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女追男隔堵墙

女追男隔堵墙

露雪明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作为集团的掌舵人,时间空间都安排的极度和离,如今穿越到大梁国,成了乔府不受宠的庶女,整天无所事事,乔安寒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只是穿越人士必备的开挂神器她没有,她有在棺材板里与白骨骷髅作伴的“好运”!

主角:乔安寒,顾叶曦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安寒,顾叶曦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追男隔堵墙》,由网络作家“露雪明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作为集团的掌舵人,时间空间都安排的极度和离,如今穿越到大梁国,成了乔府不受宠的庶女,整天无所事事,乔安寒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只是穿越人士必备的开挂神器她没有,她有在棺材板里与白骨骷髅作伴的“好运”!

《女追男隔堵墙》精彩片段

夜里,大雨越来越疯狂,整片黑沉沉的天,好似下一秒就要崩塌下来一般,狂风追逐着暴雨,暴雨追赶着狂风,狂风暴雨又拼命的搅拌着乌云,风雨无情席卷着整个大地,交错纠缠,仿若一条条鞭子,无情的抽打着整个偌大的乔府。

而这番悲壮的鬼天气,完全与乔府今日喜庆之象大相径庭。

“快来人啊,二小姐逃跑了……”

“不好了,二小姐逃婚了……”

“…………”

刚合衣歇下的乔奕海,便被门外急切的敲门声吵了起来。

他眉头深皱,俨然眼底浮现出了一抹不快之意。

身旁的赵云姬半裸着身子,轻伏在中年男子胸前,听到声音也微微蹙眉,扭头朝着门外不耐道:“大胆,这深更半夜的,竟敢扰了老爷休息。”

赵云姬虽声音并不大,但却格外厉声厉色,门外下人猛然一颤,再开口时,他尽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平缓应声,道:“还请老爷夫人恕罪,小的确是有急事相报。”

闻言,赵云姬动了动身子,瞄了一眼仍然不动声色的乔奕海,抿唇冷声又问:“快说。”

“二小姐……二小姐她,她逃跑了……”

“什么?安寒那丫头跑了?”赵云姬听闻后,一双丹凤眼倏的瞪大,从男人身上爬了起来。

这时原本不动声色乔奕海也躺不住了,猛然起身,幽暗的光线下,表情变得格外狰狞,他来不及穿衣,一边愤怒的大喝一声:“你们都干什么吃的?连个人都看不住,立刻去给我把人追回来!”一边赤脚朝门外疾步走去。

身后赵云姬见乔奕海如此动怒,她合拢衣衫,神情阴险得意,“老爷,二丫头如此胆大包天,圣上御赐婚姻都敢逃,若是怪罪下来,怕是整个乔府都难辞其咎。”

乔奕海驻足在门前,豆大的雨点敲打着门窗,拳头越攥越紧,一道闪电闪过,照应着他那可怕的神情,良久,他抿唇,压抑道:“夫人放心。”

郊外,狂风呼啸着整片林子,一道红色身影没命的向前跑着,她浑身湿透,满是泥巴,冰晶的水珠顺着她的头发不断落下,泛着盈盈星光。

此刻的乔安寒已经顾不这恶劣的天气,和身上的疲惫不堪,她只知道她必须得勇敢一次,她,必须得逃。

“二小姐在前面,快追!”

“…………”

身后的叫嚣声伴随着狂风暴雨狂风呼啸,不断的充斥着她的耳膜。

她,绝不能让他们抓住!

乔安寒身子骨娇弱,又怎能敌的过后面的豺狼虎豹,很快她只觉得脚步越来越重,头越来越晕,断壁悬崖滚石滑落,她面色苍白,听着随之而来的追赶声逼近,她仰头失去血色的唇角,无力的扯出一抹冷笑。

乔安寒并未回头,断然张开双臂,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纵身跳向了眼前的万丈深渊。

…………

洛彤好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里她火化成一团灰土,连同骨灰盒一道被埋葬。

而继母和洛莹的惺惺作态,更让她恨不得立刻从坟墓里爬出来,将她们抽筋扒骨。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洛彤发现此刻她的魂魄,正身处一口棺材里,身旁赫然躺着一具白森森的人骨,和价值连城的首饰。

洛彤顿时惊吓一跳,但很快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

反正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况且自己现在也只不过是一缕幽魂。

洛彤眼如铜铃,将那枚熠熠生辉的玉佩执起仔细端倪了起来。

玉佩通灵剔透,莹润光泽,翠色温碧,一看便知历史悠久,洛彤垂目望向眼前的这具白骨,心里暗暗腹诽了起来。

她究竟来源于哪朝哪代?

届时,隐约中外面“砰”的一声巨响将她的思绪打断,洛彤不及反应,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狂风暴雨逐渐开始平息了下来。

夜幕下,顾叶曦傾长挺拔的身躯站的异常笔直。

接到赐婚圣旨后,他便快马加鞭从鳌山驻营地赶往凉城,恰逢今夜暴雨,便下令在此处安营扎寨,殊不知,远远的竟让他看到了红衣女子落崖的一幕。

顾叶曦负手伫立,任由雨水放肆的打在身上,风凌乱了他的发,却丝毫未减他半分威严,桀骜不驯之气。

身后脚步声走近。

“将军,大雨连绵,当心着凉。”

水珠仿若断了的银线,顺着头顶突然多出的那把油伞,滴答滴答落了下来,在泥泞的地上溅出一朵朵水花。

顾澜之话说着,又将油伞往主子那侧挪了挪。

顾叶曦并未应声,只是一双如深壑的眸子眯了眯,他正欲抬步朝前面那片墓地走去,下一秒却又顿住了。

随即,顾澜之似乎也察觉到了异动,“将军,有动静,属下这就去一探究竟……”

“嘘……不必了!”

薄凉的唇瓣轻抿,声音不大,有点清冷。

冰冷刺骨的身体让苏醒过来的洛彤打了个寒颤。

我去,闹呢?

生前被人抢公司,设计车祸丧命,死后还要同人抢棺材板,抢就抢呗,居然还都没抢过人家。

洛彤费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冰冷的触感,身体的温度,更让她笃定,她借尸还魂活了过来。

而这身体的正主,正是刚才和她抢地盘的红衣女子。

“二小姐……二小姐……”

“快,二小姐在那呢!”

“老爷吩咐了,务必要将二小姐抓回去!”

“…………”

听到身后的嘈杂声,洛彤晃了晃脑袋,就见远处雨雾中一群人朝着她这边涌了过来。

黑压压的一片。

二小姐?难道指的是她?

疑惑间,洛彤只感觉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这……并不是她的意识。

是原主!

刹那间,洛彤头痛欲裂,一股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了脑海。

她,乔安寒,大凉国乔府二千金,生母谢玉儿只因出身卑微,故而母女二人在府中饱受欺凌。

而这次也是得知了乔府要她替嫁,传闻中那位素有克敌克妻之名的修罗将军,故而才出此下策——逃婚。


没想到这乔安寒的命运,竟然同她一样悲惨。

想到自己心里竟然同情起了别人,洛彤无力冷笑。

呵,她有什么资格同情别人?她的命运似乎更加悲惨几倍。

“二小姐,您还是乖乖随小的们回去吧,省的……”

一下人的喊话哽在了喉咙,洛彤讥笑,她猜想,那下人后面话定是,省的强行押回去她又要遭惩罚了。

洛彤扫视了一眼很快就要将她围堵起来的人,罢了,就她眼下的状况,逃,肯定是逃不掉了,那倒不如既来之则安之吧。

想着,洛彤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无名碑前,眼都不抬的捶打着酸软无力的腿,心里叫苦不迭。

点也是够背的了,穿就穿呗,还穿在了身子骨这么不中用的主上。

“二小姐,您还是省省力气吧,能替大小姐嫁给顾大将军,那也是您几世修来的福气,您就别……”

“废话少说,还不赶快过来扶我回去!”漆黑的夜里,洛彤阴着脸瞪了眼说话的下人,目光不善,语气强势。

很显然,围堵的所有下人们皆是一愣。

一向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乔安寒,居然会这般一身戾气。

开玩笑,她可是洛氏集团的掌舵人洛彤,虽然已故,不是这个软弱无能的乔安寒。

想想以后自己就要以乔安寒这个身份,在陌生的大凉国继续生存下去,洛彤也只能硬着头皮认了。

以后,她便不再是那个21世纪的洛彤了,她是大凉国乔府的二千金,乔安寒。

或许自己是真的太累了,亦或许是原主跌落悬崖,满身伤痕的痛楚,洛彤确是浑身散了架般虚弱无力。

直到一场闹剧彻底散去,顾叶曦才从夜幕中收回了视线。

虽然刚才的对话声被风雨声压制了下去,但顾叶曦耳力超群,仍旧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乔府二小姐?替嫁?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圣旨上写的是,为表皇室诚意,将皇亲国戚乔府嫡女乔安媃嫁给他,如今看来,乔府为保那乔安媃,便想着偷梁换柱,让那二小姐替嫁于他。

“将军,圣旨上写的一清二楚,圣上赐婚的分明是乔府嫡女,却不料这乔家当真就这般无法无天,胆敢背地里偷梁换柱,难道乔家就不怕圣上怪罪……”

顾澜之也将那下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中自然也猜出了个一二三来。

他看了看一旁主子冷峻的侧脸,握紧拳头,心中着实替顾叶曦感到愤怒。

良久都未听顾叶曦言语,只是见他静静的站在那不动声色,过了一会儿,方才从他刀削俊逸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一丝笑意。

顾澜之诧异,“将军为何而笑?”

他微微不解,这乔家分明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如此偷梁换柱戏耍他们,为何顾叶曦还这般笑的出来。

顾叶曦并未正面作答,他冷笑一声,“呵!”随即转身朝着安营地走去。

此刻雨已经停了,顾澜之收了油伞,急忙跟了上去。

“将军可否心里已经了然了?”

顾澜之不死心的问道。

闻言,顾叶曦好看的唇角笑笑,笑意意味不明,他扭头看了眼走在身旁的顾澜之,反问了一句,“澜之可曾想过这乔府中的利害关系?”

乔府关系?

没错,他们先前也派人暗地里彻查过乔府,乔府二小姐乔安寒,和她的生身之母在乔府并不受待见,她也只不过是空有一个二小姐之名而已,故而从小便受了不少打击,也因此造就了她自卑软弱的性子。

相对比起来,那乔府嫡女乔安媃的命运,就和乔安寒天壤之别了。

乔安媃母亲乃乔府当家主母,也是当今皇后的孪生姐妹,是正经八百的皇亲国戚,乔家老爷乔奕海的掌上明珠,万千宠爱于一身。

重新分析过了乔府关系,顾澜之似乎也恍然大悟了过来,他的主子,赫赫有名的修罗将军,顾叶曦,素有克敌克妻之名,乔家自然是不愿意将乔安媃下嫁过来,虽圣旨已下,但只要乔安媃母女在皇后面前哭求一番,身为乔安媃亲姨母的皇后娘娘,自然也不愿见自己宠爱的外甥女身处险境。

而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后宫佳丽,也便是当今的皇后娘娘,赵云儿了。

所以,乔家之所以敢这般无忌惮的偷梁换柱,断然也是经过了圣上的恩准。

顾澜之蹙眉,“那将军之意如何?”

“呵,既是圣上之意,那我们也只能认下了,更何况……”顾叶曦又是冷笑,他边走边说道。

更何况,对于他来说,不论赐婚于他的人是谁,那都无所谓,只不过是皇帝安插过来一双眼睛罢了。

只是让他倍感意外的是,那一向软弱的乔安寒,这一次居然敢为了拒绝替嫁而逃婚。

想想,不知何故,顾叶曦紧珉的唇瓣,竟漾起了一道弧度。

虽然刚刚并未看清乔安寒具体面容如何,但他却清晰的捕捉到了,刚刚那张脏兮兮的小脸上,所呈现出的那抹傲气和无畏。

乔府二小姐,乔安寒,他的替嫁夫人,呵呵,没想到今夜竟让他在这里误打误撞的遇到了,事情突然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乔安寒也不知道自己迷糊了多久,才渐渐醒了过来。

模糊间她只记得,下人们带她回来的路上,她就昏昏欲睡了过去。

这眼皮子还真是重啊,乔安寒好像连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房间虽说不上很大,装修也不算是很繁华精致,但倒是觉得蛮让人温馨的。

乔安寒一双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扭头就瞧见床边还趴了一个小姑娘,难怪从刚刚就觉得手心冒汗了,原来手被人握住了。

原主乔安寒的记忆告诉她,眼前正酣睡的小姑娘,名唤小婉,是她的贴身丫鬟。

小婉年纪不大,差不多也就十五六的模样,她趴着脑袋,乔安寒只能伸长脖子才能看到她整张面容。

“我去,疼死姐姐了。”

乔安寒刚挪了下身子,一阵疼痛感瞬间袭遍了全身。

惊喊声虽然并不大,但足以让床边正酣睡的人惊醒了过来。

“小姐,您什么时候醒来的?都怪小婉忍不住睡着了,都怪小婉没照顾好您……”

见到主子醒来,小婉激动的热泪盈眶,又不禁自责了起来。

嘟嘴的小模样,倒是蛮惹人怜。

这胳膊还真是疼得厉害,乔安寒倒也庆幸,她也算是命大的了,从悬崖下摔落,不仅没挂,骨头也没断,就是浑身疼。

乔安寒呲牙咧嘴的支棱起身,试图安慰小婉,“哎呀,腿长在我身上,我自己无能,没逃成这婚,不干你事。”

“小姐……”

完了,这丫头该不会想哭了吧?

小婉眼泪不停的在眼眶里打着转,微微哽咽,“小姐,您一定很疼吧?老爷已经给您请大夫了。”

乔奕海给她请了大夫?

乔安寒心底不屑一顾,乔奕海这是良心发现了?

总之,她是不相信乔奕海是因为心疼她这个女儿,才主动给请大夫的。

“哦!”

显然,提到她那个老爹,她并不想多言。

“小婉,你受伤了?”

小婉转身去倒水的时候,乔安寒一眼瞥见她脖子上挂了彩,顿时觉得心疼了起来。

哼,定是这乔家打的。

“没,没有,小姐您看错了,看错了。”小婉眼神闪躲,慌忙想要缩缩脖子。

看错?她以为她近视呢?

“不行,我这就去找乔奕海去,非要给你讨个说法!”

乔安寒皱着脸气愤的说着,强忍疼痛就要起身。

一听乔安寒直呼乔奕海名字,小婉着了急,为了她这个小小丫鬟再去惹麻烦,实在不值当。

“小姐万万不可,您不可以直呼老爷名讳,更不可为了小婉再惹老爷生气了。”

说来也纳闷了,自己小姐什么脾气秉性,可为何会如此突变?

“不行!”

乔安寒言辞坚定,两人正拉扯着,就听外面有脚步声走近。

二人先愣,见到自己最不想见的嘴脸,乔安寒面露不屑。

来人浩浩荡荡,乔奕海和赵云姬走在最前面,跟在赵云姬后面的年轻女子,妆容精致,身材凹凸有致,乔安寒知道,她便是乔安媃。

乔安寒冷冷的瞥了眼来人,扭头压根不打算搭理他们,小婉则是低头行了礼,老实的侯在一侧。

这么多人面前,见乔安寒这个态度,本就一肚子火的乔奕海,更是觉得自己失了面子,面色当场变得铁青。

赵云姬和身旁乔安媃两两相望一眼,眉眼自是得意。

“妹妹见到爹爹怎可这样无礼?”

就知道乔安媃会先忍不住,就当她放了个屁算了。

乔安寒继续无视。

见闻,几人表情更是阴了下来。

“乔安寒!你这是何意?”乔安媃从小娇生惯养的,在这整个乔府,还真没人敢这样不把她放在眼里,顿时心里感到了羞怒。

乔安媃此时的疾言厉色,同她娇柔的长相截然不同,吓得小婉一哆嗦,着实为她主子捏了把冷汗。


原形毕露!

这时乔安寒才挪了下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好,然后就不紧不慢的抬起头看向众人,秀眉轻皱,神色仍然不卑不亢,让来人吃愣一阵。

竟有这般傲骨。

她目光冰冷,扫视众人,乔奕海强压怒火,胸前一起一伏,赵云姬紧珉红唇,丹凤眼轻挑,脸色难看至极,乔安媃更别提了,那模样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什么意思?呵!字面上的意思呗!”

乔安寒唇角一钩,笑容似是高深莫测。

“你——”

“我?怎样?”

气死人不偿命呗!

乔安媃受不住这窝囊气,一跺脚,“爹爹,娘……你们看妹妹她……”

“寒儿,你闹够了没有?”

添油加醋这招在乔奕海这里确是管用,只听乔奕海一怒声,空气瞬间凝固了起来。

威慑力倒为颇足,众下人纷纷跪地,就连乔安寒也惊了一下,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心中难免自嘲,身上同样流的是他的血,但乔奕海对待两个女儿的态度,还真是一天一地。

若不是原主的记忆,她还真以为她是乔奕海从垃圾堆捡回来的女儿呢。

乔安寒仰头望着她这个亲爹,眼神虽未闪躲,但她能感觉的出来,属于原主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

她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心痛到此为止。

乔安寒又是嘲笑一般的翘起单侧唇角,冷嘲热讽道:“爹爹说的哪里话,寒儿本来好端端的正休息着呢,倒是爹爹带着这……毫——无——教——养的大姐,突然闯入找寒儿的茬,爹爹为何倒打一耙,怪罪起了寒儿?”

乔安寒故意将毫无教养四个字说的抑扬顿挫,不仅还击了乔安媃,就连乔安媃的爹妈也一道内涵了。

乔奕海当场暴跳如雷,“来人,请——家——法!”

“老爷万万不可啊,小姐她刚跌落悬崖,已经伤痕累累了,哪还能经受住家法?”

小婉吓得脸色都变了,爬到狠心的乔奕海脚边,连连磕头。

见状,赵云姬一瞪眼,抬脚朝着小婉便是一踢,“主子们说话,哪轮到你个下人插嘴,没规矩!”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乔安寒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几步走到赵云姬面前,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

声音清脆,惊愕了众人。

乔安寒从未这样震怒,她跨前一步,距离还在吃愣的赵云姬和乔奕海,只有分毫之差,她腰板挺直,表情可怕,说话铿锵有力,威胁道:“我警告你们,欺负我可以,但欺负我的人,小心我要了你们的命!”

“乔安寒,你,你真是疯了!”

反应过来的赵云姬,满脸震惊,抬手颤抖着指向对面满身杀气的乔安寒。

这,这还是他们那个唯唯诺诺的乔府二小姐么?

“老,老爷,呜呜呜……”

“娘,您没事吧,爹爹……”

“…………”

“来人,请——家——法!”乔奕海怒的满眼的血丝。

赵云姬母女二人的哭啼声,直到看到乔奕海攥紧了所谓的家法——银鞭,方才破哭为得意。

“不要,老爷!”

小婉惊慌失措从地上爬了起来,试图想替主子挨这一鞭。

我去,这么粗的银鞭子,这要是一鞭子下去,估计她这旧伤新伤加起来,肯定得英年早逝。

乔安寒已经不再对乔奕海抱丝毫希望了,更不奢求他会对她手下留情。

要想活命,还需得想办法自保。

眼见银鞭子就要落在她和小婉身上,乔安寒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鞭子,力道出奇之大,竟也让乔奕海动弹不得。

“乔安寒,你放肆!”

在乔府从未有人敢忤逆他,乔奕海彻底颜面尽失,他面目狰狞,众人大气不敢多喘。

姐姐我今天豁出去了我。

乔安寒用力拉住银鞭,使得乔奕海脚下踉跄一步,微微惊愕。

“我告诉你们,先前是我敬你们为长辈,所以处处忍让,是你们不知好歹,日后休想再欺负我。”乔安寒杀气腾腾冷声警告。

“你——”

这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家法也请了,结果皆是以吃瘪告终,乔奕海气不打一出来,更是觉得恼怒。

“妹妹,你——本来就是你逃婚在先,爹爹和娘亲不仅不予追究,还好心好意来看望你,给你请大夫,你——”

连乔奕海都吃了亏,乔安媃更是心存不甘,继续在一旁煽风点火。

逃婚在先?不予追究?好心探望?请大夫?

呵呵——

照她这么说,这反倒是成了她不识相,不知好歹喽?

乔安寒不以为然,哼,就当乔安媃在这放了个屁。

不理,直接继续无视。

“哈……”

看到他们个个被她气的要死,乔安寒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她故意装模作样,动作夸张的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小婉,我又困了,送客吧!”

“哦对了,小婉,顺便告诉大夫一声,突然间小姐我又不觉得伤疼了,让他别来了。”

不疼个屁!

没有诚意的买卖不干,不是真心的人情也不领。

话说着,乔安寒重新又躺回了床上,吊郎当儿的翘着个二郎腿,很惬意的晃悠着。

她这般自在,可就偏偏为难了小婉,杵在一旁不知该如何。

“乔安寒,你真是发疯了,爹……”乔安媃快要被气死了。

“…………”

“家门不幸!今日为父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不管你如何,都得替你姐姐出嫁,这也是圣上的意思,从今日起,二小姐禁闭兰苑,不得踏出,直到顺利出嫁!”

乔奕海狠狠的撂下狠话,便带着一干众人离开了。

玩不起是不是?

拿她没辙就以势压人玩阴的,非法囚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懂不懂啊,法盲。

深夜,小婉也不知从哪里翻来的药膏,擦在身上冰冰凉凉的,倒也挺舒服。

“小姐,生气归生气,犯不着跟自个儿身体过不去,既然大夫都请来了,何不如就让大夫给瞧瞧,也省的自己皮肉遭罪。”

乔安寒裸着后背趴在床上,轻闭起眼睛,蝶翼般睫毛颤了颤,似是十分享受后背冰凉的触感,“我不稀罕!”

语气既慵懒又果断。

被软禁的时日里,没有那些豺狼虎豹的叨扰,主仆二人过得倒也是轻松自在,身上的伤也痊愈的差不多了,乔安寒整日除了吃睡,就是去庭院里晒晒太阳,若是可以的话,她倒也想一直在这里过着清闲,不问世事的日子。

可是人生哪有那么多若是,如果,更多还是事与愿违。

“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这日乔安寒吃过午膳,正准备小憩一觉,就见小婉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她神色焦急,气喘吁吁,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淡定淡定,是不是那边又整什么幺蛾子了?”

显然,乔安寒压根儿就没把赵云姬和乔安媃母女放在眼里,仍旧眼不睁,头不抬的闭目养神。

“小姐,刚才我听外面一个同我关系不错的姐姐报信说,说今天晌午,大夫人和大小姐朝幽园方向去了,怕是……”

幽园?

“去幽园怎么了?”乔安寒对那对母女的行动轨迹,丝毫没有兴趣。

小婉站在床边,见主子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突然一拍脑门,乔安寒因为受伤,一直都在静心养伤,所以这件事儿都没来得及告知她。

“除了小婉,二夫人因为您逃婚一事也受到了牵连,她被大夫人幽禁了幽园……”

不等小婉说完,乔安寒便从床上弹跳了起来,睡意全无。

糟糕了,前几日她们刚在她这吃了亏,肯定会把气撒在那谢玉儿身上。

“小婉咱们走!”乔安寒随意的拢了拢身上衣衫,提步就朝外面走去。

小婉愣了一下,小碎步追了过去,“咦?小姐,别说去幽园了,咱们现在连这兰苑都出不去。”

出不去?姐姐若要出去,看谁能拦得住我!

事实上,乔安寒气势是汹汹的,但前脚还没等迈出兰苑大门,眼前就被左右两长矛拦住了去路。

“二小姐,还是回吧!”

乔安寒暗暗叫怂,这算是史上最没出息的秒打脸吗?

斗志昂扬的来,灰头土脸的回。

“看吧,小姐,老爷已经下令了,不到您出嫁那日,咱们是出不去的。”

“那我还有几日出嫁?”说不定嫁出去,日子会比现在过得舒心也不一定。

“还有七日才是婚期……”

“依照规矩,圣上他老人家如此看重这次赐婚,宫里的人会提前七日接小姐进宫居住,待大婚之日,小姐自当从宫中出嫁。”

“…………”

主仆二人双双蹲在墙根,双手托着腮帮子,动作整齐划一,你一句我一句交谈着。

突然乔安寒灵光乍现,响指啪的一声打响,“有了。”

“小姐,有什么了?”

小婉抬头,金黄色的阳光洒在一脸欣喜的乔安寒身上,乔安寒本就生的十分好看,称得上世间难得的美人儿了,眼下被阳光这么一熏染,更是显得她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美轮美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