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苍龙至尊

苍龙至尊

女王娟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林家惨遭灭门,全家无一幸免,林渊是因为离家出走这才侥幸逃生。老天有眼给了他复仇的机会,五年来,他从没有忘记血海深仇,努力至今他已成为当代四大苍龙少主之一,如今他带着滔天的仇恨,回归都市,这一次林渊一个也不会放过,他会亲手将仇人们送进监狱。

主角:林渊,秦秋   更新:2022-08-08 18: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渊,秦秋 的武侠仙侠小说《苍龙至尊》,由网络作家“女王娟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林家惨遭灭门,全家无一幸免,林渊是因为离家出走这才侥幸逃生。老天有眼给了他复仇的机会,五年来,他从没有忘记血海深仇,努力至今他已成为当代四大苍龙少主之一,如今他带着滔天的仇恨,回归都市,这一次林渊一个也不会放过,他会亲手将仇人们送进监狱。

《苍龙至尊》精彩片段

江北。

深秋。

一夜寒风骤临,不少人早早穿起了冬衣,匆忙奔波在这个钢铁大都市中,为生活忙碌。

飞腾花园小区。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停在了小区口,驾驶位走下一个精壮男子,精炼短发,刚毅的脸庞充斥着丝丝杀气。

“少主,到了。”

男子打开后门,手搭在上方,恭敬开口。

一道挺拔身影从后座走下,狭长的眸子中泛动着丝丝神光,那张能令无数女人心潮澎湃的脸上,充满了感叹。

“五年!”

“江北,我林渊终于回来了。”

这个年仅二十六岁的青年唏嘘感叹。

此时,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皮裤的女子走到青年身旁,绝美的脸庞上没有任何感情波动。

“少主,已经调查清楚了,自从五年前林家出事之后,黄管家一直留在这里,没有离开过。”

女人声音有些冷冽。

林渊点头,没有再谈其他的话,朝着小区内走去,而女人和男子,也是抬步连忙追上。

四栋,302。

屋子门开着,其中的装饰依旧有些老旧,与当下所流行的装饰风格差距有些大。

“老不死的,昨天便给你下了最后通牒,让你滚出去,今天你竟然还敢呆在这里,看来是真不怕死啊!”

一声怒叱从屋子内传来。

大厅。

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双手掐腰,满脸傲慢的坐在沙发上,在她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

老人满脸悲愤,皱纹许多,五指紧握,可由于用力太大,指尖已经发白。

“你,你们,欺人太甚了!”

“这家,是林家的产业,是林家最后的东西,你们竟然还不放过!”

老人咬牙切齿喝道。

女人听罢,顿时乐了,随即从沙发上起身:“呦,你个老东西,都足足五年了,还没看清楚形势呢?”

“林家,得罪了江北的楚家,那就是族灭人亡的下场,能让你这个老东西活五年,已经是楚少大发慈悲了。”

女人说到这里,冷冷一笑,继续开口:“楚少曾经放话,整个江北不允许再有林家的东西出现。”

“哪怕,曾和林家沾染过丝毫关系的,也不允许。”

“这座房子,已经是最后一个了,现在马上给我签了转让合同,否则的话,今天就要你这把老骨头的命!”

话说完,女人趾高气昂的坐回到了沙发上,仿佛胜利的女王一般。

楚家!

这个江北的庞然大物,随便扔出一句话,就足以让整个江北颤三颤,其话语权太过恐怖。

老人的脸上,出现了决绝。

宁死,也不退!

“我这条老命,是林家给的,如今林家虽破,可我林家还有少主林渊未死,你若想再我手中夺走这房子。”

“那,便杀了我!”

老人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怒喝。

女人怔了。

一个老东西,半只身子入了黄土,竟然敢这么和她叫嚣?

“那,我就成全了你!”

女人拍案而起。

“偌大的江北,谁有胆敢动黄伯,举家诛灭!”

就在此时,一道冰冷话语,响彻屋内。

女人和老人齐齐转头。

只见一男一女,簇拥着一个青年,缓缓踏至到大厅之中,那张俊朗的脸庞上,弥漫着浓郁杀机。

“你......你是......”

“少爷!”

女人与老人看到青年那一刻,一个仿佛见鬼似的,步步跌退,另一个则是激动无比,眼中泪花浮现。

嘭!

老人跪在了地上,磅礴泪花顺着眼角流下:“少爷,真的是少爷,黄寺终于等到了少爷回来啊!”

黄寺。

在林家兢兢业业工作了三十多年的老管家,如今痛哭流涕。

林家少主,终于归来!

“黄伯,赶紧起来。”

林渊走到黄寺身旁,将他给搀扶了起来。

这位老人,在林家被灭之后,守住林家最后一份产业,等同于守住了林家最后的尊严!

足足五年,死亡随时可降临,他依旧无怨无悔,这份功劳,足以让林渊挂在心中一辈子!

“你......你真是林渊,可你怎么还敢回到江北!”

一旁,女人指着林渊不可思议吼道。

江北之主楚家,一旦发现林渊回来,那恐怖的杀机定会如雷霆般杀至,这家伙是疯了吗?

自寻死路?!

“我为何不敢回?”

林渊转身,淡漠直视女人。

林渊身上那股恐怖气息,令女人不由自主发颤,她觉得面前的青年,仿佛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兽。

女人摇摇头,努力让自己变的平静:“呵,既然活下来了,还不去外边隐姓埋名,跟狗一般的活着,那样多好?”

“可偏偏要回来,啧啧,你如果能活的过明天,老娘我跟你姓。”

说到这里,女人轻蔑一笑。

“算了。”

“等你死了,我再来替这老东西收尸。”

女人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屋子。

可,还没等她起步,身穿黑皮衣的女人直接将她挡下。

“你想干什么!”

被拦的女人瞬间炸毛。

一旁林渊神色淡漠的看向她:“我林家的东西,哪怕我不要,也不是你这种东西,可以惦记的。”

“你,还没资格。”

一番话,霸气俱露!

“你,你你你!”

“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人心头猛的发颤,有些惊恐的看向林渊。

林渊却是猛的灿烂笑了:“五年了,我怕江北的人,已经忘了林家,故此想杀你,用你的命,去告诉有些人,我林渊回来了!”

轰!

女人觉得脑子轰的炸了,浑身冰冷刺骨。

“你敢......楚老爷子明天七十大寿,他已经定下了规矩,在大寿三天内,江北不允许有命案发生!”

“而你要是敢顶风作案,老爷子绝饶不了你!”

女人哆嗦吼道。

林渊却是讥讽笑了。

“朱雀,将她人头摘了,与青龙前往其家族,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林渊缓缓一番话,将女人的命运,就此定格。

噗!

陡然,一抹寒光乍现,女人的人头直接飞了起来,血柱冲天。

“黄伯,咱们先走。”

林渊拍了拍黄寺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屋子。

屋内血腥刺鼻。

谁也不曾想到,这一抹血腥味道,在腾空之后,会以疯狂之势,席卷整个江北。

而林渊,也如同君王一般,君临江北!

 


深夜,四海国际酒店,总统套房。

林渊坐在沙发上,青龙与朱雀站在他面前。

“少主,已经查清楚了。”

“明天中午,楚家的家主楚天雄,会在四海酒店大厅举办70大寿的喜宴,届时整个江北的上流权贵,会全部到来。”

一身黑色皮衣的朱雀沉声开口。

四海酒店?

林渊顿时乐了。

没想到,自己下榻的五星级酒店,会是明天楚家那个老东西举办寿宴的所在地。

“楚天雄70大寿,我也得略表心意。”

林渊点点头。

“青龙,去订做一个适合他的棺材,明天我亲自送过去。”

青龙听到这里,眼珠子骤亮。

随后,没说太多话,转身直接离开。

屋内只剩下了朱雀与林渊。

“送黄寺离开江北,去咱们的势力范围内,给他找一个养老之所,为林家操劳了一辈子,我林渊欠他不少。”

林渊抬头,朝着朱雀再度开口。

朱雀点点头,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可最终还是闭口。

“想说什么便说。”

“这可不像你的性格。”

林渊罕见调侃道。

这个常年面若冰霜的女人,可是个性格暴烈的杀神,直来直往,很少会藏着掖着。

“少主!”

“如今,您已经贵为苍龙少主,这区区的江北楚家,根本不用您屈尊前来,我和青龙就足够了。”

“楚家......不配!”

朱雀有些委屈。

她面前的林渊,现如今贵为苍龙少主,不论搁置在任何一地,都属于绝对的王权霸主!

可如今,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江北楚家,亲自登临。

这简直有辱苍龙少主的身份。

“家之仇,必须亲手了结,否则的话,我怎么告慰林家一百三十多口的在天之灵啊!”

林渊的神色,在此刻变的有些狰狞。

原本温文尔雅的阳光青年,此刻却仿佛从九幽地狱爬出来的疯狂杀神一般,令朱雀都感觉到心头猛颤。

“况且,一个楚家,不过就是一枚小小的棋子而已,这幕后黑手,可是位于金陵都城的皇族啊。”

说到这里,林渊脸上的狰狞,被灿烂笑容取代。

皇族!

时代的长河中,总有那么几个家族可以一跃为众生之巅,屹立在云端之上,俯瞰着芸芸苍生。

在听到皇族这两字的时候,朱雀的眸子也是微微波颤了下,不过随即化为平静。

“行了,把我交代的事情先办了。”

林渊摆摆手,起身走向了落地窗前,看着下方在黑夜之中的璀璨夜景,林渊的思绪有些飘飞。

五年前!

因为一幅图,林家一百三十多口,全部被诛。

他被最亲密的朋友护送逃走,而黄寺则因为在外市,侥幸逃过一劫,整个林家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被人追杀的林渊,不幸跌落山崖,却被一个可怕的老人救下,带回到了武林四大势力之一的战神谷。

五年之后,当初仓皇逃命的林渊,已经成了战神谷少主,更成了上层钦定的苍龙少主之一!

公子无双,苍龙腾空。

“皇族!”

林渊的眼眸中,丝丝寒光如同雷霆一般密布交错。

那个在芸芸众生眼中,宛若神灵般的家族,终有一日,林渊会踏入那千年古宅,横推杀戮!

翌日,江北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

四海国际酒店,却是热闹非凡。

一辆辆的豪车相继停在门口,从豪车上走下的,都是这江北的上流权贵。

他们的目的很一致,为楚天雄70大寿而来!

自从五年前林家被灭,楚家被人扶持着,一跃成为了江北的王,至此掌控着江北山脉,呼风唤雨,谁敢不从。

如今楚天雄70大寿,对于整个江北的上流权贵来说,这绝对是头等大事。

宴会厅。

灯光璀璨,名流不断。

一个个衣着得体的男男女女,在宴会厅中驻足交谈,而在这宴会厅中央,一群男女围着一个青年恭维不断。

身穿白色西服的青年,满脸的温文尔雅,背负双手,在别人的恭维中,最多只是轻轻点头。

可哪怕如此,对四周其他人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典。

楚风!

楚家长子长孙,也是第三代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不出意外的话,一旦楚天雄某天去世,那么楚风绝对会跃过他的父亲,直接掌舵这个恐怖家族。

“楚少,昨天冯家三十多口,被人给灭了,在老爷子大寿之时,竟然还有人敢顶风作案,这是找死啊。”

“是啊楚少,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一旦查出来,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楚少。”

“找死,老爷子大寿,那是江北所有人的喜事,敢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让老子抓到,挫骨扬灰!”

四周,不少人主动提起了这件事情。

江北冯家,也是亿万身家,在江北虽不如他们这些人,可也是小有名气,却在昨天被神秘人全部屠戮!

楚风撇了一眼众人,淡漠摇头:“不用各位担心,我楚家已经知晓这件事情,一天之内,揪出来杀了便是。”

楚家的话,便是圣旨!

谁若不遵,杀无赦!

“卧槽,你找死!”

“快,快拦住他!”

就在众人准备继续拍马屁的时候,远处突然炸起声声愤怒吼声,整个宴会厅的人,都连忙望去。

嘶!

当众人看到眼前一幕之时,皆倒吸了口冷气,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前方,竟然有一个男子,肩扛棺木,走入到了宴会厅。

这……

简直是捅破天了啊!

  $最新章☆☆节}(上ky酷!匠@Z网0/●

楚天雄七十大寿,竟然有人敢扛棺入内?

四周,不少安保人员拎着橡胶棒就冲了过去,抡圆了手臂猛砸,根本没有任何留情。

打死了,便是应该!

打不死,他也难逃死罪!

“来的好!”

扛棺的家伙,除了青龙之外,还能是谁?

只见他狰狞一笑,双手握着巨大棺木,朝着前方疯狂横扫而去。

呼!

砰砰砰!

棺木横击,但凡冲杀过来的安保人员,个个倒跌飞砸出去,杂碎了宴会厅内不少的器材。

整个大厅,瞬间骤乱。

“你,好大的胆子,敢闯我楚家喜宴!”

楚风踏出一步,怒指青龙。

而此刻,在青龙背后,一男一女缓缓登场。

当众人看清楚那挺拔身影之后,偌大的宴会厅,瞬间鸦雀无声,哪怕楚风都是眸子猛缩,骇然之意弥漫。

那道身影……

竟是……

林渊!

 


林渊!

这张面孔,江北的诸多权贵,没谁能忘得了。

五年前,林家意气风发,眼前这些个权贵,哪一个都乖巧听话,可楚家出手之后,他们个个落井下石。

林渊的模样,他们怎能忘记?

可……

他怎么会出现!

要知道,楚家出手,再加上都城甚至是来自于金陵的强大力量,令林家一夜之间泯灭。

林渊好不容易逃了,逃走五年,不知音讯,如今竟然还敢回到江北,这是来送人头了?

“诸位,看来还没忘了我。”

林渊撇了一眼大厅内众人,淡漠开口。

忘?

如何忘!

但凡今天到来的,大部分人手里的家业,都有林家的一部分,当初那是僧多肉少的盛宴!

对面略有些心惊的楚风,再次恢复平静,朝前跨出一步,背负双手,满脸傲然姿态。

  J酷匠R网唯Pz一$正版,Td其他M^都+是L盗A!版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林渊,带着这么两个废物,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楚家掰手腕了?”

楚风姿态狂傲,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豪气冲天。

楚家大少开口发话,其他那些心头还有些惊悸的家伙,个个都恢复了之前的狂妄自大。

“哼,区区林家后辈,家族人被诛杀殆尽,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江北,更敢大闹楚老爷子寿宴。”

“小杂碎,这已经是泼天大祸了,信不信老子今天晚上,找人挖了你楚家的祖坟,把你一家老小挫骨扬灰!”

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踏出,指着林渊开口怒骂。

挖祖坟,挫骨扬灰!

林渊的眸子里,丝丝寒光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杀!”

一个字,若雷霆般震彻大厅。

咻!

话音落下,站在林渊身旁的朱雀,脚尖猛的一点,身影如同一头迅敏的猎豹般,疯狂疾驰而出。

铮铮!

爆冲间,有刀鸣之音浮现。

速度极快的朱雀,已经出现在了男子的面前,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着一柄寒光烁烁的战刀。

飒!

一刀抹去,人头落地。

咕噜咕噜,人头滚向了一旁,无头的尸体应声倒地,鲜血不断的从脖颈处涌了出来。

嘶!

大厅内,众人连连倒吸冷气。

二话不说直接开杀,这林渊可是暴虐的很啊。

“大胆!”

楚风见此,顿时勃然大怒。

“好你个林渊,我楚家心慈手软,当初饶你一命,你不仅不感恩戴德,竟然还恩将仇报。”

“如今,更大闹我爷爷的寿宴,在此当场杀人,你知道不知道,你犯下的罪,十条命也难抵消!”

“来人啊!”

楚风怒喝。

四周,一道道黑衣身影,顺着大厅四角涌了出来,少说也有上百之多,虎视眈眈的盯着林渊。

大厅内,气氛变的极为凝重,而那涌出来的上百黑衣人,身上更散发着惊人的杀气。

“林渊,今天你既自投罗网,那便插翅难逃!”

唰。

楚风手指一点,杀机毕现。

“杀了他!”

话音落,四周黑压压的身影,朝着林渊疯狂杀去。

四周,不少的达官权贵都连忙退到了楚风身旁,在他们心里,整个大厅内,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此。

呼呼呼。

四周那冲杀过来的黑色身影,带起呜呜劲风,这些人手中都紧握明晃晃的刀片,刺眼的很。

“杀!”

一旁,朱雀与青龙齐齐低喝一声,脚掌一踏,一股可怕的气浪,顺着两人脚下荡漾而出。

哗……

气浪仿佛涟漪一般散去,波澜不断。

可,当气浪碰触到那一个个黑衣人的时候,那些原本气焰滔天的家伙,一个个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似的,被崩飞砸去。

噗通噗通。

整个大厅内,一片狼藉。

但凡被气浪掀飞的黑衣人,全部气绝而死,没一个能活下来,所以偌大的大厅,诡异的寂静。

楚风感觉到自己背后,瞬间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他的瞳孔也在此时不由自主的骤缩。

这,这还是人吗?

只是跺了一脚啊,自家这些个战斗力彪悍惊人的特殊保安,竟然全部死了?

冷!

所有人都觉得寒冷瞬间侵袭,那些围在楚风身旁的达官权贵,此刻连忙站到了一旁。

林渊,不是来送死的,赫然是来报仇的啊!

现在这节骨眼,还站在楚风的旁边,那才是找死。

“林渊,你敢杀我楚家的人,本大少保证你今天绝对不会活着走出去,必死无疑!”

“在江北,从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挑衅我楚家,又能活着的。”

楚风深吸一口气,压住心头骇然。

林渊根本没有理会这个家伙,青龙从一旁拉过一张椅子,林渊缓缓的坐在上面,冲着楚风勾了勾手指头。

“带过来。”

咻!

话音落,青龙仿佛一道旋风似的,已经出现在了楚风的面前,只见他手掌一抓,直接抓住了楚风的头发,手臂猛的一坠。

噗通,楚风倒在地上,鼻口喷血。

而后跟条死狗似的,被青龙拖着,拖至林渊脚下。

四周,那一个个的达官权贵,如今觉得寒风刺骨啊,坐在椅子上的林渊,仿佛阎罗一般,是来索命的啊!

“林渊,你敢动我?!”

满口是血的楚风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林渊微微一笑,抬起脚朝着楚风的手掌猛然跺下。

咔嚓!

是骨头炸碎的声音,楚风疯狂的嘶吼起来,额头上汗珠密密麻麻骤现,脸色苍白如纸。

林渊缓缓拧动着脚掌,而楚风的手,已经被拧的血肉模糊。

“往日仇,今日报。”

林渊终究开口了。

唰。

他眸光扫动,看向了四周那诸多权贵。

不言语,眸光却犀利如刀,看的那些家伙浑身发颤。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噗通跪倒在地上。

“林少,林少饶命啊,当初是楚家逼迫我的,林家的产业我马上归还,不,十倍归还!”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跪在地上惶惶如丧家之犬。

噗通,噗通。

接二连三,人群中又有十几个家伙跪在地上,凄惨求饶。

“还有!”

林渊神色淡漠,再度开口。

人群中,那些还在强撑的家伙,终究撑不住了。

噗通噗通。

刹那间,整个大厅内,众人全部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哪怕之前没对林家下手的,也在林渊的恐怖气势中,跪倒在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