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嗜爱成瘾

嗜爱成瘾

码字猫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自从她在陌生男人的怀里醒来后,这个看起来病娇一样的男人,便缠上了她!苏沐曦明明说的很清楚不认识他,却还是被他以老公自居,直到看到红本本上那明显不是合成的照片时,苏沐曦不得不承认,自己失忆了,所以她是不是也可以理所当然的赖掉之前的糊涂账。

主角:苏沐曦,时厉深   更新:2022-08-08 18: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沐曦,时厉深 的历史军事小说《嗜爱成瘾》,由网络作家“码字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她在陌生男人的怀里醒来后,这个看起来病娇一样的男人,便缠上了她!苏沐曦明明说的很清楚不认识他,却还是被他以老公自居,直到看到红本本上那明显不是合成的照片时,苏沐曦不得不承认,自己失忆了,所以她是不是也可以理所当然的赖掉之前的糊涂账。

《嗜爱成瘾》精彩片段

“老婆,别闹了,快出来吧!”男人轻柔低沉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空荡荡的房里竟有了回声。

苏沐曦蜷缩成一团,此时她躲在走廊一个拐口角落里瑟瑟发抖,手里握着一个花瓶。

正是盛夏,可她身体深处却溢出一片冰凉来。

她被困在这栋楼里已经一个多星期了。

一个多星期前,她出了车祸,伤了头部,醒来时视线里一片黑暗。

看不见的她如被折断翅膀的雀儿,惊慌失措又无计可施,只能在男人的桎梏下惶恐度日。

男人口口声声说是她的丈夫,还要她一遍遍发誓自己不会离开他。

她都要被折磨疯了,她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

她才十八岁!怎么可能结婚?

视力恢复后,她趁男人离开房间的间隙,偷偷溜了出来,到处找出口。

她所在的这栋楼起码有六层,而且每一层占地面积都很大,她好不容易跑到第一层,只需要穿过长长的走廊就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可是,男人找来了。

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她的心尖上。

他没有发现角落里的她,径直朝走廊尽头走去。

看着他宽阔的后背,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举起手中的花瓶就朝他的后脑勺狠狠砸了下去。

他闷哼一声,转头的那一瞬,苏沐曦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狰狞。

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心想:完了!

男人摸了摸后脑勺,修长的手指上立即沾染了淡淡的血丝。

他凶狠狰狞的神情似乎只在脸上维持短短一瞬,很快,便换成一个无奈宠溺的神情。

“老婆,你想谋杀亲夫?”

苏沐曦看他勾起唇角在笑,有些头皮发麻。

这男人,肯定有病!

下一秒,她被男人打横抱起,他的脸清晰地展露在她面前。

他长得俊美分明,尤其是那双狭长的桃花眼,似有勾人心神的能力。

高挺的鼻梁下,凉薄的唇微微勾起,滟潋又慵懒。

目光触及他的唇,她就想起这几日里,她深谙这张唇的厉害,自己的双唇现在还是麻的,害怕和羞赧瞬间席卷了她。

苏沐曦涨红了脸失声尖叫,奋力地挣扎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她眼眶泛红,眼眸湿漉漉的,像落入陷阱的鹿,惊恐慌乱,“我不认识你,也不是你的老婆,求求你放过我......”

男人目光灼灼,定定地落在她漂亮的眸子上,眉宇间浮现出一丝喜色:“沐曦,你眼睛恢复了?”

苏沐曦怔住了。

他居然知道她的名字?

过去一周里,他不是叫她老婆,就是叫她宝贝,让她觉得他就是个心理变态的痴汉,而她是不幸落入虎口的可怜羊羔。

现在事情似乎复杂起来。

他居然认识她。

难道强行关着她,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

男人将她抱到二楼一间房里。

一进房门他便落了锁,将她轻轻放在地上。

刚刚花瓶里的水打湿了他的白色衬衣,他慢条斯理地脱去衣服,很快就露出紧实健硕的上身。

苏沐曦脸颊发热,慌忙移开视线。

用白衬衫随意擦了擦后脑勺和手上的血迹,他将衣服随手扔在地上,朝房间里的保险柜走去,弯下身子开锁。

就在苏沐曦绷紧神经,犹豫着要不要去拿角落里的高尔夫球杆的时候,他忽然将两个红色本子递到她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结婚证,我们的。”

苏沐曦觉得天灵盖都被这句话震碎了。

她颤抖着去接那两个红本子,一翻开就看到她跟眼前男人的合照,他们头挨得很近,笑容明媚,看起来莫名登对。

结婚证上,一本写着她的名字,另一本写着“时厉深”三个字。

时厉深?

时不是个寻常的姓氏,她记忆中,似乎只有一个人是这个姓......

她的目光移到结婚证上的“登记日期”,愕然地瞪大眼睛。

上面居然写着“”。

现在不是2018年的六月份吗?

她是2000年五月份出生的,2018年六月份的时候,正好满十八岁。

她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叫时厉深的男人,心里浮出一个可怕的猜测。

时厉深似乎猜到了她心里所想的,点了点头:“没错,沐曦,你失忆了。”

苏沐曦脑子嗡嗡作响。

她看到时厉深的嘴一张一合:“现在是2022年,我们结婚已经快两年了。”

她失忆了,把过去四年的事情全部忘记了。

原来,这些天时厉深不是关着她,而是做了一个丈夫会做的事情——悉心照顾车祸后失忆的妻子。

可她刚刚做了什么?

她居然用花瓶砸了他的头,将他当成坏人,一心一意地想离开这里。

“对不起......”苏沐曦的心理防线倏地被击垮了,她掩面而泣,“我不知道自己忘记了那么多,对不起......”

她陷于自责的泥潭中无法自拔,数日来紧绷的神经和恐慌的情绪,在这意料不到的事实面前如决堤的水,顿时倾泻而出。

愧疚让她遏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很快就哭成了泪人儿。

“别哭。”时厉深声音还是那样温柔,他轻轻捧起她的脸,带着无限的宠溺和柔情,“眼睛才刚刚恢复,再哭下去对眼睛不好。”

苏沐曦泪眼婆娑,没看清他波光滟潋的桃花眼里,一丝不可名状的狂热正腾升而起,带着不管不顾的执着和疯狂。

她被再次拥入一个滚烫怀里,时厉深滚烫男性躯体紧贴着她,她的皮肤像被炙烤一般,激起一阵阵轻微的战栗。

苏沐曦怔住了,耳畔却传来他温热潮湿的低语:“沐曦,我们是夫妻。”

夫妻......

她面色绯红,意识到有些亲密举动对夫妻来说,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由于失忆,她对男女之事似乎还停留在青涩而羞怯的阶段。

时厉深低低一笑,他眼眸漆黑如夜,闪着晦暗不明的光,宛如觅食的野狼。


苏沐曦睁着好看的秋水眸,望着眼前这个陌生而迷人的男人。

他睫羽微颤,高挺笔直的鼻梁下,绯色的薄唇蠢蠢欲动,通身散发着一种暧昧、蛮横、蓄势待发的气息。

她本能地感觉到危险,下意识地想逃。

他低下头,用细密的吻吞噬着她尚存的理智。

苏沐曦对他的攻城略地很快就招架不住,如一尾搁浅的鱼,嘴唇微启,费力地吸入有限的氧气。

他喉头一紧,克制着,贴近她通红的耳朵,不放过填满任何一个跟她缱绻缠绵的间隙。

日落西山的时候,苏沐曦蜷在时厉深的臂弯里熟睡。

她睡着时很乖很安静,像只温软的猫,毫无戒备地躺在他的怀里。

他心底涌起一股不可名状的幸福感。

床底下散落着他们的衣衫,时厉深随意勾起一件穿上,灼热的目光堪堪落在怀里的女人身上。

两年了,他终于得到她了。

想到这里,他的眉梢眼角都浸润在愉悦中。

他小心翼翼地翻身下床,去处理那块带着落红的床单。

白色的床单就像画布一样,这一抹红更是艳丽得摄人心魂,张扬地将他们的缠绵展现得淋漓尽致。

他目不转睛地看了片刻,这才将床单仔细地折叠起来,又视若珍宝般地放入保险柜里上锁。

做完这一切,他才回到她身边,缱绻的目光细细描绘着她沉睡的眉眼。

时厉深眼眸在愈来愈暗的房间里更显得黝黑深邃。

苏沐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空气中弥漫着芝士吐司和热牛奶的香味。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男人颀长挺拔的背影。

他穿着白色衬衣,挽起袖子,露出修长流畅的手部线条。

这一刻,她有些感慨:这个完美又体贴的男人,居然是她的丈夫。

自己曾经做梦也不敢奢望的幸福婚姻生活,想不到居然唾手可得。

“醒了?”时厉深转身,目光灼灼地落在她身上,俊美清隽的脸上带着温润的笑。

苏沐曦想起昨天下午的那场缠绵,脸又是一阵烧红,就连耳根和脖颈处都无法幸免,一整片都是绯色。

她发现被子底下的自己像褪了鳞的鱼,不免有些羞涩。

时厉深目光幽暗,似乎很喜欢她含羞带怯的模样,兀自欣赏了片刻,才慢悠悠地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色长裙递给她。

换上衣服后,饥肠辘辘的苏沐曦大口吃着他准备的吐司和牛奶。

她昨天累坏了,急需补充体力。

芝士吐司用的是双倍芝士,牛奶是无糖的,都是她的喜好。

“你做的?”

时厉深点点头,神色有些得意。

也是,这栋房子里,除了他们,没有第三个人。

对啊,那么大的房子,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人?

“房子那么大,为什么不请佣人?”少了人气的地方,再漂亮也有些阴冷气息。

“不喜欢。”他轻描淡写。

“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不用上班吗?”她从醒来到现在,就没见他一天离开过这里,每天都如影随形。

时厉深笑得意味深长:“我是个富二代,就算不上班,也养得起自己的老婆。”

苏沐曦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富有、英俊、贤惠,她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

老天给她安排了个那么完美的老公,简直跟做梦似的。

“对了,我出车祸了,我妈妈怎么没来看我?”

时厉深吃饭的动作一滞,笑容渐渐隐去。

苏沐曦心口一紧,目光定定地锁在他脸上,一种不详的预感萦绕在她心头。

“沐曦,你忘记了。”他伸出节骨分明的手,紧紧握住她的,“你妈妈,两年前去世了。”

“什么?怎么会?”她错愕,泪水漫上眼眸,随即滚落下来。

她的妈妈还很年轻,才四十多岁,怎么会忽然死去?

苏沐曦是个私生女,从小跟妈妈相依为命。

妈妈死了,就意味着她失去了这世上唯一的血亲。

“车祸。”他声音温润,可目光里却多了一分不可名状的冷淡。

当初她之所以会跟他结婚,也是为了借助他的力量查出她妈妈意外背后的真相。

一想到她是抱着目的跟他结婚,他心里就莫名有些不快,自然也不愿意多透露。

最好让她觉得,他们是真心相爱才结婚的。

苏沐曦还想问多点细节,时厉深的手机正好响起,他掏出手机,径直开了门走出去。

这时,一只通体雪白的猫从虚掩的门钻进来,睁着宝蓝色的眼眸好奇地往餐桌上张望,似乎是被早餐的香味吸引而来。

看到猫的那一瞬,她难过的心情有了一丝慰藉。

从小到大,她都喜欢猫,跟妈妈一起养了不少猫,每只都当做自己的亲人那样疼惜。

“原来这房子里,不只我们两人。”苏沐曦拿了一块香喷喷的吐司,朝猫走去。

就在她蹲下身子的那一瞬,猫突然炸毛了,它圆睁着眼睛,朝她凶狠地哈了口气。

她被吓了一跳,跌坐在地板上,等回过神来,猫已经逃之夭夭。

苏沐曦目光落在自己手腕上。

那里有一道明显的红痕,是被什么东西勒出来的。

她这才想起,刚醒来的时候,她的四肢是被捆上东西的。

后来时厉深发现她看不见,才解开了束缚她的东西。

回想起这一周来的种种,她隐隐有些不安:

如果她跟时厉深是正常的夫妻,为什么他会这样关着她?

一阵寒意从她背脊往上爬,渐渐渗透至四肢百骸。

时厉深似乎怕她逃跑?

难道她失忆前......是想要逃跑的吗?


趁着时厉深出去接电话的空隙,苏沐曦开始偷偷且快速地翻看房里的书柜和抽屉。

在书柜底部,她看到一张纸露出的一角,看样子是不小心掉在里面的,连忙抽出来看。

是一份项目文件的复印件,乙方上写着“时骏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时骏?

苏沐曦一脸诧异,她记得妈妈当时的男朋友就叫时骏,是一家公司大老板。

美中不足的是,这个男人已婚,还有个儿子。

当初,她坚决反对妈妈继续这段不道德的感情,可妈妈就跟魔怔似的,怎么都不肯跟时叔叔分手,导致她萌发了去找时骏儿子一起劝说父母分手的念头。

难道,时厉深是时骏的儿子?

苏沐曦被这个猜测雷住了,自己怎么会跟妈妈男朋友的儿子在一起?

太离谱了!

就在这时,她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她连忙把复印件塞回书柜底部,然后回到桌上,假装若无其事地吃东西。

“抱歉,接了那么久电话。”时厉深回到餐桌上,还是如沐春风的神情,目光落在她手里的吐司上,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他离开的时候,她似乎也吃了那么多。

“没关系。”苏沐曦清了清嗓子,“厉深,我忘了很多事情,你能不能跟我讲一下?比如,你的家庭情况?”

“当然可以。”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父亲是时骏集团的董事长,叫时骏,我还有个继母。最近父亲又认回一个儿子,我多了一个哥哥。”

最后一句话,他眼眸里闪过一丝阴鸷。

苏沐曦没想到他那么坦然,犹豫了片刻又问:“你知道我妈妈其实是认识你爸爸的吗?”

“当然知道,说起来,当年你也是因为这件事,才主动认识我的。”时厉深微微一笑,短暂地沉浸在回忆里,“那时候你读大一吧,有天突然气鼓鼓地跑来找我,让我提醒我妈妈,管好自己的老公。那时候我就在想,这个女孩真有趣,我一定要追她。”

他漂亮的桃花眼波光流转,灼灼地看着她时,像羽毛挠在心尖上,痒得她面红耳赤。

苏沐曦垂眸,怪不得自己明知道妈妈和他爸爸的关系,还不避嫌地嫁给他。

这个男人太会撩了,十九岁的自己不谙世事,面对一个形貌昳丽男人的撩拨,很容易缴械投降的。

要命,果然美色误人。

时厉深轮廓分明的脸上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

他当时确实一眼就被鹿一样生机勃勃、清丽可人的女孩吸引,浑身激动得战栗起来,就像......猎人遇上对口猎物那样。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发问:“我们在一起,我妈妈她同意吗?你爸爸呢?”

“岳母去世之前还不知道我们的事情。至于我爸,他从不管我的事情。”他轻描淡写,目光却一刻不停地在她脸上打转,不放过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

他的沐曦很聪明,一点点蛛丝马迹都会引起她的怀疑。

苏沐曦觉得太不合情理了。

以她跟妈妈的关系,交男朋友这样的事情,她是绝不会隐瞒的。

哪怕那个人是妈妈情人的儿子。

是不是还有什么被她忽略了?

想到这里,她故意换了个话题:“我们结婚后,一直住在这里吗?”

“是。”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摩挲,目光缱绻,“我们很恩爱的。”

苏沐曦笑靥如花:“我刚刚看到一只白色波斯猫,也是我们一起养的吗?”

“对,你不是最喜欢猫的吗?”他眸底的柔情一览无遗。

她报以温软的笑,心却一点点冷了起来。

她不喜欢空旷的空间。

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空旷的房屋让她没有安全感。

如果他们是正常夫妻,她一定会告诉他自己的喜好和忌讳;

另外,养猫的人都知道,猫很少对主人哈气的,哈气是猫害怕的表现。

时厉深在骗她,他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吃完早餐,苏沐曦提出要独自在屋子里逛逛,时厉深嘴上同意了,可目光却紧随着她。

他寸步不离、如影随形,让她觉得自己像关在华丽牢笼里的金丝雀。

夜幕降临,她的不安达到了顶峰。

她被时厉深按在大床上亲吻,差点透不过气来。

他急切的模样,像饿了许久的狼,恨不得立刻撕开她薄薄的皮肤,把她腹腔里的内脏掏出来吃掉。

都说男人在翻云覆雨的时候最是放松,也是防线最薄弱的时候。

苏沐曦攥紧了手心里的胸针,湿漉漉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覆在她身上的男人。

他发丝凌乱,神情迷离,气息紊乱,眼眸在幽暗中泛着灼人的光。

“别这样看着我。”他长眉蹙起,有些不敢直视她清澈无邪的眼睛。

仿佛担心自己内心深处那龌龊的欲念会在这干净的眼眸里无所遁形。

他将她翻了个身,细密的吻落在她光洁的背上。

苏沐曦用力紧捏手中的胸针。

这胸针最锋利的地方还不足以伤害男人半分,但可以让她在这情迷意乱的旋涡里暂时保持清醒。

良久,房中的一切趋于平静。

餍足的男人心满意足地睡去,浓密的睫羽将好看的眼眸覆盖着,少了几分锐气。发丝沾染了汗水,软乎乎地贴在额上,多了丝孩子气。

苏沐曦无暇欣赏,她费力地将自己从男人铁臂里挣脱出来,拖着酸痛绵软的身体,换上衣服,赤脚开了门走出去。

二楼那间房子的保险柜里,一定有她想知道的真相。

她用胸针企图撬开保险柜的锁,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

她又输入了他们的结婚日期,依然毫无动静。

咬咬牙,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她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结果,保险柜的门居然开了。

顾不上诧异,她连忙去翻里的东西。

除了结婚证,里面还放着一条白色床单,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颜色有些暗红。

她蹙眉,不太理解这块布是什么,把它随手扔在一旁,又将角落里一个木盒打开。

木盒里都是女人的小物件,用过的口红、手套、手机壳、钥匙扣......

当看到自己那条戴了十几年的银链子时,她心口一滞:这难道都是她的东西?

时厉深为什么收藏她的东西?

他是......变态?

手里的东西像是会烫手似的,被她扔在地上。

深吸了一口气,她再次去翻保险柜里的东西,翻出了一个文件。

文件上赫然写着“契约婚姻”四个大字,翻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写着几页纸条款,甲方是时厉深,而乙方则写着她的名字。

苏沐曦一阵天旋地转:原来她跟时厉深的婚姻,居然是契约婚姻!

“还是被你发现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响起,带着一丝鬼魅的阴冷。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