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从未热恋已失恋

从未热恋已失恋

明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赵平津见证了许禾从含苞待放的青涩小花绽放为一朵……热辣的玫瑰?不对,这不是自己养了多年的娇嫩小花,怎么绽放之后成了带刺的玫瑰。许禾是那种非单一的美能够定义的,纯真软萌、热辣奔放都是她,或许软萌可爱只是她的保护色,甚至还骗过了赵平津的眼。

主角:许禾,赵平津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禾,赵平津 的女频言情小说《从未热恋已失恋》,由网络作家“明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平津见证了许禾从含苞待放的青涩小花绽放为一朵……热辣的玫瑰?不对,这不是自己养了多年的娇嫩小花,怎么绽放之后成了带刺的玫瑰。许禾是那种非单一的美能够定义的,纯真软萌、热辣奔放都是她,或许软萌可爱只是她的保护色,甚至还骗过了赵平津的眼。

《从未热恋已失恋》精彩片段

许禾站在包厢外。

门内,男人们的谈笑声断续传出。

“江淮,你和许禾谈两年了吧?还没弄到手?”

许禾微微掐住了掌心,屏息听着。

“哎,别提了,装纯呢,说要等到毕业结婚了才给睡。”

一阵哄堂大笑,有人嘲笑江淮两年还没把人弄到手,有人议论着许禾的穿着和相貌。

“其实许禾也不丑,就是不会打扮。”

“对,挺瘦的,看起来没啥料,但是腿挺直。”

“有B吗?”

“我看悬,八成也就A……”

“那得问江淮啊,人没弄到手,摸总摸过吧。”

“摸她和摸你有什么区别?”江淮的声音讽刺的响起。

许禾没有进去,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

等电梯的时候,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万年不变的卫衣牛仔裤,长直发,不化妆。

确实不丑,但也不好看,没什么女人味。

她又侧身看了看自己,确实很平,没一点起伏。

许禾自嘲的笑了笑,进了电梯。

回了学校宿舍,许禾洗了澡,吹干头发,戴了耳机背单词。

一个小时后,舍友林曼回来了,她的口红晕的有些花了,身上带着淡淡的烟味儿,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松木香气,很熟悉。

许禾有些恍惚,她记得江淮当年追她的时候,她因为他身上干干净净的气息,才有了一丝好感。

后来,他身上的味道就再没变过,永远都是松木香。

许禾翻开笔记本,在其中一页,画了一个绿色的圆圈,数一数,这是第六个了。

林曼很开心,洗完澡出来一直在哼歌,和另外两个舍友交流护肤经验,又询问许禾:“禾儿,你也打扮打扮啊,整天素面朝天的,男人不喜欢的。”

许禾对她笑了笑:“我不会,手笨。”

“我教你啊。”林曼裹着浴巾,身段凹凸妖娆的靠过来。

许禾想,江淮睡她的时候,一定很满足吧,哪个男人不喜欢。

“禾儿,其实你很符合现在审美的,白幼瘦都占了……”

林曼上上下下打量她,仔细看,许禾其实算好看的,尤其是皮肤,白的让她都想摸一把。

林曼有些酸,想到江淮在床上时,说她不够白,小腿没有许禾直。

许禾淡淡笑了笑:“我要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林曼撇了撇嘴,扭身回了自己床上。

周末,舍友都不在,林曼一大早就打扮的花枝招展出了宿舍,还特意问许禾今天约不约会。

“江淮出差。”许禾早上接了江淮电话,他很抱歉的说周末要去临市出差不能陪她。

听得许禾的回答,林曼眼底的笑都要绷不住了:“那行,那你在宿舍好好休息。”

许禾攥着手机,片刻后,她拨了一个电话:“今天忙吗?”

男人轻笑了一声,旋即声音有些散漫响起:“一会儿我让郑凡去接你。”

许禾起床,洗澡换衣服,化妆,涂口红的时候,手机响了。

她从衣柜拿出一件风衣裹住了自己,戴了帽子和口罩下楼。

上车后,郑凡温声对她道:“许小姐,赵少在麓枫公馆,这会儿还有个贵客,您一会儿直接去3号楼。”

许禾点了头。

车子直接开到了麓枫公馆三号楼,许禾道谢,下车,直接去了楼上房间。

赵平津过来时,许禾歪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看到她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赵平津嗤笑了一声,他掐了烟,走过去,抬脚踢了踢女孩儿笔直的小腿。


许禾一下就醒了。

她坐起身,还有些惺忪的眼,十分干净澄澈。

待看清面前的人,她又软软歪在了沙发上,呢喃了一声:“好困。”

“昨晚没睡好?”

“嗯……”许禾说着,伸出一只雪白的手,勾住男人的皮带:“你忙完了?”

“刚结束,中午的饭局推了,让小顾去的。”

“是我耽误你正事了。”

“睡你也是正事。”

赵平津蹙眉,抬起下颌指了指她的外套:“脱了。”

“哦。”许禾乖巧的站起身,脱了外面的风衣。

里面‘只有’一条黑色抹胸款的短裙,堪堪到大腿的长度,很紧,裹出了凹凸的曲线。

赵平津的视线落在她胸前,布料单薄,仿似能被人一眼洞穿。

“真骚。”衣冠楚楚的男人很认真的评价了一句。

许禾挺了挺胸:“不喜欢?”

赵平津又嗤笑了一声,伸手攥住了她卷曲的长发,许禾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软软偎入了他怀里。

他摸了她的细腰一把,这姑娘,像是全身都没有长骨头一样,虽然瘦,看起来没什么料,但谁摸谁知道。

许禾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鬓发湿透,指尖都抬不起来。

好在小时候学过几年民族舞,基本功还没落下,大约是骨头够软,所以两人的关系倒是持续了不短的日子。

赵平津神清气爽的起床,显然很满意她今天的表现,因此给钱给的格外痛快又大方。

只是,临出门时,看到许禾抱着一堆钞票,眉开眼笑的亲了亲——

比刚才在床上亲他还开心。

他忽然有些不痛快,折身回来,直接抽走了两沓。

许禾呆住了,以往的规矩都顾不得,起身就要抢:“不带这样的……您都给我了……”

赵平津没理她,走了几步,才道:“刚想起来,我的钱也不是风刮来的,随便挥霍,不好。”

许禾坐在床上,气的半天都不想说话。

到手的鸭子都飞了,任谁都不高兴。

这下子,刚刚只够她补上空缺,连口气都没办法喘。

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

许禾洗了澡换好衣服,一秒都不想多待,忍着身上的疼直接走人。

回去路上,收到江淮发来的微信,还有一张会议照片。

“开会累死了,好想禾儿……”

许禾随便回了一个按摩揉肩的表情包,打开了朋友圈。

很快看到了林曼发的朋友圈,定位在临市六星酒店。

‘陪老公出差,酒店无聊中……’

配图九宫格:三张豪华酒店的照片,三张不同角度的自拍,还有三张和男人的亲密照片,但无一例外,男主角都没有露脸,只有背影或者一双手出镜。

许禾顺手点了个赞,退出了微信。

回宿舍换好衣服,看了一下时间,随便在便利店买了一个三明治和牛奶,就上了公交车。

许禾有两份兼职,一份是家教,辅导初中生英语,另一份是一家私房菜的服务生。

从那个初中生家离开时,已经下午五点,许禾急着去私房菜馆,喝了口水就去了地铁站。

到了餐厅门外,她进去的时候,没注意到郑凡正从车上下来,给赵平津打开了车门。


许禾飞快换上服务生的统一服装,酱红色的衬衫和黑色短裙,头发扎的一丝不苟,露出一张白嫩的心形小脸,在一堆阿姨大妈中,显得就十分出众。

许禾端着一盘鱼进了包厢,那个盘子十分大,她两条小细胳膊好像都要折断了。

饭桌上的男人们立刻开始怜香惜玉起来,让别的服务员去上菜,留了许禾在一边倒酒。

许禾刚拿起酒瓶,就看到了赵平津,他身边还有个年轻女孩儿,打扮的温柔似水,清淡秀美,娇娇怯怯的偎在他怀里。

他看起来倒是很受用的样子,没有半点不耐。

原来他喜欢的是这样的乖女孩儿,看来自己全搞错了。

许禾心里有些微的懊恼,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她倒了一圈酒,中间还差点被人轻薄了,好在她反应快躲开了。

最后到了赵平津身边。

可赵平津直接扣了酒杯,很淡的说了一句:“我不喝酒。”

很不给面子的动作,他身边的徐青倒是看起来很高兴。

许禾有些尴尬的拿着酒瓶不知如何是好。

大腿上却忽然传来一阵麻痒,许禾低头,男人修长的手指,在无人注意的桌下,从她小腿一路摩挲探进了裙摆,好一会儿,才堪堪放下。

许禾僵立着不敢动,腿有点抖。

“平津这是怎么了?谁扫你兴了?”酒桌上有人好奇询问。

“是啊,刚才徐妹妹给你倒酒你不是还喝了吗?”

徐青的脸就微微红了红。

赵平津摸了摸她的脸:“待会儿要送她,不喝了。”

众人了然,阳腔怪调道:“哦……原来这样,那就不耽误你今晚的好事儿了。”

“喝点酒助助兴也不错的……”

“你知道什么,平津要是喝醉了,徐妹妹今晚哪里受得住?他疯起来什么样儿你不知道?”

徐青羞的整个人都埋入了赵平津怀里,惹得饭桌上的男人都笑起来。

他喝醉酒什么样许禾不知道,但他疯起来什么样,许禾可是深有体会的。

她现在身上还隐隐作痛,腰和大腿要被折断了一样。

“出去抽支烟。”赵平津拍了拍徐青,徐青乖巧的起身,满目爱恋的目送他出了包厢。

片刻后,许禾的手机震了震。

她等了半分钟才拿出手机。

是一条简讯:出来。

许禾眉目安然的关了手机,又尽职尽责的倒了一圈酒,才借口出了包厢。

“许小姐,赵先生在6号房间。”

郑凡微低着头,轻声说了一句。

许禾转身向前走去。

到了6号房外,许禾迟疑了一下,却还是推开了门。

赵平津靠在窗边抽烟,回头看到她,入目的就是一双细白笔直的小腿。

裙子有点短,大约在膝上八公分处。

他想到了上午那条黑色抹胸短裙,下腹有些隐隐的躁意弥漫。

“兼职?”

赵平津隐约知道,她还没毕业。

许禾点点头:“嗯,兼职。”

“缺钱?”赵平津掸了掸烟灰,蹙了眉。

许禾笑了:“不缺钱谁愿意做这些。”

赵平津掐了烟:“我没亏待你吧。”

许禾很坦诚:“我很缺钱。”

“多少薪水?”

“一天80。”

赵平津气笑了,他拿出钱夹,将里面的现金都扔给她:“辞了吧。”

许禾照收不误,弯腰一张一张的捡,但却没松口辞职。

最难的时候,是这一天80块,没让她饿死在街头。

这些年她唯一坚信的准则就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过来。”

许禾乖觉的走了过去。

赵平津抬手掐住她下颌,摩挲着她柔软的唇:“以后别涂口红了。”

许禾应了一声,他在她嘴角啄了一下,抱起她放在了桌子上,短裙卷了起来,他摸了摸她雪白的腿,示意她抬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