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你的出现胜似所有温柔

你的出现胜似所有温柔

惜月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前世的唐音,耳根子软,轻易相信别人,辜负了最爱她的男人,也辜负了自己。重活一世,唐音发誓改写家人和自己的命运,改写父母、小弟惨死的悲剧……这一世她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智商在线,果断抱紧陈夜淮的大腿。

主角:唐音,陈夜淮   更新:2022-08-08 18: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音,陈夜淮 的历史军事小说《你的出现胜似所有温柔》,由网络作家“惜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唐音,耳根子软,轻易相信别人,辜负了最爱她的男人,也辜负了自己。重活一世,唐音发誓改写家人和自己的命运,改写父母、小弟惨死的悲剧……这一世她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智商在线,果断抱紧陈夜淮的大腿。

《你的出现胜似所有温柔》精彩片段

唐音死了。

她被堂姐唐梓欣和男友陆明礼活生生拔断舌头,毁了容,砍断手脚,直到血流殆尽,死状惨烈。

死后残尸被抛到了荒山野岭,被野兽啃食,仅剩一堆白骨。

成了飘荡人间的一缕孤魂。

春夏秋冬,日转星移,终于在一个乌云蔽日的凛冬,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满身风霜而来,他的脸隐迹在夜色中。

他弯下腰,修长的腿屈膝弯下来,小心翼翼将她不完善的尸骨从白雪皑皑的积雪中挖出,不顾泥泞紧紧抱在怀中,至若珍宝。

终于,唐音看清男人容颜——陈夜淮!

竟然是他!

尸骨被男人带回帝都。

男人重金请得道高僧为她超度。

“陈先生,死者死不瞑目,不愿往生,唯有了却她的心愿,方可魂体解脱。”

当天夜里,唐音看着男人买了一车汽油,驾车去了唐梓欣与陆明礼的新婚,一把火点燃别墅。

火光冲天,渣男贱女葬身火海。

陈夜淮嘴角扬起,低头神情温柔,“小音,你看见了吗?我已经帮你杀了他们了,这下,你应该能死而瞑目了。”

“要是知道,你会被他们害死,当初无论你多厌恶我,我都会不折手段,将你禁锢在身边。”

“我不该……不该放开你。”

说完,男人脊背佝偻,肩膀松动。

唐音看到男人眼角流下的水光,心头震颤。

他哭了!

她没料到陈夜淮居然这么爱她。

唐音在娘胎时,就被爷爷跟陈家老爷子许给了年长她六岁的陈夜淮,从记事起,这男人就出现在她的周围,但两人仅止于表面交流。

她其实是不讨厌陈夜淮的,每次见面都叫他夜淮哥哥,只是后来遇到陆明礼,一切便变了。

她开始排斥这段婚事。

加上唐梓欣煽动,说陈夜淮残暴无情,喜怒无常,最擅于伪装,还是个恋童癖。

排斥演变成厌恶。

为了跟他解除婚约,她用尽各种极端手段。

终于她胜利了。

与陈夜淮顺利解除婚约。

现在回想,陈夜淮从未伤害过她!

而嫁给陆明礼,才是噩梦的开始。

魂体消散瞬间,唐音贴近男人耳边,愧疚道,“夜淮哥哥,对不起!”

若是有来生,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似听到什么,男人猛地侧目看过来。

唐音看着男人薄唇颤动,眸光深邃,极尽痴缠,“小音……”

……

唐音猛地睁开眼,大口大口的喘息,入目是雪白的天花板,空气中充斥着福尔马林的味道。

她的眼中闪过片刻茫然。

“醒了?”

低冷紧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声音……

唐音扭头看过去,对上男人深邃英俊的脸,瞳孔颤动,瞬间泪盈于睫。

触及她眼底晶莹,陈夜淮眸色陡沉。

就这么不想看到他?

想到刚才医生说话:唐小姐伤口深可见骨,要不是送来及时,怕早就香消玉殒。

陈夜淮泼唐般的深眸,浓重而晦涩。

他知道唐音有多怕疼,小时候摔了一跤,都能哼哼唧唧像个娇气包一样哭上半天。

可现在为了解除婚约,如此行径极端的想要跟他划清界限。

就这么深爱那个男人?

“为了跟我解除婚约,先是跳楼,再是跳海,现在又割腕自杀,我就这么让你厌恶?”

陈夜淮苦笑,“小音,你赢了!”

“我成全你!”

“只要你不再伤害自己,我愿放你自由。”

衣角翩飞,男人声音消失在病房门口。

“陈……”

嗓子又干又哑,发不出声来。

看着消失在视线里的身影,唐音慌了!

狗男人。

倒是听她解释啊。

咬牙扯下手背上的吊针,光着脚,跌跌撞撞追了出去。

“等一下,陈夜淮!”

陈夜淮步履飞快,怕稍作停留,就会为下定的决心后悔,舍不得放她到别的男人身边。

眼看男人就要迈入电梯。

唐音心生一计,重重摔倒在地。

“啊……好疼,呜呜呜……”

是真的疼。

可男人头也不回进了电梯,随之电梯门合上。

眼泪不争气的落下。

原来被人忽视,是这种感觉。

好难受。

她想起以前对陈夜淮劣迹斑斑的行径,愧疚感油然而生。

“起来!”

低沉磁性的嗓音头顶响起,唐音猛地抬起头,眼泪掉的更凶,撇撇嘴控诉,“夜淮哥哥,你回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双目通红,像被人遗弃的小兔子,我见犹怜。

差不多有两年没听到她这样叫他了!

再次听到夜淮哥哥这四个字,陈夜淮眸光似透不进光的古井,深沉悠远。

他想说,怎么会呢!

哪怕全世界与她为敌,他也愿意无条件站在她的身边,成为她最大的支柱。

“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不要你了!”

闻言,唐音手忙脚乱想要爬起。

可连续尝试了两次,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委屈巴巴看着男人,“我……我没力气。”

“自杀,绝食的时候不是挺有勇气,怎么这会倒学会装可怜了?”

“……”

往事不堪回首。

咱能不提了吗?

陈夜淮到底于心不忍,无奈的叹了口气,朝着她伸出手。

谁让他这辈子就栽跟在她身上?

唯独对她狠不下心。

就像刚才,看到她摔倒,控制不住本能折返。

唐音看着面前骨节分明的修长指节,用力的握紧。

这一次,她再也不会放开他的手。

陈夜淮轻松将她拽起,唐音顺势扑倒在他怀中,手臂紧紧箍住他精瘦的腰,高大的身形因她忽如其来的亲密,瞬间变得僵硬。

唐音不是没有感觉到男人身体的变化。

她扬起精致小巧的下颚,软糯的撒娇,“腿软,没站稳,夜淮哥哥,你抱我,好不好?”

见他不语,唐音内心紧张又忐忑,手指不安的搅动着衣角。

“不要生音音的气了,我保证以后只对你一人好。”

“小音,不要骗我!”

面对他眼底深重的质疑,唐音声音急切,“我说的全部发自肺腑,从今以后,我只喜欢你一个,再也不会喜欢上其他人,你相信我!”

她鼓起勇气,踮起脚尖,吻上男人芩薄的唇,“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唇上还残留女孩香甜气息,温软的触感那么真实。像做梦。

小音竟然主动亲他了?

陈夜淮喉结滚动,眼底的暗色汹涌澎湃,压抑克制。

“小音,我好不容下定决心成全你,你知不知道你说这些话,会有什么后果吗?若我信以为真,我就再也不会放了你,哪怕你日后反悔,想逃离我,我也会砍断你的手脚,给你带上锁链,永远囚禁在我的身边。”

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脸蛋,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细丝滑的牛奶肌,让他贪恋。

“即便这样,你也愿意吗?”

尾音低沉醇厚,性感撩人。

“求之不得!”

唐音唇角上扬,眸光璀璨,目光前所未有的坚毅。

前世,她将最爱她的男人弃如敝履,被人渣陆明礼哄骗,死状惨绝人寰,连具全尸都没有。

这一世,她不会重蹈覆辙。

哪怕陈夜淮不要她,她也要费尽心机缠着他。

全心全意的爱他!

“小音,你真的不悔吗?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或许是她说的条件太诱人,陈夜淮怕这是梦,迫切的一再确认。

唐音巧笑嫣然望着他,嗓音轻缓,“不悔。”

看着环上来的纤细手臂,陈夜淮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触动,低头狠狠吻上如花瓣娇软的唇,属于男人清冽烟草气息,强势入侵心肺。

 


陈夜淮恨不得将怀里的女人拆吞入腹,与之骨血相融。

让她彻底离不开他。

可他不能急。

怕吓到他的女孩。

一吻结束,唐音唇瓣红肿,杏眸潋滟,红扑扑的小脸埋在他怀里,“夜淮哥哥,我们好像被人围观了,我们先回病……啊!”

忽然失重,惹得唐音低呼。

陈夜淮打横将她抱起,阔步回了病房,眼中是藏不住的宠溺。

仰头看着近在咫尺,俊美落拓的容颜,唐音唇角克制不住的勾起,心中激荡万千。

活着见到陈夜淮——真好!

“嘶……好痛!”

强行拔掉的针眼,此刻肿的似馒头,手腕上的纱布,鲜红渗透出来。

视线触及,男人脸色骤沉,摁下床铃。

“没关系的。”她柔声安抚,但显然男人脸色并未好转,心疼的握住她的手,眉头紧蹙,面部线条紧绷。

被人真心实意关怀,唐音心里甜如蜜。

很快医生赶过来,给她伤口换药处理。

看着深可见骨的伤口,唐音眸光乍冷。

她自杀不过是做做样子,吓唬一下父亲唐建国,好让他妥协跟陈家退婚。

因为怕疼,她割的并不深,是唐梓欣在她伤口又反复割了几刀。

在她命悬一线时,才惺惺作态的跑下楼呼救。

老天垂怜,让她重活一世!

她誓要手刃仇人,让他们血债血偿,万劫不复!

“堂妹,你终于醒了!”一道激动的惊呼声自门口传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唐音脊背一僵,冰冷的视线如利刃射了过去。

随即,便看到一张化成灰也不会忘记的脸,人畜无害,让人毫无防设。

她的堂姐——唐梓欣!

“堂妹,你感觉怎么样,还疼不疼了?”

唐音看着她隐隐作态,没忽略她的目光若有似无落在陈夜淮身上。

“我很好。”唐音神色冷淡。

当初她之所以讨厌陈夜淮,唐梓欣功不可没。

唐梓欣经常在她耳边灌输着陈夜淮劣行。

说他杀人不眨眼,残暴变态,谁惹他生气,就会被他凶残的卸下四肢。

殊不知,是那些人,先招惹的陈夜淮,是他们罪有应得。

还说陈夜淮是恋童癖,就喜欢摧残虐待她这种娇小玲珑的女孩。

无脑的听信了唐梓欣的话,对陈夜淮能躲则躲,能避则避,哪怕避之不及碰面,也是侮辱,抗拒,冷漠耍态度。

将陈夜淮对她的爱,踩在脚下践踏。

紧接着,唐梓欣安排陆明礼跟她偶遇,在陆明礼热烈温柔的攻势下,不识人间疾恶的小公主向爱情缴械投降。

恋情公布,遭遇父母反对,为了跟陆明礼在一起,任性不顾后果跟他私奔,却被他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受尽折磨致死。

父母在寻找她的路上,刹车失灵,被迎面驶来的大货车碾压,当场毙命!

就连她五岁的小弟,也被唐梓欣推下楼梯,做成失足摔落假象,彻底脑死亡。

唐梓欣顺利继承唐家的财产,跟陆明礼举办盛大的婚礼,幸福美满。

她幡然醒悟,却为时已晚!

这一次,她要守护好父母,保护好小弟。

让唐梓欣万劫不复。

“夜淮哥哥,我饿了,你能给我买点吃的吗?”

肚子很应景的发出“咕噜”声。

陈夜淮睨了唐梓欣一眼。

唐梓欣立刻柔声道,“夜淮哥,你去吧,我会看好音音,不会让她在干出傻事的。”

“音音,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让陈夜淮对你死心的吗?你刚才怎么叫他夜淮哥哥?”等陈夜淮离开,唐梓欣不悦的说道。

“我以前不是一直都这样叫的吗?”唐音眯眸,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倒是你,什么时候称呼的这么亲热了?”

“堂妹,你别多想,你要是不喜欢,那我以后不叫就是了。”

唐梓欣对上唐音漆黑的眸,心头莫名惊悚,皱眉转移话题,“音音,这次过后,我想陈夜淮一定会放弃你,主动提出解除婚约,这样你就能得偿所愿跟陆明礼在一起了!”

“哦?你就这么笃定?万一陈夜淮还是不放弃我呢?”

“要是这样,你就跟陆明礼发生关系,生米煮成熟饭,陈夜淮总不至于再继续缠着你吧?”

呵,这是要毁掉她的声誉啊。

真够狠毒!

唐音恨意翻涌,“堂姐,你这主意真好,我会好好考虑。”

“陆明礼已经在来的路上,等会你记得在陈夜淮面前跟陆明礼秀恩爱,让他对你失望。”

唐音冷笑,“好啊。”

这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风尘仆仆疾步而来的陆明礼,放低姿态道歉,“音音,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握住唐音的手,清俊的脸满自责愧疚。

唐音看着面前温文尔雅,清隽俊逸的男人,想到他曾对她做的一切,恨意如野草般疯长。

“你再迟点,我估计都已经出院了。”

不动声色抽回手,她面色冷若冰霜。

陆明礼认为唐音在使小性子,语气不减温柔,“我不知道你自杀的事,要是知道,我一定放下一切陪在你身边,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只要你能高兴,我什么都愿意做。”

多动听的情话。

可惜她已经不是上一世那个傻子唐音了!

唐梓欣一旁帮腔,“堂妹,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早点通知明礼,你不知道明礼这段时间焦头烂额,被他的继母打压的多惨,给他安排了好多工作。”

先是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又透露陆明礼在陆家生活的多艰难,从而让她心软,原谅他。

她以前到底是瞎了哪只狗眼,居然没看出他们如此拙劣的演技,还乖乖任其摆布?

“堂姐,明礼的事你好像比我更清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明礼的女朋友?”

“堂妹,你可千万不要误会……”

“开个玩笑,紧张什么?”

她语调轻快天真,脸上全无笑意。

“音音,你为了跟我在一起,做出这么傻的事,作为男人我是不会再退缩的,明天我就去你家,跟叔叔提亲!”

“你说真的?”

“当然。”

“那你可一定要去啊。”

门外提着便当的陈夜淮在听到里面的对话,拳头猛地攥起,经脉暴起,面色阴鸷可怖。

小音,你果然是在骗我!

 


门外传来闷响,唐音心里咯噔下。

慌乱的推开陆明礼,打开门,看到地上遗落着打包的餐盒。

精致的眉狠狠皱起。

刚才那些话,陈夜淮都听见了。

他肯定是误会了……

“音音,怎么了?”

陆明礼跟唐梓欣对视一眼,随即跟了过来,顺着唐音的视线落在门口地上的餐盒。

唐梓欣嘴露出抑制不住的欢喜。

刚才陆明礼提亲,唐音答应的话,肯定都被陈夜淮都听到了。

男人都是有自尊心的,何况是帝都最尊贵的陈夜淮,面对唐音的作,也会有迟早失望,丧失耐心的一天。

唐音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打电话给陈夜淮解释,可身后站着两个人,让她急躁的心按耐下来,她暂时不能露出马脚,跟他们撕破脸。

那样太便宜了他们。

她要像玩弄畜生一样,将他们玩弄鼓掌,向所有人揭发他们的狼子野心。

让他们活在深渊中!

“哼,还以为我会吃她买的盒饭,走的更好!”唐音不屑道,不忘将便当盒丢进垃圾桶。

唐梓欣挑眉,刚她还以为唐音变的不一样了,原来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蠢。

那她就放心了。

“堂妹,今天应该可以出院了,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

“谢谢堂姐。”

见唐梓欣离开,唐音忙道,“明礼,你去帮帮堂姐吧。”

她是想要支走他们,给陈夜淮打电话。

谁知陆明礼握住她的手,深情款款,“出院这点小事不用两个人办,我留在这陪你。”

这嘴脸,有呕心到她!

办理完出院手续,陆明礼送唐梓欣跟唐音回家。

“音音,等我回去准备,明天备上厚礼,来拜访叔叔。”

唐音点头,“那你可一定要来啊,我等你!”

接到唐音出院消息的唐家夫妇,连公司都没去,早早等候在客厅。

原本他们是要去接的,可唐梓欣让他们在家里等。

看着鲜活出现在她面前的爸妈,唐音鼻子泛酸,眼底泪花涌动,喜极而泣!

“爸,妈!我好想你们!”

唐音扑进唐夫人的怀中,紧紧的抱住她。

“这孩子,昨天不是刚去医院看你了吗?”唐夫人摸了摸她的脑袋,“怎么这么爱哭鼻子啊。”

大概有一年,唐音没有这样跟她亲近了,被她抱着,也忍不住红了眼。

唐音吸了吸鼻子,抬眸看向唐父,“爸!”

“跟我来书房。”唐建国虎着脸,转身上了楼,唐音赶紧跟了上去。

她大概知道父亲要跟谈什么。

“我跟你妈商量了下,决定这星期去一趟陈家,把你跟夜淮的婚事解除!”

果然……

“爸,我不想解除婚约,最好毕业就结婚!”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陈夜淮,与他朝夕相对。

“我没听错吧?”

“我没说错,您也没听错。”

“那你之前为了什么?”

唐建国视线落在她手腕纱布上,意有所指。

“我一时鬼迷心窍,现在想通了!我跟夜淮哥哥青梅竹马,他才是我如意郎君,命中注定。”

字句清晰,条理分明,要不是唐音脸色无恙,唐建国都怀疑她是不是烧糊涂了。

“真想通了?”

“嗯。”

“你能想通,爸爸很欣慰,等下个月陈老爷从德国回来,到时我约他,两家坐一起吃顿饭。”

陈振东每年三四月,都会去定居德国的女儿那生活,算算时间,还有半个月就回帝都了!

以前两家聚在一起,唐音总是找借口缺席。

“谢谢爸,不过我跟陈夜淮的事,您先不要让堂姐知道,好不好?”

“为什么?你堂姐哪得罪你了?”

“反正不要告诉她,以后您就知道为什么了!”

唐建国盯着她看了片刻,答应下来,“好,只要你不要再惹出事来,爸爸都听你的。”

当初二叔犯事,酒驾撞死人逃逸,被警察抓捕归案,判刑五年,她爸觉得唐梓欣孤苦伶仃,便将人给接回家里住。

锦衣玉食的‘供’着,却不想她就是养不熟的狼,妄想将唐家占为己有!

这几年,唐梓欣乖巧嘴甜,爸妈都被她的虚伪外表给骗了,她得好好策划,首当其冲将她给赶出唐家。

回到房间,唐音给陈夜淮打电话。

满怀期待的等着男人接,机械女声提醒她对方已关机!

关机了?

不行,她一定要联系上陈夜淮。

她给陈夜淮的助理打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这次倒是接通了!

“唐小姐?”

“顾盛,夜淮哥哥跟你在一起吗?”

“陈总这几天不是一直医院陪您吗?”

“那个……”唐音心虚的揉了揉鼻子,“他早上离开了,能不能麻烦顾助理帮忙找找?找到通知我?”

“唐小姐,您该不会又惹陈总生气了吧?”

顾盛一个头两个大,每次唐小姐惹怒陈总,受苦的就是他!

“实非我本意……”

“嘟嘟嘟!”

“……”

看着挂断的电话,唐音心脏闷闷的难受。

陈夜淮在医院陪她好几天,她刚醒来,就被气的不知所踪。

都怪唐梓欣跟陆明礼那对渣男贱女!

气死她了

“堂妹,大伯让我叫你下楼吃饭。”

唐梓欣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知道了。”

她现在心情烦着呢。

吃饭间。

唐音道,“爸,等暑假过后,我打算去学校报道。”

她今年大三,还有一年就毕业了!

“好,到时候爸爸给你安排接送司机。”

“不用,我自己去,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耍大牌,太娇气了。”

唐夫人有点意外这话是从自己女儿嘴中说出来的,可到底爱女心切,舍不得,“音音,这里离学校远,接送方便一些。”

方便是方便,可要是司机接送,那她哪有时间跟陈夜淮培养感情呐?

忽然,她想到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要是你们实在心疼我,我就搬到学校附近的公寓去住,那边上学方便些!”

两年前,唐建国在学校附近送她一套高级公寓当作十八岁成年礼,装修好后,就去看了一眼,便一直闲置在那。

唐夫人舍不得,刚要反对,就听丈夫说,“女孩子锻炼一下,有益无害,准了。”

“表姐也一起吧?”

她可不想让唐梓欣住在家里。

“那我跟堂妹住一起,也方便我照顾她。”

“堂姐,你知道我不喜欢跟人同住一室,到时候我给你另外租房吧。”

“呵呵,堂妹,我在家里住的挺好,别为了我破费。”

若是出去住,谁伺候她一日三餐?

“这点小钱我还是有的,我们是一家人,堂姐不要不好意思,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她也不给唐梓欣再找借口拒绝的机会,直接拍板下来。

唐梓欣低时,难掩眼底的愤怒。

原本还想借着唐音的光,每天坐豪华顺风车,去显摆一下,谁知道唐音不仅拒了,还主动提出来要搬出去住!

这蠢货到底怎么回事。

饭后,唐音跟她解释,这样是为了方便跟陆明礼见面,培养感情,而拉着她一起,是担心自己第一次谈恋爱,面对陆明礼会不知所措,让她在身侧‘出谋划策’。

唐梓欣这才打消心底疑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