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后去青楼赎女帝

穿越后去青楼赎女帝

秀域落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江辰穿越到玄幻世界,他刚入局就被女主的身份亮瞎了眼。女主虽然现在是青楼花魁,但她拥有天命之姿,气运极好,不仅可以福泽四方,最关键的是可以让身边人受益。尤其是在武学和神通方面,她过目不忘,轻松融会贯通。甚至,她是真凤体质,是修行最强神体之一。如今明珠蒙尘,遗落烟花之地,江辰势必要赎她出来,帮自己提升修为!

主角:江辰   更新:2022-08-17 18: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后去青楼赎女帝》,由网络作家“秀域落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江辰穿越到玄幻世界,他刚入局就被女主的身份亮瞎了眼。女主虽然现在是青楼花魁,但她拥有天命之姿,气运极好,不仅可以福泽四方,最关键的是可以让身边人受益。尤其是在武学和神通方面,她过目不忘,轻松融会贯通。甚至,她是真凤体质,是修行最强神体之一。如今明珠蒙尘,遗落烟花之地,江辰势必要赎她出来,帮自己提升修为!

《穿越后去青楼赎女帝》精彩片段

天阳城,醉仙楼,惊鸿阁内。

江辰悠悠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妙龄少女的面庞。

“少爷,您醒了?”

少女有些怯生生的道。

“少……少爷?

什么情况……

我明明在熬夜加班,怎么忽然……难道穿越了?”

江辰眼神微惘,很快,大段记忆便涌入脑海。

神武王朝,青州,江家少家主?

伴随着记忆苏醒,他很快便得知了自己的身份。

真的穿越了!

此方世界,名为荒天大陆,是个强者能焚天煮海的玄幻大世界。

而自己,则是天阳城内第一世家,江家家主江安之子,江辰。

“钟鸣鼎食的贵公子啊,身份,倒是不俗。”

原主人的无数记忆片段,如放电影一般,在他脑海中浮现,让他有了更多认知。

“只不过,原主仗着家世显赫,过于放浪形骸了些。”

不断接收着过往的记忆,江辰嘴上喃喃道。

作为家主独子,江辰自幼,便是衣食无忧。

修行资源更是无限量供应。

可原主不争气。

每月都从家族获得天量的修行资源,直到二十岁的年纪,修为才堪堪达到聚灵境圆满的水准。

生平最大的爱好,便是逛青楼,与天阳城其他膏粱子弟一起熬鹰斗犬,奢靡享乐。

活脱脱一副二世祖的做派。

以至于家族长老们,对他极其不满。

倘若不是其父亲执意护短,江辰少家主的资格,恐怕都要被取消。

“人望不高,无妨。”

江辰伸了个懒腰,颇为惬意:“既然穿越了,我自是不会重复原身的疲懒,也力争,在这异世中,闯一番天地出来。”

地球土著,穿越异世,这是话本小说男主的开局。

江辰自然不会甘心当个纨绔子弟的。

不过……此刻奋发图强,倒也不急。

“葛掌柜,花魁到底什么时候出来?”

他手掌轻叩在木案上,随口问了句。

通过记忆,他得知原主来到这醉仙楼,是得知楼内有位新晋花魁。

这堪称国色天香,原主花了重金,打算一亲芳泽的。

既然来了,他总得见识见识再走。

“呦,江少爷莫急,柳花魁已在梳洗打扮了,稍等片刻,便会过来。”

门外,一位身姿妖娆的熟妇,浅笑阿谀的安抚了他一番。

随后,便替江辰去催促了。

得到回应,江辰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他随意卧在椅子上,享受着贴身丫鬟轻蝉,用柔若无骨的小手,替他捏肩捶腿。

“真他娘的舒坦,贵族子弟的生活……可算是享受到了。”

感受着轻蝉认真替他揉按的力度,江辰颇有些心猿意马。

前世半辈子,都在当社畜。

没日没夜的996,怎一个苦字了得。

还好此番穿越的对象,是大族公子,不是什么街头乞儿。

【叮,命数之眼正在绑定……】

正当江辰享受之际,忽然,耳畔传来一道机械般的声音。

“命……命数之眼?那是个什么玩意?”

他微微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难道……是金手指到货了?”

想到此处,江辰心头怦然一跳。

看来,自己在异世横扫八荒,逆天崛起的征途,便要开始了。

【命数之眼绑定成功,自动激活!】

下一瞬,又一道系统提示音传出。

同时,江辰的眼前,多了一道特殊的信息。

【姓名:轻蝉

身份:江家丫鬟,江辰贴身女婢

修为:肉身境五重天

命数:

【忠心】(白):作为丫鬟,对主人忠心耿耿,毫无二心。

【貌美】(蓝):小荷才露尖尖角,虽年幼,但已颇具绝色姿容。

【早夭之相】(紫):近期飞来横祸,命数将尽,恐死于非命。

近期人生重大事项:三个月后,因在灭族之祸中,保护江辰撤退,而横死。】

“这是……命数?”

江辰心头一惊:“早夭?轻蝉会死!而且,还是因为护我撤退,横死?”

“灭族之祸……”

一瞬间,江辰心头凉了半截。

经过信息的传递,他很快明白了命数之眼的功能。

那便是查探人生命数,机缘,与灾祸。

命数代表的是一个人的天命本格,有的人天生不凡,有的人资质平庸。

命数分为七等。

最普通的是白色。白色之上,分别为蓝,橙,紫,金等。

而白色之下,又有黑色和灰色。

灰色代表霉运缠身。黑色代表有血光之灾。

这命数之眼,可以查看一个人的人生剧本。

而自己这个贴身丫鬟的人生剧本,便是三个月后,横死。

“她会死……那我呢?”

江辰心头一紧,很快,属于他的命数信息,也浮现出来了。

【姓名:江辰

身份:江家家主,江安独子

修为:聚灵境九重天

命数:

【资质平平】(灰):你资质平平无奇,此生纵然有奇遇机缘,也难以修至武道高境。

【家道中落】(白):你出身大族,身世显贵,但富贵难持久,很快将因灾祸,导致家道中落。

【早夭之相】(紫):近期飞来横祸,命数将尽,恐死于非命。

近期人生重大事项:三个月后,因在灭族之祸中,被人斩杀,横死当场。】

“横死当场……”看到这段命数判词,江辰当场透心凉了。

好不容易穿越,原以为还能享受享受钟鸣鼎食的纨绔日子。

却没想到,是个早夭之相。

只能活三个月了!

“让公子久等了。”

正当江辰被自己命数所惊,心乱如麻之际,阁外,传来一声软糯的女声。

随后,女子走了进来。

气质出尘,白皙的肌肤欺霜赛雪,穿着一身绿萝裙摆。

眉目如画,只是稍施粉黛,便是国色天香。

来者,正是醉仙楼新晋花魁,柳青颜。

江辰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也是微微失神。

不愧是花魁,果然绝色。

若是先前还不知自己即将横死当场,或许江辰此刻是把持不住,迫不及待想和这位柳花魁谈天说地的,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了。

可此时……他还真没心思欣赏佳人了。

只剩下三个月的寿命了,哪还有心思急色啊。

可正当江辰打算说话之际,命数之眼再度转动,属于柳青颜的命数,赫然浮现在眼前。

【姓名:柳青颜

身份:醉仙楼花魁

修为:肉身境八重天

命数:

【天命神女】(金色):坐拥天命之姿,才情无双,气运昌隆,还可福泽四方,令亲近之人受益。

【惊才绝艳】)(金色):天资无双,对于任何武学,神通,皆可过目不忘,融会贯通。

【真凤之体】(金色):真凤体质,修行最强神体之一,羽化焚天。

【国色天香】(金色):昔年有佳人,倾国也倾城。

【一鸣惊人】(金色):因其体内封印,明珠蒙尘,但有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指日可待。

近期人生重大事项:一天后,体内封印解开,才情资质,尽数开启。

两个月后,于天阳城天玄寺内,遇高人点化,觉醒天命。】

好家伙,一串金光闪烁的命格判词,险些亮瞎了江辰的眼。


天命神女?

气运逆天?还能福泽四方,让身边受益?

这是一根大粗腿啊!

倘若,能牢牢抱住,没准能逆天改命,修改我本将横死族灭的命格!

只一瞬,江辰脸上便堆起了笑脸:“我早听葛阁主说,新来的花魁,貌若天仙,果然是名不虚传。”

“柳花魁快请坐。”

柳青颜微怔,应声落座。

在江辰不断审视的目光下,显得有些局促。

她从阁主口中得知,这位客人,可不好伺候。

其身份,乃大族公子,向来纨绔乖张。

阁主派她过来时,曾反复叮嘱,小心伺候,切莫惹怒了对方。

柳青颜原本还些害怕被刁难。

但眼下看来,这位江公子语气和善,似乎是个好说话的人。

“公子请喝茶。”

柳青颜有些怯生生的将沏好的茶递上。

江辰端正接过茶杯,倒没有顺势抓住对方柔若无骨的皓臂,急不可耐的耳鬓厮磨。

此举,令柳青颜稍松一口气。

她生怕这位公子会对她毛手毛脚。

“柳姑娘莫紧张。”江辰看出了她的心思,道:“江某并非贪花好色之徒。

此番求见花魁,只是慕名,并非贪慕柳姑娘的花月之身。”

“恩”柳青颜被看穿了心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久闻江公子,不学无术,飞扬跋扈。

看来,只是三人成虎的谣传罢了。

两人四目相对,柳青颜踟蹰片刻,打破了沉默。

“妾身得见江公子真身,倒真是正气凛然.只是,不知为何.”

“为何会声名狼藉对吧?”

既然想要获得柳青颜的好感,江辰认为自己有必要为自己粉饰包装一番。

“这些流言,倒也不全是谣传。”

江辰笑了笑:“这些年,我也却是干了不少荒唐事。”

说着,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借着酒劲,浅唱了几句: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是柳三变的名词。

鹤冲天。

词意大气,颇有些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傲然意境。

当年柳永便是靠着这一手好词。

在青楼白嫖半生,牵动了不知多少女儿心。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果然,柳青颜听到这首词,细细琢磨,望向他的目光,已大为不同。

能写出这种诗文的人,怎可能是个草包?

莫非,他是为了自污其名,才干下了那些荒唐事?

【柳青颜对你的好感+10。】

江辰望见系统提示,笑了笑,道:“我见柳姑娘清纯可人,不似什么残花败柳,怎会沦落至此?”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柳青颜神色黯淡,叹了一口气。

从柳青颜口中,江辰得知了她的身世。

这位身负天命神女的花魁。

原是天阳城一户商贾之家收养的义女,只是因家道中落。

义父便忍痛,见她卖身抵债,这沦落烟柳之地。

江辰听完,道:“柳姑娘当真是命途多舛呐,不知日后作何打算?”

“还能作何打算?”柳青颜惨笑一声,幽幽道:“既入了这烟柳之地,此生,怕是再难回头了。”

被义父出卖抵债,举目无亲,又签下了卖身契。

这辈子已无望自由,若日后能得恩客赏识,替她赎身,纳为小妾,已是邀天之幸。

但这烟柳地,哪有真心人呐。

“我与柳姑娘一见投缘,倘若,柳姑娘不愿留在这醉仙楼,我可替你赎身。”

江辰心头一动,当即开口。

“江公子此话当真?”

柳青颜面色骤变,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生怕自己听错了。

【柳青颜对你好感+10。】

“自然当真。”江辰望着好感度的飙升,笑道:“以柳姑娘的才情见识,本就不该沦落在此。”

“少爷,家主本就不喜你来醉仙楼,若是知道,你替花魁赎身,怕是要大发雷霆。”

轻蝉忽然插了句嘴,她一双杏眼紧盯着柳青颜,颇有些警觉。

“此事,我自有分寸。”江辰眉头微蹙,淡淡道。

都快要大难临头了,哪里还管得了旁人看法。

抓紧时间交好眼前这位天命之女,争取利用她的气运,化解自己的灾祸才是正途!

“什么,江少爷要替柳花魁赎身?”

葛清秋听到这消息,嗓门抬高了好几度:“这位花魁可是我千挑万选,精心培养了小半年,才让她出阁的。如今还是完璧之身。

我还指望她称场子呢.得加钱。”

“葛掌柜开个价吧。”江辰淡淡道。

“三千块灵石!”

还真是,够黑心的!

饶是江辰这种锦衣玉食的世家子弟,也不是能轻易拿出这个数目的。

只不过,若能因此,将柳青颜好感拉满,获得改命机会,再贵也值得。

“行,葛掌柜替我将卖身契准备好,我回家族拿灵石,便替柳小姐赎身。”

他咬咬牙,答应下来。

约定,明日来赎身。

天阳城,江府。

“少爷可算是回来了!”

“家主和长老们,正在议事厅商议大事,正找您过去呢!”

刚回到府内,便有家仆催促。

“找我?”

江辰微楞,便随着家仆的指引下,来到了议事厅。

厅内,正上方坐着一位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

此人,正是江辰的父亲,江家当代家主,江安。

而江安下方座次的左右两侧,则是一位位家族长老。

到底是商议什么大事,居然所有长老都到齐了?

江辰见这阵仗,也是有些讶然。

“辰儿,回来了?”

江安望见儿子回来,脸上愠怒之色稍缓:“你来的正好,今日,我和众长老,正要商议少家主之位归属的问题。”

“少家主之位的归属?”江辰惊讶道:“不是早已往后推迟了吗?”

按照江氏家族的族规,少家主之位,应当由家主之子继承。

但,若家主之子不成器,则在族内另寻麒麟儿。

按照规矩,江辰原本应当在十八岁成年,便参加考核测试,决定是否有资格担任少家主。

但原主过于不争气,显然是难以通过考核的。

但作为家主的江安,霸道护短,相当溺爱自己这个独子。

所以力排众议,顶着长老会的压力,也要保住儿子前程。

约定再给江辰十年改过自新,待到他二十八岁,才举行考核。

按理说,这件事情早已没了争论,怎么会忽然提起这个?

“昨日,主家送来了一块太玄令。”

长老席上,身为大长老的江无伤淡淡开口:“主家已决定举行族比,需让少家主持太玄令,前往青州。”

族比?

听到这话,江辰总算明白了。

青州,江氏家族,乃鼎盛世家,放眼整个神武王朝,都是庞然大物。

而天阳城的江家,则是青州江氏家族开枝散叶后的一个旁系家族。

为选拔江氏英才,主家江氏,每隔一些年头,便会向众多旁系支脉家族分发一枚太玄令。

持令者,可代表旁系家族,前往青州主家,参加族比。

倘若能在族比中大放异彩,不光可以获得主家青睐,给予大量的修行资源,所属的旁支家族,也会跟着争光。

正因如此,原本已搁置的少家主之位,才重新被长老们讨论起来。

“族比事关重大,若要参加,需让家族最强天骄做代表。

家主之子,虽身份尊贵,但实力太过不济了。”

大长老江无伤盯着江辰,淡淡道:“我等长老,看好旁支族人江南天担任少家主,持太玄令,前往主家参与族比。”

大长老说着,目光瞥向了议事厅内,一位昂首挺立的少年。

江南天?

跟着大长老的目光,江辰也仔细打量了这位少年郎一番。

在原主记忆中,还是对其有些印象的。

此人,出身旁系,父母自幼便离世了,在家族中并不受重视,修为也很一般。

但便在一年前,不知有何机缘,其修行境界开始突飞猛进,在家族大放异彩。

以至于,让家族长老们都对其赏识有加。

【姓名:江南天

身份:天阳城江家旁支族人。

修为:灵海境一重天

命数:

【天赋异禀】(紫):修习武学,一日千里。

【逢凶化吉】(紫):大气运加身,尽管命格凶险极多,但每每都能逢凶化吉。

【天煞孤星】(橙): 身边一切亲近之人,都会被其汲取气运,成为其逆天崛起之路上的炮灰和垫脚石。

近期人生重大事项:

奇遇:两天后,在天阳城的无极崖畔,感悟阴阳剑意。

灾劫:三个月后,因在灭族之祸中,侥幸逃离,誓言复仇。】

“啊这.孤儿命格!典型的苦大仇深流男主的模板。”

“三个月后的江家的灭族之祸,该不会就和他有关吧!”

江辰审视这位竞争对手之际,江南天的命数很快跳了出来。

望着这命格判词,江辰心中咯噔一声,只感觉事情不妙。


“家主爱子心切,众长老也能理解。

但族比之事,干系家族命运。

切不可因私废公,派出无能之辈,导致我家族利益受损。”

“还望家主,同意我等的建议。”

众长老齐声开口。

“我辰儿,虽不算天纵奇才,但也没有诸位长老说的那么不堪吧?”

江安坐在家主大位上,面色有些不好看。

尽管他想梗着脖子替自家儿子辩解两句。

但这反驳,却有些苍白无力无力。

毕竟,江辰的确是个草包。

自小便得到家族最好的资源培养,就算是头猪,也该入灵海境了吧!

可他,偏偏……

反观被长老们力荐的江南天,却是靠着自力更生。

十八岁的年纪,便晋入了灵海境。

两者对比,有如云泥。

“家主,若认为江辰不输江南天,尽可让他们两人比试一番。

若江辰胜过了江南天,我等便心悦诚服,不再多言。”

“倘若……江辰技不如人,家主的偏袒,也应当适可而止了。”

作为家族大长老的江无伤,沉声开口。

他的提议,一锤定音。

这是长老们最后的底线。

“辰儿,你意下如何?”

“既然长老们这般讲,我自然愿意一试。”

江辰此刻,自然也不可能阻止,只能点头默许。

“好,一个月后,你与江南天,便在家族斩灵台前,一决胜负,决定少家主之位和太玄令的归属!”

大长老一锤定音,将此事敲定下来……

待到长老散尽,议事厅内,仅留下江辰父子两人。

“唉,你这逆子……”

江安长叹一声,颇有些惆怅:“我本想替你将少家主之位留住,等你成材成器,再挑起家族重担。”

“可眼下……怕是少家主之位悬了。”

他虽溺爱其子,却也知晓,若是真比试起来,一个月后的斩灵台前,江辰必输无疑。

罢了,罢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

自己虽渴望儿子能有出息。

但这家伙,烂泥扶不上墙,便随他去吧。

一念至此,江安心中,也有些放弃了。

“乾坤未定,父亲不必悲观。”

江辰看出了父亲对他的失望,语气坚定道:“父亲放心,此战我能赢。”

你拿什么赢?

江安微微侧目,没想到自家儿子今日,竟如同换了个人似的。

倘若不是他这个当父亲的,知晓儿子的斤两,还真会忍不住对他升起些许不切实际的期待。

“昔年有大鸟,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三年不飞,一飞冲天。”

江辰望着父亲,认真道:“还请父亲相信我,儿子……已不再是从前的浪荡子。”

“此战,我定会全力以赴。”

“好,你有这等气魄,为父很欣慰!”

江安见其子放下如此豪言,颇有些老泪纵横的冲动。

这么多年了,儿子……似乎真的长大了。

“既然你有争取之心,为父必当全力支持。”

他本已对此事绝望,但见江辰升起了锐意进取之念。

既如此,便不应泼冷水。

“你若是缺什么,尽管与为父说!”

江安有望子成龙之心,虽知儿子底细,很难出现奇迹,但仍愿鼎力相助。

“我现在最缺的,便是灵石。”

江辰倒也不客气,找父亲要了一大笔灵石和丹药。

五千块灵石,十六瓶各色二品丹药。

“好,那为父把家底都拿出来吧,给你一万灵石!”

江安将他这些年攒下的几乎所有家底,都交予了江辰,嘱咐道:“这一个月,需刻苦修炼,切莫……让为父再失望了。”

“父亲放心,我定不会辜负父亲期望。”

江辰将储物戒指好生收起,拍着胸脯保证道。

结束了父子交谈,江辰走出议事厅,眼前,却站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江南天!

他竟没走,看这模样,似乎刻意在等自己。

“你寻我有事?”

“我留在这里等少爷,是特地提醒你一句。

不必再与我争夺太玄令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与其在族人面前输的太难看,不如顺水推舟,将少家主之位给我。

日后,我也会承你这份情。”

江南天环胸抱臂,傲气颇足:“我志向高远,不在这个少家主之位,不在天阳城,甚至不在青州!”

“你若能在此刻助我,未来,待我成为高阶强者,自会投桃报李,十倍奉还,让你一生无虞。”

好家伙,活脱脱一副霸气男主的姿态!

江辰心中暗暗腹诽,他倒是不怀疑江南天未来的成就。

毕竟,通过命数之眼,的确能看出对方是逆天崛起的主角命格。

可是,这家伙是个天煞孤星啊,任何和他亲近之人,怕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只能成为他崛起路上的垫脚石和炮灰。

自己就算是给了对方恩惠,没准也会被他克死。

“少家主之位,我是不会让的。”

江辰深吸一口气,淡淡道:“父亲对我寄予厚望,我自是不能不战而降。”

“也罢。”

江南天耸了耸肩,倒也不纠缠,转身便走。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江辰心中逐渐有了些想法。

“这家伙是孤星命格,若让他成长起来,未来必然会给家族招来灭顶之灾。

我与轻蝉命数中的横死,定也是与他有关!”

“不能坐以待毙,需主动出击才行!”

“既然,是气运男主,我便夺了你的奇遇机缘,成就自身!”

他此前浏览过江南天的命数,发现对方近期有一项重大奇遇,两天后,将在天阳城的无极崖畔,感悟阴阳剑意。

抢这位煞星的机缘,对江辰来说,倒也没什么心里负担……

离开家族,江辰第一件事,是前往醉仙楼,替柳青颜赎身。

这位天命神女,未来定会成为他最重要的大腿。

“三千块灵石,葛掌柜可以数一数。”

他将一枚储物戒指,丢给葛清秋。

“好,好。

江公子果然豪气!”

葛清秋仔细点了点,确认无误后,笑开了花,很痛快的就交出了卖身契。

“柳姑娘,我带你出去。”

江辰接过卖身契,便带着柳青颜,离开了醉仙楼。

“喏,这卖身契,便交予你了,从今日开始,你便是自由身了。”

【柳青颜对你好感+30。】

当江辰卖身契交还给柳青颜时,她对江辰的感激,已攀到了顶点,好感度也随之狂飙。

“只是……我已被义父卖出去,等同断绝了家中关系。

今日,离开醉仙楼……也不知该投奔谁。”

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自由后,柳青颜反倒有些迷茫了。

天下之大,无处为家。

江辰早有准备:“我已命轻蝉在天阳城东街盘下了一座宅邸,若你不嫌弃,可先在那里落脚。”

“江公子大恩,小女子铭记在心,日后……定会好生报答。”

柳青颜心头一暖,江公子真是个心细如发之人。

【柳青颜好感+3。】

“柳姑娘言重了,在下仗义疏财,并不图姑娘回报。”

眼下江辰温和谦恭的姿态拿捏的极好,令柳青颜又是一番感动。

安置好柳青颜后,江辰走出宅邸。

“是时候,该去一趟无极崖畔,将机缘夺来了!”

这一日,江辰孤身出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