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绝色倾城的青梅向我求救

绝色倾城的青梅向我求救

玩偶姐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如日中天的苏家被众家族针对,他们联手在一夜之间灭了苏家的门。全族上下几十口,全部葬身火海,含恨而终。唯一逃出来的,只有苏家少爷苏凌。五年的时间,他为了报仇经历了非人般的磨练,终于从丧家之犬成为龙门少主,医毒双绝。这时,当初救他一命的小青梅叶轻舞发来求救短信。新仇旧恨一起来,苏凌再次踏足故土,势必让那些恶人血债血偿!

主角:苏凌,叶轻舞   更新:2022-08-08 18: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凌,叶轻舞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色倾城的青梅向我求救》,由网络作家“玩偶姐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如日中天的苏家被众家族针对,他们联手在一夜之间灭了苏家的门。全族上下几十口,全部葬身火海,含恨而终。唯一逃出来的,只有苏家少爷苏凌。五年的时间,他为了报仇经历了非人般的磨练,终于从丧家之犬成为龙门少主,医毒双绝。这时,当初救他一命的小青梅叶轻舞发来求救短信。新仇旧恨一起来,苏凌再次踏足故土,势必让那些恶人血债血偿!

《绝色倾城的青梅向我求救》精彩片段

海洋上,一艘一艘的舰船排开,成了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每一艘舰船上,都插着一杆印有‘龙形’的旗帜,海风扑来,旗帜飘扬,犹如巨龙盘空。

龙头是规模很大的船,苏凌站在甲板上,衣衫迎风猎猎作响。

盯着手机上的一条消息,他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若有来生,与君欢好,至死方休。”

收到这条消息,苏凌立刻将电话回拨过去,可惜连续几个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轻舞,你千万不能有事儿。”

苏凌喃喃自语,抬头看向蔚蓝天际,眼眶竟是微微泛红。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天天腻在一起。

叶轻舞小时候总嘟着小嘴要跟自己拜堂成亲!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深厚。

苏家因为苏无限不知从哪里得到一张治疗疤痕的特效药药方,不仅能迅速止血,还能修复疤痕。就算是剖腹产的孕妇用了,肚子上也不会留下一点痕迹。

药方投入量产以后,迅速引爆市场,苏家一跃成为杭城顶级家族。

好景不长,突然之间,苏家遭多方联合打压。

重压之下,迅速衰败。

苏氏府邸更是遭人放了一把大火,要不是叶轻舞及时赶到,将熟睡之中的苏凌从苏家带出,只怕苏凌已被那一场大火烧成灰烬。

那一场大火,苏家七十六口,全部葬身火海。

一夜间,苏家,俨然成了整个杭城的公敌。

杭城也再无苏凌容身之地,苏凌为了不连累叶轻舞,只能孤身离开杭城。

这一别,便是五年,五年间,叶轻舞的一颦一笑,早已深刻在苏凌的心。

离开杭城,机缘巧合之下,苏凌加入了名为‘龙门’的组织。

老门主医可从阎王手里抢人,武能一剑定乾坤。

他的医武绝学,毫不吝啬,传授给了苏凌。

苏凌天赋惊人,学成之后,从未让老门主失望,在龙门立下赫赫战功。

如今,已经成为龙门新一代领袖。

老门主不在的这两年,苏凌带领龙门,扶摇直上,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少主,叶小姐的位置,找到了。”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满是恭敬的半跪在地。

“哪里?”苏凌淡淡的问。

“杭城,五里铺。”

“传令下去,让卯兔随我一同前往杭城。”苏凌的声音冰冷,眼里满是寒霜。

龙门势力庞大,门主之下,设十二生肖协助门主,统领龙门。

而卯兔,正是十二生肖之一。

“是!”

等中年男子离开之后,苏凌的面色,布满了浓烈的杀意。

“轻舞,你一定要等我。”

“以前,你护我,从此以后,换我来守护你,带你俯瞰,这世间万千繁华。”

“杭城,当年那些对苏家出手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也逃不了。”

“爸、妈,你们在哪里?为什么,发动了龙门所有力量寻找,还是没有你们一丁点下落?”

五里铺。

这里,有一栋废弃的大楼。

此刻,大楼的地下室,却是灯火通明。

在一个角落,一名身材修长的女人,被绳索捆绑着,固定在一张床上。

女人看上去,容颜姣好,身材凹凸有致。

只是此刻,她的面色略显苍白。

她身边,站着一名穿着医护服的男子,和一名浓妆艳抹的高贵妇人。

高贵妇人手里,拿着手机,将手机放到叶轻舞的眼前,画面是一条发出去的信息,阴恻恻的笑着:“叶轻舞,你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呢,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给你老情人发消息?不过,你老情人似乎也很放不下你呢,这半天的时间,给你打了不少电话。”

“啧啧啧……若有来生,与君欢好,至死方休。”

“贱人,还真没看出来,都要死了,还想着叫你的老情人过来爽一爽?”

“你真是放荡不堪啊!”

“如果不是要将你的血换给我女儿,我现在就将你卖到那种高级会所里去。”

“凭借你的姿色,怎么着也是个头牌。”

“一天晚上,接几个高贵客人。”

“我在家,都能躺着数钱。”

叶轻舞躺在床上,眼里满是恨意,她咬着牙:“徐秋玲,这些年,你千方百计讨好我父亲,让他娶你。现在,趁他重病,你夺了叶家家产不说,还想将我赶尽杀绝。你就不怕遭受报应吗?”

徐秋玲冷笑一声:“你没听过,好人命不长,坏人活千年吗?”

“夫人,设备已经全部就绪,随时可以准备换血。”

医生凑在徐秋玲的耳边,说道。

“好!”徐秋玲淡淡的应道。

“夫人,从医学的角度来说,人在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候,血液循环会加快,那个时候给贵千金换血,是最好的时机。”医生说话的时候,视线从未从叶轻舞的身上移开。

显然,这名医生对叶轻舞的美色起了歹念。

徐秋玲看着叶轻舞,一脸坏笑:“叶轻舞,听到没有?既然你想临死前爽一把,那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你可千万不要感谢我。”

“你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但是,别耽误了给我女儿换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呸,你们蛇鼠一窝,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叶轻舞咬紧银牙,恨恨的唾道。

医生见徐秋玲答应,脸上挂着迫不及待的笑。

“夫人放心,绝对不会耽误的。”

“请问夫人,贵千金什么时候过来?”

医生满脸恭敬的看向徐秋玲。

“很快。”

不一会儿,有两名男子,推着一张床进来了。

床上,同样躺着一名女子。

只是,这名女子的脸,却是一种病态的惨白。

看上去,有些瘆人。

女子进来,看到叶轻舞。

“叶轻舞,哈哈哈,没想到吧,只要将你的血换给我,我的身体就能恢复正常。”

“而你,将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甚至,会变成一具干尸。”

“这就是命!”

“你的存在,只能给我叶甜甜做嫁衣,明白吗?”

“贱人,这么多年,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是一颗闪耀的明星,所有人对你都是众星拱月。”

“而我,只会被人们遗忘,连做绿叶的资格都没有。”

“如今,你就要死了,整个叶家,也终将是我们母女的囊中之物。”

嘀嘀嘀……

医生操作好医疗设备,将叶轻舞跟叶甜甜并排在一起。

并且,安排人给叶甜甜打了麻药,让其昏睡过去。

医生拿出一个大大的针筒,看向徐秋玲,说道:“夫人,我要开始治疗了。”

徐秋玲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叶甜甜:“从今以后,你将不再受病痛折磨。”

说完,徐秋玲走出了地下室。

医生则是满脸变态的笑着,针筒在叶轻舞的眼前晃了晃:“美女,我真是不忍心抽干你的血呢,这么漂亮,可惜了。”

“可,这就是命,明白吗?”

叶轻舞知道,今天便是她在世上的最后一天。

她没哭,也没闹。

她微微闭着眼睛,眼里满是苏凌的影子。

“别了,苏凌。”

她的眼角,两颗清泪滴落。

哀莫大于心死!

尽管医生将手中的针筒,扎进了叶轻舞左手的血管,她似乎都感觉不到疼痛。

医生赶紧扯过医疗设备上的管子,与其密接,这样叶轻舞的血,就能够通过设备,直接输送到叶甜甜的身体里。

下一刻,医生满脸变态,大手一挥,扯掉叶轻舞身上的绳索,就要去撕扯她的衣服。

“啊……”

叶轻舞尽管疼痛,还是惊醒过来,毫不犹豫,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结束生命。

“哼?”医生给叶轻舞打了一针镇静剂,冷哼一声:“三秒,你就会安静下来,连自杀都会成为一种奢望。”


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人,马上就会成为自己的猎物,医生搓着双手,甚至心跳都加快了不少。

他欣赏着眼前这具完美的身体,像是在看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品。

啧啧……

能够享用这样的身体,就算是少活十年,也值得了。

当即,医生迫不及待,朝着叶轻舞扑下去。

哐当……

下一秒,地下室封闭的大门,竟是被人一脚踢开。

苏凌的身子,迅即如闪电,直接到了医生身后,将他的身子丢到一边,赶紧将叶轻舞身上的管子拔掉,点了点其身上的几个穴道,止住了叶轻舞身体的血液流失。

还好!

叶轻舞没事儿,现在只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

要是叶轻舞有事儿,苏凌又怎么能够原谅自己?

医生愤怒不已,见自己的美事儿,被人打搅,双眼嗜血的盯着苏凌:“小子,你是谁,竟敢坏老子的好事儿?知不知道,这是徐秋玲夫人在给她女儿换血,得罪了她,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你知道吗?”

苏凌没理会医生,看到床上的叶轻舞,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心里充满了自责。

他柔声喊道:“轻舞,轻舞,你醒醒,我是苏凌啊!”

叶轻舞微弱的睁开眼睛,看了苏凌一眼,带着甜甜的笑:“我死了吗?死了真好,死了就能见到苏凌了,嘻嘻……”

说完,叶轻舞眼睛再次缓缓闭上,又晕倒了过去。

苏凌无比自责,如果自己再晚来几秒钟,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时候,叶轻舞不但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甚至还会被眼前这名毫无人性的医生玷污。

愤怒!

无尽的愤怒充斥着全身!

杀意!

浑身每个细胞都燃烧着无边杀意!

咔咔咔……

这时候,外面冲进来一帮黑衣制服的男子,带队的显然就是徐秋玲。

医生赶紧爬到徐秋玲身前:“夫人,这家伙阻断了换血,贵千金的身体状态将会愈发糟糕,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会有生命危险。”

徐秋玲眼神微微眯着,看向苏凌,居高临下的道:“你就是叶轻舞那个贱人的相好?”

苏凌将叶轻舞搀扶起来,背在后背上,眼神冰冷的盯着眼前的众人。

“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这里,将是你们的埋骨之地。”

徐秋玲一脸不屑,她的身后,十几名保镖,全都身强体壮。

别说苏凌还背着叶轻舞一个拖油瓶了,就算是苏凌一个人,徐秋玲也全然不惧。

“年轻人,就会说大话。”徐秋玲一脸自信:“今天,就让你为你说的大话,付出代价。”

说完。徐秋玲身子微微往后退了退。

她身后的十几名保镖,全部朝着苏凌围拢过去。

苏凌背着叶轻舞,眼神冰冷的看向眼前的众人。

“上!”

徐秋玲冷喝一声,十几名保镖,一涌而上。

咻……

这时候,门外,一道倩影掠了过来。

唰唰唰……

只见,这道身影,双手反握着匕首,身形不断闪烁,几个瞬间下来,那十几名保镖,手脚筋全部被挑断,倒在了地上。

“老大,卯兔来迟了。”卯兔满脸恭敬的看向苏凌。

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徐秋玲呆住了。

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强?

这可是十几名身强力壮的大汉啊?

怎么会在几个瞬间就被一个小姑娘给废了?

医生更是蜷缩在了徐秋玲的身后,不敢出声。

“你……你到底是谁?”徐秋玲认真盯着苏凌,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说道:“为了一个叶轻舞,跟我为敌,可不是明智的选择。现在,整个杭城叶家,可是由我徐秋玲全权掌控,我若调动整个叶家的实力杀你,轻而易举。”

苏凌将叶轻舞交给卯兔,并从卯兔手中拿过匕首,然后一步一步走向徐秋玲,冷声道:“只怕,你没有那个机会。”

每走一步,徐秋玲就后退一步。

直到身子靠在墙壁上,退无可退,徐秋玲才深吸一口气,看向苏凌:“你想怎样?”

“给你放血。”苏凌淡淡的笑道。

银光一闪,苏凌直接割破了徐秋玲的大动脉。

“啊……我的手……”徐秋玲疼痛难忍,看向身边的医生,喝道:“快……快给我止血。”

苏凌冷眼瞪着医生,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

哧……

哧……

两道银光,再次闪烁。

医生口中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太可怕了!

太残忍了!

竟然断了医生的两只手。

“你医术那么高明,会给人换血,不知你能不能给自己接手呢?”

胆寒!

医生‘扑通’一声,跪倒在苏凌面前。

“先生,这一切,都是徐秋玲的意思,跟我无关啊!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跟我没关系啊!”医生强忍着断手的疼痛,跪倒在苏凌的面前,痛哭求饶。

“呵呵?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认为的。”苏凌淡淡的笑着。

苏凌没去管这名医生,而是再次看向徐秋玲。

发现她正拿出个手机,发送了一条消息出去。

“搬救兵?”苏凌呵呵冷笑:“只怕,来不及了。”

说着,苏凌抓着徐秋玲的头发,将她扯到了叶甜甜的病床旁边,拿起针管便扎进了徐秋玲的血管。

“你不是要给你你女儿换血吗?我成全你。”苏凌淡淡的说道。

“我……我不是熊猫血,你这样……你这样会害了我女儿的。”徐秋玲惊慌的喊道:“住手,你快住手啊!”

“住手?我为什么要住手?”苏凌哈哈笑着:“你告诉我一个让我住手的理由,如何?”

“我错了……我不该让叶轻舞给我女儿换血,我真的错了。”徐秋玲哭着:“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做牛做马,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能给你很多很多的钱。”

“钱?”苏凌淡淡一笑:“我对你的命,更感兴趣。”

“苏凌?你别以为,离开杭城五年,就没人认出你来?”徐秋玲见求饶没效果,只能一咬牙,说道:“五年前,整个杭城,有头有脸的家族都想要至苏家于死地。一场大火,更是将苏家烧成灰烬。好不容易逃出苏凌,又回来找死?如果,我将你回到杭城这个消息传出去,你将在杭城寸步难行。”

苏凌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徐秋玲竟然认出了自己?

“那我倒要谢谢你。”苏凌冷笑一声。

“你回到杭城的消息,我已经传给林家。林家当年是打压苏家的头号人物,现在林家大少爷,林飞虎正带着人赶往这边,不想死的话,就赶紧停手,到时候我可以向林家大少爷替你求情。”徐秋玲忍着疼痛,说道。


“很好!”苏凌笑呵呵的看向徐秋玲,说道:“干得不错,我现在让你的血液,流通得快一点。”

说完,匕首一闪,割破了徐秋玲另外一只手上的血管。

鲜血不断的从徐秋玲身体涌出,没多大一会儿,徐秋玲就脸色苍白,只感觉一阵眩晕。

咳咳……

这个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叶甜甜麻药药劲已过,醒了过来。

“叶轻舞,你这个贱人,现在已经死了吧?放心,我会带着你的鲜血,好好活下去的。”

这是,叶甜甜醒来的第一句话。

苏凌冷冰冰的看了叶甜甜一眼,和煦的笑着:“让你失望了,换给你的血,不是轻舞的。而是,这个老女人的。”

叶甜甜歪着头,看向身边快要支撑不住的徐秋玲,惊慌不已:“妈,这是怎么回事儿?”

可惜,徐秋玲没来得及回答,身子已经瘫软在了地上。

苏凌冷哼一声,取出几根银针,扎进徐秋玲的身体。

他是一名中医,对人体穴位,早已了解得透彻无比。

想要让人疼痛难忍,再简单不过。

下一秒,徐秋玲醒了过来。

“啊……痛……好痛啊……”

徐秋玲挣扎着,在地上翻滚着。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好……痛……”徐秋玲双手不断流着鲜血,整个人痛苦不已,在地上不断打着滚,看上去狼狈至极。

“痛?这么点疼痛就承受不了,还怎么做一个坏人?”苏凌冷哼一声,手中的一根钢针,直接刺穿了徐秋玲的手指。

“啊……”徐秋玲忍受不住十指连心传来的疼痛,只能大叫。

她的额头,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

她的神色,已经越来越微弱。

她的双眼,已经无神。

“你……你个废物,放了我妈,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叶甜甜从床上坐起,双眼怨毒的盯着苏凌:“我告诉你,叶家可不是好惹的?”

“叶家?一个靠老女人卖弄风—骚才住进叶家的冒牌小姐,也敢称是叶家的人?”苏凌冷笑着。

扑通……

下一秒,叶甜甜从床上跌落。

她只感觉浑身无力,脑袋眩晕。

难道,这就是换错血的后遗症?

这种感觉,仿佛,随时,都可能会死去。

苏凌见掉落在地上的叶甜甜,没有说话,只是划破了她身上的血管,让她的鲜血,流干殆尽。

“求求你……别……别杀我,我可以服侍你,伺候你,我甚至……甚至可以做你的玩物。”叶甜甜觉着,这是她唯一的筹码。

“你不配。”苏凌冷笑连连:“熊猫血,杭城的血库不可能没有,可你们却要轻舞身体里的血,而且还要将她的血抽干,让她死去。”

“轻舞求饶的时候,你们放过她了吗?”

“轻舞绝望的时候,你们可曾有半点悔过之心?”

任由叶甜甜身体的血液流失着。

如果今天自己不能赶到,或者慢几秒赶到。

叶轻舞将跟自己阴阳两隔。

医生和活着的十几名保镖,无不打着寒颤。

这,还是人吗?

跟魔鬼没什么区别!

如果可以,他们甚至想选择,从未见过苏凌。

“这里……这里是杭城,是法治社会,你杀了我跟我妈,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叶甜甜仿佛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说出这句话。

“五年前,一场大火,将属于苏家的一切带走。”

“今天,我也可以一场大火,将五里铺的一切掩埋。”

“再说了,你们选在五里铺做这件事情,想必早已将收尾处理干净。”

听到苏凌的话,叶甜甜彻底绝望了。

鲜血,快速流失。

生命力,也在不断流逝。

很快,徐秋玲和叶甜甜,因为失血过多,彻底失去了生命。

还活着那名医生,站起身,朝着地下室外面跑去。

哧……

苏凌将手中的匕首,朝着医生扔过去。

匕首瞬间扎进了医生的身体,医生也一头朝前栽倒在地,彻底死去。

剩下的十几名保镖,全部跪倒在苏凌的面前。

内心惊恐不已。

看着眼前的苏凌,仿佛看到了魔神降临。

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先生,求求你,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你们想要对付轻舞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过她?”

“你们想要置我于死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过我?”

“既然你们今天踏进了这里,你们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苏凌没心思管这十几名保镖,直接看向身旁的卯兔,说道:“将他们三人的尸体,摆在门口,咱们欢迎林大少的到来。”

“是。”卯兔应道。

很快,徐秋玲,叶甜甜,医生三人的尸体,被摆放在了地下室的门口。

苏凌找了一团废纸,将废纸沾染了三人的血液,在他们面前写下“欢迎林大少”五个大字。

“嗯?”苏凌的声音,冷冽了几分:“林家,当年真的不入流啊,现在居然敢首当其冲想要我的命?”

苏凌将叶轻舞背在了身后,坐到了之前她躺的那张床上,等待着林飞虎的到来。

卯兔,则是恭恭敬敬的站在苏凌的旁边。

“若整个杭城视我苏凌为敌,那我便屠了这座城。”

“五年前,苏家遭受的不公。现在,都应该一点一点讨回来。”

很快,地下室门口,亮起几道强光。

苏凌知道,林飞虎来了。

浩浩荡荡二十人,每一个人身上,都给人一种肃杀之气。

为首的,赫然就是林飞虎。

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名年过花甲的老者。

刚入地下室,林飞虎看到了眼前的三具尸体。

然后,三具尸体前的几个大字,异常醒目。

林飞虎咬着牙,一双拳头捏得紧紧的。

这是在向他示威啊!

这个该死的废物!

消失了五年,凭什么向自己挑衅?

咻……

忽然之间,苏凌背着叶轻舞从床上跳下,一脸戏谑的看着眼前的林飞虎。

“这个欢迎仪式,还满意吗?”苏凌呵呵笑道:“来得那么快,看来五年前,最想让苏家死的人,还真是你们林家啊!不过,凭借林家当年的实力,想要从苏家身上咬一口肉下来,很难。”

“你们林家,连炮灰都算不上。”

“说说吧,林家做了谁的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