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妹妹死亡时我浪子回头

重生妹妹死亡时我浪子回头

陶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李国华不学无术,嗜赌如命。不仅掏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害母亲得病没钱治病死家中,他还连累父亲做黑工,在矿下出了意外,劳累而亡。甚至,就连唯一的妹妹,他也推给无赖混混,只为换取一些赌资,满足自己的赌欲。可当妹妹在他面前跳河自杀后,李国华后悔了。重回当年,再次见到父母亲人,李国华发誓,这辈子势必浪子回头,不让家人失望!

主角:李国华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国华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妹妹死亡时我浪子回头》,由网络作家“陶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李国华不学无术,嗜赌如命。不仅掏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害母亲得病没钱治病死家中,他还连累父亲做黑工,在矿下出了意外,劳累而亡。甚至,就连唯一的妹妹,他也推给无赖混混,只为换取一些赌资,满足自己的赌欲。可当妹妹在他面前跳河自杀后,李国华后悔了。重回当年,再次见到父母亲人,李国华发誓,这辈子势必浪子回头,不让家人失望!

《重生妹妹死亡时我浪子回头》精彩片段

“哥,枕头里面的钱怎么不见了?”

急促的询问钻进耳中,李国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斑驳的墙壁,老旧的海报,雕花木窗,李国华眼中茫然逐渐变成了不可置信。

他双眼直勾勾盯着床边的妹妹,呼吸微微有些急促,手也紧紧抓着被子。

他没想到,这辈子竟还有再次亲眼见到妹妹的这一天。

见到哥哥又在装傻充楞,李小雨眼中顿时水雾弥漫,绝望的说道:“你又把钱偷去赌了,是不是?”

泪水从稚嫩的脸颊上滑落。

李小雨一边呜咽一边说道:“你知道吗,那是咱爸将老房子卖了,帮你还债的钱呀。”

“你又偷拿去赌,你这样做对得起爸妈吗?你看看这个家,被你折腾成什么样了?”

“妈为了帮你筹钱还债,病了都不敢上医院去看,只能挖些草药自己治。”

“爸也没日没夜的在矿井下忙活,一身伤痛,半夜随时被疼醒都不敢休息一天。”

“家里亲戚因为你,见到我们家的人,就好像见到瘟神一样。”

“你这是要将咱爸妈给逼死呀!”

李小雨的眼神中,充斥绝望与凄惨。

李国华张了张嘴,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当年由于贪玩好赌,他整日在外面借钱赊账,家里有一块钱,都会被他想方设法的骗走。

母亲周春梅久劳成疾病倒,因为拿不出三百块医药费而被医院拒之门外,他还以买药唯由,将家中仅有的五十块钱拿去赌桌上挥霍。

父亲李建军气得差点昏死,不得不前往黑矿场做临工赚药钱,碰到矿洞坍塌,连尸体都没能挖出来。

母亲得知消息,当场气绝。

只剩下他和妹妹后,他听从了债主霍强的蛊惑,抵债换钱,就以长兄为父,强行将妹妹嫁给霍强的傻子弟弟当媳妇换了一笔钱继续挥霍。

妹妹接受不了,当天就跳河自尽了。

成为孤家寡人后,李国华才幡然醒悟,但一切都晚了。

之后一辈子,他都活在深深的愧疚中,觉得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妹妹。

看着哭泣的妹妹,李国华声音沙哑的喊了一声:“小雨!”

他扬起手想要去拥抱妹妹,但手才刚到妹妹面前就被推开。

李小雨后退几步,极为嫌弃厌恶的说道:“我不要你可怜,你真是别人说那样,烂泥扶不上墙。”

“从今往后,我就当没你这个哥哥。“

还不等李国华开口,李小雨就抹着泪离开。

急忙追出房间的李国华,到了堂屋下意识转头看向右侧斑驳墙上的日历,和预想的一样,今天是1994年8月10日星期三,一切悲剧发生之前。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突然,外面传来妹妹惊惧的喊声,李国华知晓是霍强来要债了,抄起墙角木棒就冲出去。

小院门口,两个男子正抓着李小雨的胳膊。

“放开我妹妹!”

李国华手持木棒,恶狠狠的看着霍强和他两个手下。

霍强走上前来,笑呵呵说道:“国华,没想到你长得这么衰,你妹妹却这么俊俏,你欠我的钱,想必你也拿不出来了,我弟弟正好缺个媳妇,要不将你妹妹卖给我吧,你欠我的钱不用给了,我再多给你一千块钱,咋样?”

被两个手下拉着的李小雨,想到哥哥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一边哭一边绝望喊道:“我不是他妹妹,我不要嫁人。”

上一世的悲剧,不可能重演。

李国华一挥手中木棒,愤怒地冲了上去吼道:“王八蛋,我再说一遍,放开我妹妹。”

霍强一怔,眼神有些诧异。

和李国华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他很了解这个嗜赌如命的家伙。

为了筹赌本,连爹妈的棺材都要拉出去卖了,现在这么好的事摆在面前,却舍得不要?

他转念一想,继续说道:“嫌少是不是?两千咋样?”

李国华毫不犹豫地喝道:“滚!”

不死心的霍强则继续说道:“三千,干不干,干的话我立马将钱拿给你。”

后方被抓着的李小雨更绝望了,觉得摊上李国华这种没有良心的哥哥,简直就是这辈子最大的悲哀,因为她知道李国华为了钱,根本就不会将她当成妹妹。

李国华眼珠瞪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再说一遍,放开我妹妹。”

见李国华还不同意,霍强脸色微沉,说道:“五千块,不能再多了,你到底干不干!”

“别说五千,你给再多的钱,也别想带走我妹妹!”

李国华挥舞了下木棍,咬牙切齿地说道。

亲情,永远不是钱就能换来。

绝望的李小雨愣住了,惊讶的看着李国华,根本就没想到他不仅拒绝了霍强的诱惑提议,还说出多少钱都不会将她卖了的话。

李国华眼中的凶狠,看得霍强等人心底有些犯怵。

不过,霍强也不是被威胁两句就会怕的人,他哼了一声,眉头挑动着说道:“放也可以,那你将欠我的钱拿出来呀,拿出来我们就放人。”

再世为人,李国华的思维有了很大的改变。

他毫不犹豫地说道:“霍强,欠条上的日期确实是今天,但现在才上午,到了晚上,欠你的钱,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你。”

霍强又是一怔,没想到李国华还学会咬文嚼字了。

他稍作思索后,眯眼说道:“晚上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是拿不出钱来,那你妹妹就得给我弟弟抵债。”

“而且到时就只能抵债,我不会再多给你一分钱!”

如果丢在往日,一天赚五百块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但具备后世记忆的李国华,此时不觉得有任何难度,他语气沉重的说道:“行!”

听得这约定,李小雨眼中刚落下去的绝望又冒了出来,她一边挣扎一边愤怒的说道:“李国华,我不是你的筹码,我不要嫁人。”

短短一天时间内赚钱还债,李小雨都觉得哥哥是在痴心妄想。

李国华欲言又止,他很想告诉妹妹他绝对能赚到五百块还债,但又知道现在说出来,妹妹根本就不会信。

霍强了解李国华家里的情况,就算是磕破头出去找人借,也不可能短短一天时间内凑到五百块钱,再等一等,一分钱不出就能给傻弟弟弄到一个媳妇儿,也就让手下将李小雨放开。

被吓得不轻的李小雨,急忙冲进屋内将自己锁在房间内。

“李国华,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你要是敢骗我,我让你一家子吃不了兜着走!”

嚣张的扔下这句话后,霍强就带着手下离开。


李国华折返回屋内,想到妹妹刚才被吓得不轻,他赶紧敲门关切地说道:“小雨,你不要担心,无论如何,哥都不会将你拿去抵债的。”

“李国华,我恨你,我没你这样的哥哥,要嫁人你自己去嫁,我不要嫁人,呜呜呜……”

屋内传来李小雨的阵阵哭喊。

“小雨,我……”

“你走,我不想见到你,呜呜……”

听着妹妹撕心裂肺的哭声,李国华知晓,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让家里人很失望,光解释根本没用,还得用实际行动。

想到这里,李国华不由得暗暗发誓:“小雨,哥会保护你一辈子,不会再让你们吃一点苦,我们一家人也都会好好的!”

转身走到门口,李国华开始思索对策。

他知道,想要阻拦悲剧的发生,就需要今天先凑够一笔钱,偿还霍强并解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李国华最先想到的是做生意,但他很快就将这想法给压了下去。

由于常年嗜赌,家里早已债台高筑,朋友之类的早已敬而远之。

家里的亲戚,现在见到他家的人上门,也基本是毫不留情立马关门,因此想要借钱凑到启动资金根本没任何希望。

且做生意需要时间太长,今晚就要用到钱,根本来不及。

思索中,李国华看到了远处的大山,眼神顿时一亮。

他记得,最近一段时间内,市里药房正大肆收购中药材重楼,导致重楼的价格很高。

而在东环山背面的山林内,就有一片数量极多且年份极大的重楼,当初被人发现后还上了新闻,那发现重楼的人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时间有限,为了赶快凑到钱,李国华当即将需要用到背篓,镰刀锄头等等的工具找出来。

只是他刚骑上破烂的老永久单车要去东环山,院门口又走进来一个人。

见是代房东王彩兰,李国华笑着招呼道:“王姐,有什么事吗?”

王姐对李国华的印象一直都不好,眼睛在他身上一扫后,板着脸就走向屋内,并扯着嗓子喊道:“小雨,小雨……”

李小雨打开房门走了出来,稚嫩的脸颊上依旧梨花带雨。

“王姐,有什么事吗?”

见李小雨又在哭,王彩兰知道肯定是李国华又在欺负她了,白了眼跟在后方走进来的李国华后,问道:“小雨,你爸妈没在家吗?”

“他们都去做工了,要天黑才回来!”

王彩兰迟疑着说道:“小雨,晚上你爸妈回来你告诉他们,我小叔子传回来消息,说这房子是卖是租,接下来将交由我家处理。”

“我和你陈哥商量后决定将小院给租出去,赚点租金补贴家用。”

“所以,你家接下来不能在像之前一样借住了,要租的话也可以,看在你爸和我小叔子的关系上,就拿三百块一个月吧,不过明天就要将房租拿出来,因为我家有急用。”

“不租的话,那两天内将这地方清出来,我好租给别人。”

王彩兰的话,对李小雨而言,犹如晴天霹雳。

老宅子刚卖,卖的钱还被哥哥给偷拿去花了。

现在住着的小院也不能再像之前一样免费借住,拿不出租金,就得露宿街头。

委屈,让李小雨眼眶内再次涌出泪水。

王彩兰见状,急忙为难的说道:“小雨,不要怪姐狠心,姐一家生活也难,这小院子我小叔子给你家借住两年,已经很可以了。”

“姐家里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记得晚上通知你爸妈。”

李小雨抹着泪点了点头。

王彩兰不想掺和李家的家事,就转身快步离开。

来此,她其实是想通知李家,免费住了两年,差不多得了。

不可能因为当初的一次救助,就将这小院给一直霸占下去。

一个月三百块租出去,一年三千六百块,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足可以给家里减轻不少压力。

屋漏偏逢连夜雨。

想到家里现在的情况,接下来一家人多半是要露宿大街,李小雨只感觉天好似塌了,哇一声哭得更为伤心。

“小雨,不要哭,房租……”

李国华安慰的话还没说完,李小雨就转身重重关上房门,很伤心的哭了起来。

想到只要找到东环山上的重楼,快速挖了卖出去,三百块房租也不是什么难事。

李国华就急忙走出屋子,推着大永久出门。

这小院要开始收房租,他根本没话说。

房子原主人陈虎因为受过李建军救助,免费给他家住了两年,确实很可以了。

街道上。

人来人往。

一辆辆自行车在街道上快速穿行,偶尔一辆摩托车轰鸣而过,总能引来不少人羡慕凝视。

“老鼠药,蟑螂药……”

“新鲜的肉包子哎,五毛两个,皮薄馅多,五毛两个……”

“啊,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

道路两旁,叫卖声,音乐声此起彼伏。

熟悉的场景,让李国华很激动,知晓带着后世记忆,要发展起来不难,因此精神气很足,将老永久骑得好似要飞起来一般。

赶到东环山下将自行车推进草丛隐藏好后,他开始顺着山道登山而上。

山道崎岖,树木高大,野草茂密,将李国华绊得摔倒了好几次。

爬得累了,李国华就坐在山道侧面的小溪旁,喝上一口甘甜的泉水,休息一阵子后继续登山。

走到没路的地方,他就拿出镰刀,披荆斩棘强行开路。

由于平日好吃懒做,基本不做活不出力,李国华细嫩的手掌很快就被刀把磨起一个个大水泡,手臂更是被荆棘挂得全是血痕。

为了能找到山林内重楼,李国华毫不在意这些伤痛。

他用刺将手掌上的大水泡弄破,将衣服割了一块下来包裹住手掌,咬着牙继续艰难穿行在树林内。

走着走着,前方小山坡上的一株植株,忽然引起了李国华的注意。

植株高两尺,植茎顶端有七片叶子,好像一把伞一样。

花丝短扁,花药为金黄色,朝下垂着,犹如一根根金丝。

重楼,又名七叶一枝花。

终于找到了,李国华急忙放下背篓,快速朝着山坡上爬去。

当登上山坡后,望着前方树林内密密麻麻一大片重楼,且还是重楼中的精品金线重楼,李国华呵呵的傻笑起来,悬着的心也彻底落下。


稍作休息后,李国华就开始进行采摘。

每一颗植株下方,都埋着一个个头大小不一的重楼,有的拳头大,有的巴掌大。

但挖了几颗后,李国华忽然停手,摇头嘀咕道:“不对,不能这样挖。”

生长于树林内的重楼,属于野生发展。

有些已经生长了十来年,个头很大。

有些则是掉落的籽又生出,刚长没两年,个头很小。

重楼,年份越长的药效越高,价值也就越高。

背篓空间有限,李国华很清楚他想要快速赚到八百块钱,就只能先将年份最大的重楼给挖去,才能最大空间赚到更多钱解决当前麻烦。

观察下,他发现一些重楼不是只有七片叶子,而是有两层或者是三层,每一层七片叶子。

而具有这般叶子下面的重楼,个头都很大,看样子年份不小。

反之只有一层叶子的重楼,个头则小很多,应该生长没几年。

知晓如何分辨年份大的重楼后,李国华站起身,行走在树林内,专门盯着有多层叶子的老重楼进行挖掘。

忙碌中,时间走得很快。

等背篓再也装不下重楼后,李国华抬头看了看天,太阳正处于正上方,大概是一点左右。

想到药房下午六点关门,去晚了这些重楼就没办法卖出去。

李国华当即蹲下身准备将满满一背篓重楼背到背上,只是刚起身,他脚步就一阵踉跄,差点从山坡上滚下去。

早上急忙出门,什么东西都没吃,到了山上又一直忙活,李国华此刻只感觉手脚一阵阵发软发虚,头更是一阵阵刺痛眩晕。

时间有限。

为了赶在药房关门前将重楼给卖出去。

李国华紧咬牙根,强忍着不适一步一步挪动,搀扶着树干艰难下山。

同时,一边走,他一边还要弄些荆棘将之前开出的路堵上,防止其余人顺着开出的路找到山林内还剩余的重楼。

等回到山脚时,李国华早已虚软成一瘫,坐在地上就不想起来。

常年吃喝玩乐,导致体力很差,让李国华真想躺着好好睡一觉。

只是,想到承诺的事,以及将会发生的悲剧。

即便再不想动弹,李国华还是咬牙起身。

他走进山沟,猛喝了就几口山泉水,并用山泉水洗了洗脸,恢复些许精神后,骑上大永久走走停停,朝着市区赶去。

赶到市区,找人打听了一下,找到收购重楼的百盛大药房,见还在营业,李国华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将车停在药房外面,放好背篓后,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走了进去。

药房内只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李国华凑了上去,客气问道:“小兄弟你好,请问这里收购重楼吗?”

年轻人抬头扫了眼李国华,见他一身泥巴,身上还散发着很浓的汗臭味,不由皱了皱鼻头,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要卖重楼?”

“是的,我刚到山上去挖一些重楼。”

“现在的重楼,收购是什么价?”

知晓现在重楼的市场很好,但李国华不清楚具体价格,准备先探查清楚市场行情。

“六年以下的五块,六年到十年的7—8块一斤!”

想到自己所采摘的重楼,最低的年份都在十年,其中有一个更是达到了二十多年,个头足足有足球那么大。

李国华就接着问道:“那十年二十年的价格又是多少呢?”

年轻人眉头一皱,略微质疑的问道:“你的重楼有十年二十年?”

李国华笑着点点头。

“东西在什么地方,带我看看!”年轻人说道。

带着年轻人到了外面,李国华将背篓内的重楼给拿了出来。

年轻人拿起一个重楼看了看,随即就将重楼很随意的扔在背篼里,盯着李国华质问道:“兄弟,你恐怕是找错地方了吧?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敢到这里来骗人?”

骗人?

李国华有些疑惑的看着年轻人,说道:“我没骗人呀!”

“呵,还不承认?”

“你说你这些是重楼?你确定这些是重楼吗?”

还不等李国华说话,年轻人就说道:“你这些全都是拳参好吧,你小子挂羊头卖狗肉,拿来冒充重楼,是不是想进局子了?”

重楼和拳参,外形相似,极易混淆。

拳参几角一斤,重楼大几块到十几块,价格简直天差地别。

李国华知道,年轻人显然不识货,当即沉住气解释道:“小兄弟,我这些真的是重楼,你再仔细看看!”

年轻人一脚将背篼踢翻,语气略带生气的说道:“不用看,你这种伎俩,早就过时了。”

“前些日子就有个人拿拳参来当重楼卖,就和你这个一样,被我师父识破后,东西都不要就跑了。”

“而且,只要是卖重楼的人都知道,为了让人方便辨认,售卖重楼时,都会连根带叶全部在,且茎叶一样也算重量也算钱,这么好赚钱的事儿,你怎么会不要茎叶呢?”

“不就是为了糊弄人吗?”

自己亲手挖掘的东西,是不是重楼,李国华自然很清楚。

他耐心解释道:“小兄弟,不是我不想连茎带叶一起卖,实在是我第一次卖这东西,上山时又拿了各种工具,背篓空间有限,这么多的重楼连根带叶的话,我根本就拿不下多少,为了能多装一点,多卖点钱,只能将枝叶给砍了!”

事实上,李国华确实不清楚卖重楼还要连带茎叶,早知道茎叶也能算钱,就不挖那么多了,只要重量在还不是一样的价钱?

李国华的解释,并未起到多大作用。

年轻人盯着李国华,不耐烦的呵斥道:“赶快带着你的东西滚蛋,再在这里纠缠,我可就要报警了!”

李国华牙根紧紧的咬了起来。

他本以为,药房的人怎么都认得重楼才对,却没想到年轻人根本就没眼光。

想到城内收购重楼的药房不止这一家,时间还有剩余,可以到别家药房去看看。

李国华急忙弯腰将收拾滚在地上的重楼。

有一个滚得比较远,他走过去正要捡,重楼就被一个身穿长褂,头发花白,腰杆微微有些佝偻的老人先一步拿在手里仔细看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