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后娘拿最差剧本逆袭

后娘拿最差剧本逆袭

幽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秋月原本是现代医学天才,一场事故,她穿到古代成了村姑。虽然长了一张漂亮脸蛋,但性格不好,不仅好吃懒做,还心思歹毒。于是,没人敢娶的她被迫嫁给流放在村里的犯人岳长锋,还成了五岁孩子的后娘。手拿最差剧本,换了灵魂的顾秋月非要逆天改命。很快,她在古代开设医馆,用自己现代精湛的医术在古代名扬天下。这时,罪犯相公竟然变成皇帝了!

主角:岳长锋,顾秋月   更新:2022-08-08 18: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岳长锋,顾秋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后娘拿最差剧本逆袭》,由网络作家“幽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秋月原本是现代医学天才,一场事故,她穿到古代成了村姑。虽然长了一张漂亮脸蛋,但性格不好,不仅好吃懒做,还心思歹毒。于是,没人敢娶的她被迫嫁给流放在村里的犯人岳长锋,还成了五岁孩子的后娘。手拿最差剧本,换了灵魂的顾秋月非要逆天改命。很快,她在古代开设医馆,用自己现代精湛的医术在古代名扬天下。这时,罪犯相公竟然变成皇帝了!

《后娘拿最差剧本逆袭》精彩片段

低矮的茅草屋里,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獐头鼠目的中年男人正试图用绳子捆住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中年男人道:“我这价格可给的不低了,你卖的是个小子,又不是丫头,要是丫头卖进窑子里还有几分赚头......”

年轻女人轻嗤一声:“哼,你瞧这小子这模样,难道不比丫头好看?我听说有些有钱老爷可就好这一口呢!”

“死女人,你放开我!”

小男孩眼神凶的像头小狼崽,手脚并用的拼命挣扎,瞅准机会一口就咬在了年轻女人的手上。

“啊!该死的小王八羔子,你居然敢咬我!”

年轻女人疼得惨叫一声,毫不犹豫抬手就往小男孩脸上打去。

“住手!”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年轻女人和中年男人都愣了一下。

扭头看去,只见土炕上原本昏迷不醒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正冷冷地看着他们。

顾秋月忍着头疼,艰难地消化着涌入脑海的陌生记忆。

自己身为二十一世纪最杰出的医学天才,居然因为飞机失事而穿越了,变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古代村姑!

这小村姑生了一张花容月貌的脸,但是好吃懒做,没人肯娶,不得不嫁给了被流放到他们村里的犯人岳长锋。

还要给一个五岁的孩子当后娘,自觉受了天大的委屈,日日作天作地。

而这一切,眼前的年轻女人,也就是原身的堂姐顾莺儿没少在其中推波助澜。

“哎呀秋月妹妹,你可算醒过来了!”顾莺儿一脸惊喜的模样叫了起来,“都怪岳澜,这么小年纪就敢偷钱,还把你推倒摔晕过去,他是存心想害死你啊!”

“你胡说!”小男孩恨恨叫了起来,“那些钱都是我爹爹拼命挣回来的!他现在都快病死了,我是拿钱给我爹爹请郎中的!”

顾秋月这才想起来,前几天岳长锋被官府拉去服苦役修堤坝,但是意外重伤昏迷,被送了回来。

原身居然连个郎中都不肯请,因为她早就悄悄勾搭上了别的男人,就想让岳长锋活活病死之后好改嫁!

岳澜焦急之下想偷钱给爹爹看病,却被原身发现。

争执之下原身不小心摔倒,脑袋磕在了石头上,竟然就这样摔死了。

顾秋月心中叹息,真是现世报!

“嘿,还敢嘴硬!”顾莺儿一把拧住岳澜的耳朵,没好气道,“秋月妹妹,这小贼是不能留了,还是干脆卖了吧,我连买家都带来了!”

她说着就像是拖牲畜一样,把岳澜往人牙子的方向拖去。

岳澜还想继续咬她,顾莺儿不耐烦,劈手就给了他几个巴掌。

顾秋月眸色一冷,迅速掀开被子下了炕,拦在了顾莺儿面前:“顾莺儿,放开他!”

“秋月妹妹,你怎么了?这小子可是能卖五两银子呢!”

顾莺儿不解地看着她,说着压低了声音,“二河哥不是都跟你说了,等岳长锋一死,就带你回京城过好日子吗?有这五两银子,足够你置办嫁妆了!”

她口中的“二河哥”,正是顾秋月勾搭的奸夫。

“闭嘴!”顾秋月听到这个名字就一阵恶心,抬手在顾莺儿手腕的穴位上一点。

顾莺儿只觉手腕一阵酸麻,不由自主地松了手。

顾秋月一把将岳澜拉过来拦在身后,冷声道:“孩子不卖,你们走吧!”

这下几个人都震惊了,就连岳澜都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人牙子眼看生意要黄,连忙舔着脸凑过来笑道:“哎,这位娘子,有话好说,你是不是觉得价格低了?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嘛......”

刚才跟顾莺儿的话只是为了压价,实际上这小孩可是上等货色,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放过!

顾秋月拉着岳澜避开人牙子伸过来的手,眼中的神色又冷了几分:“不管多少钱都不卖!”

见她态度坚决,人牙子也变了神色,露出了混不吝的嘴脸:“你说不卖就不卖?老子大老远跑这一趟,没有走空的道理!”

“实话告诉你,今儿不管你卖不卖,这孩子老子都要定了!”

他说着一撸袖子,抬手就往岳澜身上抓去,竟然是打算强行抢人!

岳澜脸上全是恨意,咬紧了牙看向厨房的方向。

那里有刀......

但是下一秒他就震惊地瞪大了眼,只见顾秋月飞起一脚踹在了人牙子的裆下!

人牙子惨叫一声捂住了痛处,顾秋月顺势一把扼住他的喉咙按在了墙上,另一只手抽出了发髻上的铜簪。

簪子锋利的末端对准了他的眼珠子,带着戾气问道:“你再说一遍?”

人牙子七尺多的魁梧男人,此刻吓得冷汗直冒,腿软得几乎站不住:“我说,我说,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姑奶奶饶了小人狗命!”

说着脚下一阵淅淅沥沥,居然硬生生被吓尿了!

顾秋月嫌恶地收回了手,冷喝一声:“滚!”

人牙子如蒙大赦,顿时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

顾秋月又扭头看向顾莺儿,眯起了眸子:“你还不走,也想让我亲自动手?”

顾莺儿早就吓呆了,此刻才回过神来,失声尖叫道:“顾秋月,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秋月轻嗤一声,原身当这个堂姐是好人,但她却从记忆里看得清楚。

原身作天作地折腾岳长锋得来的银钱和东西,有一大半倒是被顾莺儿用各种名头拿了去。

就像这次,要不是她醒来的及时,只怕岳澜被卖掉不说,那五两银子也会落进顾莺儿的口袋里!

顾秋月懒得再跟顾莺儿纠缠,抬手一挥,铜簪“嗖”地飞了出去,险险贴着顾莺儿的脸颊划过,“笃”地一声钉进了她身后的土坯墙里。

“就是这个意思,你如果再不走,下次簪子就不会这么幸运的避开了!”

“好,好,顾秋月你别后悔!”顾莺儿又气又怕,恨恨的一跺脚,提着裙子跑了。

顾秋月这才转过身,看向身边的小包子。

岳澜顿时像是受惊的小兽一样后退了好几步,下意识用手护住了头脸。

这下意识的动作,还有袖子滑下胳膊上露出来的淤青,都显示着这个才五岁的孩子承受了不知道多少虐打。

顾秋月叹了口气,蹲下身平视着小包子的眼睛,认真道:“放心,以后娘绝不会再打你了。”

岳澜顿时把小脸一扭,硬声道:“你才不是我娘!”

他说着像小狼崽子一样凶凶地瞪了顾秋月一眼,扭头就往外跑。

顾秋月眉头一挑,一抬手就扯住了小孩的领子,把他整个拎了起来:“你要去哪儿?”

岳澜小腿乱蹬,张牙舞爪的叫道:“我要去给我爹爹请郎中!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咬死你!”

顾秋月这才想起来,自己貌似还继承了个丈夫?


“先别着急,我看看他的情况再说。”

顾秋月不顾岳澜的挣扎反对,把小孩往怀中一抱,就往隔壁房间走去。

推开隔壁的房门,只见床上躺着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是这具身体的丈夫,岳长锋。

男人的五官极其俊美,轮廓却格外深邃,犹如剑锋般刚毅冷峻,隐隐显出几分凌厉和矜贵。

顾秋月不由得挑挑眉,这颜值,秒杀她前世见过的所有小鲜肉和男明星毫无压力啊。

这场穿越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大概就是平白继承了这么个帅老公了吧?

顾秋月走上前替他把了把脉,脸色立刻凝重起来。

她把岳澜放在床边,自己起身道:“你爹的病情比我想的还要严重,必须尽快治疗,你在家里好好照顾他,我这就出去采药!”

谁知岳澜却一下子从床上蹦了下来,握着小拳头嚷道:

“我才不信你!你一定是想溜出去跟人私......对,私奔!你快让开,我要请郎中来!”

顾秋月不由得有些无语,小家伙你才五岁啊,你知道私奔是什么意思吗?

但是现在她顾不得纠结这些,只是道:“那郎中的医术不行,现在除了我,没人能救你爹爹!”

记忆里这村子里的郎中也就能治治头疼脑热之类的小病,岳长锋现在危在旦夕,可没有功夫让他瞎折腾!

岳澜根本不相信,一记头锤就往顾秋月身上撞了过来,显然是情急之下想要暴力冲出去了。

顾秋月满头黑线,一把就把横冲直撞的小孩搂在了怀里。

然后顺势从床上扯了一床薄褥子,三下五除二把他裹了起来。

又扯了床边的纱帐当做绳子,结结实实把他捆成了一卷毛毛虫。

岳澜又惊又怒,气的小脸都涨红了:“你这个可恶的女人,快点放开我!”

奈何他现在是一个卷儿,拼命挣扎起来一拱一拱的,更像毛毛虫了。

顾秋月顺手在岳澜那张气鼓鼓的包子脸上捏了一把:“小孩子就应该有小孩子的样子,乖乖在家呆着,等我回来,你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了。”

她说完就抬手一推,将岳澜牌毛虫卷推到了床上,跟岳长锋并排躺着,这才转身出了门。

这小村子地处岭南,现在的岭南可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富饶繁华,而是人烟稀少、瘴气横行的蛮荒之地。

所以才会有岳长锋这样的犯人被发配到这里受罪。

但是这里唯有一点好处就是植被丰富多样,顾秋月背着个竹篓边走边找,没过多久就凑齐了治疗岳长锋的药材。

但她终究不是真正经验丰富的山民,一个没注意,小腿就被尖锐的枯枝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嘶!”顾秋月疼得抽了一口气,刚想给自己包扎一下,眼神无意间落在不远处一株矮小的植物上。

三出复叶,浑身白色细小绒毛,倒卵形叶子还簇拥着一颗颗艳红色的果实。

顾秋月顿时瞪大了眼睛,这是蛇莓,也就是说附近很可能有蛇!

再加上现在她受了伤,血腥气更是很可能把蛇引过来!

顾秋月眉心一跳,随便用手帕将伤口一捂,就站起身安静又迅速地离开了这片地方。

她一瘸一拐地刚往前走了不远,忽然听到有说话声传来。

顾秋月立刻警惕地停住脚步,侧耳细听。

“二河哥,你不知道顾秋月那贱人今天有多过分!岳澜那小贼把她推倒受了伤,我把这小崽子卖掉,不也是为了替她报仇吗?”

“结果她醒来之后就像脑子被磕坏了一样,不但护着那小贼,还拿簪子威胁要划花我的脸!嘤嘤......”

这矫揉造作的声音简直不要太熟悉,可不正是刚刚被顾秋月赶出门不久的顾莺儿?

而她口中的“二河哥”,要是自己没记错,应该是原身顾秋月勾搭的奸夫吧?

顾秋月眸光一闪,蹑手蹑脚的往前走了几步,绕过几丛灌木,只见不远处的一男一女正紧紧搂抱在一起。

可不正是他们?

张二河是京城派来押送看管流放犯人的差役,长得油头粉面有几分俊秀,又有个京城的小官职在身。

原身就是盼着能跟他去京城过好日子,才在顾莺儿的挑唆下想害死岳长锋。

没想到背地里这两个人早就有一腿,一切都是在把原身当傻子哄骗呢!

顾秋月的眸光冷了下来,现在既然是自己接手了这具身体,那就由她来替原身讨回这笔账好了!

张二河抬手就在顾莺儿胸前捏了一把,调笑道:“来,我看看,幸好顾秋月没有伤到我宝贝莺儿这身吹弹可破的皮肤,不然我绝饶不了她!”

顾莺儿顿时装作不依地娇嗔起来,人也顺势依偎进了张二河的胸口。

两个人亲热了一阵,顾莺儿又抬起头来,手指在张二河的胸口画着圈儿,撒娇道:“二河哥,我可咽不下这口气,你一定要替我找回场子!”

张二河刚刚占够了便宜,心情正好,便笑道;“好好好,莺儿想让我怎么做?”

顾莺儿道:“她不是最喜欢二河哥你吗?用美男计啊,给她点好脸色,跟她说把岳澜卖掉,带着钱跟你回京城,她一定会答应的。”

她说着,眼中闪过一抹狠意:“哼,回头我再把那个人牙子带来!”

“这次我要把顾秋月这个贱人和岳澜那个小贼一起卖掉,把他们娘俩都卖进最下等的窑子里去!”

张二河却犹豫了:“那个小崽子也就罢了,但是顾秋月......”

顾秋月比顾莺儿的姿色好多了,他哄了这么久,可还没得手呢!

顾莺儿一看就知道张二河还是惦记顾秋月的身子,不由得暗恨,抬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一边撒娇一边道:

“二河哥,那人牙子可说了,凭顾秋月那张脸,可至少能卖出小崽子十倍的价格,那可是足足五十两银子呢!”

“再说回头等她进了窑子,你想怎么玩不都是一句话的事儿,我还能拦着你不成?”

这年头,二十两银子就足够一个小康之家一整年的花销,五十两银子着实不少了。

张二河也忍不住心动,听到最后一句更是笑了起来:

“倒也不是不行,但我若是答应了,莺儿要怎么报答我才好?”

顾莺儿抿唇一笑,抬手就熟门熟路地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接下来的画面逐渐变得辣眼,顾秋月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转身就往回走。

她这个人从来不信奉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有仇一般都是当场就报,绝不隔夜!


顾秋月凭着记忆往回走了一段路,又重新找到了之前偶然遇到的那株蛇莓。

她摘了十余枚蛇莓果实,用一张肥厚宽大的树叶托住。

又解下小腿处的手帕,从之前被树枝划破的伤口处挤了几滴鲜血滴在了上面。

然后就将叶子裹起来,一阵捏挤成了果泥。

顾秋月带着这包掺了鲜血的蛇莓汁,转身回到了之前藏身的地方。

顾莺儿和张二河正在兴头上,发出一阵阵不堪入耳的声音。

顾秋月冷笑一声,找准角度,轻轻将那树叶包往外一扔,正好扔在了他们脚边的草丛里。

“啪嗒”一声,树叶散开了,淡到几乎闻不到的酸甜和血腥味渐渐在空气中弥散了开来。

顾秋月勾了勾唇,接下来就看好戏登场了!

没等多久,一阵细微的沙沙声响起,一条三尺多长通体翠绿的蛇慢慢顺着草地蜿蜒而来。

顾秋月凝目打量了一眼,这是一条翠青蛇,跟剧毒的竹叶青长得很像,但是却没有毒性。

既然没有毒性闹不出人命,顾秋月就没有管,任由那条翠青蛇一点点爬向了顾莺儿和张二河的方向。

张二河忽然觉得脚踝处一阵冰凉,他不耐烦的扫了一眼,却看见一条绿色的长蛇正顺着他的腿往上爬!

“蛇,有蛇!”张二河吓得肝胆俱裂,顿时惊叫起来。

这时候顾莺儿也看见了,更是什么情郎都顾不得了,尖叫一声跳起来就跑。

“啊!!!”张二河再次惨叫起来,比刚才还要惨烈十倍不止。

倒不是被蛇咬了,而是顾莺儿仓惶跑开的时候恰好一脚踩在了他的裆下!

“啧啧!”

躲在不远处看戏的顾秋月不忍猝睹地捂住了眼睛。

报了仇,出了心中一口恶气,顾秋月这才背上装着药材的竹蒌转身往回走。

想起刚才那两人的惨状,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等回到家,顾秋月把药熬好端进屋里,岳澜立刻警惕地叫了起来:

“坏女人,你要给我爹爹吃什么?!”

顾秋月一边扶起岳长锋,一边回答道:“还能是什么,自然是能治好你爹的药啊!”

岳澜急的不行,他才不信这女人有那么好心,会给爹爹治病!

“住手,你快住手!你是不是像戏台子上唱的那样,要用毒药谋杀亲夫!”

小孩子越想越害怕,但是却被被褥困住丝毫动弹不得,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顾秋月没有理会小孩的叫嚣,因为她正面临着更棘手的问题。

岳长锋深度昏迷牙关紧咬,药汁根本灌不下去啊!

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顾秋月叹了口气。

只能一仰头将药汁喝进自己嘴里,然后俯身覆上了岳长锋那双浅色的薄唇。

“坏女人你,咦咦咦咦——”

岳澜愤恨的叫声戛然而止,被顾秋月的动作吓得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呆住了。

顾秋月唇舌灵巧的撬开岳长锋的牙关,将药渡了进去,这才直起身。

看到小包子吓傻了的模样,难得脸上有些发热,轻咳一声道:

“那个,现在这药我也喝了,你总不会再怀疑我要毒害你爹爹了吧?”

岳澜的小脑袋下意识点了点,但接着又恼怒地叫了起来:“坏女人,你居然占我爹爹便宜!”

顾秋月一头黑线,等岳长锋醒了,她一定得跟他好好谈谈孩子的教育问题了。

小家伙这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顾秋月在岳澜气急败坏的叫声中如法炮制,将剩下的药给岳长锋灌了下去。

她的医术向来立竿见影,没有片刻,岳长锋的病情就明显好转了。

顾秋月这才松了口气,把岳澜从铺盖卷里放了出来,自己转身往外面走去。

“好了,你自己来摸摸你爹爹,他的高烧已经退了,回头再服一次药,应该就能醒过来了。”

岳澜狠狠瞪了她的背影一眼,扑到岳长锋身边,伸出小手小心翼翼地摸上了爹爹的额头。

真的不烫了,看起来气色也比之前好得多,这女人真的给爹爹治病了?

难道自己冤枉了她?

还没等他的小脑袋想出个所以然,整个人又忽然被腾空拎了起来。

岳澜吓得下意识的挣扎:“啊!”

顾秋月把小家伙放在床边,好笑的捏了一下他的小鼻子:“叫什么叫,我只是想替你上药而已,你身上的伤不疼吗?”

岳澜这才发现顾秋月手中拿着一个瓷碗,碗中是捣成泥状的草药,原来她刚才出去是做这个吗?

药泥落在之前被虐打的伤口上,一阵清凉传来,原本火辣辣的疼痛顿时消减不少。

岳澜挣扎的力道这才渐渐放松下来。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顾秋月的小腿上。

裙摆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上面沾着斑斑血迹,底下隐约还能看到一道皮肉翻卷的狰狞伤口。

岳澜一怔,这女人……是在上山采药的时候受伤了吗?

但是她却连自己的伤口都没来得及处理,一回来就忙碌着照顾他们父子二人……

岳澜的心中翻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好了,休养几天就能康复。”顾秋月给小家伙上完药,顺手揉了一把他头顶的小揪揪,“以后娘也不会再打你,应该不会再受伤了。”

岳澜这才回过神来,一把打开顾秋月的手,恼羞成怒的叫道:

“男人的头不能随便摸,你不知道吗?还有,我才不会接受你当我娘,少套近乎了!”

“噗,”顾秋月被他这奶凶的小模样萌的心肝乱颤,忍不住双手捧住那包子一样的小脸一阵揉搓,笑着道,“那可不一定,我等着你主动开口叫我娘的那一天!”

“哼,做梦!”

到了晚上,顾秋月又煎了一副药,依旧还要嘴对嘴给岳长锋喂下去。

刚喂了大半碗,她又含了一口俯身下去的时候,忽然对上了一双深渊般幽黑沉静的眸子。

岳长锋居然醒了!

更糟的是,她因为惯性已经停不下来,就这样重重亲在了他的唇上!

顾秋月:救命!好心救人被误会成女流氓应该怎么办?!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