见皇上,贵妃,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贵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侍卫的声音齐声响起。

“那贱人可还活着?”

阴冷的声音响起,带着十足的唾弃和厌恶。

“启禀皇上,未死!”

侍卫话音刚落,通向寒潭的铁门骤然打开,一群人缓步走进。

走在最前面的男子一身龙袍,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漆黑的眼眸深邃阴冷,俊冷的面容金贵不凡,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之气。

旁边站着的女子牡丹长裙加身,鬓发低垂斜插碧玉凤钗,眉目之间噙着娇嗔的笑容。

“姐姐,近日可好,本宫和皇上来看你了!”

女子嗓音尖锐,看着浸泡在寒潭中的姒锦轻笑了声。

原本睡着的女子缓缓醒了过来,抬起一张恐怖的面容看向寒潭边上站着的众人。

目光从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留在那身着龙袍的男子身上,一滴血泪从眼角滑落,眼底噙着恨意,用力吼出了一个含糊不清的字。

“滚!”

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那女子口中空无一物,只剩下一个黑漆漆口洞。

男子冷笑一声,一双眼眸冷冷落在姒锦身上。

“让朕滚,那你想要谁来?我那位皇叔?”

说完,男子摆了摆手,一旁的太监端着一个托盘上前,托盘上放着一个酷似人头的东西。

随着盖在上面的黄布被人掀开,姒锦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熟悉到每每想起来,她心口就疼得难以呼吸。

“锦儿,我可能护不住你了,天祈并非良人,万事莫信!”

那是他临走前的叮嘱,即使他知道他率兵北上乃是她与萧南辰的计谋,可他还是去了!

“啊!”

看着托盘上的人头,一行行血泪从姒锦眼眶滑落,她喊叫着,挣扎着,想将手从铁链中挣脱,抢过他的首级。

可不管她如何挣扎,嵌入墙壁的铁链只发出“咣咣”的声响,铁链纹丝未动。

看着挣扎着的姒锦,萧南辰眼底闪过一抹快`感,唇角微勾。

“你知道朕这位皇叔,是如何被俘的吗?”

萧南辰转头看向托盘上的人头,声音一字一顿地在水牢响起。

“朕先是用你的书信引他秘密回京,而后在金龙潭设伏,不得不说,朕这位皇叔不愧是大硕的战神,上千人都无法将他擒拿。”

“可在他得知你被关水牢后,却自愿受降,只为换你出水牢。”

“啊!”

姒锦还是挣扎着,她看着托盘上的人,血泪模糊了视线。

为什么?

你不是恨我了?

我姒锦不值得,你是大硕的战神,是令各国闻风丧胆的战场阎王,是大硕的晋王,是这天下的神,你不应该回来的!

看着满脸挂着血泪的姒锦,萧南辰眼底闪过抹不甘,猛地一拂衣袖,托盘重重砸在地上。

而放在托盘上的头颅却翻滚了下,掉进了寒潭,随着水流的流动,朝着姒锦漂浮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头颅,姒锦缓缓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这对狗男女,眼底充满了嗜血的恨意。

如果有来世,她一定要让这对狗男女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如果有来世,她一定护他一生无忧!

这辈子他守着她,下辈子,换她守着他......

“姐姐,先别急着痛苦,本宫还给姐姐准备了一件礼物。”

身着牡丹长裙的女子缓缓开口,语气含着几分笑意,摆了摆手,另外一个太监端着一个托盘上前。

上面的布匹被拿开,只见托盘中,放着一个染血的孩童手掌。

“姐姐应该猜到了吧?不错,这就是你那个傻儿子,本宫特意让人砍下了他的右手,好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

沐皎月看着姒锦,眼底闪过一抹怨恨。

姒锦看着托盘,抗拒的摇着头。

不会的!

在她被俘之前,她就让人秘密将离儿送去了金陵城的外公家......

沐皎月,她的表妹,只比她小几个月,因家族变故,而后被送往了京都,养在将军府,说一声将军府的二小姐都不为过。

平日里但凡有好的东西,宁愿委屈她,都要给她一份。

可姒锦做梦都没有想到,沐皎月狼子野心,与萧南辰合谋,送了将军府一个诛灭三族的大礼。

阿离,她的离儿!

“啊!”

刺耳的声音突然在水牢中响起,让众人纷纷一震。

只见那原本面如死灰的女子突然仰头,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一口鲜血从女子口喷出数尺之远。

寒潭中的血水,也随之越发红得刺目。

姒锦阴冷着眼眸,看向不远处的萧南辰,红.唇轻启,一句话从口中无声吐出。

“萧南辰,沐皎月,如果有下世,我一定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夜色撩人,红烛摇曳。

晋王府中灯火通明,前院里,还有不少人举酒对饮,议论着今日这一桩婚事。后院之中,守卫森严的喜房外,侍卫们静静的守卫着。

姒锦恍惚中,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姒锦,你给本王听好了,你这一辈子只能是本王的王妃,想要和萧南辰双宿双飞,除非本王死!”

阴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姒锦终于慢慢恢复了意识。

她缓缓睁开眼眸,看着身上穿着黑色里衣,敞着胸膛的男子,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

竟然是萧棣——

他还是如她记忆中的那般模样,俊冷的面容如寒冰雕刻,眉头永远都皱着,似是从未舒展开,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透着疏离和阴冷。

可就是这样的他,却为了她甘愿赴死!

还能看到他,真好!

泪水不断从眼眶涌出,姒锦想要抬手摸摸那熟悉的眼眸和那紧皱的眉头,却被人猛地攥住了手腕,钳制在了头顶。

霸道凶狠的吻惩罚般落在她脖颈上,带着一股钻心的疼痛。

看着头顶上方的大红色床幔,姒锦微微一怔。

为什么眼前这一切会如此真实,远处的正桌上,两根龙凤烛发出刺眼的烛光,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喜庆的大红色。

门窗上贴着喜字,红得耀眼,地上还有一件被撕碎的喜服和红色的肚兜……

看着眼前这一切,姒锦突然意识到似是有什么不对劲!

她重生了。

重生到了她和萧棣的大婚当日,而她和萧棣所有的悲剧,也是从这个洞房花烛夜开始。

陡然想起什么,姒锦开始挣扎了起来,她看着身上的人,一边流泪,一边哽咽着声音喊道。

“萧棣,不要,你会中毒的!”

“中毒?”

萧棣抬头,看着身下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一抹心疼从眼底一闪而过,苦涩地勾唇。

“锦儿,从我认定你的那刻起,我就中毒了,如果我会死,那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不是……”

姒锦还准备说什么,不想被身上的人凶横地堵住了唇.瓣,泪水模糊了视线。

既然要重生,为何不早重生一日!

哪怕重生在洞房花烛前,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和萧棣洞房!

她身上带着一种叫合欢吟的情毒,这种毒不会对她造成什么伤害,可对于和她欢好之人,毒素会侵入对方的五脏六腑,每欢好一次,毒素就加深一份。

上一世,直到萧棣的毒侵入心脉,她才知道,自己的身体一直养着这种毒。

……

姒锦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端着铜盆走了进来,看到姒锦满身的红印,眼眶骤然一红。

“小姐,我昨晚听到你的声音,想要进来救你,可孔统领硬是拦着不让我进。”

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姒锦眼眶一热。

初一,她是她在十二岁上街时,从街上捡回来的,因为捡她回来的时候是初一,所以就取名叫初一。

上一世,初一三番两次在她面前说,萧南辰与沐皎月有奸情,可她却从未相信过。

“王爷也真是的,小姐刚刚过门,他怎么能如此对待小姐呢?”

看着姒锦身上的青紫痕迹,初一一脸心疼地道。

姒锦勾唇笑了笑,伸手摸上小丫头白皙稚嫩的脸颊,这一世,她还能见到她,真好!

上一世她受人教唆,将初一从身边赶离,在她生下阿离当晚,初一就失足掉入了井中。

姒锦想,她身体虽有情毒,可被伤害的人只有萧棣,情毒对她自身是没有伤害的,那是不是意味着,阿离也会无碍?

可阿离一出生就成为了痴傻,是不是阿离出生当晚,初一看到了什么,所以才会被灭了口。

坐在妆奁前,姒锦看向了镜子里面的自己。

王妃的头饰尊贵无比,白皙的肌肤在晨光下几乎透明,一张宛若天人的脸,如造物者神笔勾画。

几近融合了世间一切容貌的绝妙之处,美的心惊动魄,勾魂摄魄,眉目间脱了稚气,却多了一丝媚态。

想到那张被毁的容貌,姒锦眼底闪过一抹嗜血的恨意,手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发钗。

“王妃!”

门外传来男子低沉的嗓音。

“王爷有军事要处理,让王妃独自一人进宫谢恩!”

孔荻,萧棣的侍卫统领,上一世为护她逃离,被萧南辰乱箭穿心。

姒锦正准备让初一出去应一声,大婚第一日,进宫拜谢皇上和皇后这是规矩,上一世也是如此,只是上一世萧棣并未同她一同进宫。

突然想起什么,姒锦猛地从椅子上起身,快步走出去……

“王妃恕罪,殿下有紧急军务要处理,暂不方便见王妃!”

两个侍卫跪在地上,拦住了姒锦的去路。

“让开!”

看了眼寂静的院落,姒锦眸光淡淡落在两人身上,眼底闪过一抹凛冽。

“王妃恕罪!”

两人依然跪在地上,语气恭敬,可身体却未曾移开半步。

姒锦正准备越过两人走进院子,却被跟在一旁的孔荻抬手拦住了。

“王妃还是请回吧!王爷现在无暇见王妃,王妃还要进宫谢恩,如若误了时辰,恐皇后娘娘会怪罪!”

姒锦没有再继续争辩,而是直接抽出其中一个侍卫的佩剑,抵在孔荻的脖子上,冷冷抬眸吐出了几个字。

“本王妃说让开!”

孔荻对于抵在脖颈上的剑视若无睹,漆黑眼眸似是有些不耐,声音不疾不徐地响起。

“殿下有令,王妃不得踏入锦院半步,如若王妃执意如此,那就劳烦王妃动手吧!”

看着执拗的孔荻,姒锦突然笑了,下一刻剑刃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现在呢?”


孔荻漆黑的眼眸落在姒锦身上,一抹疑虑从眼底一闪而过。

静静看了一会,似是并不相信姒锦会动手,声音幽冷地道,“属下已经说过了,殿下在处理政务......”

只是孔荻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姒锦的脖颈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孔荻猛地瞪大眼睛,而后跪地。

”王妃......”

姒锦拿着剑闯进了院子,没有去萧棣的书房,而是直接去了卧房。

初一怔怔地跟在后面,从姒锦拔剑那刻起,初一就没能反应过来。

“砰”的一声,房门被推开,让里面的人齐齐一怔。

紫檀木的床榻上,一道颀长的身影静静躺在上面,男子黑发束起,身着四爪玄色蟒袍,明显是一副进宫的打扮。

只是此刻,男子气息薄弱,面色苍白毫无血色,薄唇上还带着一丝血迹。

果然!

姒锦鼻子一酸,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紧接着拿在手中的剑骤然从手心滑落,重重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上一世,萧棣并未陪她入宫,当时她对于强迫她洞房的他,只有厌恶和憎恨,得知他有政务要处理,她便独自一人进了宫。

而后又在锦绣宫激怒了梅妃,便将一切都归咎在了萧棣身上,这让她更加恨他。

而后一连两天并未见他出现,只是听到初一隐隐提到,在府中见到了跟随萧棣的军医何首乌。

姒锦在床榻前站了许久,这才转身看向了何首乌。

“王爷如何?”

何首乌跪在地上,听到姒锦问,眼底闪过一抹诧异,开口道。

“王妃恕罪,臣无能,并未诊出殿下因何原因而吐血,又因何缘由而昏迷,从脉象来看,王爷脉象无异。”

“臣思量,应当是王爷这几日准备大婚事宜......劳累过度所致。”

姒锦心口一紧,下意识蹙了蹙绣眉。

不对。

萧棣征战沙场数年,身体岂是一般人可比,就算是劳累过度,也不会吐血以至于昏迷。

姒锦怀疑,此次萧棣吐血昏迷,八成应该是因为昨晚和她洞房,毒素入侵所致。

姒锦看向了何首乌,冷声道。

“我酉时而归,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知道王爷吐血的原因!”

上一世她并未过多关注锦院,但关于晋王大婚后昏迷的事,并未有人提起过。

那就说明,这一次的昏迷众人并未当回事,这才导致后面,当发觉萧棣中毒的时候,毒素早已侵入心脉。

“臣,遵命!”何首乌立即回道。

看到姒锦坐在床榻边上给萧棣细心地擦着嘴边的血迹,不仅是初一,就连孔荻,卯风几人都一脸见鬼的表情。

京都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姒家大小姐姒锦,从小倾慕太子殿下萧南辰,这是被迫才嫁入的晋王府。

听说大婚前一日,还曾传书信到东宫,约太子殿下前去大将军府幽会。

之前见到姒锦提剑入内,卯风,丑命甚至以为姒锦是因为被殿下夺了身子,来拼命的。

看了眼昏迷中的人,姒锦从床榻边上起身,看向了几人。

“封锁王爷吐血昏迷的消息,不准有任何消息传出锦院。”

“是!”

孔荻嘴上应着,可眼底仍然闪过抹不耐。

王爷大婚次日就吐血昏迷,此事非同小可,一旦被有心人得知,必然会大做文章,甚至还会引起朝堂动荡,从而牵连将军府。

几乎在王爷昏迷的那刻起,他就封锁了锦院。

只是孔荻的想法还未落,就听到姒锦的声音再次响起。

“暗地里让人透露消息出去,就说昨晚我与王爷洞房,我誓死不从,故而用匕首伤了王爷!”

“王妃?”

“小姐?”

众人齐齐一愣,纷纷不可思议地看向了姒锦。

王爷吐血昏迷,此事非同小可。

可大婚当日,王妃拒绝洞房,故而用匕首伤了王爷,此事一旦皇上怪罪,撤销婚约不说,甚至还会怪罪王妃,到时候必然会牵连将军府。

“按我说的做。”

姒锦面色清冷地看向了孔荻,语气透着一股不容置喙的霸气。

“王爷吐血昏迷的事情绝不能传出去,今日.你带何首乌来王府时,必然有人看到,以防被有心人利用大作文章,我们必须先找一个说辞。”

她不知道自己是何时中的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的毒,甚至都无法断定,毒是否与萧南辰和沐皎月两人有关。

为今之计,她只能先让对方认为,自己和萧棣还未圆房,好以静制动!

——

冰天雪地之中,一道瘦弱的身影静静跪在锦绣宫门前,女子面色略显苍白,长长的睫毛覆盖着一层冰霜。

看着漫天的风雪,姒锦唇角微微勾起一道浅淡的弧度。

“小姐,梅妃竟然趁着王爷没有来,就罚跪小姐,太不公平了!”

初一跪在一旁,委屈地道。

“你不懂!”

姒锦眼眸淡淡看向了面前的大殿。

“有些债欠下了,就得还。”

梅妃,萧棣的亲生母亲,景泰帝宠到骨子里的女人,正因如此,所以天生就养了一副天真任性的性子。

其实她这个儿媳一直都是她的肉中刺眼中钉,可是姒锦做梦也没有想到,上一世,她为了护着她,以命换命死在了大殿上。

初一有些不解,蹙了蹙眉头,低声嘟囔道。

“可是昨晚被王爷折腾了一夜,今日又在这冰天雪地罚跪,身子怎能受得了?”

想到昨晚,姒锦面色染上了一抹羞红。

可想到如今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萧南辰,又沉了下眼眸。

眼前的这冰天雪地,比起上一世她待了三个月的寒潭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度过的三个月。

冰冷的湖水,不断侵蚀着她的五官,让她最后就连死都成为了一种奢望。

想起上一世的种种,姒锦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身上的衣衫,以此压制心口的恨意。

“锦儿?”

一道刻在骨子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姒锦全身猛地一怔,眼底涌起嗜血的恨意。

来人身着明黄长袍,身后披着玄色斗篷,墨发被一支上好的羊脂玉束起,腰间系着祥云图案的腰带,脚上踩着一双明黄祥云图案的靴子。

看着跪在宫门前的姒锦,快步走了过去:“锦儿,你怎么跪在这里?”

“来,起来!”

男子蹲在姒锦面前,眼底均是心疼。

姒锦缓缓抬头看向了面前的人,这张温柔的面容,任谁看了都是谦谦君子的模样!

可是却无人知,在这张面容下,却藏着一颗毒蝎心肠,所有好,所有温柔,均是利用罢了!

萧南辰,她誓要让他血债血偿!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