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鬼医铁拳

鬼医铁拳

张大官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很多人眼中,李默这个窝囊废注定难成大器,只配被人嫌弃,挣扎在底层过活,可谁能猜到那神秘莫测的鬼医门传人就是他!面对工作上的不顺,感情上的背叛,李默非但没有因此萎靡,反倒是在绝境中逆天重生,人生花样蜕变,虐渣打脸,还收获了一个个财阀名门千金的青睐。

主角:李默,唐娜,梁天美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默,唐娜,梁天美 的女频言情小说《鬼医铁拳》,由网络作家“张大官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很多人眼中,李默这个窝囊废注定难成大器,只配被人嫌弃,挣扎在底层过活,可谁能猜到那神秘莫测的鬼医门传人就是他!面对工作上的不顺,感情上的背叛,李默非但没有因此萎靡,反倒是在绝境中逆天重生,人生花样蜕变,虐渣打脸,还收获了一个个财阀名门千金的青睐。

《鬼医铁拳》精彩片段

海京市博爱三甲医院。

妇科主任办公室。

“啪!”

一沓文件夹脱手飞出,劈头盖脸的砸在一个青年男子的脸上。

“这就是你实习一个月的业绩?跟混日子有什么区别,拖了整个科室的后腿,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会摊上你种饭桶下属。”内科主任于梅大发雷霆。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和谩骂,李默愣住。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于梅的所作所为,多少带点私人恩怨。

他被一个老中医养大,学了一手精湛医术,没背景,没资历,为了拿到一纸行医资格证,这才倾尽所有,获得进入这家私立医院实习的机会。

结果却因为他不懂西医,就被各个科室当皮球踢来踢去,直至踢到最不适合他的妇科。

期间他除了打杂,根本没有临床实习的机会。

他又不傻,老早就看出来了,于梅就是在故意欺压他,想要把他逼走。

“现在社会太现实了,难道我没权没势,就不配出人头地吗?”李默心里一阵颓丧。

感觉砸锅卖铁筹集十万块换来的实习机会,即将要泡汤了。

如果现在能拿出几万块拍在于梅脸上,肯定又是另一种结果。

然而,他做不到。

特别是想到期望着自己出人头地的老婆唐娜,他有万般委屈也只能憋在肚子里。

于梅指着他鼻子呵斥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出去,等实习期一过,你就给我卷铺盖滚蛋吧。”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李默无奈地低头示弱,带着满肚子憋屈走开。

接下来,他继续干着一些杂活。

“李默,你把这几张诊疗单送到韩医生那里。”一个小护士甩给李默几张单子。

李默随手接住,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却猛然看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名字。

唐娜!

正是他老婆的名字。

单子上明确的写着唐娜进行了一次胚胎清除手术,也就是所谓的——打胎!

“这位病人居然跟我老婆重名了。”他心里想道。

天底下重名的人多了去了,况且结婚后唐娜根本不让他碰,又怎么可能怀孕?

所以他根本没当回事。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老婆唐娜打来的。

“喂,老......”

还不等他说话,就被对方打断。

电话那头,传来唐娜的声音:“我要出公差,可能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现在已经上飞机了。”

“好的,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要按时吃......”

话还没说完,电话被对方挂断。

李默的手悬在半空,愣了数秒,继而苦笑了一声。

所谓老婆,也只是有名无实。

自己的热情,换来的都是漠视。

李默收拾好心情,继续向前走去。

路过一个走道时,眼角的余光看到尽头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手捂着腹部,脸色苍白,无力的依偎在一个肥硕男子的怀里。

那肥胖男子三四十岁的模样,戴着劳力士名表,腰上挂着奔驰车钥匙,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土豪气息。

看到这一幕,李默如遭雷击,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

那正是自己的老婆唐娜。

他迈着僵硬的步伐,缓缓地走到唐娜的跟前。

“你不是在飞机上吗?”李默压抑着怒火,无力地开口。

此时此刻,他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唐娜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以至于他双眼因为过于愤怒而泛红,双手用力紧握,手机屏幕都握得裂开几条缝。

一看是李默,唐娜吓得一哆嗦,神色慌张。

在她的印象中,李默在内科实习,所以才敢明目张胆的前来妇产科打胎,却没想到会被李默当场撞破。

李默被气得气血冲脑,心痛如刀绞。

他将单子递到唐娜面前,问道:“这是......你的单子吗?”

唐娜眼神闪躲,随即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的笑意,“既然你都看到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闻言,李默心中仅有的一丝念想瞬间破灭,他双肩微颤的质问道:“我为了这个家拼死拼活,你居然背着我干这种事!”

正说着,肥硕男子起身横在李默面前,不屑的看着他,“原来就是你啊,单子拿来吧,没什么事,你可以滚了。”

“唐娜现在是我的女人,我不管你是谁,以后再敢骚扰她,分分钟弄死你!”

说完,肥硕男子伸手去拿单子,准备离开,李默随手一扬,男子抓了个空。

“不说清楚,谁也不准离开。”李默语气高了几分。

“砰!”

赵磊一脚把他踹翻在地,指着他冷喝道:“他妈的,是不是给你脸了,再叽叽歪歪老子废了你。”

见状,唐娜也不装了,有恃无恐的说道:“李默,你认清现实吧,赵磊才是我最好的归宿,他一天赚的钱,都够你拼死累活干一辈子,总之长痛不如短痛,明天咱们民政部门见。”

李默彻底失去理智,杀人的心都有了,他愤然起身,扑向唐娜。

赵磊一把抓住他,仗着体重的优势,压着他一顿拳打脚踢。

直至打得他昏死过去,才肯罢手。

唐娜却全程冷眼旁观,骨子里透着极致的冷漠。

“呸!”

赵磊挺直身子吐了一口浓痰在李默身上,扶着唐娜大摇大摆的离开。

......

“想不到我鬼医门覆灭万年,居然还有一个传承人,虽然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但聊胜于无,能与本座神魂产生共鸣,也是一种莫大的缘分。

既然如此,本座就将鬼医仙术传授于你!”

厚重威严的老者声音在耳边响起,昏迷中的李默感觉有种温热的力量,自丹田中涌现,接着瞬间蔓延至全身。

在温热力量的滋润下,他的肉身发生变化,身体素质远超人类极限。

伤势痊愈,经脉扩张,一门名为“万象内经”的修真传承,彻底融入李默的脑海中。

修真秘法结合无上医术,正是鬼医门的最强传承!

同时,他的头脑恢复清醒,惊讶地忘乎所以,“万象内经!这是什么?!”

从他昏迷被送进这间病房,再到苏醒,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

赵磊和唐娜早就扬长而去。

还不等李默完全适应万象心经带来的变化,有个小护士过来叫他。

“李默,手术室急缺人手,你赶紧去帮忙。”说完,小护士就急匆匆地拽着他走向西边的急诊手术室。

看了看旁边空闲的其他护士,李默心里疑惑,“以前给手术室送个药都不让,这次怎么会让我过去?”


然而事态紧急,他也顾不得多想。

紧接着,就看到手术室门口,站着的一名气质高冷,容貌娇媚的漂亮女子,还有七八个气势强悍的黑衣保镖。

随即他被推进手术室。

几个专家医生围在手术台旁边,一筹莫展的模样。

“放弃吧。”

有个医生放下手术刀,“病人伤得太重,就算上帝来了也救不活她。”

“她是天盛集团的千金啊,就这么放弃抢救,该怎么向她的家人交代。”另一个医生傻了眼。

“风险太大了,我不敢冒这个险,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那医生索性撂挑子走人。

其他人见状,也只好作罢,跟着离开手术室,把李默一人晾在那。

“怪不得让我过来打下手,原来抢救的病人来头太大,他们不想惹麻烦,所以才把我弄进来的。”李默一眼就看出形势。

他很清楚。

按照医院的惯例,如果抢救失败,凡是参与救治的人员都得担负责任。

尤其是看到躺在手术台上,已经气息断绝的十七八岁少女时,他立马就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外部的重力撞击,导致心脉阻塞,血压激增,脑供血不足,促使病人休克,手术难度极大,成功几率不超过10%,再不赶紧救治的话,病人撑不过今天。”

仅仅一眼,李默就看出病人的状况。

同时,脑海中也浮现救治病人的疗法和方案。

“这万象心经真好用啊,遇上我,算你命大。”

这般想着,李默走到手术台跟前,伸出右手,双指并拢,悄然催动一缕灵气,顺着经脉汇集在指尖,瞬间凝聚成一根虚幻细针。

他单手结印,将灵气针刺入病人胸口穴位。

一根接一根,转眼之间,运针二十多次,顿时把病体内淤积的血液疏通,最终冲击阻塞的心脉。

“噗!”

突然那病人无意识的吐出一口黑血,苍白的脸色迅速地变得红润,意识和呼吸也随之恢复。

象征着生命的光明终于照进她的眼睛和心灵。

“搞定!”

李默松了一口气。

并没有消除那些灵气针,反而又补了几针。

确定病人的伤势彻底稳定后,他转身走出手术室,却发现那些医生已经走掉了,内科主任和几个小护士在应付病人家属。

“你们收钱的时候比谁都积极,现在又跟我说救不了,把我妹妹扔在手术台上不闻不问,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让你们整个医院给她陪葬!”那个高冷女子正在大发雷霆。

她名叫梁天美,大夏百强企业天盛集团的执行总裁,财阀梁家的长女,身价百亿,貌美绝伦,人称金融女王。

敢这么冒犯她,就意味着博爱医院将要面临灭顶之灾。

没人担得起这个责任。

“梁老板,令妹的伤势不容乐观,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与其在这里发火,还不如及早转院,说不定有机会救活病人。”内科主任黄卓硬着头皮解释。

“你们耍了我,三言两语就想把我打发了?”梁天美压抑着愤怒道。

面对她的威势,黄卓心里忍不住的发虚。

可当他看到李默从手术室走出来的时候,忽然就有了主意。

“这样吧,我这就严厉惩处那个参与抢救的医生,另外再退还你的手术费,如果令妹发生意外,也好给你有个交代。”他说着,走过去把李默拽了过来。

他明显是故意要拿李默顶包!

事情闹这么大发,总得有个人承担责任,正如如他最初预料的那样。

死道友不死贫道,怕什么来什么。

“梁老板,我已经尽全力弥补过失了,请你多多担待,时间紧迫,劝你还是想想怎么救治令妹吧。”黄卓点头哈腰的赔不是。

“等吴老先生过来之后再说吧,如果因为你们的疏忽,害得我妹妹错过最佳治抢救时间,我绝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梁天美语气有所缓和,眼神仍旧锐利如刀。

同时她的仇恨,也已经转移到李默的身上。

黄卓也故作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一把揪住李默的衣领,恶狠狠道:“院部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聘用你这种败类,赶紧跪下给梁老板道歉。”

“不是我的责任,我为何要道歉,更何况病人已经没事了。”李默轻飘飘地将黄卓的手拂开。

黄卓踉跄后腿几步险些没站稳。

这小子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黄卓气急败坏道:

“好你个李默,你自己能力有限还在这胡说八道!还推搡你的上级,我宣布,你被开除了!”

“够了”,梁天美冰冷出声,厌恶的眼神直白地扫向李默:

“你死到临头还敢谎话连篇,是当真活的不耐烦了吗?”

“你妹妹最迟今晚就能清醒,梁小姐不信可以拭目以待。”李默的眼神依旧不卑不亢。

梁天美咬牙切齿道:“好,如果今晚我妹妹没有醒过来,我定让你为我妹妹陪葬!现在,给我滚出去,不要碍了我的眼!”

黄卓也赶紧借坡下驴,骂道:“还不快滚,你要找死别牵扯我们医院!”

李默冷哼一声,脱掉还粘着浓痰的白大褂,丢在黄卓的脸上,头也不回的离开。

李默打车回家,刚一进门,就看到唐娜和赵磊,以及唐娜的父母聚在客厅里,摆出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

地上堆了一堆杂物。

只看了一眼,李默就发现凡是跟自己有关的东西,全都被当垃圾丢在一起。

见李默到来,赵磊立马带人围了过去。

一个个凶神恶煞,似乎李默敢有什么异常举动,就会把他瞬间吞噬。

“姓李的,想不到你还有胆子回来。”唐娜有恃无恐的说道。

“啪!”

她随手一沓协议书丢向李默的脸上。

李默眼疾手快,一把接住。

离婚已是必然,他也懒得纠缠,签字没问题,重点是财产的分配,必须得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房子,他买的,价值二百多万。

存款在唐娜手上,他完全可以不要,可房子绝对不会分给唐娜半块砖。

“这是你拟定的财产分割协议?居然让我净身出户,还必须得永远离开海京,唐娜,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你居然还对我赶尽杀绝。”看完这份协议,李默抑制不住的愤怒。


另一边,就在李默刚离开的时候,博爱医院又再起波澜。

一位六七十岁的白发老先生,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走进急诊手术室内。

他是梁天美花费大价钱,发动一架私人直升机,从五百公里外的城市接过来,救治妹妹梁天晴的中医大师。

这可是屹立在中医界金字塔尖上的超级大佬!

“好针法!”

看到病人的一瞬间,吴老先生不由双眼放光,像是发现什么稀世珍宝般,仔细观察着病人身上的灵气针。

随行的黄卓等人不明所以。

西医出身的他们,根本看不出中医的门道,只认为病人伤得太重,任谁也无力回天。

现在来个老头接手,正好顺应他们的心意。

万一出事,他们就不需要担责。

但没想到病人已经被人悄无声息的治好。

身为内科专家的黄卓,一眼就看出梁天晴的伤情已经稳定,很快就能清醒。

“我没看错吧?”

他用力地揉了揉双眼。

然而,事实明摆着,由不得他不相信。

“想不到这家医院竟然隐藏着顶级高手,以气御针!太了不得了。幸好有这位高人搭救,否则就以这孩子的受伤程度,连我也束手无策。”吴老先生激动道。

顾不得搭理那几个医生,他转身走出手术室。

见他这么快就出来了,梁天美立刻心凉了半截,连忙迎过去,问道:“吴老先生,我妹妹她......”

吴老先生说道:“你妹妹没事了,有个高人已经帮她稳住伤势,度过危险期了,最迟今晚就能清醒。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对此一无所知啊。”

“这个我…我…我确实不知道。”梁天美尴尬地无地自容。

与此同时,梁天美的内心也无比震惊。

那个李默竟然真的是个高人,他说的都是真的!

想到自己今天狠狠地得罪了他,梁天美不禁有些心慌。

吴老先生看梁天美这样子,隐约猜到了什么,有些生气,“请你马上帮我找到那位高人,如果这事儿办不好,就别怪老头子我以后不给你面子。”

梁天美连连点头,“好好好!您放心,就算把海京挖地三尺,我也要找到救命恩人的!”

......

“你少废话,赶紧给我签字。”

“嗤啦…嗤啦…”

李默二话不说,把一沓协议书撕得粉碎。

看到这一幕,唐娜他们火冒三丈,赵磊也气得就要上手揍他。

赵磊怒道:“给脸不要脸的狗东西,给我废了他!”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忽然传来。

“李默在家吗?麻烦开下门,有急事找你。”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唐娜犹豫一会儿,有些不情愿的过去开门。

“我们在处理私事,不方便见外人。”她对着门外的不速之客说道。

然而,来人并没有搭理他,直接就闯了进来。

来人是博爱医院的副院长马宏义,他身后正是那个高冷总裁梁天美。

随行的五个保镖,则是规规矩矩的待在外面待命。

当看到有个国色天香的陌生美女进门时,唐娜他们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微妙。

尤其是赵磊,惊疑不定的看着梁天美,总觉得她有些眼熟。

“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梁天美激动的眼眸泛红,握住李默的右手,好似久别重逢的恋人一般。

“你这是......”李默被她的热情搞蒙了。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梁天美应该已经知道他救了她妹妹。

“怪不得你以前总是说工作忙,一出去就十天半个月不回家,原来找了这么一个狐狸精,你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娜娜跟你离婚真是离对了!”唐娜的母亲就尖酸的嘲讽道。

明明是自己女儿做错事,现在反倒怪罪李默。

这么颠倒黑白的言论,着实让李默大开眼界,颠覆他的三观。

“这都是什么货色,人才啊!”马宏义用关怀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们,甚至有些期待梁天美会用怎样的方式惩治他们。

唐娜不屑的撇嘴道:“拜托你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怕不是从哪个夜总会找来的小姐装x吧,你以为这样就会让你很有面子?真是可笑!”

“要找也找个像样点的,就算人家是个小姐,你也配不上她。”赵磊跟着补刀。

三人轮番上阵,不但把李默说得一无是处,就连梁天美也惨遭波及。

相较于李默所受的嘲讽,无疑是梁天美受到的伤害最大。

李默不忍牵连梁天美遭受如此莫名其妙的欺辱谩骂。

他正要说话,却被梁天美抢先。

她伸手挽住李默的手臂,摆出不怒而威的架势,反驳道:“李默是我们梁家的大恩人,配不配得上我,还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还敢说我是夜总会小姐,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想象力。”

说话间,她走到唐娜跟前。

“啪!啪!”

狠狠打了唐娜两巴掌,顿时唐娜脸上浮现两道鲜红的掌印。

“你个贱人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唐娜怒冲冲的挥舞着双手反击。

“啪!”

结果,又被梁天美一巴掌打退,人都快打傻了。

“不愧是集团总裁,手段果然够狠!”李默看着雷厉风行的梁天美,感到格外惊讶。

“臭娘们,你找死!”赵磊实在看不过去,就要替唐娜出头。

与此同时,门外等候的五个保镖察觉到情况不对劲,立马冲了进来,护在梁天美身旁,仅凭气势就震退了赵磊。

“不对劲!”

看到梁天美身边有保镖随行保护,赵磊立马心头一突,确定了梁天美的身份。

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现在竟发现梁天美就是那位金融女王!

同样他也明白,自己犯了多么低级的错误,得罪了多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一旦对方追究起来,他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抱歉,家门不幸,让你见笑了。”李默向梁天美致歉。

梁天美微微一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别这么见外,我可不管他们是谁,只要敢跟你过不去,就是我梁天美的敌人。”

闻言,李默心里一暖。

从小到大,他孤苦伶仃,除了师父以外,还是初次有人这么关照他。

“赵磊,我被人打了啦,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报仇啊!”唐娜哭兮兮的说道。

“啪!”

然而,回应她的竟然是赵磊的一记耳光。

唐娜捂着肿痛的脸庞,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疯了吗?连你也欺负我!”

“你个扫把星,害死老子了!”

赵磊气不打一处来,顾不上跟她多说,急忙去给梁天美道歉,点头哈腰道:“对不起梁总,怪我有眼不识泰山,不小心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请不要跟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

梁天美不以为然,“我懒得跟你计较,你最应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李默才对。”

他连忙面向李默,卑躬屈膝的道歉,“对不起李大哥,我错了,只要你能消气,怎么处罚我都行,我竭尽所能的弥补过失,你看可好?”

李默平静道:“我不差你那点赔偿,你马上带着她们一家永远在海京消失就行,省得玷污我的眼睛。”

“啊!这......”

赵磊傻了眼。

但碍于梁天美的威势,他只能点头妥协。

......

抽空去民政部门跟唐娜办了离婚手续后,李默和梁天美回到医院。

“李医生,中医协会主席吴老先生想见见你,要不你过去一趟?”马宏义热情的说道。

“行。”李默点头答应。

对于吴老先生,他有点印象,本名吴世宗,乃是中医界的泰斗级人物。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