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精神病院里都是顶级大佬

精神病院里都是顶级大佬

风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不凡是上流社会最神秘的一号人物,无论大家有什么事有求于人,都会和他打个照面。因为他们求的人都住在精神病院,无论是顶级首富、医学大拿、金牌杀手,还是穷凶恶极的战神……而李不凡,就是那家精神病院的院长。这里所有的大佬们都尊重他,甚至是以他为领袖,极其听话。可直到身价亿万的美女总裁上门退婚,李不凡才发觉,自己是时候出山耍耍了!

主角:李不凡   更新:2022-08-08 18: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不凡 的女频言情小说《精神病院里都是顶级大佬》,由网络作家“风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不凡是上流社会最神秘的一号人物,无论大家有什么事有求于人,都会和他打个照面。因为他们求的人都住在精神病院,无论是顶级首富、医学大拿、金牌杀手,还是穷凶恶极的战神……而李不凡,就是那家精神病院的院长。这里所有的大佬们都尊重他,甚至是以他为领袖,极其听话。可直到身价亿万的美女总裁上门退婚,李不凡才发觉,自己是时候出山耍耍了!

《精神病院里都是顶级大佬》精彩片段

燕郊,一片不起眼的池塘。

“中,中,中!”

感受到鱼竿一沉,李不凡猛地起身提杆,顿时拉上了一条小鱼,开心得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

“今儿可以开小灶了!”

李不凡刚把这条肥美的马口鱼放进盆子里,忽然一个身姿曼妙的护士跑了过来。

“院长,不好了,战狼和天星因为争论粽子咸口还是甜口,打起来了!”

“嗷。”

李不凡早已习惯,毫不在意地丢给护士一条小鱼,“把我的话带过去,既然他们这么闲,让他们把后山种的红薯给收了,少收一颗,一周都别吃饭!”

战狼和天星,都是臭名昭著的顶尖杀神,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是!”

护士前脚刚走,后脚又一个壮汉急匆匆跑了过来:“院长,出大事了,血魔挣脱了控制,说要杀光院里每个人!”

血魔,暗黑组织头目,曾被列为世界头号通缉犯,倒卖军火什么的对他都是小儿科。

“这家伙恢复能力倒是不错,上次被我挑断了脚筋,没想到又折腾起来了。”

李不凡摇了摇头,丢了一个钥匙过去:“让他自己进小黑屋七天之后再出来,再敢闹腾我扒了他的皮!”

鱼竿又是一沉,又有鱼儿上钩,然而李不凡刚笑出声,刚才的护士又跑了过来:“院长,大事不好了!鬼医往伙食里边下毒,说要毒死整个精神病院!”

鬼医,曾令米国都闻风丧胆的神级狠人,爱好就是四处投毒,曾经一己之力摧毁了米国的农业,最终逼得总统下跪求饶才肯罢休。

“这群王八蛋一天到晚能不能消停一点!”

此时鱼儿已经跑了,李不凡气得直跺脚:“往饭菜里边下毒是吧?行,让他把今天的伙食都给吃了,少一粒米我都剁碎了他!”

“是…”

“扫兴!”

钓鱼的兴致已然全无,李不凡收起鱼竿,走向远处老旧残破的精神病院。

“老头,你啥时候回来,这帮混蛋一天天的快把我折腾疯了!”

这里表面上是一个平平无奇甚至还有点破的精神病院,实则,这里收容的,不是国际通缉犯就是极度危险的杀人狂,国家不好管教的人,都会送到这里来接受教育!

而此时院子里,这帮恐怖人物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拆家,最安分的也在制作炸弹。

可当那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李不凡出现在众人视线里时。

像是班主任突然回到教室,众人顿时停下手中的任何动作,愣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院长好!”

众人恭恭敬敬地九十度弯腰,在场无一不是穷凶极恶、罪大恶极之人,但此刻全都如乖巧的绵羊,更有甚者浑身打颤。

“院,院长,这是价值两亿的燕京三环别墅,希望下周您能放我回去探亲。”

因为金融罪而被抓进来的前华夏首富低三下四道。

“尊敬的院长,我已经让手下买了最新推出的法拉利限定款,很快就能到这里,最近我手受伤了,洗碗的活能不能让别的病友先顶替我?”

一个白人几乎快要跪了下来,他曾是黑暗组织头目,策划了无数次袭击,进了院里以后却被李不凡分配去洗碗。

众人纷纷出声哀求,无论他们在再怎么富可敌国、权势熏天,在这里,李不凡就是唯一的天。

李不凡一个眼神过去,众人纷纷低下头,别说要求了,就是一口大气也不敢喘。

“院长!”

亲信再次跑来,李不凡眉头一皱,咋地,自己都回来了,还有人敢闹事啊?

“院长,有人来找您!”

“哦?”

李不凡到了会客厅,小小的房间里站满了人,但李不凡还是一眼就从精壮的保镖中注意到了一个女人。

高端华丽的女士西装紧紧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段,精致姣好的五官哪怕只是淡妆也显得倾国倾城。

“你好,我是凌月。”

凌月贝齿轻启,李不凡点头道:“听说过,华夏赫赫有名的女强人,几年前从哈佛毕业后回家继承家业,短短四年时间就让一个快要破产的企业东山再起,发展成市值几千亿的跨国巨无霸企业。”

李不凡虽然这几年都待在这个小小的精神病院里,但奈何这里的病人一个比一个牛,大事小事他几乎都知道。

“我今天来有两件事,第一是来探望医圣,第二是退婚!”

说罢,凌月取出一份婚书,上面清楚写着李不凡和凌月的婚事。

“你也看到了,我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更何况包办婚姻在今天已经过时了。”

“作为补偿,我给你一张支票,金额随便写。”

凌月递上了一张支票,眼中满是鄙夷,这小子吊儿郎当的看起来就不正经,她想不通当年父母为何要定下这门离谱的婚事。

而她身旁的保镖也是趾高气扬,好像在看一个土包子乡巴佬。

然而。

李不凡接过支票,却撕成了好几条:“你是来探亲的还是来住院的啊?神经病吧!我都不知道有这门婚事。也不用你退婚,你长得是有几分姿色,但还不够大,配不上我。”

“你!”

听到这话凌月顿时气得直跺脚,想她堂堂女神总裁,走到哪不是一堆舔狗,还是头一遭被人嫌弃!

“看望医圣对吧?跟我来,只能看望五分钟哈。”

李不凡将凌月带到地下室,地下室收容的,可都是变态中的王者,比如一号关押的是个催眠大师,曾经催眠上百人让他们自相残杀,极其危险。

医圣也不例外,曾经是医学最发达的米国,都想要重金聘请的一代名医,却因为沉醉医道走火入魔,搞出不少人命。

“邋遢鬼,有人来看你了。”

弥漫着脚臭味的房间里,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还在熟睡,李不凡毫不客气地一脚踹了过去。

“不准对医圣无礼!”

凌月正要训斥,看到医圣醒了过来,顿时鞠躬恭敬道:“医圣,我是凌月,如今凌氏集团已经东山再起,还望您能出山,条件随您开…”

“滚。”

医圣扣了扣脚,翻了个身。

“我给您凌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再给您十亿年薪,还帮您……”

尽管凌月诚意满满,医圣还是毫不客气:“我最后说一次,滚!”


“好吧…我给院里捐了一千万,让他们好好照顾您,如果您改变主意了,随时来找我!”

小心翼翼地留下一张名片,凌月满脸不甘地走了。

而她前脚刚走,刚才还是高冷男神的医圣,顿时化身舔狗跪在李不凡脚下。

“尊师,天元玄针第三式还请您指点一二,我已经钻研了整整五年,五年啊,却一点皮毛都没掌握…”

医圣满脸哀求,泪如雨下。

“邋遢鬼,不是为师不想教你,只是你心性浮躁,我就算教了你也学不会。”

李不凡摇头道:“凌月那个飞机机长咋对你这么上心呢?”

“我和她爷爷有点交情,当年是我给了她爷爷几道药方,凌家才因此起家。”

“嗷。”李不凡拍了拍医圣的肩膀,“给院里创了收,表现不错,这几天晚饭给你加鸡腿。”

凌月众人已经走了,李不凡正准备睡个午后美容觉,突然电话响起。

“老头!”

自打三年前师父外出云游四方,李不凡就开始了悲催的院长生活,“老头,你丫的再不回来,我也得成精神病了!”

“芬芬别闹,痒,好痒……”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嬉笑声,过了许久,师父深沉的声音响起:“爱徒啊,我不在的日子辛苦你了。你去天州一趟,和周诺诺结婚。”

“周诺诺?”

李不凡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那个乖巧甜美的小女孩,“别吧,现在可不流行包办婚姻,我突然觉得当院长挺好的。”

“你要不去,你爹的下落,这辈子我都不会告诉你了。”

说完,师父就挂断了电话。

“死老头,天天拿我爹的下落要挟我!”

李不凡气得牙痒痒,但师父的话他还是会听的。

片刻后,精神病院上百号人军训般站在院子里。

“你们都听着,我有事要出趟远门,我不在的日子你们最好消停一点,否则等我回来,哼哼…”

李不凡呵呵一笑,他这番话,在众人耳中简直就是这世上最美妙的音符。

“院长,院长,没有你我怎么活啊…”

战龙哭成了泪人,但嘴角却是止不住的窃喜。

“啊?这么舍不得我啊,那我不走了。”

战龙听到这话嗷一声就倒地不起了。

“不闹了,我真要走了,病友们,别太想我!”

简单收拾了下行囊,李不凡就乘坐高铁去往天州。

“为啥机长不坐飞机坐高铁啊?”

看到凌月众人,李不凡有些无语,得,冤家路窄。

“你这家伙听不懂凌总的话吗?你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缘分就是没缘分,你以为你拒绝凌总假装自己特立独行就能让凌总刮目相看了?你再敢跟踪凌总,可别怪我不客气!”

凌月身旁的秘书怒声喝道。

“唉。”

李不凡叹了口气,也懒得争辩。

凌月只是扫了眼李不凡也没再看她,而是打开笔记本处理事务。

“这帮混蛋,为了利益居然做空公司股票…还有瑞鑫集团这些不讲信用的骗子,居然要取消我们的订单…”

看着邮件箱里亲信发来的一件又一件坏消息,凌月美眸娇瞪。

俗话说高处不胜寒,女总裁风光的背后,是各种挫折与艰辛。

“呼,呼…药,给我药…”

不知是哪个噩耗突然刺激到了凌月,她呼吸突然急促起来,瞪大瞳孔,绝美的脸颊红润无比。

“凌总心脏病发作了!小何呢?”

秘书急道,凌月才貌双全,但生来就患有心脏病,有几次差点出现意外。

因此,凌家特意聘请了一位会急救的保镖,跟在凌月身边以防不测。

“小何早上发高烧就请了假,我忘记跟您说了…”

而这些手下因为有了小何的存在,都没有带急救药的习惯。

“什么?!”

眼看凌月捂着心脏处境越来越糟糕,秘书急得直跺脚:“快去喊来乘务长,问问有没有医生!”

“我是医生,怎么了?”

一个戴着金框眼镜的斯文男人走了上来,“急性心脏病?我身上也没药,眼下只能采取人工呼吸和胸外按压进行抢救!”

“你有把握吗?”秘书眉头一皱,她倒是也会人工呼吸,但毕竟不是专业医生,总裁的病可不能大意。

“有!”

看着凌月绝美的容颜,医生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众保镖怒目圆瞪,但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人命关天。

“那麻烦你了。”

秘书无奈一叹。

医生正准备一把抱起凌月,突然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这家伙救人不假,但恐怕更多的心思是占姑娘便宜吧?”

李不凡一眼就洞穿了医生的念头,“我来治你们凌总吧,我也不是喜欢她,只是身为一位绅士不想看到姑娘被占便宜。”

“你一个整天跟精神病打交道的,会治病么?”

秘书眉头紧皱。

“你说会不会吧。”

这时候凌月已经因为心脏的剧烈绞痛而昏迷了过去,李不凡一把抱起了她,双手在凌月纤细的后背上游走起来。

“好啊,人家人工呼吸虽然算占便宜,但好歹也是救人,你这家伙倒是光想着占便宜了!”秘书扬起手就要给李不凡一耳光!

“我说了我在救人,治不好我负责!”

李不凡无奈,跟这群凡夫俗子解释不通的,他一身医术登峰造极被誉为医王,此举乃是将可以治愈疾病、强身健体的真气引入凌月体内。

“畜生,给我撒手!”

众保镖也坐不住了,摩拳擦掌把李不凡包围起来。

而此处的动静引来了高铁工作人员的注意,乘务员纷纷走来拦住了众保镖。

“这位先生,请立刻停止你的行为,否则我们将报警处理!”

乘务长看到李不凡这奇特的治病方式以后,顿时厉声呵斥。

“嗯,差不多了。”

李不凡将凌月放回座位,而此时高铁已经到站,李不凡懒得和这群人多解释就直接下了车,寻思着坐下一辆高铁回天州。

“占了便宜就想走?”

一个忠心耿耿的保镖当即就要出去追,而就在这时,凌月缓缓睁开美眸:“我,我…我怎么好了,刚才是谁救了我?”

“凌总!”

众人赶紧围了上去,凌月一脸惊叹道:“我记得以前心脏病发作,虽然小何医术不错,但苏醒时难免会感到大脑昏昏沉沉的,浑身无力,可这次却浑然不同,感觉身上充满了活力,是谁救了我?”

“额…”

秘书摸了摸后脑勺,“凌总,说出来您可能不信,是,是李不凡救了您…”


当李不凡来到天州时已是下午。

一下车,数位等候多时的西装男齐齐九十度鞠躬:“恭迎医王莅临天州!”

这一幕顿时吓傻了现场旅客!

身价百亿的企业家、手握重权的一把手、退休多年的老爷子……

这些跺跺脚天州都能地震的大佬,居然在这迎接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医王,我今晚在天州大酒店定下至尊厅为您接风洗尘,还望您笑纳…”

“医王,我非常敬仰您的医术与为人,这是康齐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权当是一点见面礼…”

众人争先恐后地上前当舔狗,生怕晚别人一步。

“哎…”

李不凡摇了摇头,看向人群中一位大腹便便、西装革履的男人:“胖子,我跟你说我要回天州,让你通知这么多人了么,还嫌我事情不够多啊?”

李不凡口中的胖子,却是身价百亿的地产巨头王大宝。

“医王,大家都十分敬佩您,想一睹您的风采,还望您海涵…”

王大宝点头哈腰像个哈巴狗,也不怪他这么舔狗,当初他因为犯了事被抓到精神病院,要不是李不凡罩着,早让那群饥渴难耐的大汉折腾死了。

“医王还有事,改日再和大家一聚!”

王大宝这话一出,众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多说什么,识趣地走开了。

“恭送医王!”

王大宝将李不凡带到自己的劳斯莱斯上,驱车前往周家。

“医王,这是我给您准备的聘礼,还请您笑纳。”

王大宝指了指琳琅满目的后备箱,金手镯这些就不用说了,什么青花瓷、名家书法,应有尽有。

“后边还有两辆劳斯莱斯上都装着聘礼,也算是小王我的一点心意。”

王大宝一脸兴奋,仿佛能给李不凡做事是自己天大的荣幸一样。

“倒也不必,我这次回天州不想太招摇,你这些个聘礼搞出来,我还怎么低调做人?”

“但…但也不能空着手去啊…这是臻品武夷大红袍,出色到天下无双的茶香被誉为是神仙才有资格享用的茶叶,一亩茶田才出一斤,这一盒就得上百万!”

李不凡一寻思也是这么个理,便收下了,但为了低调拆掉了精致的包装盒。

到达周家别墅。

往事顿时浮上心头,当年被赶出李家,正是周家收留了自己,虽然只住了短短半年就被师父带走,但这里也有李不凡的许多美好回忆。

“不凡!”

当李不凡走进客厅的时候,一个国字脸中年男顿时迎了上来:“不凡,好久不见,你师父还好吗?”

周海明,李不凡接下来的老丈人。

“好得很呐,周叔,您这些年还好吗?”

“诶!怎么还喊我周叔,是时候改口了!呐,这就是你以后的老婆诺诺。”

周海明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姑娘,饶是李不凡这位见识过了各种绝色的行家,也忍不住被那天仙般的姿色所吸引。

眉目如画,皎若秋月,五官精致得像是上帝亲手雕刻的杰作,相比凌月的性感妩媚,显得十分清丽可人,满脸的胶原蛋白,从头到脚都散发出少女的青春靓丽。

只是此刻她那双水灵灵的桃花眼,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爸,我才不要和他结婚!”

周诺诺急得直跺脚。

“胡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把你当姑奶奶伺候着,就希望你做到这一件事!不和阿凡结婚,那我这个爹你也别认了!”

周海明不顾一旁脸臭的老婆,板着脸,态度很是坚定。

“爸,这是一点见面礼,还请您笑纳。”

李不凡笑呵呵地递上了茶叶,周海明也是满面春风,显然对这位女婿很是满意。

“估摸着在精神病院待久了也成精神病了吧,一盒破茶叶也好意思拿出手。”

丈母娘林琴的眼神恨不得要杀人。

寒暄了几句,李不凡就带周诺诺去民政局了。

领完证,看着照片里笑容阳光的自己和美眸娇瞪的周诺诺,李不凡也有点懵,没想到自己这就捡了个老婆。

“和你结婚,纯粹是迫于我爸的压力,我对你没有好感只有讨厌!等到时候我爸改主意了,我第一个跟你离婚!”

说完,周诺诺就气呼呼地走了。

李不凡也没生气,毕竟自己也是奉命结婚。

而李不凡刚走没多久,路过一座幽静的公园时,就看到一位长相慈祥,身着道袍的老者,盘坐在地,双眼微闭,良久,吐出一口浑浊的气息。

老者左右也有两位盘坐的道士,周围则被保镖包围了起来。

“天龙决?你这样的修炼方法完全是错误的,再这样下去,明年坟头草就一丈高了。”

李不凡向来不喜欢多管闲事,但看到老者的修炼方法错得离谱,还是忍不住出声指点。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

一直沉醉修炼的老者也不禁缓缓睁开眼,脸色有些不悦。

“你这家伙胡言乱语什么,我爷爷修炼的这套功法可是一位顶尖大师教的,可以放空大脑、畅通脉络,有延年益寿的奇效!”

一位清丽少女厉声喝道。

这年头修真的不单单只有李不凡这种高手,也有很多人用入门的修真来养生。

少女挥了挥手,指挥保镖上前赶走李不凡。

“问题是,他的修炼方法压根就不对劲,正常人修真修到位了,真气会打通脉络,放空身体和大脑,让身体越来越好。可你看这老爷子,脉象紊乱、气色蜡黄,哪有一点健康的样子?”

就在保镖准备动手的时候,老者突然灵机一动:“住手!”

老者快步走上前,微微躬身道:“小大师,您说得不错,五年前我退休以后就开始修炼,起初还能感觉身体不断好转,但从去年开始修炼天龙决以后,感觉体内的真气完全紊乱,每天彻夜难眠、食欲不佳,还请您指点一二。”

“砰!”

下一秒。

李不凡猛地一拳出去,老者顿时冷汗涔涔吃痛向后倒退几步!

“爷爷您没事吧?快按住他,别让他跑了!”

少女暴跳如雷,保镖们看到老爷子挨了打,毫不客气地掏出了电棍把李不凡围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