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薄少独宠二婚哑妻

薄少独宠二婚哑妻

沈时以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外人眼中,沈以念是恬不知耻,攀龙附凤的女人。传闻,当年她嫌弃自己未婚夫没钱没势,作为一个的哑巴,竟敢引诱未婚夫哥哥薄钦枭。薄钦枭当时因为误喝了东西,意识昏沉,无法离开。当晚,他女朋友出车祸,至今瘫痪在床。因此,沈以念成了薄钦枭眼中的仇人,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可当真相大白时,沈以念早已看淡了这些往事。她事业心重,根本不理薄钦枭的纠缠!

主角:沈以念,薄钦枭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以念,薄钦枭 的女频言情小说《薄少独宠二婚哑妻》,由网络作家“沈时以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外人眼中,沈以念是恬不知耻,攀龙附凤的女人。传闻,当年她嫌弃自己未婚夫没钱没势,作为一个的哑巴,竟敢引诱未婚夫哥哥薄钦枭。薄钦枭当时因为误喝了东西,意识昏沉,无法离开。当晚,他女朋友出车祸,至今瘫痪在床。因此,沈以念成了薄钦枭眼中的仇人,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可当真相大白时,沈以念早已看淡了这些往事。她事业心重,根本不理薄钦枭的纠缠!

《薄少独宠二婚哑妻》精彩片段

“把药吃了。”

结束之后,男人淡漠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顶着满身疲惫,沈以念吞下薄钦枭送来的避孕药,再扶着酸胀的身子去给薄钦枭取外套。

看着男人穿上外套,她上前两步,妥帖地给他系领带,小心地抚平西装上的细小褶皱,一如寻常夫妻。

而整个过程中,薄钦枭都在看她,黑眸冰冷,窜动着几分戾气。

沈以念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他这是……生气了?

小心翼翼将领带伺弄平整,正要撤离,薄钦枭突然攥住她的手腕,冷不丁的开口:“薄文煜今天回国。”

听到长久未曾听到的名字,沈以念一愣,脸上表情也出现了一刻的僵硬。

下一秒,下颚被用力掐住,强逼着对上薄钦枭冰冷的黑眸。

“怎么?听到旧情人的名字,就无法自控了?”

他口中的嘲弄,沈以念是难堪的,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却被薄钦枭牵制住手腕,言语讽刺:“沈以念,别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你和薄文煜确实交往过一年,可也是你嫌弃他没本事,跟荡妇一样不知廉耻,费尽心思爬上他的亲哥哥——也就是我的床上!如果你胆敢不守妇道,丢薄家的颜面,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沈以念被掐得脸色发白,血色褪尽,薄钦枭一字字的“爬床”“荡妇”,刺激得她眼眶发红,不惜重重甩开薄钦枭的束缚,大力挥动着手臂,用手语倾诉自己的愤怒!

——你明明可以不碰我!

——你当时明知道了床上的人不是她!

沈以念,是个哑巴。

一个永远做不到歇斯底里的怒吼,最愤怒的时候,也只能大幅度的手部动作来展示自己不满的哑巴,而这种行径,在任何人眼中看来,都滑稽可笑。

薄钦枭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只像是在看跳梁小丑,眼神也平添了几分冷漠。

“沈以念,那杯酒,是你亲自递给我的。”薄钦枭扣好了最后的一颗扣子,整个人凌厉森冷,如出鞘的刀锋。

“如果不是那一晚,安雅不会跑出门发生车祸,现在还躺在M国。”

薄钦枭说完,连一点多余的表情都不给予,便转身出去。

沈以念如同被抽空力气,脸色煞白。

不是她……她根本不知道那杯酒竟然会有药……

那杯酒还是温安雅换给她的,说她想要沾一沾她订婚的喜气,可是有谁会信?

所有人都咬定了她一个哑巴,攀上了矜贵恬淡薄二公子还不够,还在订婚夜踩着薄文煜爬上薄家主事的床!

两年前,沈以念作为薄文煜订婚的女友,第一次出现在薄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哪怕整场宴会,她说不出一个字,薄文煜对她的温柔,她柔美清丽的剪影也让在场的所有女孩,连当时薄钦枭的女友温家大小姐跟她换了酒杯,想沾她一点喜气。

可是没想到一杯酒下肚,等沈以念清醒,她就“爬”了薄钦枭的床,还被被记者媒体堵门拍摄,全城皆知!

薄钦枭相恋两年的女友温安雅,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拍摄下慌不择路,迎面撞上疾驰而过的车,薄钦枭清醒追出去的时候,重伤的温安雅已经被专机送到了M国手术。

薄文煜因为屈辱悲伤难抑,很快出国留学!

薄白的婚事直接告吹,这样的丑闻让薄钦枭在懂事会岌岌可危,又因为媒体一轮接一轮的发酵,薄钦枭娶了沈以年。

整个凉城赋予众望的风云人物薄钦枭,与弟弟订婚女友勾染,初恋昏迷成为植物人,一夜之间被拉下神坛。

她成为他人生中的污点,看一眼都要刺痛!

沈以念发着呆,刀口错到指尖上去,划上出血。

她疼得眉头紧皱,吸了一口冷气,正处理时,薄钦枭的助理郑延从外头推门进入:“夫人,我们要出发了。”

沈以念点点头,随郑延出去。

门口停靠着车,后车门开着,薄钦枭坐在最里处目不斜视,翻看着手中的文件,身材高大矜贵气势不言而喻,让劳斯莱斯都显得空间窄小。

从外形上来,薄钦枭也是无可挑剔。

棱角分明的五官,利落的下颚线,眉眼之间充斥着拒人的冷漠,可也更添男性魅力,这样的人,无疑是众多千金名媛倾慕的对象。

沈以念垂眸坐进去,男人迫人的气势在车厢中则更加明显,她略为不安,紧紧握着两只手。

薄钦枭眸光淡淡掠过,在沈以念受伤指尖上稍作停留,旋即落在她的脸上。

女人鲜少化妆,今天却精心打扮了一番,饱满柔软的唇染上唇彩,挺翘的鼻子,就连没来得及盘上去落在颈肩的头发丝,在白皙皮肤的映衬下,也有着说不上来的诱人。

薄钦枭喉咙不由得紧了一下,想到女人昨夜泪眼婆娑的眼神求饶。

可等想到什么,眼底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冷了下来:“为了见旧情人,还专门化了妆?怎么,这么按耐不住自己当荡妇的心,今天打算给薄以煜送杯酒吗?”

突然的言语讽刺,沈以念不可思议望过去!

她化妆只是因为要去主宅,昨天被他折磨得没睡好,精神不济,不想白着脸到主宅去,到了薄宅又成为被指责的理由。

毕竟薄钦枭的父母从未待见过她,一点不得体都要教训一通。

她死死咬住下唇,几乎溢出了血。

薄钦枭冷笑着合上文件,转了过来一把捏住沈以念的下巴,墨色的眸都是讥讽:“受伤了?只是几句话就委屈,这可不是面不改色把带料酒杯递给未婚夫叔伯的沈以念。为了达到目的,你笑起来的样子,到现在都让人津津乐道。”

当年沈以念对薄钦枭敬酒,侧颜柔美,眼神温顺又得体,鼻尖下巴脆弱纤细,被拍下来的剪影,美得惊为天人,被媒体津津乐道。

可是转眼被爆出沈以念爬上了薄钦枭的床,那张照片也成了沈以念蓄意勾引的证据!

难听的话全部化作尖锐的针刺,沈以念强忍着发红的眼眶,抬手要比手语。

“够了。”薄钦枭不去看,闭目养神:“没人在乎你的想法。”


沈以念动作戛然而止,僵在原地。

是啊,怎么会有人去在乎一个爬床哑巴的想法?

她垂眸自嘲一笑,泪滴触不及防地砸下,沈以念很快抹去,如果薄钦枭看到,只会惹来他更尖锐的讥讽。

薄家主宅坐落在市中心,买下了最昂贵的地皮,打造成庄园,入门就是花园,再往深处走,中世纪的欧式古堡彰显出来,完美诠释了薄家的势力与实力。

沈以念挽着薄钦枭手臂沿着小道走,路过的佣人纷纷恭敬向薄钦枭行礼,却对沈以念视若罔闻。

这些下人通常很有眼力见,擅长看家庭地位,沈以念在薄家,向来比她们还不如,就是不拿工资还陪睡的下人,薄夫人一看到她就头疼。

沈以念已经习惯,与薄钦枭一同往大厅去,还未等进去,里头就传来男人温和的声音。

“在德国生活不错,因为有需要学习的东西,所以生活充实,不用想太多东西。”

她一抬头,目光骤然落到屋内说话的男人。

坐在轮椅上的薄文煜,丰神隽秀,还能瞧见大学时候年少温润模样。

同为身有残缺,二人大学时心心相惜,逐渐走到了一起。薄文煜为人温柔又绅士,举止有度,身有残缺并未受到半点冷眼讥笑,只因他身价不菲,又能力极其出色,尤其温润如玉的样子,就像是影视剧里走出来的翩翩佳公子。

可以是说薄文煜的残缺不仅没有给他半点减分,反而让人对他更有几分惋惜可怜。

薄钦枭一直手腕铁血,强硬偏锋利,薄家继承人的身份,一直有人在举荐薄文煜。

想到两年前,如果不是自己,薄文煜也不用拖着身体,匆忙出国,沈以念失神了一下。

紧接着,沈以念搭在薄钦枭手臂上的手,被薄钦枭反握住,加大力道,靠在她耳旁低声嗤笑:“是不是觉得造化弄人,如果坐轮椅的人是我,你与薄文煜此刻已经结婚了。”

沈以念脸色发白,他在嘲讽她最终嫌弃薄文煜残疾,才会不择手段爬上他的床!

他为什么连她生命中唯一拥有过的温暖感情都侮辱!

不等反应,薄钦枭强行带着沈以念过去,与薄文煜冷淡招呼:“回来了?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

“大哥。”薄文煜本是带着笑,在看到薄钦枭与沈以念并肩过来,眼中涌现落寞,笑不出来,“大……大嫂。”

后一句称谓,声线清润但难掩苦涩。

沈以念仓促点头,这场面太令人窒息,不想多待,急忙挣脱薄钦枭的手,拎着礼品送上楼去。

错过佣人身旁,沈以念听到她们窃窃私语。

“二少爷也太可怜了……两年才回家也就算了,还要看深爱的女人成为大嫂,杀人也不过头点地啊……”

“可不是,不过大少爷不也可怜吗?多骄傲的一个人,结婚之后都不愿意参加宴会了。”

“追根究底,不还是因为这哑巴破鞋么,破落户出来的底层女,竟嫌弃二少爷残疾,就对大少爷用了那么下三滥的手段,也只有这不知廉耻的女人,才干的出来了。”

“最可怜的就是温安雅小姐,喜欢了我们薄爷那么多年,落了一个植物人的下场!”

沈以念脚步更快,唇色苍白。

是啊,所有人都因为她才痛苦,她的存在就是罪孽。

沈以念没有着急把礼物送出,在阳台的一簇平安树阴影里蹲了下去,给自己剥开一颗糖。

糖果香甜的味道在她的味蕾蔓延,可以让她忘记想要跳下去的羞愧。

为什么她是所有痛苦的根源呢?

等了许久下去,糖果在舌尖消失,所有人都已经坐上了餐桌。

薄夫人与薄老爷也在,沈以念走过去,乖巧地将礼品递上。

薄夫人看都没看一眼,向薄文煜叮嘱:“回来以后,就不要再出去了,国外又没什么亲人,你需要照顾,在家里才让人安心。”

“好。”薄文煜颔首说道。

“还有,休息几天就到公司吧,你能力不错,不要埋没了,乔家那小子,从小他最混账都在公司像模像样帮忙了。”

沈以念干笑着,将礼品收到一旁的茶几上,坐到薄钦枭身旁,低头用餐。

薄夫人又与薄文煜聊了两句,突然想起什么来,目光落在沈以念身上,眉头紧皱:“结婚已经两年了,肚子怎么一丁点动静都没有?你以为嫁进薄家,是让你来享福的吗?本来就是个没用的哑巴,肚子再不争气点,还有什么资格待在薄家?”

她昨天见到了乔家小子,现在那小子不不仅去了公司帮忙,而且娶了媳妇贤惠漂亮,前段日子生了对漂亮的双胞胎。

沈以念见薄夫人眼中的怒火,不由得尴尬,搁下刀叉。

——妈,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一个人又不能……

“我看不懂!”薄夫人厉声打断,脸色烦躁:“成天拿着手比划,像什么样子!我只要你给薄家生一个孩子出来,做不到就趁早走人,不要在这里碍我的眼!”

沈以念死死抿住柔唇,委屈的泪水在眼眶打转。

“妈。”这时薄文煜突然开口,眸光温和,落在沈以念的脸上,“大嫂的意思是说,她不是不愿意生孩子,只是一个人,是生不了孩子的。”

沈以念一愣,这种事这两年,无数次重演,还是第一次有人开口帮她,她不由得投向感激的目光,视线相对,旁边薄钦枭脸彻底黑了下来。

薄夫人闻言,看向薄钦枭,脸色稍有些缓和,询问:“钦枭,真的吗?你不愿意?”

“为什么愿意。”薄钦枭脸上带着冷嘲:“哑巴,会遗传,日后孩子的教育,语言,家校沟通,都指望一个哑巴吗?生出孩子惹人笑话!”

这番话,沈以念死死咬住下唇,手攥住衣摆,用力勒出泛白的痕迹。

她哑巴不是天生的,是十岁的那年声带为了救人,受伤了才……

孩子教育问题和语言问题,也有都办法解决,她只是哑巴,她大学的专业课成绩一直都是第一……

但是这些,她甚至不用解释,因为薄钦枭要的,只是当众无端指责与嘲弄她,让她丢尽脸面!


“大哥。”对面薄文煜眉头略微皱起:“孩子不会有这方面的遗传,语言问题,以薄家的能力,完全可以请好的老师——”

薄钦枭打断:“母亲的教育必不可少!全部都靠老师,母亲存在的意义在哪里?”

他冷冽发声,不动声色的看向薄文煜,尽管只是优雅的坐在位置上,却也让人感觉到无止境的寒意和压迫感:“反倒是文煜你,出国一趟话也变多了?”

薄文煜面色不改:“我不是要多嘴,只是想提醒大哥,偶尔也可以听从一下大嫂的意见。如果她觉得有足够能力承担一个孩子的出生,就算先天条件不足,只要她爱宝宝,薄家又不是普通人家,完全可以提供更好的条件。”

“哦?”薄钦枭嘴角噙笑,眼中却乍现寒意,“文煜这么心疼沈以念,两年前媒体施压,怎么不见你出面求娶?保不齐那时候沈以念就不是大嫂了。”

“够了!”一向沉默寡言的薄老爷这一刻也忍不住拍桌而起,“你们两兄弟,就为了一个女人,争吵也不嫌丢人,连顿饭都吃得不安生,外人来看都要笑掉大牙!”

薄老爷气得脸色发青,狠狠剜了沈以念一眼,转身上楼。

沈以念瞬间脸色苍白,气氛沉默下来。

薄夫人也来气,那眼神恨不得吃了沈以念,但是她看了一眼薄文煜,薄文煜微微低着头,但是神色没有半分退让。

沈以念知道薄文煜看着温润其实个性十分倔强,沈以念还知道以前薄文煜最崇拜的是自己的大哥。

薄夫人可能也知道薄文煜的性子,从薄文煜身上收回目光,竟然没有对沈以念发作,而是向薄钦枭开口:“钦枭,你来,我有话对你说。”

薄钦枭搁下刀叉,刚与薄夫人走到一旁,薄夫人就耐不住性子的开口:“钦枭,关于这段婚姻,你是怎么想的?我知道你根本不爱沈以念,现在文煜又回来了,难道任由你们两兄弟为了这么一个女人闹让人看笑话?”

这对话,薄钦枭听了无数遍,目光下意识扫开。

“你当初肯娶,只是迫于公众压力。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风气已经差不多过去,是时候该考虑与沈以念离婚的事了。”

薄夫人仍然声音火气旺盛:“你是薄钦枭,是我的儿子,薄家之后的继承人,你的夫人,该是优雅高贵的世家名媛,主内主外与你比肩,得像是从前安雅那样的,家世好样貌好才学好,你再看这个见不得人的哑巴……”

“母亲,你提过多少次了。”薄钦枭打断道。

薄夫人的口气一顿,薄钦枭还是这样,提到温安雅就不耐烦了。

她这个大儿子还是重情,以前都是温安雅跟着自己大儿子,没见薄钦枭多上心,但是温安雅出事后,从出事到现在所有医药费都他在支付,白家这几年有事没事干的蠢事都是他兜着。

薄夫人叹自己的儿子太重情,薄钦枭只是皱眉,视野内,他看到一直安分坐着的沈以念突然起身,从沙发处拿了毯子,直直交到薄文煜手上。

她在笑,脸上的温情与关切,完全是真情实感,连眼角都是温柔。

黑眸浑然覆上一层薄冰,他不由自主攥紧拳头,手臂青筋暴起。

“钦枭,你有没有在听?”薄夫人未得到回应,眉头略微蹙了一下:“安雅一直不醒,难道你就一直养着这个傻子!”

薄钦枭压下眸中的冷意,回头沉眸道:“公司正处于上升期,如果我现在跟沈以念离婚,传出去容易影响这次国企间的合作,以后再说。”

说罢,薄钦枭转过身去,大步向餐桌迈去。

这时候,沈以念还在向薄文煜打手语。

——谢谢你在餐厅上帮我解围,但不要因为我跟你哥吵架了,他性子是那样没有真恶意,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不值得你们兄弟为我不愉快,这个毯子你盖着,你阴天会腿疼,盖着好一点。

沈以念是为了不想薄钦枭兄弟再因为自己闹别扭,薄钦枭走过来却刚好看到手语的后半段。

现在还记得薄文煜阴天腿疼?所以专门关心的给他送上毯子?她还真是‘好心肠’,惦记着老乡好的毛病,为薄文煜心疼为薄文煜难过?

结婚这么些年,他每天早出晚归却是不见她关心,那怕三两天连轴开会回到家,她还是躲着自己走!

想到这里,薄钦枭面色紧绷发青,一步迈过去,等沈以念反应过来,薄钦枭已经到了面前,一把攥住她的手腕。

指尖的力道,要碾碎骨头一般,她禁不住身子晃动,强忍着发白的脸色,只得一手拽着他衣袖,示意他轻一点。

薄钦枭生气,她习以为常,肯定与薄夫人在聊天过程中产生的不愉快,拿她泄愤。

她用眼神问他怎么了。

薄钦枭视而不见,只与薄夫人打了声招呼,就这么扯着她,跌跌撞撞出了门。

沈以念无法呼喊,脸上充斥着畏惧,挣扎着拼命向后退。

薄钦枭怒火中烧,反手掐着她脖子,奋力压在车前,“挣扎的这么厉害,舍不得走?是不是还要与薄文煜旧情复燃你才满意?沈以念,你还真是下等又肮脏!”

下等,肮脏。

沈以念柔唇颤抖,脸色远比方才要更白,她心痛得厉害,又不住自嘲。

是,和薄钦枭比较起来,她不就是下等人吗?

她费力抬起手比划。

——我与薄文煜已经结束了,你和妈聊天不痛快,不用把火气宣泄到我头上。

她倒是理直气壮。

薄钦枭险些气笑,他眯起双眸,冷嘲出声:“你知道母亲刚才和我说了什么吗?”

沈以念看他,薄钦枭一字一顿:“她说,两年前的事,已经开始被大众遗忘,媒体也不再争先报道,我完全可以和你离婚,去换一个家室匹配,至少不是哑巴的妻子?”

沈以念的长睫顺了顺,微微颤动。

“我觉得她说得确实在理,可沈以念,我要是与你离婚,依仗薄家才能勉强吊一口气的沈氏,会用什么方式破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