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在快穿世界反攻病娇大佬

在快穿世界反攻病娇大佬

平淡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单一是标准的社畜,每天累死累活,生活除了工作,平淡没有波澜。同时,她还是一个扑街作者,每书中的女配角,都因为虐待男主,在大结局时遭到疯狂反杀。女配们在死后并不知道自己为何做出针对男主的行为,于是集体以魂魄献祭,促使始作俑者单一被系统召唤,从此跌入快穿世界。很快,单一成为了每本小说中的女配,开始逆天改命,反攻各种病娇大佬!

主角:单一   更新:2022-08-17 18: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单一 的女频言情小说《在快穿世界反攻病娇大佬》,由网络作家“平淡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单一是标准的社畜,每天累死累活,生活除了工作,平淡没有波澜。同时,她还是一个扑街作者,每书中的女配角,都因为虐待男主,在大结局时遭到疯狂反杀。女配们在死后并不知道自己为何做出针对男主的行为,于是集体以魂魄献祭,促使始作俑者单一被系统召唤,从此跌入快穿世界。很快,单一成为了每本小说中的女配,开始逆天改命,反攻各种病娇大佬!

《在快穿世界反攻病娇大佬》精彩片段

单一照例下班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小屋内,开始码字。

这几年,她写了不下十几本小说,虽然本本扑街,但是她依旧热情不减。

而今天就是新文大结局的时刻,她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之后,满意的发布了。

然而,就在显示本章发布成功的时候,电脑突然一下子黑了屏。

再然后,屏幕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暗漩涡,单一只感觉身边空气一阵旋转,之后就没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她的身边突然换了场景。

偌大的空地中央,她被绑在一个高台之上,身上各处传来彻骨的疼痛,似乎刚刚经受非人的折磨。

但偏偏她的意识却格外清醒,清楚的感受着来自身体的剧痛折磨。

此时,一个紫色束袍男子正右手持剑站在她的面前,剑锋浸满鲜血。

男子眼神锐利,浑身气势渗人,左手抬起,狠狠的扼住她的下颌,力道大的仿佛要将她的骨头捏碎,薄唇中吐出质问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单一完全不明白眼前的状况,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眼前这个人更是莫名其妙!

你谁啊?我怎么对你了?

为什么这个男人一副跟自己有血海深仇的样子?

她满脑子疑问,突然面前的一切定格住了,一团黑雾慢慢将她包围。

【你好,我是本次怨念值消除系统。】

单一:“什么玩意儿?”

【宿主单一,你的小说中女配角因为虐待NPC,所以在每本小说结尾都遭到NPC的疯狂反杀、折磨。这些角色因为难忍摧残,所以以魂献祭,希望能够改变自己的结局。】

单一:“纳尼?”

她是在做梦吗?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玩意儿在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她写的小说可都是绝世小甜文,啥时候虐待过人?

【你现在需要消除文中NPC的怨念值,否则,你的灵魂即将遭遇抹杀!】

单一:‘“你认真的?”

系统无奈,只得打开她身体的痛觉。

单一立刻疼的几乎抽搐,也是这种极致的痛,让她明白。

她真的穿进了自己写的小说里!

单一立刻怂了:“我信了,能先暂停痛觉吗?”

系统见状,允了。

痛觉消失,单一拧眉,她虽说写的小说种类多样,可是也没有哪本有过虐待人的恶毒角色啊?

系统似乎知道她的心中所想,立刻将原文调出。

【边陲小城,四处杂乱,这里天高皇帝远,有的是买卖奴隶、抢劫杀人的事情出现。】

单一:“就这?”

她一副你仿佛是在跟我开玩笑的模样。

这是她写的第一本文,是一个战乱不断、皇权不稳的时代,而这段话只是男女主经过小城,为了交代一下背景而写。

【没错,你现在灵魂所穿的身体正是边陲小城中,富商之女,将奴隶NPC买回去之后,动辄打骂、百般虐待。谁料奴隶却是皇上遗失幼子,回归之后,一句话让你家倾家荡产、老少皆被残杀,而你也在被折磨一载后、让人奸杀。】

单一:“这锅,我不太想背。”

【总之,你现在除了消除怨念值别无他选,祝你幸运。】

话音才落,黑雾散开,面前的场景再度重现。

男子的脸阴沉至极,正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这就是被“她”虐待的NPC了吧。

单一下颌传来剧烈疼痛,努力回想他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对他?

因为,你是奴隶?

她抬眼撞上男子的目光,身体顿时寒意满满。

最后,果断放弃了这个回答。

男子见她久久不回,力道更重,咬牙切齿:“说!”

单一被他的煞气吓得缩了缩脖子,试探性的开口:“因为......爱之深,责之切?”

男子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讥诮勾唇:“哦?”

单一有些摸不准,自己这个答案是对还是不对。

最后,她选择脖子一歪,晕了过去。

反正他现在应该是不会要了她的命的,只希望,昏过去之后能暂时逃过一劫吧。

男子看着晕过去的女人,眼底憎恨满满:“这不过是你当初施加在我身上的万分之一!”

如此,便受不了了?

他嫌恶的松开手,对着身后的下人命令道:“将她带回府院!”

单一原本是想装晕,可没想到后来竟真的昏睡了过去。

醒来听了系统的解释后才知道,原身已经被绑在高台上,活生生暴晒三天之久了。

期间,滴水未尽,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现在的她正被扔在原身的府院柴房里,身下是一团草垛,整个屋子狭小黑暗。

她喉咙干涩的厉害,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水桶正在她的对面,身上的伤似乎并没上药,疼的站不起来,她只能爬着过去,舀水喝下。

咕咚咚一整瓢水进了肚子,她才感觉到身体有了一丝力气。

身上黏糊糊的,衣服都黏在了伤口上,她忍痛撕扯一下,疼的几乎晕眩过去。

“狗系统,帮我屏蔽一下痛感!”

【这不符合剧情。】

单一:“什么鬼剧情,再这样下去我就狗带了,还怎么消除怨念值?你不出手算了,就让我的身体发炎腐烂死亡吧,反正这个任务也是无法完成的。”

系统沉默。

片刻后,单一果然感觉到身体上的痛感轻了许多。

【为了不影响宿主体验,必须留存百分之十痛感。】

单一不再理会,毕竟争取到这样已经不错了。

她看了眼身上的伤口,多处剑伤,左肩那处深的几乎见骨。

她知道再不上药,这个身体绝对就不行了。

她站起身,踉踉跄跄的走到门口,拉开一条门缝,外面空无一人。

“可以给我一瓶药吗?”

寂寥无声。

“他肯定说了不允许我死吧,我的伤口再不上药就溃烂而亡了。到时候,他就别想再羞辱我了!”

依旧无人应答。

不过,屋旁的一棵树的树叶突然微不可察的晃了一下。

【宿主,你是疼傻了吗?这分明没......】

这时,单一面前突然黑影闪过,一瓶金疮药正放在地上。

系统顿时噤声。

单一倒是一脸预料之中的表情,捡起药回了屋子。

就算她重伤,那人也不会放心她独自在这,必然是要派人看着她的。

听到她此刻心声的系统:“......”

单一慢慢撕开衣服,突然想起什么,直接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能再来件衣服吗?”

暗卫:“......”

单一:“乞丐装也可。”


后来,果然门口放了一件衣服,到处都是补丁,倒真是名副其实的乞丐装。

不过,好在干净。

单一撕开衣服上药,然后换上干净的乞丐装睡了过去。

翌日,她是被踹门声吵醒的。

一个中年婆子一脸嫌弃的看着她:“赶紧滚起来,九皇子要见你!”

单一立刻起身,慢吞吞的跟了上去。

婆子一路不耐烦的催促,将她带到了一处屋外。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滚进去!”见她岿然不动,婆子直接推了她一把。

单一跌跌撞撞的进了屋子,一抬眼,正对上坐在床榻上男子阴沉的眸。

【滴,检测到目标NPC陆煜怨念值100,请谨言慎行。】

单一心道,“好家伙,直接刷满了!”

“还不滚过来,伺候本皇子穿衣!”陆煜怒气冲冲道。

单一立刻挪动步子走过去,许是金疮药起了作用,加上屏蔽痛感,她这会儿行走挺自在。

不过为了不被陆煜看出来,她还是装出一副踉踉跄跄的模样。

见她靠近,陆煜张开了双臂。

单一拿起一旁的衣服,不过却突然犯了难。

这男子束袍虽看着简单,可一件件的倒也难组合。

她犹豫片刻后,随手拿起了一件准备往陆煜身上套。

猝不及防就被他冷声呵斥:“你是要本皇子一会穿着内袍出去见人吗?!”

单一怔住,看了看手里的素白衣衫,满目疑惑,“这竟然是个外袍吗?”

瞅着,跟那件素色内袍也差不多啊?

但既然了陆煜开口了,她自然得照做。

毕竟大魔头,现在惹不得。

她好一番为难才给他穿好衣服,到了束腰时,却拿着腰带左拉又拽的死活不知道咋系。

感觉到女子的手在自己腰间来回乱窜,陆煜目光凌然,“她是故意的!”

随即,啪的一下重重的打落她的手,扯过别的腰带迅速系好,冷声道:“把你的肮脏心思收好,你现在不过是本皇子的贱奴而已,别妄想!”

单一摸着通红的手,问号脸。

这人是脑补到了啥?

“还不快去端水,伺候本皇子起床。”陆煜见她呆愣着,再次呵斥。

单一只好照做,好在丫鬟已经将水放在了门外,她只需要端进来就好了。

她端着水过来的时候,陆煜坐的端正,一副主子样,傲慢且冷漠。

她只得将水递到他的嘴边,让他漱口。

陆煜眸色微沉,喝下水,口中一簌,竟直接朝着她的脸喷了过来。

单一抿唇,心中一万个草泥马跑过。

最后,生生忍了下来。

陆煜嘴角微勾,讽刺一笑:“怎么?这就受不了了?”

单一知道,他这是要将原身在他身上做过的事情通通做一遍。

她深吸一口气,挤出一抹笑,眼睛闪着认真的光:“怎会,九皇子的漱口水也香得很。”

这句话,说完她自己都被恶心到了。

果不其然,陆煜也一脸恶寒,嫌弃的后退一步,像是觉得她是个变态。

单一看他这个样子,心中一阵暗爽。

不能反抗,我还能不能恶心一下你?

“走。”陆煜起身,领着她去了院子。

院中,丫鬟、仆人站成两排,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而在他们面前放着各种不同的刑罚工具,板子、钉子、长针、鞭子、辣椒水、盐巴。

单一咽了咽口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见陆煜来,丫鬟当即搬来他的专属藤椅。

陆煜落座后,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各式工具,眼底趣意满满。

“挑一个。”

单一知道,他这句话是在对着自己说。

她目光犹疑,看了看地上的工具,好家伙,哪样都是疼啊!

她抬头,陆煜正目光紧盯,一副要将她生吞活剥的样子。

就在陆煜以为她会哭着求饶的时候,她突然拿起鞭子在辣椒水里泡了下,又粘上盐巴,握在手里。

“你这是做什么?”陆煜剑眉一皱,有些看不懂她的想法。

单一拿着鞭子朝他走来,突然,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她双手递上鞭子,杏目含泪,哭得梨花带雨:“既然,阿煜要惩罚我,我宁愿你亲自动手。”

围观的丫鬟一脸震惊。

“不许这么叫我!”陆煜猛的俯身,狠狠地掐住她白嫩的脖颈。

仿佛这个名字是什么奇耻大辱似的。

【以前原身虐待他的时候,就会这么“亲切”的叫他。】系统提示。

单一被夺取空气,眼角上翻,但还是努力从咽喉挤出一句话:“阿煜......我是....真的爱你,才会那么对你。”

闻言,陆煜手上的力道更重了几分,讥诮开口:“你把我,当狗一样使唤、殴打、羞辱,是因为爱我?你把本皇子当做白痴吗!”

系统适时的给单一放了一段段从前的恶行。

此刻的单一:“我谢你哦!”

脖子被掐的泛红,脸色因缺氧一寸寸变白,但她依旧固执己见:“我....真的爱你。”

她眼睛通红,细看下来,里面隐隐透着一种疯狂的贪恋。

“你,杀了,我吧。是我......罪有应得!”说罢,她便认命的闭上了双眼。

陆煜却蓦的松开了手,空气从口鼻灌进她的胸腔,呛得她不断咳嗽。

“这么容易死,岂不便宜了你?!”陆煜俯视着她,一字一顿道。

“阿煜。”她开口。

他崩溃嘶吼:“不许这么叫我!”

然后,忍无可忍的甩袍离开。

当他怒气冲冲的回到房间的时候,婆子追了过来。

“九皇子,可要将她扔回柴房,再饿上两三天?”

陆煜勾唇冷笑:“让她跪着,她不是口口声声说这是爱吗?那便让她自己尝尝这种爱!”

“是。”婆子领命离开。

院中,单一仍旧跪着,她摸了摸脖子,能清楚的感觉到,火辣辣的疼。

婆子跑来,冷眼看着她讥讽道:“单一,九皇子说了,要你自己体会一下这种爱,不得命令,不许起来!”

说罢,哼声离开。

单一微怔,忙跟系统交流。

“什么情况?我可不记得我有给这个角色安上我自己的名字?”

【为了提高宿主体验感,本系统已将所有文中配角名字进行修改。】

单一:“......”

“咱就是说,既然你能力这么厉害,咋就不能帮忙直接把我的文改了,让陆煜没这么悲催不就行了。”

【虽说这是书中世界,但是配角NPC的痛苦是切实存在的,必须消除之后,由你亲自修改。】

单一:“我以后再也不随便写小说了!”


她原本也是为爱发电,想给平闷的社畜生活增添一丝乐趣,谁能想到还能因此穿书!

这可真是……日了狗了……

不过,她此时无比庆幸。

跪着,怎么也比受鞭刑好多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她就这么一直跪到了晚上。

夜风微凉,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膝盖从疼痛到麻木,身上的伤因为没按时上药而隐隐作痛。

虽然系统为她屏蔽了大多痛觉,可身体的疲惫感却无法抑制的侵袭至各处。

府院内到处点起了灯。

从她跪在这之后,陆煜再没来过,而丫鬟仆人也都避她如洪水猛兽。

她干涩的吞咽喉咙,胃里已经泛起酸水,看来今晚注定不好过了。

谁知后半夜,竟慢慢下起了雨,雨点越来越大,直至瓢泼。

单一嘴角勾起一抹苦涩却又无奈的笑,果然是小说世界,逢罚跪,必下雨。

她跪在那,身体早已僵直,衣衫尽湿,可没有陆煜的命令她不能起来。

她也不打算擅自起身,且不说暗卫随时盯着。

陆煜他,正需要发泄。

房间里,陆煜正捧着一本书,听到外面淅沥的雨声,他眸子闪过冷笑。

想到单一跪在雨中的可怜样,他便觉得解恨。

可是,不知怎的,他眼前突然出现单一对他说的那句话。

“我……真的爱你。”

女子那个滚烫的眼神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突然心生燥意,啪得将书摔在桌上,眼底阴郁之色翻滚。

她在戏弄他!

以为这样他就会轻易放过她吗?做梦!

他要把在自己身上遭受过的屈辱,千倍万倍的还给她!

陆煜不再理会心中那道不明的感觉,躺在床上睡去。

这一夜,他睡得并不安稳。

梦里面,都是单一从前一脸高傲不屑看着他,然后用言语极尽羞辱的场景。

可突然,面前的场景突然进行了转换。

他一身血衣躺在床上,几乎奄奄一息,可这时,单一突然推门进来了。

陆煜皱眉,似乎觉得这个场景不太真实,单一一向看不起他,更不会愿意踏足他所住的肮脏柴房。

可这一幕又格外真实,即使床上的他是闭着眼睛的。

可依然能感觉到女子眼神的炙热,和那一闪而过的痛苦挣扎。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眼神,有点像……今日的单一。

女子俯身,慢慢靠近,白嫩的手颤抖着抚上他的脸,眼底满是心疼和纠结,嘴唇微张:“阿煜,你为什么……就不能服个软呢?”

“一定很痛吧?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每次我看到你那张平静的脸,我的心里都在想,为什么你不能对我笑一下,或者哭,哪怕……是生气呢?”

陆煜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她对床上的自己说着那些让人错愕的话。

他不明白,单一的意思。

“你可能觉得我是个疯子吧。”单一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转身离开。

陆煜脸色阴沉,他想追上去质问对方,可是刚一动作,整个人就从床上挣坐起来。

刚才……是梦。

他扶额,却发觉额头虚汗涔涔。

伺候婆子似乎听到了动静,敲了敲门。

“九皇子是要起了吗?”

他收敛心神:“嗯。”

“那……”

“不必伺候。”他打断道。

门外,婆子虽诧异,但只得应声。

正欲走,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意味不明的声音:“单一还跪着吗?”

“回九皇子,她昨夜淋了雨,浑身发热,奴婢怕传染您,已经让人将她扔回柴房了。”

里面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婆子疑惑,总觉得九皇子不太对,却也没敢追问,快步离开。

屋内,陆煜久久不能回神。

那个梦,真实的有些过头了。

难道……单一真的对他?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就被他狠狠的压制下去,想到过去种种,他的眸色归于冷漠。

不可能,他一定是受了她的蛊惑!

想到这,陆煜更生怒意,狠狠的将面前桌子上的茶杯摔落在地。

他真是小瞧了单一,竟然用一句话,就给自己留下这么强烈的暗示。

“给我盯紧了她,有任何不对,立马来报!”这句话,是对他的暗卫说的。

言罢,补充一句,“别让她轻易死了。”

陆煜眼底涌现残忍绚丽的暗芒,“她既然想玩,本皇子就陪她玩个痛快,毕竟猎物临死前的挣扎,具有别样的美。”

柴房中,单一正晕晕乎乎的,四肢无力。

醒来的时候,身边竟放了一碗药,凉且苦涩,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了。

【都说了,让你别用这个办法。】

难得的,系统语气里透着淡淡的关心。

“陆煜对我恨之入骨,必须下奇招。”她声音闷闷的,但尾调却透着欢愉。

【可是入梦之法,不仅对这幅身体,对你的灵魂也会有一定损害。】

“还有别的办法吗?”她轻笑说道。

系统不吭声了。

昨夜,她被雨水折磨的头脑发昏,失去意识之前,忍不住找了系统。

然后,入了陆煜的梦。

她将自己包装成一个执拗,对他拥有着病态爱意的女子。

也因为这样的禁术,本来淋雨也不会有大碍的身体,发烧了。

不过,倒是挺值得。

【你真的觉得,仅仅是一个梦就能让陆煜不再恨你?】系统忍不住问,毕竟刚刚他检测之后,陆煜的怨念值依旧是满的。

“当然不可能,陆煜对我的恨,可非一朝一夕的。”单一忍不住轻笑,“不过,只要留下种子,总会有发芽成长的那一天。”

【你,昨晚入梦,就没觉得陆煜有些可怜吗?】

单一眼底闪过诧异,没料到系统会问这种问题。

但她还是欣然一笑:“没有,一个纸片人罢了。”

【可他的遭遇是因为你。】

单一身体一僵,昨晚的梦境突然重现脑海。

她能看出来,陆煜伤的很重,那身衣裳被血染得透透的,他的脸色也苍白的厉害,几乎就要失去呼吸。

她的心的确有被揉了一下,可那又如何。

“就因为我写那无关紧要的一句话?这锅我可不背。”她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现在的她,只想赶紧完成任务,回家。

她大概能猜到,陆煜这会一定内心纠结且生气,觉得她在耍花招。

甚至,会加派更多的人手日夜盯着她。

不过没关系,接下来,她会慢慢的让陆煜相信自己对他的“爱”。

或许是药效起了作用,她产生了强烈的睡意。

反正一时半会陆煜不会出手弄死她,她便闭上双目,心安理得的休息去了。

虽然,她并没有在小说中着重描写配角的戏份。

不过她记得主线剧情,边疆最近,似乎不太安定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