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回不去的从前

回不去的从前

落花菩提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生母去世之后,浅月在家里更是没有地位,渣爹的无视,同父异母妹妹的陷害,她本以为好心救下一个神秘男人,谁想到第二天竟被逼替嫁一个窝囊废。只是当浅月嫁过去之后,才知道传闻有多么不可信,至少这能被入选亚洲美男子榜的人,可不是丑八怪,这一个亿的身家随便拿出来换她一年的听从,也不是废柴。

主角:浅月,傅霆堔   更新:2022-08-08 18: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浅月,傅霆堔 的女频言情小说《回不去的从前》,由网络作家“落花菩提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生母去世之后,浅月在家里更是没有地位,渣爹的无视,同父异母妹妹的陷害,她本以为好心救下一个神秘男人,谁想到第二天竟被逼替嫁一个窝囊废。只是当浅月嫁过去之后,才知道传闻有多么不可信,至少这能被入选亚洲美男子榜的人,可不是丑八怪,这一个亿的身家随便拿出来换她一年的听从,也不是废柴。

《回不去的从前》精彩片段

“别靠近我。”

浅玥衣衫不整的蜷在角落。

她嘶力竭的叫喊,像是水滴沉入大海,翻不起一丝的波浪,无法阻止眼前这个男子的靠近。

浅玥被逼得无路可退,靠在墙壁上,“你不是化妆师吗?你就不怕我把你告上法庭?”

“告?”

那人哈哈大笑,身上的肥肉随着他的动作而抖动,“你可以告我!你可知道,我的后台是什么人?小贱人!你以为收了我几万块,就能把这件事给办?乖乖的躺好,张开点你的腿,把我给服侍好!”

浅玥秋水剪眸卷起轩然大波,“你,你什么意思?”

男人眯起狭长的眼睛,一脸的淫邪,“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你是如何来到这个房间的?”

“杨玲,她说这是一间化妆间,只要我化完妆就可以给我钱”

她的话在浅玥苍白的脸上停顿下来。

男子嘿嘿一笑,道:“明白了?”

没错。

她明白了。

他终于知道杨玲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怎么会主动来找她,还帮她介绍一份工作。

她本以为杨玲是真心为自己着想,是因为她急需用钱。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有人推开房间的门。

她抬起头,看到杨玲正悠闲的抹着口红,“赵总,怎么样了?我等你很久了!”

浅玥紧攥着衣领,悲凉怒吼,“为,为什么?”

杨玲听到这话,回头看了一眼浅玥光洁的肩膀,眼里闪过一丝嫉妒,“为什么?”

“我也想问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拼命挣钱,而你却可以锦衣玉食,什么都不做?我辛辛苦苦设计的衣服,怎么比得上你的零时发挥?还有我喜欢的人!我辛辛苦苦的想要巴结他,你只要给他一个微笑,他就会为了你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

杨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声音也越来越冷。

浅玥的耳朵嗡嗡作响,嘟着小嘴道:“就为了这些?我可没有和你争过什么……”

“是啊,你根本就没有想到过。”

杨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恶狠狠地说道,“浅玥,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就是这副清高模样!我一直梦想着把它撕成碎片,让所有人都知道,什么叫做纯洁的女神!”

看着杨玲狰狞的笑容,浅月有些不敢相信,小声嘀咕了一句:“我们可是好密友”

“密友?”杨玲抱着胳膊,凤眉一扬,“你说咱俩是好密友,那你就帮我一下,这样我有钱,你也有钱,岂不是皆大欢喜?”

说完,杨玲扭头对赵城说道:“赵总,你赶紧的,别让我等太久了。”

赵城没好气的瞪着杨玲,“哪来这么多废话,赶紧走,不要打扰我!”

杨玲脸色一僵,如果不是家里缺钱,还真需要赵城,她一个美人胚子,怎么会对一个胖子如此恭敬?

然而。

杨玲看着躺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浅玥,心中的怒火也是一扫而空,她连忙挤出一丝笑容,恭敬的行礼。

浅玥咬了咬牙,哀怨的摇了摇头,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赵城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颤颤巍巍的朝着她冲过去。

浅玥被吓坏了,往后退几步,爬到窗户边。

灼热的夏风拂在浅玥的身上,让她整个人都像是掉进了冰窟里,她的声音都在颤抖,“你不要过来!你要是敢靠近,我就跳下去”

突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谁这么大胆子”

杨玲惊恐地叫了一声,转身就要冲过来的人大喊,可当她看到那道人影的时候,她的脸刷的一下就变了,“傅、傅先生!对,对不起!”

傅,是一个很普通的姓氏。

但在江城,能被称为傅先生的,屈指可数。

一念及此,浅玥死死抓住扶手。

赵城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但是还没有等他说话,就被一脚踢了回去。

浅玥呆呆的看着赵城如同一滩烂泥,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觉一道长长的影子拉到她的面前。

浅玥缓缓抬头,看着他的轮廓,心脏骤然紧缩。

这张面孔,曾经在她的梦境中出现过,带着往昔的记忆,带着她的笑声,将她钉在一根悲凉绝望的柱子上。

浅玥垂下长长的睫毛,咬着嘴唇,“傅……先生。”

傅霆堔曾经那么喜欢她,现在却对她恨之入骨。

傅霆堔抬起那双刻尽凉冷的眸子,看着浅玥,冷笑一声,“浅玥,好久不见。”

浅玥哽咽着,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把心里的苦涩咽下去。

可是,真可能么?

就像落日永远不会回升,河水永远不会倒流,镜子也不会破镜重圆,他们再也不会回不去。

浅玥握紧拳头,努力的对着傅霆堔挤出一个笑容,“傅……先生,好久不见。”

傅霆堔眯了眯眼,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划过浅玥的身体。

赵城并没有注意到傅霆堔眼中的冷意,他跌跌撞撞的走到傅霆堔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裤子,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傅、傅先生,您不是在32层开会吗,您怎么来了?”

傅霆堔一脚将他踢飞,“这就是你说的‘特色’?”

他嗤了一声,“你想拍这么低级的电影?”

傅霆堔挑了挑眉,扭头看向浅玥。

那轻蔑的眼神让浅玥心中一紧。


她连忙摇摇头,还没来得及解释,傅霆堔又转过身来:“我还真不知道你一直用我的名号来做这种事。”

赵城如同晴天霹雳,哀嚎求饶。

苏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用手指着浅玥的鼻子,破口大骂:“傅先生,我们也不是要跟你作对,是浅玥说,她这么做能吸引顾客,提高自己的收入……”

“够了,你以为我会信你?”

傅霆堔冷冷地看着苏婉。

浅玥抬头,有些不敢相信。

他,这一次难道真的信她?

傅霆堔似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扭头看向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当我没听见吗?”

浅玥心中一动。

苏婉手忙脚乱,“傅先生,这是个误会,她就是个贱人,看到男人就想要”

傅霆堔咬了咬薄唇,冷冷的开口,“滚。”

苏婉看着傅霆堔像是要帮着浅玥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嫉妒。

心里却在盘算着,如果她能和傅霆堔搭上关系,赵城就不需要了。

这么一想,苏婉挺起了自己的胸部,妩媚一笑,“傅先生,你大老远的过来,让我好好款待你”

“我的意思,你应该不会不明白。”

傅霆堔眸,眸光里满是不屑,“我让你滚,否则,你是不想呆在江城了?”

苏婉被傅霆堔的话吓了一跳。

赵城自然知道傅霆堔和浅玥的关系不一般,不过想到这件事情之后,自己在公司也呆不下去了,顿时大怒,一巴掌拍在了苏婉的脸上。

“臭婊|子,你就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低头吗?”

苏婉被打得趴在地上,哀求道:“赵总,我都是因为你才”

赵城啐了一巴掌,“为了我?为了钱!”

苏婉挨了一巴掌,还没反应过来,赵城却是一脸谄媚的看着傅霆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傅老板,我这就把那个见人带走。”

“你现在赶紧带着后边这女人给我滚,否则,迟一秒,小心你的公司!”

“好的好的,傅总我们这就走,这就走。”说完立马强行把旁边还心有不甘的苏婉拉走了。

傅霆堔这边充耳不闻,一步步走向了浅玥。

他魁梧的身躯如同一座大山,将窗户旁边的人完全掩盖,浅玥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眼看

傅霆堔眸光一闪,径直走到窗前毫不犹豫地伸手一把拉住了她,却在下一秒把她摔在地上。

粗糙的金属车窗划过浅玥的大腿,让她的腿隐隐作痛,她低低的惨叫一声,换来的是傅霆堔毫不掩饰的不屑。

他捏了捏她的脸蛋,“疼?浅玥,这点痛苦,还不如你当初你对我的万分之一。”

浅玥蹙了蹙黛眉,精致的五官透着一股柔弱和痛苦。

傅霆堔看着她痛苦的神色,握着浅玥的手微微一抖,又松开了。

浅玥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起来,可她依旧艰难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傅霆堔了一声,“谢谢?你我之间,不需要说什么感谢,只有恨。”

浅玥心中一惊,脸上强撑着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如果傅先生那么讨厌我,那为什还要救我?”

傅霆堔清冷的下巴上,一抹淡淡的阴影笼罩着他,遮住他的表情。

可是,浅玥却莫名地感到害怕。

她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傅霆堔似乎被她的动作给惹恼了,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拽了起来,“浅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爱耍小聪明!”

他捏得她差点晕过去,她满脸通红,迷迷糊糊地看着他,却只能隐约看见他的身影。

浅玥眨了眨眼睛,刚刚鼓起的勇气,就像是一粒沙子,随着他的傲慢,一点点的消失,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落在了傅霆堔的手中。

傅霆堔像是触电一样,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然后冷笑道:“哭?”

他锐利的目光看着她,“浅玥,你有什么资格哭?”

三年前,傅家被浅玥的父亲背叛,家破人亡,,公司岌岌可危,而傅霆堔的父亲当时因为这个事也一气之下心脏病发作直接去世了。

浅玥低着头。

“傅先生,你说的对我是没有资格哭的。”

掐住她脖子的手骤然收紧,让她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眯着眼看向傅霆堔。

“浅玥,你还在笑?”

浅玥强忍着眼泪,看着他,“傅先生,你想让我做什么?”

昏黄的灯光打在她苍白的脸上,照亮了她湿漉漉的眼睛,睫毛上还带着泪痕,像是一朵等待采摘的花朵。

傅霆堔眸一暗,直接吻上了他的薄唇。

浅玥的大脑一片空白,还没有完全沉浸进去,傅霆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浅玥,当年之事,该付出代价了。”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手却没停,。

但浅玥越是挣扎,他就越是握紧她的手。

“不要。”

“不要?”

傅霆堔脚步一顿,盯着她身上的白色长裙,冷笑一声,“你不想要?我看你是真的很想要。”

他一边说着,一边以一种野蛮的姿态冲了进去。

浅玥痛呼一声。

傅霆堔的眼睛瞬间红了。

良久,他站了起来。

傅霆堔看了一眼,厌恶地移开视线,点燃一根香烟,抽了一口,然后扭头看着满头大汗的浅玥,“浅玥,你看看你,真是个见人。”

这句话像是一根针,狠狠地扎在了浅玥的身上,让她浑身无力,只能任由泪水滑落。

冰凉的感觉,钻入了她的耳中,如同海浪拍打着海岸,让浅玥的脑子里充满了记忆。

“浅浅,不要害怕。

“你是不是很怕痛?”

“只要你高兴就好。”

以前傅霆堔看着她的手指被划伤,都会心疼,但是现在呢?

他只能无动于衷。

不喜欢,就是不在意。

不过,就算他不在意,那又如何?

是她们家亏欠了他。

这是她应得的报应。

浅玥眨了眨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像是灌入了她的喉咙,让她喘不过气来,疼的不行。

这时傅霆堔兜里的手机传来一震一震的声音。

他丢掉香烟,接通了电话。

她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文字,赫然是宋清清,她认识的那个与傅霆堔门当户对的宋清清。

这个女孩,从她和傅霆堔的青梅竹马开始就一直存在傅霆堔身边,只是之前的傅霆堔只爱她,眼里根本看不到另一个人。

浅玥看着傅霆堔那张凶狠的脸,接了电话后整个人突然都变得温柔起来,“清清,有什么事吗?”

浅玥忽然感觉到,先前那些痛苦并不是那么的痛苦,而是这突然的态度转变,让她痛苦不已。

但是,她不能,也不能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

她只能把泪水藏在眼睛里,让泪水变成了一层薄薄的外壳,遮住了她的视线,也含混了听觉。

傅霆堔说完,挂断了电话,浅玥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脸茫然的问道。

“傅霆堔,你跟她在一起了吗?”

傅霆堔走到她面前,揪着她的头发直接往后推,“我不需要你来管,你应该知道这句话。”

他的力道很大,直接把她推到在地,头直接砸在了后边的茶几上,惯性让她的手扫过了茶几上面的玻璃花瓶,最后剩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随即她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嗡嗡的声音,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浅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额头上满是血迹。

她惊慌失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头疼,但心更疼。

她抬起头,看到傅霆堔,忽然想起几年前,一次意外她摔倒了,膝盖擦破了血,对急忙赶来的傅霆堔说:“傅霆堔,我流血了怎么办”


可现在,她真的说不出来这话,他们之间隔着的是父辈的仇恨,对他来说肯定早就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傅霆堔看到眼前这人摔倒后,瞳孔骤然一缩,条件反射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却在中途像想起来什么似得停了下来。

浅玥望着他的手,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浅玥好痛。”

他伸出的一只手,让她的眼睛里燃起了一丝期待,可当她的手停下来的时候,她心中的希望也消失了。

她心里一片绝望,他们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们了,她怎么可能希望傅霆堔还像以前一样。

浅玥苦涩地笑了笑,看着被砸成碎片的玻璃花瓶,她直接随手捡了一块起来。

她拿着那块碎掉的玻璃,当着傅霆堔的面,在他惊恐的眼神里,狠狠地割了自己手腕一刀。

傅霆堔看着这一幕慌了。

他惊恐地走上前去,看着浅玥用两只手捂着自己的伤口,对他说:“不知道这样你心里会不会好受一些。”

说完就晕了过去。

傅霆堔双目赤红,颤抖着手打了自己私人医生的电话。

“陆祁,快过来,傅氏集团808,晚了你就不用干了!”

浅玥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身上盖着一层软绵绵的被子。

这不是昨晚的房间,这是哪里?

她看着周围的摆设,想要挪动一下,手腕上的剧痛让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傅霆堔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你就不怕死吗?你是不是害怕了?”

浅玥抬起头,他站在灯光下,英俊的面容隐藏在阴影中,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浅玥却能感觉到他的怒火。

浅玥低着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自言自语道:“你怎么会救我?”

“救?”

傅霆堔手插在口袋里,在灯光下走了出来,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意,“浅玥,我只是不想你就这么死了,死了不是便宜你了。”

浅玥死死咬着下唇,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才勉强说了一句:“对不起。”

傅霆堔也不搭理她,直接点燃一根香烟,便掀开了窗帘。

浅玥转过身,看着窗外的灯火,疲惫的像是一颗璀璨的星辰,燃烧着自己的烟雾,各怀心事。

傅霆堔从镜子里看清床上的人。

几年不见,她没有了年轻时的稚气,岁月让她的皮肤变得苍白,眉宇间也多了一层淡淡的皱。

但她依然很美。

甚至美得惊人。

就是太瘦弱。

他抱着她,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刺伤他的皮肤。

傅霆堔咬牙切齿,恨自己还在乎她。

他狠狠地捏起烟,朝床边走去,趁着浅玥还没反应过来,他将香烟插在了她白皙的肩膀上。

浅玥痛得一声惨叫。

傅霆堔看着烟头在他的肌肤上灼烧出火花,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她用一只完好的手捂住了火辣辣的伤口,泪水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傅霆堔不为所动,将手中的香烟攥的紧紧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以前你受伤,我都会很担心,可是现在,我看到你的样子,心里很高兴。”

浅玥被他这一声喊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想把自己单薄的身子陷在床里。

傅霆堔忽然拽住她的头发,“说!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身边!”

“傅霆堔,我没有要故意出现在身边,但你说的对,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傅霆堔心口像是被人狠狠的撞击了一下,他放开浅玥,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我这一生,都不要再回到从前。”

他站起来,俯视着浅玥,“不过你也别想就这样一笔勾销,浅玥,我们的账还没有算清楚。”

说罢,他便扬长而去,只剩下浅玥一个人在房间里哭泣,直到筋疲力尽,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浅玥就被一个电话给吵醒。

浅玥有些茫然的接起电话。

那端传来一个清脆优雅的声音:“浅玥姐,你怎么回来了?”

她的声音有些迟缓,睡朦中的浅玥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朦胧。

电话那头顿了顿,然后笑道:“你住哪里,我来找你?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你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浅玥总算是回过神来,宋清清怎么知道她回来了。

随即她惊恐万分地从床上坐起来,看到窗帘上的灯光,看到卧室里一片雪白,床边的烟灰缸里有几根香烟烟头,都在告诉她,傅霆堔是真的存在过。

“我……刚回来,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等我找到我会告诉你的。”

又是一段漫长的寂静,就在浅玥快要窒息的时候,对面传来一声轻笑,“好,等你找到住处,立刻告诉我。”

浅玥连声答应,借着工作的名义迅速挂断了手机。

傅霆堔,她,宋清清他们三个人真是纠缠不断。

可傅霆堔,现在对她,已经是恨之入骨。

浅玥正在沉思时,门铃声突然响起,她走过去。

陆祁和傅霆堔是从小长大的兄弟。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将门推开。

浅玥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想起大家曾经年少的美好,忍不住笑道:“陆祁。”

陆祁看她一点也不惊讶,而是问道:“你好点了吗?”

浅玥摸不着头脑。

陆祁用手指在她的手上和脑门上点了一下。

浅玥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表情一僵,“这是……”

陆祁眸色复杂,“这是他住的地方。”

浅玥握着门把手的手微微一紧,陆祁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装模作样地问道:“我是说,你现在好了没有?”

“没事。”

她说的是事实,这件事和她在医院的遭遇相比,实在是太小了。

陆祁却不相信,继续说道:“你的伤口这么深,怎么会没事,要好好休息,免得留下疤痕,毁容了。”

浅玥揉了揉太阳穴,看着陆祁笑嘻嘻地走了进来,只得帮他拿了一双拖鞋换上。

陆祁将手中的药箱放在了茶几上,转头一看,只见浅玥正站在沙发的一头,纤细的身躯,纤细的双腿,让他一只手就能捏碎。

陆祁不由感叹,“其他女人都在努力减肥,你却是一点都不胖。”

浅玥歪了歪头,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模样,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真诚,“可能是身体的原因。”

陆祁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便将她叫了过来。

“傅霆堔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