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浴火重生前夫念念不忘

浴火重生前夫念念不忘

萃取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那场车祸,导致霍焰霆失去了光明……后来好不容易恢复了视力,却发现心爱的妻子出轨的事实,几个月后还怀上了孽种。无论女人怎么解释,在霍焰霆看来都是狡辩,强硬的离婚和她断绝所有关系,无视她挺着大肚子苦苦哀求。

主角:方雨晴,霍焰霆   更新:2022-08-17 18: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雨晴,霍焰霆 的历史军事小说《浴火重生前夫念念不忘》,由网络作家“萃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场车祸,导致霍焰霆失去了光明……后来好不容易恢复了视力,却发现心爱的妻子出轨的事实,几个月后还怀上了孽种。无论女人怎么解释,在霍焰霆看来都是狡辩,强硬的离婚和她断绝所有关系,无视她挺着大肚子苦苦哀求。

《浴火重生前夫念念不忘》精彩片段

兹的一声!

一辆快速行驶来的限量版的迈巴赫,在红绿灯前,突然打了一下方向盘,就直直的冲着一个刚从医院出来的孕妇冲去!

就在众人吓得闭上眼睛时,那辆迈巴赫却是在孕妇面前急刹停下。

差点被撞的孕妇整个人都僵住,眼神惊恐。

一动都不敢动。

本能的抬手,轻轻抚摸着隆起的大肚子,像是在安抚被吓到的宝宝。

缓了缓,才慢慢的转向撞她的车子。

从车上下来的男人,凤表龙姿,举止一派优雅,只是脸色的神色却阴沉至极,似乎预兆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方雨晴表情愕然。

因为这个开车差点撞死她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

男人并没有理会旁人,身姿笔挺的站在那儿,带着恨意的眼神掠过方雨晴的脸,咬牙道,“把孩子打掉,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大着肚子,这车……可就刹不住了。”

方雨晴惨然一笑。

眼里噙着泪水,拼命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

可惜,徒劳无功。

泪水还是不听使唤,像是断线的珠子,一颗一颗顺着脸颊砸落下来,模糊了她的视野。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很多遍,这个孩子是你的,我没有背叛你,更没有做那些伤害你的事,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我?”

男人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唇角勾起愈加森冷的寒意,“信你?我都已经亲眼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床上……这让我该怎么信你!”

“既然你执意要留下这个野种,你我夫妻的缘分也尽了。”

说着,将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在方雨晴脸上。

“把它签了,你背叛了我,就再也不配当我的太太!”

“下个月,我会和白云溪结婚。”

寥寥数字,她如遭雷劈,小脸惨白如纸。

苦苦哀求着,“不,不要……阿遇,你真的不要我了吗?不要我们的孩子吗?”

突然,肚子剧烈的疼痛起来。

方雨晴下意识的就向身边的霍焰霆求助,“好痛……我的肚子……”

但霍焰霆却无情的甩开了她的手,像是在看一个演戏的小丑,“够了吧?以前我就是太相信你,才会被你骗了,现在我绝对不会再上你的当。”

丢下这话,便上车扬长而去。

“唔……救,救命……”

方雨晴慢慢的扶着栏杆,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空气,却还是盯着车子远去的方向,希望那个男人能够回来。

直到她的意识变模糊,他也没有回头。

……

“啊!”

穆清从噩梦当中惊醒过来,冷汗涔涔,她又做了噩梦,梦到了五年前在医院门口发生的一切。

当时的每一刻,都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当中。

永远都无法忘记!

她那天难产,霍焰霆又找人放了一把大火,誓死要烧死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索性被人所救出国,虽然毁了容,如今脸已经不是那张脸,也换了身份,可心里的恨,却是丝毫不曾减少。

“妈咪?”

突然一个稚嫩活泼的声音响起,而后一个软乎乎的小团子,就蹭到了穆清的怀里,奶声奶气道,“妈咪是不是做噩梦啦?不怕不怕,小宝在你身边陪着你哦!”

穆清心中一动,将小宝紧紧抱在怀里,深深吸了一口他身上的奶香。

“唔,谢谢小宝。”

“嘿嘿,不用谢,保护妈咪是小宝的责任哦!”

听到不过5岁的儿子,就这么有责任感,穆清不由得想到了那个男人,幸好儿子并不像你。

揉揉儿子软乎乎的小脸蛋,就起床做早餐。

“等会你乖乖在家,妈咪今天要去面试哦。”

“嗯嗯!”

小宝穿着超人睡衣,屁颠屁颠的追在穆清的身后,“对了妈咪,等会你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买一些画纸哦,我都用完了。”

“好。”

穆清洗漱完,就做了简单的早餐,然后回房间换衣服。

在路过小宝房间时,出于好奇,就进去看了眼他的画,发现他画了一个男人,旁边稚嫩的笔迹,爸爸。

穆清眼神暗了下去。

“妈咪!”

小宝着急的将画拿了回去,然后揉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妈咪你千万不要误会,小宝不是想要爸爸,而是上课的时候,老师让我们所有人都画的!”

“小宝不需要爸爸,小宝有妈妈就够了!”

说着还抱着穆清的大腿撒娇起来,“因为妈妈是女超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最爱小宝的人!”

穆清蹲下身,在儿子脸上吧唧一口。

强压下心头的酸涩,“嗯,妈妈也是有小宝就够了。”

收拾好心情,穆清画了个淡妆,穿一身鱼尾红裙,再踩个高跟,娇而艳的气质就出来了。

“哇啊,妈妈好漂亮!”小宝在旁边捧场。

穆清笑下,摸摸儿子的小脑瓜,“好了,你要乖乖待在家里,妈妈很快就回来,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遵命!”小宝把穆清送到门口。

霍氏。

穆清仰视霍氏集团高耸入云的大厦,眼底有阴鸷一闪而过,这次她回来,是要为当初死在手术室的孩子报仇的!

没错,小宝是双胞胎。

当初大宝在刚生出来时,就已经没了呼吸,但还是被人强行带走。只留下奄奄一息的穆清还在手术台上,幸好为她做手术的医生于心不忍,便将穆清偷偷救下。

同时发现穆清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宝!

幸好救的及时,否则小宝会缺氧而死!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穆清来到一扇高大的红檀木门前,做了一个深呼吸,才抬手敲了敲门。

“进。”

很低沉磁性的嗓音。

在门被推开那一刻,有一股熟悉的清香钻进男人的鼻腔,尘封在心底的记忆,也随着被解锁。

猛的掀起眸子——

可看到那张脸,眸子又明显暗淡了几分。

他真是魔怔了,那个女人五年前已经死在了失火的医院里。

那场大火来的蹊跷,他查了五年,都没查出到底是谁放的火。

但是尸骨已经烧为灰烬,她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他到底在期待什么。

“穆清?应聘总裁秘书?”

穆清表面仿若未闻,可心底已经掀起惊涛骇浪。

手指死死的攥着拳,指甲深深扣进肉里,努力不让霍焰霆看出自己的变化。

多年不见,她还是没办法压住心里的愤恨。


压住了心情,将自己的简历递过去,毕恭毕敬,“霍总,请你过目。”

霍焰霆接过,幽深的眸光在简历上盯紧。

“詹姆斯推荐,A国MK集团首席秘书?”

“是的,霍总。”

霍焰霆看着穆清的眸光变得更深,左右打量。

“听闻MK的总裁詹姆斯折磨员工可是很有一套,能在他的手下活下来,倒是有几分本事,冲杯咖啡,我看看。”

穆清轻笑,点头应了下来。

转过身,朝着咖啡台走过去,动作流畅优雅。

霍焰霆看着那背影,心里被狠狠的砸了一下,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和方雨晴……那么像。

不多时,穆清端着咖啡放在霍焰霆面前,霍焰霆皱眉抿了一口,瞳孔瞬间放大。

怎么可能,身材和她那么像,就连冲出来的咖啡……味道都一模一样。

“你调查我?”

对手培养出来的商业间谍,除此之外,霍焰霆想不出来什么理由了。

穆清秀眉蹙起,眸中闪过一丝狐疑。

“霍总,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霍焰霆冷笑一声,起身一把扣住女人的手腕,强势的感觉压下来,窒息感瞬间扑面而来。

“霍总,我只是来面试的,请您自重。”

穆清扭着手腕,毫不畏惧的,直视那双黑瞳。

“自重?调查我的喜好,连我死去的太太都不放过,你们到底是花了多长时间培养出来你,回去告诉你的人,别把我霍焰霆当傻子!”

“霍总你误会了,我们从未见过,我也没有调查过您,我刚回国,只是想在您手下谋个出路而已。”

“谋出路打扮成这样?还是说你的出路就是做这种事?“

见穆清还在装,霍焰霆面色一沉,缓倾下身体,骨节分明的手指,捏起穆清的下颌,再慢慢的往下掐住她的脖子。

脖子上那根钻石蝴蝶项链熠熠生辉,这是他送给方雨晴的新婚礼物,全世界只有三颗,他们真是费心了。

还有这一身的鱼尾裙红裙,将她玲珑的身材包裹的恰到好处,若不是处心积虑,面试能穿成这样?

“这项链是我在A国买给自己的入职礼物,2010年买的,上面刻着年份。“

穆清说着,将项链翻过来,霍焰霆一怔,底部的蝴蝶翅膀上,确实刻着”2010“。

而他给方雨晴的那个,是2009。

闻言,霍焰霆的手有些松动,正要放开她,又瞥见她胸口的黑痣。

方雨晴,也有一颗。

他下意识的去扒她的衣服——

穆清被吓了一跳,一把推开他,紧紧捂住自己的衣领,娇蛮的杏眼瞪大,“真没想到霍总你是这样的人,抱歉,我不面试了!”

她被吓得花容失色,抓起自己的简历,飞快的逃离了办公室。

望着那道离去的倩影,霍焰霆的眼神一点点的暗了下去。

这个女人,和方雨晴到底什么关系?

明明是两个人,可相似的地方那么多?

每每回忆起五年前,两人的那些点点滴滴恩爱过往,都让他心如刀绞……

可到底是什么时候,他们的感情出现破裂,才会让她选择背叛他,转身躺在了别的男人床上?

从霍氏逃也似的出来,女人脸上的慌乱瞬间消散。

从包里拿出另一条项链,上面赫然,刻得就是2009。

她就是故意的,霍焰霆的疑心病很重,用人非常谨慎。

她想做的,绝对不止是首席秘书。

离开的这几年,她听闻霍焰霆因为自己的事情天天噩梦,思念成疾。

就连和白云溪的婚礼,都因为这个拖了五年。

她就是要利用这一点,让霍焰霆重新爱上自己,然后让他和白云溪也尝尝,自己当年被背叛,被陷害,被差点活活烧死的滋味。

开车回到公寓。一路上了楼,穆清还是没缓过神来。

“妈咪,你站在门口做什么呀?”

小宝从厨房的窗口,可以看到门口,“小宝都已经做好饭咯,快进来洗洗手吧,不然冷了就不好吃哦!”

“而且刚刚我已经跟苏叔叔打过电话,预约了下午过去做理疗哦。”

听到小宝稚嫩的声音,穆清才回过神来,欣慰的摸摸他的小脑瓜,“好,我们吃了饭就过去找苏叔叔。”

苏言正是当年,救了她和小宝的医生。

由于当时的早产,不仅害死一个孩子,生下的小宝也不健康,有一些先天性疾病,得每周定期去医院做理疗。

医院。

苏言跟以往那样接待母子两人,不过他多数温柔的视线,是落在穆清的身上,见她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便出言问道,“你还好吧?”

听到声音,穆清才回过神来。

牵强的扯了下嘴角,“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

为了今日能够从容的面对霍焰霆,昨晚她是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不然今天恐怕在面对霍焰霆那么多的质问时,早就露馅。

“那你在这儿睡会吧,你是知道的,小宝做理疗,起码要一个多小时。”苏言说着,就要去给穆清准备毯子和枕头。

小宝也连忙劝说,“妈咪,你睡一会吧。”

实在是困,穆清也就不逞强,揉揉儿子的头发。

“好,妈咪听小宝的。”

一个小时后……

做完理疗的小宝,没有一开始那么活蹦乱跳,有些病恹恹的靠在穆清怀里,昏昏欲睡,但还是努力的扬着笑。

“妈咪,小宝不疼……”

一抹酸涩划过眼眶,穆清强行忍住胸腔处传来的难过和心疼,在儿子软乎乎的脸蛋上,吧唧一口,“小宝真乖。”

苏言欲言又止,有些话不好当着小宝的面说。

“穆清,等会看我的信息。”

“嗯。”

穆清心情更加沉重,她不用猜,也大概知道苏言想要说什么,小宝的情况又加重,所以理疗才会这么痛。

她到底该怎么办?

一边想着,抱着小宝到了电梯间。

“妈咪,我们不坐电梯吗?”小宝咬着指头,问道。

穆清这才看向电梯,但发现电梯门已经缓缓关上,也就只好作罢,“没关系,我们走楼梯也是一样。”

就在这时,她不经意的瞥过去——

瞳孔猛颤。

不远处的那对男女,正是霍焰霆和白云溪,两人正朝着妇产科走去,只见白云溪很亲昵的依靠着霍焰霆。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很恩爱的一对。

但这一幕,却狠狠刺痛了穆清的眼睛,心更像是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痛的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为什么,她还会如此心痛?

察觉到霍焰霆似乎看过了这边,吓得穆清赶紧抱着小宝就往外走。她的报仇绝对不能够牵扯到小宝,也绝对不能够让小宝知道霍焰霆的存在。

因为霍焰霆,不配当他的父亲!

如果不是当初霍焰霆开车差点撞到她,也不会害得她早产,没了一个孩子,也害得小宝现在体弱多病!

“阿焰?”

白云溪发现霍焰霆突然就停下来,还盯着一个地方看,不由得也好奇的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怎么了吗?”

霍焰霆抽掉被白云溪挽住的手,就急急忙忙的往前面走去。

越走越快,甚至下意识加快了脚步。

“阿焰!”

白云溪快步的追上来,有些不悦,竟然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儿,“你到底看到谁了啊?”

“穆清。”男人轻声呢喃出这个名字。


如果不是当初霍焰霆开车差点撞到她,也不会害得她早产,没了一个孩子,也害得小宝现在体弱多病!

“阿焰?”

白云溪发现霍焰霆突然就停下来,还盯着一个地方看,不由得也好奇的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怎么了吗?”

霍焰霆抽掉被白云溪挽住的手,就急急忙忙的往前面走去。

越走越快,甚至下意识加快了脚步。

“阿焰!”

白云溪快步的追上来,有些不悦,竟然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儿,“你到底看到谁了啊?”

“穆清。”男人轻声呢喃出这个名字。

“穆清?谁啊?”

白云溪皱皱眉,看向霍焰霆注视的方向,眸中满是疑惑。

霍焰霆没理她,刚刚熟悉的背影还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个人是穆清,可除了那张脸,其他的地方为什么和方雨晴一模一样,哪怕是精心培训,也能达到这样高的相似度吗?

“云溪,你相信重生么?”

“重生?”

白云溪一愣,扣着霍焰霆的手微微一怔,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重生这种事?阿焰你怎么了?”

霍焰霆沉默了一瞬,咬了咬牙,将要说的话吞了下去,“没事,走吧。”

转身离开时,霍焰霆又不由自主地看向刚刚穆清消失的地方。

是啊,怎么可能会有重生呢。

至于这个慕清,他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二人转身离开后,穆清从楼梯间的门口处小心翼翼探出了头。

看见两人亲密依偎的背影,穆清抓着门框的手渐渐收紧,原本粉嫩的指尖用力到发白。

从她身上散发出了一阵强烈的恨意,浓郁到身边的小宝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小宝拽拽穆清的衣摆,“妈咪你怎么了呀?”

稚嫩清脆的声音唤回了穆清的理智,闭眼,缓和了眼底的恨意。

“没什么,走吧,我们走楼梯。”

小宝拉着穆清的手,向楼梯间外探了探头。

“妈咪,刚刚那个叔叔跟我有点像诶,他是我爸爸吗?”

穆清身子一僵,瞬间沉默了下来。

小宝看见她这个样子,连忙改口道:“不对不对,是小宝看错了,他才不像小宝呢,小宝没有爸爸!”

小人儿抱着穆清的胳膊,可爱的小脸上带着隐隐的慌张。

他刚刚怎么能提到爸爸呢,明明以前每次提到爸爸,妈妈都会很难过的,他怎么把这件事忘了呢。

穆清咬咬唇,叹了口气。

伸手揉了揉小宝柔软的发顶,什么也没说。

小宝太懂事了,想要个爸爸,却因为自己,而在这件事上小心翼翼。

“妈咪没事,我们走吧。”

穆清温柔地笑着,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辉。

第二天,总裁办公室。

“叩叩。”

“进。”

办公室的大门打开,霍焰霆抬头,面上浮现出了一丝怔愣。

从门口进来的女人,穿着黑色修身西装裙,身材凹凸有致,腰身纤细,卷发披肩,慵懒妩媚。而那张本就精致的脸上,更是因为妆容的修饰而更加耀眼诱人,红唇微扬间,自信夺目。

看见霍焰霆怔愣的样子,穆清眼中掠过一丝讽刺。

昨天自己带小宝回去,就接到了面试通过的电话,没有意外,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霍焰霆放下手中的工作,黑眸玩味的盯着穆清的方向。

“能在霍总手下工作,我想,没几个人会拒绝,出卖我的劳动力换钱,我自然不会矫情。”

霍焰霆冷笑一声,响起昨天她慌乱逃离的模样,更加确定了,这女人——就是在欲迎还拒。

“穆小姐真是利落,首席秘书的工作内容,清楚了吗?”

“自然,定当完成霍总的一切吩咐。”

女人优雅妩媚的声音响起,让霍焰霆收回了飘远的思绪。

黑眸扫了一眼,将桌子上的文件扔给了慕清。

“这是?”

穆清前走了两步,离霍焰霆更近,身上熟悉的清香随风而散。

霍焰霆鼻尖微耸,皱皱眉,拿出一叠资料扔在了她的面前。

“买一束花。”

霍焰霆视线落在穆清妩媚动人的脸上,长指轻叩着资料。

“给我去世的前妻和孩子。”

穆清心尖一颤,低头看向桌子上的资料。

再次看见自己以前的照片,对她而言,讽刺至极。

穆清暗暗咬牙,面上却是艳羡的模样。

“夫人长得真美。”

和她,真的完全不一样。

过去的她单纯懦弱,跟现在重获新生后的自己,真的完全不一样。

“是么?”

霍焰霆眼中闪过一抹暗光,起身走到穆清身边,缓倾长躯。

“我倒是觉得,你们两个很像。”

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霍焰霆神色恍惚,似乎眼前的就是他熟悉的那个人。

他的突然逼近让穆清微微愣了一下,极近的距离让她不自觉僵了身子。

正要推开他时,却发现了那双黑眸中掠过的试探。

穆清红唇微抿,转眼间,轻笑出声。

“难怪那天霍总……不过,”穆清向后退了一步,“要是让您夫人知道,您对其他女人做出那种无礼的举动,她的在天之灵怕是不会开心的。”

穆清挺直脊背,面上含笑,娇而艳,傲而冷。

霍焰霆皱眉道:“别误会,那天我只是觉得你跟我的夫人太像了。”

“哦?”

穆清眉梢轻挑,眼角含笑,也没多说什么。

看着霍焰霆倏然冰冷的脸色,穆清伸手拨弄了一下头发,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

“第一个任务,一定会好好完成的,霍总觉得,为夫人准备一束丁香,怎么样?”

她站在原地,眉眼弯弯,杏眼里却满是讥讽。

下一秒,眼前的男人瞳孔猛然瞪大,怔怔地看着她。

丁香花,是方雨晴以前最爱的花。

她怎么会知道?!

霍焰霆眸光幽深,周身倏然散出一阵寒意,看向穆清的眼神阴冷至极。

这个女人,绝对有问题。

穆清像是没看见他怔愣吃惊的眼神,眉眼微弯,带着官方至极的笑容。

“怎么了?霍总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霍焰霆长指不自觉地攥了起来,薄唇轻扯,“没有,就丁香吧。”

说完,转头走向了办公椅。

在背着穆清的时候,在逆光的阴暗中,那张冷酷漠然的脸上浮上一丝冷笑。

我倒想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下班后,穆清接上小宝准备回家,可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感觉到自己被跟踪了。

“出租车!”

穆清握着小宝的手都下意识地紧了紧,不过还好,那个男人并没有追上来的意思。

倒像是她自作多情了。

“妈咪,现在已经到一半了。”

穆清闻声低下头,却看到小宝正将肉乎乎的小手搭在她的手心,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一副认真又犯愁的模样,驱散了些许她心头的乌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基因有关,小宝自出生起,就表现出了优于同龄人的双商和沉稳,整个人完全就像是缩小版的霍焰霆,只是少了些霸道偏执,多了些让她有时候都头疼的多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