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神秘老公是盖世忠犬

神秘老公是盖世忠犬

墨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唐果是娱乐圈唱片畅销的女歌手,妥妥的一线。喜欢她的粉丝数不胜数,可她却得不到喜欢的人的心。醉酒之夜,心上人只因为白莲花的一条短信,就将她抛弃在酒店,一走了之。当晚,唐果把经纪人顾景煜给亲了,情感失控。此后,她总觉得自己和顾景煜之间有些暧昧。眼看白莲花欺负到自己头上,唐果忍到无法可忍,收拾渣渣,踢开渣男。殊不知,她已经被顾景煜盯上!

主角:唐果,顾景煜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果,顾景煜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秘老公是盖世忠犬》,由网络作家“墨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果是娱乐圈唱片畅销的女歌手,妥妥的一线。喜欢她的粉丝数不胜数,可她却得不到喜欢的人的心。醉酒之夜,心上人只因为白莲花的一条短信,就将她抛弃在酒店,一走了之。当晚,唐果把经纪人顾景煜给亲了,情感失控。此后,她总觉得自己和顾景煜之间有些暧昧。眼看白莲花欺负到自己头上,唐果忍到无法可忍,收拾渣渣,踢开渣男。殊不知,她已经被顾景煜盯上!

《神秘老公是盖世忠犬》精彩片段

锦城,帝森酒店一楼大堂。

国民歌后新期专辑《暖暖的》销售额突破6个亿,段氏影业集团上下特意为唐果举行一场盛大庆祝酒会。

酒不醉人,人自醉。

酒会已结束,唐果顶着迷蒙的双眼,点名要段昀凡亲自送她回房间。

“昀凡……你告诉我……我哪一点比不上她?”

唐果那一双八爪鱼似的手紧紧箍着男人的后脑勺,搂着男人的颈脖,紧紧纠缠。

偏偏段昀凡不解风情得偏过头去,看似暖意的瞳眸却染上一抹明显的厌恶。

“你喝醉了,上去了,叫服务员煮点醒酒茶。”

段昀凡艰难得抱着怀中女人,他这样抱她,仅仅是因为唐果是他旗下艺人。

“昀凡学长,我爱你,我不准你有别的女人,我不准……过了明天我就是你的未婚妻。你的责任就是爱我一辈子。”

唐果喃喃呓语着,她心心念念的段昀凡学长明日终于就是他的男人,她暗恋他足足六年,大学四年加上毕业后两年。

明日是唐家与段家两家相邀定亲的日子,所以唐果今晚死命死命灌醉自己,想把自己的贞操献给眼前的男人。

女人这辈子最幸福的,莫过于嫁给一个自己最喜欢的男人。

可惜唐果从来不曾想过这个男人到底喜欢不喜欢她。

“段昀凡,我爱你,我要成为你的女人!”

陷入迷蒙的唐果也仅仅听闻男人手中的门卡“刷”的一声,她知道已经抵达房间内部,她铆劲吃奶的气力,将段昀凡推向大圆床的边缘。

“唐果,你真的醉了……”

段昀凡眸子微沉,更多的则是无奈。

他原本想要起身来着,却发现女人已经跨坐在他肌肉紧实的腰肢上。

“段昀凡!你可是个男人!别跟我说……你不行?”

任凭是哪个男人也无法容忍女人这般挑衅吧。

魅惑绝伦的精致下巴轻轻一低,唐果嗅到男人身上清冽干净的气息,很是醉人。

女人那无比缠绵的温柔,很快令闻名锦城的草食男段氏影业集团少总沦陷。

到底是生理冲动逾越理智,段昀凡轻轻捏住女人的下巴,深深得凝视着她,嘴角勾扯一丝冷冽的笑意。

若不是微信“咚”的一声消息提示声,恐怕此间真的要演绎一场爱情动作戏。

也就是这么一声,将段昀凡理智拉到正常水平面上,他点了一下绿色的语音长条,声线之中充斥着凄凄切切之感,“昀凡,我爱你,我想我们只能来生再见了……”

旋即微信传来的图片是一张锦城火车站,上面的火车站牌号都极为清晰。

“龄姗需要我,我得马上走!”

段昀凡狠狠推开唐果,他慌乱得将衬衣扯在身上。

她需要你,难道我就不需要你么……

这一刻,唐果觉得自己很可怜,什么国民歌后,什么专辑畅销女王,她统统不在乎。

“昀凡,不要离开我!”

不管女人说什么,段昀凡重重关上房门,头也不回,冷冰冰的扔下一句,“一会你的经纪人会照顾你的。”

“段昀凡你真不怕绿!”

任凭两只手空荡荡垂在空气里,任凭唐果如何歇斯底里,自己在段昀凡的心里永远也比不上她。

她叫慕龄姗,与唐果是燕京音乐学院同一届的学生,而唐果在东南亚巨贾舅舅的扶持之下,步步扶摇直上,踏上娱乐圈的青云路,成为当今炙手可热的一代甜美歌后。

至于慕龄姗?

落魄之人命运总是那么相似。

慕龄姗父亲嗜赌,举家外债,他弟弟还是个毒贩子,当初身为段昀凡女友的她选择给一位香江大佬当情妇,与段昀凡划分界限。

“如今,慕龄姗你又回来找昀凡做什么?慕龄姗……你个白莲花……”

怒到极点的唐果愈起身追去,快到电梯门时,却因四肢无力重重瘫软在地上。

电梯门前候着一位身形欣长,俊美无俦的男子,眉波轻轻一皱,仿佛席卷了万千秋水。

软绵绵的唐果靠着男人强壮有力的臂膀,紧紧抓着他的手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唐小姐,你喝太多了。”

男人的声线极为淡漠,看似安慰着唐果,实际上却透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女人顺势将头停靠在男人怀里,闻到他身上散发的神秘而又清冽的男人味,很是好闻。

似乎这男人味道,比段昀凡身上的还要好闻七分。

“昀凡,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唐果冷不丁将妩媚的红唇往经纪人嘴唇上凑去,水晶高跟鞋一滑,顺势将男人推进电梯。

那一瞬间,后脑勺“嘭”得撞击在电梯墙的顾景煜四肢百骸如同火烧一般。

阴沉着精致无匹的脸,顾景煜对着小馋猫一样的唐果有几分妥妥嫌弃的模样,虽然唐果的嘴唇很软,但是他不习惯。

因为他从未尝试过跟任何一个女人如此亲近过。

见女人还是一副不满足的神色,顾景煜大拇指顶开女人的下颚,“我不是段总。是顾景煜,你的经纪人。”

若不是为了追查一件军事诡秘,堂堂江南省空军少将顾景煜也不会潜伏国民歌后唐果的身边当她的经纪人。

如斯拇指头一顶,唐果直接对着顾景煜怀中大吐特吐起来,“额――”

裤裆一灼,顾景煜瞳眸深处起了万道赤红,如果腰间有枪支的话,他绝对第一时间崩了这个蠢女人,他为此已经足足容忍了半年。

“我帮你擦……”

半醉半醒的唐果显得慌乱无措,压根儿不管不顾顾景煜他是何表情。

熏醉的女人还贱兮兮小手抓着男人不放。

“哼!”

压下心头一团怒火,顾景煜原本想摆脱这个女人,谁知,唐果越发放肆,狠狠抱住男人不让他离开。

突然间,电梯门一开,无数狗仔们的摄像机对准他们,瞬时亮如白昼。


“咔,咔,咔……”

无数道摄像快门声袭来,对于普通人而言,或许有些猝不及防。

可是对于顾景煜而言,十几年有素的军队训练养成他极坚毅极处变不惊的性子。

淡漠勾唇一笑,顾景煜迅雷掩耳之速按下电梯按钮,众目睽睽之下紧抱女人逃离。

狗仔们抓狂似原地跺跺脚,好不容易抓拍到当代甜美歌后的绯闻照片,有图有真相,恨是是不能够完全抓拍到重点。

电梯门升到第19楼,进入5019号,这是顾景煜自己的房间。

“该死的……”

嫌恶得冷眼瞪女人一眼,顾景煜将她狠狠得扔在床上,独自一人前往浴房,一边走一边脱。

动作极为干净利落,纤长的手指头捻过衬衣领带,往空气中甩了一个极为爽利的弧度。

好帅……

这个解开领带的动作好帅啊……

就这朦惺的双瞳,趴在床头上的唐果梨涡尽展,浮露一抹花痴般的表情。

浴房玻璃是360全环绕透明的,这是一间顶级情侣套房,对方在里间洗澡,外面的人一览无余。

“身材这么好……”

呓语中的唐果依旧将里边的人当做是段总,小馋猫儿一般扑到他背后,双手环住他健硕的腰肢,主动送上香吻。

一次又一次被女人强吻,他顾景煜向来不是好惹的,他放在抽屉里的五四手枪不知道毙掉多少亡徒,当然也不差此间这个女人!

“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么么哒,人家就要嘛,就要嘛。”

女人越发妩媚得上挑着秋水般的眉眼,双手抓着男人藏青色的下巴,就要嘟起嘴巴亲吻他。

顾景煜极为艰难得咕咚下喉咙,大手抓着唐果的脑袋,毫不留情得将按在浴霸下面,让冰透到五脏的冷水泼至她全身。

“啊!好冷啊!”

陡然惊醒的唐果睁开瞳孔,他后背和胸口纵横交叉的长年累月的刀伤弹痕无不触目惊心。

只要看一眼,就绝对不敢看第二眼。

若是看第二眼,你的心境绝对有些许悲凉的感觉,也不知道眼前的男人经历过怎样的岁月沧桑,才使得他这般满身是伤。

“醒了?”

冰冷到零度的声音从顾景煜嘴角溢出,他高长的手覆过女人的头顶,冷冷得睥睨着,有一股掌控寰宇的威势,“你把我看光,是不是该轮到让我看你?”

“什么?”

总算清醒的唐果听到顾景煜如此一说,忍不住瞥了男人腹下一眼,骤然间叫唐果溃逃。

浴房地砖太湿滑,唐果先前没有穿鞋子就跑进来,滑了一跤,下巴磕碰在马桶盖子上,疼得想死的心都有。

“蠢女人……”

阴沉一笑的顾景煜,连微微冷笑都令人毛骨悚然。

这与往昔的经纪人顾景煜先生简直判若两人,也只有今天,唐果算是认识到此人,他就是擅长阴笑的大尾巴狼。

更为要命的是,当着唐果的面,顾景煜肆无忌惮得拿毛巾擦胸和背,姿势动作极其撩人。

“你……你耍流氓呀!”

两只手撑住眸皮,唐果只管死死闭着,没有半点睁开的勇气。

“贼喊捉贼。”

顾景煜懒得搭理她,兀自清洗着身上之污物,被女人吐了一身他得好好洗一洗。

贼喊捉贼?

是了!

唐果意识到,是自己闯入对方的地盘,浴房可是人家洗澡的地方,而自己却这般没羞没臊得穿进去,自然一切后果自己负责咯。

忍不住最后看一把近乎完美得的男人,唐果艰难得吞咽几口唾沫,猫着腰身儿退出去。

唐果紧作猫步,猫到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饮水,一灌入喉,这样,算是完全清醒。

唐果发现自己喜欢段昀凡这个男人已经抵达某种癫狂的地步,明明知道他的心里有别的女人。

明明知道他不喜欢自己,明明知道他心里只有慕龄姗,可唐果就是忍不住一次再一次得犯贱……

她爸妈在一场飞机失事中丧身,是她的亲舅舅养育她长大成人,给她家用,给她吃穿,给她上全国最好的音乐学院,以致于她踏上歌后的神坛。

不知为何,唐果就是喜欢段昀凡,喜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男人身下仅裹一条白色浴巾,缓缓的步伐犹如鹤行,越是彰显他的高傲和不屑。

“顾景煜!你最好摆正你的位置!

你不过是我身边的一枚经纪人!我随时都可以让舅舅炒你鱿鱼!现在,你赶紧给我离开!”

唐果抱着海绵宝宝小抱枕,眼球腾腾腾得仿佛勾缠上无尽怒火。

“……”

顾景煜一言不发,冷峻得站在玻璃窗轩下,欣赏着高楼下的璀璨街灯。

冷不丁,一束炽光从窗外飘了进来。

这是再次被狗仔堵上的节奏,唐果身为当红炙手可热的歌星,自然也是见怪不怪。

拉下百叶窗帘,顾景煜斜在沙发坐下,绝冷的明眸深处漾出妖媚冷笑,居高临下谛视着女人,“现在,真要我离开?”

“别……你还是呆在这里吧……”

唐果谅他也不敢在这里将自己吃干抹净,如果要吃,趁着自己酒醉他大可以吃不必等到现在。


借着睡意,唐果大概又昏睡2个小时,醒来时,她发现顾景煜冷冰冰得枯坐着,犹如一具冰雕。

若不是唐果唤他一声,他仿佛要永久静止下去。

“我饿了,帮我买个皮蛋瘦肉粥,瘦肉少一点,皮蛋多一点。”

揽下浓密如玄缎的秀发,唐果起身往浴房行走,支开他去买早餐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的。唐小姐。”

身为唐果的经纪人,这点悟性顾景煜还是有的。

顾景煜雷霆速度起身压根儿没有看女人一眼,似乎此间的女人,他对她完全提不起一丝兴趣。

“难道我的身材有这么差吗?”

听到重重的一声关掉门把的声音,唐果揭下白色浴巾,将自己曼妙的身躯完全展现在镜子前,白壁无暇,每一寸肌肤犹如新雨滋润过一般,闪耀着诱人的光泽。

至于身上的肉,增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瘦,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简直就是一件举世无双的工艺品。

要知道,唐果,那是一代清纯甜美歌后的化身,是无数国民宅男的梦中女神。

说真的,唐果自个儿是男人也一定会深深沉迷这样的肉体……偏偏顾景煜竟一点也看不上她……真够失败的!

为了这个男人,唐果第一次对自己重新审视起来。

一想到这,唐果心里莫名浮起一抹坠空的无力空虚感。

滴哒,是微信声响,唐果第一时间跑过大厅,是了,是以真空的状态跑出去。

定睛一看,果然是来自段昀凡的微信消息,“唐果,对不起,昨晚是我不好。我现在酒店楼下,三分钟到!”

“什么?”

唐果心里一紧张,她还没有梳妆打扮好,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她不希望以这样乱糟糟的形象呈现在段昀凡面前。

吧嗒,有人启动房门,大步流星过来,顾景煜如冰雕一般站在门口,将唐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个通透。

“啊……变态……流氓……”

慌张无措的唐果双手遮盖住上面,却遮盖不了下面,曲着白嫩双膝原本打算掩胸,却暴露后面。

是的,完全就是一览无余。

顾景煜喉咙暗暗咕咚一下,详作没事人一般,冷声呛女人,“是你自己跑出来的,与我无关。我回来是拿钱包,钱包忘带。”

唐果羞死的心思都有,她仓皇去扯一件浴袍盖在身上,扬起纤嫩玉指呼喝着他,“顾景煜!你要是胆敢说出去!我……我扣你工钱!炒你鱿鱼!”

“门外有人,确定要我出去?”

顾景煜是特种兵出身,门外哪怕盘桓一只蚊子,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门外那人,唐果意识到,刚刚段昀凡给自己发微信说要来。

唐果顶着一脸蛋子的羞赧和尴尬,总算七七八八将浴袍穿好。

顾景煜打开门,段昀凡一脸温和得站在门口,他身边多了一位女人。

原本唐果看见段昀凡之时,她的心底是充斥着期待和暖暖的感觉,可很快,她那炙热的心就被一盆凉水无情浇灭。

慕龄姗!

段昀凡身边的女人就是慕龄姗。

慕龄姗身着蜜色针织衫,白嫩颈脖上的雪纺微薄更是增添了三分柔弱,她看似乎清纯无辜无骨的眸子勾缠着七分幽怨。

反正就是一眼看上去,就让男人的心起了大把保护欲的女人。

“昀凡,看来我们来得巧,打扰到唐妹妹了。”

慕龄姗越发无辜得手臂轻轻挽着段昀凡。

“我们?谁是我们?”

唐果向来不会给慕龄姗一丝颜面,慕龄姗在音乐学院的时候做的各种丑事,她真心不想讲她抖搂出来。

唐果目光火一般得落在慕龄姗头上,“慕龄姗,你要明白,我和昀凡才是我们。”

“唐果,你够了!你知道吗?昨天龄姗差点自杀……你知道吗?”

段昀凡越发厌恶得瞪着唐果,旋而伸出手来保护着慕龄姗,仿佛唐果就是这般得十恶不赦一样,仿佛就要吃掉慕龄姗一样。

“自杀?那怎么还站在这里?”

像看怪物一般,唐果看着此间不要脸的慕龄姗,明明段昀凡是她的未婚夫好不好。

“唐果,你别过分!你太无理取闹了!”

拥护着慕龄姗,段昀凡的声音冷冷的,“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跟龄姗没有什么,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知己。不过对你,我会履行段唐两家的联姻契约。”

那么也就说她与段昀凡之间的关系就算一场没有感情的联姻契约。

唐果的心犹如冰锥扎进去一般,虽然没有流血,却已是千疮百孔。

这就是她喜欢了足足六年的男人。

多么可笑,多么可悲……

唐果谛视着段昀凡,偏偏段昀凡眼底的冷薄犹如浩瀚冰河,带给唐果犹如针扎一般的痛楚。

“昀凡,你别深责唐妹妹,是我不好,我昨晚应该死掉,这样的话,就不用给你和唐妹妹添麻烦,也不会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

温婉的慕龄姗哭泣之时极温柔极美,犹如画中走出来般的温婉可人的美人儿。

“龄姗,不是你的错。”

若不是他身上还有婚约,说不定,段昀凡此刻恨不得将慕龄姗拥在怀中当着唐果的面,狠狠宠溺一番。

顾景煜冷眼看观着,这又不关乎他的事儿,眼角余光打量着慕龄姗,尽是不屑。

不过在唐果这边,她可以清晰得看见顾景煜早已看穿慕龄姗的把戏,这个世界上,沉迷慕龄姗把戏的,恐怕也只有段昀凡一人。

慕龄姗在自己面前矫揉造作得演绎着丑陋的戏码,唐果忍无可忍,说什么不会影响感情,这都已经影响了好吗,该死的小三,第三者。

率性的唐果就这么把一杯冰水浇在慕龄姗头上,厉声道,“慕龄姗,你的演技不错,可你别忘记,我也是大明星!”

“唐果!”

扬起手来,生性温和的段昀凡想要打唐果一巴掌。

若不是顾景煜大手一挡,恐怕唐果就要挨段昀凡一下。

“昀凡,下午我们就要订婚了,你竟然为慕龄姗这个恶心的女人打我!”

唐果瞳孔灼热非常,她就是不争气,任凭眼泪纵横狂飙而下。

“龄姗,别理她,我们回去。”

紧紧将手扣在慕龄姗香肩,段昀凡头也不回得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