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幽冥帝尊的妻子

幽冥帝尊的妻子

少鱼栗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陶晓涛本是和同伴一起出来游玩,却落到一个俊美邪肆的男人手里,这男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妻子,还拽出了姑妈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一根艳丽鲜活的羽毛!再次醒来,陶晓涛发现自己竟身处家中,那犹如灾难的过往,就好似一场噩梦一般。

主角:陶晓涛,幽冥   更新:2022-08-17 18: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陶晓涛,幽冥 的女频言情小说《幽冥帝尊的妻子》,由网络作家“少鱼栗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陶晓涛本是和同伴一起出来游玩,却落到一个俊美邪肆的男人手里,这男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妻子,还拽出了姑妈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一根艳丽鲜活的羽毛!再次醒来,陶晓涛发现自己竟身处家中,那犹如灾难的过往,就好似一场噩梦一般。

《幽冥帝尊的妻子》精彩片段

睁开眼,一片黑暗,我的第一反应以为是宿舍停电了,急忙想要伸手去找开关,一下子就疼的哎呦了一声,我的手,我的胳膊原来都被粗粗的麻绳子给捆住了!

我的老天爷!头脑慢慢清醒过来,我傻呆呆的坐在那里,这间屋子当然也不是我在学校的宿舍,而是一间黑漆漆的陌生大屋!

身下感觉被硌的很难受,想要伸手摸摸我才发现,不只是手,就连两条腿都给捆住了,整个人就像个粽子!

“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我急得扯着嗓子一顿乱喊,可是接连叫了五分钟,一个人也没有。

我这人有个毛病,只要一害怕,保证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什么都想不起来,就会坐着发呆。可是就连坐着都坐的特不舒服,屁股好疼。

我好像是被放在一个凹凸不平的大石头台子上,特别硬不说,还在一股一股冒凉气,没五分钟冻的牙齿都在打哆嗦。

不行啊,再不走人都给冻成冰棍了,我使劲儿挪着开始麻木的双腿,好容易才在地上站稳,跟个僵尸一样一步一步往前蹦,好容易挪出去不知道有多远,就扑通一声来了个狗吃屎。

“哈哈,还是个傻瓜!”一个冷峻嘲笑的男声在黑暗中响起,配合着周围阴森森的气氛,真是说不出来的吓人。

“谁,谁在那儿笑话我,有本事你出来,你把灯打开,躲在黑地里就会吓唬女人!”

我只能硬着头皮喊,总有种感觉这种人一定很傲气,受不了女人笑话他,万一他是来看热闹的,说不定还能救我一命呢!

“说你蠢,你就是蠢!”没等我反应过来,我整个人就慢慢从地上飘了起来,我擦,真的是飘了起来!

就跟空中悬浮一样,在我周围陆续出现了一盏一盏的灯笼,颜色是白色的,放出来的光则是惨绿惨绿的。

不过接着这点儿光线,我倒是能看清我所处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祭坛,我刚才睡的地方就是一个圆形的石台,上面有很多看不清楚的复杂花纹,样子似乎很可怕。

不过更让我害怕的则是台子周围还有很多木柴!

堆得就像是小山一样高的木柴,仔细一闻,还有都是松脂汽油的味道,这是唯恐烧起来着火不够大吗?

还没等我叫出声来,就从新给摔在刚才的台子上了,妈呀,这次比刚才摔得还疼,屁股都要裂成四瓣了!

“你这人有病啊,这么摔要死人你知道吗?”虽然害怕的要命,可还是忍不住抗议起来,然后就被一双手抓小鸡一样又给提起来了。

“变成女人还是那么嘴硬。”冰凉修长的手摸过的我嘴唇,然后捏面团一样,捏了又捏。

我正想直接咬他手指头,他就像是早就知道我心思一样冷冷一笑:“为夫的手指头可不是你那张小嘴儿能咬的,才一顿不吃你就饿成这样,连为夫都想吃?”

为夫?谁是你老婆?我一下傻了眼,阴惨惨的绿光里,我能看清楚正对着我的是一张男人的脸,瓜子脸,剑眉朗目,欧风十足的鹰钩鼻子,嘴唇圆润,可以说是钢和柔的完美结合,爷们气十足还不失柔美。

如果不是现在的光线太诡异,看着一定会更好看得多,说实话这么一个帅哥说是我丈夫还不如他说现在送我一只烧鸡当晚饭来的更好,谁知道他这么奇怪是人是鬼啊!

“我,我才不是你老婆!”我急忙说:“我是到这里旅游的,不是跟你结婚的,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好啊,你喊啊!”男人邪气十足的一笑:“喊破了嗓子也没用,天上地下都没人能救你,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人,我的小鸟儿,你别想跑出我的手心!”

他的手像是铁钳捏住了我的下巴,疼的我眼泪花花往下流啊,男人像是忽然间一惊,急忙松开了手,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别哭,我的小鸟儿,别哭啊!是我错了,我忘了你也会疼,别哭了!”

我这个难受啊,嘴都快闭不上了,半个脸都麻木了好吧,还得被死死的捆着,现在连哭的自由都没了!

身体忽然间一阵轻松,绑着的我的绳子都碎成一段段的掉下去了,可是我又冷又饿,早就没法动弹了,只能张着嘴直喘气。

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抱着我的胳膊紧了紧,然后手一挥,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祭坛周围马上点起了几个火堆,屋子里马上就暖和多了。

“我不是你老婆,你快放我走吧,我要找我同学!”

刚才见识了男人的厉害,我知道他一定不是人,大概是特厉害的鬼或者妖怪吧,我也不敢像是一开始那么玩了命的挣扎,万一真的热闹了他,说不定一下子就把我给掐死了呢!

“还说不是,你现在身上还带着我的信物呢!”男人伸手从我衣领里面拽出来一根红绳,绳子的另一头是一片艳丽无比的红色羽毛吊坠,听姑妈说过,那是凤凰的羽毛,不过爸妈都说那就是琉璃做的工艺品。

“那我姑妈送的生日礼物才不是什么信物,你快还给我!”

我急忙伸手就去抢,平时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吊坠的,姑妈平时为人可小气了,十多年才送了我这么一件礼物,可不能落在别人手里!

“你再看看!”男人大概真的有些不耐烦了,我的吊坠在他手心忽然散发出来阵阵刺目的红光,忽然变大,竟然是真的一片火红艳丽的羽毛,足有巴掌那么大,漂亮的不得了!

“这是我给你的信物,普天之下,就是玉帝想要我都不会给他的东西,我可是给你给了你啊!为夫难道还不够大方?”

看我还是一脸不情愿,男人危险的眯起了眼睛,随即双手箍住我的肩膀:“别考验为夫的耐心,为夫已经想了你很久,早就不耐烦了。”

“我不——”我刚要说话,后头几个字就被男人霸道的亲吻给堵住了,他的嘴唇湿热,几乎让我窒息,舌尖灵巧的撬开齿列,肆意进攻,让我说不出话来,一双大手迫不及待的撕扯着我的衣服。

撕拉一声响,我身子一凉,马上就只有几块碎布勉强挂在身上了,这是遇到凑牛忙了啊!

 

 


我叫陶晓涛,今年十九岁,大一新生,从没谈过恋爱,平时就连一个多看我一眼的男生都没有。

大概是因为我相貌平平的关系,而且还是大高个子,长胳膊长腿,最要命的是平胸,加上短短的的头发怎么看怎么像个假小子。

我妈安慰我说算命的道士我命中注定能嫁人,而且还不只是一个,个个还都是身份顶级尊贵的大帅哥。

我今天还真遇见了一个自称是我老公的帅哥,可是我为什么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啊!

男人的嘴唇开始在我的脖颈锁骨四处游走,同时把我的手臂牢牢固定在身后,这次他动作可是轻柔的多,虽然不容抗拒,可是并没因此让我感觉太疼。

“唔,别,我不要,你放手!”随着男人接连不断的煽风点火,我青涩稚嫩的身体似乎也有了反映,他的手他的唇经过的地方皮肤都开始发热了吗,身体也变得软绵绵的不听使唤。

男人顺势把我放倒在石台上,这次他居然没忘了脱下衣服垫在我身下,但是还没等我高兴,整个人就被翻了过来,腰身被抱住,仅有的蔽体的破布被彻底丢开了。

“啊!疼!”剧痛几乎撕裂了我的身体,我疼得扭动着身子,男人的双手转而扶住了我的腰身:“别怕,你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不会让你难过的!”

鬼才相信你的话!

可是身后的男人全然不想体会我的感受,他的吻现在是凉丝丝的,落在脖颈,肩膀,胳膊上,似乎是有种怪异的舒适感。

可是无论如何总的感觉还是非常的疼,我几乎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从开始哭喊着让他放过我,到后来嘶哑着声音求他饶过我,再到后来我的嗓子已经发不出来任何声音,只余下喉咙的气声,咝咝呼吸的时候,这个可恶的家伙还是不肯放过我。

我的腰已经痛得快要折断的样子,这个该死的男人还是在没完没了,更糟糕的是大概太兴奋了,他开始在我耳边说些让我完全听不懂的话,什么他已经等我多久了,没想到我还是和从前一样傻,我才不傻好吧!

他有多么的爱我,我永远都是他的小鸟儿等等,肉麻的话听了好难受,关键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吧,好人他会害的我这么难受吗?

我几乎是翻着白眼在承受他没完没了的折腾,最后只能是认命的眼一闭,腿一蹬,幸好不是死了,而是直接昏死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迷迷糊糊的有了点儿感觉,真是太累太难受了,浑身上下都是好痛,好痛,我估计我这人都散架了,已经没救了吧!

“晓涛,晓涛,快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是我最好的闺蜜徐鸾的声音。

好不容易撑开粘涩的眼皮,我看着站在明媚的阳光里朝气蓬勃的徐鸾一眼,有气无力地用手遮住了眼睛:“徐鸾,你害我,是你害死我的。”

徐鸾一怔,随后毫不客气的揭开我身上的毯子,在我屁股上狠狠一拍:“喂,你都在胡说些什么,我好心好意带你到度假村来玩儿,你倒好,不会喝酒还和人拼酒,结果醉的一塌糊涂还不是我送你回房间的,你的人就像死猪一样沉,你还好意思说!”

“我才没胡说,要不是你我那会被送到那间大屋子里面————”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之后我和那个男人超多的限制级画面,一个个都超露骨,让人脸红心跳的,我急忙捂住了嘴。

我的天,我该怎么说?难道让我把昨晚发生的那些糟糕事情全都复述一遍来说明我的闺蜜有多么坏?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想起昨晚上的激烈就想起我身上应该还留着那些痕迹,尤其是脖子和肩部,这可是大夏天,万一露出来让人看见可怎么解释?

急忙把空调被拽过来拉到肩膀以上,可是被徐鸾一把拽了下来:“我说你真是睡糊涂了,大热天的屋里虽然有空调,你还裹得那么严实干嘛?”

看徐鸾的表情并没有丝毫惊讶,而且她刚才应该也看见了我的身体,却是没任何反应,要是我身上真的有痕迹那她不会看不见啊!

“徐鸾,你,你看我身上有没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啊!”我试探着小心翼翼的问。

徐鸾不耐烦的一挥手:“深井冰,先说我害了你,又说什么不一样,你有什么不一样?连蚊子包都没有多一个,你有什么不一样的?快起来,村长的儿子中午可是请我们吃烤孔雀的,你要去晚了可就没你的份儿了。”

真的是没有任何痕迹?我还在发楞的当口,徐鸾就已经不耐烦的甩手走人了,她什么都,就是个急脾气,干什么事总是急冲冲的,还没等我和她再说句话可就已经关门出去了,留给我的只是砰一声关起来的房门。

这是真的吗?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把空调被掀开来,把自己全身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个遍。

我擦,居然肩膀,手臂,大腿所有部分,好像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痕迹啊?

赶紧拿过枕头边的镜子仔细照了照脖子,锁骨,还是什么都没有啊?干干净净的,我的皮肤本来就不白,这会儿虽然说不至于被太阳晒黑到什么都看不出,可是确实还是本来皮肤的微黄色,一点儿红色的痕迹看不见。

我泄气的放下手里的镜子,难道昨晚上真的就是我做了一场荒诞不羁的春梦?

可是梦里的情景确实如此真实,那些叫人脸红耳赤的场面更是叫人浑身都不自在,等我回头去看床上,立刻就捂住了嘴,白色的床单上面是一抹刺目的鲜红!

 

 


“傻瓜!”男人的笑声真切的在我耳边响起来,我去,这就是昨夜那个男人声音,难道他,他在这间屋子里?

我猛一下跳起来,蹦在地上,第一反应就是浑身都疼,胸口处一个沉甸甸的东西高高弹起来又重重打在我身上,是那个被说成是信物的琉璃吊坠。

“你谁啊,快出来!少在我这里装神弄鬼的,你信不信,我回头,我回头找个和尚道士什么的做法收了你!”

刚才那一声鬼笑可实在是把我给吓住了,要不是两腿都酸疼真恨不得撒腿就跑啊,可是现在我跑不动啊!

呵呵!又是一声笑,猝不及防的,我腿一软一屁股就往下坐,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屁股没有直接和地面接触而是坐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面,低头一看,是我床上的枕头。

有鬼,这间屋里有鬼!我赶紧站起来,明知道没有用,还是忍不住到处翻找了一遍,柜子,床底下,一顿乱翻,当然结果是什么都没有。

而那个声音,也就再没出现,任凭我翻找了半个小时都没出一声儿。

我也是累得够呛,只好抹了一把湿乎乎的冷汗,决定先去洗个澡,然后赶紧的离开这里要紧!

我这间房子是徐鸾给我订的,优惠价,据说学校领导认识度假村的经理,其实也就是这个村子的村长,所以给学生的价格格外的低。

屋子里虽然不是高级宾馆却也有空调,浴室,装修的也挺上档次的,反正我住进来时候是蛮开心的,可是现在我就想赶紧跑路。

正想脱去衣服打开打开花洒,忽然间又想起刚才那来路不明的笑声,我还真是蠢呢,竟然忘了如果那男人真在这屋子里我都看不见他的话,现在我在这间浴室里面洗澡,这不是自己把自己红果果的送给他看了吗?

这个想法让我瞬间红了脸,可是耳边男人的轻笑声再次响起:“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夫妻之间难道还有什么秘密不成?为夫对你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可都是熟悉的紧呐!”

露骨的言语真是叫人受不了,这家伙难道就是存心来挑逗和吓唬我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起初我是怕他的,很怕很怕,因为他一定不是人啊!

可是,为毛只要他说他是我老公我就非常来气,而且对他的恐惧感都会瞬间减弱不少。

比如现在,我已经恼火万分的公开顶嘴了:“我去你的大头菜!你占我便宜知道吗,你我从前现在将来都不会也不可能是夫妻!”

“你的脾气倒是还和从前一样大!”一双冰冷的手忽然开始脱去我的衣服,但是我看不到那个男人的存在,可是我的衣服却开始被脱去。

“混蛋,走开!妈呀有鬼啊!”吓得我尖叫连连,急忙拽了一条浴巾就往外跑。

咔嚓一声!浴室的门居然就被严严实实的锁死了!

“我是叫你赶紧洗澡,不是让你往外面跑,我的女人谁也不能看!”男人的声音似乎是包含怒火。

然后,五秒钟内,浴缸里就放好了热水,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着我,直接把我丢进了浴缸。

“快点儿洗澡,少大呼小叫的,我是不会来看你洗澡的,因为你的身体,八百辈子以前就被我看的清清楚楚了。”

刚松了一口气的我立刻就涨红了脸,这家伙真可恶,我这辈子都没见过比他更无赖外带没皮没脸的男人,什么叫早八百辈子,难道我还生生世世都和他有关系吗?

不过幸好那个男人还算是遵守承诺,后来在我洗澡的过程里安稳得很,什么意外都没发生。

洗过澡以后我多少轻松了些,决定吃完今天这顿饭我就马上走人,哪怕是这度假村有多么好,我也不想在这里多带一天了!

走出房间,明媚的日光照在脸上,感觉很舒服,还没等我站住,就被我那风风火火的闺蜜拽住了胳膊:“你看你看你,拖拖拉拉的,就连吃饭都比别人漫步半拍,再去晚一步,就连估计都没你吃了!”

“没得吃就没得吃了,我也不在乎。”其实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以后,我哪还有心思吃什么孔雀宴,而且想到人类这么残忍什么动物都吃,就连孔雀那么好看,小鹿那么可爱都要被吃掉,我还真从心里往外舍不得。

“傻瓜,白吃谁不吃啊!又不让你掏钱!”徐鸾白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傻啊,什么便宜你都不会占!也就是我一直罩着你!”

餐厅是度假村里面最豪华的建筑物,村里面还饲养者很多飞禽走兽,起初我还真觉得这里的人都爱心满满,后来才知道这些可爱的小动物居然都是养来吃的,感觉就没有先前那么好了。

大厅里早就是人山人海,这次孔雀宴采用的是自助餐,不只是孔雀,其他用来佐餐的还有山鸡,鹌鹑,野鸭,鸡,鸭,鹅,火鸡还有好多叫不出名字来的鸟类,反正就是一个飞禽大聚会,可惜都是做熟了的。

“喂喂,别在这里傻站着!”徐鸾把餐盘塞进我手里:“你自己先去找地方坐下,我去抢一只孔雀回来,等着啊!”

抢一只孔雀?呃呃,原来这次想要吃到孔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参加什么有关于度假村知识竞猜,三等奖就是烤孔雀。

但是现在我真是没什么胃口,看了看小山一样堆着的油光光的整只禽类,就更加感觉不舒服,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

看了眼幸好自助区还有点心饮料色拉,不过这里的人几乎都是食肉动物,点心饮料什么的几乎是无人问津。

我特意找了个没什么人的角落坐下,我这闺蜜吃自助餐是一把好手,抢东西最厉害,跟着她不愁没有好东西吃。

就在我全心全意对付消消看时,身体忽然间像是被一个冰冷的东西给固定住了,但是意识却格外敏锐,这种阴森的感觉,该不会是?我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哆哆嗦嗦的低声问。

“小东西还挺聪明。”男人的态度一贯的阴冷霸道:“这间餐厅里面的东西你一定不要吃,饮料也不要喝,记住了,吃的喝的全都别动,要是你还想活命的话!”

大白天见鬼了吗,又是那家伙的声音,阴魂不散啊,我顿时打了个哆嗦,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