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定州之主

穿越定州之主

慕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个穿越,再次醒来,他成了定州之主,楚王李宽……边关来报突厥二十万大军,进攻定州。而此时的定王却痴恋美色,在勾栏院醉生梦死!皇帝听闻此消息,十分震怒当即便要革除李宽的爵位,没想到却收到突厥大军被打的落荒而逃的消息,当即便决定亲自深入定州去探查一番。

主角:李宽,房玄龄   更新:2022-08-08 18: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宽,房玄龄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定州之主》,由网络作家“慕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穿越,再次醒来,他成了定州之主,楚王李宽……边关来报突厥二十万大军,进攻定州。而此时的定王却痴恋美色,在勾栏院醉生梦死!皇帝听闻此消息,十分震怒当即便要革除李宽的爵位,没想到却收到突厥大军被打的落荒而逃的消息,当即便决定亲自深入定州去探查一番。

《穿越定州之主》精彩片段

“陛下!”

“楚王李宽游手好闲、花天酒地、荒淫无道,当革去爵位,贬为庶民,以儆效尤!”

“臣附议!”

“臣也附议!”

“......”

朝堂之中,文武百官齐齐谏言。

龙椅上,李二的脸色十分难看。

刚刚传来消息,突厥二十万大军星夜南下。

仅三日,幽州城破!

幽州之下,便是定州。

而定州所处的地方,就是楚王李宽的封地。

值此国难当头之际,李宽居然没来上早朝。

更离谱的是,御史大夫魏征提供消息——昨日午时李宽便去了风月场所百花楼,至今未归。

身为楚王,如此行事。

皇室清誉,一朝尽毁!

李二怎能不怒?

“魏征!”

“臣在!”

“传朕旨意,速召楚王进宫!如若不从,就绑过来!”

“臣,遵旨!”

魏征抱拳,遂转身离去。

......

百花楼。

兰房之内,轻纱帐旁。

酒桌之上,一身锦衣,头戴玉冠的李宽正趴着,呼呼大睡。

片刻后,李宽幽幽转醒,双眼朦胧,迷迷糊糊地喊道:“什么时辰了?”

“殿下,卯时刚过,已是辰时。”门外,有侍从低声说道。

“辰时?”

李宽歪着脑袋,抓了抓头皮,继续问道:“早朝几时?”

“卯时三刻。”侍从回道,“殿下,您已迟了半个时辰。”

闻言,李宽愣了一下,随即倒头就睡。

“反正迟到了,不如多睡一会儿。”

淡淡的声音传到门外,几个侍从都是一脸无奈。

似乎这种情况,他们早已见怪不怪。

而屋内,李宽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叮!系统检测到宿主摆烂,摆烂值+998......】

【叮!系统检测到宿主摆烂满1000次,奖励霸王项羽之力!】

刹那间,一股酥麻奇痒的感觉,传遍全身。

“还让不让人睡了?”

李宽瞬间清醒,眼中带着无奈。

十年前,他魂穿大唐世界,成为李二的次子李宽。

后又被过继给了当时的楚王李智云为嗣。

后一年,李智云病逝,他继承了楚王爵位,年纪轻轻,就成了定州大总管。

而北方突厥时常犯境。

当时他慌的一批。

幸好至尊摆烂系统开启。

只要摆烂,就能变强。

为了保命,他不论有多慌,都坚持摆烂。

常年游山玩水,逗鸟遛狗。

出入于风月之地。

沉迷于玩乐之间。

兢兢业业,废寝忘食。

一刻也不敢怠慢摆烂。

什么?你说府中被盗了,损失千两白银,要全城搜捕?

盗就盗吧,搜捕个屁儿,不知道我家蛐蛐要生了吗?

随后叮的一声,系统奖励给他十万两白银,外加数百摆烂值。

摆烂值有什么用?

系统功能,开盲盒。

基本上什么奖励都能出,全看运气。

如此这般,十年已过。

他开了无数个盲盒,得了无数奖励。

定州城在他的发展下,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直到一个月前,李二发动玄武门事变,继而登基。

召集所有在外的王爷和各地话事人回京。

大清洗!

不过因为他本就是李二次子,倒也相安无事,只是走个过场。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突厥即将举兵南下。

也猜到了幽州城破。

随后突厥兵临长安城下,接着渭水之盟。

这都是历史上的著名事件。

但如今,他没有丝毫担心。

来就来吧,他定州绝对友好。

什么?你敢动手?

那对不起,这必须请你吃枪子和炮弹。

以定州如今的战力,丝毫不惧突厥二十万精兵。

所以他在听百花酿是京城一绝之时,就迫不及待的过来品尝了。

他发誓,绝对没有干别的事情。

嗯,绝对没有!

屋内。

李宽活动了一下手脚,感受到体内蕴含着强大的力量,随后望向旁边床榻。

“几位姑娘,都醒醒。”

听到呼唤,几个妙龄女子纷纷苏醒。

“打点水来,本王要洗漱一番。”李宽吩咐道。

“是,公子。”

几个女子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后出门。

可才出门,外面就传来一声冷喝。

“什么人?速速止步!”

李宽惊咦抬头,这是他侍从的声音。

而外面的脚步,听上去人数不少。

找他的?

“陛下口谕!”

“楚王李宽,出来接旨!”

外面走廊上,一个眼神锐利的男人举着圣旨喊道。

当看到门口出来的风月女子,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李宽出门,伸了个懒腰。

“能洗把脸再走吗?”

“陛下有旨,令楚王李宽,速速进宫面圣!”男人一脸严肃地喊道。

“去就去,吼那么大声干什么?”

......

片刻后,太极殿。

“儿臣李宽叩见陛下!”

李宽跪下行礼。

毕竟是自己亲生父亲,跪一下不过分。

“李宽!”

李二面色凝重地盯着李宽,淡淡地说道:“突厥南下,即将兵临定州城下,你可知晓?”

“听说了,他们不讲武德,居然搞偷袭,简直无耻!”

李宽说着,自己却先爬了起来。

“朕没让你起来!”李二不满地说道。

“反正陛下要罚我,也不在乎多一条罪了。”李宽摊手,无奈道。

【叮!检测宿主摆烂,高级盲盒+1,摆烂值+999......】

“放肆!”

长孙无忌厉声喝道:“朝堂之上,竟敢对陛下不敬?”

“你放肆!”李宽理直气壮地回头喊道,“陛下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

反正这些人不待见他,那就得罪到底算了。

说话间,他翻看了一下系统消息记录。

【摆烂值+388......】

一般获得奖励都不会提示,除非触发了特殊奖励。

而此时,在李宽话落之后,文武百官皆惊,小声议论,指责李宽。

“安静!”

李二眼神深邃,若有所思。

“听闻定州在你的经营之下,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每年缴纳的税银,是其他地方的数倍。”

顿了顿,李二继续说道:“此城是你的经营已久的心血,即便沦陷,你也在所不惜?”

“那当然怕呀!”

说完,李宽随即话锋一转,道,“不过我觉得定州能抗下突厥进攻。”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反正突厥都打过来了,急也没用啊!”

话音一落,群臣激愤。

什么叫反正打过来了,急也没用?

这就是你逛百花楼的理由?

“陛下!”长孙无忌忍无可忍,抱拳道,“楚王之言荒唐至极!请陛下撤去其楚王爵位!”

“请陛下撤去楚王爵位!”

文武百官,也都纷纷呐喊。

而李二却微微皱眉,一脸沉思。

不论怎样,李宽是他的儿子,即便过继给了别人,但毕竟血浓于水。

甚至,他也觉得自己亏欠李宽很多。

“罢免楚王一事,等战事结束之后,再做定夺,诸位爱卿休要再提!”

李二捏了捏眉头,朗声喊道:“程咬金!”

“臣在!”

“朕命你为先锋大将军,领五千精骑,星夜赶路,火速支援定州,抵达定州之后,坚守待援,即刻出发,不得有误!”

“臣遵命!”

程咬金应声,随后转身离去。

“尉迟恭、杜如晦,留守京都。”

“其余将领,速去调兵。”

“三日后,朕御驾亲征,北上伐蛮。”

“遵旨!”

一众武将,纷纷抱拳领命。

“李宽!”李二看向李宽,面无表情地说道,“随朕北上,将功赎罪。”


三日后,大军集结完毕。

数万大军,在李二的率领下,朝北方滚滚而去。

一眼望去,是数之不尽的马车、骑兵、步兵,以及辎重。

声势浩大,震慑人心。

一路行军直到傍晚,车马劳顿,人疲马乏。

李二下令就地安营扎寨,修养整顿。

中军营帐之中,李二召集随行的谋臣武将,商讨战事。

“陛下,刚刚传来消息,突厥二十万大军,仅在幽州修整了一晚,便火速进军定州。”

房玄龄一脸严肃地说道:“从时间上来看,怕是昨日便已抵达了定州。”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幽州城墙坚固无比,尚且三日被破,定州想必一触即溃。”长孙无忌皱眉说道。

然而,房玄龄却是若有所思:“幽州城破,皆因措手不及,而定州得知消息,有所准备,坚持一日足以。”

“而程将军带的都是精骑,最晚明早便可抵达定州,倘若能进入定州驻守,还是有希望支撑到大军赶到。”

长孙无忌轻嗤一声,道:“突厥二十万大军,一个小小的定州,岂能坚持一日?”

话落,群臣叹息。

“报!”

“前线急报!让开!”

忽然,一声大喊传了过来。

紧接着,一名士兵上气不接下气的闯进了营帐,手中还拿着一卷丝绸。

房玄龄立马过去接过记载消息的丝绸,随后扫了一眼。

瞬间,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旁边,一众谋臣武将,纷纷疑惑。

“难道定州已经失守?”长孙无忌脸色难看地说道,“怎会如此之快?”

“说!”

李二皱眉,脸色阴沉。

“陛......陛下......”

房玄龄苦笑一声,眼中充满了困惑,缓缓说道:“昨日突厥便大举进攻定州,但不到半个时辰,突厥伤亡惨重,撤军了。”

“伤亡惨重?确定不是指的定州守军?”

长孙无忌一脸疑惑。

房玄龄摇头苦笑:“这是程将军派人传回来的消息,他快马加鞭,不曾停歇,昨日便已抵达定州,恰巧碰到了突厥攻城。”

顿了顿,他继续又道:“只是当他想从侧翼冲杀敌军之时,只听雷声大作,大地震动,随后突厥便鸣金收兵了。”

“程将军不敢去追,准备入城坚守,可等他们过去之时却发现城墙之下,伏尸数万,皆为突厥蛮族。”

“怎么回事?”长孙无忌一脸震惊地说道:“照这意思,程将军并未参战,敌人皆是死在了攻城之战?”

不光是他,文武百官皆是一脸困惑。

区区一个定州,守兵也就几千,如何能在短短半个时辰歼灭敌军数万?

这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难道是有附近城池的守将提前支援?”

“或许是突厥连番作战,未曾休息,人疲马乏,所以才不堪一击。”

众人皆是百思不得其解。

李二也是有些难以置信。

忽然他目光一动,喊道:“宣楚王!”

众人一听顿时纷纷暗自点头。

对啊,定州不是李宽的封地吗?

叫他来问一下不就清楚了?

不多时,一脸懵逼的李宽来到了中军营帐。

“陛下,可是到饭点了?”

李二脸色黑了几分,没好气地说道:“昨日突厥二十万大军攻城,定州非但无恙,且歼敌数万。”

“你给朕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李宽一听,一脸震惊地说道,“那群混蛋疯了不成?数万尸体,这得搬多久?浪费我多少发炮弹?”

“楚王殿下。”房玄龄若有所思地说道,“那群混蛋是指谁?炮弹又是何物?”

其他人皆是疑惑的盯着李宽,不明所以。

“等一下!”李宽摆了摆手,随后转头喊道,“老二,滚进来!”

营帐外,有李宽的侍从在外候命。

听到李宽的声音,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神色一动,随后进了营帐。

看见这个男人进来,李宽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叶流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炮弹非常昂贵,尽量少用!你是不是当耳边风了?”

“殿下,属下知错了。”叶流云抱拳道。

“呐!”

李宽回头,指着叶流云,朝李二说道:“都是他手下干的,与我无关!”

“叶流云?”长孙无忌皱眉问道,“你是定州守将?我为何没听过你的名字?”

“并非守将。”叶流云面无表情地回道,“殿下九侍从,属下只是其中之一。”

“侍卫?”长孙无忌一脸困惑,“你手下有多少兵马?”

闻言,叶流云没说话,而是看向了李宽。

“说吧,反正实力都暴露了,也不在乎这一点了。”李宽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三千。”叶流云淡淡地说道。

“多少?!”

长孙无忌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又问了一遍。

“这个不用怀疑,特战连三千士兵,还是我招的。”

李宽出声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他不会私自招人。”

“除此之外,城池守军多少人?”长孙无忌继续问道。

“没有城卫军。”叶流云回答道。

“你就说除了你三千手下之外,还有多少人参与了防御攻城之战。”长孙无忌不耐烦地说道。

“城中除了一千警卫队,没有其他兵力了。”

“胡说八道!”长孙无忌冷喝道,“按照你的意思,歼灭数万敌军之举乃是你那三千手下所为?”

叶流云:“不错。”

长孙无忌:“......”

李二:“......”

所有人都无语了。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你可知欺君罪当论斩?”长孙无忌冷声喝道。

“你个老匹夫,我忍你很久了!我都让他实话实说了,你为何要污蔑好人?”

李宽指着长孙无忌就是一通大骂。

反正都得罪了,也不在乎多骂几句了。

“你!”长孙无忌气得不轻,“粗鄙至极!”

“好了!都住口!”李二厉喝一声,随后看向李宽说道,“你说你三千人马歼敌数万,朕倒想问问,你是如何办到的?”

“陛下,臣就是说了你也不懂啊!”李宽一脸无奈地说道。

“放肆!”

长孙无忌见此又要发作,但看了看李二后,还是闭上了嘴巴。

“说!”

李二瞪了一眼长孙无忌,淡淡地说道。

“红衣大炮,听过吗?”李宽无奈地说道,“燧发枪,高爆手雷,毒气弹、催泪弹......”

李二:“???”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长孙无忌忍无可忍。

“你看,我就说你们不懂吧!”

李宽两手一摊,一副早有所料的模样。

见多识广的一众谋臣武将,今日却被人鄙视没见过世面,他们或多或少有些尴尬。

这时,房玄龄出声问道:“殿下,这红衣大炮,是城防武器吗?是不是跟殿下之前所言的炮弹有关?”


“你是?”

李宽好奇地看着房玄龄。

“在下房玄龄。”

“原来是你,早就听闻房先生足智多谋,学识渊博,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比某些人强太多了。”

说这话的时候,李宽还撇了一眼长孙无忌,指桑骂槐之意尽显。

长孙无忌见此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只听房玄龄继续问道:“那房某可是猜中了?”

“不错,这红衣大炮确实能算城防武器,就如同大型床弩一般,只不过它发射的是炮弹,一发一个棺材坑。”李宽解释道。

闻言,房玄龄恍然大悟,遂朝李二说道:“陛下,楚王所言,或许为真,目前来看,兴是楚王殿下发明了一种大型武器,借此,定州方能有如此战果。”

“这种鬼话你也信?”长孙无忌冷笑道,“什么武器能有如此大的威力?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依我看,定州兵马,绝对不止三千,起码有三万以上,或许更多。”

说到这里,他看向李宽:“敢问楚王,这么多的兵是何时招募的?你又准备用来干什么?”

闻言,一些谋臣武将纷纷神色一凛。

自古不乏亲王、郡王私自募兵,打造兵甲,欲意谋反。

如若定州城的士兵真有数万,那楚王李宽的图谋,十分明朗。

“行吧!”李宽双手一摊,无奈地说道,“既然你们都觉得我在撒谎,那就当我撒谎好了。”

“要是真的招募了数万兵马,那肯定是用来造反呀,还用问?”

反正都不信他,那就不信吧,他也不想说什么了。

话落,营帐之中陷入了寂静。

趁此,李宽翻看了一下系统记录,发现又多了几千摆烂值。

沉吟片刻后,长孙无忌说道:“陛下,您也听到了,楚王有谋反之疑,当严加看守,以防其逃走。”

“是与不是,明日便知!”李二若有所思地说道。

......

翌日清晨。

大军准备拔营。

如李二所料,程咬金再次送来军情。

营帐中,所有谋臣武将皆已到齐,李宽也赫然在列。

房玄龄看了看情报,说道:“陛下,突厥撤军了!”

“撤去哪里?幽州?”李二诧异地问道。

“陛下。”

房玄龄苦笑一声,先是看了看李宽,随后说道:“突厥十万大军,没去幽州方向,往西北方向去了。”

“说是撤军,应该叫败逃更为准确。”

“十万大军?”李二皱眉,“其他人呢?”

“都死了。”

“死了?!”

“不错,上次攻城失败后,突厥修整了一个时辰,立马又展开了疯狂进攻,大有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定州的意思。”

“结果呢?”

“结果死伤掺重,突厥仅剩十万大军,慌忙逃离,连营寨都没来得及收拾。”

李二:“......”

群臣:“......”

众人都沉默了。

他们大张旗鼓,仅在长安周边就调集了数万兵马。

其他地方加起来,一共十几万大军,准备前往定州支援。

可万万没想到。这战斗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突厥败逃,仅定州一战,便损失过半。

这还打什么?

中原城池数十过百,若是每攻一座城便要损失这么多人。

他们拿什么颠覆大唐?

所有人都没想到,突厥声势浩大而来,居然止步定州。

太离谱了。

想到此处,所有人都朝李宽望去。

眼中充斥着浓浓的不解,以及困惑。

“陛下,还有......”房玄龄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程将军本想入城驻防,可被城中守将当做敌军奸细,挡在了城外。”

“怎么回事?”

李二看向李宽。

“不关我的事啊!都是叶流云干的,他带的兵。”

李宽连忙撇得一干二净。

“大战期间,谨慎一些,也是情有可原。”房玄龄缓缓说道,“只要定州之围已解,那我大唐危局亦解。”

“陛下。”这时,长孙无忌却开口说道,“臣还是怀疑情报的真实性,为了稳妥起见,大军行程如旧,以防万一。”

“拔营,出发!”

李二沉吟良久,下令道。

......

几日后。

定州城外数十里。

地势平坦,上万营帐坐落在此,一眼望不到尽头。

一座临时搭建的瞭望塔上,程咬金望着定州方向,咬牙切齿。

“将军,算算日子,朝廷的大军今日可到。”旁边一个部将说道。

“要不是你非要拦着,老子早就追杀突厥去了,要是定州没反,老子非揍死你不可!”程咬金骂骂咧咧地说道。

部将缓缓说道:“将军,定州守军不让我等进城,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而且,定州竟有如此战力,而朝廷此前却从未得知,其心当诛,我等必须留下来监视他们,以防有变。”

“报!”

“陛下所率大军,离此地仅十里!”底下有士兵喊道。

“所有人,随我迎接陛下!”

......

定州城外数里,朝廷大军开始安营扎寨。

“报!”

“启禀陛下,程将军回来了!”

片刻,程咬金一脸焦急地冲进了中军营帐。

“陛下,大军万万不可在此扎营!”

“此话怎讲?”

李二顿时皱眉。

“陛下,您有所不知啊!”程咬金焦急地说道,“那突厥第一次攻城,二十万兵马就是集结在定州城外十里之内,然后就死了数万。”

“也不知道定州的守军使了什么妖法,居然使得白天雷声大作,突厥大军所处的地面纷纷炸裂,尸骨横飞。”

“如若定州有谋反之心,那我朝廷大军可就危险了!”

一番话下来,程咬金急的脸红脖子粗。

“无碍,定州守军即便谋反,此刻也不会贸然进攻。”

李二面无表情,瞥了一眼旁边的李宽。

“为何?”

程咬金一脸不解。

“程将军,这位便是楚王李宽,定州之主。”房玄龄指着李宽,含笑道。

“定州是你的地盘?”

程咬金面色不善地盯着李宽。

“是啊,等会儿上去坐坐?”李宽笑道。

“宽儿,休得胡闹!”李二沉声说道。

顿了顿,李二继续说道:“此战定州解我大唐危局,事后必将论功行赏。”

“可前提是,需要定州大开城门,让朝廷大军入驻。”

李宽:“那不行!”

“嗯?”

“我是说,那么多人进城,会扰民,带个几千人就行了,有我在,没人敢造反。”

听闻此话,长孙无忌立马劝道:“陛下,三思啊!”

李二沉吟良久,道:“程咬金,传令下去,挑选五千精兵,随朕入城。”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