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温柔的小镇姑娘

温柔的小镇姑娘

徐七穗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清河镇上的人,对徐予规这个外来人,接受良好,毕竟这长得好看气质也好,做个小镇一景都是可以的,虽然很少与镇子上的人来往,却也非常受小姑娘欢迎!第一眼看到徐予规后,叶莺便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后来听说男人不仅有个十八岁的儿子,还有个二十一岁的未婚妻时,也仍旧没能打消叶莺的求爱之心。

主角:叶莺,徐予规   更新:2022-08-17 18: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莺,徐予规 的历史军事小说《温柔的小镇姑娘》,由网络作家“徐七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清河镇上的人,对徐予规这个外来人,接受良好,毕竟这长得好看气质也好,做个小镇一景都是可以的,虽然很少与镇子上的人来往,却也非常受小姑娘欢迎!第一眼看到徐予规后,叶莺便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后来听说男人不仅有个十八岁的儿子,还有个二十一岁的未婚妻时,也仍旧没能打消叶莺的求爱之心。

《温柔的小镇姑娘》精彩片段

清河镇最近最大的新闻,莫过于北边那幢最贵的别墅有人住进去了。

镇上人都好奇是谁钱多了没地方花,要跑到清河镇这犄角旮旯的地方,买下那幢当地人见了都嫌弃的别墅——

“正常人都不会买那栋别墅的,对吧叶老师?那房子我去看过,弄的就跟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歌舞厅似的,艳俗到不行。”

叶莺正结束最后一节家教课,听到张家小姑娘这么说,她愣了一下。

小姑娘歪着头,摸了摸下巴:“买这栋别墅的人是不是脑子不好啊?要不就是土大款,没什么审美,被开发商骗了吧。”

叶莺抿了抿唇,笑了笑:“可能吧。”

回去的时候在自家药铺门口看到一辆黑色的宾利,叶莺心里一咯噔,脚步加快,就见那位被开发商骗了的“土大款”正坐在药铺的院子里喝茶。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对襟衫,袖子宽大,喝茶的时候滑溜地落到手肘处露出苍白的肤色,十分清冷。

叶莺只觉得自己被晃了一下眼,紧了紧嗓子,快步走过去。

将包放在院子里的竹椅上,叶莺挽起袖子走进药房。

“徐先生来抓药吗?”

徐予规“嗯”了一声,锐利的凤眼落在叶莺身上,见她搬着板凳站在药柜前,拿着那张预存的药方开始抓药。

她个子并不出挑,胜在比例好,腰细腿长,遇到碰不到的高度,微微踮脚,衣服往上缩了缩,就露出那截软腰。

徐予规不动声色地收回眼,又握着茶杯喝了一口茶。

“张总的小舅子这两天出狱了,你舅舅临时被你舅母喊去,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叶莺听到这话一晃神,药柜抽屉拉得有些多,一时没拿稳,里面的药材哐哐撒了一地。

她着急去捡,手臂却不小心刮到柜子的木屑,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叶莺“嘶”了一口气,蹙着眉头看着手臂外侧的伤,又弯腰去捡药材。

徐予规看了一眼,问她:“要帮忙吗?”

叶莺见他动都没动,知道他不过是客气一下,根本没有想帮忙的意思。

于是叶莺摇了摇头,说:“不用。”

将地上的药材全部捡进抽屉里,叶莺顿了顿,知道这新来的徐先生讲究得很,不可能要落在地上的药材。

叶莺犹豫了一下:“我去后面给您拿新的。”

却见他开口:“不用了,你先把你的手包扎一下。”

叶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那血越流越多,有些都沾在了衣服和药材上。

她顿了一下,咬了咬唇。

徐予规见她麻利地从抽屉里拿出纱布和药膏,但外侧的伤不好上药,他瞧着她心不在焉的,弄了几次都没弄好。

他不露声色地看着,道:“张总的小舅子出狱后想娶个媳妇儿,找到了你舅母,你舅母已经收了聘礼,正拿着你的八字找你舅舅商量这件事。”

说着,他朝她勾了勾手:“过来。”

叶莺愣了一下。

就见徐予规曲着手指,在桌面上敲了两下:“过来,我帮你上药。”

 

 


叶莺踌躇了小一会儿,才走过去。

空气里一股男人的药香味。

叶莺忽地抿起唇,小心翼翼掀起自己前臂的袖子,徐予规顺势握住她纤细的手腕。

指尖微凉,骨节分明。

叶莺瞧着,不自觉抬眼看向他的脸。

她觉得那些人说的都不对,没有审美的土大款不会像他这样,连指尖都要修剪得干干净净。

也不会像他这样,每次来抓药,衣服都不一样。

叶莺想,他一定有很多衣服,穿不完,而且他的每一件衣服都很好看。

叶莺瞧着他袖子上的纹路,做工精致,就像画上去似的,她瞧着,面露犹豫地开了口:“我下午就听说了,他减刑出来了。”

徐予规将涂完了的棉签折断,丢进垃圾桶,又拿起纱布在叶莺手臂上绕了绕:“嗯,然后。”

叶莺抿着唇,瞧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我不想嫁他。”

徐予规垂着眼睑,用纱布打了个蝴蝶结:“听说他当时因为猥亵未成年才进去的,虽然未遂,但也判了三年,这样的人,你确实不应该嫁他。”

叶莺一怔,神色有些恍惚。

徐予规包扎好叶莺的伤势,扭头看了看药柜上已经准备好的药材。

他起身走到柜前包好,腰细肩宽的背影在黄昏的浅尘中隐隐发光。

叶莺忽地心脏一跳,感觉嗓音不听使唤:“徐先生!”

徐予规停下手中的动作,侧目看她。

叶莺抿了抿唇,眼睫轻颤,从石凳上站起来:“徐先生,听我舅舅说,您还未曾娶妻。”

徐予规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道:“我是不曾娶妻,但我有个儿子,比你小个几岁。”

叶莺身子一顿,微微诧异。

徐予规拿好药离开药铺,对面路边的黑色宾利正打着双闪,安静地等着他的主人。副驾的助理见徐予规出来,忙下车替他开门。

徐予规身形微倾,坐进车厢。

后颈处的黑色纹身因他的倾身,微微一现,而后又因他坐直了身子,被衣领遮住,看不见了。

徐予规将刚抓的药扔到一边,问:“查到了吗?”

助理点了点头:“查到了,确认是叶莺。”

助理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告知陆老?”

见徐予规面露不快,助理解释道:“陆老不是托您把人找到,然后尽快告诉他么……”

徐予规没说话,只是扭头望向车窗外。

只见车窗外,叶莺抱着一个很大的竹筛走到药铺门口,她将筛子里残留的药渣往门口的垃圾桶里一倒,转过身来的时候似乎看到车还没走,遥遥望向这边。

黄昏的光下,棕栗色的头发蓬松微卷,如同淋满了奶油的吐司。

远山眉,杏仁一样的眼睛,靠近的时候还能看到眼下淡淡的雀斑,一点点,却给整张脸添了一丝人间的烟火气。

她长得很好看,和陆老去世多年的女儿几乎一模一样,饶是见过照片的人第一次见到叶莺时,也会第一时间被她那张脸晃了神。

徐予规眉眼微动,似是想到什么,随即他收回目光,浅浅阖目:“不用。”

 

 


黑色宾利走后,叶莺在药铺门口坐到天黑。

直到确定没有一位顾客,叶莺才把药铺关了,往舅舅家走。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舅母摔锅砸盆,一脸哭嚎:“我这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好?现在这个年头生病了人家都去医院看病,吃的都是西药!你那个破药铺一天到晚能来几个病人?家里还有这么多孩子要盘,上学的钱都不够!”

“那也不能把叶莺给卖了啊!我姐还没死呢,叶莺的婚事不和我姐商量像什么样子?”

叶莺身子一僵,头低着,落进夜色的阴影里。

“我这哪叫卖呢?被李胜看上是她的福气!你姐要是知道李胜要娶她,说不定她今晚就让你把人往李胜床上送!你以为就她这个条件,能嫁给什么好男人?这婚事都已经是她上辈子积德求来的!别不识好歹!”

舅母的声音在安静的夜色里振聋发聩。

叶莺握紧双拳,紧了又松,她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插进锁孔里,“咔嚓”一声,屋子里瞬间没了声音。

叶莺说:“我不嫁。”

舅母立马就变了脸,凶神恶煞:“你说不嫁就不嫁?这些年你来我家,吃我的住我的,你妈一分钱没给,还让你舅舅贴了不少钱进去,这么多年的花销,你算过没有?你打算用什么来还?”

叶莺咬了咬唇,唇色像是在滴血:“那舅母就打算用那姓李的黑心钱来还不成?!”

“啪”的一巴掌,打在叶莺脸上。

舅母脸色激得通红,指着叶莺的手指在发颤:“你最没有资格提!”

叶莺却捂着脸说:“有没有资格,我都不会嫁给一个进过监狱,害我家破人亡的人!”

“你给我闭嘴!”舅母浑身都在发抖。

舅舅连忙把舅母拉进房间里。

叶莺隔着墙壁都能听见房间里在吵。

“莫国池!当初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让那没娘养的叶莺住进咱们家,让她上了学!现在你的三个孩子都走出清河镇了,难不成你又想被这些叶家人拖累,把他们拽回这犄角旮旯的地方不成?!”

叶莺眉眼一抬,窗外挂着的衣服像一个个廉价的塑料袋,被吹得乱飞,白色的绳索如同阴森的白骨,绕在陈旧的混凝土上。

叶莺微微回神,不知道那头舅舅说了什么,舅母突然说了一句:“我话就跟你说开了,除非李胜他不娶了,否则叶莺必须嫁!”

叶莺听着这话发呆。

她抬眼看着已经生锈了的防盗窗,那里锈迹斑斑,像发了霉。

次日,叶莺去给张家小姑娘补习,中途休息的时候,叶莺出了房门,在楼下找到一个在修剪花束的仆人问:“李胜在吗?”

仆人说在。

回来的时候,张家小姑娘瞧见叶莺红肿的脸和流血的手,惊呼:“叶老师,你怎么了?”

叶莺瞧了一眼,用袖子擦了擦,笑了一下:“没事。”

傍晚时分,徐予规正在院子里一边喝茶,一边监督仆人把别墅里一切俗到要命的东西拆下来丢掉。

晚风徐徐,吹着他宽松的衬衣簌簌作响。

管家派人来报了个信,说叶小姐下午做家教的时候遇见了李胜,把李胜的脸抓了个稀烂,张夫人知道后气急败坏,把她弄进了局子。

徐予规听了放下茶杯,眉梢微动,几分意外:“当真?”

“千真万确。”仆人说,“现在叶小姐打电话来求助,希望您能帮个忙,帮她一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