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苦痛皆由他

苦痛皆由他

晚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黎希也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外人眼中她是众人艳羡的顾少奶奶,顾霆宸眼中她就是心机深沉手段歹毒的女人。替嫁过去之后,黎希得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折磨,她知道顾霆宸恨她,时刻提醒着她不要奢求他会爱她……男人的心中有个白月光,而她只配做替代品。

主角:黎希,顾霆宸   更新:2022-08-17 18: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希,顾霆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苦痛皆由他》,由网络作家“晚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希也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外人眼中她是众人艳羡的顾少奶奶,顾霆宸眼中她就是心机深沉手段歹毒的女人。替嫁过去之后,黎希得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折磨,她知道顾霆宸恨她,时刻提醒着她不要奢求他会爱她……男人的心中有个白月光,而她只配做替代品。

《苦痛皆由他》精彩片段

京都富人区。

一栋价值千万的别墅门前,张灯结彩,为这个特殊高兴的日子平添了满满的喜庆之感。

今天是黎家与顾家的盛世婚礼,万众瞩目,所有人都绷紧了一根弦。

黎家虽然只是个小门小户,但是顾家那可是京都首屈一指的大家族,顾家长子顾霆宸更是年纪轻轻,便成了顾家的掌权者。

按理说黎家跟顾家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的,但是顾霆宸偏偏只看上黎家大小姐,听说是因为黎家大小姐黎可琳小时候曾经救过顾霆宸。

相较于前院的热闹,后院显得冷清不少。

“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扫干净,今天是你姐姐大喜的日子,别给我苦着个脸,真是晦气。”

眼看着婚宴就要开始了,家里人手不够,黎希出来帮忙,清扫着满地的落叶。

说话的是她的后妈,她微微抬起眸,就看见张美英精致的妆容下,狰狞的面孔。

黎希早已习惯了她咄咄逼人的样子,“我知道了,张姨。”

黎希虽顶着黎家二小姐的身份,但却有名无实,地位甚至比不上黎家的下人。

曾经,他们一家也是很幸福的,只是后来,黎家发达了,爸爸变了。

他跟妈妈离婚,娶了另一个女人,带回来一个比她还大五个月的女孩,而她的妈妈成了别人口中插足婚姻的小三。

五年前的一场车祸,妈妈重伤住院,从此变成了植物人,为了妈妈的医药费,她只能在这个家忍气吞声。

张美英厌恶地看着黎希,“早这么听话该多好,可琳嫁去的是顾家,以后好好讨你姐姐欢心,没准我们看你可怜,给你口饭吃。”

话音一落,前院就乱成一锅粥,张美英皱眉呵斥,“怎么回事,吵吵嚷嚷的,尽添晦气。”

佣人焦急地说道,“夫人,大小姐她不见了,只留下一封信,说是不要嫁给顾总,要跟男朋友去国外!”

“什么?”

张美英满脸诧然,此时的她早已顾不得形象,拔腿跑了上楼。

后面的黎希闻言,也愣了愣,黎可琳逃婚了?

黎希的脸上透出诧色,但这也不关她的事,她将树叶扫干净之后,准备离开,她还没来得及出门,就被父亲叫去了客厅。

十分钟后,客厅内。

“凭什么?黎可琳逃婚,凭什么要我嫁过去?”

黎希看着面前的父亲,一脸的不可思议,就为了不得罪顾家,黎可琳犯的错,就要她来弥补?

“黎希!”一向沉着老成的父亲,如今已是愁容满面,“得罪顾家,我们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黎希一阵冷笑,呵,好日子?

说的好像不得罪顾家,她就有好日子过一样。

别以为她不知道黎可琳是为什么离开的,京中都传言顾霆宸的躁郁症已经到了控制不住的地步,可能前一秒人还好好的,后一秒就发疯发狂。

要是让顾霆宸知道他大婚当天被戴了绿帽子,怒气只会更盛,她嫁过去,只会成为他的出气筒。

张美英嘴边荡起一抹算计,“黎希,你能嫁给顾霆宸,是你的福气,你应该珍惜。”

“福气?这个福气给你要不要?”黎希微皱着眉头,“既然张姨这么喜欢顾家,那张姨为什么不自己嫁过去?”

“混账!”

父亲暴怒,“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巴掌落在黎希巴掌大的脸上,“她是你妈,有这么跟你妈妈说话的吗?”

不知是委屈,还是怎么的,黎希双眼通红,“她不是我妈!她不配当我妈!”

“你……”

父亲再一次抬手,眼看着巴掌就要落在她的脸上,张美英突然跑了过来,劝说道,“别打了,等下打肿了,让顾家人看见,流言蜚语的,对我们黎家不好。”

说到顾家人,父亲这才缓下一口气,“你最好好好听话,不然我马上停了你妈的医药费。”

“你……”

黎希看着眼前陌生的父亲,紧握拳头。

她想就此转头离开,但是,妈妈是她的底线。

她可以为了妈妈做任何事。

包括这件事……

顾家接亲的车队已经到了,黎希安静的坐在婚车上,头纱下,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她手里紧紧握着一个红色的平安福,缝制的布料略显陈旧,是多年前的旧物了。

“小小,你一定要等我,等我长大了,一定风风光光将你娶回家,我要让你做全世界最美的新娘。”

记忆中的少年模样已经记不真切,可是他的话她还清晰记得。

十岁那年,她被后妈赶回乡下,在暴风雨的夜晚意外捡到了一名少年。

当时的少年浑身湿透,意识已然不清醒。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他背回茅草屋。

他当时烧的严重,她身上又没钱,只能每天求人施舍。

施舍来的水、食物都给了他,看他当时瘦骨嶙峋,但好在命硬,挺了下来,他说等长大以后回来娶她。

只是,没过多久,他人就不见了。

脑海深处的记忆,如影像般,在眼前放映。

黎希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似是掉了线的珠子,哗哗往下掉。

小哥哥,对不起,是我食言了,我没有等你回来,可是你,此刻又在哪里?

布置精致、充满喜庆的婚房里。

黎希身穿白色婚纱,紧绷着身子,低着头,战战兢兢的坐在大红色的婚床上。

她知道此刻的婚房很好看,但是她丝毫没有心情去欣赏,因为她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给她那个同父异母姐姐的,不是她这个冒牌货的。

从婚礼的布置上就可以看出,顾霆宸对黎可琳很看重。

要是让他知道,与他走完婚礼流程的不是姐姐,那她的下场……

黎希越想越害怕,手心不自觉冒出了冷汗。

她的心越发不安,无名指上的戒指,就好像一个枷锁,将她牢牢锁住,她挣不脱,也逃不掉。

倏地,就在这时,房间门被人自外推开。

男人稳重的脚步声,荡在房间中,声声落在她的心弦上,她的砰砰乱跳,像是随时都会从胸腔蹦出来。

顾霆宸进入婚房,看着婚床上坐着的女人,星眸满是温柔。

十年前,如果不是她,他怕是早就在那个暴雨的夜里死去,再也没机会站在这里了。

男人站在她的前面,笔直的长腿映入眼眶,他一袭西装礼服衬着他高大挺拔的身材。

“可琳,答应给你盛大的婚礼,我终于做到了。”

他的声音,谈不上温柔,却很好听,独属于成熟男人的低沉嗓音。

黎希低着头,嘴唇微微颤抖,心猛地揪紧。

 


顾霆宸看她一直垂着头,只当她是害羞了,并未放在心上。

轻轻掀开女人的头纱,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小巧的脸蛋,五官精致而漂亮,肌肤雪白,等他看清人脸的时候,脸色骤然一变。

女人精致而漂亮,却不是他要娶的女人!

一把扯下她的头纱,顾霆宸厉声怒吼,“你是谁?”

伴随着暴怒声,一旁的桌子也被男人怒踹,桌上的杯子掉落在地上,霹雳啪嗒碎成一片玻璃渣。

眼前的男人双目变得通红,一双鹰眸中冷厉和杀气尽显。

黎希惊叫一声,害怕的蜷缩在角落里,却被男人一把扯了出去摁在身下。

黎希被迫对上他鹰隼般的目光,眼前的男人拥有一张英俊得无可挑剔的脸庞,棱角分明的五官,高挺的鼻梁下嘴唇紧抿成一条线。

黎希畏惧地看着他,泪水迷住了她的双眼,“顾先生,您……有话好好说,我……”

“啊……”

忽的,顾霆宸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黎希被掐得喘不上气来,脸色发白,她抓住男人的手,“不要……”

顾霆宸一字一句充满着怒气,“今天是我和黎可琳的大婚的日子,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把黎可琳弄哪去了?”

黎希艰难的出声,“我是她…妹,她…不见了,我就…替姐姐…嫁过来……”

“她不见了?好端端的,她怎么会不见了?”

顾霆宸看着黎希,双眼都要冒火了,听着她的话,只觉得好笑,“是你,你这个贪慕虚荣,不知廉耻的女人,为了嫁过来,果真是费尽心思。”

男人手上的力道更重了。

“不是,我不是,求你……”

黎希摇着头,嘴上不断说着求饶的话,她几乎要窒息,耳中听不清声音,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抓着男人的手也渐渐失了力气……

看着手中奄奄一息的女人,顾霆宸心头没来由地一阵抽痛,下意识松了手。

摆脱禁锢,黎希如获新生一般大口大口喘着气,顺着墙壁滑了下来,跌落在地上。

心头的苦涩涌出,黎希唯有紧握拳头,才能忍住泪水,冷静地解释:“姐姐的失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爸爸担心婚礼的时候新娘不在场,会丢了两家的脸面,才让我顶上的。”

心中一瞬间的刺痛已然消失,顾霆宸冷眼看着地上的女人,“看在你是黎可琳妹妹份上,暂且信你,你最好祈祷今天说的话都是真的,不然,我会让你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给我滚出去!”

听顾霆宸这么说,黎希不敢逗留,踉踉跄跄的离开了婚房。

她前脚刚走,后面就传来了一阵阵摔东西的声音。

黎希缩在客房的角落里,身上还是那套撕的半碎的婚纱,她手上握着平安福。

从小到大的种种:父亲的不待见,后妈的欺辱,她都忍了下去,因为她知道,只要等她长大了,她就可以带妈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现在偏偏又发生这样的事……

她滚热的眼泪滴落在平安福上,这一落,便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过了多久,楼上的动静稍稍小了点,外面传来佣人的声音。

“我刚才送东西进去的时候,看见爷的手受伤了,那个血还流着,现在还不让任何人进去处理伤口。”

“爷这次被黎家这么耍,明天黎家怕是会遭殃了。”

“进来的时候是不是没培训过,明天你们两个离开胧园。”

佣人窸窸窣窣说这话,突然被这道声音吓到了,求饶道,“韦特助,我们是有口无心,保证下次不会再犯了,求您再给我们一个机会。”

黎希靠在门后听着这话,心中咯噔一声,明天黎家会遭殃……

不行……

到时候张美英他们定不会放过妈妈的。

黎希咬咬牙,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就看见他们口中的韦特助。

“夫……”

韦毅看见黎希,嘴边差点就将“夫人”二字脱口而出,但想到了什么,赶紧转了话头,“黎小姐。”

黎希捏紧拳头,鼓起勇气说道,“我刚才听说顾先生受伤了,这件事毕竟是因我而起,我想上去给他处理一下伤口,您看,可以吗?”

听到这话,韦毅心中生出几分诧异,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黎希。

以前也有不少女人想要靠近爷,但是遇到这种情况,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哭去了。

这女人现在还敢留在这,倒是还有几分胆色。

只是欣赏归欣赏,眼前这个黎小姐可是耍了顾家所有人的人,让他不得不提防。

“爷现在心情不好,还请黎小姐早点休息。”

韦毅说完这话,转身就要离开。

黎希看他要走,连忙说道,“伤口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感染的,你就让我试试,好吗?”

韦毅的脚步停下,似乎是在思考黎希的话。

一般自家总裁发病后,没有人能够靠近,都这时候了这女人还想留下,看来只有让她吃吃苦头才能劝退了。

最终,韦毅还是点了点头。

韦毅将黎希送到婚房门口,“黎小姐,如果您遇到任何危险,请尽快出来。”

“好……”

黎希明白他说的“危险”是指什么,毕竟刚才顾霆宸发起疯来,差点要了她的命。

深吸一口气,黎希轻轻推开门,房间内漆黑一片。

她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打开床头灯,灯光照到睡着的顾霆宸俊美的脸庞上。

柔和的灯光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削尖了他不少的戾气,整个人也柔和了许多。

难以想象,现在躺在这里的这个俊美的男人跟刚才发疯的魔鬼是同一个人。

从他紧皱着的眉头,不难看出他睡得并不安稳。

黎希担心吵到他,动作非常轻,她仔细的在他伤口上涂上药膏,缠上绷带。

就当她把伤口包扎好时,突然,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

顾霆宸一睁眼,就看到女人柔和的侧脸,恍惚间,他回到了十几年前那个雨夜,温柔单薄的少女用毛巾擦拭他的额头给他降温……

然而当他看清女人的脸时,双眼瞬间染上血意,不分青红皂白的将东西乱摔,“谁让你进来的,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黎希看见他这副模样,一整个人愣在了原地,表面看着有多平静,她的内心就有多恐惧。

黎希并没有出去,她看见男人刚包扎好的伤处,又见了红,硬着头皮上前将他抱住,柔声说道,“好了,别乱动,等下伤口会裂开了。”

“你……”

顾霆宸愣住,他没想到女人会突然将他抱住。

他们此刻的距离,他正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皂角味,这个味道遥远而熟悉。顾霆宸心中的烦躁竟意外的缓和下来。

他竟开始听话的,不吵不闹。

 


黎希见男人安静下来,知道这个方法有用,连连说了好一些软话。

望着他手上已经被鲜血浸透了的纱布,只能等他睡下后重新包扎。

男人陷入梦乡,黎希坐在床边,心中忐忑,她只期待明天男人醒来,不要去找黎家的麻烦,不然妈妈可能也会跟着遭殃。

叹了口气,黎希转身准备离开,还没走出两步,衣裳就被身后的男人抓住。她试着扒开男人的手,可他的手就像是镶在了衣服上,怎么扯都没有用,无奈之下,她唯有拿起剪刀将衣服捡破。

回了客房,一整晚,黎希蜷缩在客房的床上,静静的望着窗外的月色。

她不敢睡,她怕,怕顾霆宸会突然来找她麻烦,也担心妈妈的情况,她想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了。

第二天一大早,黎希躲在客房里,透过窗户看见顾霆宸上车离开了之后,才敢出来。

离开胧园,黎希第一时间就去了医院。

她来到医院,去了病房没见到妈妈,才知道她妈妈已经被安排转院了,至于转到哪里,她不知道。

“我是病人的女儿,我还没同意转院,你们医院怎么能擅自将病人转院?”

护士无奈解释:“这是院方的决定,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

黎希看着面前的护士,知道从她这里是问不出什么的,唯一知道情况的可能就只有黎家的人了。

黎希连忙打车回到黎家,佣人看见她回来,面面相觑。

客厅里坐着张美英和她的父亲。

张美英看见她回来,特别是她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就来气,“你还好意思回来,我不是让你好好劝劝顾先生的吗,你是怎么劝的,劝他对付黎家吗?”

“现在倒好,嫁了个女儿过去,顾家不仅不给黎家投资,还处处制裁?你说你有什么用?”

“我妈妈呢?你把我妈妈弄去哪里了?”

黎希看了眼低头的父亲,再对上张美英的目光,怒吼。

现在她哪里管得了顾氏对黎家怎么样,她关心的是她妈妈的情况!

张美英见她这态度,怒气反笑,“好你个黎希,谁给你的底气,敢这么跟我说话,别以为嫁到了顾家,就是堂堂正正的顾夫人了,事都没办好,还将整个黎家拉下水,想见那个贱女人,门都没有。”

黎希握紧拳头,通红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张美英。

“你们要我做的事,我能做到的,已经做了,你们还想要我怎么样?顾霆宸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不会不知道,你们纵容黎可琳逃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的下场……”

黎希看着张美英,又看向父亲,“爸爸,我叫您一声爸爸,是尊敬您,在您心中,难道从始到终都只有黎可琳一个女儿吗,我难道就不是您的女儿了吗?”

“黎希。”

黎父抬头看着黎希,“你能不能体谅一下爸爸?”

黎希看着父亲沧桑的面容,还有肉眼可见的白头发,她的心咯噔了一下,不过听到他这话,心中的愧疚感顿时消失。

体谅?

让一个受害人去体谅给自己施加伤害的人,这又是哪来的道理。

黎父看着黎希,叹了一口气,“我答应你,只要你让顾先生放过公司,放过黎家,我就让你见你妈妈一面。”

黎希脸上闪过一抹失望,冷声道,“顾霆宸他凭什么听我的啊?你拿妈妈来威胁我,你就不怕我将黎可琳跟人私奔的事告诉顾霆宸吗?要是让他知道堂堂黎家大小姐在大婚当天给他戴了绿帽子,怕是对付的不止是公司……”

“啪!”的一声,打断了黎希所有的话。

黎希捂着脸,红着一双眼看着这个她叫了二十多年父亲的男人。

“你还嫌这事不够丢脸吗?说话做事前想想你妈,想想你能不能承担起这个后果!”

黎父抛下这么一句话,转身上了楼。

“呵!”

黎希看着这样的父亲,冷笑出声,以前她还以为爸爸只是不善于表达,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她一点位置的。

如今经历这些事,她算是看明白了,他们不过表面上有父女之名,他从未将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

黎希迷迷茫茫走在街上,这一整天,她几乎将京都所有医院都找了个遍,但一点妈妈的消息都没有。

老天爷似乎都在嘲笑她,偏偏在这时候下起了倾盆大雨。

黎希跑进咖啡店躲雨,身上还是有些淋湿了。

“头发湿了,擦擦吧,别着凉了。”

一个长得清秀的男孩走到她的面前,将毛巾给了过来,过了一会,他又端了一杯热腾腾的姜茶过来,“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停不了,去去寒气。”

“谢谢。”

黎希看了他一眼。

他给进来躲雨的所有人都送了一杯姜茶。

茶很热,却暖不了她凉透了的心。

他们究竟将妈妈带去了哪里?

难道她真的要去求顾霆宸,求他放过黎家吗?

可是顾霆宸这个人,又怎么会轻而易举因为她的一句话而改变主意呢?

即便知道是不可能的,但这是她唯一的办法了,无论如何,她都要去试试。

黎希起身准备离开,刚才那个男孩给她递了一把雨伞,“事再急,也要撑把伞。”

“谢谢你。”

男孩将伞递给她,就回去干活了。

这个时候能有陌生人的关心,让黎希感到很温暖,黎希不由得多看了这个陌生男孩几眼。

黎希打了一辆车回胧园,回去的时候,顾霆宸还没有回来。

她向佣人问了问顾霆宸的喜好,佣人对她还算恭敬,跟她说了不少关于顾霆宸的事。

黎希挑了几个顾霆宸爱吃菜做,在做菜这方面,她还是挺有天赋的,因为在黎家的时候,十餐有八餐都是她做的。

黎希看着满桌的饭菜,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她再看看时间,佣人说他一般七点回来,现在应该也差不多回来了。

“黎小姐,您的厨艺这么好,爷会喜欢的。”

“是吗?”

黎希不确定,顾霆宸的脾气古怪,口味怕是也会挑剔。

忽的,外面传来一声引擎声,是顾霆宸回来了。

黎希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她看着走到门口的男人,硬着头皮走上前,脸上挤出一抹笑来。

“顾先生,你回来了,我给你做了晚饭,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顾霆宸垂眸,深邃的眼瞳深深看了一眼她,目光瞥到餐厅餐桌上的饭菜,长腿轻抬,走到餐桌旁。

黎希看着他这副模样,以为是他来了兴趣,试探地问道,“你要不要试试?”

黎希期待地看着他,顾霆宸却是轻蔑一笑,随手掀了餐桌。

“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厨艺也好意思拿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