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化身舔狗还要排队追妻

化身舔狗还要排队追妻

廿四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江肆被说成是麻雀飞上枝头,毕竟闪婚给了京市权势滔天的沈少爷沈知遇,可只有她知道这个沈少爷有多么难伺候。不过他们的婚姻本就是各取所需,强强结合,不是一起奔赴美好未来,便是共同灭亡,好在他们都是理性的人,过不下去就离好了。离婚之后的江肆,桃花出奇的多,得知这一消息的沈知遇嫉妒红了双眼。

主角:江肆,沈知遇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肆,沈知遇 的现代都市小说《化身舔狗还要排队追妻》,由网络作家“廿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肆被说成是麻雀飞上枝头,毕竟闪婚给了京市权势滔天的沈少爷沈知遇,可只有她知道这个沈少爷有多么难伺候。不过他们的婚姻本就是各取所需,强强结合,不是一起奔赴美好未来,便是共同灭亡,好在他们都是理性的人,过不下去就离好了。离婚之后的江肆,桃花出奇的多,得知这一消息的沈知遇嫉妒红了双眼。

《化身舔狗还要排队追妻》精彩片段

京州,临海公寓。

“我们到此为止吧。”

沈知遇精致的小脸上没什么情绪,淡漠道。

男人闻言抬眸,浓黑深沉的眼睛盯着她,醇厚磁性的嗓音开口:“腻了?”

他的声音对女人来说是极具邪魅的诱惑,穿透灵魂的窒息感。

一偏头,沈知遇的目光正好和对方撞在一起,似不经意般地从他性感腹肌上扫过:“是时候了。”

对方眼角微妙地一弯,轻描淡写的搁下一个字:“行。”

沈知遇忙活了一夜。

事后,她在男人的喉结上狠狠地咬了口:“江肆,你那么想我死吗?”

“离别前的仪式感。”

他轻笑又有些暧昧的笑意仿佛只是在说一句稀疏平常的话。

沈知遇整整缓了一天才回过劲儿来。

这是她跟江肆在这段关系里被“虐”地最绝的一次。

直到家里的电话打过来,她才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

该赴约了。

第二天中午,沈知遇在餐厅门口看到一辆熟悉的车。

她心里闪过一丝疑惑,敛起后迈着长腿朝里面走。

推开包厢的门,她被里面的人怔住。

“知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话音未落,她问道:“他就是我联姻的对象?”

被点名的男人穿一身熨帖的黑色西装,戴着金丝框眼镜,镜片后的眼角微妙地一弯,透露出他的狼性。

沈知遇怎么都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他。

但——他不是个公关吗?

江家请了个男公关来跟她相亲?

“又见面了,沈小姐。”他嘴角挂着浅淡地笑意。

淡漠疏离,又充满撩人的欲。

沈知遇硬着头皮坐下,直到听说“这是江家少爷”时,她才拿出手机把黑名单里的人拉出来。

发过去七个字:一个月五十万,要不要跟我结婚?

后者摆弄了一下手机,当着她的面将手机反扣在桌面上。

“如果我没记错,民政局下午两点半上班?”

在所有人愣滞的时候,沈知遇起身朝着门口的方向走。

临近门口,她顿下脚步回头:“不走?”

两个小时后,民政局门口。

看着两本热腾腾的红本,沈知遇有些恍惚,几块钱的红本就把她的从单身划到已婚行列。

她将本子放到包里:“本子我拿着,以后离婚还得用。”

“刚拿到红本,就琢磨绿本的事?”

沈知遇瞥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说:“离婚证不是绿的。”

江肆无所谓一挑眉,迈着长腿朝着停车位停着的G63走去,将副驾驶的门打开。

“江太太,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这个男人说话跟那什么一样,浪得很。

沈知遇没脾气的吸了口气,掀起眼皮看他一眼后坐上副驾驶位。

车子开出几百米,沈知遇说:“对外,我们是夫妻,但这份关系不会约束彼此的自由。”

周遭安静,江肆突然说:“老婆,你确定要在结婚第一天跟我说这些?”

沈知遇陪上一百二十万分的耐心,咬着牙说:“别上纲上线。”

选他是因为省事,更是各取所需。

江肆把她送回沈家,她没说一句话就下了车,两人默契分道扬镳。

沈知遇是沈家正牌千金,但自从亲妈死后,她的生活可谓是一塌糊涂。

后妈进门,她成了沈家最不受宠的女儿,就连这场联姻都是后妈的算计。

简言之:这家里没一个好人。

江肆是江秋赫的私生子,从小就被江秋赫丢在国外长大。

十八岁后回到本家,成天浪里浪气招人嫌,而这个身份,她今天才知道。

转变身份的沈知遇依旧继续早就定好的工作,但她没想到能在摄影棚碰见她的新婚丈夫——

江肆脚步微顿,伸出手指把眼镜勾下来,看向拿着相机的人。

后者一抬眼,正好跟他的视线撞到一起,随后平静的移开。

穿得清凉的女模特往他身上贴了贴,娇嗔道:“肆哥,你再不来,我就要被欺负惨了。”

沈大摄影师没有表情的摆弄着镜头,眼皮也不抬:“不想配合就滚蛋。”

江肆眼角微妙地一弯,抬手轻轻的碰了碰女模特的腰。

他哄道:“沈大摄影师的时间很宝贵,你乖一点,嗯?”

拍摄结束,沈知遇放下相机时走到江肆跟前。

她压着语气警告对方:“你可以随便玩,但别舞到我面前。”

江秋赫出资开了家模特经纪公司,底下养了一帮小妖精……啊不,给各大平台输出的小模特。

出了名来者不拒的江肆隔三差五就跟这家公司的小模特上热搜,还不带重复。

她原以为江肆为了赚钱接的活儿比较多,但没想到他是这家公司的法人。

江肆要浪,她管不着,但他们领了红本本就该收敛点,不能当着她的面让她绿成一道光。

晚上。

曙光公馆,这是一间“闹中取静”的值钱会所。

停车场里停满着各色豪车,有来交际的,有来谈生意的,还有不少闻着味前来凑热闹。

沈知遇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为了合作。

圈内一知名大导想请她给新电影的主角拍摄一组大片儿,靠工作人员约不上,只能亲自出马。

“我们诚意很足,希望沈小姐再好好考虑考虑。”

谈话间,男模给她倒了杯酒送到嘴边:“赵导特地让人空运过来的,您尝尝看。”

沈知遇就着对方的手小抿了口,丢了句“我会考虑”后起身。

走出包厢的同时,身后的男模特也跟着走来,上前扶着她:“姐姐,我送你回去吧。”

沈知遇眉头一挑,却没想到好好的合作,对方居然想用下三滥的手段逼她就范。

她眼神一瞥,顺势推开男模特,勾着笑说:“行,等我上个洗手间。”

她刚走进隔间,身后便跟着闯进来一个人,一把将她摁住,往墙上怼。

“白天还在警告我悠着点儿,晚上就浪成这样?”

江肆凉薄而低柔,带着慵懒的沙哑缓慢的钻进耳里。

沈知遇推开他抵着自己背后的手转过身,眼神里带着一丝迷离。

“你被下药了。”江肆盯着她泛着红的脖颈,简洁明了地说。

沈知遇抬眸对上一双浓黑深沉的眼眸,她没忍住,抱着他的脖子朝着他的唇吻了上来。

江肆摁住她那双不安分的手,唇瓣轻轻的略过她的耳垂:“等会儿再亲。”


解了药,沈知遇趴在床上休息:“他们借了谁胆,居然敢算计到我头上。”

江肆套着长裤,声音清冷寡淡:“你问我?”

“你怎么会刚好在这里?”

江肆听出她的意思,蹙眉:“我想睡你还用得着大费周章的让人给你下药?”

就算他们不是夫妻,江肆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得到一个女人。

江肆戴上腕表,眼皮不抬:“如果我没猜错,江家打算让你跟江司宇结婚,而我只是个替娶的。”

“那个瘸子?”沈知遇裹着被子靠在床头,一秒恢复认真,“还把你算计进来?”

江肆风轻云淡:“我虽然是个私生子,但至少是个全乎人儿,身上流的也是江家正经血脉。”

要不是他母亲去世得早,现在指不定谁才是江家嫡子。

“你该不会不知道江司宇他妈姓赵,他还有个当导演的舅舅吧?”

沈知遇蹙眉,看来聊合作是假,算计才是真。

原计划是让她跟江司宇结婚,但没想到她跟私生子江肆一拍即合。

真跟江司宇发生关系不仅丢沈家的脸,还不把江家放在眼里,这招是想把她的名声彻底毁了。

她简单的冲了个澡,穿上昨天晚上的衣服,站在镜子前整理衣领时微微皱起眉。

她回头看江肆一眼,毫不客气地说:“江肆,你丫属狗的吗?”

沈知遇皮肤白皙,颈部几枚鲜红的吻痕格外显眼。

江肆得意地一挑眉:“这不是更逼真?”

沈知遇没脾气的白了他一眼。

她先一步下楼,立即引来一堆拿着摄像机以及话筒的媒体,长枪短炮地轰来。

“沈小姐,听说您昨天晚上跟江家少爷一夜春宵,是真的吗?”

“沈小姐,听说您已经跟江家私生子结婚,婚后第二天跟江家少爷在一起,您打算怎么跟江家解释?”

沈知遇将墨镜摘下,不经意间撩了把长发,露出脖颈的痕迹,把众人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有人直接问:“沈小姐,您这个行为算不算是直接抗拒家里安排的联姻?”

话音落,身后传来另一道清冷的嗓音:“难道我不姓江?”

在众人疑惑之时,江肆迈着长腿来到沈知遇的身旁。

他自然的搂上她的腰,盈盈一握,迫使她与他贴得更近:“老婆,我怎么听说你绿了我?”

眼前的男人沉稳有棱角,就连眉宇间都充满了故事,浑身透着仨字:别招我。

面对这样的男人,没点道行还真会被他拿捏,但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

沉默片刻,沈知遇缓慢地收回目光,平心静气地说:“宝贝儿,明明是你绿了你自己。”

“那么多人看着呢,就不能给我点面子?”

江肆没分寸感的碰了下她的耳垂,送上笑意说:“我下回换个地方亲行不行,嗯?”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透出暧昧,透着讨好,蹲点的媒体全懵了。

这跟他们得到的消息完全不一样!

眼前长相精致的男人不就是昨天刚跟沈知遇领证的江家私生子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

沈知遇并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直接驱车离开。

沈家。

沈知遇回到家迎面而来就是一顿怒斥:

“你好歹是沈家大小姐,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沈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她看着父亲沈哲,不敢置信:“我做了什么?”

继妹沈佳楠几乎脱口而出道:“你前天刚领证,昨天就跟江家少爷去开房,不够丢脸?”

沈知遇看向她,冷着语气问道:“我是跟姓江的开房,怎么了?”

“你别忘了你已经结婚,怎么能做这种事!”叶美曼连忙说,“好女孩就不该去那种地方。”

那是不净之地,沈佳楠这种好女孩不会去,她却屡屡在那里过夜。

叶美曼这句内涵不怎么高明,却让沈哲听进去了。

“你冲动的把结婚证领了,现在又做出这样丢脸的事,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抬手就要给沈知遇一个耳光,却被从小练习柔道的沈知遇一把抓住手腕。

对上那双冰冷如墨的眸子,沈哲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看到亡故之人,他吸了口气后放下手。

“你妈不会想要看到你现在这幅……这幅的样子!”

未出口的那两个字让沈知遇的脸色变了变,两秒后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清冷地嗓音——

“我要解释多少回,我姓江。”

话音落,江肆已经来到沈知遇身旁,抬手搂上她的腰,看向眼前怒地脖子的青筋都要爆出来的沈哲。

他再一次解释:“昨天晚上跟知遇待了一整晚的人是我,他们口中的江家少爷也是我。”

他偏头看沈知遇,瞧见她脸色不好时,带着一丝讨好的语气问:“来迟了,让你受委屈了。”

叶美曼等着看笑话,没想到被江肆巧妙的破解,两人还营造了一番新婚夫妻恩爱的画面!

沈哲的脸色沉着,江肆本来就不是他心仪的女婿人选,更没有好脸色。

冷漠地丢下无关痛痒的一句“既然是误会一场,以后就不要再发生这种事”然后抬脚上楼。

离开沈家,江肆带着沈知遇到一处静谧的院子,车子停在院门口她才回神:“这是哪儿?”

“家,我们的家。”

沈知遇眉头一紧,在她的概念里从来都没有“家”这个字眼,更没有“我们的家”的说法。

“江秋赫看到结婚证后连夜让人准备的,我看着还行,就收下了。”

江肆熄了火,解开安全带后偏头看她:“不下车吗?”

沈知遇恍惚几秒,再一次确定她是位已婚妇女这件事。

随着江肆走进公馆,环境跟装修风格都都是极简风,符合江肆的性格。

跟着江肆来到二楼主卧,他打开衣帽间向她展示了一番。

“为了省掉不必要的麻烦,你人直接搬过来就行,其余的全都安排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穿什么码?”

说完,她就后悔了。

她感受到江肆那道炙热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又漫不经心移开。

江肆是个中高手,游走在各种女人之间,他清楚发生过无数次关系的女人穿的码数对很正常。

沉默片刻,沈知遇突然问:“你真的不是公关?”

江肆搭在门框上的手一紧,笑着问:“需要我证明?”

“倒也不用。”沈知遇说完,绕过他走进浴室。

半个钟后,沈知遇围上浴巾打开浴室的门,被站在门口的人晃了一眼,她看过去,脑子一懵。

怎么会是他?


他盯着沈知遇,嘴角勾着笑意:“初次见面,嫂子你好。”

“你倒知道我是你嫂子,但这个见面的方式可不大礼貌。”

沈知遇转身去拿放在洗手台边上的手机,冷静沉稳地说道。

立于门口的男人那双眼显得更深沉了,这个女人本该是他的。

她随手捞了件丢在床尾的外套披上,江肆宽大的西装外套将她整个人包裹住,让她有安全感。

调整情绪后,她看向很有耐心的站在原地的男人:“你找我有事?”

“这栋公馆原本是给我们准备,这个房间原本是我们的新婚房,而你......本该是我江司宇的妻子!”

“你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事?那你该问问你母亲,我相亲见面的人为什么是江肆而不是你?”

沈知遇眼神意味深长扫过他:“现在我是你嫂子,你不该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其实我并不介意你被他碰过,他能给你的我都有,但他不能给的我却能,你不觉得我的性价比要更高一些?”

说着,江司宇抬脚朝她走来,勾起一抹冷笑。

沈知遇慌了,语气一如既往平静:“你知不知道江肆有在房间里安装针孔摄像头的癖好?”

江司宇闪过一秒的惊慌,下意识扫了眼房间。

他两秒后敛起笑:“不可能!这栋房子原本给我安排的,根本不可能有——”

像是想起什么他突然恼了。

随手捞了个花瓶,眼看就要往沈知遇身上砸,身后在这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你不怕身败名裂就砸一个试试。”

沈知遇一抬眼,看到站在门口正中央的男人,随时拨通紧急电话的手一松。

江司宇惊慌且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返回来的人:“江肆,你怎么还在这里?”

他明明已经让人把江肆支开,怎么会......

江肆冷漠得很,余光淡淡瞥了他一眼:“不想传到江秋赫耳里就滚。”

江司宇咬牙切齿的离开,直到楼下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沈知遇才松开紧握着的手机。

江肆走到沙发坐下:“看不出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沈知遇听不出这是真话还是调侃,但他语气带着玩味儿,表情却像极了随口一说。

“我不管你跟江司宇有什么明争暗斗,但别拉我下水。”

屋里瞬间陷入沉默。

感受到湿发的水往脖颈一路往下流,她不耐烦的问了句:“还不走?”

他突然笑出声:“这难道不是我家?”

沈知遇僵住,对方抬头看向她,眉眼含着深意。

“当然,我不是让你走,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在沈知遇看来他是个很难搞的人,渣且浪还擅长拿捏,这种男人放在女人堆里只会是一块香饽饽。

当然,主要是占了脸的便宜,清冷矜贵的气质傍身越发的让人移不开眼。

折腾大半天,沈知遇刚躺下就接到好友顾嘉蓉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音乐声,一听就知道对方在酒吧。

她大喊着:“姐们儿,听说你结婚了,我给你安排几个野王弟弟当做你告别单身的礼物,来不来?”

这话一字不差的落到江肆的耳里,他正嘴角含笑地望着沈知遇,看得她一脸心虚。

没有来得及回应,她又说:“我听说姓江的是个瘸子,你确定要守着一瘸子而放弃整片森林?”

“喝多了就让你经纪人送你回去。”

顾嘉蓉性格咋咋乎乎,但她凭借着优越的外形以及精湛的演技进圈三年一跃跻身娱乐圈一线女演员的行列中。

她醉意朦胧地问:“你真打算回归家庭?那谁怎么办?”

那谁?

沈知遇瞥了江肆一眼,面无表情地丢下仨字:“要你管。”

电话挂断,她先发制人:“为什么就连顾嘉蓉都认为我是跟江司宇结婚?”

江肆波澜不惊看向她,好半晌才说:“这话不应该问你?”

沈知遇心虚,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沉默片刻,她耳边传来轻声的一句:“别舞到我面前,这话是你说的。”

沈知遇心里落了一拍,原以为他俩棋逢对手,但没想到对方是个王者。

她一时间没弄明白,跟江肆结婚,到底是谁占了便宜?

下一秒他在耳边吐着热气:“你要玩儿就偷摸着,别让我知道。”

第二天早上,沈知遇被迫无奈跟着江肆回了趟江家。

进门后,江司宇的目光就没从她的身上移开过,过于炙热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江秋赫倒是开门见山的问道:“婚礼的事你们有没有商量过?”

沈知遇眉头一紧,摇摇头:“我没有办婚礼的打算。”

“我尊重知遇。”

江肆将她往自己身上搂了搂,不着痕迹的替她挡住江司宇的视线。

江秋赫皱了皱眉,倒没说什么。

江肆是他的长子,也是个不怎么光彩的私生子,不办婚礼对他、对江家都是一件好事。

“我们江家给的聘礼是京州市政府正在开发的一块地皮,你们沈家的嫁妆呢?”

江司宇他妈阴阳怪气的问道。

听说这个女人在江秋赫的面前也敢内涵江肆,但亲眼所见,她觉得江肆好像比她还要惨。

尽管叶美曼对她恨之入骨,也没当着她爸的面针对她。

叶美曼从嫁进沈家那一刻起就扮演者好后妈的角色,二十多年从未在沈哲的面前露馅过。

沈知遇抬眸看过去,嫁妆?

“嫁妆是我爸给我的,难不成你还想抢?”她毫不客气地说。

进门前,江肆告诉她对待这个女人不需要礼貌。

她真就没给对方一点好脸色,把人气得吹鼻子瞪眼睛的直跺脚:“谁稀罕你那点嫁妆!”

“我们两家本就是联姻,联姻的意思不需要我多加解释吧?”

在暗示下,江秋赫才不得不说出今天让他们俩过来的目的。

然而,只听到她轻描淡写地说:“这事你们找跟你们聊联姻的人说去,我只负责嫁过来。”

江秋赫沉着脸,目光扫向江肆:“阿肆,你觉得呢?”

“我还是那句话,我尊重知遇。”

江肆嘴角始终噙着笑意,看她的眼神耐人寻味,好像多稀奇似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