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女知青

穿成女知青

饱饱很开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睁眼,竟成了七十年代的下乡女知青,原主是个心高气傲的,爹娘有了大孙儿,对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便不重视了,就连青梅竹马的男生都要另娶他人,温盈盈是又急又气吃不下饭,还想不开的跳河了。醒来便是她这个现代女上班族,看着不顾自己生命救下她的兵哥哥,温盈盈决定就他了,时间地点人物都对。

主角:温盈盈,余岩   更新:2022-08-08 18: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盈盈,余岩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女知青》,由网络作家“饱饱很开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睁眼,竟成了七十年代的下乡女知青,原主是个心高气傲的,爹娘有了大孙儿,对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便不重视了,就连青梅竹马的男生都要另娶他人,温盈盈是又急又气吃不下饭,还想不开的跳河了。醒来便是她这个现代女上班族,看着不顾自己生命救下她的兵哥哥,温盈盈决定就他了,时间地点人物都对。

《穿成女知青》精彩片段

温盈盈迷迷糊糊地正想睁眼,就听到一道陌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娘,我的婚事以后再说吧。”

不等温盈盈细想怎么回事,一个有点年纪的声音响起。

“怎么就以后再说了,李家姑娘还等着你相看呢?”

“我有两个娃要养,哪有姑娘心甘情愿嫁给我的,还是等孩子长大一些再说吧。”

“等等等,你是不是要等到我入土了才肯娶媳妇?再说我儿子高大帅气,年纪轻轻就当了副营长,多养两张嘴又不是养不起,别人怎么就看不上你了?李家姑娘不就愿意吗?”

“李家姑娘……您帮我拒了吧,我们不合适。”

“怎么就不合适了?你见过人家姑娘了?”

“她……娘,您别问了,过两天就回部队,这次我把大毛小丫一起带过去。”

“你一个人在部队,两个孩子去了谁管?大毛小丫我先帮你带着。”

“还是让孩子跟我走吧,部队里那么多人,总有办法的,一直让你带着,老太太那边……”

“你给了钱的,又不是让钱家白养孩子,老太太管不着我。行了,孩子我先带着,你赶紧娶个媳妇,孩子和你就都有人照顾了!”年纪大的拍板道。

男人显然还想说什么,不过沉默片刻,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而那个催婚的大娘也迈着小步离开了。

屋外很快就回归宁静。

温盈盈睁开眼,发现入眼的一切都相当陌生。

黄土墙茅草顶,一张一只脚矮了一截的木头桌子上放着一只搪瓷杯。

温盈盈震惊了,她不就是考驾照站岗晒了会太阳吗?这就中暑了?

而且这是什么犄角旮旯的乡下?

世纪还有这种复古的房子?

没等温盈盈想明白,脑袋突然一阵晕眩。

很快,眼前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原来她这是穿越了!

穿成了一个下乡的女知青。

原身也叫温盈盈,去年高中一毕业,家里就给她报名来乡下插队。

温盈盈家在隔壁省,上面还有个大哥,大哥顶了温母的工作不用下乡,去年还娶了同一个厂里的女工当媳妇。

温盈盈初来小河村的时候,家里时不时会给她寄点粮票,帮衬她一些。

可随着大嫂生了温家大孙子,温盈盈在小河村的日子就越来越难过,家里已经有半年没给她寄东西了。

今天一早,她听说有自己的信,兴冲冲去镇上取包裹,结果东西没有,就简简单单几张纸。

信里她大哥说,隔壁的林辉定好了人家,下个月结婚,让温盈盈以后不要再给人家林辉写信了。

信封里还附着她上个月给林辉寄去的信。

林辉和温盈盈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关系一直很好。

温盈盈下乡之前,林辉信誓旦旦地说会等她回来。

这一年里,温盈盈不是没察觉家里人对她越来越冷淡,地里的农活烦重,温盈盈每晚难受地睡不着觉就想着林辉在等她回去,她靠这个信念一直撑到现在。

可就在今天,她连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于是这个姑娘就跳了河,好巧不巧被屋外那个男人救了上来。

只不过最后醒来的变成了她这个从现代过来的温盈盈。

温盈盈无奈扶额,虽然她在现代成了有后妈没亲爹的小可怜,可她半工半读,小日子也可以过得很好。

怎么就来到吃穿都要一张票的年代了呢?

回忆起原身在田里插秧时的痛苦,温盈盈觉得她得想点办法。

现在是1970年,真要日复一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七年,她做不到啊!

 


温盈盈坐起身子还在思索接下去要怎么改善现状,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这个声音陌生又熟悉,显然就是刚才温盈盈听到的男声。

她看着面前这个高大英俊的军官,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绝佳的念头。

温盈盈知道这人,他叫余岩,三个月前还是村里很多大婶大娘眼中最佳的女婿人选。

因为长得好又有出息,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营长。

可就在他当上副营长、家里的门槛都要被媒婆踏破的时候,他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

很快,大伙就知道这两个孩子是他战友的遗孤,家里没人了,余岩收养了他们。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原本热热闹闹的钱家瞬间门可罗雀。

为什么要说是钱家的门槛呢?

那就要提到余岩家里本来就不简单的情况。

余岩的亲爹在他八岁那年没了,两年之后,余岩她娘改嫁给了村里的鳏夫钱大顺。

钱大顺前头那媳妇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不过他为人老实,是个本分的庄稼汉,不然余岩她娘也不能挑中他。

本来一个鳏夫一个寡妇,也就搭伙过日子的事,可钱大顺他娘不是个好对付的,总觉得余母带着一个男娃来他家,会亏待她的孙儿,一直不给余岩母子俩好脸色。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两年,直到余母生下钱家的小孙子,老太太对这个儿媳妇的态度才稍微改变一些。

但余岩在老太太眼里还是一个拖油瓶,所以余岩初中一毕业,就去报名入了伍。

所以就余岩家里这情况,要不是他自个儿出息,一般人家心里也打鼓,怕闺女嫁过去应付不来。

不过余岩当了副营长,家属可以随军,那钱家这摊子就不算事了。

然而现在又多了两个孩子出来,孩子可不像出嫁的老娘,一年只来看一次就行。

从外人的角度来看,余岩收养战友遗孤的行为自然值得称赞,可若要和他成为一家人,那就得好好思量思量了。

尤其是疼闺女的人家,自家的姑娘可都是黄花大闺女,平白去给人当后娘太不值当了。

当然,就凭余岩的长相和能力,还是有一部分人想要拼一拼的,只是余母也是疼儿子的,什么歪瓜裂枣都想来上门掺一脚怎么成?

之前儿子级别不够,说不想让新嫁娘异地相隔,一直拖着没相看人家。

好不容易升了职,能有随军名额,儿子又平白多了两个娃,条件好点的姑娘家都不愿意嫁。

余母愁得头发都白了好几根。

矮个里面拔高个,余母连连打听了好几家,终于发现一个合适的。

李家姑娘今年20岁,个头模样都算周正,初中毕业,虽然家里还有三个弟弟,可姑娘为人勤快,名声也不错。

余母偷偷去看过一眼,就儿子现在这个情况,配李家姑娘不亏。

于是她赶紧给部队去了信,让儿子回来相看相看,没问题就趁机定下来,看对眼了直接结婚也不是不成。

余岩今天就是收到余母的信回来的,回家路上正好碰到温盈盈落水,把人救了上来。

而温盈盈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她去河边之前路过小树林,听到李家那姑娘和另一个姑娘在聊天。

两人是这么说的。

陌生的姑娘问李家姑娘:“你真的要和余岩相看吗?嫁给他虽然能当军官夫人,可是也得当两个孩子的后娘呀!”

李家姑娘不以为意地回道:“那两个孩子又不是他亲生的,到时候随便给口吃的,养大两个孩子还不容易。而且那两个都是男娃,听说有六七岁了,以后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指不定还能帮衬一点呢……”

后面的话温盈盈就没听到了,当时原身万念俱灰,听到这些话完全没往心里去。

温盈盈想到余岩刚才和余母说的那些话,她猜测余岩可能也听到了李家姑娘那番话,所以赶回来之后连见面都不愿意就直接要把人拒绝。

不过这对于温盈盈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她要毛遂自荐!

 


饶是余岩再沉稳一人,这会儿也震惊了!

他没听错吧,这个女同志说要和他结婚?

温盈盈干脆起身站到余岩面前,开始说服他。

“其实我刚才就醒了,虽然不是故意偷听你和大娘说话,但是的确听到了一点,先和你说声不好意思。”

没等余岩反应,温盈盈继续道:“和我结婚的话,我可以帮你带娃,也能帮忙安抚你娘的情绪,而且我保证绝对会好好对待你的家人!”

余岩直视温盈盈的眼睛,见她不躲不闪,眼神坚定,沉默半晌,才艰难地开口问道:“那你呢?你图什么?”

“我想跟你去部队。”

温盈盈不打算瞒着余岩原身的情况,如果两人达成共识顺利结婚的话,余岩对于温盈盈的情况该有一定的了解。

“我是知青,来到小河村一年了,家里已经不怎么管我了,我一个女孩子光靠自己在这里真的很难坚持下去。今天我会在河里,其实并不是意外,我之前没想通,只是现在死过一次了,我发现自己还想活下去。”

余岩之前并不认识温盈盈,但是就她站在自己身前,那么勇敢地说要和他结婚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会轻生的人。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但是余岩一瞬间对这个提议有点心动。

“你不怕吗?”他听到自己问。

温盈盈不解:“怕什么?”

“我们不熟,你不怕我会对你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吗?”

温盈盈看着他坚毅的眼神,微微一笑,说:“宁愿折损自己的名声、娶不到媳妇,也要收养战友遗孤的军人,会坏到哪里去呢?”

“而且,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不是吗?大不了就还你一命呗~”

余岩突然觉得战友们对他的评价不那么准确,他们都说他冷静果断,可他现在怎么就那么犹豫呢?

温盈盈似乎是看出了他的迟疑,没有穷追不舍,反而让步道:“你不用为难,若是觉得我的提议异想天开,可以不答应。你放心,无论你同不同意,我以后都会好好过日子的。”

余岩觉得自己应该答应的,他这次回来不就是为了娶个媳妇好照顾大毛小丫吗?

在回来的路上,他想过只要对方人品过关,能对两个孩子好,这亲事就定下吧,娘为他的亲事已经操了这么多心,不能再拖下去了。

可是现在,合适的人有了,他心里却隐隐有个声音在说:不想因为这个理由和眼前的姑娘结婚。

犹豫几秒后,余岩回道:“让我再想一想,明天晚上之前我会给你答案。”

温盈盈自然同意。

这时,村里的赤脚医生进来给温盈盈看了看。

大夫说她没什么问题,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就行。

谢过大夫后,两人离开了这个充当医务室的小房子。

温盈盈没让余岩送,独自回到了知青点。

这会儿知青点没人,大家都去上工了。

温盈盈按照记忆找到床铺,把所有的财产都找出来点了点。

翻完之后,温盈盈叹了口气。

难怪原身不想活,这是一点东西都没有了啊。

知青们是集体做饭的,每个人月初上交粮食。

原身没什么力气,又不会干农活,年初还生了半个月的病,上次大队里分粮食她分到的比别人要少一大截。

这个月月初上交的已经是她最后一点存粮了。

现在还是七月,等粮食成熟抢收再分下来还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没有家里的支持,她是真的要撑不下去了。

温盈盈这会儿心情很复杂,她对原身有同情,但也有点怒其不争。

在她看来,不论旁人是否爱她,至少自己得爱护自己。

温盈盈不知道原身去了哪,会不会和现代的她互换身体,但是既然她来了这里,就会珍惜当下的生命好好活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