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恶毒后娘不好当

恶毒后娘不好当

寒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安冉穿越到古代,成了恶毒后娘之后,每天不是被迫摆烂便是在摆烂的路上,本想着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却不给她机会。无奈她必须要证明自己,从此种田养娃,做出一番事业给她那便宜丈夫看,努力将三个崽崽抚养成人,给他们爱与呵护。

主角:安冉,傅子瑜   更新:2022-08-17 18: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冉,傅子瑜 的女频言情小说《恶毒后娘不好当》,由网络作家“寒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安冉穿越到古代,成了恶毒后娘之后,每天不是被迫摆烂便是在摆烂的路上,本想着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却不给她机会。无奈她必须要证明自己,从此种田养娃,做出一番事业给她那便宜丈夫看,努力将三个崽崽抚养成人,给他们爱与呵护。

《恶毒后娘不好当》精彩片段

“嗷呜!”

一只庞然大物踏碎泥土,扬起一阵砂砾。

安冉刚恢复意识,眼前一个血盆大口朝她猛扑过来,嘴里的恶臭险些把安冉熏过去。

好在她反应迅速,一个利落的后跳,迅速拉开距离。

是狼!

而且是一群狼。

几头狼的双眼全都冒着绿光,杀气腾腾的盯着安冉。

“嗷呜!”又是一声长啸,几只狼四肢往后拱的老高,四肢的肌肉矫健有力。

恶臭的口水顺着白森森呢的尖牙往下淌。

安冉知道狼群要发起攻击了,普通人一个不留神就会被狼爪子拍成肉泥。

可是她不同。

安冉迅速捡起几块石头,一只脚向上用力一蹬,瞬间腾空而起。

“咻咻咻”的几声破风声,紧接着就传来狼的惨叫声

几头狼都被石子伤了一只眼睛。

“还不快走,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安冉手指间捻动石子,冰冷的眸底如凌厉的刀剑。

几头狼顿时露怯,立刻四处逃窜。

“光脑,出来,别装死。”

“宿主,我是系统。“脑海里响起一道倔强的声音。

安冉脸上显现不耐:“少废话。光脑,我问你,我怎么在这里?”

她不是死了吗?

作为星际的星舰指挥官,安冉被最信任的手下出卖,暴露行踪的她被敌军的舰队撞个粉碎。

系统一脸汗颜,好在跟了安冉好几年,心里早已摸透她的脾气。

“宿主,你穿书了,穿到一本名叫《反派女主的爱恨情仇》的书里。”

安冉都来不及惊讶,一股强烈的记忆传入她的脑海里。

原书里的安冉是个炮灰女配,主角跟反派都是她养的三个崽子。

原身本来是个千金娇小姐,结果家里被奸人陷害全部身死,只留下她一个活口。

逃跑的原身被一个男人救下,为了隐藏身份,原身就嫁给男主养崽。

他们长大后开始虐杀原身,把她的头砍下来当板凳坐,把她身体扔去给狼撕咬。

解决完原身后,他们又开始四处祸害。

书中描写大崽子后来成了臭名昭著的宦官。

二崽子是个小混混因为招惹贵族少爷,被打断双腿扔到乱葬岗上。

唯一一个女崽子是书的女主,她被男主虐身虐心,甚至她的孩子都被男主拿去做药引。可是最后两人误会解开,还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脑子被驴踢了吧!

安冉越想越气,总之她穿越的这个世界里没有一个正常人。

“光脑!给你一次机会,把我传送回去。”

她宁愿已经在星际里死了!

“额......”系统被安冉的杀气吓到连大气都不敢喘。

稍微平静后,系统才动之以情:“宿主,把你传送过来就是让你拯救他们来的,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等你完成任务后,我们就回星际报仇。”

安冉有些心动了。

而且,她脑海里忽然出现一副画面,三个萌崽子睁大圆溜溜的眼睛围着她喊娘。

萌化了有没有!

再搜寻一下关于三个崽子儿时的记忆。

“嘭!”的一声巨响。

安冉一拳砸在旁边的巨石上,直接把巨石砸出一个坑。

吓得系统一激灵,险些哭出来。

呜呜呜......它的宿主还是一如既往的暴力。

安冉只能说这块石头算是幸运了,让她碰到一个弱鸡身体,换作以前的身体,她直接把这块巨石扬了。

不是她暴躁,而是原身做的事情简直畜生都不如,整日虐打三个崽,还不给他们吃。

整个心理变态!这也难怪三个崽子黑化,在扭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安冉想宰了原身的心都有!萌崽子也能下得去手!

未来的纪元年,人类发生异变根本不能繁殖后代,因此幼崽在星际里简直是宝贝!

“宿主!子瑜即将被打断腿,快去帮忙!”

突然,系统的紧急提示让安冉皱紧眉头。

她迅速在脑海里搜索到系统提供的地位后,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傅子瑜!不准你再缠着小花玩,你个小杂种也配跟我抢?”为首的一个胖子是村东头地主家的儿子。

“你们有本事打死我!大胖,你就是个肥猪,小花才不愿意搭理你呢!”

安冉赶到的时候,一群人聚集在一个小山坡下面。

傅子瑜被团团围在中间,嘴巴依旧硬的很。

真不愧是有作反派的潜质。

安冉无奈摇摇头。

“好,我就打死你!不打死你也把你废了!”

大胖的小眼睛一瞪,脸上的横肉都抖。

一个眼神,后面跟着的下人立刻抄起棍子直接冲二崽子的双腿过去。

“啪!”的一下,安冉及时拦住下来的棍子。

“你们是什么东西?敢打我儿子?”

安冉如刀子般的眸底里有杀气涌现。

吓得几个人停止了动作。

“给小爷打!连小杂种的娘一块儿打!”“

一声令下,几个人的棍子又朝安冉打去。

傅子瑜只是呆呆看着,并不打算帮忙。

这个恶毒的女人,被打死才好呢!

可是他一眨眼的功夫,几个下人全都倒在地上痛苦扭曲。

“还不快滚!”安冉轻松的拍了拍手,眼底一阵鄙夷。

大胖早已被吓得屁滚尿流,哭着跑开。

“好,你们等着,我家主子不会放过你们!”嚣张的下人还想要吓唬安冉。

安冉直接两脚踢了过去,下人像是断线的风筝“啊“了一声重重摔到地上。

打发完他们,安冉扭头就撞上二崽子震惊的眼神。

一脸都是泥土,除了瞪得圆溜溜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安冉。

傅子瑜怎么也不能把眼前的女人跟那个娇滴滴的恶毒千金联系到一块儿。

“哼,让你假好心?你个毒妇不是巴不得我被打死?在别人面前你装什么好人!”

“与其我让你被活活打死,还不如让其他人打几下。”

傅子瑜注意到安冉扭过头,立刻隐去震惊,换上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对安冉冷嘲热讽。

安冉一下子就火大了,她没有得到感谢就算了还一句好话都没有。

“小崽子,我今个儿非得教训你行。”


安冉轻松抓过傅子瑜,夹在腋下,啪啪打了几下他的小屁股。

不忍直视的系统捂着眼睛,见自家宿主都没有停手的意思,小声提醒道:“宿主,现在三个小崽子对您的仇恨值已经拉满了,您应该采取怀柔政策,更何况现在小孩子也不能这样教。”

你再打下去,恐怕到时候会死的很惨啊!!!

“闭嘴!”安冉不耐烦的拧了拧秀眉,水润殷红的唇轻启,冷冷抛下一句话:“棍棒底下出孝子。”

二崽子已经在她的毒打下,心理扭曲,一身反骨。

否则最后也不会落得被打断双腿,惨死乱葬岗的下场。

既然现在是她来做二崽子的娘亲,她就要以暴制暴,让他看看什么叫社会险恶,遇事之前先颠颠自己斤两。

“以后还惹不惹事了?”

安冉冷睨着二崽子,柔美的小脸上威胁意味十足。

这个女人是疯了吗?!

竟然打他屁股!!

傅子瑜冷漠倨傲的小脸上带着一丝可疑的红晕,悬空的小短腿四处乱蹬,带着要与安冉拼命的架势。

“你这个恶婆娘,放开我,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安冉挑了挑眉头,浑然不理小崽子的叫骂声,提溜着他的后衣领,轻松将他提回家。

刚刚行至门口,迎面便撞上一个提着木桶的男人。

傅南风一身粗布衣衫勾勒出劲瘦有力的腰身,满头青丝用一条黑带束住,棱角分明的脸庞泛着冷峻的光,剑眉斜飞,湛黑的凤眸凌冽深邃,长身玉立。

安冉美眸微微扇动,一瞬不瞬盯着男人。

啧啧,极品啊!

作为一个颜控,安冉实在把持不住。

她直勾勾的盯着男人,忍不住吹了一个嘹亮的口哨。

傅南风虎躯一震,目光流转,看到安冉手上拎着的气呼呼的小崽子,才确定下来眼前这个女人是她的娘子,而不是村里的女恶霸,女流氓。

在安冉准备开口和帅哥打个招呼时,系统及时蹦了出来。

“宿主,这个是你便宜相公!你不要崩了人设啊啊啊!!”

闻言,安冉两眼放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放肆......

原来是她相公啊~

还不等她上前联络联络感情时,身后响起一道娇滴滴的声音:“傅大哥,你在家吗?”

被直接忽视的安冉:???

你瞪着两个眼珠子是用来喘气的吗?

来人身着丁香色麻布裙,头发用木簪整齐的盘起,抹了艳丽的口脂,胳膊上挎着一个篮子,细致的用白布盖起,显然是精心准备了一番。

安冉迅速从记忆里搜刮出这号人物——寡妇秦小婉,并钉上了情敌的字眼。

见秦小婉挎着竹篮,扭着细腰就要朝着屋子进。

安冉将手里的二崽子一丢,双手环抱胸前,一脸不爽的将她拦了下来。

“不在!”

干脆决绝的两个字,让秦小婉一愣。

这个贱蹄子以前可从来没阻拦过自己!

秦小婉瞪着安冉,当即便发作起来:“你撒谎,我刚才明明看到傅大哥回来了,让开!”

“看到了还问,你闲的啊!”安冉气定神闲的斜睨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学着她的嗓音喊道:“还有你傅大哥回不回来,关你屁事??”

“你!”秦小婉气的胸前起伏不定,见安冉还还不让路,便伸手用力朝前推去。

安冉杏眸隐隐闪过一抹精光,她微微侧身避让,秦小婉由于惯性,身子失去平衡,擦着安冉的衣角,狼狈的栽倒在地上。

居然差点被她抓住衣角。

安冉托着腮,暗自琢磨着: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战斗力和敏捷性还不及自己以前的十分之一。

“小贱人,你疯了!!”

安冉笑吟吟的蹲下身,“秦小婉,这可是自己没站稳,和我没关系哦。”

秦小婉爬起身正欲开骂,傅南风从屋里走了出来,面容清冷俊隽。

“秦嫂子,你来有什么事?”

秦小婉看着男人,心跳加快,许久才反应过来,抹了抹眼泪,委屈道:“我下午刚蒸了玉米馍,想送过来给傅大哥尝尝,谁知道......她竟然如此刁难我。”

傅南风眉宇微蹙,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淡漠:“家里并不缺这些食粮,秦嫂子以后还是少来些吧,以免传出不好的闲话。”

“一个寡妇家家的,可要注意影响哦,别哪天被人浸猪笼了。”安冉站在一旁帮腔。

秦小婉神色僵住,尴尬的应了一句“好”,便提着篮子羞愤的跑开。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安冉美滋滋的感慨了一句,回头看着男人俊美无暇的脸庞,揉了揉鼻子,“没想到你个有妇之夫,还有这么多烂桃花。”

男人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继续回厨房做饭。

安冉看着男人的背影,这才慢悠悠的说出下一句,“不过没关系,烂桃花来一朵,我掐一朵,来一对我掐一双。”

看着安冉笑出森森白牙,系统瑟瑟发抖。

宿主真的很恐怖啊~

......

里屋,傅子瑜揉着屁股朝着自家大哥告状。

“那个毒妇又打我了。”

傅子北手上的动作一顿,眉头紧蹙。

那个女人只会在家里没有人的时候虐待他们,怎么这次这么放肆......

“怎么回事?”

傅子瑜给自家哥哥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却刻意隐瞒了自己像个鹌鹑般被安冉捉住,打屁屁这一小小的细节。

“他打倒了一群家仆?”

听着傅子瑜夸张的描述,傅子北冷冰冰的面容有了微微的波动。

一个娇小姐怎么会像突然开了七窍六脉一般,会了功夫?

半响,傅子北垂下眼眸,又恢复了那副老成的姿态。

“你最近老实一点,不要再去招惹她。”

“怎么可能,我非要......”

狠话还没有放出去,就见傅子北抬眼,慢条斯理的威胁道:“如果你以后都不想再见到小花,就去报复回来。”

见有人主动做饭,安冉也乐得自在,悠哉悠哉逛进屋。

仄缩的屋子里,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团子正努力垫着脚,费力的将手里的碗筷放到桌子上。

嗷,好可爱的崽子。


​安冉一双星星眼,只觉得整颗心都被萌化了。

她疾步走过去,蹲下身,也不管小崽子愿不愿意,伸出魔爪蹂躏着小团子滑嫩Q弹的小脸。

傅子馨还没反应过来时,一股淡然的幽香席卷鼻尖,面前的女人一脸享受的捏着她的小脸。

啪——

傅子馨手里的碗筷掉落,滚出去老远。

她惊恐的看着安冉,紧张的小脸涨红,最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听到嘹亮哭声,傅南风心一紧,阴沉着脸走道屋内。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的去手?”傅南风脸色沉入水,恶狠狠的瞪着安冉,厉声呵斥。

看着小团子白皙滑嫩的小脸上浮现一道红痕,安冉心里愧疚,老实的收回爪子,耷拉着脑袋嘟囔着:“要不要这么小气,我不就是太稀罕小崽子了,捏了几下脸嘛。”

闻言,傅南风紧攥的拳头松开,抱起还在抽泣的傅子馨,嗓音软了下来:“子馨,她有没有欺负你?”

嗝~

小团子打了个哭嗝,预想中的疼痛感并没有落下,她泪眼朦胧的望着自家爹爹,认真的摇了摇小脑袋。

傅南风眸光微顿,半响才轻启薄唇,“抱歉,是我误会你了。”

安冉意外的挑起秀眉,砸吧砸吧小嘴,以免口水流出。

这个男人出的厅堂,下的厨房,最最最重要的是这张脸帅的惨绝人寰。

原主到底是怎么想的,整天作妖虐待小崽子!

安冉愤愤不平的托着腮,美眸微微扇动,努力扬起笑脸,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些。

“相公,以后我想好好的养崽过日子。”

傅南风身子僵了僵,侧脸轮廓深邃俊逸。

这个女人又想耍什么花招?

他狐疑的看着安冉,最终还是将小团子放下,转身走了出去。

屋内一瞬安静下来,傅子馨怯懦的看了一眼安冉,随后将自己的小身体缩成一团,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看着小团子吓到瑟瑟发抖的可怜模样,安冉叹了一口气,将小团子抱进自己房间。

“子馨,抱歉哦,娘亲以前对你们太凶了,以后不会了。”

小团子懵懵懂懂的抬起头,看着安冉明艳柔美的脸庞,一颗小心脏砰砰直跳。

她以前从不敢靠近娘亲,看着两个哥哥身上被虐打的伤痕,也会憎恨!

可这一刻,她竟然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犹豫半响,她伸出自己的小手,琥珀色的眼眸盛着希冀的光。

安冉唇角弯弯,会意的伸出纤白的手指,与小团子拉了拉勾。

傅子馨抱着安冉的脖颈,幸福的依偎在她怀里。

安冉则从她的储存空间中,迅速掠过各种凶残的武器,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翻找出一块糖果出来。

凝视手心那颗小小的糖果,她的眸光有些黯淡。

这是她的属下塞给她的,甚至在星船撞击的那一刻,他也奋不顾身的扑向自己,牢牢护住了她......

“娘亲?”

看着失神的安冉,傅子馨软软糯糯唤道。

安冉莞尔一笑,将糖衣扒开,喂给小团子,嗓音宠溺:“这个是哥哥们没有的,娘亲只给了子馨。”

香甜软糯感填满整个嘴巴,小团子瞪大眼眸,两侧脸颊鼓鼓的,活像一只小仓鼠。

安冉看的心痒痒,指尖勾起小团子的柔顺的发丝,认真编了起来。

不一会,满头乱糟糟的头发,在安冉手中神奇的变换成小巧精致的蝴蝶结发髻。

小团子晃动小脑袋,惊诧的长大嘴巴。

在安冉不注意时,小团子突然凑近,猛的在她的脸上啵了一口。

傅子北小小的身子隐匿在门后,他盯着这一温馨的场景,俊朗的小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母亲,吃饭了。”

傅子北从门后走出,面无表情的看着安冉,声音清冽刺骨。

安冉抬眼,即使傅子北眸底收敛的极快,她也迅速从他凉薄的黑眸中捕捉一丝狠戾,甚至是杀气。

想起书里自己凄惨的下场,安冉唇角微勾。

就知道两个小崽子没那么快被她收服。

不过,没关系,日子还长......

安冉与小团子手牵手走出来时,傅南风低垂的凤眸飞快闪过一丝暖意。

“呵,装腔作势,还真是让人反胃!”傅子瑜冷哼一声,丝毫不给面子的撇开小脸。

安冉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笑意盈盈在傅子瑜身侧落座。

“滚开,我不要和你这个恶婆娘坐一起......”

啪——

一条油光锃亮的皮鞭砸在桌上,傅子瑜叫嚣的话语戛然而止。

安冉满意的夹了一筷子鸡蛋放到傅子瑜眼里,语气活像哄白雪公主吃下毒苹果的后妈一般,“乖,要是不想屁股开花,就闭紧嘴巴,好好吃饭。”

傅子瑜小身子一僵,下意识绷紧自己的屁股,闷头扒饭。

傅子北筷子停了一瞬,随后面色如常的继续夹菜。

傅南风看着凭空出现的长鞭,目光幽深暗沉,却也没有多问。

好像仅仅一日的功夫,她变了许多......

一家人安安静静吃过一顿饭,收拾好碗筷后,傅南风斟酌半响,还是开口的叮嘱了几句:“我要去镇子上把猎物卖掉,你在家里好好照顾三个孩子。”

安冉闻言,突然眼眸一亮,歪着脑袋道:“我要去前面大山上摘点野菜回来。”

傅南风眉宇微蹙,可看着安冉灼灼似火的眼眸,到嘴边的话语吞吐不出。

良久,还是妥协道:“山底的土坡上生出了许多菌子,你到那里去就可以了,深山多猛兽,不要只身进去。”

安冉乖巧的点点头,心头思绪泛滥。

凭她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山上的熊瞎子都能扛回来。

目送自家便宜丈夫出门,安冉将哄睡的小团子交给傅子北,掂了掂手里的长鞭,笑眯眯的盯着傅子瑜道:“大崽儿,在家乖乖看着弟弟妹妹,要是有谁敢出去惹是生非,等我回来收拾哦。”

傅子瑜炸毛,果然这个女人就是装的!

刚刚在他爹爹面前一副柔情似水的做派,现在就赤裸裸的武力威胁他!!

安冉浑不在意崽子们怎么想,冲着他们摆摆手,提着篮子,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门。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