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霸道厉少宠妻狠入骨

霸道厉少宠妻狠入骨

一瓶冰阔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甘蓝是靠技术出名的女法医,尽管她美丽不可方物,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她每天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为案情提供有利信息,长时间待在解剖室。但外界还是有她的传言,说她未婚先孕、身负不详、冷心冷情。林甘蓝一点不在乎这些传言,她只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可上天偏偏不遂人愿,让她遇到一个叫厉晋远的男人。据说,这位爷出身名门,高雅矜贵,但林甘蓝只觉得他缠人!

主角:林甘蓝,厉晋远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甘蓝,厉晋远 的女频言情小说《霸道厉少宠妻狠入骨》,由网络作家“一瓶冰阔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甘蓝是靠技术出名的女法医,尽管她美丽不可方物,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她每天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为案情提供有利信息,长时间待在解剖室。但外界还是有她的传言,说她未婚先孕、身负不详、冷心冷情。林甘蓝一点不在乎这些传言,她只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可上天偏偏不遂人愿,让她遇到一个叫厉晋远的男人。据说,这位爷出身名门,高雅矜贵,但林甘蓝只觉得他缠人!

《霸道厉少宠妻狠入骨》精彩片段

市中心,百悦酒店。

几辆警车停在门口,拉起了警戒线,把好奇观望的人远远拦在门外。

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停在门口,林甘蓝开门下车,穿一身浅蓝色的牛仔连衣裤,料子柔软,剪裁精良,衬出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一头海藻般的大波浪卷发随风飘扬,隐约可见白皙的脖颈,举手投足间,流动一股优雅的风情。

林甘蓝稳稳地踩着七公分细高跟,提着工具箱,径直越过警戒线,未等看守现场的警察开口,先亮出工作证:“法医,林甘蓝。”

警察立刻放行:“案发现场在酒店餐厅。”

富丽堂皇的餐厅角落,狭窄的更衣间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地板中央静静躺着一个年轻男子。

目测不过二十四五岁,约一米七五的个子,生得五官端正,眉眼精致,是时下流行的阳光美少年一型。此刻,他紧闭双眼,面色苍白,连嘴唇都没了血色,泛起一丝阴冷的青色。

诡异的是,八月盛夏,他的脖颈间却围了一条红色的毛线围巾,两只手还牢牢地箍住围巾边缘,指节泛白,十分用力,似乎怕谁把它拿走。

鲜艳的红色,映衬了年轻人苍白的神色,

同事李扬和助手已经到了,正在采集证物,还没来得及打招呼,餐厅门口就响起一声呼嚎:“楼上又死了一个!”

林甘蓝三两步冲过去:“在哪儿?带我去!”

发现尸体的服务生一边带路,一边说了起来:“我路过走廊,听见那间房里发出一声巨响,听着像是摔倒的声音,敲门询问,却没人回答。我担心客人出事,就去找了备用钥匙开门,谁知道,一个大男人扑倒在门后,我去探了探鼻息,已经没了呼吸。”

说话间,电梯抵达32楼。

房间的门半开,林甘蓝一眼就看见了地上的男人,背朝上,扑倒在地,一只手遥遥地伸向门口,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似乎拼尽了全力想要开门求救。

死者身高近一米九,身形高大,理了清爽的寸头,穿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衣袖挽至半臂,露出半截健壮有力的手臂。两条长腿包裹在浅灰色的西裤里,看上去十分修长匀称,似乎蕴藏了无限的力量。

柔和的灯光洒下来,映出他硬朗的侧脸轮廓,微微合眼,两条浓眉深锁,在眉宇间形成了一个浅浅的川字。他的鼻梁高挺,像是一座秀挺的山峰,薄唇紧抿,通身透出一股冷冽。

林甘蓝心内可惜,这是她遇见过最帅的死者!

她打开工具箱,利落地戴上眼镜和手套,正准备把尸体翻过来,忽然天花板上的吊灯闪了闪。

光线忽明忽暗,整个房间都笼罩在摇曳的光影里,吓得服务生脸色苍白:“诈尸了——”

话音还没落,人已经一溜烟儿跑远了。

林甘蓝失笑,这世界上,人远比鬼神恶毒,有什么可怕的?

下一刻,她的笑容顿时凝固,一只手沿着她的指尖缓缓伸上来,猛地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眨眼的功夫,男人犹如怒起的豹子,忽然按住林甘蓝的双手,反身把她压在了地上,掐住了她的脖颈:“你是谁?”

脊背撞在冰凉的地板上,泛起一阵疼,林甘蓝翻了个白眼,脖子都被掐住了,怎么回话?

没给她回话的机会,男人仿佛一支强弩之末,陡然体力不支倒在她的身上,头垂在她的肩窝,清冽的男性气息瞬间将她包围。

林甘蓝伸手去推,男人的身体很沉重,像一块磐石死死地压住她,纹丝不动。

走廊上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整层楼的服务生都得了消息赶过来。

一看这场景,纷纷捂了眼睛:“呀……非礼勿视!”


豪华套房门口,齐刷刷站了一排人,一水儿的酒店制服,暗底红纹,夹克制式,衬得个个英武不凡。

领头的是酒店保安队队长曹宇,站在门口探头一看,立刻捂了眼睛,调侃道:“哟,这位小姐,你口味可真重,虽然你缺少爱情的滋润,虽然这尸体很帅,可也不能……”

“闭嘴!对尸体尊重点儿!”林甘蓝感觉肺里的空气都快被压榨完了,“我是法医,请你们搭把手,把他挪到一旁!”

林甘蓝先亮出身份,义正词严,曹宇讪讪地住了口,让两个服务生去帮忙,把扑倒在地的男人挪到一旁的空地。

身上的负担骤然减轻,林甘蓝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刚脱身,手指立刻往男人的手腕上一搭,果然能感觉到一点脉搏跳动的痕迹。视线上移,男人的脸色苍白,眉头紧紧锁住,泛青的薄唇紧抿着,浑身发冷。

林甘蓝沉吟片刻:“他中了乌头毒,还没死。”

一听没死,曹宇掏出手机:“我马上叫救护车。”

“等救护车过来,人都没得救了,直接联系殡仪馆吧。”

曹宇已经向医院报出了酒店地址,闻言傻眼:“那怎么办?”

林甘蓝泰然自若,略一思忖,点了一个服务生:“你,去最近的药店买甘草片。”

又点了曹宇:“去厨房端一大碗绿豆汤。”

曹宇面露难色:“厨房那儿死了个服务生,都乱成一锅粥了,现在还没开火,恐怕没有现成的绿豆汤。”

林甘蓝抿唇,一双杏眼冷静淡然,如凛薄冰:“八月份正是热的时候,餐饮部应准备了盒装的绿豆汤,你多拿些上来。”

她身材纤长,一米六七的身高再加高跟鞋,颇有种傲视群雄的威严,曹宇不自觉点了点头,从善如流地奔去了厨房。

不一会儿,他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怀里抱了一整箱盒装绿豆汤。

林甘蓝搂住男人的头搁在自己腿上,膝盖微微抬起,呈三十度斜角,径直取了一盒撕开口子,大口大口往男人嘴里灌。男人已经没了知觉,不会吞咽,冰凉的绿豆汤顺着嘴角淌出来,没几滴进了他的肚子。

林甘蓝皱了皱好看的秀眉,等不及送医院了,再不喂下大量绿豆汤,他就会因心律失常而死亡!

清晨的阳光清新明媚,透过明亮的窗户斜斜地洒进来,给林甘蓝镀上了一层柔和的毛边,有光线落进那双幽深明亮的眸子里,无端涌动了一股摄人心魄的美。

她一咬牙,含了一大口绿豆汤,俯身渡过去。

她的唇温润,男人的唇冰凉,像是触发了某种化学反应,心底涌起一阵激荡,一股清冽的松木气息缓缓袭来,包围了她。

一盒绿豆汤见底,男人的手指勾了勾,似乎清醒了几分。

林甘蓝松了口气,刚抬起身想离开,却被勾住了脖颈,男人反客为主,细细密密吸吮着她的唇,越探越深,好像她的唇上抹了香蜜似的。

林甘蓝微愣的功夫,门被哗啦一声推开,一队身穿警服的年轻小伙齐刷刷站在门口,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个个挤眉弄眼。

林甘蓝下意识推开男人,站起身,手背用力抹过红唇,好像这样就能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她轻咳一声,冷冰冰地安排下去:“他中了乌头毒,我已经进行了急救,服下甘草片,送他去医院洗胃。“

只是那一抹红艳艳的唇,和微微低垂的眉眼,却泄露了一丝心慌。

重案组高级督察苏元本想打趣她两句,但拿眼一扫地上的人,顿时大惊失色,没了打趣的心思:“这不是厉晋远吗?”

厉晋远,西岭军区厉司令的小儿子!

他还有个身份,M国特种军战队,野狼的队长!

家世显赫,能力出众,更是赫赫有名的一代兵王!


江州市警局,法医部。

林甘蓝依然是那身浅蓝色的牛仔连身裤,外罩一件白色的医用手术服,瀑布般的黑色长发高高扎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秀挺的鼻梁上添了一副茶色眼镜,平添了几分诗书气质。

她是出了名的怪脾气,不喜用助手,向来一个人对付尸体。

而尽管身处孤独的解剖室,她仍然把自己打扮得潇洒靓丽,亦舒说过,做人最紧要姿态好看。

此刻,尸体正躺在冰冷的解剖台上。

与此同时,送到她手上的还有一份死者资料,寥寥几笔,写尽了年轻人的一生。

董承,百悦酒店餐饮部服务生,二十四岁,入职一年,热情开朗,无论同事还是客人,都对他风评很好。

林甘蓝熟练地戴上手套和口罩,摁下录音笔,开始工作。

“死者男性,身高一米七四,死亡时间应该在早上五点半到六点之间。尸体背部呈现轻微纹路,与餐厅更衣间的地板花纹一致,说明没被移动过,更衣间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死者身穿酒店制服,脖子上围了一条红色的毛线围巾,但脖颈处没有任何勒痕。指甲缝里残留木屑,死前应该抓挠过更衣间的门。”

冷光灯下,她扶正死者的脸,仔细观察,语气沉缓:“死者脸色白中泛青,跟32层那个男人的症状一模一样。”

林甘蓝脸色凝重,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手握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进行尸体解剖。

“死因是乌头中毒,导致心律失常,没有及时得到救助……”

林甘蓝的效率很高,解剖尸体后,立刻着手写了验尸报告。描述“死因”一栏,她忽然停住了,脑海里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厉晋远。

她闯入厉晋远的房间时,曾注意到离门不远的小桌上放着一个玻璃杯,只盛了小半杯水。她禁不住想,会不会厉晋远体内的乌头毒来自那杯水?

林甘蓝火速完成了验尸报告,发送给重案组,出门直奔百悦酒店。

华灯初上,半空悬着一轮圆圆的冷月,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整个城市都仿佛如梦似幻。

林甘蓝没空欣赏美丽的夜景,她径直找到前台,出示了证件:“3204号房,我需要取一件证物。”

轻易拿到了房卡。

32层笼罩在一片沉寂里,白天差点发生命案,没人敢住。

林甘蓝推开那间高级套房,屋内没有开灯,清冷的月光如水,柔柔地透过窗户洒进来,像是铺上了一层轻薄的银色地毯。

她开了壁灯,借着昏黄的灯光,很快就发现了那杯水,静静矗立在桌上,小半杯,和早上的高度一致。

林甘蓝快走两步,指尖已经触及了玻璃杯冰冷的表面,忽然斜刺里伸出一只大手,扼住了她的手腕。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强壮有力,手指很长,骨节分明。

“啊——”

饶是胆大如林甘蓝,敢单独和尸体待在一起,也被吓了一跳,惊呼出声的同时,反身一脚狠狠踹向身旁的男人。

她回身,背倚着桌沿,指甲狠狠地扣进木质桌面,惊魂未定地望着面前的男人。高挑挺拔,眉眼冷冽,线条轮廓偏硬朗,是白日里救下的厉晋远。

此刻,他的一头短发还在滴水,水珠沿着赤裸的上身往下淌,仓促间下身只来得及围了一条浴巾,看样子刚才在洗澡。

很不幸,厉晋远躲过了她的“断子绝孙脚”,浴巾却遭殃,被一脚踹飞了。

活到二十二,林甘蓝头一回看了活人的身子。

嗯,还是加长加粗版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