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神级大魔女

神级大魔女

土味咸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到古代,成了废柴肥妞,不思进取就算了,还不知好歹,一手好牌大的稀碎!曲霓凰得意的召唤出自己的本命法器“武清扇”……从此无论是御兽,还是赚钱,就算是行医打仗,她都能信手拈来,更不要说区区一个抛弃过她的渣男了,分分钟让穆辰后悔终生。

主角:曲霓凰,穆辰   更新:2022-08-17 18: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曲霓凰,穆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级大魔女》,由网络作家“土味咸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成了废柴肥妞,不思进取就算了,还不知好歹,一手好牌大的稀碎!曲霓凰得意的召唤出自己的本命法器“武清扇”……从此无论是御兽,还是赚钱,就算是行医打仗,她都能信手拈来,更不要说区区一个抛弃过她的渣男了,分分钟让穆辰后悔终生。

《神级大魔女》精彩片段

“把她身上的灵骨给我一根根拔出来。”

夜幕下,身材纤细的女子面凝如霜。

她冷冷睇着地上的一团人影,眼底是残忍的兴奋:“换上我新猎的那套狗骨。”

闻言,准备动手的仆从迟疑了。

见他迟疑,纤细女子抬腿一脚狠狠踢飞了他。

随后踩在了曲霓凰身上,狠狠碾压进污泥里。

“都说你身上灵骨资质百年难遇,我便拆了它们制作灵器!”

下一瞬,她掌风如刀刺入曲霓凰的身体,硬生生拽出她肋骨中的一根灵骨。

“刷拉!”一声。

本来毫无动静的人骤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曲霓凰豁然睁开眼眸。

急剧的痛苦让她浑身抖动不已、眼眸充血如同血珠。

女子动作越来越快,一根根带着血肉的骨头被生生从曲霓凰身子里拽出。

她的惨叫声被吞没在咽喉中。

周围仆从被这嗜血的一幕吓到失声。

许久,纤细女子满手是血缓缓起身。

她发出一声喟叹,甩了甩手看着已经几乎气绝的曲霓凰。

“把狗骨给她换上,我要让这个曲家曾经的掌珠卑贱的死去。”

仆从哆哆嗦嗦,揣着不忍,将一根根狗骨塞进渐渐凉去的身体里。

许久,女子满意的带着众人扬长而去。

她走的太快,没有注意到背后本来死去的人忽然动了动手指。

伴随着一阵突至的冰冷气息,地上的曲霓凰豁然睁开双眸。

宛如千年冰渊袭来一般,她周遭荡出一道似有若无的冷波。

“……”

双眸血色极速褪尽,曲霓凰眸子清冽如泉。

这是哪?

她不是被那群正道走狗合力击杀扔进寒渊了?

随着她尝试着想坐起来,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强行挤入她脑海,也让她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她重生了。

身为魔界四大魔王之一的她,居然落入了正道走狗的圈套中被捕杀了。

在她的世界,人魔两族历代对立已经上万年,上一任魔尊被杀后,几千年间唯有她魔王霓凰有望登上魔尊宝座。

魔界几乎已经默认她就是下一任魔尊,正道之人却不愿意魔族再出一个魔尊。他们不惜花费数十年时间设下圈套、倾尽五派之众合力捕杀她。

后为了遏制她有复活的希望,直接将她扔进了寒渊。

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她重生到了这个异界和她同名的曲家掌珠、圆润的小胖妞身上。

“嗤。”

曲霓凰发出一声嗤笑,感受着身体的疼痛咧开了嘴。

疼,她还活着。

脑海中不断接收着原主的记忆,她眼眸越来越邪肆。

“拿着一手好牌却打的稀烂,曲霓凰,本座既占了你的身体,就替你报了杀身之仇吧。”

挣扎着起身,她这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一身灵骨已经被换成了狗骨,她现在是个废柴了。

“……娘的。”

得把灵骨拿回来,不然她别说想办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估计活下去都是问题。

所以,她还是得回曲家。

深吸一口气,曲霓凰凭借着记忆向前走去。

由于身体里骨头被换过,每走一步她就要忍受巨大的痛苦。

“武清扇。”

磨骨的疼痛让曲霓凰没走几步就放弃了。

她站定后,开始尝试召唤自己的本命法器。

本命法器是缔结在魂体上的,理论上来讲是会跟随她到这里来的。

好在武清扇没让她失望,下一秒就凭空出现在她掌心。

那是一把通体莹绿的玉骨扇,浑身萦绕着丰韵的灵力,肉眼可见就是个好东西。

“御天。”

曲霓凰低声道,武清扇丝毫未动。

果然。

她叹了口气,现在这个废柴身体,能把武清扇调出来已经是极限了。

好在这个法器的好处太多,比如自带无限空间。

而且里头有她存放的很多好东西,可以随意凭借她的意念取用,最妙的是它会自动复制补充被取走的物品。

曲霓凰用意念调取了以前自己做的丹药,吃了后找了个山洞钻进去开始调息。

凭借这身体走回去太难,她得想办法先把伤治好。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闭眸的曲霓凰周身开始散发出一股浓郁的灵力。

犹如一锅炖好的香肉四散开来,不多时就引来了周围许许多多的魔物。

那些魔物被曲霓凰吸引着,却又天然害怕着她身上独特的压迫感。

凤眸微挑。

曲霓凰看着周围跃跃欲试的魔物,唇角一勾,笑了。

疗伤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吞并魔物了。

就在她手张开准备召唤出武清扇时,一道缥缈的身影忽然极速掠了过来。

曲霓凰只觉眼前一花。

再反应过来时,周围魔物已经被斩杀了个精光。

她呆了。

看着一地的血肢肉块,僵硬的看向挡在自己身前的少年。

“不必谢,我家主子看你可怜让我救你的。”

少年风sāo的一撩头发,冲着曲霓凰一笑。

谢?

曲霓凰咬紧了后槽牙。

不,我想杀了你。

“你是何人?”

随着她话音落地,一群人不知道从哪走了出来。

为首被簇拥着的,是个一身气势不凡的男子。

他五官被罩在半遮面的面具里,一双锐利的眼睛扫向曲霓凰,虽然看不清脸,仅仅漏出的下颌角却明显是掩藏不住的绝色。

“不得无礼。”

沙哑的声音比酒还醉人。

绕是曲霓凰也楞了一下,随后注意到面具男子手上抓着个奇怪的袋子。

里边似乎是活物,还在挣扎。

“咦,这不是曲家那个小胖妞吗?前几日听说你走丢了,怎么会在这里?”

有人认出了曲霓凰,忍不住开口。

曲家在这片大陆还好很有名气的,曲霓凰作为曲家的掌珠,被大家认出来也不奇怪。

曲霓凰额角青筋一跳,似有若无瞟过去一眼。

面具男动了动身子,眼神又扫向曲霓凰。

就在他打算说什么时,变故突生!

他手中袋子里的东西骤然爆发出一道势不可破的灵力,竟直接冲破带有禁制的布袋。

曲霓凰只觉眼前一花。

一道契合到让她觉得熟悉的灵力,极速向她掠了过来,一吸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众人反应过来时,面具男手上已只剩一个破破烂烂的布袋。

“主子!”

一群人一哄而上,紧张万分的上下打量面具男。

“您没事吧?”

面具男扔掉手中的布袋,眼眸幽深看向曲霓凰。

曲霓凰不甘示弱看回去。

看什么看?

“交出来。”

面具男沙哑的声音如冰锥一般刺骨无情。

尽管他没看清楚那个东西跑去了哪里,可直觉告诉他,这一切和眼前这个曲家女孩儿有关。

所有人视线齐刷刷看过去。

曲霓凰嗤笑出声,咧开唇角笑的邪肆。

众人脸色却变得奇怪起来。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胖妞背着手站着,挺着圆嘟嘟的脸蛋学别人狂炫酷拽路数。

怎么看怎么好笑。

“喂,小胖妞,我们家主子让你把东西交出来你就交出来,那可不是你能霸占的东西。”

一个面容俊秀的少年走出来,指着曲霓凰叫嚣。

凭借着脑子里的记忆,曲霓凰认出这人是七大世家中孔家最得宠的幺子。

孔家得宠的幺子,却叫这个面具男主子。

此人身份不简单。

“不好意思,我刚才站在这里可是一动没动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哦。”

曲霓凰歪了歪脑袋,显得天真无邪极了。

权衡利弊后的她迅速做出反应,她现在已经是个废柴了,谁都惹不起。

随着她话音落地,面具男周深气势骤然一凛。

他徒手虚空一抓,曲霓凰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被他吸了过去。

“我再说一次,交出来。”

隔空抓着她的脖颈,华丽面具下的狭长双眸冷若寒霜,如冰凌一般刺骨。

感受着脖颈上的压力,曲霓凰气的七窍生烟。

她堂堂霓凰魔王居然被人抓着脖子毫无还手之力!

就在此时。

天际一道黑影快速俯冲下来,直逼面具男。

周围众人快速出手,各种灵器飞抛出去却被它一一躲开。

直到近前来才看清楚,竟然是一只九阶妖兽。

“主子小心!”

面具男不得不甩开曲霓凰,快速后退几步躲开了攻击。

那妖兽却陡然转弯掠向曲霓凰。

“该死!”

面具男咬牙。

被他弄丢的东西还没找到,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出事,那东西一定在她身上!

看着渐渐逼近的妖兽,曲霓凰咬牙打算硬挺过去。

她凤眸直勾勾盯着妖兽,却忽然被一片玄黑衣袍挡住了视线。

面具男竟替她挡下了攻击。

“噗!”

他一口血喷了出来,那群跟着他的人全炸了。

“主子!!”

曲霓凰眨巴眨巴眼睛,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丝毫没有被救下来的感激心情,她转过身拔腿就跑,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她,她竟然跑了?主子,用不用追。”

面具男视线直直盯着远去的背影,冷笑着抹了抹嘴角的血。

“她能跑哪?去曲家。”

背后妖兽叽叽咕咕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被面具男一击毙命。

却说曲霓凰一路跑了出去,找了个隐蔽的小树丛钻了进去。

磨骨的疼虽然麻木了,可她也实在没有力气了。

“出来吧。”

她坐下后直接开口,许久没动静,她耐性也没有了。

“武清扇,扔它出来。”

下一瞬,一只通体黢黑、尾巴隐隐约约冒着蓝光的奇怪妖兽被扔了出来。

只见它有半人高,通身被黑色鳞片包裹着,四足却像人一样立着前肢,粗壮的尾巴拖在身后;两角似羊、鼻阔如牛、大大的嘴巴漏出两只獠牙。

它眨眨眼盯着曲霓凰,曲霓凰双手环胸盯着它。

一大一小就这么大眼瞪小眼。

“说吧,你跑进我的法器里做什么?”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为什么这个小妖兽可以不经过她同意跑进她的武清扇里?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你,你是我娘亲吗?”

小妖兽可怜巴巴的张嘴问道。

曲霓凰无语,额头青筋直跳:“你看我和你长得像吗?”

仔细看了看曲霓凰,它小心翼翼的点头。

“我看挺像的,而且而且,你身上有让我熟悉的气息,别的兽告诉我,熟悉的气息就是娘亲。”

这倒确实是。

曲霓凰捏住了下巴,刚才她之所以不想交这个东西出去,就是因为它也让她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她想恢复自己的身体,直接吃掉它就够了。

想到这里,曲霓凰毫无压力的咧开嘴笑了,冲着它勾勾手指头。

“你说对了,我就是你的娘亲,我的乖孩子,你可以帮帮娘亲吗?”

小妖兽倒退两步,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不,我感觉你要做什么坏事,而且娘亲你身上有伤,还是让我给你疗伤吧。”

不给曲霓凰说话的机会,小妖兽直接伸出自己的尾巴。

就见它隐隐约约冒着蓝光的尾巴迸射出一道光,曲霓凰全身都被笼罩了进去。

随着身体上疼痛的逐渐减轻,她目瞪口呆看向那个小妖兽。

她这是捡到宝了啊!

怪不得那个身份不简单的面具男真的看重它!

“娘亲,我很厉害吧,你可以带我一起走吗?”

小妖兽眼睛亮晶晶的,像揉进了满天星辰一般,它收回尾巴乖乖巧巧的立着。

是吃了它一次性恢复好身体,还是长长久久的利用它这个技能。

这个选择并不艰难。

“乖儿子,娘亲这就带你回家!”

“……我是女孩儿。”

“……你能幻化人形吗?”

这家伙原型实在太丑了,她有点儿嫌弃。

挠了挠脑袋,小妖兽有点委屈:“还不能,所以娘亲你可以让我去你的法器里吗?我发现里边的灵气和我特别契合。”

那个带着面具的人还在查找这家伙,他地位似乎很尊贵,明目张胆带着好像确实有点儿麻烦。

“可以。”

曲霓凰点了点头,又问道:“不过你得把你的所有事告诉我,以及那些人为什么要抓你的原因也要告诉我。”

小妖兽撅了噘嘴,眼圈儿都红了。

“我只知道我叫谛,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生活在这片森林里,周围所有妖兽都很听我的话,照顾我,它们说是我娘亲把我丢在这里的。”

吸了吸鼻子,小妖兽情绪变得有些气愤。


“那些人是忽然出现的,看见我就直接抓住了我,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我,娘亲,你为什么丢我在这里?”

委委屈屈的小妖兽眼圈红红的。

曲霓凰一言难尽。

所以她白问了这么多,这个麻烦的宝贝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并且长的还很丑。

她有些烦躁的伸手直接抓住小妖兽的尾巴,直接把它塞向武清扇。

“给你两天的时间化形,不然我就吃了你。”

小妖兽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急促的低呼就不见了。

“武清扇,驻体丹。”

下一瞬,一瓶育着灵韵的瓶子出现在她手心里。

看着瓶子,曲霓凰满心复杂。

以前,这驻体丹是她给自己低阶灵兽吃的丹药,作用是打造重铸身体以及灵脉。

别的丹药她倒是有,可现在这个废柴身体只承受得住驻体丹的灵力,吃别的丹药只会让她爆体而亡。

“我堂堂四大魔王之首,居然沦落到吃驻体丹的地步。”

心里把那群正道走狗又翻来覆去骂了八百回,曲霓凰一边啃着驻体丹重铸身体,一边向曲家走去。

同一时间。

曲家满门欢喜接待住了从帝都来的贵客。

“贵人来的太突然,没有什么准备,快请进。”

曲家家主一改平日的威严,眼神有些激荡。

其他曲家的人不敢说话,却忍不住偷看门前立着的贵人。

他脸上带着华丽的面具,一身玄衣锦袍低调却又不失贵气,玉冠束发长身玉立,端的是气势超然。

围在他身边的几个少年个个青年才俊,都是七大世家叫得出名号的后辈。

一个个都是鲜衣怒马的世家子弟,往日哪个不是被捧着的?

现在却像侍从一样随侍左右。

曲悠悠看着这一切,双手禁不住捧住胸口,眼神痴迷跟随着带着面具的贵人。

如果能嫁给这个人,她也能享受这样的生活。

“这个人是谁啊?”

她激动的声音都哆嗦了。

被捅了捅胳膊的少女拧眉,向身旁挪了一步。

“他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只不过是庶出,就凭这个身份也想攀高枝儿?省省吧,曲家就一个嫡出的小姐。”

庶出的身份提醒了曲悠悠,她宛如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随即冷笑。

“曲霓凰已经死了。”

一字字几乎是从齿缝里咬出来的。

就在她刚吐出这句话时,门外却忽然走近一道身影。

略显圆润的身子、褴褛肮脏的衣服,刻入她骨髓怨恨着的一张脸。

“曲……霓凰?”

曲悠悠大惊失色,不可置信。

曲霓凰也愣住了。

她走进曲家大门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面具男被簇拥的身影。

他怎么在这里?

听到背后动静,面具男也转身看了过来。

两人视线在空中碰到一起,霎时火光四溢。

“霓凰,你回来了。”

沙哑的声音夹杂着复杂的情绪,面具男目光冷冽,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杀意。

跑是不可能跑的了,这次她跑不了了,这家伙明显是有备而来。

想通这点,曲霓凰咧开嘴笑了,“是啊,我回来了。”

两人态度和煦,仿佛许久没见的故友一般。

这让看到曲霓凰后暴怒惊恐的曲家家主也愣住了,正准备发难的话也咽了回去。

看到曲霓凰,曲家众人神色各异,惊恐有之,诧异有之,更多的却是不可置信。

曲霓凰不是已经死了?她怎么回来的?!

“霓凰,你和辰……大人认识?”

斟酌着用词,曲家家主小心翼翼问道。

“不熟,我的救命恩人而已。”

从辰大人身上挪开眼神,曲霓凰看向了曲家家主。

曲政通,原主名义上的叔叔。

他生母出身低微,作为曲家庶子到三十岁的年纪,因嫡兄,也就是原主父亲身故而坐上了曲家家主之位。

此人是最毒的蛇,蛰伏数十年隐忍自己,像侍奉亲母一般对待曲老夫人。

对曲霓凰更是捧到了天上宠着,可以说原主嚣张跋扈的性情都是他刻意惯养出来的。

原主记忆里最沉痛的一幕,便是她亲耳听到曲政通一家合谋毒杀她和祖母的情形。

也是因为听到了不该听的,她才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不知是不是原主的身体仍记着当时的悲愤痛苦,曲霓凰手指微微哆嗦,身体里血液像热浪一般翻涌着。

“二叔,侄女经历磨难回来了,往后还要继续麻烦二叔照顾侄女了。”

曲霓凰直勾勾盯着曲家家主,唇角勾出一抹邪肆的弧度。

杀身之仇她得替原主报了啊。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不知道我和你婶娘有多担心你啊!”

曲家家主像看不懂曲霓凰的眼神一般,一把揽住她圈进怀里,慈爱的模样像亲父一般。

他擦擦眼睛,不顾曲霓凰开口就把她推向自己的女儿曲悠悠,眼神幽暗盯着她。

“好好照顾霓凰。”

曲悠悠已经从震惊里回过神,手上化出一道灵力牢牢抓住了曲霓凰的胳膊。

“姐姐小心,妹妹扶着你。”

这时候最重要的是辰大人,曲政通父女两个都不想出什么纰漏,快速控制住了曲霓凰。

“辰大人请,已备好水酒。”

曲家家主讨好的引着辰大人进内府而去。

曲霓凰好整以暇“被”控制着,目送辰大人被众星拱月般簇拥而去。

这人一定是来找谛兽的,不过那小妖兽在自己的法器里,他绝对找不到。

眼看辰大人毫不留恋的跟着走了,连个眼角都没给曲霓凰,曲悠悠心里好受了许多。

直到辰大人一行人看不见了,她才收了脸上的笑,凶狠万分瞪向曲霓凰。

“贱人,你是怎么回来的,谁救了你,是不是祖母还留了什么后招?!”

三房的人同样是庶出,不过他们从来不参与这些事,眼看着曲悠悠要对曲霓凰下黑手也当没看见,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扭头便走了。

一时之间只剩下了曲悠悠主仆和曲霓凰三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