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影后重生团宠甜又飒

影后重生团宠甜又飒

时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陷害,她车祸身亡。再睁眼,她重生在了一个娱乐圈十八线小艺人甘斯斯身上。从此,原本佛系想做咸鱼的甘斯斯性情大变,开始努力工作,拼命往娱乐圈顶端爬。很快,她从小龙套一步步爬到影后,甚至一不小心还收获了个大佬。可大佬口无遮拦,竟然当众爆料与她的恋情!

主角:甘斯斯,盛北洲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甘斯斯,盛北洲 的女频言情小说《影后重生团宠甜又飒》,由网络作家“时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陷害,她车祸身亡。再睁眼,她重生在了一个娱乐圈十八线小艺人甘斯斯身上。从此,原本佛系想做咸鱼的甘斯斯性情大变,开始努力工作,拼命往娱乐圈顶端爬。很快,她从小龙套一步步爬到影后,甚至一不小心还收获了个大佬。可大佬口无遮拦,竟然当众爆料与她的恋情!

《影后重生团宠甜又飒》精彩片段

凌晨两点。

“少爷,我们有那颗钻石的线索了。”刚刚辞职的国际刑警、申彰低声说道。

被称为少爷的人放下手中的高脚杯,眼底情绪复杂,声音有些喑哑:“说。”

“我们发现了老六的踪迹,已经布下天罗地网,随时都能实施抓捕。三个小时后,阿梦会去城南的那家早餐铺子找他拿货,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盛北洲锐利的眼神中染了几分恨意与桀骜,想了一下,然后说:“我记得那家早餐店旁边有一座烂尾的高楼……”

申彰想了一下后点头。

老六终于要露头了……盛北洲带着深藏不露的狠意,吩咐道:“把我今天的行程空出来,我必须亲眼看到他落到我手里。”

强烈的晨光大喇喇打在黎明月的眼皮上,她被唤醒,睁开眼时,瞳孔忍不住被刺激得剧烈收缩。

……

开车上了雨后的盘山路,车子在最险的那个转弯打了滑,她连人带车从公路上冲了下去。

鲜血、疼痛、冰冷的汽车零件、破碎的玻璃碎片——这是黎明月最后的记忆。

……

醒来之后黎明月便在这里了。

她微微偏头,避开那缕刺目的光线,打量了一下周遭,发现自己居然在烂尾楼里。

到处积满了厚厚的灰尘,窗户也都还没有封,通过外头的景色,她判断自己大概身处二十几层的高度。

球赛声从一墙之隔的地方传来,她闻到劣质啤酒的味道。

她还听见两个男人为球赛喝彩的声音,但那两个人被墙挡住了,黎明月看不清。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二十多层的高度,又没有封窗,清早的风穿堂而过,穿透她身上的病号服,她终于彻底清醒。

她意识到,自己因为那场车祸重生了!重生到一个叫作甘斯斯的人身上!

甘斯斯是一个龙套演员,拍戏时遭遇了一场意外,现在正在住院养伤。

昨天中午,有个自称是她同学的人来探病,让甘斯斯去见一下,甘斯斯依言前去,结果等待她的是绑架!

黎明月真是恨铁不成钢,这个甘斯斯怎么半点警惕心都没有?哪有探病的人不报上名字,只说是同学的?哪有探病的不进病房,而让病人出去见人的?

黎明月继续回忆着。

甘斯斯被绑架后,被丢在这里吹了一夜的冷风,伤势加重,在半夜去世了,而那两个在看球赛喝啤酒的绑匪甚至没注意到人质已经死亡。

在几个小时后,黎明月重生到了甘斯斯身上,甘斯斯又重新活了过来。

暂停了回忆,黎明月开始思考如何脱困。

黎明月会一些防身术,但甘斯斯的肌肉力量很差,且有伤未愈,让黎明月很难直接冲出去击倒那两人。

就在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另有一个人来了。

黎明月闻到了一股女士香水味。

那时一种很特别的香水。

主调是常见的花果香,但加了很浓厚的中性雪松气味,显得出尘又高冷。

黎明月在心里默默构建着来人的形象——女性,富有书香气质,优雅,淡然。

她偷偷将眼睛睁开一条小缝,以她的角度,能看到那个女人的一只手。

那女人放了一袋现金在地上。

两个绑匪连说:“您就放心吧,既然钱都到位了,咱们兄弟这就动手!”

那个女人随即离开。

原来这女人就是雇佣绑匪的幕后真凶!

她是来催促绑匪杀甘斯斯的!绑匪收钱后就准备下手了!

黎明月紧张极了,出了一身冷汗!

她往外看了看,这里是处烂尾楼,不远处有一大片老式居民区,居民区旁的早餐铺也已经陆续开门,但距离较远,就算呼救也很难被听到,要是乱喊,很有可能激怒两个绑匪。

她又往旁边看了看,见这屋子里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一件破风衣被丢在一旁。风衣上还有一根长发,估计绑匪是把甘斯斯裹在风衣里偷偷运来的。

她看了看满屋子的灰尘,心生一计。

十几分钟后,球赛直播结束,一名已经半醉的绑匪握着一把匕首,踉踉跄跄地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甘斯斯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似是还没醒。

屋外传来另一个绑匪的声音:“别把血弄到身上啊!”

“知、知道了……”醉醺醺的绑匪应道:“我拿衣服垫一下……”

那绑匪伸手去抓屋子角落里的衣服,拿起来的瞬间,灰尘被带着扑到他脸上。

“嚯!呸呸呸……”那绑匪被灰尘弄得睁不开眼,龇牙咧嘴地往后退。

就在这时,绑匪忽然遭遇一记扫堂腿,摔了个狗啃屎,后脑传来一阵猛击,绑匪立即晕了过去。

匕首从绑匪手中滑落,甘斯斯眼疾手快,接住了半空中的匕首。

“怎么回事?”另一名绑匪立刻循声赶来,刚一进屋,匕首便被抵到他脖颈。

“别动!”被绑架的女人表情肃穆,手里的匕首半点都不抖,这样冷静的架势说明,一旦必要,她绝对会毫不迟疑地割开绑匪的脖子!

这个被绑架的女人明明很柔弱,却有一种寸草不生的煞气!

“别、别、别、别杀我……”绑匪的酒瞬间就醒了,吓得尿了裤子。

她将两名绑匪都给控制住,然后打算报警。

可现场并没有她的手机,至于那两名绑匪的手机,一部欠费停机,一部播放太久球赛后没电了……

甘斯斯无语,只好试图离开烂尾楼再找人报警。

烂尾楼里自然没通电梯,她走在并不明亮的楼梯间里,楼梯间安静的出奇,甘斯斯怕他们还有同伙,蹑手蹑脚的下楼。

在下了十二层的时候,她忽然闻到了一股雪茄的味道,还有一股奇特的香味。

难道还有人在这栋楼里?是什么人?跟刚刚来送枪的那个女人有关系吗?是一伙的吗?

她心里一惊,紧紧握住手上的匕首,同时停住了脚步。

忽然,一个低沉的男声从下面一层的高度传来,在楼梯间里盘桓,直到她耳边:“别躲了,出来!”


躲是躲不成了,她一狠心,将匕首横在胸前防身,凝神静气迈步下楼。

拐过缓步台,她看见了一个正在抽雪茄的男人,孤身一人站在那里。

那男人也正好抬头看向她的方向。

二人对视的时候,清晨的日光正好穿破云层,从窗框里爬进来,映出了在逼仄楼梯间里盘桓着的细小灰尘。

那个正被她用匕首指着的男人生得极为俊秀,似是为人间带来了无上光明的神祇,面容深邃,双目如炬,鼻梁坚毅。

“你是什么人?”那男人愣了一下,神情从气定神闲转变为警惕防备,语气不善地脱口问道。

“你又是什么人?”她压下心里的惊恐,厉声反问道。

这下子,那男人神情里的警惕消散,转而惊讶起来,微微笑着,吃惊却不带怒气地笑问:“你真的不认识我?”

你都不认识我,难道我就该认识你吗,甘斯斯腹诽,难道你是什么名人吗?

她不认识这男人,但仅仅凭着对视的那一眼,她下意识觉得这男人不是坏人。

既然如此,她或许可以让这个人帮自己报警,她想。

就在这时,一阵铃声响起,男人接起了手机。

甘斯斯站在一旁,安静地等待那男人讲完电话,然后再借电话报警,却见那男人不知听到了什么,脸色立刻阴沉得像冰山。

那男人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你明知道他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

就好像一股煞风吹过狭长幽暗的楼梯间,甘斯斯不由得暗自打了个哆嗦。

……要不,她还是去找别人帮忙报警吧……

……这个男人看起来不怎么好招惹的样子……

甘斯斯放弃找男人借电话,不再看向那个男人,假装自己不存在,安静无声地下楼,打算若无其事地绕过那个男人,赶紧离开这栋楼。

当她走到那个男人身前时,正听见那男人压抑着怒气的诘问。

“怎么会让他跑了?”

“那么多人都抓不住他一个?”

“怎么可能打草惊蛇?他到底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甘斯斯心里的弦猛地绷紧!

她可以笃定,这个人绝对不简单!她应当远离这个人!

她忍不住屏住呼吸,假装平静地路过那男人身前。

就在这时,她的左臂被紧紧抓住!

她被吓了一跳,惊恐地回头,见那男人正严肃地盯着她。

他一字一顿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甘斯斯摇摇头,老实地回答:“我是被人掳到这里的。”

满脸怒气的男人却十足肯定地逼她:“别油嘴滑舌!你就是老六的同党吧!”

那男人抓着甘斯斯的手指修长而有力,将她的整只胳膊都圈得紧紧的,略低的体温像是某种金属机械,牢固地控制着她。

甘斯斯也有些恼了,握着匕首的右手紧张地蜷起,想用匕首来逼这男人放手。

但男人早已察觉到她的微小动作,快速地牵制住她,她的两只手都被对方牢牢地掌握住!

甘斯斯厉声斥责:“你放手!”

但男人显然没打算松手,他横眉冷对地逼问:“你还不说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甘斯斯沉声喊道,同时趁其不备攻其小腿,想像刚才一样将其扫倒再制服。

但这男人显然比刚刚的绑匪反应迅速多了,他手上一使劲,甘斯斯立即痛呼出声,小臂酸麻不已,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然后她整个人都被反制到墙上,上半身被压在窗边,双腿被那男人辖制住,整个人都落入对方的掌控里。

她恨甘斯斯的身体!这幅身体实在太单薄了!不然的话她不会这么轻易就被制服!

她被压在楼梯间的窗户边,上半身被压得探出去,身体距地面有大约三十米的高度。

她脑内嗡嗡作响!

她恐高的!她会死的!

她怕这男人发疯地把她扔出去!

她浑身紧绷,颤抖着声音喝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盛北洲微微眯起眼睛,在犹豫她到底是不是老六的同伙。

老六跑了,申彰他们没有抓到他,申彰说,老六本来都要走进巷子了,却貌似得到了什么消息,所以扭头就跑。

附近都是老旧居民楼,巷子破旧逼仄,老六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愣是甩掉了申彰他们。

到底是谁给老六递了消息?会不会是这个女人?是不是她在楼上观察到有埋伏,所以给老六通风报信了?

盛北洲无法得出确切的答案,他愤怒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这女人被他压在避人耳目的楼梯间里,这里鸦雀无声,只有那女人因恐惧而发出的急促喘息声。

女人的上半身被他逼得探出窗口,她那带着灰尘的衣领微微倾斜到一旁,让在后面的盛北洲能看见她干净白皙的后颈皮肤。

她很瘦,清晨的阳光打在白玉般的肌肤上,散开的长发时不时在那块皮肤上扫过,竟好似扫在他心上一样,让他有些难耐。

他一把将那女人从窗边拉了回来,那女人似是有些被吓到了,害怕地往后躲,一下子就撞进了他怀里。

撞进他怀里的一瞬间,那女人又吓了一跳,惊呼一声退开几步后转过来。

那女人竟然有些红了眼眶。

她睁大了眼睛瞪着盛北洲,眼里全是无辜与惊恐,眼底红红的,却不肯掉下泪来,愤怒地瞪着他。

“少爷!”申彰的声音从下面的楼梯传来。

话音刚落,申彰就赶到了,一到就看到盛北洲面前站着一个衣衫有些凌乱、还红着眼睛的女人。

申彰忍不住愣在原地。

“把这个女人带回去!”盛北洲沉声吩咐。

“……是!我这就安顿好这位小姐!”申彰红着脸说。

盛北洲无奈地瞥了申彰一眼,语气相当不善:“我是让你把她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她走!”

盛北洲坐在沙发上,烦闷至极。

那颗钻石……钻石……老六……那个男人……

他找了好几年了,本来都有眉目了,线索却还是断了!

“少爷,我们已经调查到了,有附近的居民看到,老六在走进巷子前,跟一个中年女人擦肩而过,两个人似乎还说了几句话,但没听清他们说的是什么。”

盛北洲烦躁地吐了个烟圈,阴沉沉地问:“什么样的女人?”


申彰硬着头皮答:“暂时还不清楚。”

盛北洲不动声色,但他不动声色的时候才最可怕。

申彰赶忙解释:“那附近是老城区,监控不到位,只有间小超市在门口装了监控,视线不太好,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

盛北洲拿起雪茄放在嘴边,追问:“一点信息都没有吗?”

“提供信息的居民说,那女人应该是老六认识的人,看他们说话的样子,两个人应该很熟。”

盛北洲皱眉,长叹一口气:“你尽快去查吧。”

“是!”申彰如临大赦,却忽然想起一事,小声地问:“那今天我们抓回来的那个女人怎么办?”

盛北洲不由得一顿,手里的雪茄也不再动。

甘斯斯被那男人的助理送回了医院。

她对这间医院还很陌生。她站在自己的单人病房里。

这里有空调和净化器在二十四小时里不停运转,还有林林总总的医疗设施,但都是她没见过的先进设备。

这间病房的装潢也比她从前见过的病房更加精致。

而挂在墙上的世界时钟显示,如今的年份是黎明月发生车祸的十八年后。

她拿起病床边柜子上的病历簿。病历簿上写着,姓名甘斯斯,半个月前在剧组发生车祸住院,现年十八岁。

巧合的是,甘斯斯出生那天,正是黎明月出车祸的那一天!

这下,她算是找到自己重生成甘斯斯的原因了。

她从病床边拿过甘斯斯的手机,自动人脸解锁后,突然弹出一则新闻——

黎明婉今日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告黎家旗下公司正式破产,已进入股权清算阶段,网友表示怀念黎明月掌权时的黎家盛况。

她心中一惊,只觉五雷轰顶!

黎明婉是她妹妹,是她父亲的私生女。黎明婉被父亲接回家后,她一直对这个妹妹很好,处处加以照顾。

即便黎明婉抢了她未婚夫,她都没有跟黎明婉计较。

看来她死之后,黎家落入了黎明婉手中,而黎明婉在经历了十八年的惨淡经营后,终于撑不下去,宣告黎家破产。

黎明月看到,新闻里有配上一张照片,照片里的黎明婉在宣告破产的发布会上红着眼眶。

照片里,人到中年的黎明婉青春不在,但红着眼眶的时候,依旧惹人怜爱。

新闻稿下方有人评论说:跑个题,这个女的还挺好看……虽然上了年纪,但哭起来的时候好好看……

黎明月放下手机,心里除了感叹,更觉得讽刺可笑。

黎明婉最会哭了,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让人心疼得不行。

黎明月的未婚夫心疼她,黎明月的父亲也心疼她。

就连黎明月自己都心疼。

若不是黎明月在车祸前发现了黎明婉的那些事,恐怕她直到现在都以为黎明婉真的是无辜小白兔。

她重新拿起手机,很快掌握了新款手机的使用方法,开始从手机上获取信息。

看来,世界还是那个世界,这个社会所遵循的规则以及所具备的常识认知都与她前世所了解的一致,让她松了一口气。

她开始调取甘斯斯的其他记忆。

甘斯斯出身甘家,甘家世代经商,家产颇丰,这也是甘家能够为甘斯斯支付起单人病房的原因。

但尴尬的是,甘斯斯的父亲是甘家私生子。

甘斯斯幼年丧父,她被父亲的异母哥哥、即甘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收养。

也就是说,甘斯斯是被她大伯养大的。

大伯对她一点都不好,对她动辄打骂,她在甘家地位极其低下。

但大伯因为收养她,在外搏了一个好名声,人们都说她大伯收养她,是因为大伯宽和仁慈。

甘斯斯又是个软包子,对于大伯的伪善和刻薄,甘斯斯丝毫不敢反抗。

她走出医院,开始清点自己所拥有的财产。

然而,她惊奇地发现!甘斯斯名下分文没有!

这不可能!

根据甘斯斯的记忆,甘斯斯应该至少有几千万的。

因为非婚生子享有同等继承权,所以甘斯斯的父亲从她爷爷那里继承了一笔财产,而这部分财产后来又被甘斯斯继承,存在世界银行里。

甘斯斯成年后又开始跑龙套赚钱,虽然赚的少,但工资卡上也该有几万块。

可这两张卡已经都空了!

她心中一惊,忽然明白了什么,立刻离开医院回甘家!

小龙套甘斯斯虽然已经成年,但也仍寄住在大伯家。

这是大伯的要求。

大伯说,如果她搬出去,别人会怀疑是不是大伯苛待了她,所以强迫她跟大伯一家人住在一起。

外人也因此常夸她大伯是个善人,疼她跟疼亲生女儿一样,在她成年后还让她在自己家里吃住。

她大伯一家平时都在市中心的顶层别墅里住,她赶到的时候,大伯一家正在吃晚饭。

甘健柏没跟她说话,只是斜睨她一眼,眼神里充满厌恶。

郁英奕坐在甘健柏的左首,放下手中的筷子,客气地说:“斯斯回来了?正好过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妈,你管她干什么?她爱吃不吃呗。”坐在甘健柏右首的甘真真说,对甘斯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真真,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懂得礼数呢。”郁英奕再次邀请甘斯斯:“斯斯,过来吃饭。”

甘斯斯看向郁英奕。

郁英奕年近五十,为甘健柏生了两个孩子,却依旧身材苗条,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优雅又有气质。

郁英奕的娘家家境一般,但她是大学老师,走到哪里都饱受尊敬,这也是甘健柏娶她的原因。

“好,谢谢伯母。”甘斯斯浅浅一笑,随即坐到了郁英奕身边。

保姆只好又拿出一副碗筷,不耐烦地放到甘斯斯的面前。

其实她一点都不饿,而且她很讨厌甘健柏一家人,根本不想跟他们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她只是需要借助这个机会接近郁英奕。

她坐在郁英奕身边,果然闻到了那股若有若无的女士香水味,花果香掺杂着雪松,很有书卷气。

甘斯斯已经确定,郁英奕就是那个给绑匪送钱的女人!郁英奕就是绑架自己的幕后黑手!

“甘斯斯。”甘健柏冷冰冰地说:“你已经成年了,我没有养育你的义务了,吃完这顿饭,你就搬出去吧。”

甘斯斯心里怒气骤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