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便封神

穿越便封神

冰月良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刚穿越便被封神,还被强制绑定“默默无闻”、“雷锋”两大系统……可他遇见的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女娲这样的他还怎么默默无闻。更将人惊讶的是纣王那厮居然能倾听自己的心声,这不是扯吗!

主角:秦长生,纣王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长生,纣王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便封神》,由网络作家“冰月良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刚穿越便被封神,还被强制绑定“默默无闻”、“雷锋”两大系统……可他遇见的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女娲这样的他还怎么默默无闻。更将人惊讶的是纣王那厮居然能倾听自己的心声,这不是扯吗!

《穿越便封神》精彩片段

商都。

朝歌城。

整座王城被一股若有若无的金色光柱笼罩着,但光柱忽明忽暗,犹如风中残烛,摇摆不定。

这是属于殷商的气运,属于人皇帝辛的气运!

但现在,要完了!

封神量劫即将到来,殷商气数将尽,时日无多。

届时,以姜子牙为代表的的阐教众仙,辅佐西岐姬昌和姬发成为新的人主,称天子,治天下。

而此时,朝歌城外,女娲行宫内。

秦长生身体站得笔直,身穿厚重的甲胄,右手执矛,跟一排侍卫站在一起,准备迎接纣王的到来。

他是一个穿越者,但并没有获得什么牛逼的法宝,也不具备命运坎坷的主角人设,只是觉醒了默默无闻系统。

苟就完了!

只要自己默默无闻的苟下去,就能提升实力。

穿越以来,秦长生一直都在苟,苟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有了几十年,如今也算是小有成就,苟到了神仙之境。

不过,他一直有个小目标:在封神大劫结束前,争取苟到准圣。

虽然成就神仙境之后,修士的修为增长会极其缓慢,但时局不同,如今正处封神量劫时期,跟之前可不一样。

每苟一天,修为增长的速度远远不是之前能比的!

所以,秦长生很享受这段时间。

不过,就在今天,听说纣王要到女娲行宫参拜的时候,他就坐不住了!

【完蛋玩意儿!这傻狍子不是找死呢嘛?没事来参拜什么女娲!】

【完了完了,这下朝歌城要开始乱了!】

【我好不容易找个好差事苟在这,又得准备跑路了!】

秦长生心里将纣王骂了好几遍,别人不知道,但他不同。

他知道,纣王来这女娲行宫参拜,根本就是西方那两个老头子以及三教众仙的计划。

到时候,只要纣王题诗,几大圣人以此借题发挥,暗中挑起战乱,覆灭殷商,夺取人族气运。

从此人间再无与天帝地位同等的人皇,人族气运更是被无情的蚕食剥夺,再无翻身之日!

就在秦长生心里琢磨着自己要不要跑到西岐继续苟的时候,行宫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几道人影远远的女娲神像走了过来。

秦长生忍不住微微侧头看了过去,他成为殿前侍卫以来,还没见过纣王呢。

为首的那人身高八尺,身材魁梧,一身华贵的服饰将他衬托得更加高大,英气逼人。

不仅如此,在他头顶,隐隐有紫气缭绕。

秦长生知道,这是人皇气运,此人正是帝辛,也是后世所称纣王!

【这帝辛还真是英明神武啊,那些个史书,都将帝辛描写成凶戾无比的形象,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好吧!】

“谁?”

纣王忽地大喝一声,停住了脚步,怒目圆睁,环顾四周。

就在刚才,他听到有人议论自己,还说自己英明神武什么的。

“大王,怎么了大王?”

身后几个大臣吓了一跳,赶紧拥上前来。

纣王看着大臣们的反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似乎......他们刚才没听到那个人说话?

这怎么可能呢?自己明明感觉这声音离自己很近,而且说的每个字都很清晰,他们不可能一点儿也没听到才对啊?

这里空旷无比,除了身后的几个大臣,就剩下两边站立着的侍卫,根本没别人。

纣王看了看几位大臣,脸色不善,目光在离得近的几个侍卫脸上一一扫过,要揪出说话之人。

虽然刚才他说自己英明神武,但作为一个侍卫,竟敢直呼自己大名!

继位以来,可从来没人直呼过自己名字呢!

【这傻狍子干啥呢?他是不是有病?没来由的叫什么叫,吓我一跳!】

嗯?

纣王又听到了这道声音,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好大的胆子!

此人不仅直呼自己的名字,骂自己是什么傻狍子,还说自己有病!

狂徒!

嚣张!

太嚣张了!

纣王从未见过如此大胆之人。

按照律法,普通人直呼大王名字,最轻也要打成奴隶,这人怎么如此大胆?

但,就在纣王想要将此人揪出来,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时候,却发现周围还是一切正常,几个大臣的脸上还是写满了疑惑。

“大王,吉时已到,还是先参拜女娲娘娘吧,免得误了时辰!”

离得最近的丞相商容指了指天上的太阳,催促纣王。

纣王欲言又止,最终并未提及刚才发生的事情,皱着眉头来到了女娲神像面前。

然而,就在纣王看到女娲神像的时候,眼神却渐渐迷离了起来。

而一旁的秦长生,看到纣王此般姿态,脸色顿时就绿了!

【完了,这下真没跑了,这傻狍子不会真对女娲动了心思吧?这会给殷商带来大祸啊,商朝灭亡就从这开始了......】

“还来?大胆狂徒,到底是谁?”

纣王原本还眼神迷离,陶醉于女娲的容颜之中,在听到这道声音后,瞬间暴怒!

直呼寡人名字,骂寡人且不说!

现在这人居然说什么商朝灭亡,是可忍孰不可忍!

“到底是谁?给孤站出来!”

纣王手中的长剑出鞘,猛地置于地上,吓得身后的几个臣子都跪了下来。

“大王,大王息怒,何事惊扰了大王......”

纣王虽然暴怒,但并未失去理智,看到大臣们的反应,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一些。

难道只有寡人能听到这个声音?

可是......这声音分明离自己很近才对,声音的主人肯定在现场,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参拜女娲娘娘!

纣王这么想着,目光开始在周围所有人的脸上扫视,当然也包括秦长生。

【这傻狍子又发什么病?吓死我了!】

【他怎么还看过来了?刚才还说他英明神武呢,性格如此反复无常,不会是要拿我们开刀吧?】

【好不容易找到个殿前侍卫的差事,还以为轻松呢,果然伴君如伴虎!】

纣王面色不善,走到右排的第一个侍卫面前,看了好一会儿,对方没什么反应。

紧接着,他又来到第二个侍卫面前。

如此下来,很快便轮到了秦长生。

【不是吧?你拜你的女娲娘娘,怎么忽然又发病,看起侍卫来了?别过来别过来,我丢,这架势,不会一不高兴就砍了我吧?】

【完蛋,这傻狍子不知犯什么病,离我远点儿好吗?我不想跟你有什么瓜葛啊。】

【走开走开,我只想苟,默默无闻的上班,别打扰我......】

这边,秦长生心里不停地吐槽这纣王,而对方的嘴角却扬起了一丝弧度!

小子!就是你了!


但是,纣王并没有立即揪出秦长生。

他刚才明明一直盯着眼前的侍卫,很明显,对方根本没说话,但自己就是听到了他的声音。

难道那些话是这小子的心声?

如此想来,纣王顿时来了兴趣!

自继位两年以来,也不知多久没听过真话了,朝中那些大臣们,整日阿谀奉承,嘴里一套背后一套。

这小子刚才虽然骂了寡人,但好歹还说寡人英明神武,自己在他眼里的形象应该还是挺好的。

“不过,就是这小子说什么商朝灭亡,这事儿得搞清楚,我不就是欣赏了一下女娲娘娘的美貌,怎么的殷商就要灭亡了?”

“何况,寡人贵为人皇,难道还配不上那女娲不成?”

纣王这么想着,装作无意的样子从秦长生身边走过,并未揭穿他。

“许是寡人近日处理朝政劳累过度,偶然心神不宁,爱卿们不必惊慌。”

纣王说着,继续回到女娲神像前,一边上香参拜,一边又开始欣赏起女娲的容颜。

他倒要听听,这侍卫还会有什么心声!

【还好还好,我还以为他一不高兴就要砍人呢。】

【诶?这傻狍子的眼神怎么又开始不对劲了?接下来是不是要题诗一首了?别啊,商朝灭亡太早的话,我的工作岂不是又要丢了!】

嗯?

就在这时,纣王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

因为就在刚刚,他还真想吟诗一首,准备夸赞一下女娲娘娘的美貌来着!

难道此人竟能猜中寡人心中所想?

就在此时,跟在纣王身后的费仲站了出来。

“大王,女娲娘娘贵为人族之母,圣颜惊为天人,大王贵为人皇,何不亲自题诗一首,亲自赞美女娲娘娘呢?”

【我丢!这费仲不会是西方二圣安插在朝歌的棋子吧?居然主动请帝辛题诗?】

【这诗一题,女娲和那几个高高在上的圣人借题发挥,说纣王亵渎神灵,封神大劫正式开启!】

【届时,轩辕坟三妖就该出场了,到时候,九尾狐附身在妲己身上,魅惑纣王,商朝的气运衰败得更快!】

嗯?竟有此事?

纣王冷不丁的看了一眼秦长生,却见对方目视前方,一脸认真,一副对自己的事毫不关心的样子。

他内心开始怀疑起来,这小子的心声将此事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难不成这参拜女娲一行,还是被安排好的不成?

可对方根本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这让他有些捉摸不定。

不过,经过短暂的思考,纣王还是决定暂且相信这小子的心声。

从他刚才所想来看,似乎这小子对大商朝未来的命运有所了解,不如先留着他看看。

“女娲娘娘乃是人族之母,寡人虽为人皇,亦不可轻言之,如今已参拜完毕,诸位爱卿,准备回宫吧!”

纣王一声令下,在费仲尤浑等大臣懵逼的眼神中先一步走出了女娲行宫。

【卧槽!这纣王终于开窍了啊,居然没题诗!】

【这样一来可就有意思了,我在想那些个封神量劫的幕后操盘者,要以什么理由打人皇的主意了。】

【不过,管他呢,商朝不灭,纣王不死,我多呆一年是一年,还能沾点人皇气运......】

纣王走到宫外,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

果然!

依那小子所说,自己这一步,好像是打乱了某些人的计划!

不过,他并未完全相信秦长生,决定回去后找机会测试一下这大胆的侍卫。

不多时,纣王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回到了朝歌城。

而藏身在云端之上的西方两位掌教圣人却懵逼了。

准提看了看接引,率先开口。

“这......这帝辛怎么不按计划行事?”

“这还怎么惊动女娲娘娘......”

接引皱了皱眉,掐指一算,推演起来。

但帝辛有人族气运护身,就是他这等混元圣人,也不能推演分毫,算了半天,根本算不出来什么。

“人族气运太过强大,我等亦不可破,今日之事不知何故!”

接引叹了口气,就是圣人,也破不了人族的气运。

“封神量劫是老师亲自定下的,我西方灵气贫瘠,教众又少,此次定要为我西方教捞到足够的好处才行,不管帝辛出于什么原因打乱了计划,但商朝命数已定,我等另寻他法便是。”

“不错,老师定下此劫,意在为天庭招揽人才,我西方教本来就人丁稀少,老师还如此偏袒,若是等天庭壮大,我西方岂不是更惨?”

二圣又推演了一会儿,忽然看向一个方向,互相对了一个眼神,有了主意。

“这陈塘关总兵李靖之妻有孕已三年,今日却是到了临盆之期了,此子与我西方有缘,不如度他入我西方教,届时,让他搅乱陈塘关,给殷商再来一记狠的,如何?”

“可是,元始师兄好像也对此人有些上心啊,要是我们插手,会不会......”

接引有些担心,毕竟这是南瞻部洲,属于阐教截教的地盘,自己两人过来这边挖人是不是不太好。

“无妨,元始师兄断不会为了一个小角色与我等大动干戈,他要是真追究起来,我等再去老师面前哭诉一番也就是了。”

准提摆了摆手,两人相视一笑,便化作两道神虹,便朝陈塘关而去。

而朝歌这边,本来参拜女娲回来后,应该轮休的秦长生,却再次听到了要加班的消息。

原来,前段时间冀州候苏护起兵,公然反抗朝歌。

前几天,在北伯候崇侯虎的征讨下,苏护兵败,打算献女苏妲己讨好纣王,以此为自己和冀州城的百姓谋一条生路。

纣王因此召集群臣于龙德殿商议。

但此刻,纣王坐在王座上,听着大臣们的意见,却是心不在焉。

他时不时的瞥一眼殿外的秦长生,心中生出了疑惑。

“这会儿怎么听不到那小子的心声了呢?”

“难道是隔得太远了?”

想罢,纣王干咳一声,说道:“众卿家,随我到殿外议事!”

一众大臣面面相觑,虽然不明白为啥纣王非要到殿外,但见主子都走了出去,他们也只好跟了出来。

“冀州候苏护想要献女求生,让寡人放过他,诸位卿家,你们有何意见?”

【我当啥事儿呢,原来是苏妲己要进宫了,赶紧拒绝啊,这还用说?那苏妲己恐怕早就被狐狸精附身了,就等着进朝歌祸祸呢!】

纣王心中一喜,果然,离得近了,便能听到这小子的心声。

不过......他说的都是真的?

那苏护之女,真被狐狸精附身了?

这个时候,尤浑发表了意见。

“大王,臣听闻,那苏护之女苏妲己,美若天仙,宛若九天之上的仙女,大王身强体壮,何不准允苏护送女进宫,再做定夺?”

这边,费仲也站了出来。

“是啊大王,那苏护虽死罪难逃,但苏妲己却是天下一等一的美人儿,大王若是收了此女,饶了冀州一城之百姓,也彰显大王仁爱宽厚......”

【狗屁!商朝后期各路诸侯都敢反叛,就是从这儿开始的吧,这不赶紧杀鸡儆猴的?】

【朝歌定的税赋还在正常范围内,不过是那些诸侯想要私吞钱粮,以此为理由罢了!】

【再说了,商朝大军征北的征北,伐夷的伐夷,哪儿不需要钱,这都是为了以后华夏一统的千秋大业......】

知己啊!

纣王忽然激动的转头看向秦长生,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就差拉着他的手共诉心肠了。

朝堂之上,那些个大臣只知道指责寡人这儿不仁那儿不爱,诸侯们只知道抱怨封地钱粮少!

可谁站在寡人的角度考虑过?

寡人征南伐北,不都是为了大商的版图么?不都是为了统一各部族,加强各族之间的交流么?

没想到,一个殿前侍卫,竟然比那些大臣都看得通透!

一时间,纣王看向秦长生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而秦长生此时却有些懵逼。

看着面前似乎又在“发病”的纣王,他脑瓜子着实嗡嗡的!

【怎么这傻狍子看我的眼神这么激动?难不成他不喜欢苏妲己那种国色天香的女人?喜欢男的?】

【求求你,千万别看上我啊,我只想做个默默无闻的老苟啊,别来烦我行不行。】

纣王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面前这侍卫不仅疯狂吐槽着自己,竟然还认为自己喜欢男的!

真是岂有此理!

要不是刚才听到他那一番知己般的言论,说不定就没忍住当场给他斩了。

整理了一下情绪,强忍住砍了面前这侍卫的心,纣王这才重新看向众臣,严肃的说到:

“诸位卿家听旨!苏护起兵造反,被北伯候打败之后,又想献女求生,寡人决定,将苏护压回朝歌,斩首示众!”

“至于苏妲己......嗯,押到朝歌后将其打入天牢,待冀州稳定后,再放她回去!”

此话一出,众大臣顿时炸开了锅,大多都开始劝诫纣王,让他饶了苏护,以彰显仁爱风范。

【仁爱个屁!都造反了还跟他谈仁爱呢!】

【真是一群猪队友,怪不得商朝灭亡呢!】

【砍了再说,现在商朝各路诸侯蠢蠢欲动,不杀鸡儆猴,外患还没解决,内乱就先要了商朝的命!】

本来纣王还有些犹豫,毕竟这些大臣都是商朝的顶梁柱,尤其是这其中大多都是一些王公贵族,势力盘根错节。

他们之中,就有不少人与冀州苏护关系密切,这些人的意见也不能完全不考虑。

但在听到秦长生的心声后,他愈发觉得跟这侍卫相见恨晚,决定一意孤行。

“孤意已决,众卿家不必再劝,退朝!”

众大臣还想继续劝谏,但纣王已经离开龙德殿,文武百官议论纷纷,却依然没有着急离开。

“大王如此心狠手辣,恐失民心,我等劝谏无果,看来只有请出闻太师了!”

费仲给出了对策。

一众大臣听到他的建议,纷纷赞同,听得门外的秦长生一阵无语。

这一帮大臣之中,大多出自贵族王侯家族,根本就不在意君王和国家的利益,而是完全只考虑自己的利益,怪不得纣王后面想废除贵族世袭制!

也正因如此,纣王触及了太多王公贵族的利益,所以他们才在西伯侯的带领下,推翻了纣王。

不过,他没心思管这些国家大事,自己只要苟住就行了。

但!

人要是背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等到大臣们都离开,就在秦长生以为今天又下班了的时候,刚一转头,就看到了一张让他无比郁闷的脸。

纣王!

原来,纣王并未离开,只是在后殿等着,待大臣们都离开之后,又从殿后走了出来,还来到了秦长生的背后。

【卧槽!吓我一跳!怎么阴魂不散呢,我刚要下班,你来干鸡毛啊?】

【还有,你那一脸猥琐的微笑是什么意思啊?】

【不是吧老兄?别搞我啊,我记得我没惹过你吧?别来烦我行吗?】

秦长生忍不住吐槽,今天怎么感觉这纣王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不会是真的看上自己了吧?

但,吐槽归吐槽,他还是装作诚惶诚恐的模样,赶紧对纣王行礼。

“大......大王!”

纣王的脸色很不好!

他的心情也很不好!

看着眼前这个侍卫一脸惶恐的模样,要不是自己听到了他的心声,此时他是万万察觉不到对方有一丝一毫的异样的。

挺能装呢哈?

纣王冷笑一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强忍住没跟秦长生计较,想起刚才他那番言论,给了他一个微笑。

“你小子......不错!”

【卧槽?来真的?】

【堂堂帝王,有这种龙阳之好,不太好吧?枉我之前还高看你几分......】

看到纣王那一脸‘猥琐’的笑容,秦长生懵了!

自己是有几分姿色这没错,但也并不算太出众啊,怎么这纣王就偏偏看上了自己呢?

“谢......谢大王!”

这一次,他看到纣王的手掌明显的捏成了拳头,青筋暴露,有些不明所以。

纣王深吸了一口气后,几乎是从牙关里慢慢的蹦出了几个字。

“你叫什么名字?”

秦长生虽然心生疑惑,但还是恭敬的回答了纣王。

“回大王,卑职叫秦长生。”

“好,秦长生,以后你就做我的御前侍卫长吧!俸禄加八百石!”

【嗯哼?嘛意思?御前侍卫长?那不就成了纣王的头号保镖了吗?】

【这傻狍子干啥啊?怎么给我连升四级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没事儿给我升什么官儿啊?】

【真看上我了?为了方便接近我,就把我调到他身边去?】

【别啊哥,算我怕你行吗?我不想跟你有什么瓜葛啊!】

秦长生只感觉屁股一凉,看向纣王的眼神也不由得变了变。

他只想默默无闻的在这里苟到封神结束,怎么偏偏纣王就看上自己了呢?他当初谋取这个职位,可没考虑到这个环节啊。

“大......大王!万万不可啊大王,卑职何德何能,恐无法胜任......”

秦长生真的急了,赶紧推辞,这成了纣王的头号保镖,以后可就没这么清闲了,也不符合自己默默无闻一苟到底的原则。

这下轮到纣王懵了,他确实是想把秦长生调到身边来。

一是为了方便偷听他的心声,二是这小子能有刚才那番言论,肯定不简单,他也想用此人。

可是,原本以为对方会对自己感恩戴德,甚至他都已经做好了接受秦长生感激零涕道谢的准备。

谁知道这厮竟然对这官职丝毫不动心,甚至还畏惧如此!

哼!这可由不得你!

纣王心中冷哼一声,他之前从秦长生的心声中听到了商朝灭亡的一些线索,秦长生越是不愿意,他越要将对方留在自己身边,以便随时可以‘监听’他!

“孤说你行你就行,胆敢违抗寡人,可是要杀头的!”

纣王不怀好意的看着秦长生,没有给他再次反驳的机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