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甜诱偏执郎少

甜诱偏执郎少

十二玉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熙然亲眼目睹外公惨死,此时的楚家已经不是楚家,凤凰男父亲在母亲死后将小三和私生女接回家中,这里成了他们的家。随后,楚熙然痛苦失忆离开,从此远离。十五年后,她因为苦衷再次归来。这时,父亲要她嫁到顶级豪门郎家,成为了郎少郎子幕的妻子。楚熙然被迫放弃尊严,成了外人眼中为钱攀高枝的女人。原本以为清汤寡水的婚姻,却被郎子幕搅得水深火热!

主角:楚熙然,郎子幕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熙然,郎子幕 的女频言情小说《甜诱偏执郎少》,由网络作家“十二玉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熙然亲眼目睹外公惨死,此时的楚家已经不是楚家,凤凰男父亲在母亲死后将小三和私生女接回家中,这里成了他们的家。随后,楚熙然痛苦失忆离开,从此远离。十五年后,她因为苦衷再次归来。这时,父亲要她嫁到顶级豪门郎家,成为了郎少郎子幕的妻子。楚熙然被迫放弃尊严,成了外人眼中为钱攀高枝的女人。原本以为清汤寡水的婚姻,却被郎子幕搅得水深火热!

《甜诱偏执郎少》精彩片段

“啪!”

一声脆响,响彻客厅。

剧烈的耳鸣之后,口腔里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直冲脑门。

楚熙然吞掉嘴里的血,咬着牙强撑着站起来,白皙的脸颊上赫然是鲜红的巴掌印。

真讽刺,这就她父亲!

楚熙然握紧拳头,又重复一遍刚才的回答:“我不去。”

“呵——这事可由不得你!”

一个尖细的声调拖着长音,语气中带着不屑和嘲弄。

楚熙然挑了挑眉,循声望去。

台阶上,宋熙墨穿着一身紫色的连衣裙,面色青白的她正对着化妆镜,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嘴角的口红。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楚熙然绝不会相信,这样精致的一个女人,竟然有着蛇蝎一般的心肠!

许是看出了楚熙然眼底的敌意,宋熙墨“啪”地一声合上化妆镜,踏着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从台阶上一步一步踩下来。

“怎么?你以为你还是楚家的大小姐?”

宋熙墨恨透了楚熙然的这双眼睛,无论什么时候都透露着单纯与倔强。

“如果不是为了楚氏集团的利益,你以为你这样身份低贱的女人,有机会去接近郎子幕?”

楚氏集团?

呵呵!

如今的楚氏集团怕是早已变成了宋氏集团了吧?

一把推开掐着自己的宋熙墨,楚熙然一脸厌恶。

当初她真是瞎了眼,让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进楚家。

“既然你这么珍惜这样的机会,怎么不自己去倒贴?”

宋熙墨被戳破心思,脸上赤红。

她不是没有那样的想法,只是人家郎子幕心高气傲,看不上她。

“你这个贱人,你看我不……”

宋熙墨正要发作,一边的宋建城发话了。

“不要吵了!如果不想那个‘死女人’丧命,你就得认命!”

死女人?

楚熙然听着宋建城嘴里的称呼,心生寒意!

在宋建城的眼里,他的结发夫妻不过是一个死女人!

……

晚上九点,丽皇酒店!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觥筹交错,玻璃杯里玫瑰色的酒水将灯光折射成一团团暖光。

衣着华丽的男女穿梭其中,丝毫了没有往日里的冷艳高贵——醉醺中带着诱惑。

会场中央,秦惠怡一身紧致的大红旗袍,将身体曲线凸显的淋漓尽致,本就面容姣好的她宛如会场中的明星,一颦一笑吸引着不少男士的目光。

将酒杯里的鲜红液体一饮而尽,她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到会场边缘。

“郎少,你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啊?”

秦惠怡嗔怪一般,侧身要坐进男人的怀里。

“滚!”

男人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冰冷的霸道。

女人完美曲线僵在半空中。

“郎少……我……”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男人缓缓抬头,露出一张近乎完美的英俊面容。

一双深邃的眼睛,透露出无尽的寒意,高挺鼻梁下的薄唇,凌厉又薄情。

秦惠怡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怯生生地往后退了几步,不甘的转身离开。

果然像传言中那样难相处!

楚熙然刚进会场,就看见了这一幕,忍不住挑了挑眉。

感受到楚熙然的目光,郎子幕的视线猛地逼了过来,猎鹰巡视一般,瞬间锁定在楚熙然身上。

楚熙然呼吸一滞,还没来得及反应,男人视线中的凌厉岿然消失。

郎子幕的瞳孔一震!

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鼻子,还有娇艳欲滴的唇……

像,太像了!


如果不是他当年亲眼看着她死去,会以为这就是她本人!

可是,这世上真有这么像的人?!

“啧啧,看来你这身皮肉果真不错,竟然能入得了郎子幕的眼!”

宋建城将郎子幕的神情看在眼里,阴鸷一笑,推了楚熙然一把。

楚熙然稳住身形,眼底微寒。

对于宋建城这样的人来说,所谓的女儿也不过是他博得利益的筹码。

想起躺在病床上昏迷的母亲,楚熙然深吸一口气,朝着郎子幕走去。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嗒嗒作响,郎子幕斜靠在沙发上,古井无波的眼底竟然有了一丝微澜。

楚熙然的举动瞬间引起会场上所有人注意,都想看看是谁这么不识趣,去碰那座冰山?

“请问……我可以坐下来吗?”

楚熙然婉转一笑,如沐春风!

郎子幕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谢谢!”

楚熙然伸手拖了一下长裙摆,自然的坐下,心里却有些忐忑。

此时会场已经炸开了锅,来宾们议论纷纷,好奇他们的动向。

看着不远处宋建城的暗示,楚熙然咬了咬下唇,看着郎子幕。

“你好,我是楚熙然!”

“郎子幕!”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脑海中虽已乱成一团,但楚熙然还是鬼使神差对他妩媚一笑。

“这里太吵了,郎先生介不介意去楼上聊聊?”

“可以!”

楚熙然跟在郎子幕身后,走到楼梯口,忽然被人从身后拽了一把!

她转过身,看着眼前的男人,小声问:“怎么?突然良心发现了?不想送我入虎口了?”

宋建城哪肯放弃这样的机会,将一个小瓶子塞进她的手心,“放酒水里,事半功倍!”

楚熙然没想到宋建城会如此卑鄙,下一秒又听到他阴沉的威胁。

“你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妈!”

楚熙然咬牙冷哼,转身上了楼梯。

……

二楼888包间!

郎子幕扬了扬手中的两个玻璃杯。

“喝一杯?”

“嗯!”

楚熙然点点头。

房间里很安静,她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看见郎子幕俯身拿红酒,她慌张拿出那个小瓶子,手忙脚乱的打开瓶盖。

就在滴下液体的一瞬间,眼前一道黑影闪过,男人冰冷的大手擒住了她。

“这是什么?”

声音不寒而栗。

楚熙然手腕生疼,脸上火辣。

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承担不起失败的后果。

她一咬牙站起来,直接解开了上衣的扣子。

“郎总,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

看着眼前衣衫褪去的女人,郎子幕感觉受到了极大侮辱。

额头青筋暴露,完全没有注意到女人眼底死灰般的暗淡。

“滚!你脱光的样子,只会让我感到恶心!”

冷斥一声,郎子幕一把将女人甩在了床上。

“你不配!你不配和她拥有同一张脸!”

郎子幕出现在酒店大厅的瞬间,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方才,众目睽睽之下,郎子幕领着楚熙然上了楼!

可现在还不到五分钟,郎子幕居然就下来了?


宾客们忍不住腹诽,最高兴的莫过于秦惠怡了。

秦惠怡一向自诩美貌,今晚先是被郎子幕嫌弃,后来又被楚熙然比了下去,心里正是不忿。这会儿看见这一幕,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我就说嘛,郎少身份高贵,怎么会看上那样的女人,我看多半是她用了什么手段,骗郎少上楼,现在被郎少识破,自讨没趣罢了!”

秦惠怡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周围的一圈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果然,秦惠怡这话一出,大厅里瞬间嘈杂起来。

郎家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商业巨擘,家族资产难以估量,不仅在整个云城商界呼风唤雨,生意更是遍布海外各国。

郎子幕作为郎家的当家少主,成名已久,商业手段雷厉风行,加上郎家的权势,上门提亲的名媛美女踏破门槛,但大多连郎子幕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回绝了。

今晚,楚熙然能如此轻易地接近郎子幕,怕不是真有什么问题!

“我前些年见过楚熙然,倒也算是大家闺秀,怎么做得出这样的事来!”

秦惠怡听着周围的议论,会心一笑,编排郎子幕的胆子她没有,但是中伤楚熙然的心思,她只多不少。

一旁的宋建城脸色铁青,心中惴惴不安。

楚熙然走下楼,已经不见郎子幕身影。

没有心思理会别人的议论,镇定了神情,朝着宋建城走去。

“事情怎么样了?”宋建城率先开口。

这事关系着楚氏集团的生死存亡,他十分紧张。

“下药的时候,被郎子幕发现了!”

楚熙然一脸平淡,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仿佛这件事和自己毫无关联。

“什么?你这个废物……”宋建城咬牙切齿。

“该做的我已经做了,我妈明天手术,你必须签字!”楚熙然眼神坚定。

“让我签字?”宋建城脸色变了几遍,渐渐阴狠,“你别做梦了!”

“什么?你答应过我!”楚熙然瞳孔微震,声音大了几度。

“别跟我嚷,我让你接近郎子幕,获取他的信任,你呢……”

宋建城恨不得掐住楚熙然的脖子,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声音传来。

“哟,我就说嘛,有些人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明知道郎少看不上你,居然下药,这么卑鄙的手段也使得出来!”

秦惠怡婊里婊气地开口,话中若有所指,眼神还不时地瞟向楚熙然。

周围瞬间炸锅了!

郎子幕是什么样的人物?

居然被一个女人下药!?

“楚家也是名门望族,居然教出这种女儿来,真是丢人啊!”

“依我看,这个楚熙然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听说前些年一直在国外,最近才回来的,还不知道在国外做过什么呢!”

“我看这件事多半和宋建城有关,现在的楚氏集团是他说了算。”

……

大厅角落的沙发上,郎子幕挑了挑眉。

“啪——!”

一巴掌重重地扇在了楚熙然的脸上。

酒店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你这个不孝女,居然做出这种事来!”宋建城脸上青筋暴露,“是你想要在郎氏集团上班,求着我带你来认识认识郎少的,没想到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来!”

宋建城两句话,将自己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