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又是祈求老婆原谅的一天

又是祈求老婆原谅的一天

鱼非浅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婚前婚后判若两人,夏妤晚才不理会傅觉深那怨夫一样的行为,离婚的时候他可是连见自己一面都吝啬的,如今看到她展露自我,又开始后悔,天下哪有什么好事都被傅觉深遇上的情况!

主角:夏妤晚,傅觉深   更新:2022-08-17 18: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妤晚,傅觉深 的现代都市小说《又是祈求老婆原谅的一天》,由网络作家“鱼非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婚前婚后判若两人,夏妤晚才不理会傅觉深那怨夫一样的行为,离婚的时候他可是连见自己一面都吝啬的,如今看到她展露自我,又开始后悔,天下哪有什么好事都被傅觉深遇上的情况!

《又是祈求老婆原谅的一天》精彩片段

 

A市,傅氏别墅里。

镜子面前的女子穿了一件白色纯棉的吊带睡裙,长度及膝,露出一双白皙的玉臂和纤细细嫩的小腿。

黑色的长发映衬得她的面容惨白,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那双原本熠熠生辉的眸子失去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光亮。

这是她嫁给傅觉深的第三年两个月零七天。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以来,她这个“傅太太”空有其名,只用守着这个清冷的别墅,等待着他偶尔一次的垂临。

想到这,女子倏然自嘲一笑。

当初究竟有多大的勇气,才会觉得自己能够捂热傅觉深这块顽石?

佣人捧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走到了她的面前,目光里也带了一丝清冷与不屑。

尖声道:“夏小姐,先生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还不赶快换衣服迎接一下。”

在这里,没人承认她这个“傅太太”的身份,上至傅觉深,下至家里的佣人。

夏妤晚就像是多余的人一般,让他们深深地厌恶着。

伸出小手拿起了那件黑色长裙,她打扮得像是一个精致而高贵的小公主一样,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等着那个男人来。

然后,带她去——离婚!

是的,他们的婚姻关系走到今天就要停止了。

一切的原因是因为那个人回来了。

夏妤晚看了一眼镜子里自己,突然绽放了一抹迷人的笑意,怎么说也是她最后一天当“傅太太”了。

她从包包里拿出了口红,对着手机给自己的唇色染得更红。

活像一只妖精!

门外,一阵沉闷而规律的脚步声走了过来,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她的心尖上一样。

尽管这三年里他来这的次数屈指可数,可夏妤晚还是第一时间就能分辨出,是他!

“哐当。”

玻璃大门被人从外面猛人推开,深秋的风卷携着连片枯叶落在了男人蹭亮的皮鞋旁。

下一刻,被他踩碎。

往上看去,是一双修长的腿,穿着黑色的西装裤,将男人映衬得身姿更为挺拔。

他长了一张足以魅惑众人的脸,轮廓清瘦,五官立体,那双深邃如寒潭一样的黑眸此刻正带着一丝愤怒之色的看着自己。

那目光冷极了,像是寒冬的雪一样。

无妨,她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看自己的目光,淡然一笑。

“夏妤晚,你磨磨蹭蹭的是在做什么?说好的早上十点去民政局离婚的!”

男人走了过来,大手捏住她精致小巧的下巴,极为用力。

疼。

她的眼底很快就浮起了一片水雾,可倔强的夏妤晚并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显示出自己懦弱的一面。

就算是咬碎了银牙,她也要笑着。

声音柔媚而轻然的道:“老公你未免也太心急了,我就化个妆的时间罢了。”

闻言,男人狠狠地甩开了她。

像是触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从西装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白色的手帕,认认真真地擦着骨节分明的手指。

这个动作生生地刺痛了夏妤晚的眼睛。

她感到好冷,从血液里散发出来的冷意,几乎让她无法呼吸了。

“别叫我老公,你不配!”

他狠狠地盯着她,目光如暗夜里嗜血的恶魔。

夏妤晚舔了舔自己的红唇,抿唇勾起了一个优雅的弧度,苦涩的声音响起,“是啊,我不配。”

放在大腿两侧的白嫩小手紧握成拳,任由指甲嵌入手心。

留下深深的印记。

而这痛,却远远比不上傅觉深带给他的万分之一!

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夏妤晚提着自己的黑色长裙站了起来,轻声道:“只要我一分钟没有拿到离婚证,我就还是你太太。”

闻言,男人的怒火更甚了,像是要把她盯穿一般。

“你就这么缺男人?真想要,乖乖的和我离婚,我送你十个八个的。”

呵……

第一次听到有人主动给自己戴绿帽子的。

夏妤晚心里一痛,这大约是因为不爱吧。

她转过了身,面上带着一抹轻松的笑容,佯装欢快的回答了他,“行啊,那就多谢了我喜欢温柔款的。”

换来的,是傅觉深更沈的厌恶,他冷嘲的道:“不知廉耻!”

女子面上的笑容更深了。

却无人知道她转身的瞬间,那笑容里的失望。

黑色的兰博基尼已经停在了门口,助理高峰面色严肃的站在车旁等待着。

看到那两抹身影走来时,他恭敬的打开了车门。

“去民政局。”

男人冷声吩咐道。

女子唇边绽放出两个甜美异常的酒窝,似乎今天要被离婚的人不是她一般……

夏妤晚故意坐在了傅觉深的左边,离他心脏最近的距离。

即便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心。

车子缓缓发动,车里的气氛一顿压抑到了冰点,沉默得像是一潭死水一样。

傅觉深始终盯着车窗外的风景,像是恨不得立刻赶到民政局。

忽然,轮胎与地面摩擦出一记刺耳的声响,紧急刹车之下,夏妤晚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他身旁靠去。

男人第一时间避开了她的身影,任由她撞到了门把手上。

“嘭。”

声响巨大。

白皙秀眉的额头上顿时青紫了一块。

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她白皙秀美的额头上多了一块伤疤,他的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这想法刚浮现一秒就被傅觉深狠狠的甩开了,这种肮脏又卑贱的女人,哪里值得他同情!

“对……对不起总裁,刚才有人横穿马路。”高峰吓得语无伦次的解释道。

直到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他才如闻大赦的松了一口气。

夏妤晚伸手捂着自己的脑袋坐了起来,心里不是滋味,明亮的目光看着男人正襟危坐的高冷模样。

“你未免也太过绝情,不管怎么说我也当了你三年的老婆。人家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也之间不止一夜了吧?你就这样看着我撞在门上?”

尽管心里再恶心她,可傅觉深还是被老太爷逼迫着娶了她。

甚至被逼迫着进了她的房间,想到每一个月一次的同房,傅觉深的心里滑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面色瞬间黑沉得可怕,怒喝的打断了她的声音,“你闭嘴!要不是爷爷的命令,你这种女人只会让我恶心。”

“呵呵,恶心……”

夏妤晚笑了,眼底的光芒一黯。

 


 

傅觉深看着她的笑容心里极为不舒服。

那是什么笑容?

自嘲,不屑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悲凉,那张白皙的小脸上,下巴和额头上都是一片青紫,无疑叫人心生怜惜。

见鬼了,他又一次产生了这种荒唐的想法来。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演技太过高超,不然也不会让爷爷那么喜欢她,从而逼迫着自己娶了她。

片刻钟头后,民政局,到了。

这才是早上十点,来离婚的人竟然已经排满了长队,人们看到那一双黑色的璧影时,大家纷纷怔愣了。

男人无疑是俊美而尊贵的,他那一身冷傲的气息更是令人不敢直视,而穿着黑色长裙的夏妤晚也是令得众人惊艳不已。

有个那么漂亮的妻子为什么还要离婚?

排队等得无聊,夏妤晚干脆掏出了手机点开了消消乐。

她已经玩到一千多关了,这也是因为这三年里日子实在太无聊了,才迷上了游戏。

打到过不去的关卡时,那张白嫩的小脸上浮现了一丝纠结,红艳艳的唇瓣微嘟着,从侧面看还有些婴儿肥。

漂亮极了。

傅觉深脸都黑了,越发觉得她放肆!

能不能正经的离个婚?

终于,轮到了他们。

工作人员看着面前这一对金童玉女,眼前一亮,这么般配的一对真是少见。

“两位,结婚是隔壁,这边是办理离婚手续的。”她好心的提醒道。

闻言,傅觉深睥睨的看了她一眼,将手里的文件和资料甩到了台上,冷声道:“我们来离婚的。”

那工作人员被他的气势吓到了,颤巍巍的接过了资料一看。

“夏妤晚,今年……嗯,二十一岁?你们这结婚才一年啊!”

“嗯,结婚证去去年才拿的,但是我是十八岁就跟了他。”夏妤晚将手机收了起来,轻声回答道。

十八岁……刚成年,正是花一般的青春年纪。

这男人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一时间,大家看傅觉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渣男一样,男人身上的冷气更甚了。

眸光深沉。

“说说看,你们为什么要离婚?”

傅觉深眉头狠狠一皱,剑眉轻拧,“别废话那么多,赶紧办手续,我赶时间!”

嘶……

这男人帅是帅气,可这脾气太差,又一身冷漠看上去就不好相与。

再看看夏妤晚下巴和额头处的青紫,那工作人员顿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是不是他家暴了你,如果是……我可以帮你的!”

哪怕是注定要离婚,被家暴的一方也会分得更多的财产!

家暴?

夏妤晚微微愣了一下,这三年里傅觉深虽然厌恶她,却也没有对她下手过。

他只会在床上的时候发泄着自己的不满,用力的折磨着她。

除此之外,他们之间就只剩下冷暴力。

女子倏然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摇摇头,“不是。这伤口是刚才不小心摔的,与他无关。”

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帮自己说话,傅觉深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

“这样,那你们在考虑考虑……毕竟婚姻是大事,不能草率。”

“不用了,是我一时冲动出的轨。”

夏妤晚出声打断了工作人员的劝诫……话音落下,一旁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气。

竟然是这位这看起来乖巧漂亮的小姑娘先出轨了。

男人们觉得不可思议,而女人们都觉得她一定是脑袋秀逗了,不然有那么一个帅气的老公……竟然还出轨!

“你……”傅觉深盯着她的小脸,心里又在揣测她在搞什么鬼?

“额……好,好的。那请问你们有孩子吗?”

“没有!”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干脆而利落。

夏妤晚苦涩一笑他早就策划好了这一切,所以每次行房都不会留在里面,又哪里来的孩子。

而她,也不屑用孩子去捆绑他。

每次被爷爷催生,都是以自己“身体不好”为理由糊弄过去了。

没有孩子倒是可以少了很多麻烦,工作人员进行到了最后一个问题,“那,离婚财产怎么分呢?”

“给她三个……”

最后一个“亿”字还没有说出口,夏晴晚就打断了他的声音。

“我净身出户!”

嗯?

夏晴晚顶着他的疑惑的目光,笑得像是一只魅惑书生的狐妖一样,眼睛都眯成了小月牙。

“女人,你装什么装?当初不就是冲着傅家的钱去的吗?”

当时夏父可是要了一个亿的聘礼,放眼整个A市也没有再比这更狮子大开口的了。

他言语里的侮辱像是寒刃一样插在她的心口处,鲜血淋漓。

夏妤晚低首,浓密的睫毛掩去了眸中的水光。

再抬头,是潋滟如秋水一般的杏目,含着笑意的看着他:“可不是,我就是那么拜金又水性杨花,傅总你长得帅,你说的都对!”

她这一脸无所谓的模样让傅觉深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还上一样,憋屈!

离婚证到手,两人各持一本。

从红色变成绿色,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

夏晴晚摩挲着手里的离婚证,鼻尖有些微酸,嫁给他只有三年,而对他的暗恋,远远不止这三年。

傅觉深拿到手,转身就把离婚证丢到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不管是结婚也好,还是离婚也罢,仿佛和她在一起的这段婚姻是他人生的一个污点一样,他丝毫不想记得。

“高峰,我们走。”傅觉深冷着俊美的容颜吩咐道。

那夏小姐呢?

高峰有些犹豫是不是要顺便载夏妤晚一下,傅觉深睁开了凌厉的双眼看着他。

“你还在等什么?”

“高助理,你先走吧不用管我,我包养的小鲜肉马上也会来接我了,他可比你们总裁年轻了五六岁。”

夏妤晚突然说道。

傅觉深睥睨的看了她一眼,心里一阵怒火直升。

“是。”

离婚了,她也没有资格再坐他的车,脏!

男人对自己不爱的女人就是可以绝情到这个地步,夏妤晚站在路边,看着那张远去的黑色豪车,缓缓地笑了。

“噗通。”

又是一道美丽的抛物线滑落。

两本绿色的离婚证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垃圾桶里,无人记起。

 


 

逾时,一辆白色的豪车缓缓地行驶到她的眼前。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年轻而俊美的脸庞,男子看上去就二十出头的模样,穿了一身白色三件套的双排扣西装。

头发染成金黄色,映衬得他的皮肤雪白,让许多女人都自愧不如。

这人叫宋峥然是她从小一起长大朋友兼同桌,两人小时候还睡在一张摇床上,长大后更是成为了“死党”。

知道夏妤晚要嫁给傅觉深的那一晚,据宋峥然自己说,他可是喝了两大箱啤酒,宿醉了一夜。

庆祝她这个祸害终于有人收下了。

“晚晚,上车。”

宋峥然对她笑了笑,那一排雪白的牙齿在眼光下,白得几乎有些晃眼。

夏妤晚坐到了副驾驶上,脑袋还是一片昏沉的,她不敢相信自己和傅觉深真的就这么离婚了。

即便她强颜欢笑,可她心里还是痛如刀割。

“哎,你也不用难过。离开了那个老男人,外面可是还有星辰大海等着你去征服,我做我海王你做海妹,我们男女双强称霸A市多好。”

宋峥然一边开车一边笑着劝慰她道。

话落,夏妤晚当即对他翻了一记白眼,“你不会安慰人那就闭嘴吧。还想当海王呢,上次也不知道是谁被妹子强行表白,吓得撒丫子就跑。”

提起自己当年的糗事,宋峥然的脸上倏然就红了一片,“你可真行,那都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你还提!”

那会他才读小学,告白的女生是一个初中部的学姐,平时混得不错,总是有一堆人跟着叫学姐。

宋峥然还以为人家是要打他,吓得跑去找夏妤晚哭。

也不怪他害怕,他从小就长得清秀,再加上比较胆小,很多人把他认为是女孩子经常欺负他。

所以才会下意识的害怕。

“行,那我们不提了。我们来说说你高中的时候,被隔壁学校的校草递情书的事情……”

“夏妤晚,你这张毒舌怎么就没有用在傅觉深的身上?看看你,被他折磨得……啧啧,真怂。”

宋峥然说到这个,夏妤晚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她的眸光变得黯然了几分,唇角勾起了一丝苦涩而薄凉的笑意,“是挺怂的。”

见她这失魂落魄的模样,宋怔然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他提谁不好,偏要提起那个男人。

记忆中的夏妤晚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存在,可自从她遇到了傅觉深,就像是孙悟空带上了紧箍咒一样。

收敛了锋芒,也失去了自己。

不忍看着好友这幅模样,宋峥然又连忙岔开了话题。

“开心点,这世界上三条腿的怪物不多,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实在不行,我让你祸害,我不介意你是二婚的。”

话音落下,惹得夏妤晚给了脑门上一记暴栗子,“好好开车!”

“好的。接下来去哪里?”

夏妤晚把身子往后仰去,靠在汽车坐垫上,声音有些疲惫的回答道:“去傅家,我收拾一下东西,今天就搬走。”

“嗯。”

过了一会,车子停在了别墅门口。

宋峥然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柔声问道:“要不要我陪你一起进去?”

“不用了,就是拿个东西罢了。”

她笑着道,把门关上。

昂首阔步的走进了别墅大门,一进入院子,夏妤晚就看到满屋子的佣人们正忙着搬上搬下。

看见了她,也是一脸的无视。

只有伺候她起居梳洗的张嫂走上了前来,“夏小姐,您怎么来了?”

这才半天不到,她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外人!

“我来拿点东西,很快就离开。”她轻声道,抬起脚走进了别墅。

刚进屋,就看到沙发上坐了几个人。

傅觉深比她先行回来,这会穿着一套黑色的居家服,那张向来俊美冷峻的面容破天荒的多了几分柔和之色。

他的对面,女子穿着一身月白色的碎花长裙,黑色的长发中分的披散在脑后,气质温暖。

她的五官只能算是清秀,那一脸惨白的皮肤为她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柔弱感,远远看去,像是一朵小白花一样叫人怜惜。

苏语馨。

他的心上人,终是回来了。

苏家的大小姐,后来苏父出了车祸,公司倒闭了,苏母也改嫁到了别处。

无处可去的苏语馨就被苏母拜托给了自己的好友,傅觉深的母亲——季安然。

季母一直很喜欢苏语馨,把她带在身边当亲生女儿来养。

而傅觉深只比她大一岁,两人又在一个屋檐下同吃同住,一起上学,这感情自然也就不比旁人。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苏语馨身体不好,有隐性遗传病,季安然早就让傅觉深娶了她了。

也不会有后来的自己。

“你还来做什么?”傅觉深厌恶的看着她,只觉得这女人真是厚脸皮。

都离婚了还跑来这。

难道是想要对语馨不利?

一时间,那双凤眸中充满了警告和戒备,看得夏妤晚心里一阵嗤笑。

她可没有那个闲工夫。

“觉深,你别这样对晚晚,怎么说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而我,只是个客人罢了。”苏语馨声音轻柔的道,微微垂首,一脸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她的话音刚落,傅觉深就立刻宣布道:“从今天开始她就不再是傅家的女主人了!”

“什么?你……你们……”苏语馨的小脸上写满了诧异,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晴晚,心里一阵得意。

“我和她离婚了,没有任何关系。”

傅觉深说得斩钉带铁毫无留恋,想来是怕自己的心上人误会吧。

“对不起,我不知道。要不,我帮你劝劝觉深吧,我……,这离婚怎么能这么草率呢?”

女子一脸的着急,竟时比她这个主角还要伤心的模样。

真是恶心到她了。

夏妤晚瞥了一眼两人,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龇牙一笑,“不用了,傅觉深喜欢的人是你我早就知道了。离婚了也好,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找小鲜肉。”

话落,明显的感觉到了傅觉深看她的目光更冷了。

而苏语馨听着那句“傅觉深喜欢的人是她”,心里更是一阵欣慰和得意。

知道就好,夏妤晚,这里永远没有你的位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