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替嫁后被虐得遍体鳞伤

替嫁后被虐得遍体鳞伤

今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原本要嫁给楚其深的女人是苏欣的姐姐,但结婚之前,姐姐被谋杀,苏欣成了楚其深眼中的杀人凶手。此时,苏家必须推一个人出来继续完成婚礼,于是,苏欣就成了那个恨她入骨的男人的新娘。自从结婚当晚开始,苏欣就如同身处地狱,痛不欲生。最后,她甩出离婚协议书,打掉与他的孩子。楚其深这个时候才察觉,自己有多在意苏欣这个女人!

主角:苏欣,楚其深   更新:2022-08-08 18: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欣,楚其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替嫁后被虐得遍体鳞伤》,由网络作家“今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原本要嫁给楚其深的女人是苏欣的姐姐,但结婚之前,姐姐被谋杀,苏欣成了楚其深眼中的杀人凶手。此时,苏家必须推一个人出来继续完成婚礼,于是,苏欣就成了那个恨她入骨的男人的新娘。自从结婚当晚开始,苏欣就如同身处地狱,痛不欲生。最后,她甩出离婚协议书,打掉与他的孩子。楚其深这个时候才察觉,自己有多在意苏欣这个女人!

《替嫁后被虐得遍体鳞伤》精彩片段

“救命!救......救命!”窒息感淹没了苏欣,她奋力挣扎,身体浸在泳池内,浮不上来。

因为她的脑袋,正被一只手按住脑袋。

那只手非常好看、修长,指甲修剪合适,带着几分冷酷的优雅。

头上的力道忽然松开,苏欣浮出水面,还没来得及cuan息,一股大力,人被拽出水面。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人的脸,俊美得像上帝的精制品,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楚其深,不是我!不是我......杀了姐姐。”苏欣艰难地说,话音刚落。

那只手毫不怜惜地松开,她再次掉入泳池内,浑身颤抖。

楚其深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就那么嫉妒她吗?”

“不是!”苏欣浑身哆嗦,冷到几乎麻木,眼眶红红,牙齿打架,颤声道:“我没有......”

“进入警察,还能安然无恙地出来。苏欣,我太小看你了,也对,毕竟你没亲自动手,只是找了个同伙帮你......谋杀。”

楚其深朝着右边伸出手,保镖迅速递上一把匕首。

与苏雪尔身上的同一尺寸,同一型号。

“还记得这里吧。她就是在这里,被你用匕首插如了心脏。”扁平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宛如死神的审判。

苏欣面色惨白,在游泳池里,不停地向后倒退,看着他,犹如见到一名地狱使者。

“楚其深!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那一天,我跟姐姐来了你家,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姐姐为什么会死?”

“凶案现场,你的身上全是她的血。”

苏欣又冷又恐惧,再见到楚其深深沉的眸子,拼命摇头:

“我想要救姐姐!看到姐姐的身体漂浮在这里,我下水,想捞起她,想救她!我以为来得及!”

平安夜那一天,苏欣跟着姐姐来了新装修的别墅,好好布置一番,准备给楚其深一个圣诞节惊喜。

可因为前一天晚上,她写论文太累了,等完工后,坐在沙发上不小心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被奇怪的动静惊醒。

揉着眼睛,到处找寻姐姐,却意外见到游泳池里有人......

紧接着,她见到了世上最惊悚的一幕!

充满玫瑰花瓣的游泳池上面,姐姐漂浮在上面,周边荡漾着一圈血水!

苏欣吓呆住了,奔下了游泳池内,将姐姐捞着上岸,试图想办法救她。

报警,呼叫救护车。

一切却都枉然......

她去警察局接受笔录调查的时候,浑身是血的样子,被人拍摄到。

各种舆论揣度下,她变成世上最恶毒的妹妹。

“戏,演的不错。”楚其深站在她的面前,两个人置身在游泳池内,水淹没了他们的半身。

楚其深的眼睛如同望不到底的深渊:“如果认罪的凶手不认识你,我或许就相信你了。这个小区的安保是一流的,查过监控,是有人从里给他开门。不是你,还能是谁?”

房间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苏欣,另一个是苏雪尔。

苏雪尔死了,所以只能是她!

“她是我姐姐啊,我真的没有......为什么不相信我。”苏欣的无言以对,这种表情,落在楚其深的眼中,如同却是默认。

“为什么你毫发无损?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下一秒,楚其深眼神一凌,举起了匕首,朝着她的心脏刺了上去——


苏欣吓得紧闭,一阵目眩的感觉袭来,身体倒在水里,像一块冰砸在水面上。

太冷了......

她感觉不到疼痛,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

好吵,好热!

苏欣的手指动了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林妈焦虑正对白大褂说什么。

“医生,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二小姐三天内会醒吗?这都第三天了!时间快来不及啊!”

“水......”苏欣耳朵嗡嗡作响,渐渐回笼了意识,发现她正躺在暖和的床上,一发声,喉咙生疼。

“啊!”林妈大叫了一声,“二小姐,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谢天谢地。”

回想起昏迷前的情景,苏欣心神一动,恢复知觉的手,忙掀开被子,检查胸口处。

没有伤口!

那种恐怖的记忆再次袭来,一想到楚其深的脸,她打了个寒颤,再也不想要见到他!

林妈让医生检查,又是一阵忙碌,苏欣这才感觉自己真的活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打开。

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了进来,一身上下都是黑色,似乎刚刚参加完一场葬礼。

她知道那是谁的葬礼。

苏欣颤声喊了一声:“妈妈......”

林妈默默地退出了房间,掩上了房门,让她们母女二人详谈。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苏岚清冷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苏欣看到电子日历,脸上一白,姐姐要是没有死,就是与楚其深结婚的日子。

“妈妈,我想救姐姐,不是我杀的。对不起,我没能救她,对不起......”

“欣儿,你姐死了,”苏岚端起了她的脸颊,说出的话很冷静,近乎冷酷:“而你还活着。”

妈妈相信了她吗?

不,她没有。

她始终如一,眼睛没有任何波动。

“妈妈,真的不是我!你相信我,给我时间,我会调查清楚,姐姐是为什么......”

“不重要了。”苏岚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很轻柔,一字一句缓缓地说:“欣儿,楚家与苏家有战略合作,联姻取消不了,你姐不在了,可你还活着,懂吗?”

苏欣有些困惑不解地望着母亲,希望是她理解错了:“什么......意思?”

“苏欣,你要取代雪尔,嫁给楚其深!”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在寂静的夜里,如同往苏欣的大脑里投下一枚原子弹。

“不可以!”苏欣摇头:“楚其深以为我害死了姐姐,他会杀了我的!”

苏岚的视线毫不动摇:“只要你成为他的女人,他的妻子,他会有顾虑的。”

“不!我不要!”苏欣脸色煞白,推开母亲,掀开被子,要逃走,却被苏岚一把揪住。

“苏欣,看着我!”

苏欣抬起眼眸,浑身却忍不住哆嗦。

“听着,苏家就快完了,你知道你姐费了多长时间攀上楚家吗?”

苏欣浑身一颤,心脏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打手揪住了,泪水落下:“妈妈,我们离开这里,我会赚钱养你!我们逃走,远走高飞。”

“你以为逃走就能改变现状?你舅他们就会放过我们。苏欣,要怨就怨你生错了地方,出生在穷途末路的苏家!”

“够了!”苏欣泪流不止地摇头。

“苏欣,你该长大了,我们要么与雪尔一块死,要么一起守护苏家而活,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你要妈妈一块去死吗?”

苏欣眸中一片死寂,她不再反抗,像个木偶一样,任由林妈带着身后的一群人为她穿上婚纱,打扮着......

苏岚指挥着化妆师,该怎么凸出重点,尤其是眼睛,还有喷上姐姐常用的香水。

苏欣与苏雪尔并不是双胞胎,年纪不过相差一岁,平常有七分像的长相,经过特意的化妆打扮,在灯光之下,竟能达到九分多的相似,能够以假乱真......

楚家公馆。

楚其深手里拿着一杯酒,脚下已有五个空瓶子。

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睡袍,眼神略带谜离地望着楼下。

游泳池中,波光荡漾,仿佛能够看到那个女人从水中栽倒的模样。

他视线一冷,就差一点,他就捅死那个蛇蝎心肠的妹妹。

刘管家说:“听说,欣小姐醒过来了,苏夫人貌似去找老爷子了,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楚其深视线一冷,摇晃着手里,灯光之下,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命真大。苏欣,你以为背靠着苏家,找个人给你顶罪,我就对你无可奈何吗?”

楚其深手指捏紧酒杯,指头泛白,仰起头,如同血液般的红酒吞入腹中,拖着落寞的身影去到另一个房间。

墙上还挂着苏雪尔手绘的婚纱照,今天本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他躺在床上,透过昏暗的灯光,望着那一张照片。

谜离之中,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一抹纤细的影子,不断地靠近。

苏雪尔......好像从来没有消失过一样,穿着她最喜欢的婚纱,完好无损地站在他的面前。

苏欣怯懦地站在了楚其深面前,见到喝得酩酊大醉的楚其深。

幽深的眸子正盯着她看,略带恍惚的谜离。

“活下去!无论用什么办法,你都得在楚其深的身边活下去!这是苏家唯一的活路。”苏岚的话,在她的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

可当她看到苏雪尔的插画时,握紧了拳头,恐惧攫住了她的心房,转身想要逃跑。

“不要走!小苏。”楚其深一把将她拽住,拉上了床!


小苏......他也曾这样叫过她。

楚其深将她抱得很紧:“小苏,我的小苏回来了。我就知道你没有死,我不准你死,你就不准死,你是我的。”

苏欣极力想要保持镇定,不要被他声音所蛊惑,眼泪掉了出来,哑着声音说:“楚哥哥,我不......呜呜!”

还没等她说完,楚其深堵住了她的唇!

灼人的呼吸间,她迷失了。

好像回到了当年的小时候,他捧着书念故事给她听。

她叫他楚哥哥,他叫她小苏。

“雪尔......”他在她耳边喊着她的名字。

苏欣浑身打了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想要推开他,却只能抓住他的睡袍。

她的眼睛失神地瞪着天花板,细长的睫毛兀自抖动着,泪珠在上头凝结。

次日

宿醉后的楚其深揉了揉突突乱跳的太阳穴,马上意识到哪里不太正常。

昨夜梦见苏雪尔没死。

睁开眼睛,见到一个女人,恬静的睡容,白瓷般的脖子向下出现一连串的痕迹。

他大脑有些疼痛,下意识唤道:“雪尔?”

与此同时,女人睁开了眼睛,眼底闪过一丝慌张,没有逃过楚其深一双锐利的眼睛。

他陡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面色阴沉,在她要逃离钱,将她压在身下。

单手卡住她的下颚,如同铁钳子,力气之大,恨不得钳碎她。

苏欣嘴唇哆嗦,眼眶红红,泪水溢满,却始终屏住呼吸。

“苏欣,你胆敢出现在我面前!”楚其深怨毒的视线,恨不得当场弄死苏欣这个蛇蝎女人:“谁给你的胆子,竟胆敢算计我?你姐死了,你就迫不及待取代她,爬上我的床?”

“楚先生,我只是来见你,”苏欣疼得脸色发白,眼中同样扬起一抹嘲讽:“是你认错人了,你对我姐痴情,却连我与我姐都分别不出。”

这句话,彻底触及了他的底线。

“啪”的一声,楚其深恶狠狠地甩了她一记耳光。

苏欣嘴角溢出鲜血,彻底被打懵了。

楚其深的手缓缓落下,掐住她纤细的脖子,渐渐收力:“找死!那么想死,我成全你!”

苏欣瞳孔微张,脸色通红,窒息感又一次袭来。

楚其深看到她颈脖处的痕迹,脑海里翻滚起昨天的画面。

只要再用力一点点,他就能拧断她纤细的脖子。

最终,楚其深将她拎起来,丢下床,握紧了拳头,怒喝道:“滚!”

苏欣眼泪落下,忍着疼痛,支撑着摇晃的身体,姿势别扭地走出房间。

当房门合上时,听到里面一阵狂砸东西的声响。

“刘管家,是谁放这个女人进来!”楚其深随意披上衣服,一出来,脸色阴沉,开始问责。

刘管家紧张地说:“是......是老爷子。”

这个答案出乎了楚其深的预料,随后听到户外传来车子引擎停下的声响。

楚老爷子杵着一根拐杖,慢慢地走了进来。

一进门,他看到神情不好的楚其深,没有看到苏欣的身影,对刘管家说:“把苏小姐叫来书房,阿深,你也来。”

“是。”刘管家转身去了客房内。

书房内,楚老爷子见到受伤的苏欣,再看到怒气冲冲的楚其深,冲着随从点了点头。

随从保镖掏出了一个信封,小心翼翼从里面拿出了红色的本子。

“这是你们的结婚证,以后你们就是夫妻了。”楚老爷子干净利落地宣布这一则重磅消息。

楚其深脸上覆上了一层冰霜,苏欣的脸上也同样闪过一丝错愕。

结婚!

苏欣回想起母亲的话,活下去。

在楚其深的身边活下去,原来是这个意思!

“怎么可能?”楚其深一把撕毁了结婚证:“爷爷,这太荒谬了,她是雪尔的真凶,我怎么可以娶这样一个杀死姐姐的歹毒妹妹!”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