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我就送个外卖咋还跑地府来了

我就送个外卖咋还跑地府来了

小明少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王阳就是个热心肠的外卖小哥,每天心情好点就多接点单子,心情不好就准点下班,日子过得还算是自在。只是从那天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他竟接到了来自地府的跑腿订单,就在他思索究竟是哪个地方起了这么个名字时,订单的内容却让他十分震惊。

主角:王阳,苏音然,杨璐   更新:2022-08-17 18: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阳,苏音然,杨璐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就送个外卖咋还跑地府来了》,由网络作家“小明少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阳就是个热心肠的外卖小哥,每天心情好点就多接点单子,心情不好就准点下班,日子过得还算是自在。只是从那天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他竟接到了来自地府的跑腿订单,就在他思索究竟是哪个地方起了这么个名字时,订单的内容却让他十分震惊。

《我就送个外卖咋还跑地府来了》精彩片段

“尊敬的骑手,您于本月一号的订单,收到投诉餐洒了,获得差评。”

“本月七号的订单,收到投诉敲门声吵醒宝宝,获得差评。”

……

“今日订单,收到投诉踢飞宠物狗后拒不道歉,获得差评。”

“今日订单,收到投诉索要小费,获得差评。”

初冬,寒风凛冽。

摩托车旁,王阳指尖在手机屏幕刮动,肺差点儿气炸了!

【美了么】骑手后台,他的当月差评累计整整十条!!!

王阳一条条翻着,痛心疾首。

“餐洒了?关我屁事,是他关门自己把外卖夹了!”

“干!阁下儿子至少三十了竟然称之为宝宝?又没个门铃,巨婴吧!”

“死泰迪上来就日老子脚后跟,推了一脚,你就威胁我下跪道歉?惯的你臭毛病!”

“像使唤狗一样叫我倒垃圾,我说句没一百不干就走人了也算索要小费?!”

都什么鸟人啊!

草!

王阳越想越来气。

申诉始终是审核状态,系统一下午没有派单了。

“感谢法律吧,不然我刀了你们!”

王阳化身暴躁老哥,一脚踹翻摩托车。

在几个月前,莫名其妙的昏迷三天,完美错过了高考。

谈了两年的女朋友考上中海大学,受不了异地恋的王阳便来到中海市,而送外卖工作自由无门槛,只要不懒就养得起她。

“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

她的一句山盟海誓使王阳每天充满动力,包揽了女朋友的衣服、化妆品和生活费。

前几个月都是零差评!

偏偏这个月不知中了哪门子邪,各种奇葩顾客层出不穷!

王阳冷静下来,陷入了沉思。

似乎……

一切是从月初第一单往殡仪馆送过外卖之后,开始倒霉的?

身为无神论者,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叮!”

熟悉的提示声响起。

“派单了?”王阳心中一动,点开还真是。

是跑腿代买业务。

一份酸菜鱼,一盒米饭拌海苔碎,没有指定店铺,一条软华子加打火机。

王阳扶起小摩托,开蹬。

气归气,踏入社会不能再意气用事,为了以后的幸福,爷忍了!

十五分钟后。

买好对着小票和物品拍照,上传发送。

王阳准备送的时候,这才注意到备注和跑腿费有些奇怪。

“地址:新安园6号楼1单元,备注:进电梯后必须连按四下4!”

“佣金:***”

“……”

王阳眼角抽搐。

他接过不少跑腿单,从没出现过佣金是星号的!

难道是什么敏感数字被系统和谐了?

这就算了,连按四下和按一下有什么区别!

直觉告诉王阳,这订单说不定又要出幺蛾子!

他后悔当时在气头上没仔细看。

买都买了,不送过去的话,东西砸手里不说,绝对又是差评和扣钱!

抵达目的地后,王阳一手酸菜鱼,一手华子,来到6号楼1单元。

进入电梯。

王阳按了一下4,习惯的放下手,可他真被那群奇葩给整怕了,万一顾客拿自己没按要求操作为理由送上差评,岂不是血亏?

不能被钻空子!

王阳连动手指,又按了三下。

瞬间,屏幕的数字变成乱码!

平稳上升的电梯,骤然下降!

在持续猛烈的失重感过后,哐啷一声闷响,停止。

王阳腿都吓软了,认定那变态明知电梯存在问题,故意折腾他的!

墙上有紧急求助电话。

手机却没了信号。

王阳心凉了半截。

突然电梯门向两侧拉开。

视线的前方依旧是那道单元门。

“还好还好,虽然发生故障,但门又开了,还在一楼。”王阳庆幸之余,带着怒气离开电梯,准备找对方理论。

楼道根本没有人影!

订单的地址也没说具体户号!

“有号码打过去问问。”王阳再次看向手机,还是无信号!

以为是楼道信号弱。

当他走出单元门的一刹那,懵住了!

外面的景色变得面目全非!

不是进来时那个新安园,而是一望无际的建筑群和街道。

有华夏古典风格的庭院,有现代气息浓郁的高楼大厦,有破旧的茅草屋。

整个世界仿佛笼罩着灰蒙蒙的阴天。

马车,黄包车,汽车。

来来往往的路人,穿衣打扮五花八门。

汉服、旗袍、中山装。

、深V、洛丽塔……

那些人齐刷刷的朝这边的王阳投来了目光。

全是白到毫无血色的脸!!!

“这……”

王阳头皮发麻,肾上腺素狂飙!

幻觉!

对!

一定是幻觉!

“老妈生我时找算命先生取的这名,说是王乃人尊,阳可破阴!”王阳边安慰自己,边转身要跑回楼道。

此刻!

一只冷冰冰的手,在背后搭上王阳肩膀,“是我点的,拿来吧。”

他的心脏就要飞出嗓子眼了!

王阳艰难的移动脖子,沿着那只手向上看去,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发型和衣服都是现代的,可一张脸惨白如纸。

“啊!!!”

他瘫软伏地,瑟瑟发抖。

“别叫了,来都来了。”中年男人直接拆开包装,拿筷子夹起一片鱼肉放入口中咀嚼。

然后吐掉后喝了口汤,再吐掉。

“舒坦啊!”

中年男人眼神充满怀念,十分享受。

“大哥!”

王阳险些尿了,哀求道:“跑腿费我不要了,东西也当送你的,放我走吧!”

“小兄弟,这可不行,白嫖虽爽,但会欠下因果,损了阴德,耽误投胎!”中年男人拉着王阳坐下,点上根华子,又拿了一根连带打火机递过去,“先抽烟压压惊。”

王阳笑的比哭难看,问道:“这是哪?”

“阴间。”

中年男人掏出一部最新款的苹果13,感慨道:“阴间的东西没阳间那味儿,我烟瘾犯了,嘴也馋了,哪怕不能吞下去但嘴里过过味都行,就用情人烧来的手机,试了几十次,还真成功点上了,不枉我对她好一场,烧的是真机,不像别人要么纸糊的要么塑料的。”

阴……阴间?

王阳毛骨悚然!

那些打扮五花八门的路人都是亡魂!

完了!芭比Q了!

跑个腿给自己送阴间来了!

“那我还回得去…吗?”他哆嗦着问。

“停留不超过一个小时就回的去,你阳气旺盛的很,谁也不敢动手。”中年男人道:“长话短说,我叫苏图强,活了半辈子,也算没什么遗憾了,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她们娘俩……”

王阳忐忑的听着。

这苏图强是个人渣啊,欠下赌债跑路了,改名换姓至今十年,混成大饭店老板后却不回去,更是有了新欢,最后车祸身亡。

“谈谈跑腿费吧。”

苏图强叹了口气,“我打听过,这些年她们一直被威胁还债,过得挺苦的,我就瞒着情人开小号存了一百万,没来得及给就死了,把你的收款码拿来。”

话落,他按起了手中的苹果13。

王阳掏出收款码,半信半疑。

“好了,一百万打过去了。”苏图强扫了下,声音凝重道:“其中的九十万转交给我女儿,另外十万是跑腿费,觉得少了可以再谈,狮子大开口我也认了,因为就你能帮我。”

十……十万?!

还能再往上谈?

“够,够了。”

震惊的王阳狠狠抽了一大口华子,但他哪敢和鬼讨价还价啊!

可惜手机没信号,摸不准是真转账还是假的,只能暂且先相信这番鬼话。

“咳,你就不怕我私吞了?”王阳问道。

“是想下来和我作伴么?”苏图强嘿嘿笑了起来,“骗人没有报应,若是骗鬼,有命拿没命花。”

“我保证一分不多拿!”

求生欲的支配下,王阳举手发誓,随后问道:“怎么找你女儿?”

“她名字叫苏音然,如今二十岁,在中海大学医学系,大三。”苏图强语气愧疚。

王阳点头记下,然后担心道:“她万一认为我是图谋不轨的骗子呢?解释不清……”

“简单。”

苏图强回忆道:“音然左胸下侧,天生长着一枚小红痣,还有她的屁股上留了条半指大小的弧形疤痕,那是小时候和我捉迷藏时被火炉烫的,这种隐私就算外人知道,也不会清楚来历。”

“屁咕?大不大……不,我的意思是说左半边还是右半边?”

“右。”

“好,那我先回去了,后会有……啊不!无期!”

王阳头也不敢回。

奔入楼道,钻进开启的电梯!

门关上。

那种上升的感觉令他心跳不断加速。

与此同时,手机信号恢复了,伴随着持续的震动,耳中传入了一堆金币稀里哗啦落下的美妙音效!

王阳喘气粗重,颤抖着点开页面……

“奋发图强(陌生人)向您转账1000000元!!!”

 


王阳狠狠搓着眼皮,一个零、两个零……真的是六个零!

一百万!

这是累死累活送十年外卖才能赚到的数目啊!

私吞了就少奋斗十年!

王阳深吸了口气。

冷静之后。

王阳有种直觉,除了十万酬劳外,自己敢多拿一分,就会暴毙身亡!

而他去阴间时被不少亡魂看到了。

一旦传开,大概是个亡魂在阳间都有放不下的羁绊,绝对还会再出现阴间的订单。

虽然他有些后怕,但更多的是兴奋和期待。

富贵险中求!

死人比活人好伺候,油水很大,捞的很爽!

“那苏音然在中海大学,正好我顺便看下璐璐,她学习忙有些天没和我见面了。”

王阳骑上摩托,先买了一束鲜花,又到雅诗兰黛专柜花了四千多,拿下女朋友平时路过都会多看几眼的一套护肤品。

剩下的继续打算省吃俭用存着。

……

中海大学,大门前。

夕阳下,杨璐穿了雪白色羽绒服,腿上裹着紧致的打底裤和马丁靴,那张清纯可人的脸蛋上透着期待。

路过的男生都会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这个时候。

王阳到了,一路寒风,脸冻的有些红。

“璐璐,我们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吗,还没联系你,就遇见了。”

他翻腿下了车,左手捧着鲜花送到杨璐身前,“快去打开我的外卖箱,里面有给你的惊喜。”

王阳右手想去牵对方,却抓了个空。

“我不是在等你!”

杨璐往后退了一步,眼神中,只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分手吧,麻烦离我远点,我不希望被人误会。”

她的话,就像晴天霹雳!

王阳僵在原地,一秒后他笑道:“别开玩笑了,放心,我要开始赚大钱了,养得起你。”

杨璐嫌弃的斜了他一眼,“就你这两个鸟钱,也配养我?”

“为……为什么?”王阳难以置信。

杨璐指着一辆迎面驶来的玛莎拉蒂,“跟着你,这辈子能坐上那样的车么?”

“现在我就可以,所以,又何必跟你浪费时间?”

杨璐不屑的丢下冷冷一句,就洋溢着曾经专属于王阳的笑容走了过去。

玛莎拉蒂停下,一名衣着散发贵气的青年走下。

杨璐主动将头靠在对方肩上,小鸟依人。

王阳望着眼前的一幕,胸口剧烈起伏。

心碎了!

“兄弟,花白买了吧?她那颜值绝对是班花级别的,哪会看上你这送外卖的?”

一个驻足看戏的胖子神色十分羡慕,“知道那位是谁么?大名鼎鼎的学生会长陈天明,还是富二代,唉!又一个清纯学妹沦陷了。”

另一个土肥圆女生犯起了花痴,“陈少好帅啊,看我一眼吧,我能连着做一星期美梦!”

陈天明察觉到几米外有个外卖员手捧鲜花望着这边,便问杨璐道:“你和那送外卖的认识?”

“一个同学而已,但是不熟。”

“那我们走吧。”

陈天明转过身一手拉开车门,另一只手捏像着什么东西,朝这边微微晃了晃!

是房卡!

王阳大脑一片空白!!!

最近每次想和杨璐见面,她都推脱说学习忙!

他曾承诺过不结婚不碰杨璐,那么珍惜,结果直接要被开箱了……

“喂!你知道苏音然么?”王阳呼吸沉重,心不在焉。

随手拉住旁边那胖子。

女友没了,命不能丢,眼下他只想把苏图强的委托早点办了,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哈哈,咳!”

胖子笑的被自己吐沫呛到了,“我没听错吧?你问苏音然?我只知道医学系大三的那位。”

“对,就是她,我想找她。”

王阳有些奇怪的点头,这很好笑么?

“迷之自信?那可是连陈少都搞不定的四大校花之一啊!”

胖子像看脑瘫一样,冲着四周大声笑道:“都过来见识一下啊,这位外卖小哥,被一位颜值挺高的大一学妹拒绝之后,非但没有认清自己啥鸟样,更是膨胀到想去找音然女神了,还让我带路!”

瞬间十几名路过的同学被吸引而来,有男有女,充斥着冷嘲热讽。

“不好好送外卖,在想屁吃?”

“这大概是苏学姐被黑的最惨的一次吧?”

“长得有点小帅,可惜脑子坏了。”

……

周围的议论落入耳中,王阳清楚自己没办法解释,无奈说道:“方便带个路么?”

谁看热闹嫌事大?

“带路?”

胖子阴阳怪气的说道:“当然方便,这个点音然女神应该在食堂吃饭,来!”

“谢谢。”王阳跟在后面走入校门。

众人看到他来真的,不想错过一场欢乐的好戏,便纷纷跟上。

渐渐的,加入围观队伍的学生就越多,到食堂门口时,已是接近百人的规模。

胖子隔着玻璃指着一张桌子前的曼妙身影,“她就是音然女神,提醒你一下,追她的二代富二代可不少,那位陈会长都明显不够格。”

“现在你临阵脱逃我们也就笑话你下,到时候因为冒犯了她,

后边的话,王阳懒得理会。

又没有歪心思。

叨逼叨了半天,跟他有个锤子关系?

此时,王阳的目光落在了胖子指的女生身上。

衣服普普通通。

可就是有种眼前一亮的惊艳!

侧颜如仙,不染尘埃。

仿佛王阳认知中任何关于美的形容词,放在她身上都落了俗套。

“快点行不行?去表白啊!”

“来都来了,别怂!”

后边的学生起哄,王阳正在欣赏着苏音然的颜值,没回过神就被一堆手给推进了食堂。

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送外卖的来食堂干嘛?”

“卧槽,该不会是谁嫌饭菜难吃,在这点外卖砸场子打脸的?”

大量好奇的目光聚焦在王阳身上。

“各位,不好意思,我来找人。”

王阳尴尬的笑了下,便径直的冲着苏音然走了过去,在她身旁停下。

近距离看着,脸蛋如同璞玉一样完美无瑕。

苏图强那模样,真的能生出这等颜值的小仙女吗?

王阳不禁产生了疑问。

“盯半天了,看够没有?我们家音然是好看,可你要有自知自明,没事走开。”旁边的闺蜜薛姗姗神色鄙视。

而苏音然对异性的接近都免疫了,将王阳当成了无形的空气。

“哦,抱歉。”

王阳淡定的笑道:“苏音然,和我出去一趟,到没人的地方聊聊,真的有事。”

没等她开口,薛姗姗像握刀般抓起筷子,“你这人怕不是有大病吧?限你三秒之内,滚!”

王阳才被绿了正憋了一肚子火,又无端挨骂,实在憋不住了!

“没你的事,给我闭嘴。”他低吼了声,一巴掌夺过筷子,咔嚓掰断!

“啊!”

薛姗姗尖叫一嗓子,惊呼道:“救命!有坏人要对音然图谋不轨!”

“劝你不要乱动。”

“我们海大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法不责众!”

“敢乱来就废了你!”

哗啦啦,一大片男生从座位上冲出来,围的密不透风,声讨谩骂,有的更是撸开袖子准备开干。

薛姗姗本能的拉着苏音然往人群外退。

这浩浩荡荡的阵势让王阳有些傻眼。

心说不能让苏音然离开,否则自己就凉了!

但问题是,没有单独沟通的机会。

于是……

王阳迫于无奈,冲着即将被人群隔断视线的她大声喊出了灵魂拷问!

“苏音然!”

“有没有一颗红痣……那啥,你懂的,在左侧的……偏下!”

“腿往上,腰往下,一条半指长的弧形疤痕,是不是小时候被火炉烫出来的?”

苏音然闻言,心跳疯狂加速!

就像被一个小鹿横冲直撞!

那些话,即便没有直接点破,可暗示了够明显了。

如今一个陌生男人不仅知道,还在大庭广众下模糊不清的给说了出来!

啊……

好羞耻的感觉!

庆幸的是没有提及具体位置,不然这里将会成为自己的大型社死现场!

她奋力挣脱薛姗姗的拉扯。

快步冲到王阳面前!

抬起柔软的手堵住了他的嘴巴!

“不要再说了!”苏音然又慌又羞的低着头,她双腮红通通的,“我…我愿意和你出去……”

声音传入众人耳中,导致大脑集体短路!

偌大的食堂瞬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王阳呆住了,她那只散发着清香的小手,简直太好闻了。

“走,我们快走!”苏音然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情急之下,主动拽着王阳的胳膊往外拉。

两人拉拉扯扯的背影,牵动着整个食堂的心脏!

薛姗姗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情况?

该不会被胁迫绑架了吧!

可谁见过这么主动的人质?

“音然!你们去哪?”薛姗姗担心的大声问道。

“带他出去聊点私事,晚点回来。”

苏音然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鸦雀无声的食堂,猛地炸开了锅!

“操!那个送外卖的吊毛是谁?”

“他的嘴……音然女神的手,不就相当于亲了她的手?”

“红痣,疤痕是什么意思?”

“左侧什么偏下啊,什么腿往上、腰往下,我怎么听不懂啊!”

……

食堂外。

“卧槽,这外卖小哥是真牛逼!”

胖子看着苏音然真和这送外卖的出来了,动作还那么亲密,便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确定不是幻觉。

之前一路尾随过来的学生都呆若木鸡。

苏音然关注度太高,在哪都有眼睛盯着,她就带着王阳来到校外一家网吧。

开了个包厢。

进去后,苏音然一脸戒备,明知故问道:“你……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咳。”

王阳低着声音,道:“现在没外人,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苏音然气得胸口乱颤。

没外人?

谁跟你是自己人!

她警告道:“劝你不要乱来,一有不对,我可就喊了!”

“你这里有颗红痣对吧?”

王阳抬起手,隔着空气指向苏音然的左半球略微偏下。

他又拍了拍自己的右屁股,“你小时候玩捉迷藏,那里被火炉烫伤了。”

“说!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我叫王阳,苏图强委托我来找你。”王阳坐在沙发上,仰起头:“怕你不相信,就告诉我那些来作为证明。”

“苏图强!”

苏音然美眸一颤,她对爸爸的记忆,还停留在八岁的阶段,一天他出门后再也没有回来。

欠了上百万!

那时起,经常有一群人闯入家中又打又砸,还放话要带她们母女去做鸡抵债。

妈妈打四份工,除了供自己上学和生活,就是还钱,今年终于还清。

所以,她恨透了爸爸!

往事种种,触动伤心处。

苏音然哭成了泪人。

“小声点哭啊,不然别人误会我对你干什么了。”

王阳不知所措的她背上拍了拍,试图安抚情绪。

“苏图强怎么不自己站到我面前?”苏音然哭的更凶了。

“恐怕不行。”王阳摇头道:“他……死了。”

“死了?”

苏音然一下子怔住。

“对。”王阳叹了口气,道:“车祸死的,但生前为你存了一笔钱,九十万。”

“他的钱,我一分不要!”苏音然眼神排斥,。

不要?

王阳气不打一处来,你若不要,那我的小命可咋整?

事关生死!

长的再美,老子又不是你的舔狗!

王阳不想惯着苏音然。

甩手照着她的脸!

就是一巴掌!

啪!!!

苏音然捂着脸,难以置信。

“蠢不蠢啊!自己啥家庭啊心里没数?”

“你还年轻,可以任性,想过你妈的感受么?”

“再说了,赌债是你妈还的,相当于他欠你妈的钱!”

王阳拿出手机,威胁道:“V信多少?敢不要我就曝光你的那些隐私!”

“嗯,你说的对,我不为自己,为妈妈也要收这九十万。”

苏音然恢复冷静后,添加了王阳好友。

九十万,转了过去。

王阳长长的松了口气,“我该走了。”

“站住。”

苏音然把他拦住,指着明显比另一半边红的脸颊,气呼呼的说道:“扇了我一巴掌,想走就走?”

“要不,你也打我一巴掌?”王阳主动将脸凑了上去。

苏音然贝齿轻咬,试探着道:“明天,当一天我的男朋友吧。”

“我拒绝。”

王阳果断摇头,“才一天,你是渣女吗?如果是永久的我或许考虑下,今天我刚被连甩带绿,明天再被甩一次?而且,你可是校花女神,一句话就有一大堆舔狗抢着来当。”

“……”

苏音然无奈的说:“有位帮过我很多的老教授明天过大寿,去的人中就有个我讨厌的苍蝇,据说明天他还有大动作,想通过老教授之口点鸳鸯谱,我又不能不去,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是校外的,不会穿帮,求你了好不好?”

“好吧,那就帮你一次,两清了。”

王阳看着她那不安的眸光,实在不忍心拒绝。

若是为她解决了困扰,那么十万块也拿的心安理得。

“那……明天见。”苏音然推门离去。

静下来,王阳想到了杨璐,就无比烦闷。

那就打盘农药缓解心情。

十分钟后,他的公孙离秀翻全场,连斩四人,即将收下最后一个残血五连绝世!

叮!

熟悉的声音出现。

手机直接卡死!

“日!”

王阳气的鼻子都歪了!

关机,重启。

先上游戏,加载完正好显示自家水晶炸裂的画面,之后被扣了五个信誉分!

“那个声音,好像系统又派单了?”

王阳点开【美了么】骑手版。

又是跑腿代买业务。

可是内容格外的敷衍。

“详情:来瓶茅台,两个杯子,送你价值一千万的股份。”

“地址:在附近挑个顺眼电梯,连按四下4。”

王阳看到四下4,就知道是来自阴间的订单。

一千万?

王阳一个激灵,自己为什么无情的甩了?

因为不是有钱人!

虽然他相信世上存在真爱,但为了避免不再重蹈覆辙,这一趟哪怕是挨刀子也得去啊!

溜出网吧,一路小跑回到摩托车上。

王阳前往了大商场,花了大几千,拿下一瓶飞天茅台(53度)

步入电梯。

等人都出去了,他迫不及待的按了四下4。

手速达到极限了,耗时不到一秒。

电梯的屏幕成为乱码,骤然下降。

手机信号消失。

在一阵失重感过后,门自动开了。

王阳出去后,又看到了那些形形色色的建筑。

“小兄弟!”苏图强走了过来,旁边还跟着一位仪容华贵的大肚子中年。

“九十万转给苏音然了。”王阳笑道。

“我感受到因果终结了,多谢。”

苏图强满意的点头。

王阳疑惑的问:“随便一个电梯下来,还是上次的地方?”

“上次我写了明确地址的原因,是怕你以为在扯淡不会来。”

苏图强解释道:“从哪下来都是一样的,这里就是黄泉路的尽头。”

大肚子中年看着他手提的茅台,两眼放光。

“怎么样老陈?我没骗你吧,真能点到上面的外卖。”

苏图强炫耀过后,便对王阳说道:“旁边这位是陈宏飞,中海市本地的老板,名下有家市值上亿的装修公司。”

“快快,小兄弟,酒给我解解馋。”

陈宏飞接过茅台,倒了两杯,递给王阳和苏图强后,他直接对瓶灌了一大口。

“爽……”

陈宏飞像是漱口一样,又吐掉,闭上眼回味无穷。

这在阴间称为“过嘴”,阳间吃的喝的,若是亡魂真的食用,下场只有一个,魂飞魄散。

苏图强催促道:“老陈,时间有限,把事交代了再慢慢喝。”

“对,先办正事。”

陈宏飞说了一个地址,期待的看向王阳,“那是我家,你去之后摸一下我的遗像,让我上你身。”

上身?

王阳愣住了,恐怖电影他没少看,身是能随便上的吗?

上了赖着不走,自己岂不是就搭进去了?

夺舍啊这是!

“我给你跪下了,帮帮我吧。”

陈宏飞声泪俱下,“我唯一的儿子是前妻生的,叫陈天明,在我死后去判官那看生死簿时才知道,那他妈是个野种,打拼了半辈子的心血,不能落在野种手上,我想上去跟现任老婆说,剥夺他继承的股份!”

“公司股份,送你百分之十!”

陈天明?

提到这狗东西的名字,王阳就气不打一处来,脑海中浮现着校门口的一幕。

他恼火的一把拽住陈宏飞衣领,情绪有些失控的问道:“说!你儿子,是不是在中海大学当学生会长那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