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离婚后前妻桃花泛滥

离婚后前妻桃花泛滥

南树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没有什么愁是酒解不了的,买醉之后的季娉婷误惹神秘男人,当夜便逃之夭夭。这刚离婚便撞上桃花,她着实有些接受不了,更让她惊奇的是神秘男人,竟是她三年没见过面的首富老公……季娉婷真的生气了,这结婚后对自己不闻不问,害她独守空房不说,就连离婚都没有出面说句再见,她怎能容忍。

主角:季娉婷,傅司泽   更新:2022-08-17 18: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娉婷,傅司泽 的武侠仙侠小说《离婚后前妻桃花泛滥》,由网络作家“南树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没有什么愁是酒解不了的,买醉之后的季娉婷误惹神秘男人,当夜便逃之夭夭。这刚离婚便撞上桃花,她着实有些接受不了,更让她惊奇的是神秘男人,竟是她三年没见过面的首富老公……季娉婷真的生气了,这结婚后对自己不闻不问,害她独守空房不说,就连离婚都没有出面说句再见,她怎能容忍。

《离婚后前妻桃花泛滥》精彩片段

屏幕上,正循环播放傅氏集团的新闻。

“今年最新发布全球富豪榜单,傅氏集团原总裁傅忠明病逝,次孙傅司泽继承傅氏集团,以1136亿美金蝉联富豪榜首。”

“传闻一个星期前,有人拍到这位低调的千亿富豪跟当红女星安清彤贴身喂食……”

酒吧里。

季娉婷拿起酒杯猛灌了一口烈酒,喃喃道:“看见没有,跟当红明星贴身喂食的男人,就是我结婚三年没见过面的老公……”

整个画面傅司泽被大明星安清彤挡住,只拍到他脖子往下的地方。

闺蜜白飘飘伸手抢走她手里的酒杯,“娉婷,你别喝了。”

“让我喝。你们说,我季娉婷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傅司泽娶了我三年,时不时就传出跟各种女人的绯闻,我这位傅太太头顶一片呼尔浩特大草原,在傅家,我就是个茶余饭后的笑料。”

季娉婷心情郁结,十分不爽。

“我跟倾城帮你撕了那个妖精。”闺蜜白飘飘安抚着季娉婷。

“好,改天一起去撕了这对狗男女,还要把离婚协议书甩傅司泽脸上,糊他一脸。”季娉婷不断点头附和。

另外一个闺蜜夏倾城,长叹一口气,“宝贝,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在乎傅司泽这一根渣草。”

“谁在乎傅司泽了,结婚三年,我连傅司泽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我是在为自己头顶常年绿油油感到难过。”季娉婷伤心嘟囔。

“傅司泽一定长的又老又丑,所以才不敢在我面前露脸,一定是这样!”

脑补完傅司泽长相巨丑,季娉婷心里舒服了一点,“不行了,我得去洗手间吐一吐。”

“去吧,宝贝,快去快回。”白飘飘催道季娉婷。

捂着翻江倒海的胸口,季娉婷跌跌跄跄朝洗手间走去。

走了那么长的过道,季娉婷稀里糊涂找不到方向。

头好晕,口好干,洗手间在哪?

“给我姐姐送杯水过去,待会把她带到我这个包间来。”

不远处,季妍妍就像捕获到猎物一般盯着烂醉的季娉婷。

季妍妍是季娉婷同父异母的妹妹。

此时她正在和宋宇琛正在包间谈一单合同,包间的李总却对她动手动脚。

一样是季家的女儿,季娉婷也该为季家的公司出一份力!

“好的,季小姐。”

说着,服务生端着水朝不远处的季娉婷走了过去,“季小姐,您是想喝水吗,我这里有水。”

季娉婷太渴了,没有任何警惕,接过水杯,咕噜咕噜几口喝尽。

“季小姐,您是不是醉了,我带你去休息。”服务生见她把水喝完了,拉着她的手臂想送到季妍妍和宋宇琛手里。

季娉婷用力甩开服务生的手,“我要去洗手间,不想去休息。”

“季小姐,跟我走吧。”服务生死缠着季娉婷。

季娉婷预感到不对,挣扎之际甩开服务生的手臂,拔腿跑了。

看见眼前一个包间,她推门跑了进去,牢牢把门锁住。

只是,漆黑不见五指的包间,季娉婷前脚还没站稳,就被人抱起扔到沙发上。

陌生男人的嘴唇贴在她的耳边,沙哑撩人,“帮我,我会重谢你。”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季娉婷脑子晕乎乎,男人滚烫的身体,烫的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有了理智。

第二天。

季娉婷醒来,头痛剧烈。

她正窝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半侧脸颊紧贴着男人壁垒分明的胸膛。

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幕幕画面,季娉婷迅速弹坐了起来。

昨晚那杯水……

可恶的季妍妍,竟然联合服务员算计自己!

身旁躺着的这个男人也可恶,昨晚害她受了不少罪,季娉婷抬腿想踹他几脚。

刚抬起腿,季娉婷不由瞥见了他的脸,仅仅只是一眼,就沉睡的男人所吸引,他的脸庞雕细琢般完美,双眸紧闭,气场凛冽又桀骜,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从头到脚浑然天成的矜贵。

世上怎么会有长的这么帅的男人。

季娉婷花痴了几秒,气场强大到令人不由地畏惧,抬起的腿不由地放下,季娉婷抓起掉在地上的黑色呢大衣穿上逃出了包间。

......

次日。

傅司泽的办公室。

装饰奢华的办公领域,纤尘不染。

男人挺拔的身躯站在巨大的钢化玻璃前,耸入云端的大厦尽收他的眼底,仿佛整个世界被他踩在脚下。

“周权,十分钟之内,帮我调取到昨晚娱乐城888号包间附近的监控记录,一定要找到昨晚帮我的那个女人。”

昨晚他记得有一个女人闯进他躲藏的包间,救了他一命,可是,早上醒来他却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穿戴衣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丢失了一件黑色呢大衣。

傅司泽有些失落。

说好要补偿她,她怎么一声不吭就跑了?

最重要的是昨晚他没有做任何的措施,她很大的可能会怀上他的孩子!

他傅司泽的孩子,不是谁都有资格生。

更不可能让他流落在外。

所以,他必须找到她!

“是。”周权立马跑去调查娱乐城的监控。

八分钟后,周权再次回到傅司泽面前,“傅少,监控调取过来了。”

“给我。”傅司泽接过优盘插.进电脑。

一点开。

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跌跌跄跄出现在画面里,大概是她喝多了,她一直垂着脑袋,乌黑的长发盖住她的脸,导致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查,就算掀掉整座阳城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傅司泽阎黑的眸子紧盯着画面里的女人。

“是,傅少!”周权转身跑去找人。


傅家上下一片死寂。

约好今天傅司泽回来的,和预想的一样再次被放了鸽子。

季娉婷懊恼的补了个回笼觉,昨晚被压榨的有点狠,她实在承受不住。

到了傍晚,季娉婷拟好了一份离婚协议书放在桌前。

说来惭愧,结婚三年,季娉婷还从未见过自己的丈夫傅司泽,哪怕是这次他的爷爷去世,也不曾见过一面。

看着桌上自己拟定的离婚协议书,季娉婷长叹了口气。

见不到傅司泽人,只能自己主动打电话给他了。

跟管家要了号码,季娉婷用傅家的座机拨了过去。

铃声大约响了半分钟,对方才接。

这是第一次给自己的丈夫打电话,季娉婷微微紧张,“喂......”

“哪位?”

“季娉婷。”

季娉婷?

空气安静几秒。

傅司泽似乎对她这位妻子完全没印象。

季娉婷心里不是滋味,主动自报家门,“三年前跟你结婚的那位妻子。”

妻子两字,傅司泽刚毅的俊脸微拧,总算想起来季娉婷是谁。

“找我有事?”傅司泽声音寡冷问。

“有。”季娉婷抿了抿唇,“什么时候回家一趟,商量一下我们离婚事宜。”

听到离婚两字,傅司泽眉头微拧。

他爷爷刚去世没几天,她这是失去靠山,捞不到钱,打算摆脱他们?

记忆里,季娉婷这个女人贪慕虚荣,愿意嫁给他完全是因为他爷爷给的彩礼丰厚。

傅司泽从一开始对季娉婷印象就十分不好。

季娉婷见傅司泽对她爱答不理,只好自己主动说明打这个电话的来意:“爷爷已经过世,我想我已经没有留在傅家的必要。”

这三年来,她这位傅太太形如虚设,连领证都是律师代替办理的。

傅家上下除了傅爷爷,没有人把她当傅家的一份子。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他没有提离婚,反倒季娉婷先提了。

傅司泽揉了揉吃痛的额头,昨晚在娱乐城洽谈合作,没想到被对手穆氏集团的穆靖尧摆了一道,导致他到现在心情十分糟糕。

“过奖了傅先生。”季娉婷自嘲。

傅司泽这是在夸她,还是在损她?

她当然有自知自明,自己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

“所以你这是同意离婚了?”

傅司泽了然同意,“明天下午3点叶氏律师事务所签订离婚事宜。”

他跟季娉婷的婚事,是他爷爷硬塞给他的,她要离婚,他求之不得。

“好,我会准时过去。”季娉婷说道。

在她的意料之中,傅司泽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

翌日。

傅氏集团大厦。

周权办事效率很高,半天的时间,他就查到昨晚出现在娱乐城888号包间的女人。

经过一番排查,周权最后找到季娉婷的闺蜜白飘飘身上。

那天晚上季娉婷、白飘飘、夏倾城三人穿的是一模一样的闺蜜装,三人身材背影十分相似,当晚一个服务生看到白飘飘在888号包间停留过,便把消息卖给了周权。

“傅少,找到了,那个女孩叫白飘飘,是一名十八线还排不上号的小演员。”

“查一下她的行程,去见见她。”

“是。”

傅司泽推掉手上所有的工作,下午去了白飘飘拍摄影视的剧组。

白飘飘看到傅司泽的第一眼,就被傅司泽帅气的外表给迷的小鹿乱撞,“你、你好,是你们找我吗?”

“坐,我们傅少找你有点事想了解一下。”周权示意白飘飘坐下。

傅少?

这个世界上姓傅的人还真多。

季娉婷的老公就是这个姓。

白飘飘紧张不安看着傅司泽,“傅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昨晚你是不是去过娱乐城?”傅司泽双腿.交叠,紧眯起墨眸打量白飘飘。

她的外形,身材跟他记忆中一点不差。

“去过,跟我几个闺蜜去哪里喝过酒。”不知道眼前的人想打听什么,白飘飘一脸茫然看着傅司泽,“傅先生,你们是在找什么人吗?”

傅司泽没有正面回答白飘飘,依然冷漠看着她,“昨晚白小姐去过888号房间?”

888号房间?

那不是昨晚她闺蜜季娉婷闯进去的那间包间?

季娉婷昨晚说要去厕所,她跟夏倾城在楼下等了很久没有等到她人,于是分头跑去找季娉婷,墙角某处死角,白飘飘看到季娉婷裹着一件男人的黑色呢大衣从里面跑出来。

白飘飘混迹娱乐圈多年,一下就猜到发生了什么。

她手紧了紧,点了下头,“去过。”

“所以,昨晚是你帮了我?”傅司泽没有说的很明白,生怕弄错人。

白飘飘不露心机回道,“昨晚那件事我已经忘了,傅先生就别再问。”

怕被揭穿,白飘飘故意含糊说词。

听到白飘飘这番话,傅司泽心里的防备微微放下,“你不用怕,我不会再强迫你做任何事,我今天来只是想兑现我昨晚说的承诺,重谢你的帮忙。”

傅司泽朝周权示意了个眼神,周权立刻拿出一张卡递到白飘飘眼前,“这里有三千万,希望白小姐你能收下,算是我家傅少对您的补偿。”

周权掏卡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傅司泽烫金的名片给掏了出来,白飘飘一眼就看到名片上的名字。

眼前的男人居然是季娉婷的老公傅司泽!

阳城那位低调神秘的首富!

白飘飘咽了咽口水,她真是走狗屎运了,季娉婷跟傅司泽结婚三年都不曾见过一面,今天却让她给遇到!

“我......我不要你的钱,昨晚的事我就没放在心上,你们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昨晚在娱乐城发生的事,我会死守这个秘密。”白飘飘咬了咬唇垂下脑袋,何其幸运让她遇到傅司泽。

猛然间,一个想要跟傅司泽保持长期关系的想法在白飘飘脑海里萌生。

三千万跟傅司泽这个人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要是整个傅司泽都属于她白飘飘,往后她便会拥有无数个三千万!

不仅如此,傅司泽在娱乐圈还拥有无数的资源,往后她要是想大红大紫,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她才不要为了区区三千万,放弃眼前这条大鱼。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你不要钱,其它要求也可以提,只要我能办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不要钱的,傅司泽勾起唇,露出招牌式绅士笑容。


“我……”白飘飘支吾了起来,潋滟的双眸突然含泪。

那模样楚楚可怜极了。

“你别哭,有什么话,你说。”看到白飘飘梨花带雨,傅司泽眉头微拧。

“我今年才刚满22,还没有谈过恋爱,家里管教十分严厉,我父母一直教育我,不能在外面胡来,本来打算结婚的时候再……没想到……我以后还怎么见人,我……”说到一半,白飘飘轻声抽噎。

瓷白的脸蛋划过泪水,像是被清水清洗过一样,显得是那么柔弱无助。

傅司泽薄唇紧抿,抿成一条线。

眼前的白飘飘眉宇之间长的很像桃之然。

看着白飘飘,傅司泽仿佛看到当年樱花树的年少。

“我会对你负责,不过,必须先等我办完离婚手续。”傅司泽敛去眸光,脑海里全是某个影子晃动。

“你……你要跟我在一起?”听傅司泽的意思,为了自己他想跟季娉婷离婚?

幸福来的太快,白飘飘激动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眼前的男人是自己好闺蜜的老公……

白飘飘内心挣扎了一下,随后还是被自己脑海里构想的糖衣炮弹给攻陷。

季娉婷的老公又怎么样,他跟季娉婷没有任何感情,她的行为算不上抢人家老公。

“你给我一点时间。”末了,傅司泽补充了一句,“我先给你安排一个住处,到时候我会去找你,不过,今天你必须把这盒药吃了。”

周权立马把一盒避孕药递到白飘飘面前。

白飘飘潋滟的眸光跟傅司泽齐平,接过了避孕药,“我听你的。”

当着傅司泽的面,白飘飘乖巧地把药吞了下去。

离开时,傅司泽突然回头看了一眼白飘飘,“对了,改天记得把呢大衣还我。”

“好,我洗干净傅先生的黑色呢大衣就送过来。”为了让傅司泽彻底相信那晚的女人就是她,白飘飘故意说出傅司泽大衣的颜色。

昨天晚上的事,白飘飘回答全对的上。

就连他的呢大衣是什么颜色这样的小细节她都知道,傅司泽更加确信自己没找错人。

......

下午,季娉婷准时抵达了律师事务所。

她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叶律师叶竞天在等她。

她特意往叶竞天身后看了一眼。

今天离婚,傅司泽总该亲自出面了吧。

然而,环绕一圈整间屋子,连傅司泽半个影子都没看见!

连离婚都不愿意出现,这男人有那么忙吗?

他大概是厌恶自己到极点,所以,连离婚都不愿意亲自过来。

算了,能离婚就已经万幸,他人见不见也无所谓。

季娉婷迎面走到叶律师面前坐下。

曾经见过一面叶律师,跟傅司泽领证结婚的那天,就是他跟自己进的民政局,季娉婷对他印象颇为深刻。

“好久不见,叶律师。”季娉婷礼貌打了声招呼。

“你好,傅太太。”叶律师公事公办把离婚协议书递给季娉婷,“这是傅总让我拟定的离婚协议,您先看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您在上面签字就可以,至于手续我会代替您跟傅少办理。”

季娉婷接过。

认真地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傅司泽身为商人的本质在协议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上面的内容没有一条是对季娉婷有利的。

傅司泽不仅让她净身出户,还不许她往后提起跟傅家有任何关系,更不能以傅家名义在外面招摇撞骗。

招摇撞骗?

她骗傅家什么了!

傅司泽至于对自己成见这么深。

看到眼前这份离婚协议书,季娉婷不断皱眉头。

算了,今天是来离婚的,不是来争论长短的,何况傅司泽不在,争论这些也没用。

拿起笔,翻到离婚协议书最后一页,季娉婷签上自己的名字。

季娉婷利索的举动,叶律师看的一愣一愣,“傅太太,您有看清楚离婚条款吗,就没什么要求?”

豪门的离婚官司叶竞天见过上千起,牵扯着双方的利益,基本都是双方破口大骂,甚至动手互殴的不在少数,这种不吵不闹的,还是头一次见。

傅司泽白白耽误季娉婷三年的光阴,在傅家,季娉婷尽心尽力照顾老爷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婚一离,她俨然就成了一个二婚女。

往后要是想谈恋爱结婚,多少有点影响。

她就不想跟傅司泽谈判要点补偿?

“条款我全看清楚了,没任何要求,嫁进傅家的时候,我本来也没有带什么嫁妆,也就出了一个人,我一个人离开毫无怨言。”她当然看得懂里面的条款。

傅司泽要自己净身出户。

她要是开口要钱,要房,傅司泽还不更加轻蔑她。

人有时候,不为馒头,只为争口气。

签好协议,季娉婷把文件递回给叶竞天。

“叶律师,文件我已经签好,手续的事情就麻烦您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回傅家收拾行李。”

“不麻烦,您慢走。”

离开律师事务所的那一刻,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晴朗的高空万里无云,像碧玉一样澄澈,季娉婷露出久违的笑容。

往后她再也不用顶着虚无缥缈的傅太太头衔,也不用成天戴绿油油的绿帽!

从今以后,她可以光明正大谈一场恋爱!

季娉婷前脚刚走,提前藏在隔壁房间的傅司泽迈腿走了出来。

叶律师上前,将季娉婷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老傅,已经签字了,没有任何条件,也没有跟我扯皮。”

傅司泽冷嗤,没看离婚协议书一眼,“我都看见了,她肯定是在我爷爷身上捞够了,才不屑再坑我一笔。”

“何以见得?季娉婷看起来不像那种女孩子。”叶竞天把离婚协议书收好,并不认为季娉婷是一个很物质的女人。

“你对她又不了解。”傅司泽嘴角的鄙夷更大了,“离婚协议的事帮我尽快整理,尽快办妥。”

“周末民政局不上班,你离婚也不差这几天,我还要出差,一个星期后回来一定帮你办的妥妥的。”

傅司泽轻恩了声,表示应允了。

敲定离婚事宜,傅司泽便离开叶竞天的地盘。

斑驳的柏油路,春风轻扬,季娉婷刷着手机寻找搬家公司,刚加上联系方式,就听到一辆车在打喇叭,季娉婷以为是自己叫的快车到了。

拉开车门便坐了上去。

“师傅,到锦绣湾一号。”

“这位小姐,你上错车了。”

季聘婷抬头,不经意就看到身侧坐着一西装革履的陌生男人,车内寒意四起,季娉婷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男人长得极为英俊,双腿.交叠,气质出众,鼻梁高.挺,眉目深邃,一双狭长的黑眸带着几分冷酷的锐气,看着好像似曾相识!

这不就是那天晚上在娱乐城的男人?!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