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刚穿越就差点被王爷打死

刚穿越就差点被王爷打死

三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谁有她倒霉,穿越之后,本以为能够作为古代人好好活一次,没想到原主还是个红杏出墙的主!她刚到就差点被便宜王爷夫君给打死,好在自己随机应变,这才保住了自己的小命,不过也被赶出了门,从此带着肚子里的娃流浪漂泊。可沈清欢不害怕啊,她脑子里好歹装着现代人的智慧,没钱就赚,想吃就吃,想玩就玩,这日子不比在王府中自在快活。

主角:沈清欢,萧绎   更新:2022-08-17 18: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清欢,萧绎 的武侠仙侠小说《刚穿越就差点被王爷打死》,由网络作家“三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谁有她倒霉,穿越之后,本以为能够作为古代人好好活一次,没想到原主还是个红杏出墙的主!她刚到就差点被便宜王爷夫君给打死,好在自己随机应变,这才保住了自己的小命,不过也被赶出了门,从此带着肚子里的娃流浪漂泊。可沈清欢不害怕啊,她脑子里好歹装着现代人的智慧,没钱就赚,想吃就吃,想玩就玩,这日子不比在王府中自在快活。

《刚穿越就差点被王爷打死》精彩片段

“沈清欢,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给本王戴绿帽子!”

伴随着一声冰冷的怒斥,沈清欢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扼住了脖子。

她头痛欲裂,温热的液体沿着额头留下,滑到嘴边,身为医生的她敏锐的嗅到了血腥味。

对上男人冰冷阴沉的眸子,她头更疼了。

别问她,她刚穿过来的,记忆都还没接收完整,根本续不上剧情好吗?

她快速整合着原主的记忆。

这是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年代:大历王朝。

原主也叫沈清欢,是长宁侯府的大小姐,此刻掐着她脖子,眉眼之间满是愠怒的男人正是原主的新婚丈夫:靖王萧绎。

原主一心爱慕萧绎,一个月前在宫里的宴席上诬陷萧绎轻薄她,皇帝便给两人赐了婚。

今日是原主和萧绎的新婚夜。

萧绎却发现原主怀了身孕,雷霆震怒,一把将原主推倒在地。

原主磕破了脑袋,她就穿越过来了。

沈清欢不清楚原主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她的脑海里还没有这部分的记忆。

但脖子被人掐住的感觉很难受,她抓住萧绎的手,“咳......我不......不是......”

“不是什么?”萧绎神情更加冰冷,带着令人胆寒的恨意,“若不是你诬陷本王,母后也不会被父皇迁怒而打入冷宫。”

“这么着急诬陷本王,原来是勾搭了其他男人,想让本王接盘。”

“不知廉耻!”

萧绎每说一句,神色就更加冷沉,手上青筋暴起。

喉间的疼痛让沈清欢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凝固住一般,她的视线有些模糊,剧烈挣扎起来,脚脚都朝着萧绎的脸上踹。

对付这种暴力男,就不能给他留脸。

萧绎不防,鼻子被踹了一脚,鲜血哗一下留了出来。

他下意识去捂鼻子,沈清欢趁机脱离他的魔爪。

“沈清欢!”

沈清欢伸手抹去脸上的血迹,冷冷的看过去,“我最讨厌不分青红皂白打女人的男人。”

“这么不愿意接盘,有本事就休了我啊。”

萧绎手一僵,脸色更加阴沉。

沈清欢忽然想起原主和萧绎是皇帝赐婚,没有皇帝的允许,萧绎不能休了她。

她嗤笑一声:“你可以告诉陛下你被绿了,或许陛下可怜你,就同意你休了我。”

萧绎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更加冰冷,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旁边的柱子上。

看来是休不了她。

沈清欢撇嘴,从身上摸出帕子处理额头的伤口。

“王爷,宫里出事了。”门外响起侍卫急切的呼喊声。

萧绎眉头紧皱,冷冷的瞪了沈清欢一眼,转身拂袖而去,甩的房门哐当作响。

“来人,将这个女人丢到冷香院去,不许任何人照顾她,也不许给她送饭。”

“沈清欢,你不是想做王妃吗?那你就一个人好好的在冷香院体会做王妃的滋味。”

......

五年后。

萧绎疾步迈入花园,神色阴沉。

侍卫长风跟在身后抱怨,“王爷已经有五年没有见过皇后娘娘了,平时也就算了,今年王爷刚立下大功,没想到陛下也不肯松口。”

萧绎冷嗤,眼底带着一抹自嘲,“此次平定山匪是楚王督战有功,本王又算得上什么。”

长风一脸不忿,“若不是王爷带兵在前线冲杀,山匪怎么会顺利平定?”

“楚王一个督战的,连前线都没上过,算什么......”

萧绎一个眼风扫了过来。

长风不敢再说,却抑制不住心底的郁闷,忍不住嘀咕:“都是沈清欢这个女人害的!”

“要不是沈家,皇后娘娘也不会被关入冷宫五年,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听到沈清欢三个字,萧绎神色更冷,一股躁郁之气从心底泛起。

五年前,沈清欢设计诬陷他,父皇责怪母后教子无方,将母后贬入冷宫。

隔了几日,长宁侯又出面告发他外祖父秦太师结党营私,胡作非为,父皇一怒之下将秦家全部贬为庶人,流放西境。

一夕之间,他这个皇后生的嫡子从炙手可热的靖王变成了人人敬而远之的对象。

这五年,他一直被父皇丢一些又苦又累的差事,不停的在四处奔波,连回京的时候都很少。

即便回了京城,父皇也很少让他见母后。

他虽然一直派人在后宫暗中打点,但没亲眼见到母后,始终不能放心。

萧绎越想越怒,抬腿踢翻了旁边的花盆,“沈清欢那个女人还活着吗?”

长风愣了下,挠头,“应该......只剩下一堆骨头了吧?”

冷香院是靖王府最偏远的一个废弃院子,不给吃喝,正常人估计六七日就熬不住了,何况沈清欢一个弱女子。

萧绎冷哼。

当初将沈清欢丢进冷香院,后来秦家出事,他在外面奔波数月才回府,早就将沈清欢丢到了脑后。

萧绎冷哼,“就这么让她死了真是......嘶......”

一个石子忽然凌空而来,不偏不倚的打在了萧绎的鬓角,殷红的血迹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有刺客,保护王爷。”长风吓了一跳,连忙拔剑挡在了萧绎面前,警惕的观察四周。

萧绎用帕子擦去鬓边的血迹,神色冷然的抬头往上看去,“下来。”

头顶的大树上,茂密的树叶掩映间,露出了一个圆圆的脑袋来。


树上露出个是个四五岁左右的小男孩,顶着一头毛茸茸的碎发,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起来十分讨喜。

小男孩对着萧绎露出一抹可爱的笑容,从树叶间钻出来,坐在了树杈上。

“哎呀,砸到你了呀?大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你能原谅我吗?”

萧绎看着小男孩灿烂的笑容,不知为何,心底莫名一软,“小胖墩,你叫我什么?”

小男孩圆圆的脸蛋顿时鼓了起来,不高兴的噘嘴,“我才不是小胖墩,人家只是圆润而已啦。”

他晃荡着肉乎乎的小短腿,身上葱绿色的裤子几乎与旁边的树叶自成一体,难怪刚才没发现他的踪迹。

“你这个人好没礼貌,亏我看你年轻英俊,特地叫你大哥哥,你竟然叫我小胖墩。”

“我有名字的,我叫糖豆,欢欢说了知人知面不知心,果然没错。”

“亏我刚才还想认你做大哥,想和你结拜呢。”

萧绎被他一本正经生气的小模样逗乐了,“糖豆是什么?”

“糖豆你都不知道是什么?见识太少了。”小糖豆一本正经的晃着脑袋,看起来可爱极了。

萧绎:“那欢欢又是谁?”

小糖豆做了个鬼脸,“我才不要告诉你欢欢是我娘亲。”

哪里来的小可爱?

萧绎觉得心中烦闷散去不少,忍不住继续逗他,“那怎么才能和你结拜?”

小糖豆歪了歪脑袋,“很简单,追上我,我就叫你一声大哥。”

说罢,他直直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小心!”萧绎吓一跳,下意识的伸手上前去接。

却见小糖豆的身影在半空中硬生生转了个方向,笔直的往前方射去,瞬间就成了一个小黑点。

小家伙竟然有着不错的轻功。

“有点意思。”萧绎摸了摸下巴,双眼微眯,抬脚追了上去。

追到一处院落前,忽然凌空传来一声怒吼:“沈承佑,你这个小混蛋,又跑去哪里鬼混了?”

小糖豆脚下一个趔趄,直直的往下掉落下去。

萧绎伸手一把提住了他的衣领,稳稳的落在了地上,“追上你了。”

小糖豆不服气的撇嘴,“我是被欢欢吓了一跳,不然你肯定追不上我!”

“欢欢?”萧绎挑眉。

话音一落,就听到身后忽然传来破空的声音。

萧绎下意识的往后一侧,一支袖箭从他鼻尖擦过,他反应慢一点就会被穿透鼻子。

一想到这点,他浑身散发出冰刃般的冷意,朝着袖箭射来的方向看去。

墙头上不知何时坐着一位妙龄女子,正怒气冲冲的瞪着他。

”放开我儿子!”

萧绎皱眉,面前的女子眉如弯月,眸若春水,唇如丹朱,他的府里何时有这样一位女子?

一个名字划过他的脑海,他陡然散发出令人胆寒的冷意,“沈清欢!你竟然还活在这个世上!”

沈清欢眯了下眼,认出面前的男人正是原主五年素未谋面的夫君萧绎,不由嗤笑,

“笑话,你这样的暴力男都能活在世上,我自然要活的堂堂正正。”

“我再说一遍,放开我儿子。”

萧绎神色阴鸷,“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儿子?”

沈清欢点头。

萧绎眼中陡然泛出一抹杀意,“沈清欢,你不守妇道也就算了,竟然还敢生下这个孽种,我杀了你!”

话音一落,他的手忽然一痛,下意识的松手。

原来是小糖豆趁他不注意狠狠咬了他一口。

小糖豆趁机跳落在地上,一个跳跃,站在了墙头,气呼呼的鼓着脸颊,奶凶奶凶的瞪着萧绎。

“你竟然敢骂欢欢,你是坏蛋,我不认你这个大哥了。”

沈清欢忍不住撇了他一眼,这小子最近电视剧看多了,热衷于和人结拜。

小糖豆气哼哼的拉着她,“欢欢,我们走,回去吃饭。”

他拉着沈清欢翻身下了墙头。

萧绎气的头顶都快冒烟了。

沈清欢那个女人不但活着,竟然还活得那么好。

虽然刚才只是短暂一瞥,但那女人皮肤白皙,眉眼动人,竟然比五年前嫁给他的时候活得还滋润。

她怎么活下来的?

更不能让人容忍的是她竟然还生下了和野男人的孩子,彻底坐实了他头上的颜色。

萧绎越想越怒,“长风,把院子给我砸开,把沈清欢给我拉出来,本王要亲自处理她。”

长风连忙上前,以内力劈开了院门上的铜锁。

萧绎大步流星的冲进去,看到院子里的情形,顿时愣住了。

封闭了五年的废弃院子根本没有想象中的杂草丛生,反而收拾的干净整齐。

东墙边架了一株葡萄藤,上面的挂满了串串葡萄,在阳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葡萄藤下挂着一个长形吊椅,上面扑了一层软垫,微风徐来,吊椅微微晃动,可以想象平日里躺着上面是如何的惬意。

南墙和西墙下种着一片绿油油的植物,看起来跟菜一样。

萧绎双眸微眯,沈清欢就靠着院子里这些菜活了五年?

这绝对不可能!

且不说冬日里不长菜,只吃菜怎么可能把一个女人养的肤白如瓷,眉眼清丽?

萧绎沉着脸将目光从沈清欢脸上移开,意外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小糖豆像个雷达一样从屋里冲了出来,手里握着匕首,满脸戒备的瞪着萧绎。

“你敢欺负欢欢,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萧绎眯着眼冷哼,“就凭你这把生锈的匕首?”

武器装备太弱,小糖豆脸有些挂不住,嘴上却十分硬气。

“欢欢说了,遇到坏蛋怎么办,拿起大刀跟他战,战不过怎么办,拿起机枪跟他干。”

萧绎眉头皱了起来,这说的什么鬼玩意?

沈清欢嘴角抽了抽,将小糖豆拉到自己身后,神情戒备,“萧绎,你想做什么?”

萧绎眼中满是嫌恶,“沈清欢,你做过的事自己心里明白,五年前我没有处置你,让你多活五年已经是仁慈了。”

“今日本王亲自了结了你。”

他身影极快的一闪,以一种十分诡异的角度闪到沈清欢后面,将小糖豆抓了出来,顺便缴获了他的匕首。

“坏蛋,你放开我!”

糖豆手脚并用的挣扎,奈何萧绎力气极大,提着他的衣领,任他如何挣扎都是徒劳。

“小崽子,你轻功是不错,但其他方面还差了点。”萧绎冷哼,“老实点,不然我就将你丢进湖里去喂鱼。”

沈清欢气急败坏,“男子汉大丈夫,欺负个孩子算什么本事?”

萧绎双眸微眯,脸上挂着噬血的冷笑,“本王要处置的是你,清理门户嘛,只看结果,过程不重要。”

长风端了个托盘进来。

萧绎轻点下巴,“若是想让你儿子活命,就自己选一样了结。”

托盘上放着三样东西,一瓶毒药,一把匕首,三尺白绫。

萧绎脸上的笑容十分残忍,“若不是你诬陷本王,母后不会被贬冷宫,若不是你沈家,我外祖一家也不会遭难。”

“沈清欢,本王恨你入骨,让你自己选择死亡的方式,本王已经很仁慈了。”

沈清欢气急,五年不见,这个男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残暴。

“如果我一样都不选呢?”

萧绎冷哼,扫了一眼小糖豆,“那本王就替你儿子选一样。”

“你敢!萧绎,你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糖豆还是个四岁的孩子。”

糖豆白皙的小脸涨的通红,气呼呼的蹬着双腿,“欢欢,你别听这个坏蛋的。”

“坏蛋,有本事放小爷下来,咱们单挑,欺负女孩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萧绎不怒反笑,好整以暇的看着糖豆,“本王为什么要和你单挑?”

糖豆即使被人提溜在半空中,依然觉得气势不能输,双手叉腰瞪着萧绎。

“是男人当然就要单独决斗,小爷就看不起你这样的。”

萧绎嗤笑,“激将法对本王不好使。”

说着他急速往旁边一闪,堪堪躲过了沈清欢射过来的袖箭,“小子,你以为转移本王的注意力,她就能偷袭成功了?”

糖豆眼底闪过一抹失望,没想到这个坏蛋的功夫竟然这么高。

沈清欢一击未中,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她不会功夫,袖箭这个傍身的暗器还是儿子糖豆改造给她的,箭头上淬了麻药,谁知却没射中萧绎。

“垂死挣扎是没有用的,”萧绎的神情更加冷酷,伸手从托盘上拿起小巧的玉瓶,“既然你不选,那本王就替你儿子选一个。”

他说着将玉瓶凑到了糖豆的嘴边。

“不要!”沈清欢神色骤变,握着袖箭的手抖了下,“我选,我选毒药。”

萧绎微顿,修长的手指捏着玉瓶把玩,脸上的笑容残忍而冷酷,“识相点,你儿子也会少受点苦。”

沈清欢内心一片悲凉。

五年前她莫名穿越到这里,刚穿过来就被萧绎关到了冷香院,一关就是五年。

她有心想离开这里,却发现原主不仅怀着身孕,身上竟然还中了一种十分奇怪的毒。

无奈之下她只能继续住在冷香院里,生下糖豆并研究解毒之法,直到半个月前才彻底清除掉身上的毒。

萧绎这个渣男,将她丢在冷香院里不闻不问,幸好她是带着空间穿越过来的,不然她和糖豆早就成了一堆枯骨。

糖豆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能让糖豆受到一点伤害。

沈清欢上前一步,从萧绎手中接过玉瓶,轻咬嘴唇,“如你所愿,我喝了这瓶毒药,你放过糖豆,他还只是个孩子。”

萧绎眉宇间十分不耐,“沈清欢,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谈条件?”

“你和这个小崽子的存在,就是本王的耻辱,本王又不傻,为什么要让自己的耻辱活在这世间?”

他顿了顿,接着道:“不过你若是肯跪下求本王......”

沈清欢毫不犹豫的跪在了地上,“求你!”

萧绎:“......”

他没想到沈清欢会这么干脆,这还是五年前那个嚣张跋扈的沈家大小姐?

“跪的倒是痛快,本王话还没说完,你若是愿意在死之前写下悔过书,承认当初沈家诬陷秦家,本王或许会考虑饶过他......”

糖豆仰着脖子,一副英勇就义的神情打断他,“欢欢,你别听这个坏蛋的,他一定是骗你的,我和你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萧绎忍不住嗤笑,“小崽子人不大,口气倒不小,这倒让本王改变主意了,你们想一起生,本王偏不许你们一起生。”

“沈清欢,你儿子的命运如何取决于你喝毒药的快慢,你若是喝得让本王满意,本王倒可以考虑将他丢出府去,让他自生自灭。”

沈清欢闭了闭眼,神情有些悲戚,“好,我喝!我写!”

她将玉瓶放在了嘴边,缓缓仰头。

“欢欢,不要!”

“慢着!”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