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激活生死簿系统

激活生死簿系统

仙鹤不西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正所谓天降奇缘,可落在凤麟的头上却是一个软饭男的身份……凤麟不知道父母是谁,孤独了十多年的他被外公外婆认回去后,还没有相处多久,便给他安了个上门女婿的身份。从此他开始了憋屈的赘婿人生,一次巧合,凤麟激活了生死簿系统,本来他都准备好过开挂的人生了,没想到更大的敌人还没出现。

主角:风麟,沈嘉   更新:2022-08-17 18: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风麟,沈嘉 的女频言情小说《激活生死簿系统》,由网络作家“仙鹤不西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所谓天降奇缘,可落在凤麟的头上却是一个软饭男的身份……凤麟不知道父母是谁,孤独了十多年的他被外公外婆认回去后,还没有相处多久,便给他安了个上门女婿的身份。从此他开始了憋屈的赘婿人生,一次巧合,凤麟激活了生死簿系统,本来他都准备好过开挂的人生了,没想到更大的敌人还没出现。

《激活生死簿系统》精彩片段

“嘉嘉,外公打电话,外婆病重,要我回家一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风麟站在窗前,握着手机,表情虽然凝重,但语气却很是平静。

甚至有些小心翼翼。

一双星目之中,毫不掩饰地透着浓烈的期待光芒。

对方略微停顿了一会儿,风麟从电话中似乎听到了一丝不太正常的声音。

“老公,我这边刚接了一个大单,客户需要及时跟进,怕是......没时间陪你回去了!”

貌似满含歉意的语气,让风麟微微有些失望。

风麟的眼角微微一跳,脸上挂满了苦涩的表情。

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风麟轻轻回了一句:“没关系,加油!你一定行的!”

“嗯嗯!”

“谢谢老公,那我这边还忙,先挂了!”

没有一丝留恋和关心,沈家匆忙挂掉了电话。

这让风麟的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三年了,他们在一起三年了。

风麟在沈嘉的身上投入了全部的情感,也花了不少钱。

甚至就连一年前沈嘉父亲的手术款,全部都是风麟给出的。

为此,风麟还刷爆了几张信用卡。

直到如今,他都没有还上。

对于沈嘉的要求,风麟从未拒绝过。

对于沈嘉的家事,风麟也很是上心。

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

这一年来,风麟的工作越来越不顺,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也越来越重。

但沈嘉的工作却是越发顺利。

本以为,也算是一件好事,风麟可以减轻一些自己的压力。

只是,对于风麟的欠债,沈嘉却是只字不提。

与此同时,还总是抱怨自己辛苦,家里的弟弟也刚上大学,急需用钱。

这让风麟也无法开口。

毕竟身为男人,赚钱养家是基本要求。

而且,沈嘉也是风麟认定了将来要结婚的对象。

两个人之间,是需要互相理解的。

只是......

风麟握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儿,无奈摇了摇头,随后简单装了两件衣服,便下了楼。

与此同时,琅琊市的一座五星级酒店中。

退去了职业装的沈嘉,却是正跟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在一起......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风麟此时却是搭上了赶往机场的出租车。

一身白色运动装,一个中号黑皮拎包。

外型简单、清爽。

心情,却是无比沉重。

突然听到外婆病重的消息,风麟心中很是担忧和紧张。

二十多年了,他一直是被外公外婆养大。

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小时候,看着别的小朋友身边都是父母陪着,他也曾问过。

但得到的答案却永远只有一个。

“你的父母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小时候,他还满怀希望,以为等自己长大了,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的父母。

但是,渐渐的,风麟不再问了。

那是因为他心里清楚,他的父母,可能早就已经不存于世了......

这么多年,风麟在外上学、工作,每年只有春节才有时间,回家陪陪二老,心中也是满怀歉意。

但他们却从来没有主动给风麟打过电话,要求风麟回家。

甚至还时常给风麟的卡里打钱。

他也不知道,这二十多年什么都不干的二老,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钱。

这些钱,他不敢乱花。

那张卡里的钱他从未动过,甚至直到现在如此艰难他都没有过一分。

他想留给二老将来养老。

而这一次,他的外公却是没有任何迟疑,甚至都没有问风麟能不能请得下来假期,便是直接要求他回去。

这让他很是着急、上火。

“大哥,我能抽支烟吗?”

坐在出租车里,看着霓虹闪烁,再加上近期来自己的遭遇,风麟突然间有种莫名的心慌和心酸。

“小老弟,我都憋半天了,幸亏你开口了!”

听到风麟的问话,司机大哥,似乎突然松了口气一般,笑呵呵地说道。

同时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掏出烟盒递到风麟面前。

风麟微微一笑,没有接,“谢谢,我有!”

默默地,风麟从裤兜中掏出了一个皱巴巴的烟盒,给自己点上了一支。

“小老弟,有心事!?”

开出租的司机就是这样,十个有九个是话痨,剩下一个,还是暗中察言观色的。

“没事儿!”

听到出租车司机大哥的问话,风麟稍稍抬头瞥了一眼后视镜,对视一眼,淡淡一笑地回道。

“没事儿!”

“这两年,大家都不好过,我们现在活儿也不好干。”

“今天一天了,我才跑了不到一百,连费用都不够!”

“早晚会过去的!”

司机大哥安慰地说道,可车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慢,宛如游龙一般,穿梭在霓虹闪烁的街道。

“谢谢!”

风麟没有多说什么,苦涩的脸上挤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司机大哥见风麟比较沉默,也就没再多言。

毕业两年,风麟一直被“口罩”阻拦,工作一直不顺。

不仅花光了在大学打工期间的积蓄,更是一连刷爆了几张信用卡。

现在的风麟可以说真的是身无分文,若不是还有额度可刷。

这一次,怕是他想回家都难。

“怎么了?”

“小兄弟冷了?”

看到风麟摇上车窗,司机大哥疑惑地看了一眼。

此时,出租车正在等红灯。

而琅琊的六月,不,应该说今年的六月,气温的确有些低,尤其是夜幕降临之后。

“有点儿冷!”

风麟强装镇定,尴尬地解释道。

只是,回完话,风麟却是忍不住再次把目光望向车窗外。

如意楼——琅琊市内的一座五星级酒店。

那是名流和有身份地位之人才能去的地方。

但此时,身着一身职业装的沈嘉,却是挽着一个中年男人,满颜欢笑地走了出来。

只是隔着街道,风麟可以看到他们,他们却不会看到正坐在出租车里的风麟。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风麟的手里紧紧地握着手机。

几次想要拨打过去,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随着出租车驶出,风麟终于缓缓回过了头来。

只是这一刻,车里却是出奇地安静,话多的司机大哥连看都没看风麟一眼,专心地驾驶。

风麟却是一个人仰靠在后座,缓缓闭上了双眼......

好像被塑料袋蒙上了面孔,风麟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又像有人拿着刀子,在他的心脏上一刀一刀地划,那种割裂、破碎的感觉让风麟感到一阵眩晕和莫名的疼痛。

都说正常人无法感受到自己的五脏在哪儿,那是因为健康。

可此时此刻,风麟却是无比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心脏的位置。

毫无规律的跳动,每一下都牵扯着浑身的神经,一裂一裂的疼。

整个胸腔中空旷得仿佛只有一颗心脏,被一根脆弱的弦吊着一般。

风麟生怕自己一个呼吸不对,就会震断这根弦。

而那一刻,极有可能就是他猝死的瞬间。

渐渐地,风麟闭上了双眼,整个人宛如死掉一般,安安静静......


“小老弟,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出租车缓缓停下,风麟也是渐渐睁开了双眼。

只是此时出租车内灰暗的灯光,却是映不出他充满血丝的双眼。

“谢谢!”

风麟拎起包,失魂落魄地走下了出租车。

“看开点儿,你还年轻!”

风麟闻言,蓦然一愣。

只是当他回过头去,却是只看到了两个打着双闪的尾灯。

风麟深吸了一口气,忍着心中的伤痛,惨然一笑,随后便是直接走入了机场。

沈嘉,是风麟的初恋。

大三那年夏天,风麟终于将自己暗恋三年的沈嘉追到了手。

三年了,如今却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试问哪个男人能够接受得了?

说真的,若不是外婆病重,当时的风麟真想直接下车问个明白,甚至有打人的冲动。

这样的情绪,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来说,太正常不过。

可是,他不能。

坐在出租车里,一路上风麟想了很多,也会想起很多。

最终没有打电话,是他不想在电话中听沈嘉的狡辩。

是的,不是风麟多疑,而是沈嘉的神经太过敏锐。

每次风麟感觉不太对劲时,一提起这种话题,还没等风麟说什么。

沈嘉便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说风麟不信任她。

弄得风麟也是十分无奈,久而久之风麟也就随她去了。

毕竟捕风捉影的事儿,风麟还不至于那般纠缠不休,非要闹个天翻地覆。

从前没有证据,风麟也不是那种跟踪男。

但这一次风麟却是不再需要什么了,也不必再与沈嘉对质了。

不打电话,不发信息,风麟是不想沈嘉哭闹。

怕沈嘉影响他回家的归程。

其实对于沈嘉的一些事,他的同学也曾提醒过风麟。

从前不信,是因为风麟还有一丝期望。

而这一次......

风麟的对沈嘉的心已经凉了,也死了。

机场大厅内,风麟仿佛一个丧失灵魂的躯壳,双眼发直,一步一步朝着自动取票机走去。

“哎呀!”

“这么大的人,你走路不看人的吗?”

随着一声娇斥,风麟仿佛还魂一般,眼神瞬间恢复一丝清明。

看着面前险些被撞倒的女孩儿,连忙说“对不起”。

只是当对方抬起头时,宛如瀑布的秀发中却是现出一张无比惊艳的面孔。

小口红唇,丰满盈润。

贝齿皓洁,无比整齐。

白嫩的肤色,轻染淡妆,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闪过的灵光,让风麟莫名的感到灵魂一震。仿佛触电一般。

“看什么看?”

看到枫林直愣愣地盯着自己,安澜微微有些脸红和气愤。

狠狠地白了风麟一眼。

毕竟风麟虽然打扮一般,但优秀的外型和气质,也是稍稍让安澜有些惊讶。

被一个帅哥纯洁的眼神盯着,安澜又怎么会不害羞?

她也不过是刚毕业没几年的女孩儿而已,而且还从没谈过恋爱。

“抱歉!”

风麟被安澜一斥,瞬间恢复了理智,再次道了声歉。

“喂!?”

“妈......”

就在这时,安澜的手机突然响了。

二人也是不由自然而然地分开了。

轻轻望了一眼安澜远去的方向,风麟渐渐走向了取票机。

说真话,风麟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儿。

无论是颜值,还是气质,都让风麟感觉十分惊艳。

简直不似人间女子一般,好像一件艺术品一样,高贵、清秀,不容亵渎。

对于这样的女孩儿,风麟从未敢妄想过。

只是,无论安澜还是风麟,却是想不到,他们这一次意外的碰撞,不过是他们命运纠缠之始而已。

“什么时候能到家?”

刚刚取完票,风麟便是接到了外公的电话。

这让他的心头莫名一阵,赶紧接起。

只是当他听到外公有些沙哑的声音时,眼泪却是一瞬间止不住地往下流。

有担心,也有委屈。

“外公,很快,今晚的飞机,明早凌晨就能到家!”

略微整理了一番自己的情绪,风麟赶紧回复道。

“好!”

“外公,外婆她......!?”

“放心,还死不了!”

“先挂了吧,省着点儿手机电量!”

“别担心,路上注意安全!”

......

挂掉电话,风麟的心再次被担忧填满。

“妈!我不是说了吗?”

“我已经买完票了,正在候机室呢!”

琅琊机场的另一边,安澜此时也是拿着手机,表情略显有些不耐烦。

“安澜,你还是别回来了!”

“把机票退了吧!”

电话那头儿,安澜的母亲,此时的表情却是显得有些焦急。

“怎么了?”

听到母亲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对,安澜微微有些疑惑,连忙起身走到一个角落,皱着眉头轻声问道。

“你爸刚给我打完电话,老爷子给你安排了一桩婚事!”

“你还是先别回来了,我和你爸先给你拖一拖!”

“尽量能取消就给你取消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安澜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别人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都以为她过得很自在。

但是,在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只有她自己知道。

在她享受着荣华富贵和地位所带来的荣耀同时,她几乎丧失了恋爱的自由。

生在一个大家族中,很多事都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自由。

恋爱、婚姻首当其冲。

这么多年不是没有优秀的人追求她,也不是她没有过意中人,而是,她根本没有这个权力和资格。

“安澜!?”

没有听到安澜的声音,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焦急的呼唤。

“妈,我没事儿!”

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安澜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被一道火焰灼烧过,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沙哑。

喉咙也是一阵的干涩和疼痛。

微微叹了一口气,安澜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没事儿,公司这边事情都安排完了,票也取了,我还是回去一趟吧!”

“早晚都要面对的!”

安澜说完这句话,忽然间仿佛丧失了所有力气一般,顿时没有了精气神。

“傻孩子,我跟你爸再打听打听,顺便也帮你拖一拖,你要是回来了,事情哪还有转圜的余地?”

“早晚的事,早死早超生!”

安澜略微有些赌气地回道。

“胡说八道什么呢?”

“听妈的,把票......”

“妈!?”

一句话没说完,便没了声音,安澜瞬间急了。

毕竟,她母亲的心脏不太好。

“没事儿,你爸回来了!”

“让你爸跟你说吧!”

此时,帝都的一座别墅内,带着一身疲惫、一脸愁容的安邦彦,终于回来了。

看到安邦彦一脸苦闷的表情,杨青棠想说的话,又不觉吞了回去。

只是,她的眼神一递,表情也是瞬间有些颓然。

安邦彦与杨青棠对视一眼,无奈接过了电话。

“澜儿!”

“爸!”

听到安邦彦完全没有了往日那般中气十足的声音,安澜的心里一时间也不是个滋味。

她前天才接到电话,本来告诉她的消息,是让她回帝都,准备进入家族集团任职。

本来以为是一件挺开心的事儿。

没想到,临上飞机竟然跟她说是订亲?

不得不说,这真的很意外!

“这次太爷爷给我安排的,是哪个家族的少爷?”

“欧阳、雷龙还是南辰?”

安澜的语气虽然很轻,但任谁都听出言外的不满和无奈。

“我刚从你太爷爷那里回来,一天没见到人,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对于女儿的终身大事,安邦彦如何不上心?

家族联姻,这种事从古至今都有。

但对于安家来说,崛起也仅仅是这四十多年的时间而已。

那是老爷子拿命换来的,也是安家一代一代人努力铸就的。

但在得到的同时,却是也失去了很多。

他们这代人还好,没有赶上。

但安家的这一代年轻人,却是几乎无法逃离联姻的命运。

除非是真的没有任何优点,否则无论男女,谁都逃离不了这个命运。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一天来得竟然这样快、这么突然而已。

毕竟前几天,安邦彦还被老爷子叫过去,好一顿夸安澜。

虽然安澜在这一代人中比较年轻,刚毕业也没多久,但在老爷子看来,安澜却是这一代人中潜力最大,最优秀的人。

老爷子打算,把安澜调到家族在帝都的集团总部任职,让安澜多多学习,尽快成长。

虽然是一介女子,可老爷子并没有那么重男轻女。

这让安邦彦和杨青棠,很是高兴。

可谁知道,就在今天天刚亮,安邦彦却是接到了老爷子亲自打来的电话。

竟然给安澜安排了一桩婚事!

情急之下,安邦彦连忙赶往了老宅,想要问清楚一些事情。

可无论是钟叔,还是老爷子他都没有见到。

而且在给他打完电话后,老爷子也不接他电话了。

在老宅足足等了一天,也没看到老爷子人影。

安邦彦却是不知,老爷子再给他打电话时就已经离开帝都了。

老宅内的人,口风都极严,安邦彦完全打听不到一点儿消息。

这让他很是沮丧。

虽然这两年到安家提亲的人不少,可老爷子可真的没一个看上眼的。

怎么会突然间就给定亲了?

而且安家适婚年龄的年轻人有七八个,比安澜年长的也有好几个,怎么突然就给安澜安排上了?

这让他很是摸不着头脑。

也让他颇为着急!

哪怕打听打听是谁也行啊!

可谁知,到头来白忙一场?

他竟然一个字儿,也没能探出来!

安邦彦把情况跟安澜叙述了一遍,通话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澜儿!?”

许久没有听到回音,安邦彦轻轻唤了一句。

“爸!我没事!”

“要登机了,回家再说吧!”

“好......一路顺风!”

看到安邦彦无奈地递过已经被挂掉的电话,杨青棠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只是她的眼神和语气,均是弥漫着惊讶。

“跑了一天,你一个字儿的消息都没打听出来?”

安邦彦侧过头去瞥了杨青棠一眼,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老宅的那些人,你又不是不了解!”

“老爷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冰海家的安心、安晴,邦定家的安雅不是都没结婚么?”

“怎么偏偏就选中咱们家澜儿了?”

杨青棠瞪着安邦彦,很是气愤地说道。

看着杨青棠不忿的模样,安邦彦也是无语,独自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了下去。

“你倒是说话呀?”

“不会又是你大伯他们搞的鬼吧?”

“邢菲四月份刚生了个儿子,安祥带着媳妇儿可是趁着孩子满月就亲自前往了老宅。”

“你没看老爷子脸上那笑容,跟开了花儿似的......”

“集团虽然大,可位置就那么几个,安祥可是盯了好久了!”

看到安邦彦一言不发,杨青棠稍稍有些急了。

而安邦彦听到杨青棠说这些,也是一脸的难看,沉默不语。

虽然杨青棠的语气不是有多好,但安邦彦知道她说的也是事实。

安家如今的情况有些复杂,毕竟老爷子已经九十岁了。

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大家都想趁着老爷子还在的时候,多捞一些好处。

“我说了,这件事,除了老爷子,现在谁都不知情!”

看着杨青棠还想说什么,安邦彦直接直接瞥了她一眼,微微有些不耐烦道。

“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我看你们老安家,快要分家了!”

“老爷子如今都九十了,再这么下去,咱们早晚得被排挤出去!”

“要我看,你就得扔了你那一身傲骨,多走动走动!”

“去四叔家试试!”

杨青棠看安邦彦心情不是很好,一改语气,带着几分劝意地说道。

她嫁到安家已经快三十年了,对于安家的现状,她虽身为妇人,但好歹也是出自播州杨家,并且还是一名成功的商人。

对很多人情世故,她远比安邦彦这么一位大学教授要看得通透。

家主老爷子安重山,那是当年从战场上下来的,立了不少战功。

虽然安家能有今天偌大的家业,少不了几代人的付出,但最主要的,却仍是仗着老爷子还活着。

等老爷子一咽气儿,安家的天肯定要巨变。

安老爷子,也算是当年兵荒马乱之下,安家留下的独苗。

可就是这棵独苗,如今却是宛如参天巨树一般,开枝散叶。

老爷子一生养了九个子女,六个儿子,三个女儿。

安澜属于第四代。

到如今,已经有五代人出生了。

老爷子也算是真的享受了五世同堂之乐。

人丁兴旺,全家上上下下加起来足有一百多人。

而且因为联姻的关系,如今的安家,势力更是错综复杂。

军、政、法、医、商、文......

可以说,如今的安家几乎渗透到了各个行业之中,势力庞大到不可想象。

可即便如此,杨青棠觉得,安邦彦他们这一支,却是不得重视。

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老爷子的三儿子安强国,也就是安邦彦的父亲。

虽然从小在军大院长大,却唯独不喜争斗,偏爱文学。

而这也不仅导致了他的思想与家族里其他人格格不入,更是塑造出了安邦彦这么一个继承了他衣钵之人。

但意外的是,安邦彦的两个女儿却似乎完美继承了杨家的基因,对于商业有着非常敏锐的直觉。

完全不似安邦彦,一身清傲。

这让杨青棠内心还是十分骄傲的。

随着两个女儿越来越大,安邦彦的思想也渐渐有了变化。

否则,单单是杨青棠之前说的话,早就被他打断了。

而此时的安邦彦,坐在沙发上也是微微蹙起了眉头。

“咱俩一天一天老了无所谓,我还有些家底足够养老。”

“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女儿也要像你一样,被整个家族排挤吗?”

“眼看五十的人了,还放不下面子?”

“女儿未来的幸福难道比你的面子还重要?”

看安邦彦的神情似乎有些松动,杨青棠继续劝说道。

“你替我准备一下,明天跟我一起去四叔家!”

轻轻叹了口气,安邦彦却看也不看杨青棠一眼,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虽然被无视,但杨青棠的表情此时却是明显放松了不少,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

“还是女儿好使!”

东北,冰城,夜里十点多,风麟乘坐的飞机已经安全着陆。

但此时的机场大巴已经没有了。

从机场到市区,还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风麟直接拼了个出租。

进了市区之后,风麟再次联系了顺风车,一路疾驰回家。

等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东北的六月,凌晨三点多,天未亮,夜风依然很凉。

下了出租车,风麟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努力地想要扫除脸上的疲惫。

毕竟从琅琊回到家,周转还是很多的,着实有些奔波。

当他抬起头时,家里的灯,已经亮了。

透过大门,风麟看到了灯光下满头白发的外公。

一瞬间,泪水浸湿了眼眸......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